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陆云瑶白靖寒by鱼腥草小说_醉到花深处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5:3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醉到花深处》是由“鱼腥草”所著,故事的主角是陆云瑶、白靖寒,她记得他曾对她许诺一生,而今却娶了另一个女人为妻,而她成了叛臣逆党,被关入监牢之中。

醉到花深处在线阅读_陆云瑶白靖寒小说阅读

第一章:你不配

黄昏已经落下,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金丝楠木的牌匾,上头呈着当今圣上亲提的三个大字:‘丞相府’。

陆云瑶已经在这里跪了一日,她低垂着头脸上的泪渍已经干涸,陆云瑶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爹娘身处牢狱,唯她被丞相无罪释放,就算跪到死她也要证明父亲的清白。

‘吱呀’的声响在夕阳染红的府门口响起。

她已经疲惫的只能勉强用双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直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她才缓缓抬起头来。

府门口,男人一身冰蓝色锦缎华服背手而立,陆云瑶眼中有诧异、惊喜还有疑惑,她呆呆的仰望着台阶上的人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他走到陆云瑶跟前伸出那双骨骼分明且纤长的手,陆云瑶还没反应,男人早已没有了耐心,他冷着脸弯下腰一把拉住陆云瑶的手猛地一拽,毫不怜惜。

陆云瑶跪的太久双脚都在打颤,她吃痛喊出声,男人却似乎没有听见,手中的力气更大,全然不顾手下女子的挣扎和痛楚。

陆云瑶就这样被男人带进了这座硕大庄严的府邸。

穿过前院、游廊、垂花门……直到他踹开了眼前见云水阁的屋门,陆云瑶被重重的扔在了软榻之上,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胸前一凉,抹胸被毫不留情的扯开露出淡粉色的肚兜,她惊叫一声双手去遮挡,却被男人单手用劲钳制在脑后,男人滚烫的呼吸触及在她的锁骨处。

“白寒!你疯了!你放开我!”陆云瑶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是她心心念念的白寒,她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可这张如刻画在脑海中的脸又怎么可能有假?

陆云瑶挣扎着,可身上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手软,甚至她越是挣扎他便越愤怒。

他暴躁的扯掉她的敞口纱衣,最后连浅粉色的肚兜也不例外,女子娇美光鲜的身子刺激着他的感官和动作,他毫不怜惜的啃咬着身下之人,感受着她的排斥、抗拒还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

他是疯了,明明可以连她一起扔进大理寺,可看着牢房那些过得生不如死被狱卒折磨的人之后,他竟然心软了!

为了这一时的心软,他不知多少次跪在灵堂前向他的父亲忏悔,可她竟然自己找来了!

很好,白靖寒冷冷的看着身下悲戚的女子,这都是陆家应当付出的代价!这都是她背叛自己应当付出的代价!陆云瑶,既然你自己来了,就别想我再放过你!

她在哭,心碎的哭,白靖寒的怒意却被这哭声瞬间点燃,他丝毫不顾地下之人的痛苦,猛地向前深深的冲进了陆云瑶最后一层屏障。

“你混蛋!我恨你!白寒!我恨你!”陆云瑶哭的撕心裂肺,一半是因为身体的疼,一半是因为这个男人残暴夺走她身子男人是他。

白靖寒闻言狠狠捏住陆云瑶的下颚,强迫她望着自己,冷哼道:“别再让我听到这个名字。你不配!”

第二章:噩梦

白靖寒说完再次附身狠狠的咬住了陆云瑶的唇,铁锈的味道瞬间充斥在口腔,她的哭喊声被全数吞噬……陆云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难忍,屋子里只点了一根昏黄的蜡烛,勉强能看清陈设,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再无其他。

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陆云瑶很想哭,白靖寒对她说过她是他这一生最珍爱的人,他会永远珍惜她爱护她,绝不会让人欺负她。可现在想起来,竟都成了一场笑话,她的心揪的生疼,除了慌乱无措更多的是心痛。

“若是醒了便起来吧,丞相还等着你去伺候呢。”

门口传来的女声让陆云瑶睁了睁眼,她从床上撑起身子,不可置信问道:“你说什么?”

“怎么?听不懂?”那婢女冷笑一声继续:“丞相说了若你还想要你家人的性命便留在这里为奴为婢。”

她从未想过大名鼎鼎的丞相白靖寒就是她苦等没来的白寒,更没有想过他们的再见会是这样的境地。

陆云瑶即便心中悲怆却还是为自己留了一丝丝的希望,她撑着酸痛的身体前往白靖寒的书房,她不愿相信,白靖寒会如此对她,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陆云瑶在门口被侍卫拦下。

之前的衣裳被白靖寒撕坏,现在穿的是丞相府统一的婢女装,那侍卫见到她便直接将她当成了府中的奴婢。

“这里是你一个婢女能随便来的地方么?还不快走!”

“我要见白寒。”陆云瑶紧盯着书房的屋门。

“什么白寒,这是丞相的书房,休要放肆!快滚!”陆云瑶的态度惹怒了侍卫,那侍卫推了她一把,不耐烦道。

“白寒!我是陆云瑶,我是陆云瑶啊!”陆云瑶大喊着,想到白靖寒之前对她的种种,她闭了闭眼,眼泪如梭的落下。

她最亲近的人总是喜欢喊她云瑶,可偏偏白靖寒不同,他喜欢连名带姓的叫她。

陆云瑶,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吓到?

陆云瑶,总有一天我要娶你。

陆云瑶,你等我,明日这个时辰我来找你。

若她从未感受过他的这些温柔,便是任为鱼肉也无话可说,是他教会自己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她始终不愿相信这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人。

很快,屋门被人从内打开,这是白靖寒的贴身侍卫冷成,他审视的看了一眼陆云瑶淡淡道:“丞相让你进来。”

陆云瑶走进屋内,原本心中的话却在看到白靖寒冰凉不屑的面色时卡在了喉咙里,她张了张嘴还没说出口。

白靖寒坐在椅子上却先一步露出讥笑:“这套下人的衣裳,你倒挺适合的。”

陆云瑶闻言周身一震,双眼煞红酸胀,她手指用力捏着衣袖死死咬着唇强忍着眼泪:“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怎么?觉得委屈了?”白靖寒站起身走到陆云瑶跟前,单手挑起她的下巴,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感,有的只有嘲讽。

她凭什么委屈?这还不及陆家给他十分之一!

第三章:暖床的奴婢

陆云瑶被他眼中的嘲讽刺的发痛,她别开脸,这举动却轻易激起了白靖寒的怒气,他猛地握住陆云瑶的脖子逼迫她直视:“在这里,没有你拒绝你的余地!”

他看着这张如玉般的脸,他曾经有多爱她如今就有多恨她!他生命力所有重要的人都是被他父亲和她害死的!

他已经放过她一次,但是陆云瑶自己送上门了,这就不能怪他了。

白靖寒看着女子眼中的雾气,心头的痛意越发明显。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愤怒,他猛地将她拖到书案边狠狠撞了上去。

女子身体毫无预兆的撞在僵硬的作案上发出闷响,陆云瑶吃痛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白靖寒再一次撕开了衣裳,湿热的唇粗重的啃咬在肌肤之上,手中的力道更是如几个时辰前一般好不怜惜……半个时辰之后,白靖寒站起身嫌恶的将衣裳半裸的陆云瑶从书案上扯开,陆云瑶瞬间无力的跪坐在地上,冷风从门窗的缝隙吹来让她徒然发抖。

她忽然掩面痛哭: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你对我说的那些话你都忘了么?你说过永远不会让人欺负我,为什么现在你却如此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当初我整整等了你三天三夜,你没有来,现在我等到了,可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陆云瑶说完最后一句只觉得身体被人踹倒,猛地失控撞在地面,手肘传来的剧痛让她不由喊了一声。

陆云瑶不可置信的望着白靖寒,比起身体的痛,她的心此刻要痛一万倍。

“闭嘴!”白靖寒几乎一瞬间想到了整个白家的悲剧,他恨得咬牙切齿:“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些?陆云瑶,你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陆云瑶强忍着手肘的剧痛,泪如雨下,那个待她温柔如风的少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不明白。

白靖寒吸了一口气,眼中没有半分的怜惜,有的只是毫不掩饰的鄙夷:“收起你那恶心的眼泪吧,从今日起你不过就是给我暖床的婢女,想要救你爹娘和兄长那你就好好取悦我。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但你没有珍惜,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你就算是死也别想离开这里,倘若我发现你有离开的心思,我绝不会放过牢里的人。”

陆云瑶听完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他竟用家人的性命来威胁她……而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暖床的奴婢?白靖寒,难道当真是我看错了你?!她死死咬着唇,直到尝到腥甜的味道。

她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眼泪模糊的看着他,哽咽问道:“既然你心里已经没有我,之前又为何独独放过我。”

“放过你?”白靖寒黑眸骤冷,看向地上的陆云瑶,薄唇浅勾,无比嘲讽道:“就为了看你现在跪在我面前求我的样子,我想看看堂堂将军府的大小姐在我身下求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陆云瑶,你可知现在你爹娘在牢里过的什么日子?求我啊,你求我我便让他们多吃一顿饱饭。嗯?”

他的尾音微微提起好听的能让人陷下去,但此刻却只让眼前的男人显得更加冰冷残忍。

第四章:求求你

一股无尽绝望袭向陆云瑶的全身,她的心正被眼前全心全意等来的人死死攥在手里,一想到她的家人正在牢房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她便觉得窒息的疼痛,这种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悲怆的闭上眼,艰难道:“我求你……求求你。”

陆云瑶近乎哀痛的泪容让白靖寒心中一动,但他很快想到白家一百多条人命,想到爹娘凄惨的死状,想到这个女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的背叛,白靖寒弯下身狠狠捏住她的下颚,阴寒道:

“记住自己的身份,若让我不满意,自然会有人受罪。”

陆云瑶的手心掐出血来,仿佛只有这样她的心才没有那么痛,而这种肉体的痛让她暂时保持了仅剩的理智,不管怎么样,当下最重要的是爹娘还有兄长能够活着……一晃过了五日,陆云瑶这几日都没有再见过他。这些日子她与下人一同干活,睡在最简陋通风的木房里,管事的许嬷嬷对她尤其严厉,时常针对她,这几日她没有吃过一次饱饭,也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洗衣做饭打扫,稍有纰漏便是一场打骂,短短几日,便消瘦了许多,身上手上也是伤痕累累,她的日子连最普通的下人都不如。

可她知道她必须忍耐,她爹娘兄长还等着自己救。

“陆云瑶,丞相着你去前厅伺候,还不快去!给我仔细点,若有差池仔细你的皮!”许嬷嬷提着嗓子说道。

陆云瑶到前厅的时候在场的不只是白靖寒一人,厅内还站着一个眼熟的丫鬟。她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白靖寒,数日不见,他却自始至终没有看自己一眼,陆云瑶忍着心中的失望垂下头去。

“你家小姐为何不亲自送来?”白靖寒手中把玩着一个蓝色的荷包。

这是陆云瑶再次白靖寒之后第一次听到他温和的说话,但是却不是对她说的。

“回丞相话,我家小姐来了,但小姐说寻常订了婚约的人在成婚前不宜见面,因此便让奴婢给您送来了,小姐此刻还在府外等着呢。”

“身份?”白靖寒淡淡笑了笑:“我与灵儿不必顾忌这些,来人,去请。”

二人的对话无疑于一道惊雷炸响在陆云瑶的脑海里,她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没有听到白靖寒接下来的话。

“耳朵聋了么?!”

白靖寒一声怒喝,听到他与人有了婚约她竟然还在发呆,陆云瑶,你只怕是从未将我放在心上过。

陆云瑶猛地一惊抬头就见白靖寒眯着眼怒视着她。

她心中一寒,却听那丫鬟突然说:“奴婢给小姐沏就好了。”说着就要去沏茶。

陆云瑶反应过来,原来是让她给张灵儿沏茶。

“不必,让这下人来做就好。”

陆云瑶紧紧咬住唇,极力的压住那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也是,如今她也不过只是丞相府的一个毫无地位的下人罢了,恍惚间,手背忽地传来灼痛,陆云瑶低呼一声,手中的被盖和茶壶纷纷落地,破碎声刹那打破了厅内的宁静。

白靖寒看着陆云瑶被烫红的手背,眸子微敛,面色随即冷了几分。

“这点事都做不好,还不收拾干净赶紧滚出去。”

这时候张灵儿娇柔的声音如挠人的小猫落在厅外:“丞相,灵儿前来叨饶了。”

第五章:羞辱

白靖寒的脸色在听到张灵儿声音的下一瞬,柔和起来:“灵儿不需多礼,进来吧。”

陆云瑶的心却在滴血,痛的难以自拔,此刻她只想快些收拾好这残渣碎瓷,然后离开这个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地方。

从前张灵儿见到她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父亲出事之后,她到太傅府去求张德忠帮忙,张德忠闭门不见,张灵儿更是特意到门口恶言相向说父亲活该,早就应当有此下场,甚至当众羞辱于她,让她到妓院谋一份差事以求活路。

而现在如此羞辱自己的张灵儿成了主,她成了奴,还有比更耻辱更悲哀的事情吗?

白靖寒是要将她最后的尊严都给踩在地上……

张灵儿走进厅内,看到英姿勃勃的白靖寒,红扑扑的脸像是成熟的樱桃,分外诱人。

“丞相,我们这样私下见面是不是不太好?”

白靖寒提了提唇,朝着张灵儿走了几步轻轻拉住张灵儿的手:“还叫我丞相?”

“还有人在呢。”张灵儿作势收回手,但也不过是作势罢了,一双手仍然被白靖寒的手握着。

张灵儿羞怯的低着头,感受着男子身上的气息和宽阔粗糙的掌心。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日白靖寒会向她提亲,除了白靖寒俊逸的长相和身姿挺拔,他更是开朝以来几代丞相中最为年轻也是最有才能的,这样的男子京城多少女子为之疯狂,而如今自己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你的人看见也无妨,至于她?”白靖寒瞥了一眼陆云瑶:“收拾好就赶紧滚出去。”

陆云瑶闻言,捡瓷片的手一顿,生生将手割破,但她已经不疼了,心口的疼早就将肉体的疼覆盖了。

“咦,这丫鬟好生面熟。”张灵儿终于找到揭穿陆云瑶的机会。

前几日就听说陆云瑶进了丞相府,没想到竟然做了婢女,若非是白靖寒还在她早就忍不住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了,从前陆云瑶竟是装好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连母亲都要拿她和自己比较,自己早就恨透了她。

活该现在她这般下场,张灵儿几乎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

“你应该认识。抬起头来,给灵儿瞧瞧。”

陆云瑶的心再次狠狠刺了一下,她还是抬起了头,随之而来是张灵儿做作的惊呼:“呀,这不是陆姐姐么?怎么……靖寒,这是怎么回事啊?”

白靖寒的眸子从那双染着血色的双手移开,深色的眸子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但语气却不由自主冷了几分,仿佛只要提到陆云瑶他便没了好耐心和好兴致。

“往后这称谓你也要改过来,一个下人也配你叫姐姐?”

“可是……”张灵儿露出一丝丝的怜悯,试探道:“她从前怎么也是个小姐,这样有些可怜呢。”

“她就算死了也就咎由自取,有何可怜?好了,别再说她了。”

陆云瑶闭了闭眼,他将自己厌恶到如此地步,甚至恨不得她死?就算他心里没有自己,可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他让他这般的厌恶。

张灵儿见白靖寒这般厌恶陆云瑶,心中虽欣喜若狂,嘴上却忙的道:“灵儿知晓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