容离夏侯衔免费阅读在哪可以看?容离夏侯衔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由网络

发布时间:2018-10-12 16:4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王爷宠妻忙容离夏侯衔

王爷宠妻忙全文阅读

容离夏侯衔免费阅读在哪可以看?容离夏侯衔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迩七所著,又名《下堂妃逆袭记》。全文讲述的是容离身为特种兵,却穿越到了古代,虽是身为王妃,却大权旁落,吃个饭还要交饭钱?难道她老虎不发威,她们都当她是软柿子吗?!容离夏侯衔大结局是什么呢?

第1章 自请下堂

  腹部一痛,容离蜷成个虾子。

  她皱着眉头,心中火光四起,竟然有人敢打她?

  想要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子很重,根本睁不开,脑子里乱哄哄的。

  很好,看来那群小兔崽子还没消停,终于得手了是么。

  心窝处又是一脚,容离嗓子眼一甜,‘噗’的一下喷出大量鲜血。

  容离凭着强大的意志,缓缓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的她看见一只男人的布靴向她的脸上踩来,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本想要将它推开,结果她发现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能办到的只是用手垫在中间,不让鞋底踩在自己的脸上而已。

  “哼,不装死了?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能娶你已经是本王的底线,不要再有别的妄想,如果你再敢上本王的床,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纸休书,明白了吗?”

  靴子在容离手上碾了碾,像是威胁一般。

  本王?

  容离的目光渐渐清明,这里不是部队!

  八仙桌、太师椅、纸糊的窗桕以及鼻端淡淡的龙涎香,每一处都向她昭示着这里不是现代。

  微微抬眼,看向靴子的主人,一身绛色金丝镶边长袍,头束翠玉嵌宝紫金冠。

  可以确定,她穿越了。

  “呵呵,怎么?知道害怕了?”自称本王的男人,见容离看向他,以为她听了休书二字,害怕所致。

  缓缓将脚移开并在地上蹭了蹭,仿佛踩了容离是踩到什么脏东西一般,好以整暇的看着地上的她,男人讽刺的一笑,“也是,你费劲心思才嫁进来,休书是万万要不得的,本王说的,可对?”

  “呵呵,”容离轻笑出声,不知道本尊做了什么,让这位王爷如此愤怒,看来原主是被他活活打死的。

  她现在一身痛不可当,若他打的是原主,那自己当然管不着,可醒来时重重挨得那两下子,实打实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现在还拿休书威胁她,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容离缓缓坐起,原主虚弱的身体让她皱眉,用手背抹净唇边的血迹,抬起头来,对着那个高傲的王爷挑唇一笑,“不用下次,现在就写。”

  端王夏侯衔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

  容离缓过劲儿,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直直看向夏侯衔,缓启朱唇,“不是要写休书吗?现在就写,我自请下堂。”

  “哈哈哈,好,这可是你说的,”夏侯衔眉开眼笑,自成亲以来他写了不下十次休书,每一回给都被她都装疯卖傻的弄成一团糟,这次可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别再跟本王耍花招,来人。”

  外面的小厮听见动静,赶忙走进屋内,眼睛不敢抬的躬身行礼,“爷。”

  “昕雪苑摆好桌案,将文房四宝备齐了,你们王妃要自请下堂。”夏侯衔看着容离戏虐的道,话已经说出去了,这次看她还如何反悔。

  容离无语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幼稚。

  转身便走。

  夏侯衔在身后扬声道,“你去哪?”

  容离回过头像看傻子般的看向他,“昕雪苑。”

第2章 红配绿

  容离缓缓走出门来,婢女小桃看见满身灰尘,发簪散乱脸上有些许淤青的她,着实吓了一跳。

  “主子,您怎么了?”小桃连忙上前,扶住容离。

  容离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轻声说道,“先回院子。”

  “是,”小桃不敢多嘴,扶着容离回到沐芙院,直到坐在椅子上,容离才松了口气。

  这一路她一直提着气息,生怕自己会倒在半路,输人不输阵,哪怕现在外表惨不忍睹,可气势不能泄。

  环顾院子一周,发现这里真是冷清,身边只有小桃一个婢女,再无他人,容离揉了揉额头,原主到底为什么要嫁过来?

  “去给我找件衣服,”容离吩咐道,她现在这一身是不能穿了,而且瞅瞅这个颜色,红配绿,怨不得不招人待见,她都受不了。

  小桃连忙翻了翻箱笼,拿出容离以前最爱穿的衣服,“主子,奴婢服侍您更衣。”

  容离看了一眼,太阳穴突突的跳,“换一件。”

  大红配大紫,穿出去还要不要见人了。

  “呃,这件行吗?”

  容离站起来自己去箱子中翻找衣物,原主什么品位,一箱子花花绿绿的衣服,没个正经颜色吗?

  小桃不明白了,平日里主子很喜欢这些衣服的呀,今日怎么这般嫌弃。

  终于,翻到一身湖蓝色的衣衫,容离松了口气,有衣服穿了。

  由小桃伺候着换了衣服,又打了水来,将一脸的土和浓妆艳抹的妆容洗干净,容离看着镜中的自己挑了挑眉。

  明明是个美人胚子,偏偏捯饬的那么俗气,花骨朵一般的年纪,顶着一脸大浓妆,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皮肤。

  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仿若能掐出水来,对着站在身后小桃说了一句,“把头发打散了,梳个简单的发髻。”

  “是,”小桃应了一声,想了想,抬手为容离挽了一个朝云近香髻,两边用素色小发簪固定好便妥了。

  容离在脸上扑了淡淡的一层细粉,她双唇轻抿胭脂附于唇上,再看镜中,好一个标志的美人。

  小桃在镜后都看傻了,她从没见过这般漂亮的主子,虽然没上妆,可主子这通身气度,冷冷清清,似九天玄女下凡,可望而不可即。

  “主子好美,”小桃发自内心的感叹,双目有些移不开。

  容离微微挑唇,若不细看,发觉不出她在笑,小桃脸有些红,忙低下头,主子变得好不一样啊。

  “走吧,”容离起身,这么长时间,休书应该写好了吧。

  小桃连忙跟上,不明所以的问道,“主子咱们去哪啊?”

  “昕雪苑。”

  “是去赏花吗?”昕雪苑是府内的花园,怪不得主子打扮的那么好看,小桃心里想着,主子到了花园还不把大把的娇花都比下去吗,真该让王爷来看看,主子哪里比不上柔侧妃了,偏偏待柔侧妃如珠似宝,待自家主子嗤之以鼻。

  “不,”容离出了院子,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身上的痛都轻了些,“去拿休书。”

  “什么?!”

第3章 休书,可写好了

  小桃惊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主子有多喜欢王爷,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王爷竟然要休了主子?而且,主子还这么淡然,想当初主子为了嫁王爷可是连名声都不要了的。

  “怎么?”容离回头看着小桃,小丫头怎么这么吃惊。

  “主子,您…”小桃眼圈都有些红了,主子肯定受了莫大的委屈,才像如今这般转了心性,小桃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她从小和主子一起长大,俩人虽是主仆,其实主子待她亲如姐妹。

  “主子,您别难过,有小桃陪着您。”小桃拉着容离的衣袖,小脸儿皱成个包子,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容离看着小桃的表情,两人比起来好像小桃比较难过,再一听小桃说的话,一向冷心冷情的她都有些忍俊不禁,难得身边跟着个傻丫头。

  伸手捏了捏小桃的脸颊,唇角微勾,“好。”

  小桃傻愣愣的看着容离,一时反应不及。

  “带路。”容离垂下手,抬了抬下巴,示意小桃带她去昕雪苑。

  “是。”小桃擦了擦鼻尖,红着小脸在前面走。

  主仆二人速度并不快,容离平日里时间都用来训练,现在难得悠闲,边走边看风景,倒也惬意。

  没走一会儿,迎面来了个小厮,看到容离一愣还想往前走,接着又看向她身旁的小桃,这才像确定了什么一般,躬身行礼,“参见王妃,王爷请您去昕雪苑。”

  怕是觉得她太慢了吧,心还挺急,容离嗤笑一声,男人果真麻烦。

  脚步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到了一处园林,圆形拱门上方一张乌木做的牌匾:昕雪苑。

  容离抬脚进得园内,道路两旁绿植茂密,枝叶低垂,翠色欲滴;形状各异的怪石,组成一个个颇为奇特的假山;春意浓,花开正胜,各种胜放的鲜花争奇斗艳;古朴别致的鹅卵石铺就蜿蜒小路,一座座小巧的亭台,将整个园子装点的更加雅致。

  顺着蜿蜒的石子路,来到一处空阔之地,中间摆了一张书案,案上摆着笔墨纸砚,宣纸上压着虎型镇纸,两旁一众丫鬟小厮,阵仗倒是不小。

  夏侯衔背对书案而立,大约等的有些不耐烦,“怎么还没来,你…”一回身准备再派个小厮,去催容离,自请下堂的话已经说了,现在容不得她反悔。

  正巧,容离到了近前,一张口便问,“王爷的休书,可是写好了?”

  夏侯衔有些晃神,面前的女子清冷出尘,与之前总是撒娇耍赖,想出各种办法要博得他喜爱的容离大不一样,同样一个人,气质一变,竟会这般不同?

  曾经浓妆艳抹似是笑话的她,此时素颜朱唇仿若出水芙蓉,一身湖蓝色衣衫恰到好处的衬出她冷清的气质,摒弃了以前恶俗夸张的头饰,如今几颗珠翠点缀,看的人心中熨帖至极。

  以往对他满是依恋的眼眸,此时正看向桌案,片刻后抬起眼帘,微微挑眉,满眼讽刺的看着他,“一字未写,王爷着人这般催我,是想等我来了再动笔吗?倒是不怕我反悔!”

第4章 小白花驾到

  “如今容不得你反悔,”夏侯衔微微稳了心神,看来这应该是容离玩的新花样,欲擒故纵吗?笑话,他夏侯衔岂能被她这点小伎俩骗了去。

  “磨墨,”夏侯衔吩咐一声,小厮连忙上前,磨好墨掭饱笔后,恭恭敬敬的将笔递给夏侯衔。

  夏侯衔执笔边写边念:“兹有妇容氏,虽为正妃,却德容有亏,善妒多言,又膝下无子,正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情愿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

  写完后,夏侯衔以为可以看到容离卸掉强装冷静的姿态,变得惊慌失措痛哭流涕地向他求饶,他早就受不了这个女人了,如今能当面羞臊她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谁承想,抬头后看到的却是表情一派淡然的容离,此时见自己看向她,竟然还微微笑了一下,“写完了吗?”

  夏侯衔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生出无力感,“按了手印签好字便生效。”

  容离点了点头,走到书案前,将宣纸转向自己,先是执笔签了字,后沾了朱砂按好手印,虽然用不惯毛笔,不过小时学过书法,本身的字又有风骨,所以写出的字迹并不差。

  一切完成后,将纸转回去,看着夏侯衔说道,“该你了。”

  夏侯衔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这么干脆,难道不是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个女人真的想离开?

  微微皱眉,夏侯衔看着理所当然拿着休书让他签字的容离,有片刻的晃神,之前他主动写休书,她甚至以死威胁,顾念着她身后的娘家,夏侯衔并没有做绝,如今这般痛快的要求自请下堂,那之前为何不要脸面的嫁过来,闹的天下皆知她的丑行,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启禀王爷,柔侧妃求见。”一名小厮跑来禀告,打断了夏侯衔的思绪。

  “快请。”夏侯衔有些紧张,柔儿身子本来就不好,怎么还出了院子。

  少顷,慕雪柔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因身子弱还在病中,所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走起路来若风拂柳,让人觉得若是不保护好了下一秒便会跌到在地。

  她身穿淡粉衣裙,长及曳地,外着锦镶丝银披风,细腰束以云带,发间一支八宝珊瑚簪,蛾眉淡扫,走多几步便娇喘微微,夏侯衔连忙走过去,将来人拥在怀中,伸手替她紧了紧外衣,语气中带着心疼,“外面风大,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慕雪柔身旁侍候的丫鬟婆子连忙跪地告罪,她握了握夏侯衔的手,微微摇头,“是妾身出来的急,怨不得她们,爷不要动怒。”

  “好好的不在院子中待着,怎么跑出来了?”夏侯衔语气软了几分,就好像慕雪柔是棉花捏的,一吹便散了。

  “您闹这么大阵仗,妾身在院子里怎么待的住,姐姐再有不是,您也不能将姐姐休了呀。”慕雪柔微微推开夏侯衔。

  缓缓走到容离面前,飘飘下拜,“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离本来好以整暇的看着戏,没想到竟然演到她面前了,眼角微挑,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还没待容离开口,夏侯衔便连忙将慕雪柔扶起来,“都说了你不用在意这些虚礼,自己身体不要了?”

  说着还瞪了容离一眼,好像是她非让慕雪柔行礼一样。

  容离有些无语,这男人脑回路有问题,“你俩一会再卿卿我我也来的及,先把休书签了。”

  “姐姐,”慕雪柔似是有些着急,拉了容离的手,潸然欲泣,“姐姐可不要跟王爷置气啊,若是王爷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代他向姐姐赔不是,休书不是小事,姐姐可万万要想清楚。”

  听听,一个小老婆代人家丈夫向正妻赔不是,这逻辑一绝啊,容离像看笑话般看着慕雪柔,拍了拍她的手,“跟我哭没用,我又不是男人,不吃这一套的。”

  慕雪柔像受了羞辱一般,惊慌的后退了几步,眼眶红红,拿帕子捂着嘴轻轻哭了起来。

  “你,大胆!”夏侯衔大怒,将慕雪柔揽在怀中,一手指着容离,“跟柔儿道歉。”

  “呵,”容离这次是真乐了,“道歉?先不说我一个正室凭什么跟个侧室道歉,单就拿你马上就要休了我来说,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听你的命令吗?再说了,我说的是事实,眼泪在我这一文不值,与其有时间跟我哭,倒不如劝你赶紧把休书签了,好把她扶正。”

  “你…”

  “爷,柔儿没事,”慕雪柔趁抽泣的空当,赶紧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知理,“姐姐一定是被气着了,都是柔儿不好,柔儿不该来的。”

  “好了柔儿,不哭,”夏侯衔给慕雪柔顺气,生怕她哭的背过气去,“以后再找你算账。”

  夏侯衔瞪了容离一眼,弯下身将慕雪柔抱起准备走。

  容离彻底无语了,“你字儿还没签呢。”

第5章 前因

  已经走出几步的夏侯衔,回过头看着容离,“这事过两天再说,回你院子好好反省。”

  说完头也不回的抱着慕雪柔走远了。

  夏侯衔顾念慕雪柔的身体,刚刚哭过又吹了风,心下想着,自己是怕慕雪柔落了病,才先行送她回房,而不是不愿签那张休书。

  他怀中的慕雪柔更懊恼,自己这一趟来错了?她来之前明明两人休书都写好了,怎么王爷竟不签字?

  就算顾着她的身体,也不差签字这一会儿啊?

  慕雪柔贝齿咬着红唇,第一次为自己的心急而后悔,若是在院子里等着,那么今天容离是不是就被休了。

  被丢在昕雪苑的容离,走到桌前将休书叠好放在自己的身上,带着小桃回到自己的院子,今日虽不知为何夏侯衔不签字,不过来日方长,她还不信这休书他永远都不签字。

  “小桃,我休息一下,有事了再来唤我。”容离现在脑子有些乱,有些记忆一点点闪现,可能是属于原主的,她需要后整理整理。

  “是,主子。”

  小桃进内室给容离铺好床,服侍她歇下了,自己关好房门,坐在外间发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主子变了,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以前主子爱王爷爱的太卑微,现在……总之,她更喜欢现在的主子。

  里间的容离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过往的一幕幕似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容离,乃是丞相容源家的大小姐,容源与原配谢菡所出,容离上面有两个哥哥,容源并无妾氏,家里温馨和睦,容离乃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女孩儿,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大哥容敬习文,二哥容喆习武,因容离天性好动,容丞相为容喆请教习时,她便跟着偷偷学了些,二哥容喆跟她最好,自小便宠她,是以并未将她偷偷学武之事告知父亲。

  大哥容敬虽也宠容离,可他身上带着些许威严,这让容离有些怕他。

  容离十岁之时,遇见了夏侯衔,她那天做错事被父亲训斥,小小的她有些委屈便一个人偷偷跑到假山后哭了起来。

  夏侯衔当时跟着皇兄来容丞相家做客,在花园里迷了路,正巧就碰见了哭的伤心的容离。

  上前安慰了几句,容离见当时并不懂爱情,只是觉得夏侯衔一下子就撞进了她的心里,从那以后,容离一见夏侯衔便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着,她不太好的审美和痴迷夏侯衔的样子,让她名声在外。

  中宫皇后对容离很满意,她觉得若是夏侯衔能有个强有力的岳家,对他以后继位大有助力,皇上的儿子不少,还有一位那么强势的人盯着,她得为自己的儿子好好谋算。

  皇后跟夏侯衔透露出想要撮合他和容离的意思,没想到夏侯衔的反弹很大,他喜欢的是礼部侍郎家的三小姐慕雪柔,二人因琴结缘,情投意合,他可不想娶每天打扮的跟个调色板似的容离。

  皇后自然不同意,告诉他王妃家世很重要,这对他以后有帮助,若是真喜欢慕雪柔,纳了侧妃便罢,一个女人而已,可不能毁了儿子的前程。

  夏侯衔并没有听进去,皇后待夏侯衔走后,心生一计,将容离找来,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夏侯衔,容离当然愿意,她一直想当夏侯衔的妻子,只不过夏侯衔不喜欢她。

  皇后摸了摸容离的脑袋,温柔的对她说,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让她嫁给夏侯衔,并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她到时不出声便好。

  容离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皇后笑着让她回去了。

  元宵佳节,皇上宴请群臣,各个大臣也都带了家眷前往,大臣在前朝和皇上聊天,大臣的家眷自然由皇后接待,待到了时辰再一起抵达晚宴会场。

  容离跟着母亲来到后花园,向皇后请了安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这时一个倒水的小侍女无意间将茶水洒在了容离的衣衫上,侍女吓得跪地告罪,容离连说没事。

  皇后关心的问容离有没有被烫到,还着人带着容离去更衣。

  谢菡忙到了谢,想跟着一起去,被皇后不着痕迹的拦下了,有侍女在一旁伺候,安慰谢菡不用担心。

  谢菡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女儿快去快回,不要给皇后娘娘添麻烦,便坐了回去。

  皇后还打趣谢菡,容离这么懂事,怎么会给她惹麻烦呢?

  容离被领走了,换好衣衫后,突然后颈一痛,她便失去了意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