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刘远沈静淞林澹雅是书中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刘远

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

《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刘远沈静淞林澹雅是书中的主角,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方术是此书的作者,小说讲述的是刘远原本是一个威名赫赫的兵中之王,可自从回归都市便没了从前的风光,就连自己的老婆林澹雅也在新婚之后将他赶出了家门。

第1章 怎么死

  临江市,江边。“这位美女,大家都是成年人,那我就用成年人的说话方式跟你唠唠。这大晚上的,你不好好在家睡觉,却浑身酒气,打扮成这样来到江边,无非就是空虚寂寞孤枕难眠,想找个人陪陪你。而我又在这样的情况和你相遇,这说明什么?缘分,缘分啊美女!”

  月朗星稀,刘远的背部紧靠在他那辆尼桑车的车门上,挡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二十多岁,化着浓妆,穿着清凉,浑身散发着酒气的冷艳美女。

  明明他说的是一段约炮开场白,可偏偏他的表情有些悲壮!

  沈静淞红唇微张,冷冷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美女你需要我的肉体,尽管拿去蹂躏,不用怜惜!”刘远一脸的视死如归,但随着目光下移,落在那把抵在他腹部的手枪时,顿时就哭笑不得起来,“但这动刀刀枪的,是不是就有点太见外了?”

  刘远自认为他这些年在西方黑暗世界见过的大风大浪不算少,可还被这种持枪约炮的方式给惊呆了!

  沈静淞虽然刻意化着浓妆,但依旧瞒不住刘远这双阅女无数的贼眼,这妞儿,至少能打个九分!

  国内约个炮这么难?连这种级别的美女都要持枪硬来?

  尽管这事有点不可思议,但刘远随即就想到,他刚回国没多久,就有了老婆,然后又被老婆扫地出门,顿时就觉得这事……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可能大城市的女孩子,就喜欢这种大起大落的刺激吧!

  沈静淞嘴角夸张地抽搐两下,脸上的不屑是那样的赤裸裸,冷笑道:“你觉得我要劫色?”

  笑话!也不照镜子看看你有没有色!实事求是地说,刘远长得还算不赖,五官有棱有角,一米八多的身高,很容易给女孩子安全感。

  但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当她掏出枪时,刘远可是被吓得手都抖了!哼,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

  别说以她的条件根本不用约炮,就算约,她也不会挑这么个外强中干的主儿。不是劫色?

  刘远面色一僵,随即眼珠子一瞪,震惊道:“那你是劫财?”然后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沈静淞。

  就他,身上的钱加一块不超过两百块,唯一值钱的就是他身后那辆尼桑轿车。自己都落魄成这样了,还要劫财,是不是有点……太没人性了!

  沈静淞有点不耐烦,一把将刘远推到一旁,冷冷道:“车借我用用。”果然啊,果然啊!刘远痛心疾首,这个长得漂亮,但没啥人性的美女要抢他的车!

  “美女,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走到犯罪的道路上啊!”刘远忙伸开双臂挡在车前,声情并茂地说道,“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妻子。我们一家老小全靠我跑出租赚钱活着呢……”

  沈静淞满脸无语地打断道:“我只是借你的车!”“不!”刘远反应剧烈,大喊一声道,“你不是借我的车,你这是要我一家老小的命!”

  沈静淞:“……”用不用这么……夸张!

  虽然明知道他胡说八道的可能性更大,但沈静淞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万一他说的都是真的呢,自己不能毁了一个家庭啊!

  犹豫一下后,沈静淞有点妥协地说道:“那你开车载我一程,但丑话我说在前面,无论一会儿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许大呼小叫,更不能问东问西,不然小心你的狗命!”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冷。

  车保住了!

  刘远松口气,点头如捣蒜,“放心放心,这点事我还是懂的!”

  “上车!”

  沈静淞随手撩起右腿的裙摆,在她的大腿处赫然有一个枪套,她先是将枪塞进枪套里,然后冷着一张脸喝道。

  真细。

  真白。

  真想摸一摸。

  纵是惊鸿一瞥,却也让刘远一颗心砰砰直跳!

  沈静淞脸色越来越沉,好个狗胆,居然敢盯着自己大腿发呆。

  “那臭娘们儿在那呢,兄弟们,追!”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摩托轰鸣的声音,紧接着,数道车灯照向刘远两人所在的位置,一看到沈静淞,这些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嚷嚷起来。

  刘远一怔,这是个什么情况?这小妞儿难道正在被追杀?

  “愣着干什么?上车!”沈静淞脸色微变,猛地拉了把刘远的胳膊喝道。

  刘远毫不怀疑,这时候他敢磨蹭下,沈静淞肯定不会对他客气,连忙将车门打开,说道:“妥嘞!”

  两人迅速上车,刘远还顺手打开了计价器。

  沈静淞见那些人已经被甩在身后,才不解地问道:“你开计价器干什么?”

  刘远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好算账啊!”

  沈静淞:“……”

  “你还打算跟我要车钱?”

  “废话!”刘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坐车就可以不给钱了!

  “嗯?”沈静淞脸色一沉。

  刘远这才意识到,作为一个“俘虏”自己应该低调点,便一脸忧伤地说道:“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

  “得得得,打住,快点开车!”沈静淞见他又搬出这套说辞,连忙打断,威胁道,“但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被后面那群人追上,别说钱,你的小命都保不住!

  糊弄鬼呢?

  刘远一脸不屑道:“吓唬谁呢?他们要抓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不信?”

  刘远道:“当然不信!”

  “不信你就把车停下试试!”沈静淞一脸冷笑。

  因为她知道,就刘远这么个怂蛋玩意儿,绝对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刘远不乐意了!

  妈批的,有完没完了?

  刚才用枪威胁老子也就算了,现在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敢威胁老子。

  真当老子没有脾气?

  于是,在沈静淞满脸不敢相信的神色中,刘远以一种非常作死的姿态将车子熄火,然后还一脸挑衅地看着沈静淞!

  那欠揍模样就像是在说,停了,咋的?

  沈静淞脸一沉,飞快掏枪,顶在刘远太阳穴上,冷冷道:“说!怎么死?”

  卧槽!

  玩大了!

  刘远僵硬地笑了笑,用手指着前方说道:“你你你别别冲动,先……先看看前面,再让我死也不迟!”

  “我倒要看看死之前,你还能搞什么鬼!”在沈静淞眼里,刘远已经是个死人了,冷哼一声后,就向前看去。

  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她的表情就石化住了!

第2章 接个电话

  前方两米开外的是一块警示牌。

  牌子上面还有八个大字:前方施工,禁止通行!

  如果目光能杀人,刘远这会儿恐怕已经成筛子了!

  “你你……你不是靠跑出租养活一家老小,这里施工你不知道?”沈静淞强忍着掐死刘远的冲动,咬牙切齿地问道。

  “咳咳……”刘远也觉得有点说不过去,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业务还有点不熟练……”

  “你!”

  沈静淞这会儿是真的有点急了,她很清楚被身后那群人追上的后果。

  轰轰轰!

  简直是怕啥来啥,沈静淞刚想到这里,四五辆摩托车就从身后冲了上来,并将尼桑车包围起来。

  沈静淞神色一变,低声道:“怎……怎么办?”

  刘远眼珠子一瞪,指了指自己,夸张地问道:“你问我?”

  沈静淞:“……”

  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暗想自己也是急昏了头,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拖后腿就算烧高香了,还指望他能想出什么好点子?

  这面刘远倒是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后,弱弱地提出了建议,“要不你跟他们说说,哥们儿就一无辜路人,让他们放了我?”

  沈静淞:“……”

  老娘没看错吧,果然是个外强中干的怂货!

  哐!

  就在这时,摩托车上走下两个手提钢管的黄毛,其中一个手臂一抡,将手中的钢管砸在车玻璃上,冷笑道:“臭娘们儿,怎么不接着跑了?”

  刘远顿时一脸肉疼,“卧槽,你们要打就打,别祸害老子的车啊!”

  被老婆扫地出门的他,现在就指望用这车赚钱生活呢。

  本来两个黄毛还没有注意到刘远,他这么一出声,反而提醒了两人,两人在刘远身上看了看,冷笑道:“小子,你是这臭娘们儿的同伙吧,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把车门打开,哥几个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卧槽,无妄之灾啊!

  刘远一脸冤枉!

  “同伙?”沈静淞冷笑不已,不屑地看了眼刘远,然后对两个黄毛说道,“我会找这么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怂蛋玩意儿做同伙?你们也太小瞧我了!”

  刘远:“……”

  妈卖批的,哥们儿有那么差劲儿吗?

  两黄毛一愣。

  沈静淞没理会两人,一脸淡漠地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但他和这件事情无关,你们不要为难他。”

  尽管心里很瞧不起刘远,但骄傲如她,仍不想将一个无辜路人牵涉其中。

  刘远眼睛一亮,满脸敬仰地看着沈静淞,好人啊!

  然而,沈静淞却只是黑着脸,给了刘远一个“滚”字的口型。

  刘远:“……”

  两黄毛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闪过一抹诡异,嘴上却说道:“这是当然,只要你肯乖乖跟我们走,我们谁都不会为难。”

  “那就好!”沈静淞点头,深吸一口气后,毅然决然地将车门打开。

  刘远暗暗摇头,这小妞儿还真是天真,竟然就这么信了他们的话!

  刷刷刷!

  沈静淞刚下车,数道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小妞儿可真带劲儿,干起来肯定特别爽!”

  “废话!不然咱们龙哥怎么会栽在她的手里!”

  “嘿嘿,回头可要跟龙哥商量商量,他吃肉,可不能让咱们连汤都喝不到!”

  无一例外,这些落在沈静淞身上的目光都充满了邪念。

  听着这些污言秽语,沈静淞俏脸发白,但随即她就看向刘远,虽然这家伙怂了点,但如果够聪明的话,等他离开之后,应该会想办法联系警察救自己。

  尽管希望渺茫,但这却是她唯一的机会!

  可很快,沈静淞的脸色就是一变,怒视着两个黄毛道:“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这两个黄毛刚将刘远从车里拽出来,闻言,冷笑道:“干什么?当然是把他一块带回去,交给龙哥发落!”

  “可是你们刚刚答应过我……”

  “答应过你?”两黄毛翻脸不认人,讥讽道,“我说大姐,你可真特么胸大无脑!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坏人啊,坏人的话能相信吗?”

  沈静淞气得浑身直哆嗦,“你们……无耻!”

  “嘿嘿,待会让你见识见识更无耻的!”两黄毛不以为意,反而投给沈静淞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说你们就这么欺负一个姑娘,是不是有点过分?”这时,刘远轻轻一笑,然后面无表情却无比认真地说道,“还有,你们请我下车的时候,好像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吧?”

  沈静淞一怔,不敢置信地看着刘远,这……这个怂蛋哪来的勇气这么说话的?

  按照她对刘远的了解,这时候的刘远早就应该被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才对!

  “哟呵,怎么的?你还想英雄救美?”两黄毛根本没将刘远放在眼里,满脸戏谑地看向他。

  “哈哈哈,就他?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了,还英雄救美,我呸!”其余混混则是肆无忌惮地嘲笑道。

  刘远没理会这些人,而是摸了摸鼻子,然后灿烂地笑道:“我不太想浪费时间,所以给你们个人生建议,一起上吧!”

  众人:“……”

  宛若智障,不,就是智障!

  此言一出,所有人看着刘远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沈静淞也是瞠目结舌,嘴巴张得老大,毫无淑女形象,满脑子就一个念头,疯了,疯了,这怂蛋绝对是疯了!

  “你刚说什么?哥们儿没听清,再说一遍给哥们儿听听!”一个小混混拎着钢管,摇摇晃晃地来到刘远面前,侧着个耳朵痞气十足地说道。

  其余的混混则是在一旁看热闹。

  “我……铃铃铃……”

  刘远轻松一笑,但还没等话说完,手机突然响起,然后浑然没有点剑拔弩张的觉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说道:“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沈静淞:“……”

  众混混:“……”

  众人满脸黑线,这他妈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刘婶啊,这么晚打来电话有什么事儿吗?”刘远旁若无人地接起了电话。

  “嘿!我他妈让你狂!”小混混觉得自己被无视了,脸上很没有面子,目露凶光地抡起钢管,向刘远的头上砸去!

  刘远正一边低着头通电话,一边用脚踢着地面上的石子,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

  “小心!”沈静淞不禁尖叫出声。

第3章 这就回家

  只一瞬,小混混手中的钢管已经来到刘远后脑处,甚至他都能预见接下来血肉模糊的画面,近乎嗜血地舔了舔嘴唇。

  装逼?

  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静淞见刘远还没反应过来,忙闭上眼睛,不想去看那可怕的一幕,心里却埋怨不已,你说你怂就怂吧,为什么非要装逼?还是用生命去装逼?

  但她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听到预料中的惨叫,反而听到了几声轻咦,以及刘远通电话的声音。

  怎么回事?

  沈静淞疑惑地睁开眼,正好看到刘远自嘲一笑,“回家?刘婶你开什么玩笑,我哪有家?”

  刘远是有气的,实在是他那位名义上的妻子——林澹雅做的太过分了,哪他妈有刚结婚就把老公扫地出门的!

  “卧槽,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躲开的?”

  “麻痹的,这小子不是后脑勺还长眼睛了吧!”

  不远处,众混混一副见了鬼的神情看着刘远,刚刚沈静淞闭上了眼睛没看到,但他们却看得一清二楚,就在钢管即将落在刘远头上的时候,刘远就像是看见了一样,轻而易举地避开了!

  “这不可能!”手持钢管的混混满脸不敢相信!

  巧合,这一定是巧合。

  眼见刘远没把他放在眼里似地打着电话,他怒吼一声,再次向刘远冲去。

  这一次,沈静淞看的一清二楚,刘远虽然背对着混混,可就像是能提前知道混混的动作一样,每次都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攻击!

  她檀口微张,难道……这家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刚想到这里,她就露出痛苦的表情,她……实在是难以将刘远和高人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点子有点扎手,大家一起上!”一个看似领头的小混混神色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表情凝重地众人说道。

  旁观者清,他很清楚刘远能做到这一点,只有一个原因——强!

  甚至可能比龙哥那个保镖还强!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嘴巴里有点发苦,早知道这位爷是这么个深藏不露的主儿,自己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招惹他啊!

  “上!”

  众混混一点头,有从摩托车上抽出钢管的,也有抽出西瓜刀的,然后浩浩荡荡地向刘远包去。

  此时但凡是个有点脑子的,都明白刘远可能是个高手,但这些小混混也不怕,你他妈再高手,难道还能打过我们一群人不成?

  “小心,他们全过来了!”沈静淞见刘远还在打电话,不禁有点着急起来,这个混蛋难道就不知道孰轻孰重吗?有什么要说的,等解决完这群小混混再说就不行吗?

  “刘少爷,您怎么了?什么小心?”沈静淞这一嗓门不小,连电话里的刘婶都听见了,担心地问道。

  刘远笑笑,淡定地说道:“没什么,在陪一群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这么晚陪小孩子过家家?刘婶心道,刘少爷您这是真当我老糊涂了吧?

  过家家?

  众混混也怒了,妈卖批的,这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老子打你个过家家样儿!”一混混怒吼一声,顿时,刀光剑影向刘远包围而来。

  按理说,如此密集的攻击,刘远肯定是避不开的,但诡异的是,刘远就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孤舟一样,任由你海浪再怎么汹涌,他,就是不翻!

  直到这些小混混打的都呼哧带喘了,愣是连刘远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若刘远全神贯注地躲避他们的攻击也就罢了,但偏偏,刘远一直在那通着电话,此时众人心头都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刘远好像真的是在和他们过家家!

  “刘婶啊,不管怎么说,这个家我都不会再回了!”刘远看都不看这些混混一眼,一脸幽怨地说道,“她林澹雅想让我滚出家门,我就滚出家门;想让我回去,就让我回去。那我也太没有面子了!”

  最重要的是,想让哥们儿回家,你自己打电话啊,让刘婶打电话算怎么回事?

  一点诚意都没有!

  “咳咳……”刘婶轻咳一声,“不是小姐想让你回家!”

  刘远:“……”

  什么玩意?

  整半天自己自作多情了?刘远的脸有点黑。

  “是那个邱少。刘少爷您是不知道,这两天您不在家,这位邱少一直纠缠小姐,今天更过分,都这个时候了,还赖在家里不肯走。”刘婶气愤道。

  虽说刘远被小姐赶出家门了,可毕竟还没离婚呢,你姓邱的就这么粘着小姐,是几个意思啊?

  “什么玩意?现在还没走!”刘远顿时激动起来,语速飞快说道,“刘婶,你等着,我这!就!回!去!捉!奸!”

  说完,他挂断电话,杀气腾腾地看着四周的混混们,冷笑道:“你们打了半天,也该轮到我了吧!”

  “啊?啊!”众混混一愣,可还没等出声,一个距离刘远最近的小混混就被他一脚踢飞。

  紧接着,“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人仰马翻,围在刘远四周的小混混全被刘远干翻在地。

  “咕噜”

  “咕噜”

  沈静淞和混混头目齐齐咽了口口水!

  这……什么实力?

  啪!

  刘远来到沈静淞身边,见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没好气问道:“看啥?不认识了?”

  “你……你这么厉害?”太过震惊导致沈静淞没注意到刘远的轻薄举动。

  “那是当然。”刘远一脸高冷。

  “那……那刚才我威胁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对我出手?”沈静淞不解道。

  “我不会对女人动手!”刘远说着,将目光看向混混头目,冷笑道,“刚才就是你让那群小瘪三打我的吧!”

  “我我我……”混混头目吓得话都说不完整了,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然后在刘远两人恶寒的神色中,他翘起兰花指,捏着嗓子,尖细地说道,“嘤嘤嘤,小哥哥,你在说什么,人家听不懂了啦,人家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打打杀杀的呢!”

  砰!

  刘远的脸黑成一片,上前就是一脚,直接将混混头目踹倒在地,一字一句道:“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第4章 账结了再走

  “嘤嘤……”小头目被这一脚踹的七荤八素,一口血差点喷出来,但为了活命,他还是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在装妹子这条不归路上狂奔。

  还敢嘤?

  刘远顿时瞪眼。

  只一个眼神,吓得小头目脸都白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但他看着刘远的眼神却是有那么点幽怨。

  哼,不是说好不打女人的吗?

  大屌萌妹就不是女人了?

  骗子,男人都是骗子!

  刘远也被这货的求生欲给惊呆了!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快点走吧!”沈静淞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然后冷静地分析道,“那姓龙的迟迟没有收到消息,肯定会派更多的人过来!”

  刘远表情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心说这小妞儿该不会是把人家祖坟给刨了吧?不然这些人怎么这么不依不饶的!

  “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是这么想的!”刘远一脸认同。

  他倒不怕什么龙哥的手下,来再多的人拍翻就是,他担心的是家里情况“失控”,不然他还真不介意跟沈静淞来点深入交流。

  剧本里不都这么写的吗?英雄救美之后,就该美女以身相许了!

  林澹雅,死女人!

  背着哥们儿跟别的男人共处一室也就算了,居然还坏哥们儿的好事,等回家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刘远越想越气,照着沈静淞的屁股又是一巴掌,没好气道:“别愣着了,快点上车!”

  沈静淞正撇嘴呢,心想鬼才和你心有灵犀,直到臀部传来疼痛,才发现自己又被这个混蛋占了便宜,嗔怒道:“你你你……你这个混蛋!”

  “上不上车?给你三秒钟的思考时间!”刘远知道这小妞儿现在还需要自己,一脸的有恃无恐。

  沈静淞美眸里喷着火,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上!”

  一路上,沈静淞大而清澈的美眸死盯着刘远。

  她不甘心就这么被刘远占了便宜,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扳回一局。

  “下车!”突然,刘远将车停在路边。

  沈静淞正在感慨刘远脸皮厚,被自己死盯了一路,竟还能面不改色,闻言,下意识地摇头,“我不在这里下,你再往前开一段距离!”

  “我有事急着回家,你自己走两步吧!”刘远一脸理所当然。

  沈静淞一脸震惊,这……这个人也太无耻了,占了自己那么多便宜,居然要把自己扔在半道上?

  但更让她震惊的还在后面,就见刘远大手一伸,“哦对了,车费七十七,把账结了再走!”

  沈静淞目瞪口呆。

  “快点,我急着回家呢!”刘远面露不耐。

  沈静淞:“……”

  她的胸口又疼了!

  真真是个无耻又贪财的小人,这么急着回家,你还要个屁钱?

  回家,等等……

  突然间,沈静淞灵光一闪,她想了一路都没有想到的办法,好像突然间就有了,然后在刘远一脸懵逼的神色中,沈静淞突然妩媚一笑,这女人本就长得极美,且今晚还刻意化了精致的妆容,这一笑,笑的刘远心都酥了。

  这是弄啥?

  刘远心砰砰直跳!

  “人家这次出来的匆忙,身上没带钱,车费就算了,好不好嘛!”沈静淞摇着刘远的胳膊,嘟着嘴商量道。

  呵……

  原来是不想给钱啊!

  刘远内心直摇头,你这也太瞧不起刘某人的定力了!

  “吧唧!”

  沈静淞见刘远无动于衷,竟起身在刘远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继续撒娇道:“好不好嘛!”

  “好!好好!”

  刘远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呵……男人!

  沈静淞面露不屑。

  但她没高兴太久,很快,刘远就在车里找来纸笔,递给她后说道:“既然你现在身上没钱,我再跟你要的话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所以,把你的手机号码和住址留下,有时间,我亲自上门收钱!”

  尼玛,钻钱眼里了吧!

  “这么小气,小心娶不到老婆!”沈静淞怒气冲冲地接过纸笔,写好了手机号码和地址之后,甩在刘远面前,讽刺道。

  刘远倒是一点不气,笑呵呵地说道:“不劳费心。我老婆还挺漂亮的!”

  只是一想到他那漂亮老婆正和其他男人待在一起,刘远就有点牙疼!

  “呵。”沈静淞冷笑一声下了车,望着刘远那渐行渐远的车子,俏脸闪过阴谋得逞的意味,“混蛋,看你回家怎么跟你老婆解释脸上的唇印。哼,本小姐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

  刘远对沈静淞的“阴谋”毫无察觉,此时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家里的事,离家越近,他的脸色也越冷。

  十分钟后,他将车停在了临江最著名的别墅区——紫园。

  没错,刘远的家就在这里。

  谁能想到,刘远这个打扮寒酸,靠跑出租度日的穷屌丝,居然住在寸土寸金的紫园。

  但现实就是这么匪夷所思,紫园2号别墅的确是他……他老婆林澹雅的财产!

  若是他的财产,他也不至于被扫地出门了!

  下车后,刘远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直奔别墅大门而去!

  “站住,什么人!”

  别墅门口,两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穿黑西装戴黑墨镜的保镖一看到刘远,顿时警惕起来。

  “滚!”刘远只看这两人一眼,连眼神都冷了下来。

  虽然刘远只在林家待了短短一天,但却将林家上下所有人的面孔记了下来,而这两人,他却是第一次见!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两人极有可能是那姓邱的带来的保镖。

  对于那姓邱的能带保镖,他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林澹雅的身份不简单,能跟她认识的又岂会是寻常人?

  但正因为这点,他才生气。

  麻批的,跟个来路不明的野男人共处一室也就算了,居然还他妈安排了两个把门的!

  这可真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这么一想,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刘远身上涌出,虽然这杀气只出现了一瞬,却将两个保镖惊了个透心凉。

第5章 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杀气来的快,去的更快,甚至让这两个保镖觉得刚才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是一个错觉!

  对,错觉!

  肯定是错觉。

  尽管两人内衣已经湿透,可他们却不愿相信刘远是个高手。

  在他们眼中,刘远实在是太平淡无奇了,刘远的身材在普通人看来可能还挺吓唬人的,但呈现在他们眼中的却是一个没有戒备,浑身都是破绽的靶子。

  再一看刘远身上的穿着,加起来恐怕还不值两百块钱,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高手?

  高手会落魄至此?

  念及此,他们不禁为之前心生恐惧而感到羞愧,自己好歹是个百里挑一的高手,竟被这么个废物给吓唬住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子,我看你这是想死!”两保镖对视一眼,瞬间就明白了彼此的想法——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彻底忘记之前的恐惧。

  反正这小子这么穷酸,肯定没什么背景,打了就打了,就算有点背景,他们也不怕,毕竟站在他们身后的是邱少!

  殊不知,就因为这念头,他们差点后悔终生。

  刘远笑了,只是笑容有点瘆人,“是吗?”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一个保镖见刘远居然还这么嚣张,眼中闪过凶狠,冷哼一声后,双手猛地抓向刘远左臂。

  他有信心,只要刘远被他抓住,他绝对能卸掉刘远一只胳膊。

  下手还挺狠!

  刘远一眼看出他的意图,冷笑一声后,右拳快如闪电地向前挥出。

  他的速度不知比这保镖快了多少,竟后发先至,一拳砸在这保镖的咽喉上。

  “咳……”保镖顿时脸色惨白,双眼瞪得溜圆,眼球像是随时能掉出来一样。

  他不敢相信,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张张嘴想要说话,却是连一个音节都没发出,就脖子一歪昏倒在地。

  兔起鹘落间,刘远就放倒一人,另一个保镖根本没反应过来。

  “你你你……”好半晌,这保镖才回过神来,看向刘远的神色彻底变了,眼眸中有着浓浓的恐惧。

  怎……怎么会这般强?

  砰!

  刘远却是不想同他说话,一脚踢出,正中他的腹部,这保镖就像是被高速行驶的车子撞在了身上一样,足足向后倒飞两米多远,直撞在别墅的大门上,才止住了倒飞之势!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

  “怎……怎么回事?”

  别墅客厅里,邱宥鸣刚端起茶杯,突闻巨响,竟失手将茶杯打翻,略显狼狈,面露愠怒地喝道。

  刘婶坐在一个长相绝美的女人身旁,这突然传来的声响虽也将她吓了一跳,可看到邱宥鸣那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想到,哼,真是活该!

  她早就对邱宥鸣心生不满了,自己和小姐明明几次有了送客的意思,可这邱宥鸣就跟没看出来似的,跟个狗皮膏药一样死赖在这里,真是叫人生厌!

  “忠叔,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邱宥鸣的气量绝对不算大,尤其这一声巨响,害得他在林澹雅的面前丢了人,就更令他生气了,扭头对身后说道。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者,个头不高,身着藏青色唐装,脚穿一双老北京布鞋,饱经沧桑的脸上满是恹恹之色,看起来就像个不起眼的老头,但若因此就小看他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那高高凸起的太阳穴,稳如磐石的下盘,都说明这老者是个高手。

  不然的话,邱宥鸣也不会将他带在身边了。

  “是,邱少。”忠叔应声。

  但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不必了!”

  紧接着,刘远大步走了进来,令人侧目的是,他的右手还拖着死狗一样的保镖!

  这是带着杀气进来的!

  “林澹雅,你给我滚过来!”更令人侧目的是,他不但直呼林澹雅的大名,还让林澹雅滚过来!

  不夸张地说,整个临江,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对林澹雅说话。

  一是不敢,二是不忍!

  本来刘婶见刘远回来了,正准备起身迎迎,可一听刘远这话,她顿时愣在原地。

  刘少爷……这是真的不想过了?

  本来林澹雅就很不满这门婚事,现在经刘少这么一闹,恐怕不会是被扫地出门那么简单了!

  “混账,林小姐也是你能侮辱的?”林澹雅还没发作,邱宥鸣倒是快步来到刘远面前,满脸怒意地呵斥道。

  他正愁没机会在林澹雅面前表现呢,此时刘远的出现,顿时给了他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终于啊,自己终于逮到机会了!

  刘远打量他一眼,暗暗思忖,这位估计就是刘婶说的邱少吧?长得还他妈人模狗样的,面上却揣着糊涂,冷笑道:“你又是谁?我侮辱谁跟你有屁的关系!”

  “我是邱宥鸣!”邱宥鸣一脸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看向一直没表示的林澹雅,继续说道,“林小姐是我的朋友,你深夜硬闯林家,还对林小姐出言不逊,惹恼的不仅是林小姐,还有我邱宥鸣!我要你现在立刻向林小姐下跪道歉,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他的大名在临江可是响当当的。

  但他面前的可是一土鳖啊,刘远一脸不屑,说道:“邱宥鸣?谁他妈管你有名还是没名?”

  “你你你,你说什么?”邱宥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临江竟有人敢对自己如此不敬,“我让你向林小姐道歉,你有没有听到!”

  呵!

  刘远就笑了,看着邱宥鸣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逼,“凭啥?”

  “就凭我是邱宥鸣,就凭我是林小姐的朋友!”邱宥鸣差点被气疯,这么个小角色竟也敢问自己凭什么?但他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却隐隐有着荣光。

  整个临江想做林澹雅朋友的男人如过江之鲫,但敢在林澹雅面前这么说的,还不被林澹雅所否认的并不多!

  他,邱宥鸣恰是其中之一,他如何能不得意?

  朋友?

  朋友算个球?

  刘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