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神武绝医赵平吕青青_神武绝医免费阅读by添堵

发布时间:2018-10-12 16: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神武绝医赵平吕青青

神武绝医全文阅读

主角叫赵平吕青青的小说名字是《神武绝医》,又名《绝品医王》,这是由作者添堵所著的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讲述了主角赵平在合川市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度日,并由此认识了众多美女,看他会如何帮助她们打败一个个商业对手,成为合川市最大的商业帝国掌舵人……

第1章 漂亮的拆迁队长

  合川市最大的棚户区西乡村有一个中医诊所,没有人记得诊所究竟是何时开业的,因为这里纳入拆迁规划已经五年了,西乡村的村民早就搬走了七七八八,知道诊所底细的人都已经搬走了。

  没有多少村民,诊所的日子自然难过,所以,她的门面非常破旧,除了一块破旧的牌匾上写着“正宗中医”四个字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只是一处垃圾房。

  临近傍晚,诊所非常冷清,她的主人赵平正摇头晃脑的看着一本老医书,繁体的文字深奥难懂,但赵平却看的津津有味。

  “真的没有办法吗?”赵平突然放下医术,长长叹了口气。

  ……

  因为看书太入神了,赵平没有注意到,此时诊所门外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小地痞,他们清一色迷彩服,手里拿着铁锹等工具。

  西乡村仅剩的几乎村民早就躲了起来,没人会傻乎乎的认为这些地痞是来清理建筑垃圾的,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小地痞们最前面的那个美女。樱桃小嘴柳叶眉,脸上的两个酒窝,一头秀发,修长的手臂和大腿,无不衬托着她的美艳。

  这居然是个绝色美女,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绰号,谁也会认为她是个神仙姐姐般的存在。

  “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连几个钉子户都搞不定,你,你,去,给我砸门。”

  被称为西乡女魔的吕青青挥了挥手,她身后两个留着小辫子的男子挥起铁锹朝诊所走去,反正有人撑腰,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美女的说话声惊醒了赵平,他看到两个小地痞奔过来,连忙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怎么,你们皮又痒痒了吗?”

  赵平语调很平缓,很温柔,但两个小地痞却吓了一跳,讪讪的退到了吕青青身后。

  “你就是赵平?”吕青青和赵平互相对视着,各自心跳加快,一个惊异于她的美貌,一个惊异于他的英俊。

  “大小姐。”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见两人发呆,不知趣的提醒了一句,吕青青瞪了他一眼,壮汉连忙缩回了头。

  “我就是赵平,这个诊所的主人。”赵平回过神来。

  “不介意我进去坐坐吧?”在看到赵平的一瞬间,吕青青刚来时的怒火消了一大半,西乡村钉子户多,而赵平是其中最难缠的一户,已经五年了,棚户区改造一直进不了地,作为城建公司副总,她今天亲自来就是打算将所有钉子户搞定。

  实际上,这不是她第一次来西乡村了,前几天,她用自己的铁腕手段将几个钉子户赶出了西乡村,因为她的冷血和无情,所以村民们给她起了个西乡女魔的绰号。

  赵平往旁边一让,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们去东边跟那几家人谈谈。”吕青青把手下人赶走后,信步走进了诊所中。

  诊所中一股浓重的中药味让吕青青皱起了眉头。

  “先生这间诊所似乎生意不景气啊。”看到一个病人也没有,吕青青说道。

  “请坐。”赵平不答,示意吕青青坐下,随即说到:“把右手伸出来。”

  “干嘛?”吕青青不解。

  “当然是给你看病了。”赵平脸上带着笑。

  吕青青秀眉皱了起来,这是在暗示自己有病吗?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非常健康,而眼前的年轻人还要给自己看病,那么他的意思似乎是自己脑子有病。

  “赵平,我们长话短说,我今天来不是跟你胡扯,而是要你搬走的,要多少钱,开个价。”吕青青冷冰冰的说。

  “搬迁的事情好说,我还是先给你看病吧。”赵平说着,伸手就抓向吕青青挎在胸前的右手。

  吕青青身体一扭,试图躲开赵平的手,赵平没想到吕青青躲闪,来不及缩回手,指尖一探刚好碰到了吕青青的胸部。

  一股柔软和弹性从指尖传来,治病变成了调戏,赵平傻了。

  “找死。”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敢非礼自己,吕青青怒火中烧,她抬手就是一巴掌。赵平脑袋后仰,刚好躲过了这一巴掌。

  “你听我说,你真的有病啊。”赵平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却越描越黑。

  吕青青直接暴怒了,她站起身,抬腿就朝赵平踢去,这一下既快又急,她居然是北派谭腿的传人。

  如果换做别人,吕青青这一脚很难躲过去,但她面对的是赵平,别说谭腿,华夏三十六大门派的武功赵平都有所涉猎。

  就在间不容发之际,赵平迅速抬起右手,轻轻在吕青青膝盖部位一点,吕青青腿上的劲力突然消失了,她的腿软软的垂了下去,后退了一步。

  “请坐。”赵平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

  吕青青又惊又怒,她不想坐下,但全身发麻,突然之间丧失了所有的行动能力。也只能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中。

  “你,你……”吕青青傻了,“你用的是什么妖法。”

  “没什么,我只是想帮你看病,既然你不配合,我只能用点非常规的手法了。”赵平的笑容中带着一种男性的魅力,这让吕青青稍微安心了一点,不过,她又想起了刚才赵平袭胸的事情,俊俏的脸上立即罩上了一层寒霜。

  “快点放开我,否则我要你好看。”吕青青威胁道,不过连她自己都觉得说出的话苍白无力。

  赵平伸手把吕青青的右手放到了桌上,随即食中两指切到了她的腕脉上:“你觉得我会害怕威胁吗?哦,已经五年了,那个时候我才18岁,这五年来,不止一拨的人来威胁过我,有比你狠的,有比你有钱的,有比你阴险的,但是,唯独没有比你更漂亮的,说实话,这五年来,我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漂亮的拆迁队长。”

  “我不是拆迁队长。”虽然对方夸赞自己漂亮让她非常高兴,但吕青青还是抗议,“我是城建公司的副总。”

  “哦,但你现在干的就是拆迁的事情。”赵平说,他在这里呆了五年,因为西乡村棚户区改造改造进展不顺利加上资金没有及时到位,五年来,已经有两家房地产公司因此而倒闭,城建公司已经是接手棚户区改造的第三家房地产公司了。


第2章 你把姑奶奶害苦了

  “行,就算我是拆迁队长,你先放开我再说。”吕青青突然后悔自己刚才让那些手下离开了,现在她一个人在赵平的诊所里动弹不得,孤立无援,万一赵平对她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她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你,你放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吕青青哀求,吕青青知道,些手下非常怕她,既然自己把他们赶走,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不敢再来诊所,说不定现在正躲在远处等着自己谈好了条件然后一起离开呢。

  “你真的什么都能给我?”赵平突然把脸凑到了吕青青面前,脸上带着坏笑问。

  吕青青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呢?这个混蛋刚才在自己能够自由行动的时候就非礼自己,现在自己一动都动不了,他还会客气吗?

  看着吕青青惊慌的样子,赵平心中大乐,看来再强势的女人面对危险的时候一样的不知所措啊。

  “嗯,你病的不轻啊。”赵平突然不再嬉笑,他收回了切脉的手,随即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说什么?”吕青青彻底愣了,感情这个混蛋刚才只是在给自己看病,但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吕青青自认为没有什么病症。

  “双眼赤黄,头发干燥,四肢冰凉,哎,看样子已经病了大半年了。”赵平说着,他每说一个症状,吕青青就愣一下,赵平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确实有这些症状,但症状极轻微,自己身体也没有表现异常,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稀罕吗,这顶多就算是亚健康状态,你不用吓唬我,不会出现什么严重病情的。”吕青青白了一眼赵平。

  赵平随手在吕青青的肩膀上一点:“行了,你可以自由行动了,但我有言在先,作为病人,你必须配合我的治疗,否则我还会点了你的穴道,到那个时候,我可就不是单纯治病那么简单了,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你敢。”吕青青气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但终究没有敢再去反驳。她怕赵平说的是实话。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不是汉字就更不能吃眼前亏了。

  “你现在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并不是说就没有疾病存在,恰恰相反,这是非常严重的隐疾,隐疾你懂吗?就像在你的身体里面埋下了炸弹,一旦遇到明火发生爆炸,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赵平随手扯过一张纸条,一边说一边写着东西。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听赵平这么说,吕青青吓了一跳,她毕竟是女孩,一则对自己的身体健康非常注重,二则胆子也小,经不起吓:“你说我会有隐疾?”

  “对,而且这个隐疾可不是那么好治疗的,一旦变成明病,你这一辈子都要和药物为伴。”赵平头也不抬的写着东西,但神色却非常严肃。

  “别故弄玄虚,你说我有隐疾,那你告诉我隐疾是什么?”吕青青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这可能是赵平故意危言耸听,很可能存着别的目的,比如不让自己强拆他的诊所。

  “这样吧,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这是一张检查单,你随便到哪一个具备检查条件的医院,按照我这上面写的步骤和时间进行检查,就会发现我所说的隐疾究竟是什么。”赵平终于写完了那张纸条,顺手递给了吕青青。

  吕青青接过纸条,首先就看到了一手遒劲有力的硬笔字,芳心一动。

  没有想到,这个混蛋居然写的一手好字呢。

  吕青青认真的看了下,纸条上密密麻麻全是字,大致写的就是在某时某刻,自己进行哪一项检查,检查前后注意什么饮食和活动一类的东西。

  “切记,你只有严格按照我写的这些事项才能查出那个隐疾,否则的话,你根本什么都查不到。”赵平说完,突然挥了挥手:“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你离开吧,天也不早了,我要出去吃饭。”

  吕青青点了点头,拿着纸条走出了诊所,她刚刚走到门外,诊所的门就在自己身后关住了,吕青青拍了拍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是来和赵平谈判的,目的就是让他赶快同意拆迁,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自己居然根本就没有说到正事上,反而被赵平忽悠了出来。

  “赵平,我今天就不跟你谈拆迁的事情了,不过,你这个诊所占据了棚户区的核心地带,迟早是要拆迁的,我必须要把你拿下来,明天,我还会来。”吕青青说完,气鼓鼓的掉头就走,走出了几十米后,她看到了躲在角落里闲聊的手下,气愤的跺了一下脚,手下们连忙跟着她灰溜溜的走了。

  赵平看着吕青青带人走远,苦笑了一下,五年了,自己一直守在这里,看来,他终于是没法再守下去了。

  吕青青心中的郁闷只有比赵平更甚,她挥手让手下先回公司,自己则开车朝闺蜜家而去,她今天来是在父亲面前立了军令状的,现在任务没有完成,意味着她这个副总的工作已经被暂停,就算回家或者回到公司,都已经没有她的位置。

  “如果不能谈下这个拆迁钉子户来,我就不回来,什么时候他同意搬走了,我什么时候再回来。”吕青青想起了在公司高层会议上,自己对父亲做的保证,现在她连哭的心都有了。

  “赵平,你可把姑奶奶害苦了。”吕青青心中骂道,在见到赵平的一瞬间,吕青青就突然收起了自己平时的刁蛮任性,原本是要带人来把诊所砸了的,但赵平深邃的目光让她根本就没法狠心下这个命令。

  为什么,为什么我见到他就会心跳加速?吕青青问自己,但却没有任何答案,这几年她在商场摸爬滚打惯了这么多年,见惯了那么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更见惯了恋人间的分分合合,早就过了什么相信缘分,什么一见钟情了。


第3章 他就是神医

  更何况,自己还是有男朋友的。

  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吕青青脸上就带着甜蜜的笑容,男朋友是美术学院的高材生,多才多艺,而且他父亲还开了一家大型的商超综合体,在合川市是数得上的大富豪,跟自己家真的是门当户对,不光如此,他还非常温柔,而且体贴人。

  “对,就先去他家小区住几天吧。”吕青青打定了注意,她倒不是那种放荡的女子,和男朋友谈恋爱一年多了,最多就是拉拉手,其他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吕青青之所以要去男朋友小区暂住,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男朋友孙凯的妹妹孙淼,是自己的闺蜜,好的不能再好的闺蜜。更重要的是,孙淼和孙凯并不是住在一起的,虽然他们都没有家室,但两个人还是在同一个小区的两栋楼上分住。

  其实个中缘由非常简单,孙淼的父亲也就是孙凯的父亲孙德胜前几年做了一单进出口货物生意,接盘的那个下家是房地产老板,因为房地产市场不景气资金周转不灵,只能将天下独一小区的三栋别墅顶账给了孙德胜,孙德胜为了回拢资金也只能收下,他本来以为自己要大赔特赔,没想到国家政策突变,巨额基建投资让房地产市场价格飙涨,短短四五年时间,那三栋别墅价格已经翻了三番,居然比他干实业还挣钱。

  不过,孙德胜并没有打算卖,因为他有的是钱,不差三栋别墅这两千多万块钱,所以,他自己住了一栋,给了儿子孙凯一栋,女儿孙淼一栋。

  天下独一小区气派非凡,果真有傲视整个合川市的能力,因为小区里面清一色都是高级别墅,每一栋独立别墅的市价都在一千万以上,就连价格较低的连体别墅,价格也超过了三百万。住在天下独一小区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

  当吕青青敲开孙淼家门的时候,这个丫头正在做面膜,脸上一整片的白色面膜,两个骨碌碌转动的眼睛把吕青青吓了一跳。

  “哎,你这面膜从哪里买的?效果怎么样?”女孩子们似乎格外注意这些化妆品,见到孙淼脸上的面膜,吕青青连忙问。

  “啊,这是我爸那个商场里的,有个南方的代理商要铺货,我这不是先用一下试试效果吗?听说价格很贵,这一片面膜三百多呢。”孙淼说。

  “谁问你价格了,我是问效果。”吕青青白了孙淼一眼,她们这种富家女孩,三五百块钱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进来的时候我刚刚敷上,除了脸上痒痒的,还没有感觉到任何别的效果。”孙淼拉着吕青青坐到沙发上:“我说青青,你今天怎么又时间来我这里玩啊,可是稀客呢?”

  “我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不行吗?”吕青青说。

  因为面膜覆盖的缘故,孙淼脸上看不到表情,但明显话语中带着讥讽:“得了吧,你会想到来看我?说,是不是专门来找我哥的?不好意思过去所以跑来我这边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吕青青连忙按下了孙淼要拿手机的手:“不是,我今天来是要在你这里住几天,你不知道,我今天在公司立下军令状,如果不能解决那些钉子户,我就不回公司也不回家,这不话说的太满了,钉子户一户也没有谈下来,现在无家可归了。”

  “行,你愿意住多久就多久,我这里有七个卧室呢,平时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住,感觉特别冷清,你来正好做个伴。”孙淼大大咧咧的说,她住的是一栋三层高的独立别墅,足有一千平方米大小。

  “哎,你说的是西乡村那几个钉子户吧?”孙淼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将脸上的面膜撕了下来,随手丢在了垃圾桶里面,她的神情有点紧张。

  “你也知道?”吕青青很是不解,孙淼家里做的生意和房地产风马牛不相及,她怎么突然关心起拆迁了?

  “你不知道吗?那里有个神医呢。”孙淼拉着吕青青的手,神秘的说道。

  吕青青马上联想到了赵平,但那个赵平年龄和自己相仿,怎么看也不像是神医啊。而且他修习的是中医术,这中医是行医越多经验越丰富,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阅历增加了才有可能成为神医。

  而西医就不同了,你只要记住了书本上面的东西,同时会熟练的使用各种医疗器械,要想成为好的医生根本就和年龄没有任何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西医医生二十岁出头就能医术非常高超,而中医只有六十岁以上的老中医才会医学精湛。

  “你说的该不会是赵平吧?”吕青青不确定的问,现在西乡村还在行医的也就只有赵平这个中医诊所了,如果西乡村真的有神医,吕青青想不起还有谁。

  “对啊,就是他,他就是神医。”孙淼兴奋的说,她的眼珠子一转:“我说青青,你不会是去找他麻烦了吧?”

  吕青青苦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我是去找他麻烦了,可最后还是被人忽悠出来了。”

  孙淼听吕青青没有得逞,高兴的拍手笑了:“青青,这太好了。”

  吕青青皱着眉头,自己没有能够完成军令状,现在没有脸回家和公司,这是太好吗?孙淼今天晚上怎么了,不会是这面膜有问题,她中毒了吧,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

  见吕青青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孙淼连忙解释:“青青,我当然不是说你没有能够完成拆迁工作就是好事,而是说,你没有得罪赵平那个神医,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为什么?”

  “他是神医啊,你知道吗,在这方圆几十里,如果说起他的医术,我估计咱们合川市所有的医生加起来都比不上他。”孙淼说,“多亏了你没有得罪他,要不然一会儿你们见面可就难堪了。”

  “你说什么一会儿见面?”吕青青越听越迷糊。

第4章 听天由命吧

  “青青,你不会忘记我的病情吧?我这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这个神医,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答应来帮我治疗的。”

  “可是……”吕青青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一则她根本就不相信赵平的本事,二则她知道孙淼的病是绝症,罕见的血毒病,血液会缓慢的散发出一种剧毒物质,这种物质在孙淼的体内不断流动,最终会侵蚀她的所有脏器,让她命丧黄泉。

  孙淼和吕青青是非常亲密的闺蜜,此时见到吕青青的神情,立即就明白了她在想什么,脸色也黯淡了下来:“青青,我知道我的病是不治之症,那么多的医院和医生都束手无策,但我不想放弃,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小淼,相信我,你那么善良,那么优秀,苍天一定会眷顾你的,你的病会好起来的。”吕青青只能这么安慰。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哦,八点了,神医应该要来了。”孙淼突然高兴了起来,她看了看墙上的老式钟表,时间刚好是晚上八点,“我和神医约好的就是八点呢。”

  孙淼的话刚刚说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她连忙跑去打开了门,门外的人正是赵平。

  “神医,你好准时啊。”孙淼看上去非常兴奋,似乎对赵平的能力很有信心,熟络的打着招呼。

  赵平走进了别墅,他的手里只拿了一个小小的锦盒,当他来到大厅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吕青青,明显愣了一下:“你也在?”

  “很意外吗?”吕青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而有礼貌,赵平是孙淼请来的医生,孙淼现在的病情很不乐观,确切的说就是随时有死亡的危险,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在家用药物维持生命,但凡有一点救治的希望,她作为孙淼的闺蜜,自然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脾气而耽误了孙淼的救治。

  “是很意外,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居然是一家人。”赵平说道。

  “不,我们不是一家人,她是我的好朋友。”孙淼一边说着,一边给赵平倒了一杯茶水,她家的保姆因为家里有事临时请假,孙淼只能亲自倒茶。孙淼的病根在血液中,除了内脏会受损,身体浮肿,脏器疼痛之外,她的体质还是不错的,并没有表现出弱不禁风的样子。

  赵平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神医不喜欢喝茶吗?”孙淼问,“我这里还有咖啡,要不要给你换咖啡?”

  “不用换了,我不渴,还有,你也不要叫我神医,我叫赵平,可能年龄比你大一点,你还是叫我赵大哥吧。”

  “我真的可以叫你赵大哥吗?”孙淼高兴的跳了起来。吕青青看着孙淼,心中十分疑惑,在她的印象中,孙淼虽然性格外向,却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表现的天真活泼。

  “孙淼,你准备好了吗?”赵平一直没有搭理吕青青,也没有在意吕青青的想法,而是问孙淼,孙淼点了点头。

  “那好,我现在就给你试着治疗一下。”赵平说,从两人的对话中,吕青青发现赵平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孙淼这里了,最起码他今天以前已经来过一次了,否则也不会和孙淼这么熟悉,更不会不用询问病人病情就要进行治疗。

  吕青青猜的没错,赵平确实在之前就来过孙淼家中,而且已经来过了两次,但这第三次他才准备治疗,因为在之前,赵平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病例,如果是平时的食物中毒或者被人下毒,以他的能力要治好绝对是轻而易举,但现在孙淼身上不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而是全身的造血干细胞都出了问题,造出来的所有血液都有毒。

  “说实在话,你这病我还真没有好办法彻底进行治疗。”赵平说道,“你现在的状况就相当于自己整体就是一块砒霜,我要治好你就只能把砒霜的剧毒去掉,除非把砒霜毁掉,要不然它的剧毒是没法清除干净的。”

  “你难道也没有办法治疗吗?”还没等孙淼说话,吕青青已经非常着急了,毕竟现在的赵平似乎是孙淼唯一的希望了,作为闺蜜,她自然着急。

  “我只是说目前还没法彻底治愈,但却不是没有办法治疗,要想遏制她的病情恶化,我还是有办法的。”赵平终于又开始和吕青青搭话了。

  “也就是说,你有办法治疗了?”吕青青有点不明白。

  “只能是权宜之计,还是拿砒霜做例子,我虽然不能将它自身的毒性去除,但却能够利用其它药物遏制它的毒性,这就是中药的中和作用。”赵平解释,“平时砒霜入药就是这个原理。”

  “你真的有办法治疗啊。”吕青青和孙淼同时兴奋的问道,两人都知道孙淼病情严重,也许哪一天她就会香消玉殒,所以,听说有了治疗办法,两人都非常高兴。

  “哎,我只能尝试一下,你也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听天由命吧。”赵平长叹了一口气,“我怎么就碰到了这么奇怪的病例,要是治不好,我这神医的名头可直接毁了。”

  “笃笃。”一个敲门声打断了赵平的话,孙淼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男子。

  “你怎么来了?”孙淼语气冷冰冰的。

  “淼,我这不是想你了吗?”男子说着,就要朝门里面挤,他的手里拿了一束玫瑰花。

  “都大半夜了,你进来不方便,还是快走吧。”孙淼说着就要关门,但他的劲道不如男子大,不但门没有关住,男子还挤了进来。

  “张旺,你要干什么?”孙淼生气的问。

  张旺进门后就开始东张西望,他首先看到了吕青青,张旺认识她,所以点了点头,但在看到赵平之后,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是谁?大半夜的怎么会有男人在你这里。”张旺问,他看向赵平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敌意。

  “我男朋友啊,怎么了?”孙淼眼珠子一转,突然跑到赵平面前,伸手挎住了他的手臂。


第5章 当了一回垫背

  “阿平,你看这人,大半夜的跑来胡搅蛮缠。”孙淼在赵平怀里撒娇。

  赵平享受着怀里的温柔,虽然孙淼没有吕青青漂亮,但文雅婉约,身上另有一番气质。更让赵平着迷的是,孙淼的胸膛有意无意的蹭着赵平的臂膀,让他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张旺看着赵平,从他的穿着上已经看出这个人并没有什么背景,赵平全身的衣服也不过两百块钱,全是地摊货,这在他这种富二代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是堂堂西部煤矿老板的独生子,现在煤炭资源炙手可热,他家里的钱不说能够塞满银行的保险库,但是塞满一间房子是毫无问题的。

  但是,孙淼却偏偏对这个富二代毫无兴趣,即使张旺才华和样貌在富二代中已经算是中上水平,也浑然不像那些纨绔子弟般不学无术。

  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就是,孙淼发觉张旺对她别有所图。

  张旺紧盯着赵平,心中恨得牙痒痒,他知道孙淼身体有恙,随时都有可能死亡,但她作为孙德胜的女儿,名下有上亿的资产,而且有大量的社会资源,自己家的煤矿资源已经开采枯竭,如果能够将孙淼弄到手,获取了她的金钱和资源,对自己家以后的生意发展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更重要的是,自己成为孙淼的丈夫后,他就有可能进入孙德胜的商超集团参与管理,到那个时候,自己和父亲里应外合,吞并孙德胜的企业也不一定是天方夜谭。

  没想到,自己追求孙淼的事情刚刚开始,不但孙淼不愿意,此时还多了一个穷小子横加插手。

  看到孙淼决绝的样子,张旺突然想到了孙凯,他和孙凯是同班同学,还曾经救过孙凯的命,他觉得应该去找孙凯帮忙了,只要孙凯在孙德胜面前说上几句好话,以两家门当户对的优势,孙德胜一定会逼着孙淼嫁给自己。

  到那个时候,看你孙淼还敢在我面前装冷清,也许你在床上会变的服服帖帖呢?以张旺御女无数的本领,他认为自己绝对能够征服孙淼。

  哈,到那个时候,我要你好好的伺候我,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伺候我。

  张旺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笑容,也不再纠缠,把玫瑰花往地上一丢,掉头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孙淼不相信的看着张旺走出去,随后关了门,看了看吕青青,又看了看赵平,“这小子平时胡搅蛮缠,跟块牛皮糖一样,今天怎么会什么都不说,如此轻易的放弃了纠缠呢?”

  吕青青没说话,刚才孙淼偎依在赵平身上的时候,她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不舒服的感觉,此时心态没有恢复过来,脸上依旧带着不自然。

  “不管他,我们现在就开始治疗吧,毕竟我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赵平说道,随即示意孙淼坐在沙发上,然后将茶几上自己带来的锦盒打开了。

  “刚才不好意思,拉你当了一回垫背。”孙淼道歉。

  “没事,如果能够让我真的当你男朋友就更好了。”赵平随口说着,看了看锦盒,锦盒里面是一排闪着银光的针灸针,他拿起了一枚中号的针灸针。

  “哎。”赵平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放在原先,再难的病症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但现在他的玄玄功力已经尽失,虽然凭借自己对武学的见识能够对付吕青青这种平常的武学人士,但如果遇到武林高手,必败无疑。

  武功倒是小事,但没有了玄玄功力作为依托,他连一身引以为傲的医术也打了五折。

  曾经,赵平以一身深厚的玄玄功力在华夏闯出了一片天地,成为让人敬畏的武林霸主和神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五年前,他全部功力突然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变成了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平凡人。

  赵平只能颓废的在这个城市驻脚,因为这里曾经是他最魂牵梦绕的地方,他的初恋情人就在这座城市,虽然现在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五年来,赵平在第一次邂逅她的地方,西乡村一边行医一边试图寻找会自己的武功,可惜,他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但是,赵平也有庆幸的地方,虽然他的玄玄功力不见了,他他苦练十年的眼力和反应能力还在,他对华夏三十六大派武功的熟悉还在,他依旧可以在对手还没有肢体动作的时候,通过对手的眼光方向、身体的耸 动提前判断出对手的出手动作,并进行躲避和反击,就凭这一点,他在华夏依然可以称得上高手。

  “赵大哥,你还不开始吗?”孙淼等的有点着急,一句话把还在沉思的赵平给拽了回来。

  赵平连忙收摄心神,右手拇指和食指轻捻银针,眼睛紧盯着孙淼鼓鼓的胸膛,正当孙淼感觉难为情的时候,赵平手突然一挥,银针准确的扎在了孙淼的心脏部位。

  “啊。”吕青青就算不懂针灸术,也知道赵平这一下扎的是孙淼的心脏,她大吃一惊,心脏是虽然脆弱的地方,一针足以扎死一个人。

  但吕青青惊讶过后又惊异的发现,孙淼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依旧大睁着眼睛,表情平静,难道这一针并不是扎在了孙淼的心脏上面?

  赵平紧闭着嘴,银针在孙淼的身体上快速扎着,但针针都不离孙淼的胸膛,这让吕青青很是担心自己的闺蜜,照赵平这个扎法,孙淼的两只乳 房估计快成蜂窝了。

  赵平足足扎了有上百针之后,才停止了动作,他气喘吁吁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将银针放回了锦盒。

  “行了。”赵平说,但他随即发现自己说错了,因为此时的孙淼紧闭着双眼,似乎晕厥了过去。按理说自己的治疗不会然病人昏厥的,这是怎么了?

  “怎么回事?”吕青青也看到了异常。

  赵平的汗水更多了,他玄玄功力虽然尽失,但医术却遗留了一半,就凭这些医术,他也绝对是华夏顶尖的神医,按理说自己这无极针灸法不应该出现问题,但为什么此时的孙淼却发生了意外,昏迷了过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