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酒战北霆大结局是什么?战北霆慕酒的小说《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

发布时间:2018-10-12 15:4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战北霆慕酒小说免费

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全文阅读

暮酒战北霆大结局是什么?战北霆慕酒的小说《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玖盏茶所写,全文讲述了慕酒的未婚夫和自己的闺蜜搞在了一起,后来战北霆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她闪婚这位权势遮天大人物,被捧在手心疼爱羡煞旁人。

第一章 你爱的是我,她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对不对

  柔软宽大的床上有让人脸红耳赤的曲线浮动。

  几秒钟后,空气里响起女人娇柔勾人的嗓音。

  “黎川,黎川……你爱的是我,她在你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对不对?”

  “对……”

  啧。

  这‘嗯嗯啊啊’听的她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的小颗粒。

  慕酒看着笔电里的限制级视频,听说男主角是她的未婚夫季黎川,而女主角则是她的圈中闺蜜,苏娆——

  画面模糊只能看出曲线起伏和大体轮廓,以及听到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和熟悉的名字。

  未婚夫婚前出轨么。

  她原本是不信的,毕竟这个男人洁身自好没招惹过什么花花草草。

  慕酒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把他约出来。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他没碰过她,为什么?

  ……

  尚景酒店,浪漫奢贵的至尊总统套房,以红玫瑰和百合花为主调,热烈与清新交织。

  等季黎川来的时候她喝了几小杯红酒。

  看了一眼时间,把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十分钟。

  慕酒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儿,体内有陌生的感觉狂涌而上,那股狂潮猛烈到让人心悸。

  那感觉来的快的异常。

  她的呼吸灼热的厉害,小手摸到手机,拨出去最熟悉的号码,那边迟迟没有人接听。

  直到,另一边有纤细的手指将那响个不停的手机划开。

  “季黎川,你在哪儿?”她摁了摁发晕的太阳穴,声音娇软的好听,“我有点不舒服,你快一点过来。”

  然而那边却只传来一声模糊的男音,“嗯……”

  只是被阵阵眩晕和难受充斥大脑的她并未多想,听到回复便安心许多,等他快点过来。

  十分钟后。

  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推开套房的门,将臂弯间的黑色风衣扔到一旁,男人抬手解着颈间的衬衫纽扣,气质矜冷,周身有疏离冷然的气势蔓延。

  男人抬步朝着里间走去,纽扣扭开一粒。

  鹰隼的眸直接捕捉到站在床尾刚脱了裤子的中年男人,这幅模样既猥一琐又恶心,眉间倏地拧紧。

  刚刚已经有了反应的中年男人差点软下去,“你,你是谁?”

  “谁?”

  床上的小女人娇软出声,拉扯着男人体内的某根神经。

  战北霆的视线被那声轻哼拉过去。

  躺在酒红色的床单的少女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色,红唇抿紧,莹润的透着别致的诱一惑力。

  什么情形,几乎一目了然。

  冷冽的视线朝着那坨恶心的东西扫过去,喉骨中挤出来一个字,“滚。”

  中年男人被这一个字吓软,动作飞快的穿裤子。

  “季黎川……”慕酒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头晕晕的难受。

  这三个字引的战北霆再次朝她看过去,那张染着桃粉色的小脸蛋印进瞳孔里,绝美的清纯中又透着勾魂摄魄的妖娆。

  是她?

  中年男人鼓着勇气朝慕酒伸出手,准备带她一起走。

  那手还没碰到她,战北霆眯眸,声线极冷,“不滚,等着我废了你?”

  “我滚,马上滚。”中年男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房间。

  男人阔步走到床边一步远的地方,将三脚架上的摄影机拿下来关掉,随意的扔出去。

  然后走到床边,弯下身,带着薄茧的掌刚触碰到她的手腕,那娇软的似无骨般的小身子直接投到了他的怀里。

  “你来了?”

  男人站直了身子。

  慕酒的双手直接跟着圈上男人的脖颈,跪在床上,小脸埋在那颈子里,抱住他。

  因为那喘息太过烫人,战北霆身上的肌肉几乎是立刻绷紧,想要将身上的人扯下去。

  她异常的明显。

  慕酒抱紧了他的脖颈,委屈的音调,“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久。”

  他直接抬手将她从他的怀里拎了出来,一只手拿出手机,准备拨号。

  然而手指却突然僵住了。

  她两只小手抬起捧住男人的俊容,滚烫红艳的双唇突然贴上男人的薄唇。

第二章 听话,不然你会后悔

  一只手下滑,指尖划过男人紧绷的胸膛,然后触上他的腰带,动作凌一乱的去扯他的裤链。

  她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谁给她喂了那种东西?

  战北霆倏尔出手握住她撩一火的小手,长臂一捞,将她从床一上打横抱起,沉步朝着浴室走去。

  这动作速度太快,她似乎有所疑惑,小脑袋一歪,“季黎川?”

  柔软的小手再次搭上男人俊如神铸的脸庞,指尖的热度点在上面,如电流般瞬间蔓延四肢。

  男人黑沉的眸色笼罩上一层猩红的颜色,“我不是季黎川。”

  她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红唇凑近,呼吸扫在男人的耳骨上,“嗯?”

  抱着她走进浴室,慕酒的吻刚落在男人的下颌骨上,就直接被男人拽下手臂扔进浴缸里。

  水龙头打开,把墙上的花洒拿下来直接朝着她浇下去。

  “啊……冷冷冷……”

  冰冷的水在浴缸内层层升起。

  凉透了的寒意直直的往她的毛孔里钻,与体内烧到不行的热度碰撞,让她的大脑出现片刻的空白,和极其不适的窒闷感。

  少女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衬衫,水浇下去的时候已经全部湿透,贴着她细腻如白瓷的肌肤,勾勒出玲珑曼妙的曲线。

  男人菲薄的唇抿紧,眸色漆黑一片,特意调开了视线。

  “好冷……让我出去。”

  那水太凉,慕酒抬手恼怒的将那源头推开,挣扎着要从水池里爬出来。

  却不知道被什么样的力量压制住,又被重重的推了回去。

  耳边是沉稳性一感的男声:“在里面好好呆着。”

  她很委屈,“可是好冷。”

  “听话,”那嗓音多了分沙哑,“不然你会后悔。”

  慕酒身下一滑,直接跌进了浴缸内,双手依旧不老实的很,但来回折腾几次消耗了不少的力气,最终靠在浴缸的边缘喘息,很乖巧。

  这幅柔弱又娇美的可人模样落在男人的眼睛里,安静起来,倒让人觉得极其的赏心悦目。

  那脸蛋上的嫣红色未退。

  战北霆抽过一旁的毛巾将她的手腕绑起来,起身,折身出去。

  有点口干舌燥。

  视线落在茶几上的红酒瓶上。

  男人走近,倒了一杯在干净的酒杯里,另外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那边很快接听,战北霆沉沉出声,“你去医院弄一只缓解那种药的注射剂过来,到你刚刚给我订的房间。”

  “老大,谁他妈竟然敢给你下一药啊?不然我给你送个女人过去吧,注射剂打了能行吗。”

  “……”战北霆,“不是我,一个女人。”

  “女人?那你可以直接上啊。”

  战北霆晃了晃手中酒红的液体,声调冷了几分,“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给你喂点扔到基地去试试?”

  那边立刻一本正经的道:“马上来。”

  挂断电话,男人将捏在指间的红酒杯抬起,一饮而尽。

  此时,浴室传来“扑通”一声。

  男人眉心一皱,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走过去推开浴室的门。

  她手腕间的毛巾已经挣开,此时正摇摇晃晃的从浴缸里站起来,要从里面出来。

  战北霆迈步过去,她一只脚还没踩在外面的台阶上,便带着满身的凉水撞在男人的胸膛上。

  她整个身子都像是被从冰里捞出来的。

  男人将她拎到一旁,掌心扣上她的下颚,“清醒了吗?”

  漂亮的水眸仍旧迷离,她却是乖巧的点头,“嗯嗯。”

  战北霆抬手抽过旁边的浴巾,将她小小的身子包起来,俯身抱起,走出浴室。

  慕酒冰冰的小手抚上他的脖颈,嗓音很软,“我们订婚那么久了,你为什么不碰我?”

  视线所及,是男人弧度坚毅又性一感的下巴,是她喜欢的。

  娇娇的嗓音带着不悦,“刚才又是什么意思?”

  “……”战北霆。

  对于她的控诉,男人只是极其冷淡的垂眸瞥了她一眼。

  清醒个鬼。

  反正说了她也未必能听进去,索性没废话。

  将她放在床上,战北霆顺手将一旁室内的灯全部关掉,只留下昏暗的壁灯,转身要走。

  她却动作极快的缠上来,拽着他的衬衫起身。

  慕酒双手勾上男人的脖颈,“不准走……”

  随即贴上他的耳,“黎川……我很难过,你亲亲我……嗯?”

  从她被欲一望控制思想和理智的那一刻,她就从未清醒过。

  战北霆将她搂着他脖颈的双臂拽下来。

  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俊容忽而压低,“慕酒,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娇嫩的小脸带着笑,似乎很享受他的这种亲近,眸慵懒的眯起,“你是我老公……”

  男人喉咙一紧,声线沙哑:“再说一遍?”

  “老公。”

  她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薄唇,“黎川,你轻一点好不好?”

  不知道什么情绪突然从四肢百骸烧上来,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所谓理智也在分崩离析。

  有些东西,已经有点控制不住。

  两个人一起陷入柔软的大床中,男人的吻重重的落下来。

  …

  床头的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

  “好吵……”

  战北霆的眉峰拢到一起,薄唇蹭了蹭那因被扰到而皱成一团的小脸蛋,抬手拿过来接听。

  “老大,我到……”

  男人的声音带着极其浓重的暗哑,“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

  低低的娇软嗓音从她的红唇中溢出。

  在声音未倾一泻一出去前,男人将手中的电话挂断,调成振动扔出去。

  偌大的房间直到凌晨四点才彻底安静下来。

  差点被拆掉的慕酒直接睡死过去,窝在男人的怀里,安静的乖巧。

  然而身边的男人此时却是异常的清醒。

  就她那个热情的劲儿不知道是吃了多少,但是他接近失控绝对不正常。

  视线再次落到那瓶红酒上。

  这小东西是惹上了谁,摄影机,药物,猥一琐的老男人。

  有人想要她身败名裂么。

  凌晨五点,地毯上的手机在震动。

  男人掀开丝被下床,随便披了件衣服,捡起地上的手机,看了眼备注,出去接听。

第三章 集荣宠于一身的慕家大小姐慕酒

  拿了只烟出来,点燃。

  战北霆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听着那边在汇报紧急情报。

  “逮捕令下来之后,我会马上行动。”

  青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中散开,指尖的猩红色明明灭灭。

  几秒后,男人沉稳清冽的嗓音:“知道了,我现在回去。”

  电话挂断,战北霆扫了一眼里间的方向,眸色暗沉翻涌。

  慕,酒。

  桐城名门慕家的独女,堂堂国安局局长慕鸿志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容貌绝美,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如今娱乐圈出道不久的当红小花旦,凭借大电影“胭脂泪”中的梨芜一角迅速走红,据说今年国际电影节中的最佳新人奖非她莫属,可以说是正在冉冉升起,且前途无可限量。

  又是I.M跨国集团执行总裁季黎川的未婚妻。

  集万千荣宠于一身,带着永远明媚的女神光环,羡煞旁人。

  还是,三年前那个小姑娘。

  如今,却是季黎川的未婚妻。

  那个男人的女人。

  现在,却是他的女人。

  ………………

  好痛——

  这是慕酒醒来后的第一感觉,仿佛除了痛也没有别的感觉。

  稍稍动了动身子,都要倒吸一口冷气。

  季黎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一鲁了?

  手臂自然而然的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然而是空的,且,是冰凉的。

  他走了。

  慕酒下床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了,双腿好似不是自己的,好不容易找到手机躺回到床上,给季黎川打了一通电话。

  响了两秒,那边接听。

  “小九。”属于男人温润低沉的嗓音。

  “你怎么……”

  她刚要问他怎么离开了,是不是有事之类的。

  毕竟昨晚是她的第一次,第二天他居然不陪着她,过分。

  却被男人带着歉意的声音打断,“对不起,昨晚我喝多了,后来被司机送回去睡过去了。昨晚找我,有什么事?”

  慕酒因为他的这句话倏地坐了起来,就连身上的痛意都感觉不到了。

  全身的血液瞬间冰凉。

  他说什么?

  她的喉咙僵硬又艰涩,“你说……你昨晚没有过来?”

  “嗯,昨晚有个应酬,准备完事过去的,有些敬酒推辞不了。”

  此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搭上季黎川的肩膀。

  男人的声音很稳,但是也因此未察觉慕酒语调中的异常。

  季黎川眉间一蹙,将肩上的手丢开,往旁边走了几步,“今晚我给你补上,好不好?”

  补上?这种事要怎么补,才能补上?

  她现在脑子乱的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手中力道之大似乎要把那手机都捏碎。

  “再说吧。”

  她立刻挂断了电话,将手里的手机扔出去,急匆匆的往浴室走。

  直到,亲眼看到身上遍布的青青紫紫的吻痕,她整个人都像是直接被迎面浇了一盆冰水。

  那痕迹清晰,在她眼里却更像是讽刺。

  她在婚礼前,和除了未婚夫以外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且,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她深呼吸了好几下,走到花洒下打开开关,僵硬又机械性的洗了一次又一次。

  呼吸如同被遏制住一般不畅。

  温热的水贴着肌肤划过整个身体,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儿暖意。

  直到身上的皮肤全部泛红,那些颜色仍旧未曾消退,清楚的提醒着她昨晚发生过怎样荒唐的事——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

  季黎川看着手中被挂掉的电话,眸中的温度渐低。

  她应该是生气了。

  侧眸,凌厉的视线扫向那个害他失约的始作俑者,俊容阴沉的迈步走过去。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依靠在床头的小女人。

  苏娆身上只穿了一件低V的裸粉色真丝睡衣,白嫩的肌肤,微微笑精致的脸庞,无一不能够勾起男人清晨的欲一望。

  实在抵不住男人炙热的目光,苏娆轻笑,“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季黎川拧紧了眉,“我爱的是慕酒,你要我跟你讲几遍?”

  “嗯,是吗?”她看起来好似毫不在意,“那之前那晚怎么解释?她不能满足你,所以找我来发泄一欲一望吗?”

  “那晚我喝醉了。”

  “呵。”

  苏娆起身,跪在床上,双手抬起压在男人的肩上。

  她轻扯着红唇,凑近他,“你骗人。”

  “季黎川,你对我真的如你所说没有感情了,那这算什么?”见他没有阻止,她靠的他更近,“你还是爱我……”

  季黎川出手按住她不安分的腿,抬手,一只手掐住她的脸蛋儿。

  冷淡至极的嗓音,“我和慕酒要结婚了,你不知道?”

  “我知道。”

  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要及时出手阻止,她不想看着他真正的变成别的女人的男人。

  “我也知道你只是为了报复我,报复我和你分开之后,赌气和你兄弟在一起。”

  她双臂抱住男人的脖颈,带着隐隐撒娇的味道,“我和容时分手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她苏娆是他的前女友兼初恋,是他曾经藏在心底的念念不忘,她看得出他还是爱她的。

  他这个年纪正血气方刚,怎么可能受得了慕酒。

  很讽刺,她的第一次不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给他的,而是他和慕酒在一起的时候,给他的。

  然而男人却是冷漠的推开她,“你太看得起自己,苏娆。”

  接着,季黎川转身拿过自己的衣服,低头给慕酒打电话,提步出去。

  苏娆看着他离开时挺拔坚毅却冷淡的背影,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多少有被他的话伤到。

  她就是不信——

  就是不信他爱上了慕酒。

  他之前那么爱她,怎么可能再爱上慕酒呢?

  想到曾经甜蜜的过往,苏娆翻出手机,给季黎川发了一条信息。

  【三天后是我的生日,我要你单独陪我过。】

  隔了一会儿,那边回:【你觉得我会答应你?】

  她给他发了一张图片,画面上男女赤一裸,相拥在一起。

  【你会来的,我等你。】

  她原本以为他不会回,没想到一个小时后竟然又接到他的电话。

第四章 那边传来男人夹杂着嘲弄的轻嗤,“威胁我?”

  苏娆几乎是立刻按了接听。

  那边传来男人夹杂着嘲弄的轻嗤,“威胁我?”

  “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过个生日……”苏娆声音轻地,抱着手机陷进沙发里,“如果你觉得是威胁的话,那就是吧。”

  电话那边许久没有传来声音,苏娆还以为他是挂断了,正想拿下来看一眼。

  “最后一次。”

  最后一个字落下,男人没等她再说什么,直接挂断。

  漂亮妩媚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黑了屏幕的手机,出神许久。

  ………………

  慕酒查了整个酒店的监控。

  工作人员给的回复是,昨晚七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的监控出现了问题,无法给她提供监控信息。

  问了昨天她交代要把备用房卡留给季总的前台小姐。

  却被告知,那位工作人员于今天早上已经离职了。

  她头痛的捏了捏眉心,拿出手机给贴身助理黎柠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接通,她逼问,“小柠,昨晚我让你买的酒……为什么会让我产生幻觉?你在哪里弄的?”

  “幻觉?不会吧……大小姐,我就是在特供给慕家的酒庄拿的啊……”

  昨天从药效开始发作,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季黎川,不可能是别人。

  她是喝了点酒,但不至于断片。

  现在回忆起来的,也依旧是季黎川那张英俊温和的脸。

  如果不是季黎川亲口告诉她,他昨晚根本没有过来,她根本不敢想象昨晚的男人不是他。

  黎柠听得出她的情绪有点不稳定,试探的问:“大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昨天你不是和季总在一起吗……发生什么了?”

  慕酒抚着额头,闭着眼睛不想说一句话,她现在脑子乱成一团。

  等季黎川的时候她只喝了那瓶酒,酒里面肯定有别的东西,不然她不可能会出现幻觉。

  可季黎川为什么没有出现,反而是别的男人?!

  现在——

  一切超出了她的预估。

  “大小姐,你身体不舒服?”

  慕酒道了一声“没事”,便挂断了电话。

  监控出了问题,工作人员离职,她喝的酒让她出现幻觉,季黎川喝醉没能赴约。

  巧合吗?

  她不相信巧合。

  巧合太多,便是人为的故意。

  昨晚的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所以乔装打扮好之后,便去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

  回到公寓,拆了包装,将药片放进嘴里直接咽下去。

  闭上眼睛,昨晚的场景和画面又涌入脑海。

  那温热粗粝的掌抚过她的身体,从腿边,到腹部,到胸口,到锁骨。

  昨晚那个男人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第二天她只感觉身体酸痛的不像是自己的。

  “呕……”

  她的脸色很差,踉踉跄跄的跑进洗手间,抱着马桶,干呕了一会儿。

  “咳咳咳……”

  那感觉慢慢缓下去,慕酒起身,马桶自动冲水,她没注意到掉落在水里的那粒白色药片。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几通季黎川的未接电话。

  她在犹豫要不要回的时候,他的电话已经再次打了进来。

  慕酒按了接听,季黎川开口,嗓音温柔:“还在生气?”

  她很耿直,“生气。”

  “今晚陪你,现在我过去接你,陪你吃饭,嗯?”男人倒不在意她的小脾气,很好脾气的轻哄道。

  她抿唇,“不想吃。”

  “你一生气就不吃饭这个毛病,要改改。”他看了一眼时间,轻声道,“你在公寓吗?我亲自给你做,这样可以消气吗,大小姐。”

  慕酒垂眸,心下不知流淌过什么样的情绪。

  停顿两秒,“唔……不用了,我饿了会吃的。”

  她坐进沙发抱着一旁的抱枕,“我知道你今天要出差,你忙你的,不过等你回来,一定要陪我吃饭。”

  “这么乖?”

  她弯唇,“乖点儿你不喜欢,难道喜欢我生气揪着你不放,非要你耽误工作过来陪我?”

  他的喉间溢出低低的笑,“好,我早点儿回来陪你。你乖乖吃饭。”

  “嗯……”

  将手机扔到一旁,慕酒脸蛋儿上的笑意沉下去。

  不想见他不是因为乖,其实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急切需要他的安慰。

  但是她也怕,怕她身上遍布的痕迹被他发现,她又该如何解释。

  ……

  入夜,站在落地窗前可以看到桐城的灯火霓虹,美的炫目。

  室内的温度节节攀高,从床上传出的娇吟声声入耳。

  他轻揉着她柔软的腰肢,男人嗓音性感沙哑的要滴出水,“放轻松,嗯?”

  “慕酒。”

  她双手圈着男人的脖颈,小脸贴着男人的俊容,因极其不适而下意识的咬紧了唇。

  男人细密的吻落下来,像是在缓解她的不安。

  “乖,别咬。”

  从开始的细细摩擦,含弄似的亲了一会儿,然后诱哄着她张开唇,舌不容抗拒的撬开她的贝齿,开始攻城略地。

  然而下一秒,剧痛猛地传来——

  “不要——”

  慕酒倏地从床上坐起来,额上的冷汗布了一层,还有点缓不过来。

  呼……只是噩梦而已。

  她下床倒了杯水,五指从发间穿过,难免心生烦躁。

  放在床头的手机亮起,她拿过来看了一眼,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将水杯放下,原本不想理,却没想到挂断之后,那边锲而不舍的打进来。

  她最终按了接听。

  电话里传来似乎是被变音器处理过的男声,很奇怪的音调,“慕小姐。”

  “你是谁?”

  “不记得我?”那边顿了几秒,笑道,“也正常,毕竟昨晚慕小姐把我当成了季总,不记得我也无碍。”

  她眉间拧紧,呼吸也变得不顺畅,“昨晚……昨晚?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她有些慌神,全身的神经都跟着绷紧。

  “跟我装傻么,”那声音不急不慢,淡淡道:“没有必要,慕小姐,昨晚你太美,我忍不住拍了点儿照片和视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闭嘴。”慕酒咬牙,漂亮的水眸盛着火光,“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嗯……这个我要好好想想。”

  似乎是真的在思考,几秒后道,“大后天晚上十点钟,尚景国际酒店,VIP8512房间,你来,就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第五章 放开你,然后乖乖的被你打么

  电话被掐断。

  那个房间,是她昨晚订的房间。

  慕酒整个人都要炸了。

  这种仿佛被人掌控住而无力的感觉,无比的糟糕——

  ………………

  约定的那天晚上,慕酒借口身体不适,推掉了苏娆生日宴的邀请。

  尚景国际酒店。

  低调的黑色雷克萨斯在酒店门口停下。

  慕酒压低了酒红色贝雷帽,对开车的保镖说:“不用跟着我了,你在地库等着,一会儿我出来给你打电话。”

  “知道了,大小姐。”

  她敲了很久的门,没有人来开。

  最后她气鼓鼓的踹了一脚房门,准备拿出手机给那个人电话。

  手机刚拿出来,精致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慕酒抬头看去,越接近看到那个人,理智越快要被烧的全无。

  套房的门口站着一个,只在腰腹间围了一条浴巾的俊美男人。

  短硬的头发还在滴水,从男人弧度硬朗的下巴顺着滴下来,划过线条分布匀称的腹肌。

  只不过男人的周身气场太过冰冷凌厉,疏离淡漠的不近人情。

  完全不像昨晚那个给她打电话的轻佻男人。

  “看够了吗?”耳边响起男人低醇冷淡的嗓音。

  慕酒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有没有旁人,确定没有看到可疑的人之后,闪身进了房间。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她抵在门板上,有暴怒的情绪在胸腔酝酿蔓延。

  然而还没等爆发,男人轻飘飘的开口:“你是谁?”

  慕酒,“……”

  这三个字如一盆冷水,直接将她刚刚酝酿好的情绪浇灭。

  她鼓着腮帮,气恼的将脸蛋上的墨镜和口罩摘下来,扔到一旁,“你不知道我是谁?”

  战北霆看着那张秒秒钟翻脸,布满愠色的小脸,唇角扯出一抹笑。

  轻嗤:“是你啊……”

  她穿着一身低调的浅色系套装,戴着墨镜口罩贝雷帽,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你……”

  慕酒看着那张轻描淡写没有半点悔意的俊容,怒火再次烧起来。

  甚至什么都不顾了,直接抬手打过去。

  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截在半空中。

  她气急败坏的抬起另外一只手,男人直接攥住她两只纤细的手腕,抬高,摁在门板上。

  慕酒用力想要抽回来,那只大掌却纹丝未动,“你个混蛋,你放开我!”

  战北霆扬了扬眉梢,“放开你,然后乖乖的被你打么。”

  男人的视线冷沉鹰隼,她着实有点顶不住的垂下眸,“我们好好谈谈。”

  然后垂眸,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带着满满力量感的精瘦腹肌。

  她脸蛋一红,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战北霆看她乖巧下来的模样,这才松了手,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慕酒下意识的跟上去,“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事先跟你说好,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不然的话,到最后撕破脸对我们彼此都不好……”

  男人突然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然后侧身朝她睨过来,黑眸飘着一层戏谑,淡声:“我要脱衣服了,你要看吗。”

  “……”慕酒眨了眨眼睛,什,什么?

  话落了几秒,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前,男人作势要换衣服。

  慕酒这才发现她已经跟着他进了浴室,立刻转身逃似的跑出去。

  这个流氓。

  男人很快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过膝睡袍,慵懒随意的坐进柔软的黑皮沙发里。

  慕酒朝着他走过去,伸出手,“照片给我,你想要什么你说,钱?”

  战北霆瞥了一眼那白嫩的手心,唇角有轻蔑的弧度,“我不缺钱。”

  男人从一旁拿出一根烟夹在指尖,慢条斯理的点燃,动作优雅,像极了桐城上流社会圈子里那些矜傲清贵的贵公子。

  这一身的气质确实不像是缺钱的模样。

  但最好的衣冠也掩盖不了禽一兽的事实。

  “那你要什么?”

  慕酒看着他吸了一口烟,青白的烟雾自鼻息唇间喷薄而出,模糊了他的模样。

  但那双犀利的黑眸,却是直直盯着她的。

  只是盯着她,一言不发。

  那样的眼神,像是在林间奔跑的猎豹,突然瞄准了自己的食物,极具侵略性。

  他盯了她许久,半响后道:“你要结婚了。”

  “???”

  慕酒抿紧了唇又松开,气不打一处来,甚至怀疑眼前的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先生,你很喜欢兜圈子吗?”

  “你是不是打定了主意,知道我是慕鸿志的女儿,知道我如今在娱乐圈小有名气,知道我即将结婚,所以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不敢告你强一奸罪?”

  男人扬眉,反问:“难道,你敢?”

  “……”慕酒被这一句噎住,她确实不敢。

  她是公众人物,这种事闹大了,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被强一奸过的标签。

  “照片还我,”

  她的态度软下来,甚至带了点恳求的味道,“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战北霆看着她那副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可怜兮兮的好像被人狠狠欺负了一番。

  可看到这样的模样,他竟然有了一种冲动。

  他垂眸,将指尖的烟灰弹在烟灰缸里,不再逗她,“我没有照片,也没有拍照片来威胁人的嗜好。”

  这么恶俗又Low的不行的方式,简直倒胃口。

  慕酒反应了两秒,愤怒的情绪再次燎原般的烧起来。

  “你……你什么意思?”慕酒朝他走近,“你耍我?”

  慕酒怒气满满的伸手,想要去揪他的衣领,却被男人钳住双手,然后反剪在身后。

  她因为这样的动作,身体前倾朝着男人扑过去。

  身体与男人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

  战北霆眉间拧紧,嗓音淡漠的低沉,“我什么时候耍你了?”

  男人沐浴后的沐浴露香气夹杂着满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溢满鼻尖,还有淡淡的干净的烟草味,让她呼吸都成了困难。

  她扭了扭身子,抬眸瞪他:“你放开我。”

  男人手中的力度加大,声音更沉,“把话说清楚就放开你。”

  他把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她只能被迫分开双腿坐在他的膝上。

  有娇美漂亮的淡红色从耳根蔓延到颊边。

  她奋力挣扎了两下,却被男人紧紧摁住,“别动。”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