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彼时江山夜雨第22章_彼时江山夜雨23章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3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本小说网为您提供彼时江山夜雨第22章,彼时江山夜雨23章全文阅读,大将军叶南望女扮男装,将自己的身世藏得极好。她屡立战功,威名赫赫,偏又顶着一副俊俏面孔,时常惹得姑娘们红了小脸。两人本无交集,可深秋的那场夜雨却似奉了天命一般,将他们推往注定的方向。

>>>《彼时江山夜雨》章节目录<<<

彼时江山夜雨第22章

又颠簸了数日,一行人终于抵达荒凉的北方边境。那里的士兵们见南望来了,每人都是十分的欣喜,仿佛只要有她在,便没有什么打不赢的仗。但更令人意外的却是南望身旁那一袭黑袍,不苟言笑的大国师。谁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风能将他吹来。

大家开始张罗着搭帐子及生火做饭。南望挽起袖子与旁人一道从车上卸下木柴和食物,身边的小兵便偷摸着问她:将军,此次国师可有将他的九头玄龙牵来?一句话让南望摸不着头脑。仔细想想,唯一一次需要北顾出面的那场恶战里,传言他是弹琴念咒召出了九头一身的玄龙,才将局面扳回。

无论传言是真是假,都说明北顾在人们眼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南望回头看了看正从轿子里搬下古琴的北顾,心情复杂道:我来了还不够?语气中明明没有怒意,小兵却连连赔罪。

忙活了大半天,简单吃过饭后,南望便让大家去好好休息。待人都散尽已是入夜,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照亮了营地。南望走到空旷处,抬头看看月亮,想到它的银辉此刻也正洒在府中的鲤鱼池里,叶舟许是点着一盏灯在池边独自下棋。

南望幽幽叹了口气,正要去寻自己的帐子,转身却见不远处还燃着篝火,走近一看,就见北顾正捧着书坐在火堆旁,脚边搁着酒坛子。

南望走到北顾身边坐了下来,却又突然觉得自己约莫是哪根筋搭错才会这样,是以一时半会想不出同他说些什么,只伸手去烤火。北顾瞥了她一眼,亦保持着沉默,却也放下了书陪她发呆,周围只有偶尔自火堆里传出的噼啪声。

木柴并不算好,烧起来有些熏人。南望盯着不断冒出的袅袅青烟看了一会儿,突然道:方才有个小兵问我,你有没有将你的玄龙带来。

北顾怔了怔,笑道:那东西怎会是随意带着的。

这么说,传言便都是真的?南望十分好奇。

传言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平息了那场战事。至于别人是如何传的,便无所谓了。

北顾不愿细说,南望也不是什么爱刨根问底的人。像他这样的性子,能以这种方式向南望承认玄龙的存在,便是难得的了。于是南望也就笑笑,说得是。

见她不追问,北顾便倾下身去打开酒坛子,一阵浓郁的醇香顿时弥漫开来。他将酒倒入酒杯——酒杯不多不少,正好两个。南望莫名觉得像是特意为二人备的,可北顾似乎又不是会特意去做什么的人。

修长的双手执起酒杯,将其中一个递给南望。南望接过,听见北顾说:我敬你一杯。低沉的嗓音似乎带了些许复杂的情感,却迅速消散在茫茫夜色中,叫人抓不住。

南望却道:敬东源的万里江山。

北顾闻言竟笑出了声。

怎么?南望刚把酒一口饮尽,辛烈的味道呛得她眼睛有些红。

常听人说大将军与人敬酒时从没有别的祝酒词,只简单一句‘敬东源的万里江山’,似乎除了这万里江山,无人当得起你那一敬。风荷院夜宴那晚是如此,我本以为你只是做做样子,却没想到你连私底下喝起酒来都是这一句。

南望眼中带着笑意,或许会有人觉得我这是场面话,抑或是大将军端的架子,其实不然。我这句话比什么都真,说出来只为提醒自己。而我的心意及作为也早已说明了一切,至于别人是如何想的,便无所谓了。

北顾并不介意这耳熟的说法,再度将酒斟满各自的酒杯。

北溟的军队早已在边境外不远处安营扎寨,隔三差五地越过边界线过来扰,边境的东源百姓早已怨声载道。南望来了以后,平乱便算是进入正轨。她每次带兵反击都只用寥寥十几人,却能击退敌方百人部队。一时间,南望在边境极有名望。与她同被提起的大国师叶北顾虽然并未参与平乱,却凭着立下的功劳,也成为了边境百姓眼中的守护神。

过了一段时日,北溟明显收敛了许多,不再频繁滋事。闲暇时,南望就呆在帐子中给家里写信,或是钻研兵法。北顾不会主动找她,但却时常能听到他的帐中传来琴声,或婉转悠扬,或低沉悲凉,竟能引出她的叹息。

北顾在琴曲上的造诣很高,却不喜欢在人前展示。凌苍城中曾有一富商愿出黄金万两,只为听北顾弹琴,却被北顾婉拒了。除非是祭典之类的大日子,在叶萧懿的再三要求下,他才会给个面子弹奏一曲。可东源也许久没有什么盛大的祭典,并且南望从不喜欢那样的气氛,一直都将这类活动推给老将军出席,是以在那首安魂曲之前,南望从未听过北顾的琴。如今听了,她又记起黄金万两那档子事,不知自己相当于赚了多少万两,竟有些开心。

叶舟的回信与几包茶料一起送到军营,信中嘱咐南望千万注意自己的安全,要和北顾相互照应等等,还提到北境偏冷,让她多喝些热茶暖胃。

南望想了想,放下信,拿起一包桂圆就要去同那个让她赚了不知多少万两的人分享——说来也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人的关系竟缓和了不少。

南望走到门前,刚抬起手,帐帘便被人从外面掀开。看到端着茶具的北顾,南望愣住了。

焰离托人给我带了些杞子,这天气煮茶喝正合适,我便想带到你这儿。北顾道,视线一扫注意到南望手里拿着东西,想起她貌似正要出门去,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不我南望犹豫着,最终还是说了实话,正想去寻你来着。又不自然地掂了掂手中的布包,我哥哥说今年的桂圆很甜。

那正好。北顾像是察觉不出南望的窘迫,自然地把茶具放到桌上,拿起一把小巧的火钳,向屋里的火盆借了块炭,给茶炉生起了火。

南望将桂圆搁到桌上,搬了椅子在北顾对面坐下,静静看他捣鼓着。

彼时江山夜雨23章

初次见面时亦是这样的情景,还记得那时候南望看北顾的长相看得有些入了迷,却没想到有着这样一副好皮囊的人说起话来竟是不留情面。

修长的手拿起勺子,将桂圆和杞子舀进壶中。南望想起自己看过这双手煮茶举酒持剑捧书,却并未看过它们弹起琴来是个什么样子。

你想看?北顾问道,目光却并未从茶炉上离开。

嗯?南望觉得北顾不像在对她说话,可这里再没有第三个人,才反应过来她方才似乎不自觉地将内心所想的脱口而出了,才窘道:我就是随口

明日弹给你看罢。北顾打断道。说的是确切的明日,而不是改日之类的敷衍。南望一下子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继续等着。

煮果茶用不了多长时间,也不需讲究什么。很快,北顾就提起茶壶,将茶倒入南望面前的杯子里。氤氲的水汽升腾起来,暖了周围的空气,亦模糊了南望的双眼。她与北顾之间隔着一层薄雾,他的面容在这薄雾后头,叫她看得不大真切。

四周弥漫着桂圆的甜香。两人捂着杯子暖手,相对无言,却不觉尴尬。偶尔有阵风吹进来,带得泥塑的地形图上插着的纸旗沙沙作响。

若没有北溟军的算计,这本应是个宁静的午后。

一迭声的大将军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从帐外传来。待到了帐前,似是来人扑通一跪,口里还不断喊着大将军。

南望与北顾诧异地对视,随即同时放下手里的茶杯,一块出了帐子。

一个小兵跪在他们面前,身上还带了些伤。南望蹙眉道:怎会伤成这样?出了何事?

小兵赶忙叩头,回禀大将军,今日一早,禁军的领队带着我们到白羽林去打猎,眼见几只仙鹤煞是好看,便想活捉了来,却不小心惊动了它们。我们一路追赶,仙鹤将我们引到僻静处,不想却是北溟军的埋伏对方人多且比我们熟悉地形,一同去的兄弟们都被绑了,我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悄悄逃回来

南望越听眉头锁得越紧,到最后实在忍不住,白羽林那片地方岂是你们能随意去的?且不说地形你们不熟悉,那片林子是东源和北溟的交界,一个不小心就踏过去了,他们有的是理由说你们擅闯北溟国境。究竟是怎么想的,追只鸟把十几人的安危都搭上了?她来回走了几步,又怒道:又是禁军,怎么每次出事都同他们脱不了干系?在皇城给太后当差时他们也这般懈怠?

北顾止住南望的呵斥,冷静道:现在先不说这些,要紧的是得赶快带人去将他们找回来。

南望气急败坏地到大营里点了些人,跨上马之后冷风一吹,她才稍稍平静下来。北顾抬头看看南望,见她眉头终于放松了些,他也莫名松了口气,问:可要我陪你一同去?

不必了。南望的语气依旧不大好,你在这儿替我看好他们,只要他们不再造出什么事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白羽林中阴森安静,除了马蹄踏过落叶的沙沙声外,只有不时传来的几声嘶哑鸟鸣。横在林子正中的那条碎石溪,便是东源与北溟在这处的分界线。据逃回来的小兵说,他们追仙鹤追得兴起,以致忘了这条溪的用处,越了过去。再往林子更深处走,便迷路遭了埋伏。

伤兵此时正在军医那里治着,没法来带路。南望前后看了看,决定也越过这条溪流,朝白羽林深处去。

越往里走,空气就越是湿寒,却不能轻易燃起火把,就怕引起敌人的注意。雾气愈发的浓,渐渐迷了视线。南望很少会走这样的地方,难免紧张。视线往身旁一转,才想起北顾此时不在,她便有些失落。而在这种时候,她也忘了细想自己为何要靠北顾来鼓气。

悄无声息地走了一段,南望感觉差不多到了林子最深处,可并没有什么发现。正想着或许他们的人已被绑到了别的地方,余光就瞥见地上躺着几片白色的羽毛。顺着某个方向看去,不远处又有零星几片。南望夹紧马肚,顺着地上的羽毛追了上去。

被羽毛引到了林中的空旷地,路线突然断了。南望在四周绕了许多圈,除了来时的方向,别处再无引路的羽毛。而随行的队伍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里跟丢了许多人,只有少数几个和南望走得近些,没有失散。

有些蹊跷。南望跳下马,知道自己是中了计。可这样的情况,若是不就着这个计,也不会找得到别的线索。

一阵哨声响起,树叶随之瑟瑟作响。四周突然出现了一群蒙面人,将南望这几人团团围住。看这些人的体格以及蓄势待发的模样,明显比松雪岭那时遇到的人还难缠。南望的长剑出鞘,在一片漆黑中宛若盈盈月光。

蒙面人的衣衫上,用银线绣成的鲲若隐若现。那是北溟的图腾,就像东源的九龙,西渊的上弦月,以及南沧的双生鱼。

这些东西最常出现在旗帜上或是宫殿的石刻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最高信仰。所以北顾在召出九头玄龙后,能得到东源上下的追捧。

看这位的穿着和气度,想必便是东源的大将军了。为首的蒙面人声音嘶哑,听得南望想一剑刺穿他的喉咙。

明知道走入了这个圈套便自然免不了一场血战,但南望还想留些情面,幸会幸会。我们在寻几个迷了路的同伴,若是不小心越了边界,还请你们多担待。

国与国之间互相往来,都要讲个礼数,须先派出使者递交国书。您是东源出了名的人物,这点规矩,想必是知道的。而哪怕是寻你们的国君,这样随意越过碎石溪都是不妥,更别说什么普通的同伴了。若所有人都如你们这般,那我北溟,岂不像菜场一样任人来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