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村野仙农by囚徒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村野仙农》是做作者“囚徒”写的一篇令人热血沸腾的都市男频小说,讲述王远与张翠翠之间的情感故事,文中王远张翠翠的人物被作者刻画的生动形象,场景叙述完美,引起人的共鸣。

村野仙农by囚徒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根变两根

从下午的时候,马刘庄的天就黑沉了下来,晚间六七点,雨就落下来了,洋洋洒洒,将整个马刘庄都给罩在了一片朦胧里。

“翠翠嫂子,你在家没?”王远打着伞,站在院子外头喊了一嗓子,一边跺了跺脚,把一鞋的泥巴踢掉。

也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啥缘故,屋里没人回话,王远皱了皱眉,伸手推了推房门,见门没锁,他就把伞放到一边,进了屋里去。

王远是来还翠翠嫂子肉钱的,这两天家里做菜用的肉都是翠翠嫂子帮着带回来的。

翠翠嫂子原名叫张翠翠,是外地人,想当初嫁过来时候,那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王远小时候还偷摸着跟其他小孩一起看过她洗澡呢……

只是奈何命薄,翠翠嫂子家里男人走得早,现在只是一个人住。

王远一进屋,本来正要张口喊,忽然听见那正对着的卧房里传来了阵阵古怪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女人在低声哭吟,只是那嗓音里没有一丝悲伤,反而带着几分令人脸红的愉悦……

这是?!王远是个愣头瓜子,以前从没听到过这样子的声音,此刻心下好奇,嘴里不出声,悄悄朝着卧房走了去。

走到卧房门口,只见那房门留了一条小小的门缝,里间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雪白的身子在晃悠,他吞了口唾沫,探头从那门缝看了进去,这一看,险些惊掉了王远的大牙……

这……这……翠翠嫂子这是……

透过那小小的门缝,一眼就能看见里头半趴在桌子上的翠翠嫂子,她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薄款裙子,只是此刻,那裙子已经被提到了腰间,里间的淡红色小裤也是褪到了大腿边缘,露出了一对白的晃眼的屁股蛋子!

因为她的脸朝向了里面的墙头,那屁股竟正好对着了屋外,从王远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够清楚地见着那硕大肥美的屁股,而且,在那屁股下面,隐约还能看见黑乎乎的一丛,那里头,正夹着一根色泽青葱的黄瓜呢!

白色,黑色,青色,这三种寻常之极的颜色,在这个时候却凑成了一副令人窒息的诱人画面。

看见这一幕,王远的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瞪了出来,你爷爷的这也太,太美了吧,翠翠嫂子那屁股……那长腿,要是自己现在冲过去,摁住他的腿,从屁股后面倒腾进去,那滋味儿……也不知道多舒坦……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儿,王远下面那地方也是开始蠢蠢欲动,口水都快顺着嘴角流出来了。

再仔细看看,只见翠翠嫂子的一只玉手时不时地伸到后面拨弄那根脆生生的黄瓜,随着黄瓜轻轻地抖动,张婶儿的身子也跟抽了筋似的轻轻地发颤,发出一阵阵令人脸红的娇吟。

你爷爷的,没看出来翠翠嫂子居然这么骚,居然还一个人躲着干这种事儿……

“咕哝!”王远身子一颤,不由吞了口唾沫,看着那晃悠着的屁股和在下面不断动着的玉手,王远的身子都快烧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用自己的货子来代替那根黄瓜!

可屋子里实在是太过安静,王远这吞唾沫的声音又实在有些大,屋里的张婶儿手上动作忽然一顿,竟然是缓缓转过了头来,那张眉目如画的脸蛋正好对着了房门口的方向……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愕然……

有一阵风吹过,把房门刮得敞开了几分,空气短暂地静止了下来。

“啊!小……小远”下一刻,张翠翠一瞪眼,红润的小嘴张开,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她想起自己的屁股还暴露在外,飞快转过身来,手忙脚乱地把裙子往下扯,嘴里带着几分慌张和责备地说:“你……你咋进来了……”

突然被发现,王远心下也是有些尴尬,讪讪笑着从兜里往外面掏钱,嘴里一边解释说:“那……那啥,翠翠嫂子,大嫂让我把前两天的肉钱给你,我……我敲门没人应,就,就进来了……”

听得这话,张翠翠不由一阵羞怒,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了!

干这种事情本就羞人,现在还被人给瞧见,这可咋办,要是传了出去,还不定被人咋笑话呢。

她一时急的咬牙,见王远那愣小子还打算过来给自己零钱,不由红着脸嗔道:“你……你还在这儿干啥,还不快出去!”

一边说着,她一边飞快伸手到裙子底下去想要掏那黄瓜出来。

王远心头虽然念念不舍,但是却也知道翠翠嫂子和自家嫂子走得近,要是她去跟嫂子告了黑状,自己少不得要挨上一通说。

所以他也只得点了点头,再往翠翠嫂子那黑色裙子下扫了最后一眼,只得一脸无奈地就要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嘎嘣!”一声清脆之响,王远一愣,低下头来看看,却发现那根青葱的黄瓜居然掉到了翠翠嫂子雪白的小腿边上。

只不过,此刻的黄瓜只剩下了一截,至于另外一截去了哪儿,怕是傻子都能想的明白……

张翠翠脸一红,那雪白的手使劲儿往裙子底下掏去,想要把另外半截黄瓜给扯出来,可是一来她刚刚被王远吓了一跳,下面那地儿早就收缩合拢了一些,二来黄瓜是齐根断在里头的,滑不溜秋,一时哪里能拔得出来。

她心下有些慌张,生怕那玩意儿留在里头搞出啥毛病来,到时候要是再去了卫生所,非得闹得人尽皆知不可。

张翠翠一向是爱面子的,一想到这些有的没的,心头一阵着急,那光洁的额头上都快冒出汗水来了。

她也不管王远在没在场,提起裙子,张开腿,就伸了一根指头进去,可这样一倒腾,那玩意儿不但没出来,反而进的更深了一些,几乎都要抵到最里头去了……

一股带着酥麻的疼痛感传来,张翠翠身子一颤,不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哼……

就在张翠翠手忙脚乱之时,那房门口的王远忽然朝前凑近了一步,轻声说了句:“翠翠嫂子……要不,我帮你吧……”

第二章 拔黄瓜

听到这话,张翠翠不由愣了愣,抬起头来,看向了房门口的王远,白净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这小子来帮自己?只怕他心里还不定憋着啥坏水儿呢,王远从小就不是啥好货,在马刘庄那也是出了名的好色。

张翠翠一双美目从王远的脸上扫过,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了王远下面那鼓鼓的裤头上,莫非这小子还对老娘有想法不成?

要知道张翠翠的年龄可足足大了王远一轮,几乎可以说是看着王远长大的了,一想到这小子居然会对自己这么个老女人有意思,她的心头都不由有些火热了起来。

她的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反而装作一副犹豫的样子:“小远……这样不好吧。”

王远摇了摇头笑着说:“有啥不好的,翠翠嫂子,你还怕我到处去乱说么?”

听到王远这话,张翠翠倒是放心了几分,她倒不怕被王远占了便宜,就是害怕王远拿着这事儿到处去说,所以她心下思索了片刻,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王远走到张翠翠身旁,鼻间就闻到了她身上那股诱人的女人芬芳,一时间心头也是不由痒痒,低头看看,张翠翠已经把裙子提到了腰间,露出了那雪白诱人的平坦小腹,再往下就是那神秘的芳草地了……

被王远这么盯着,张翠翠一时间也是脸红心热,她家那口子走了许多年,张翠翠一直都没和男人咋亲近过,更别说这样被男人盯着那地方看了……

眼看着王远一点一点蹲了下去,张翠翠心头忽然一慌,伸手一把拽住了王远的胳膊,嘴里轻声说:“小……小远,你,你准备咋帮嫂子啊?”

王远暗暗一笑,抬头看了眼张翠翠那脸红的模样,心头更是热乎,他平日里虽然也掀过不少女人的裙子,可是这样靠近地看女人那个地方,却还是第一次。

再想想,翠翠嫂子她一个人在家捣鼓这事儿,指不定她的心里也是在想男人了呢,要是能和她……

王远心头胡思乱想,嘴里却正经地说:“翠翠嫂子你放松一点,我把手伸进去,扯住黄瓜拽出来不就成了嘛。”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拿手去碰了碰张翠翠小肚子上的头发……

乍然被王远的手碰到,张翠翠一时间也是不由心跳加速,腿都有些软了,连那双美丽的眸子都开始变得雾蒙蒙了起来。

眼看着王远的手一分一分地向下移动去,终于碰到了那个地方……

“喔!”张翠翠身子一震,一双腿猛地一下子并拢,一丝丝晶莹的液体顺着旁边流淌了下来。

王远一时奇了,瞪了瞪眼说:“翠翠嫂子,你……你咋尿出来了呢?”

张翠翠脸一红,没好气地瞪了王远一眼:“胡说啥,嫂子那不是尿,尿不是从那个口出来的,那是……”说到后面,她的心里怕羞的紧,一时间竟也说不出来了。

王远看她脸色古怪,心下纳闷,嘴上却说:“翠嫂子,你把腿张开一点,我才能把黄瓜扯出来……”

张翠翠脸庞发红,倒也是点了点头。

王远这才将脑袋凑近了过去,仔细地扫了眼那地方,果然和翠嫂子说的一样,看来那水儿倒真不是尿,只是闻上去也有一股淡淡的骚味儿,不过这味道不但没有让王远反感,反而让他心头更加炽热了几分……

他一边用手在张翠翠那地儿周围摸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女人那里头的风景,这儿就是能让男人舒坦的地方啊,也不知道自己的货子捣鼓进去会是啥滋味儿?

一起了这个念头,王远的心头就跟猫抓似的,越加发痒,他偷偷看了眼张翠翠的脸,只见她眼睛半闭半睁,一脸的享受模样。

心下又是不由暗暗好笑,翠嫂子还真骚呢,光是用手摸摸她就成这样子,说不定她真会答应让自己折腾呢。

想到这里,王远故意用手在张翠翠那地儿的周围摸来摸去,还时不时地用指头往里头塞了塞。

说来也奇怪,随着王远手上一阵动作,翠嫂子那地方流出来的水儿倒是越来越大,几乎都要顺着腿流淌到地上去了。

此刻的王远也是渐渐明白,看来女人但凡是开始发骚了,这地方就会流水出来。

他用手指一阵掏,那张翠翠的身子也扭了半天,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阵阵令人脸红的诱人吟叫声音,没一会儿,那根卡在她身子里头的黄瓜顺着边缘掉到了地上……

见此,王远这才抽回了手,捡起了地上的黄瓜,对着那闭着眼睛的张翠翠晃了晃说:“翠嫂子,黄瓜出来了。”

张翠翠也是有些意犹未尽,睁开眼睛看了眼掉下来的那根黄瓜,心里竟有些隐隐的失落感觉,刚刚被王远那么一阵掏,她有一种好久都没有了的快感,要是王远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把她送上巅峰呢……

只是……王远他这么年轻,又咋可能看得上自己,再说,要真是两人之间发生点啥事儿,这一传出去,那还了得,自己以后可还咋在这马刘庄呆啊。

张翠翠摇了摇头,打消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伸手拉起那里头的小裤,放下裙子就遮住了腿下的风光。

她看了眼还蹲在地上把玩着那根黄瓜的王远,脸庞不由微微一红,但是随即,她又是秀眉微蹙,凑近了王远轻声说:“小远,今天这事儿,你就当没看见,以后可不能说出去,成不成?”

张翠翠这么一低身子,前头那一团汹涌的肉一下子就被挤了出来,雪白的一片,诱人之极,王远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顿时就陷入了那里头去。

刚刚他就在寻思咋样才能跟张婶儿捣鼓呢,此刻见到这雪白的一团,一时间底下涨得快要爆出来了似的,他再也忍不住,飞快站起身来,探手就在张翠翠那团鼓鼓的地儿摸了一把!

张翠翠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开一步,脸上明显有了几分薄怒:“小远,你摸我干啥呢。”

王远心头略有些慌,生怕惹急了张翠翠,她会告诉自家嫂子,但是事到临头了,他也是咬了咬牙说:“翠嫂子,我,我都帮了你了,现在你就不能帮帮我么?我……我下面涨得慌!”

说着他一伸手就解开了裤腰带,把自己的裤子往下面一扯,那活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张翠翠明显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下一刻,当她看见王远露出来的惊人本钱时,那诱人的眸子却也渐渐多出了几分异彩……

“你……你要嫂子用手帮你?”张翠翠吞了口唾沫,犹豫片刻,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说了出来……

第三章 嫂子姚玲儿

眼见那翠翠嫂子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家伙,脸上还带着了几分诱人的妩媚之色,那样子就跟猫见了鱼儿似的。

王远心头嘿嘿直乐,这翠翠嫂子可真是个骚婆娘,刚刚还装的跟啥似的,连鼓囊都不让自己摸,现在还不是一脸骚样,等老子找着机会,非得折腾死你不成!

不过他嘴上自然不会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嫂子,我是帮你拔黄瓜才这样的,你就帮帮我吧。”

张翠翠盯着王远那家伙看了半晌,见他那地儿充满了青春活力,而且论大小可不比黄瓜差,要是这样子的家伙进入到自己的身子里去,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儿……

张翠翠男人死了好几年,这几年里,她还从来没有和男人干过那事儿,心底早就想的不行了,此刻看着王远的家伙,只感觉下头那地儿又是传来了一阵烘热,就连嗓子都有些发干了。

她犹豫了半晌,终究是那方面的想法战胜了理智,而且人王远刚刚也帮自己把黄瓜弄出来了不是……

她心底这么安慰着自己,便点了点头说:“成,嫂子帮你用手弄弄,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许告诉别人。”王远自然是欣喜地一口答应。

张翠翠这才走到了王远的身旁,一双手缓缓朝着王远的那地儿探去……

当她的手握住那货子的时候,那股充满青春气息的炽热通过手掌传递过来,几乎要把她的身子都给烫化了不成,一时间自己下面那嘴巴都开始发痒了起来……

王远自然也是舒坦得不行,他以前可没少想着张婶儿自己解决,此刻看到张翠翠半蹲着身子,那雪白的玉手不断轻柔地动作,舒坦得他几乎都要叫了出来……

低下头来,王远立马就能看见张婶儿里头被罩罩包裹着的雪白鼓囊,他吞了口唾沫,伸出一只手朝着裙子领口里探了去,一把就隔着罩子摸到了最里头那柔软的肌肤……

这一下,直摸得张翠翠身子一颤,一下子娇声叫唤了出来,不过她却没有阻止,只是抬头嗔怪地瞪了王远一眼而已。

见此,王远更加肆无忌惮,两只手都伸了过去,手上感受着那极致的弹性和柔软,下面又有翠翠嫂子温柔的动作,一时间他都有种要缴械投降的感觉了……

可就在正舒服的关键头上,忽然听得不远处大厅里传来一声叫喊:“王远!王远!”

一听到这声音,王远的身子不由一颤,脏东西全都溅到了张翠翠的脸上,他也顾不得这许多,飞快就把裤子提起,应了一声:“我……我在……”

张翠翠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心下暗恨刚刚为啥就忘了关门,今天咋个个都往自家来,她飞快扯了张纸巾,擦掉身上的脏东西,跟着王远出了屋子来。

原来屋外是老李头的孙女儿李倩,这小姑娘一脸慌张的模样,看到王远从卧房出来,走上前就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王远不由一愣,心下暗暗奇怪,这李倩平日里对自己总是没好脸色的,今天咋还主动拉自己的手了?

正自奇怪呢,就听见那李倩慌慌张张地说:“王远,不好了,你嫂子昏过去了!”

一听到这话,王远只感觉脑袋嗡地一下炸响,不等李倩拉,他已经飞快跑了出去,就连伞都没顾着拿。

看着那冒着雨跑远了的王远,李倩跺了跺脚,喊了声:“翠翠嫂子,我们先走了。”就打着伞追了王远去……

张翠翠一脸纳闷,毛毛躁躁地这是干啥呢,姚玲儿咋会昏过去了呢?

王远的嫂子叫姚玲儿,今年也才不过三十出头,十年前就嫁给了王远的大哥,只怪福薄,结婚没两年呢,王远的大哥就死了,留下王远和姚玲儿俩相依为命,过了这七八年。

王远自小爸妈走得早,大哥撒手人寰之后,就剩下他嫂子这一个亲人,姚玲儿就是他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了,此刻听说嫂子昏了过去,王远心里自然急的不行……

刚刚还是嫂子叫自己来还翠翠嫂子肉钱呢,刚还好好的,现在咋就昏过去了!

赶到自家院门口的时候,只见屋子外面围了好几个人,里头正有老李头那口子,老李头是个老知识分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衬衫,见到王远赶了回来,冲他招了招手说:“王远,别担心,卫生所的小雅在里头呢。”

王远匆匆走到屋门口朝里头一看,果然见到自家嫂子闭着眼睛正躺在凉凳上,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姑娘正在拿着一个听诊器在她心口听着。

看到这一幕,王远的一颗心又是提了起来,连忙问道:“这是咋了,好好地,我嫂子她咋会昏过去呢?”

老李头摇了摇脑袋,看了眼王远轻声说:“我刚也是听到这边吵得慌,就过来看了看,好像又是刘沉哥俩……”

刘沉!王远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牙齿都咬出了声音。

这天杀的刘沉!他看上了自家嫂子,嫂子拒绝了他好几次,他却还要腆着脸来,前不久王远看不过眼,就动手把那家伙打跑了。

谁成想这天杀的东西却还不死心,又找上了门来,还把嫂子给气的昏了过去!

看着屋里嫂子那苍白的脸,王远转过头问老李头道:“那家伙去哪儿了?”

老李头见王远脸色可怕,也是不由一愣,摇了摇脑袋说:“王远,可不敢打架啊,咱村村长可是刘沉的二叔,你要是……”

这时候,老李头的老婆抢着说了句:“刘沉和他兄弟刚回去了呢,你还找人干啥?”

一听这话,王远再不犹豫,看了屋里嫂子最后一眼,弯腰提起门边的锄头飞奔着就朝刘沉家方向跑了去……

见到这一幕,周围众人都是愕然,老李头没好气瞪了她老婆一眼:“妇人家,话就这么多,到时候闹大了有你好看!”

一番话,吓得老李媳妇儿脸都白了……

空中的雨越下越大,王远提着锄头朝着刘沉家一路飞奔过去,看见那刚找自己回来的李倩也都不停一下,跑了还没几分钟,远远地就看见那前头正打着伞的刘沉跟他兄弟有说有笑。

那刘沉个头小,被伞遮住就跟个黑蘑菇似的,听到后头有响动,他也是缓缓转过头来,见到王远,一时也是不由愕然。

王远二话不说,提着锄头快赶上去,连伞带人便狠狠一锄头砸了下去!

第四章 合欢

王远自小身子就皮实,打架从来就没怕过人,此刻见着刘沉,“啪!”地一锄头就抡了过去!

“砰!”地一声,那把伞从中断成了两截,刘沉也是吓了一跳,身子一晃摔倒在了地上,溅得浑身上下全都是泥。

这一下,要不是有那把伞挡着,刘沉非得被那锄头一下子砸破了脑袋不成!

他吓得不轻,嘴里连忙喊:“王远,你他妈的疯了!”一边说,一边还飞快用手撑住地,一个劲儿想爬起来。

可是奈何这乡下路边满是稀泥石子儿,一时间手掌滑不溜秋,压根儿就爬不起来。

王远顶着雨,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刘沉,手上一用力,挥起了那锄头,狠狠地就要朝着刘沉的脑袋瓜子砸了下去!

眼看锄头落下,这一砸,刘沉非得头破血流,一命呜呼,却就在这关键时候,旁边刘沉兄弟刘大根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猛地回身推了王远一把!

刘大根儿力气大,雨天路又滑,王远一时站立不住,失了重心,身子向旁歪倒了去,“砰!”地一声就摔倒在了路边,后脑袋磕着石头,顿时眼前黑沉,失去了意识……

看见王远躺在地上没动弹了,刘大根儿和刘沉俩人面面相觑,再一看,地上还有些许血水顺着王远后脑勺流淌出来,俩人这下脸都青了。

刘大根儿一时没了主意,嘴唇颤抖,结结巴巴半天:“坏事儿,这可咋办?”

那刘沉是个沉着人,扫了眼四周,抬脚将王远手里的锄头远远扔了出去,又伸手捡起地上的破伞,对刘大根儿说:“别伸张,雨天路滑,这小子自己傻,跑着摔了的,我们回去,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刘大根儿点了点头,回身再看了眼王远,只见着那些血水顺着他的后脑勺,混入旁边的稀泥水中,不由吞了口唾沫,飞快跟着刘沉离开了……

雨在下,似泼,似淋。

整个马刘庄在这场雨的笼罩下,都像是罩着了一层帘子似的,朦朦胧胧……

王远浑浑噩噩躺在地上,一时感觉自己的身子很重,一时又感觉自己的身子很轻,意识就像是轻纱,被风一吹,在他身上荡了荡就要消散。

某一刻,天边忽然闪起了一道闪电,王远那满是泥浆的身子猛地颤了颤,意识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他感觉到雨水和寒冷,隐隐约约,他看见了一道身影正朝着自己走来。

身形绰约,婀娜多姿,却又和这雨下的马刘庄一样,朦朦胧胧,看不清白,只感觉那个人走到了自己身旁,用她那软的跟棉花似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随即耳边是那诱人婉转的轻声低语:“我渡劫在即,既然相遇,便是有缘,这三张隐身符,留着保命,一定要活着把合欢宗传承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电闪雷鸣,王远身子一颤,闭上眼睛再次昏迷了过去,隐隐约约感觉脑子里面似乎多了点东西,合欢宗,天地阴阳法。

天地阴阳法,阴阳互补以采灵气,以灵设阵画符。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冷,眼睛睁开,竟然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雪白的两瓣以及一丛芳草……

这是?!王远瞪了瞪眼,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女人的屁股!这屁股又大又圆,肥美诱人,而中间那地儿却在轻轻抖动着,似乎有水要滴落了下来……

这一下,王远彻底反应了过来,你爷爷的,这是有个女人在自己头上撒尿啊!

他一缩脖子,连忙向下挪了挪,那黄色的尿一下子倾盆而出,若不是王远反应得快,只怕就要被这一泡尿灌得满脸都是了!

“你爷爷的,撒尿也不瞅瞅地方……”这么大个人躺在地上,她看不见?还往老子的脑袋上撒尿!王远气的破口大骂,翻身就爬了起来。

可是这才刚骂到一半,他忽然反应了过来,咦?老子没死?

天还在下雨,身上衣服似乎被雨水全给淋湿了,伸手再摸摸后脑勺,那磕在石头上的伤口居然不见了?

王远心下是又喜又惊,脑袋里一下子回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朦胧身影,还有那些天地阴阳法和……三张隐身符!

一想到隐身符,王远立马低头一看,目光所及,自己的身子竟然空空荡荡,啥都没有,乍然见到这样的画面,他心下也是吓得不轻,但是伸手摸摸,却又能够摸到身上的各个部位……

看来,这就是那个隐身符起作用了,自己已经隐身了!

正在他脑子里胡思乱想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慌张恐惧的声音:“谁……谁!谁在说话!”

王远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正蹲着个人,她打着把红色的小伞,遮住了上半边的身子,但是下头那诱人肥美的屁股蛋子却露了出来,还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地面上正在滋出来的水花。

这就是刚刚那个险些尿在自己脸上的婆娘!王远心下嘿嘿一笑,老子现在隐身了,这婆娘自然看不见自己的身子。

他凑近了两步,弯下腰看了一眼,只见那伞下面竟然是村东的郑芳,这郑芳身上穿着个红色的包臀短裙,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质长袜,她双腿分开,脚下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正蹲着撒尿呢。

看样子,她应该也是憋急了,见天又在下雨,就索性在路边撒了尿,谁知道刚撒出来就听见王远的叫骂声,她心头也是害怕了起来,雪白脸上满是慌乱之色,一阵东张西望,可能还以为是有啥变态正在偷看她撒尿呢。

王远憋着笑,细细看着郑芳那诱人的身子,他倒也认得郑芳,这女人是马老三的媳妇儿,听说以前还读过大学,穿的可比村里一般女人时髦多了。

不过这婆娘一向眼高于顶,仗着自家男人有钱,遇到王远这穷小子的时候,总是拿鼻子对着他,还会故意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

此刻看着郑芳,王远心下也是嘿嘿冷笑,你爷爷的,老子以前没机会,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一下不成。

眼瞅着郑芳的尿已经撒完了,拿出纸巾擦了擦之后就要把小裤扯起来,可这时候,王远却一下子从背后猛地搂住了她!一只手穿过包臀短裙的领口进到里头握住了那雪白的鼓囊,另一只手则一巴掌拍在了她那肥美的雪白屁股蛋子上面!

“啪!”一声轻响,郑芳整个人一震,竟是吓得愣住了……

第五章 患难见真情

“啪!”地一声响,王远的手拍在了郑芳那诱人的屁股上面,手感极佳,弹性十足。

郑芳却被吓得身子僵住,回过头来一看,四下里雨已经小了很多,一眼看过去压根儿就没有半个人影,可……郑芳又明显感觉到背后贴上了一个湿漉漉的身子……

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饶是她平常胆子大,此刻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是被吓得小脸煞白,动也不敢动了。

看到郑芳这模样,王远心下不由暗暗好笑,这婆娘以前总是一副不得了的模样,现在还不是被老子抱在怀里摸屁股!

感受着手上的极致弹性,王远一阵暗爽,手掌继续向上,顺着那被丝质长袜包裹着的饱满腿根,一点一点地往那更神秘的地方摸索了去……

可就在王远的手快要碰到那地儿的时候,郑芳的身子忽然一震,双腿也是一下子并拢来,夹住了王远的手!

这一次,郑芳是彻彻底底感觉到了自己裙子底下有东西,她吞了口唾沫,强忍着恐惧,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手往下摸去,终于,她摸到了王远的手指,手掌,手背……

郑芳的身子颤抖地更加厉害了,甚至连腿都开始发软了起来,她一点一点,僵硬地转过头,身后,依旧是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一股冷冷的风吹来,拂起了郑芳的额间的头发,她隐隐看见了雨帘中空出来的一道人影……

“啊!鬼啊!”郑芳大叫一声,连伞都不要了,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看着被吓成这样的郑芳,王远捂着肚子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一下,只怕郑芳回家都得做两三天噩梦了。

不过,这隐身符可真是好使,以后要是看上哪个女人,使张隐身符出来,不就可以隐身过去把她给折腾了么?

王远站在原地,也不管天上哗啦啦渐渐下大了的雨水,脑子里只想着刚刚昏死过去的事儿,他实在记不起那时候救自己的那人长什么模样,但是那个人留下的天地阴阳法却清清楚楚地烙印在了脑袋里。

这天地阴阳法就是那人所说合欢宗的独门秘籍,以阴阳互补修炼灵气,只要有了灵气,那么画符,设阵,炼丹,炼器等等传说中神仙的手段,王远也都能做到。

比如说,这隐身符!

王远低下头来,伸手到怀里一摸,果然还剩两张隐身符,这三张隐身符是之前那个人留下的,但是要王远自己制作出来,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仅仅是画符时所需要的灵气,现在王远就没有。

当然,这两张隐身符是最顶级的那一种,隐身时间能够长达一个小时,要是只制作最低级的隐身符的话,所需的灵气倒是要少了很多。

有了这些神仙手段,女人,金钱,权力,地位,这些以前王远根本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都变得唾手可得!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抬头看看天空,心里默默说了句谢谢。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也要一步一步地走,王远捏了捏拳头,第一步,先想办法赚钱,让自己和嫂子过上有钱人的日子,另外……他转过头,朝着刘沉家所在的方向冷冷看了一眼,刘沉,你欠老子的东西,老子会一件件取回来!

雨,还在下,王远回家的时候,见那些刚刚围在自己屋外看热闹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倒是李倩还坐在屋门口,正仰着脖子朝这边望呢。

此刻的王远还没有取消隐身符的效果,所以李倩压根儿就看不见他,还一个劲儿伸长了脖子望呢,那样子,分明就是在等王远回来。

看看她那白净小脸上带着的几分焦急和关切之色,王远的心头倒是不由生出了几分温暖,这小妮子平日里和自己吵吵闹闹,还总爱使点小性子,但是到了关键时候,倒是只有她关心自己。

患难见真情,不过如此。

只是,现在王远能够隐身的事情却还不能告诉别人,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其他人,也拥有神仙一般的手段。王远自己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在此之前,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自己的能力,那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所以他必须要小心低调才行!趁着李倩不注意,王远偷偷摸摸从她身旁进了屋子里,朝着旁边扫了眼,只见大嫂正半躺在卧房里看着手机,看那样子,气色已经恢复了很多。

王远稍稍放心了几分,回了自己的卧房,他四下看看,确认万无一失,这才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换掉,取消了隐身状态。

隐身符虽然有隐身的时长限制,但若是中途不想隐身了,也是可以自行取消的。

低头看看,身子已经恢复了过来,王远的嘴角也是不由勾起了一抹笑容,推开房门,看看外面还在焦急等着自己的李倩,轻笑道:“倩倩,你咋在门口站着呢,吃了没?快进屋坐坐吧。”

一听到这话,房门口的李倩一下子就转过了头来,当她看见了那卧房门口的王远时,那张雪白的小脸上顿时满是惊愕之色,动人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起来:“你……王远,你……你咋……”

见到李倩这个样子,王远心下不由笑了笑,脸上却故意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啊?我咋了?我脸上有东西么,你这么盯着我干啥?”

李倩小嘴微张:“我,我爸说你去找刘沉打架了,你咋……你没去啊?”

王远嘿嘿一笑:“我没去啊,我刚刚在家睡觉呢,咋了?出啥事儿了么?”

李倩一跺脚,柳眉顿时倒竖了起来,纤细如葱根般的手指伸出,指着王远怒声说:“你个混蛋!害,害别人担心,你大嫂都被人气病了,你还在家睡觉,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眼见李倩气的身子都发颤了起来,王远的心头不但没有丝毫气愤,反而是一阵温暖,他抬脚走到了李倩的身旁,轻声道:“你是想我去找刘沉拼命,把他狠揍一顿?好,我这就去!”说着,作势就要往屋外冲。

看到这一幕,李倩不由一急,连忙伸手拽住了王远的胳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王远却顺势转身,一下子就把李倩那柔软纤细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这一下,倒是李倩愣住了,乌黑的眼睛瞪大,身子微微一僵:“啊,你……你干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