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陆斯年布桐小说_愿你余生只欢不悲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愿你余生只欢不悲》是由作者“媛宝”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陆斯年、布桐之间的感情纠葛,十年的暗恋如同一场笑话,怎么回事呢?一起看看吧!

陆斯年布桐小说_愿你余生只欢不悲在线阅读

第一章 来勾引我

“你别过来!”

荒无人烟的别墅阁楼上,布桐被囚禁起来的第三个月。

清冷秀气的侧脸上是惊恐的双眼,腿已经是因为逃跑而骨折打着石膏,可布桐却还是不甘的站在阁楼的窗户上向外看着,眼中尽是对自由的渴望。

“谁给你的资格上阁楼?”

磁性却充满震慑力的声音响起。

布桐害怕的看着身后那突然出现的男人,拼命的摇着头却还来不及逃跑,就已经是被强抱了下去!

“啊,痛……”

粗暴的被丢在了地上!

痛的不止是受伤的腿,还有千疮百孔的心。

“怎么?你想逃出去再勾引别的男人?嗯?”

他一步步的靠近布桐蹲下,虽是很轻的语气,可布桐却是紧张的不敢迎上他的眼睛,抓着自己的裙角缩在角落:“陆斯年,我真的没有……”

“怎么不叫我斯年哥哥了呢?从小你就巴不得爬上我的床,现在又何必掩饰自己花心又拜金的本性!

来啊,继续勾引我,这不是你擅长的吗?像从前一样恬不知耻的勾引我啊!也来向我演示一下……你当年是怎么勾引的阿封!才会让他对你那么迷恋!甚至不要命的开着豪车,来满足你那所谓的虚荣心!”

“我们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布桐摇着头迎上了陆斯年的眸。

她是喜欢陆斯年,从小就梦想着做他的新娘,但是路封,他们之间清清白白!

“陆斯年,是误会,真的都是误会,我和路封只是假装情侣,是他说这样才可以看出你会不会吃醋,车祸是意外,我宁愿当时死的那个是我……”

陆斯年再没有了唯一的家人。

可布桐,也是一样没有了唯一的挚友啊。

“自己脱!”

一把将布桐拉起,陆斯年就坐在身后的沙发上,用冷漠的眼神示意布桐接下来的动作。

打扫卫生的仆人就在走廊,他是在一点点摧毁,摧毁布桐那作为布家小姐的所有骄傲和尊严!

曾经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妖精布桐,现在就被他囚禁在这座荒无人烟的房子里,像个见不得人的情妇,像个廉价的炮友!

“别这样好吗,还有别人在,陆斯年,我求你……”

拼命的摇着脑袋,布桐惶恐的抓着陆斯年的裤脚,这是她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的最后一丝尊严。

“你还知道要脸啊?谎话连篇还恬不知耻!我看阿封他即便是还活着,看到你这幅下贱的模样,也会被你活活气死!”

陆斯年是说着就一脚踢开了布桐抓着他裤脚的手。

“我再给你三秒的时间做决定!你不做,有的是女人跟上来!只是你们布家的生意,自然也会有的是人跟上去!”

“不要!”

布桐紧张的再次抓紧陆斯年的裤脚,家人是她最大的软肋:“不要,我求你,我们的恩怨是我们的恩怨,你怎样对我都可以,求你不要牵扯我的家族,求你……”

父亲母亲已经年老,布家经不起陆家的折腾。

“我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三,二,一!”

陆斯年说罢就已经是拿起了手机,布桐则是慌忙抢下:“不要!我,我做……”

迟疑了片刻,噙着眼泪看向面前那满眼恨意的陆斯年,布桐是闭上眼睛就一点点褪下了自己的白裙。

不敢向走廊多看一眼。

拖着那打石膏的腿,布桐骑在陆斯年的身上,将那夹杂着眼泪颤抖的唇瓣,轻落在他的喉结上……

第二章 你掐死我吧

“真不要脸啊!”

“仗着自己有张狐媚子脸,勾引不到老板就勾引老板弟弟,把人家好好的兄弟俩搞的阴阳相隔……”

“是啊,真下贱,怎么就摊上伺候这种人了,做了三年的牢还不安生!还在咱们眼前勾引老板!真当自己是个尤物啊,要不是报复她谁稀罕娶她!”

耳边儿尽是仆人们不屑的说话声,丝毫不背着布桐。

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脖子和肩膀上全是红色的吻痕,布桐衣衫则是不整的躺在地板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泪水随着眼角淌下,布桐的耳边又响起了陆斯年昨夜的话,他每天都强迫她,并不是因为真的喜欢她,只是想要侮辱她!摧毁她!

让她的人格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房子里,一点点的丧失……

这样的悲剧,绝不可以再衍生到下一代!

胡萝卜,只要坐在餐桌前,布桐就是一定是在大口的吃着胡萝卜!

已经是不记得从哪里听来的吃胡萝卜不利于怀孕,尽管对胡萝卜素过敏,可布桐没有别的选择,她太害怕怀上陆斯年的孩子了……

所有的悲剧和荒唐都应该在她的身上结束,绝不可以再衍生在下一代身上,绝不可以!

强忍着身体的排斥反应,布桐拼命的往嘴里塞着胡萝卜,眼泪是伴着食物一起咽下!

“呵,居然还吃的下去饭,还真是没有一点儿自尊和羞耻心……”

连下人都不屑的离开了,可布桐作为布家的大小姐,却还是坦然自若的坐在餐桌前。

自尊?在监狱里的那三年,她早就没有了……

她只求能够离开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这里比监狱更让人窒息!

她想回家,她想妈妈……

又是夜。

仿佛周遭的空气都夹杂着压抑,陆斯年是进门就问布桐的踪影,而仆人的回答也和往常一样:“还是在阁楼的那个窗户前,不知道她是在看谁,一天都不下来。”

陆斯年皱眉。

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飞快的就跑上了楼,直到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后,眼中略过的一丝紧张才渐渐消失。

几乎是一把将布桐从窗前甩在地上,狠捏起她的下巴:“为什么不跟那些仆人一起等我回来?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布桐目光呆滞没有回答。

她就是一个被囚/禁起来的奴隶,她当然没忘……

“你掐死我吧,反正我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我愿意去地府陪陆封。”

布桐乏力的说着话,却扭头一眼都不看他。

“掐死你?不,这样太便宜你了!”

陆斯年那捏着布桐的力度是越来越大,他是在强迫布桐和他对视,强迫布桐看向他!

“你知道吗?你爸妈就是生了一个祸害!”

“啪——”

很利落的一个耳光,这还是布桐第一次打陆斯年!

“我的爸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你说我欠你们陆家的,你侮辱我可以,但你没有资格说他们!”

布桐不能忍受任何人说她的父母。

可这个行为反而是刺激了陆斯年,几乎是一把就将布桐给推倒在地,他的眼中带着暴戾的猩红:“你确定?”

第三章 逃离魔鬼

“放开,你放开我!”

又是这间不隔音的阁楼,布桐不安的看着陆斯年那解领带的大手,然后便是大力的推打着面前的男人!

“你会有报应的!啊……”

没有半点儿的旖旎。

一切都只有报复和被报复,事后,布桐就这样衣衫不整的再次被陆斯年给拖去楼下!

径直拖进路封的灵堂!拖向路封的灵位前!

“过来!给我忏悔!给我为你的行为忏悔!”

陆斯年说着就一把揪起了布桐的头发,迫使布桐的目光看向面前的灵位和路封的照片。

“看看!这就是你拿命去爱去讨好的女人,可她是个拜金女是个荡/妇!你看她这放荡的模样,今天是你的忌日,他有半分的难过吗?她没有!”

陆斯年说罢就一把甩开了抓着布桐的手,眼角也滑下了一滴泪:“你看啊!你拿命去讨好的女人,她不值得……”

布桐也哭了。

不再是隐忍而是嚎啕大哭,压抑多年的眼泪决堤,只有在路封面前她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我当时并不知道阿封他没有驾照!更没有想到会发生意外!你凭什么说今天的我没有半分难过?”

“如果路封知道他离开后你会这样对我,一定也会难过自责死的!”

“路封,我宁愿三年前死的人是我,我不要喜欢你哥哥了,我不要喜欢你哥哥了好吗,你回来好不好……”

布桐崩溃的大哭着,释放着内心所有的委屈。

仿佛那个风华正茂的路封就在眼前,牵着布桐的手一脸坏笑的说着等他哥哥吃醋去吧,他哥就是一个闷骚鬼,喜欢她还口是心非的不肯承认。

可布桐却又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布桐,你少给我在这里演戏!惺惺作态!”

窗外不知何时就已经是下起了大雨!陆斯年的眼睛依旧猩红,也许是因为路封……也许是因为和布桐再回不去的过去。

说罢便是独自利落的摔门而去!

空荡荡的灵堂里,转眼就只剩了悲伤哭泣的布桐一人……

瓢泼大雨和冰凉的地板,布桐觉得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再次醒来已经是凌晨,她正在被仆人粗辱的冲着澡!

整个脑袋都是晕晕的,布桐已经是被陆斯年给折磨的身心俱疲!

“饿吗?”

把布桐的双手绑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陆斯年玩味儿的看着布桐的脸:“想吃饭就求我,你亲我一口,我就喂你一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布桐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爱意,一丝好感,有的只是折磨猎物的快感。

陆斯年也俯身看向了布桐:“现在恨透我了吧?是不是厌恶到死了?”

布桐隐忍着没有说话。

陆斯年便是再次重复:“想吃饭就求我,你亲我一口,我就喂你一口……如果不照做,我就强/暴你!”

布桐皱眉看向了陆斯年。

她还不能饿死,她还要逃出去找父母哥哥,每天都在阁楼观望,布桐已经找到了这个别墅的漏洞!

每天保安换岗会有十分钟的时间,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一会儿陆斯年就会离开,她还要逃出去!

咬咬牙,虽然没骨气,可布桐却是照做了。

尽管这是她吃过最难以下咽的一餐……

终于,算准了时间,仆人都在二楼收拾昨晚的残局,陆斯年也上车离开了别墅,布桐是拼了命的逃了出来!

拖着打石膏的腿,布桐不敢回头,她只是在拼命的逃跑!逃离这座地域般的房子,逃离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第四章 死亡游戏

远离那扇厚重的大门,还可以看到几个走在路上的行人,这是布桐从进监狱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渴望的自由,她终于逃出来了……

可就在眼前的不远处,却是赫然停着那辆熟悉的黑色法拉利,和车里那个正阴沉着脸在看布桐的男人!

“陆斯年?”

布桐愣在了原地,他怎么会在这里,顷刻间心脏都紧张的跳快了半拍,下意识的就捏紧了衣角。

“布桐……”

同样也看到了面前的布桐,脸色越发的阴沉,陆斯年几乎是下一秒就打开车门朝布桐走来。

“不,你不要过来!”

马上往回跑,布桐不要回去,那是比监狱里还要令人窒息的牢笼,她不要,她绝不要再被抓回去!

“你站住!”

大步追上,又一把就将布桐给强拉进怀里,陆斯年是说罢就大力的捏上了布桐的下巴,低头看着布桐的眼睛:“敢逃跑?呵,看来是我把你惯坏了啊!”

“不,救命啊!救命啊!”

用力挣扎着,布桐满脸求救的就看向了不远处的几个路人。

但却是马上就被陆斯年给用大手封上了口,转身朝那些人说了一句:“我们是夫妻。”

也许是真的信了,也许是怕得罪开着豪车的陆斯年,竟没有人敢上前来帮忙,布桐再次被陆斯年给丢进了那辆让她绝望的法拉利里。

“你放开我!陆斯年,你放开我!”

再次陷入绝望,布桐已经是濒临崩溃的状态, 而陆斯年则是强抱着布桐,单手就解开了领带,将布桐给反绑在了副驾驶上。

“不许乱动!”

把布桐给牢牢的绑好,陆斯年是马上就开车掉头,车子很快飞速行驶了起来,但却不是往别墅的方向。

“你不是想要逃跑吗?好,很好,那你也不需要再住在别墅里了!我看你就是因为住的太舒服了,才会有精力拖着你这条半残的腿还想着逃跑的!”

陆斯年满脸都写着愤怒。

布桐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危险的味道。

“是啊,你杀了我吧,我宁愿去死!”布桐看着一旁的陆斯年带着哭腔道:“你根本就没有眼睛,只你知道相信夏玉洁的假话,我会要你后悔的,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

但这话落下还未得到回应。

可能是因为前天夜里着了凉发烧,现在情绪波动又太大,布桐是说罢就晕倒了。

“布桐,你不要在我面前做戏!”

这是布桐再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夜里,似乎是在深山,布桐只知道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小茅草屋里,嘴里还残留着不知什么苦涩的味道……

陆斯年就站在一旁的窗前。

看到布桐醒过来后便是缓缓走向前来,单腿跪地的蹲在布桐面前,手里握着几张扑克,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听说过死亡游戏吗?”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扑克,边说边把手中的扑克一一反面摆放在了地上,摆放在了布桐的面前。

最后才迎上布桐的双眼道:“你不是说想死,去陪阿封,好啊,我给你这个机会……”

第五章 不许她死

她想死,他成全她。

“……”

布桐咬牙看着他,一张憔悴的脸上尽是不屈服的坚定,比起或者死亡,活着于她而言才是更痛苦吧。

抑制着内心的苦涩,抬手便从陆斯年的手中抽走了一张扑克。

只见扑克的背面赫然写着——绑铁链跳河。

布桐僵住了,陆斯年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看着布桐的脸便是不屑道:“还要继续吗?”

他不信布桐真的敢死。

一个拖着半残的腿还要奋力逃跑的人,求生的欲望显而易见,他只当她是在故意博同情。

“呵……”

布桐的嘴角已经也是难以掩饰的苦笑,这就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她的老公,她从小就崇拜的大哥哥,他竟真的想要她死。

“好啊,我愿意!”

把眼泪憋了回去,布桐迎上陆斯年的目光便是咬牙道。

陆斯年的眉头皱的愈发明显,转身便从一旁的地下捡起了一条废弃的铁链,利落的就缠上了布桐的双手!

“好啊,很好,我成全你!现在就成全你!”

一把将布桐从地上拉起,紧接着就拖去了屋外,敢随便逃跑,他倒是要看看,看看布桐等会儿站在河边反悔的模样!

布桐就这样被一路带去了河边,天上还伴随着打雷和闪电,又要下雨了吧……

“好了,我给你机会,你想陪阿封就去啊?”

转眼到了河边,陆斯年是一把就将那缠着布桐的铁链给丢在了地上。

“不过我看你罪孽深重,死了也会下地狱!”

他继续讽刺。

而布桐已经厌倦了这纠缠,抬头便迎上了陆斯年的眼:“好,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不要再跟你解释了,但我不会再让你折磨了,我会要你后悔的!我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攥着拳头的手紧了紧,没有丝毫犹豫,布桐是说罢就纵身就跳进了河里!

毅然决然!

“轰――”

伴随着水波的荡漾,陆斯年的脑子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布桐刚跳下去那刻他就紧张了,她跳了,她竟然真的跳了,布桐不通水性陆斯年是知道的,即便是没有铁链她也爬不上来。

也正是因为知道她怕水,他才故意将每张扑克的背面都写了跳河……

“该死!”

陆斯年骂了一句脏话,下一秒便是噗通一下就也跳进了河里。

天上已经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打在河面上是一个个圆圆圈圈的波纹,水下则是焦急的陆斯年,正在来来回回的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

布桐,你的罪孽还没有恕完,你敢死!

终于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只见布桐紧闭着双眼,已经是在缓缓下沉了,陆斯年便是忙就像她游去,水下是两个人越来越近的身影。

回忆也像潮水般的渐渐袭来,她为他煲她最不擅长的粥,她日日都缠在他的身边儿撒娇叫着斯年哥……

她总是问着陆斯年,为什么你生的这么好看呢,她还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藏在盒子里,那年夏天差点儿窒息死亡在里面……

陆斯年,是从何时起,你就已经这么害怕失去她了吗?

被雨滴打动的水下,陆斯年终是握住了布桐的手,紧紧的。

布桐,你敢死,再我不恨你以前,你连死在我前面的权利都没有!

把布桐从水里救起来,陆斯年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去做了急救措施,可布桐却始终是没有反应,陆斯年慌了。

这还是陆斯年第一次这么紧张,这么心慌。

“布桐!睁开眼睛,你看着我,不许睡!”

不停的压着布桐的胸口,陆斯年还做了无数次的人工呼吸,布桐这才咳出了吼里的水:“咳,咳咳……”

雨滴打在布桐的脸上,神志渐渐恢复,布桐这才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

“你干嘛救我……”

她无力问。

“我后悔了!不想你死了,这么干脆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留着你,要你生不如死!”

陆斯年口是心非道。

雨越下越大,陆斯年却是说罢就一把抱起布桐,又重新丢回了茅草屋里!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