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柔美的爱肖灿霍远凡_柔美的爱免费阅读by幸福玛丽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柔美的爱肖灿霍远凡

柔美的爱全文阅读

肖灿霍远凡全文完结哪里看?肖灿霍远凡小说叫什么?《柔美的爱》是一部很好看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幸福玛丽所写,全文讲述了肖灿是霍远凡的妻子,可是她的丈夫却将她当做仇人,不仅将她折磨的伤痕累累,更是害死他们的孩子。

第1章 死了最好

  肖灿在去产检的路上,出了车祸。

  肇事者给霍远凡打电话,霍远凡只冷冷地说了一句:“她死了最好,没死就别烦我。”

  不巧的是,撞她车的是本市有名的交际花,交际花认出了她,听霍远凡这么一说,嘴角轻蔑的一翘,“霍太太听见没?霍少说你没死就别烦他,好了,就这样了,拜拜~”

  就连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都仗着霍远凡对她的冷漠和残忍轻贱她。

  “孩子——”她一手捂住疼痛的腹部,一手哆嗦着摸出手机准备拨120,谁知她的车砰的一下又被撞出好几米,手机脱落,她整个人东倒西歪,只凭着安全带固定着。

  终于停下。

  “肖灿——”霍远凡的声音,阴冷的传了过来。

  她偏头,半降的车窗,露出霍远凡英俊冰冷的眉眼,丽眸睁大,他居然开车撞自己?

  他明知道她刚刚被撞。

  “妮妮回来了,我提前给你打个招呼,让你做好欢迎她的准备,要是惹她不高兴了,有你受的。”冷冷地警告过后,丝毫不在意她的死活,绝尘而去。

  肖灿指尖攥的紧紧的,冷汗自额间落下。

  他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开车撞她?

  在他心里,果然乔妮妮才是最重要的。

  腹部,愈加疼痛。

  腿间甚至涌出阵阵湿意。

  这是她的第三胎,怀头胎时,她满怀期待的告诉霍远凡,希翼着因为孩子两人之间能和好如初,结果他冷漠地要她打掉,她离家出走以示抗议,他大发雷霆,整个城市的露天屏幕上都播着她的照片,喊着:肖灿,霍少喊你回家堕胎,反抗即是死!

  一夜之间,她成了整个S市的笑柄,人人都知道肖家大小姐被霍少轻贱,婚后生活得不到丝毫的尊重和宠爱。

  所以,哪怕一个闯红灯撞到她的交际花,都能耀武扬威地欺辱她。

  “孩子——”这第三胎是双胞胎,是她在霍远凡脚边跪了一天一夜才保住的,她很想生下来,可是此时此刻……

  “小姐,你受伤了吗?”

  执勤的交警走了过来,她得救了。

  医院里,一番检查后,因为出血有早产迹象,医生竭力建议她卧床保胎,否则孩子不保。

  她一个人挂号办理住院手续,一个人卧床休息,饿了点外卖送到病房。

  仅仅安稳地住了两天后,霍远凡气势汹汹地来了,一把扼住她的脖颈,凶狠阴森的质问:“你明知道妮妮回来了,却避而不见忽视她,你想死吗?”

  “你撞得我差点流产。”肖灿悲愤,到底心有不甘。

  霍远凡冰冷的笑,“你的贱种,流掉正好,你以为我想你生下来?”

  一句话,抽走肖灿所有愤怒和委屈,黑亮的眼底只剩沉寂,肩膀也垮了下去,霍远凡见此,喉结涩然一动,语气更加冰冷,“身为强-奸犯的女儿,本就够下贱的,还想安安稳稳的生孩子?”

  猛然用力,肖灿直接被掐着脖子拖下了床,“给我回去照顾妮妮。”

  肖灿忍着痛,曲着双腿趴在床边,待霍远凡松手,用力平息呼吸,掉过头,直勾勾地回视着霍远凡,“我自己会走。”

第2章 只有赎罪

  霍远凡看进肖灿黑亮的眼底,清眸中带着一丝倔强,这一丝倔强,让他莫名地感到愤怒,“肖灿,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赎罪,你只配给妮妮做牛做马。”

  肖灿长睫微颤。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们肖家没有对不起乔妮妮,相反,是她害死了我父母。”

  “贱人——”霍远凡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到肖灿脸上,肖灿整个人重新趴回病床,半边脸立刻肿的老高,耳朵里也嗡嗡作响,“证据确凿,你们肖家毁了妮妮一生,事到如今你还有脸狡辩?”

  肖灿舌尖死死抵着后牙槽,奇异的,这一刻脑海里居然闪现她和霍远凡的种种过去,那时候真是美好的让人心动。

  直到那一天,好闺蜜乔妮妮借住在他们家,半夜突然哭喊着说她父亲强奸了她,从那天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全面爆发的肖氏董事长性-侵丑闻,让肖氏股票一落千丈,她的父亲被诸多媒体公开讨伐谴责,最终不堪压力跳楼自杀,而她母亲,随后殉情于旁。

  一夕之间,她 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沦为被人耻笑唾骂的强-奸犯女儿。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她的父亲肖明是被乔妮妮冤枉的,乔妮妮根本就是栽赃嫁祸!

  可是没人相信她,就算是与她一起长大的霍远凡都不相信她!

  还不等她反应,手臂被扯住,她被生拉硬拽地扭送回家。

  两天没回来,家里俨然大变样,很有改头换貌的趋势。

  乔妮妮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吃着新上市的樱桃,见到肖灿,俏脸一僵,立即畏缩地坐直身子看着她,“灿灿——”

  她起身跑到霍远凡身后,紧拉着他的大手,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小鹿眼睛,害怕警惕地盯着肖灿。

  霍远凡见她这副模样心疼至极,“妮妮别怕,在这个家里,肖灿就是你的佣人,你可以随便使唤她,她不敢拿你怎样的。”

  乔妮妮摇头,“这怎么行,灿灿不仅是我好姐妹,还是你的妻子啊。”

  霍远凡薄唇一抿,“妮妮,你就是太善良了,我娶她,本来就是折磨她让她赎罪的,你不用心软。”

  乔妮妮仍旧摇头,“不行的,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好姐妹。”

  肖灿身体还没养好,被霍远凡这么一折腾,腹部又隐隐约约疼起来,她不想听两人废话,抬脚准备上楼,谁知头发忽地被霍远凡一把扯住,“不把妮妮伺候好,你哪也别想去。”

  肖灿霍然转头,目光里是无法隐藏的愤怒,“乔妮妮是世界上最伪善的贱人,她害死了我爸妈,你还要我伺候她?”

  霍远凡的眉眼,刹那间露出森冷和煞气,恐怖阴冷的样子,仿佛要把她恶狠狠的撕碎。

  肖灿顿时后悔了。

  霍远凡的手段,她深刻的领教过,跟他对着干,只会落得更凄惨,就像她第二次怀孕,她还没告诉他,他已经派人知会她去流掉,那一次她选择自己主动去。

  与其被他大动干戈地绑着去,不如自己去痛快些,还免得让全市人看笑话。

  “你找死。”霍远凡猛一用力,肖灿本能地护着肚子往前一冲,狼狈中,双膝重重跪到地上,额头磕到台阶上,顿时鲜血直流,可她却腾不出手去捂伤口。

第3章 孩子是孽种

  肖灿纤瘦的后背痛成一道弓形,双臂抱着肚子,任凭额头的伤汩汩往外冒血。

  “哎呀,灿灿,你没事吧?”乔妮妮惊慌地扑过来硬是拉住她的手臂,肖灿眉头紧皱,很想一把甩开乔妮妮,可她不敢用一点力,生怕动了胎气,也怕霍远凡再对她动粗。

  为了孩子,她只能忍。

  “我没事……”艰涩吐字,偏头,想要看一眼乔妮妮虚伪的嘴脸,谁知她竟惊恐害怕地往后一摔,满脸难过委屈地盯着她:“灿灿,为什么要推我?”

  肖灿愕然。

  转瞬反应过来,她又被乔妮妮算计了!

  耳畔涌动起剧烈的劲风,她干脆闭着眼把完好的半边脸伸到霍远凡面前。

  霍远凡骤然看到她脸上的血,心脏一缩,举到半空的手顿时一僵,指尖不受控制的发颤,最后紧握成拳,“肖灿,你真是不知悔改。”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落下,肖灿睁开眼,冲霍远凡弯了弯唇,“我去做饭。”

  她终于识相地走向了厨房,仿佛认命一般的不吵不闹,可霍远凡心里反而不好受了,刚要让她上楼先处理头上的伤,乔妮妮挽住他的胳膊,“远凡哥,灿灿刚刚没有推我,是我自己没注意摔倒的,你就别为难她了。”

  霍远凡回神,自嘲一笑。

  肖灿有多恶毒,他居然心软了?

  “妮妮,你就是太善良了。”一瞬的心软后,恢复之前的冰冷。

  乔妮妮脸露伤感,水蒙蒙的大眼里涌出泪水,“虽然他们肖家人那样对我,但我真心拿灿灿当好朋友的——”

  霍远凡动容,冰冷的视线射向缓步走去厨房的肖灿,“你滚,你身上这么脏,烧出来的饭菜也恶心的让人无法下咽。”

  肖灿一僵,缓缓转身,“这里是我家,凭什么是我滚?”

  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霍远凡冷峻的脸上。

  曾几何时,她是他的掌中宝,现在为了乔妮妮,竟如此践踏她。

  三年的婚姻生活,无尽的冷漠和折磨,快要把她对他的爱磨没了。

  心口,窒息的痛。

  乔妮妮不安地拉了拉霍远凡,“远凡哥,灿灿现在是个孕妇,我们应该多照顾她……”

  霍远凡脸色阴沉,温柔地牵住乔妮妮的手,“我带你出去吃饭,然后去看电影。”

  乔妮妮立即高兴起来,离开时,回头得意地看一眼肖灿。

  肖灿缓了好久,又简单处理了一下额头的伤,为自己煮一大碗面条,吃完上楼睡觉。

  她睡的并不踏实,模糊间,脸上突然一疼,睁开眼,一沓照片被霍远凡用力砸在她脸上,“肖灿,我从不知道你竟下贱到这种程度。”

  肖灿抹一把脸爬起身,目光扫过四散落开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是她和杜泽在一起的画面,其中有几张是她穿着睡衣露着香肩躺在杜泽怀里,而杜泽则一脸深情地看着她。

  “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怎么回事。”

  心里一慌,下意识的解释。

  霍远凡眉眼满是暴怒,一把掀掉肖灿身上的薄被,“你肚子里的孽种是杜泽的,对不对?”

  一想到她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种,他就恨得牙痒痒。

  她甚至为了这对孽种,跪了一天一夜让他同意生下来。

  肖灿骇然睁大眼,摇头,“不,是你的,你相信我。”

  霍远凡嗤嗤冷笑,“六个月前我根本没碰过你,我们霍家也没双胞胎的基因,倒是杜家有,你还敢说孩子是我的?”

第4章 离婚

  “孩子就是你的。”肖灿倔强地迎视着怒气滔天的霍远凡。

  那天他喝醉了,强上了她,之后她就怀孕了。

  霍远凡不信的冷笑,“妮妮说你六个月前跟杜泽一起到美国找过她,我查过了,结婚三年来,你从未跟杜泽断过联系。”

  男人额头青筋气得直跳,眼神锐利嫌恶。

  他信了乔妮妮的话,无论有多么的漏洞百出,他仍然相信!

  而他妻子的话,都是居心叵测,都是假的。

  肖灿颓败地摇头,“我没有,我跟杜泽一起是因为……”找乔妮妮害死我父母的证据。

  后半句,没有说出口。

  以霍远凡对乔妮妮的偏信和宠爱,说了只会让他更加痛恨厌恶自己。

  “说不下去了?”霍远凡的语气,无比的暴躁,双眼如倒刺的利箭,恶狠狠地剜着肖灿,“孩子生下来,不管是不是我的种,都会交给妮妮养。”

  肖灿不敢置信,不由炸毛,“霍远凡,孩子是我的,你凭什么交给那个贱人?”

  “啪——”

  因为‘贱人’二字,她脸上又重重地挨了一巴掌,紧接着一份文件扔到她怀里,她本能地捞起一看,离婚协议四个大字刺痛了她的眼。

  “肖灿,签字离婚。”

  霍远凡的声音,从未有过 的冰冷决绝。

  肖灿快速地浏览一遍,不可置信的扬眉:“你把肖氏给乔妮妮?肖氏是爷爷和我爸两辈人的心血,你要把它送给一个外人?”

  “这是妮妮应得的补偿,”霍远凡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的孩子也是她的。”

  肖灿气得浑身发抖。

  三年前肖氏岌岌可危,是她求着霍远凡注资肖氏并亲自坐镇管理,在他的要求下她签了一份赠予协议,肖氏等于落进霍远凡囊中。

  那种风口浪尖上,他都坚持娶她,他又那么骄傲自负,她以为他不屑把肖氏据为己有,却没想到他确实不要但却要给乔妮妮。

  “不,我不要跟你离婚,这份协议我死也不会签。”她愤然撕掉协议。

  “协议撕了我还会打印,你要是敢不离,就等着去死吧。”

  他阴冷决绝的语气,像是刺刀戳进肖灿心口,鲜血淋漓的疼着,可她不打算妥协。

  “灿灿——”当她痛苦不已时,乔妮妮悄然走了进来,眨着一双人畜无害的小鹿眼睛瞅着她。

  “你来做什么?”肖灿警惕地绷紧身子,秀眉皱的死紧。

  乔妮妮盈盈一笑,“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孩子呀。”

  肖灿丽眸一沉,“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孩子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乔妮妮脸上挂着的笑冻结,受不了肖灿的强硬,干脆也不掩饰了,冷笑一声,“肖灿,你很快就会失去肖氏和霍远凡,就连你生的孩子都会给我抚养,等你一无所有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好硬气的。”

  “乔妮妮,你害死我父母,为的就是骗取肖氏对不对?”肖灿拧眉质问。

  乔妮妮走过去关上房门,回头朝着肖灿阴测测的笑,“不,我为的是霍太太的位置,我无法忍受眼睁睁看着你嫁给霍远凡,我嫉妒你,嫉妒的要命,我要摧毁你,从根本上摧毁……我以为你成了强奸犯的女儿,霍远凡就会抛弃你,谁知他没有,他还是娶了你。”

  意外的是,因为她遭遇这种事,霍远凡十分同情她,甚至格外怜惜,并且帮她不断地报复肖灿。

  现在,不但要把日进斗金的肖氏集团让她继承,还要娶她为妻,这一切,在她想象之中却是计划之外。

  一想到只要除掉肖灿这个障碍物就能和霍远凡在一起,就特别开心。

  肖灿暗暗攥紧掌心之物,“你这是承认自己的罪行了?”

第5章 希望被毁

  乔妮妮冷笑,“就算承认又怎么样,你没有一点证据,霍远凡也不相信你,他相信的是我,不是吗?”

  肖灿恨得脸色发白,“你爱霍远凡就去跟他表白,为什么要把我爸害死?”

  乔妮妮一脸事不关己地摇头,“我没有啊,你爸是畏罪自杀关我什么事。”

  肖灿气得牙齿紧咬,“我爸一辈子刚正不阿,最受不了不白之冤,要不是你故意陷害他,他也不会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世人眼中,她父亲是畏罪自杀,坐实了罪名。

  可事实根本相反。

  “乔妮妮,你害死了我爸妈,晚上睡觉不怕他们来找你索命吗?”

  乔妮妮扬唇一笑,“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自己吧。”

  说着,她突然诡异一笑,扯着肖灿往阳台走,肖灿面色一紧,“乔妮妮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不同意离婚吗?我待会就让你改变主意。”

  不知何时天空阴沉沉的,一道闪电略过,明晃晃照出乔妮妮疯狂的脸。

  肖灿身体虚弱又大着肚子,根本没办法推开乔妮妮。

  挣扎中,已经被她拽到了阳台边,她打开了窗户,冷冷地攥紧她的手, “肖灿,你去死吧。”

  乔妮妮目露狰狞,肖灿觉得不妙,使出浑身力气去推她的手,两人推搡的最激烈之时,一道嘶吼传了过来,是霍远凡。

  肖灿只觉得浑身一松,反应过来时只看到乔妮妮已经翻出了阳台,她悲痛欲绝又满目是恨地望着他们,“远凡哥,我的命太贱,配不上你,下辈子请你爱我好吗。”

  霍远凡千钧一发间捉住了乔妮妮的手,他想拉乔妮妮上来,可乔妮妮一脸绝望悲恸,“远凡哥,你松手,我活着只会让灿灿不高兴……”

  “妮妮——别做傻事,我会娶你,你会是我的太太,我会爱你的。”

  乔妮妮大眼盈满泪,又哭又笑地决绝松手,“啊——”

  她凄厉地坠了下去。

  霍远凡心痛嘶吼,他回头瞪着肖灿,眼神里有不敢置信,愤恨,失望等复杂情绪。

  “肖灿,该死的人明明是你!”

  他气极了,一脚狠踹在肖灿小腿上。

  肖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来不及呼痛,霍远凡的脚碾过她的手,发疯一般冲下楼。

  窗外,大雨倾盆而下。

  霍远凡冲进雨里,第一时间送乔妮妮去医院,同时,肖灿被他派人强行也带了过去。

  医院走廊里,霍远凡一把掐住她的脖颈,拖着她走到手术室门口,逼她跪下,“肖灿,你跪下给妮妮祈祷,祈祷她没事,否则她伤到哪我弄残你哪。”

  肖灿抿唇嗤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录音笔,“这里面有乔妮妮刚刚说的话,她亲口承认她是故意陷害我爸的,因为她想把我从你身边赶走,她想做霍太太。”

  录音笔打开,一阵沙沙声后,传出对话:

  “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孩子呀。”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

  听到这儿,霍远凡剑眉一拧,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走了出来,“霍少,病人脾脏破裂大出血,有生命危险。”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