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血棺邢云小说_血棺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16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血棺》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邢云,这里为你提供血棺邢云小说在线阅读,血棺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常年在江中船上工作的捞尸人,这段时间洪涝灾害他创造了一星期捞起七十多条尸体的记录,这天他和同事依旧来到船上工作却不想湖中出现了一口棺,在他眼中这是一款发财棺,却不想这是个索命棺。

精彩节选:

现在有几件事在我脑袋里不停旋转。

1、老沈是怎么死的;

2、这椁板怎么成了我家的大门,这和老沈之间的死有什么联系;

3、大背头手里的项链是怎么辗转到了他老婆手上;

4、胡十三老婆的死是不是和这条项链有关;

5、锦州的老胡要我周六去他家黄店屯拿什么东西;

6、佳佳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她一直喊脚疼。

我躺在一间屋子里一动不动,在想着这些问题。乍看起来,这些问题是一个个独立的,但是我隐约觉得,这里面是有必要的微妙的联系的。尤其是老沈的死,似乎是有着很大的信息。

一想到父母和老婆都成了死人,我就悲上心头。尤其是我的老婆,她和我过了这么多年,一点福都没想过,她喜欢裙子,结婚前的裙子都是五百块钱以上的,和我结婚后似乎就再也没有买过新衣服了。那几件衣服翻来覆去的穿,即便是买条裤子,也都是便宜的牛仔裤。

我甚至见过老婆补袜子。现在还有谁补袜子啊!

我昧着良心弄来的那些钱,其实只是想改善家里的生活啊!我爸需要钱持续治疗,我老婆需要买一些新衣服,佳佳也需要上一个好的幼儿园。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是我把他们害死的。

说真的,我也不想活了,但是一想到佳佳,我就没有了去死的勇气。

此时我躺在一间屋子里,身体被一张白布盖着。我听给我做人工呼吸的那个女人说明天要解剖我。她要找出我确切的死因。我死了吗?不,我绝对还活着,我这时候很想坐起来去找佳佳,她这时候在哪里呢?那是我唯一活着的希望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我猛地就吸进来一口气,接着我猛地就坐了起来,心脏开始跳动,我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生了锈的机器一样,我开始试着转动自己,很快,我的胳膊能抬起来了,我的脖子也开始转动。我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开始缓和了下来。紧接着我就出了一身的冷汗,随即就恢复正常了。

我推开门走了出去,一出来就是一条通道,我沿着通道走到了一扇门前,我去推门,但是门是锁着的。不过在门旁边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我从窗户爬了出去,落地后看到的是一个院子。在院子里停了很多的警车。我知道,这可能是在公安局的某个部门,应该是解剖尸体的地方吧。

我没有心情研究这些,而是顺着墙根在黑暗的阴影里前行,最后我踩着一辆车的引擎盖子翻墙到了外面。脚刚一落地,我就想起了老婆来,忍不住就蹲在墙外捂着脸痛哭了起来。这一哭直接就哭到了凌晨,脑海中都是老婆和我的点点滴滴,我哭的在这里晕厥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阳光很刺眼,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蹲在一片小树林里。阳光透过树枝照射进来,在地上打了一个个的光斑。我突然就觉得饿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走出了树林。

一摸口袋,空空如也。正当我在路边发愁的时候,一辆越野车停在了我的旁边,接着,车窗落下,我看到胡十三手握方向盘坐在里面,他一摆头说:“上车!”

我说:“你这个杀人犯!”

胡十三看着我一笑说:“邢大哥,现在我俩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难道你不想救回你的家人了吗?难道你不想找回你的孩子了吗?邢大哥,你离不开我!”

“什么?还能救回我老婆吗?”我的眼睛突然就恢复了神采,满是希望的看着胡十三。

他一摆头说:“上车再说!”

我绕到了车的那边,拉开门上了副驾驶的位子。往后一靠就觉得特别的累,已经筋疲力尽一样。胡十三把车开了出去,然后在102国道边上的一个小饭馆门前停下了。

当我见到食物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成了猪一样,开始不停地吃,一直吃了八碗大米饭,满满一桌子菜。之后才算是缓解了饥饿感。我一口气灌了一瓶啤酒,这才看着在一旁的胡十三说:“你这车是哪里来的?不会是偷的吧!”

胡十三说:“不是偷的还能是哪里来的?我要是有钱,我能戴绿帽子吗?”

我一听就呆住了,看着他说:“你这个贼,我要报警!”

“你报警吧,看公安会怎么对你。”他这时候看着我说道:“你试试自己的心脏吧,你还活着吗?”

我一听乐了,说:“胡大师,你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怎么就没活着?难道我是个死人吗?”

但是,当我去摸自己的心脏的时候我愣住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虽然在跳动,但是间隔却很长。我的心率只有10左右。

胡十三这时候不屑地说:“邢大哥,我觉得我们还是赶快去找回佳佳吧。她身上有着很多的秘密,不只是你死了老婆,我老婆也死了。而且我老婆是被我亲手杀了的,她是那么的反常!”

我说:“大师,那么你说我算什么?我是个怪物吗?”

胡十三看着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是起码你还活着。你能在这天地间自由行走,起码你就不算是鬼。”

我站起来,点了一支烟走了出去,站在阳光下看着国道上车来车往,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但是当我去摸胸口的那块玉的时候,那块玉却不见了。我解开了衬衣去寻找,这才发现,我胸口这时候多了一个印记,和那块玉一模一样,这是一个云中月的印记,和棺材上的花纹是一样的。

我突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我想起了我和老婆的名字来,我叫邢云,我老婆叫戴月。这和这印记竟然如此的巧合。

我俩重新上了车,胡十三把车开到了北山下的一片苹果林旁边。他把车停下之后打开了所有的车窗,往后一靠说:“睡会儿吧,晚上我们去找佳佳。”

“我老婆是怎么死的?”我问道。

“她没有死,只是被困在院子里了,你父母也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死了。”胡十三说道:“也许我们能找到办法救他们出来。睡觉吧,晚上我们还有行动呢。”

“你知道佳佳在哪里吗?”我问。

“在那个女警察的家里,那个女警察是法医。对了,估计这时候发现你的尸体不见了,正到处找你的尸体呢吧!你想想,当她调取监控,发现你站起来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那一定好玩死了。”胡十三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不得不觉得,他这人心真的很大。我这时候淡淡地说道:“我有一种担忧,也许还会死人。那次从棺材里拿出来的,除了那块白玉,还有一个手镯,一条项链,一个戒指,一副耳环和四个金铃铛。现在白玉在我这里,手镯和两个金铃铛在佳佳那里,项链在你这里,还有一个戒指,一副耳环和另外两个金铃铛呢!老胡八成是给卖掉了。我们找回佳佳后就去一趟锦州的黄店屯,老胡说有东西要给我,我觉得和这件事有关。”

胡十三说:“这个老胡似乎不简单,你和我说说他。”

我和胡十三说了一下老胡的事情,包括他往尸体的嘴里放钢镚的事情。胡十三说:“这个老胡是懂道术的,他找你应该是有话对你说。不过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求我们周六去呢?我很想尽快见到这个老胡。”

“也许他最近没在黄店屯吧,谁知道呢!”我将烟头从车窗弹了出去,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说:“我困了,我要睡一会儿!”

天黑下来之后,胡十三这个家伙给越野车换了车牌,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开着车进了市区。他将车开到了一个小区的门口停下。

胡十三从车上拿了一把伞和一个手电筒,一直带着我到了一个单元楼前,他说:“佳佳就在七楼了,这里是那个女法医的家。”

“佳佳就在这里待着也是不错的。”我说道,“起码比跟着我们安全。”

胡十三一听摇摇头说:“要是佳佳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儿,那么你说的没错。可问题是,她被什么东西盯上了,难道你忘了那条干枯的迈进你家的腿了吗?那不是针对你们去的,而是针对佳佳去的。”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突然从下到上十二层楼梯间的灯全部亮了起来。我感觉到了诡异,转头看看胡十三。胡十三这时候长长呼出一口气说:“我们来晚了一步,那家伙已经找来了,我们上去。”

展开内容+
  • 血棺 截图1
  • 血棺 截图2
  • 血棺 截图3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