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苏安琪沈寒全文阅读_婚婚来迟,总裁先生太傲娇免费阅读by月中夜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苏安琪沈寒全文阅读

婚婚来迟,总裁先生太傲娇全文阅读

主人公是苏安琪沈寒的小说名字是《婚婚来迟,总裁先生太傲娇》,这是由网络作者月中夜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非常的好看。全文讲述的是三年前苏安琪狼狈不堪的从沈寒的世界逃出,本以为就此可以永不相见。可没想到三年后的再遇她仍旧是狼狈,他却高高在上。只是这一次她再也逃不掉了!

第1章 好久不见

  A市最大的声色酒吧。

  苏安琪拍了拍脸颊,笑容娇俏的给一个暴发户敬酒。

  暴发户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更加贪得无厌起来,色眯眯的大手一直在她身上摸来摸去时,语气更是不怀好意:“来!把这些都喝了,这钱就是你的!”

  他指了下面前放着的那叠人民币,端起酒杯递到苏安琪面前。

  苏安琪强忍着心头的恶心,起身想要离开:“不好意思李总,我不能再喝了——”

  然而那暴发户脸色一变,“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直接甩在苏安琪的脸上,言辞粗鄙:“一个小姐给我装什么清高,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说完便朝欺身压住苏安琪,伸手就去撕扯她的衣服,苏安琪尖叫着挣扎,旁边的陪酒女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全都侧身只当看不见,毕竟她们得罪不起这位李总。

  慌乱中她抓起酒瓶直接挥了过去,暴发户哀嚎着倒下,她抓住机会便朝门口跑,结果刚到门口,便重重的撞上了一个人。

  她狼狈倒在地上,顾不得疼痛迅速爬起来,还未站稳便看见了一张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脸。

  那个害得她家破人亡、让她东躲西藏了三年的前夫,沈寒。

  暴发户咒骂着追过来再次将她按住,嘴里还不忘和沈寒解释:“沈总您先坐,等我教训了这个婊子,再和您谈合同……”

  “放开——放开我——”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传过来,暴发户肮脏的手在她身上游弋,苏安琪下意识的看向沈寒,却见他满脸嫌恶,像是在看这个世界上最脏的东西。

  “沈寒——”

  在暴发户彻底撕碎她衣服的前一刻,苏安琪终于忍不住,尖声开口喊出了这个她曾经最爱、如今最恨的名字。

  包厢中闪过几秒钟的安静,所有人都没懂怎么回事,却听到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传过来:“让我等,李总怕是还没这个资格!”

  他话音一落,身后跟着的人已经二话不说冲上去将暴发户抓起来,在周围其他陪酒女的尖叫声中一顿拳打脚踢,随后将众人全都拖了出去。

  包厢中只剩下两人,灯光依旧闪烁但却没有任何声音。

  沈寒缓缓走到苏安琪面前停下,眼底的意外慢慢转转成和三年前一幕一样的嫌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轻启:“好久不见。”

  苏安琪颤抖着双手攥着衣服护在胸前,她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来,听到沈寒这句话脸色更加惨白:“我、我不知道你在这……”

  这种场所他之前一向是厌烦,所以她才敢为了钱来铤而走险,但没想到竟然会真的碰到他。

  沈寒侧头打量一圈包厢四周,脸上的嫌恶半点也不遮掩:“是么,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在这才来的呢?”

  这样赤裸裸的侮辱苏安琪怎么会听不出,她咬咬牙,起身便想往外走,却在路过他身边的一瞬间被猛地拉住,她倒吸一口冷气:“你、你要干什么?”

  沈寒死死将她压在身后的墙壁上,大手捏紧她的肩膀,倾身向前贴近她的耳边,声音噙寒:“我说过,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第2章 她似乎很是缺钱

  寒意席卷而来,苏安琪强忍着后背的痛意看着面前的男人,三年前的一幕一幕像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

  她努力维持住情绪,抬眼看过去:“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你让我走,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现在想走,那刚才怎么还声嘶力竭的叫我?”

  沈寒眼底的讥讽越来越明显,他抬手捏住苏安琪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苏安琪,你这欲擒故纵的招数还真是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听着他语气中愈发严重的寒意,苏安琪深吸一口气:“既然知道我是欲擒故纵,那沈总就别配合我演这一出了,只当今天没见过我!”

  她说完甩开他便要朝外面走去,却再一次被沈寒拉回来,比刚刚力气还大的压在墙壁,他倾身而上,攥住苏安琪的双臂举过头顶,低头重重的压在了她的唇上。

  “唔……放开……”

  苏安琪完全惊住,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挣扎,但上半身已经完全被沈寒控制住,竭尽全力也没能挣脱,却反而让沈寒吻的更加彻底。

  她拼命侧头躲避,沈寒看出她的抗拒,微微退后冷笑一声,转身狠狠将苏安琪甩在对面的沙发上,大手直接扯开她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目的十足的压了上去。

  苏安琪被撞的发懵,却仍然看出了他的意图,尖声开口:“沈寒!我们已经离婚了——”

  “那又怎样!”

  沈寒面若冰霜,呼吸微微粗重:“你现在在我眼里不过是个陪酒女罢了!”

  说完他动作更大,也不管此刻只是在包厢中,抬手便摸上腰间的皮带,苏安琪喊到嘶哑,却不见沈寒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她慌乱无比,情急之下抬腿便沈寒腿间踢过去。

  沈寒毫无防备,闷哼一声翻身躲开,额头瞬间布满细汗,咬牙:“苏安琪!你敢走试试?”

  苏安琪慌乱从沙发上爬起来,扯过一旁的衣服慌乱朝门口跑去,惊恐丢下一句“我不是故意的”便推门跑出去。

  守在外面的人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些的发懵的进来,不等开口便听到沈寒咬牙切齿的声音:“封锁会所,绝对不让她跑了!”

  “是!”

  半个小时以后。

  包厢内,几个会所负责人统一站在面色铁青的沈寒面前,讨好开口:“沈总,真是抱歉,那位苏小姐只是偶尔来我们这兼职,不算正是员工,所以我们……没有资料。”

  沈寒面色沉寒,没有开口。

  负责人见状将腰弯的更深,声音中也带着惧意:“还有……她似乎、似乎很是缺钱,只要是陪提成高的客人,她、她都很愿意……”

  “滚!”

  沈寒沉声开口,只是一个字却气势十足,众人立马慌乱出去,这时,负责追人的下属进门,手里拿着一张纸递过来:

  “沈总,没找到人,但是捡到了这个。”

  沈寒抬手结果纸张,打开才发现是一张撕破的医院检查单,名字部分被撕掉了,但却右下角却清楚的写着医院:

  中心医院,严重肺炎。

第3章 你遇到他了

  苏安琪回到医院时已经是后半夜,走廊的灯很暗,值班的护士见到她皱起眉头:“你怎么才来啊,今天夏夏想妈妈都想哭了呢!”

  苏安琪闻言紧张,抬头连忙开口:“怎么回事?夏夏的情况又严重了么?”

  夏夏是她的女儿,一个月前感冒入院,没想到之后却越来越严重,竟然转成肺炎,她为了照顾夏夏丢了工作,没有收入,又急着交医药费,迫于无奈才会去那种地方陪酒。

  护士满脸不耐烦:“我说你这个当妈的也是真够可以的,自己孩子病成你这样你还这么晚才来,工作有那么重要么?”

  苏安琪闻言没在开口,护士见状也没法再多说什么,跟着交代了夏夏今天一下午的情况,又让她仔细照顾,这才离开。

  推门进了病房,夏夏已经睡了,长长的睫毛浓密乌黑,像是个小天使一般,苏安琪满足的看着自己女儿,只觉得无限安心。

  当年从沈家离开时她已经怀有身孕,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她东躲西藏,日子过的要多辛苦有多辛苦,可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半分。

  正想着,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吓了一跳,怕吵醒夏夏慌忙接听:“喂?”

  “安琪,是我。”

  霍辛昊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他语气有些紧张:“我刚刚打电话听房东说夏夏生病了,你怎么没告诉我?”

  苏安琪站起身走到病房外,这才开口:“只是感冒,没什么大事,就没告诉你。”

  这三年来她麻烦霍辛昊的已经够多了,虽然他人在国外,但是几乎所有能帮忙的事情都会帮忙,偶尔也会飞回来看夏夏,她已经很感激了。

  “我这边的工作也忙完了,已经定了明天的机票,你别担心,小孩子生病是很正常的事情。”霍辛昊不知道她心里想这些,还在安慰着。

  苏安琪想起刚刚会所的事情,又回头看了眼熟睡中的夏夏,有些踌躇:“辛昊,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你说。”

  “我想麻烦你帮我给夏夏办转院。”她语气中带着几分仓促:“越快越好。”

  霍辛昊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怎么了,夏夏情况很严重?那我马上联系总医院的医生——”

  “不是。”

  苏安琪开口打断他:“我是想让你把夏夏转到其他城市,远离A市。”

  话筒中沉寂了几秒钟,霍辛昊的声音再次传来:“你遇到他了?”

  苏安琪没有开口,但霍辛昊显然已经得到答案,沉声开口:“你等我,我马上去准备。”

  挂断电话之后苏安琪回到了病房,趴在夏夏的床边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刚刚被护士带去做完检查的夏夏趴在她面前:“妈咪快醒来啊,外面有很多坏人!”

  “抱歉夏夏,妈妈睡的太晚了。”

  苏安琪见已经检查完的夏夏,心里暗暗感激护士,顿了一下又开口:“你刚刚说什么坏人啊,不许这么没礼貌的。”

  夏夏认真的皱着小眉头:“是真的,那些人都穿着黑衣服,就像电影中的坏人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找东西?”

  苏安琪微微一愣,心底闪过一阵不祥的预感,还没确定便听到门外传来声响:“认证找,每一个肺炎患者都认真核对,要是漏掉了小心沈总给你们好看!”

第4章 你是坏人

  真的是沈寒!

  苏安琪一时间只觉得周身寒冷,她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他竟然会来的这么快,如果、如果被他知道夏夏的存在……不行!绝对不行!

  她想也不想立马抱起夏夏朝外跑去,出了病房门便看到有人朝这边走过来,她慌不择路跑向电梯,但偏偏电梯前又挤满了人,根本上不去。

  夏夏有些发懵的看着妈妈,小手搂住她的脖子:“妈妈,我们为什么要跑啊?”

  苏安琪慌乱无比,死死抱住夏夏:“夏夏乖,妈妈是带你捉迷藏呢,等下护士姐姐会来找我们的。”

  “好!”

  夏夏闻言兴奋答应,踢着小腿挣扎:“妈妈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跑!”

  “好。”

  她放下夏夏,转身朝楼梯口走去,正要进门却忽然听到夏夏脆生生的声音:“妈妈那边有个床,我要去藏在床下面。”

  苏安琪闻言转身,却见夏夏已经歪歪扭扭朝着对面跑过去,她心里一惊,叫着她的名字追上去,却忽然看见对面出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影,竟然是沈寒。

  她下意识的顿住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夏夏撞在他身上摔倒,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沈寒正目光清冷的扫着着周边的病房,他有预感,苏安琪就在这附近,正要侧身进楼梯,脚下却忽然绊到了什么东西,随后便听到一阵小孩子的哭声。

  他吓了一跳,低头才看见是一个粉玉雕琢的小女孩,正抓着他的裤脚哇哇大哭。

  沈寒没有跟小孩子的接触的经验,被哭的一愣,皱眉蹲下身:“小朋友,你哭什么?”

  夏夏瘪了瘪嘴,睁眼看见沈寒一身黑衣心里更加害怕,哭声更响:“坏人!坏人抓到我了!”

  沈寒眉头皱的更紧,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坏人,明明是你撞到我身上的!”

  “还——凶——我!”

  夏夏拉着长音,小辫子也跟着翘了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掉出来。

  周围人听到动静下意识的看过来,沈寒有些不自在:“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我不是坏人,我带你去找你妈妈好不好?”

  夏夏听他这么一说满脸防备:“你还想抓我妈妈?”

  沈寒满脸无语,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坏人了,于是正色拉住她:“我不是坏人,我是来医院看病的,你小不点一个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住哪个病房,我送你回去。”

  夏夏终于止住了哭声,下意识朝身后妈妈的方向看了一眼,但心里却还是觉得沈寒可能是坏人,于是故意朝反方向指了指:“我住在那边。”

  “那走吧。”

  沈寒小心拉起她,朝她指着的方向走了过去。

  *

  苏安琪躲在楼梯口将这一切看在眼底,听到夏夏被送回病房才松了一口气,至少被夏夏这么一闹,沈寒一时半会不会再想着搜查这些病房了。

  现在她只要耐心藏在这里,等到沈寒离开医院就行了。

  这样想着,她便更加隐蔽的躲在楼梯口,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那群找人的黑衣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但却没见到沈寒的影子。

  苏安琪想着他可能是从另外一侧的电梯下去了,于是缓缓起身走出楼梯,结果刚刚绕过转角,手腕便忽然被一阵大力抓住,整个人忽地被扯进一个怀里:“啊——”

  她尖叫出声,抬眼对上一双阴寒的眸子。

第5章 依然是我老婆

  沈寒的嘴角勾起噙寒的弧度,像是看着一只刚刚落网的小动物,冷笑:“藏的这么隐蔽,看来不想见我是真的!”

  苏安琪身上的惊吓在他戏谑一般的眼神中慢慢冷静下来,她胸口起伏,忽然狠狠甩开沈寒的手,尖声开口:“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追到这里来?”

  她已经避无可避,为什么他还要这么穷追不舍呢!

  “干什么?”

  沈寒讥讽的重复着她的话,一步一步上前压制她后退:“面对一个出轨偷情、甚至间接导致车祸害死我妈的人,你说我除了找你算账还能干什么?”

  他音调越来越高,最后一句几乎是对着苏安琪吼出来的。

  “那我爸呢?”

  苏安琪声音同样尖锐,豆大的泪滴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你举报苏氏,害我爸入狱自尽,这些我又该找谁算账?”

  “那是你爸咎由自取!”

  沈寒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像拎着东西一般直接将她扯起来拉向自己:“他私下非法集资,大量洗钱,我举报他天经地义!幸好他是死在狱中,要不然就算他出来我也不会放过他!”

  苏安琪浑身颤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挥了过去,重重的甩在了沈寒的脸上。

  她眼前忽然浮起三年前那个雨夜,爸爸在狱中奄奄一息,她跪在地上求他让自己去见爸爸,他却面无表情扔过来一份文件,声音冰冷像是来自地狱:

  “签了这个,我就让你见你爸爸最后一面。”

  当时的苏安琪只有二十二岁,自幼娇生惯养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她颤抖着拿起那份文件,才发现竟然是苏氏集团股权转让书,爸爸曾经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当做礼物转到她名下一部分,这件事没人知道。

  可现在,竟然在沈寒的手中。

  她泪流满面,带着最后一丝期待问出最后一句:“你娶我,只是为了这些东西?”

  之后的苏安琪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三个字,他说:“不然呢?”

  这三个字让苏安琪面无表情签了文件,随后甩在他的脸上,大步离开沈家。

  想到这些,苏安琪只觉得胸口起伏更加剧烈,咬牙对上沈寒的视线:“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爸!”

  沈寒脸上浮起手印,:“你敢打我——”

  他手上捏着她的力道更重,几乎从牙缝中逼出这句话,但还没说完,身后便有另外一个身影冲过来,一把推开沈寒,直接将苏安琪护在身后。

  沈寒毫无防备之下被推了个踉跄,转身看见来人眼神瞬间变得锋利:“霍辛昊!你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霍辛昊手里攥着苏安琪的手腕,表情同样清冷:“阴魂不散的人是你!时隔三年,为什么还要缠着我未婚妻!”

  他此话一出,不光沈寒变了脸色,就连苏安琪也吓了一跳,但她并没有否认,只要能让沈寒离开,她不介意撒这个谎。

  “未婚妻?”

  沈寒双手攥拳,忽然讥讽的笑了一声,眼神像刀子一般射过来:“霍少爷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我和苏安琪的离婚协议我并没有签字,更没有法律效益!她是不是你未婚妻我不知道,但我能确定的是,她现在依然是我老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