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雪雷厉风小说的名字是《爱妻如命》,这是由网络作者倾橙创作的一本现代总裁文,非常的精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爱妻如命慕雪雷厉风

爱妻如命全文阅读

慕雪雷厉风小说的名字是《爱妻如命》,这是由网络作者倾橙创作的一本现代总裁文,非常的精彩。爱妻如命小说又名《会有幸福在等你》、《叹一地红尘花》。小说讲述的是一场联姻,曾经患有精神病的慕雪嫁给了雷厉风,只是在这段各取所需的婚姻里,她却丢了自己的心,但雷厉风又是怎么想的呢?

第1章 娶一个精神病

  月如银钩,雷家大宅。

  “爸,你没昏头吧?要我们娶一个精神病!”

  “慕雪只是幼时患过精神病,早就治好了。”

  “但她有案底啊,你不怕那病哪天发作啊!这种病可是会遗传的!要我娶那个女人,我宁可放弃那个位置。”

  “我虽然也想坐那个位子,但叫我跟一个精神病睡,想想都可怕。”

  当雷镇宇对三个儿子宣布谁要是娶了慕家三小姐就能接任‘雷霆’的总裁后,马上招到二儿子和小儿子的反对。

  无奈,他只能将希望落在性子最沉稳的大儿子身上,但,从未让他失望过的儿子,这一次……“爸,很抱歉,我没法拿自己下半生去做赌注。”

  “你们……”雷镇宇气结,慕氏开出的补偿条件又不能拒绝,难道要他娶吗?

  “我娶!”

  突然,大门被猛地推开。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逆光走来,铁灰色的西装,袖子挽得一丝不苟,一步一步,沉稳有力。寂静使他的脚步声听起来有些瘆人,尤其,在黑夜出没的他如同撒旦,恍如天地变色。

  待他走进,雷镇宇父子终于看清他的脸,居然是……“风……风哥!”雷镇宇的三个儿子异口同声喊出来。

  “叔叔,久违了。”

  这一声‘叔叔’叫得雷镇宇心惊胆颤,他站起来笑道,“的确是够久的,我想雷家的保全应该不认得你才对。”

  “你说的是门外那些废物吗?”男人一侧身,大开的门外边已经站着八个训练有素的人,服装统一是银亮色西装,而雷家的保全早已躺在他们的脚下。

  “你跟‘隐’是什么关系?”雷镇宇不敢置信的问。

  隐,听说是一个透明的组织,只要托它办的事,而它受理的话没有办不成的,无论是商政两界,亦或黑白两道,哪怕涉及跨国案子,对他们来说都轻而易举。

  “我不是来跟你们叙旧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慕家的女人,我娶!明天,我会接任雷霆的总裁!”男人宣布完转身就走。

  “等一下!这个条件在你身上没用!”

  脚步顿住,冷光徐徐扫了过去,极具威慑。

  “……十八年前,雷家卖给慕家一个人,今天我就娶回一个慕家的女人!而‘雷霆’不过是我用来击垮慕氏的一个工具!等我收拾完慕家,就到你了!”低沉浑厚的嗓音徐徐响起,却让人毛骨悚然。

  不到一分钟,男人来了又走,如果不是门外还躺着一干保全,只怕会让人以为那是梦一场。

  雷镇宇瘫软在沙发上,当年的狼崽子,如今已经变成一头十足具有杀伤力的狼了。冷酷的表情,阴鸷的眼神,俨如来自地狱的阿修罗,全身都透着股戾气,令人不寒而栗。

  “爸,大哥说十八年前雷家卖给慕家一个人是怎么回事?”大儿子雷万钧不解的问。

  “这不是你们该问的事!现在是要想办法阻止雷厉风夺走‘雷霆’!”雷镇宇厉声厉色呵斥,便摆手离去,留下三个儿子面面相觑。

  清晨的慕家,一栋田园风的别墅里传出优美动听的钢琴曲,肖邦的夜曲被弹得犹如天籁。

  “小姐,慕先生请你过去一趟。”

  琴音戛然而止,端坐在钢琴前的女人缓缓回过身来。

  她有一张天使般的脸孔,身着浅色的碎花裙,一双黑亮澄澈的眼带着怯意看向来人。

  “小叔找我……有事吗?”细白纤长的手暗里抓着裙摆,十足表现出她的紧张。

  她,慕雪……慕家三小姐,曾在精神病院里待过五年,十三岁回到这个大家族,她不喜欢和人说话,家里的人也对她很避讳,几乎当她不存在,但……小叔,那个掌控慕家所有人命运的男人要见她?

  管家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催她动身,慕雪不安极了,明明被遗忘了的人突然被想起怎能不害怕?

第2章 嫁雷家大少

  跟着慕家的管家穿过一栋栋排排而立的小别墅,来到主屋。主屋其实是慕氏现在的总裁一家在住,小叔并不住这里,只是有什么事都会在主屋谈。

  她很少走出所住的地方,更别提来主屋了。

  此刻,坐在她面前的男人慕绍谦,她的小叔,表面上无权,实际掌控着每个慕家人的命运,在慕家里比他长的,比他小的无一不任他摆布。别问为什么,她只知道回到慕家后这个慕绍谦已经是这样定位了。

  “小雪,今天叫你来是想谈谈你的婚事。”茶厅里的俊美男人抱着一只柔顺的小黑猫,直接切入主题。

  慕雪一怔,抬起清灵的眸怯怯的看他,没出声。

  “你父亲利用慕氏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损害慕氏的利益及名誉……”说到这里,男人的目光掠过越加捏紧裙摆的女孩,“我已经和雷家谈好了,只要你嫁进雷家,我可以不计较你父亲做过的事。”

  慕雪扭紧了指尖的衣物,美丽动人的小脸白得吓人,粉嫩的红唇蠕动,纯净的双眸有些着急。

  “你嫁的人是雷家大少。”男人看穿了她的心思。

  雷家大少,她虽然没怎么出秋园,但关于雷家三少的事还是有耳闻的,雷家三少中只有大少雷万钧行事沉稳,性子温和,相比其他花名在外的两位,她想,能够嫁给他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我……我嫁。”她别无选择的答应了。

  嫁人,她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突然被这么安排,她毫无准备,未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三天后,正值月圆。

  夜幕降临,洛城被誉为世界最美的海岸城,浪漫的暖色灯光环绕,亮如白昼。

  一场盛大婚礼在此举行,并且对外开放媒体全程拍摄。

  此时,依旧陆续有不停的名车驶来,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轰动全球的婚礼。

  举行婚礼的时间已到,浪漫的婚礼现场,婚礼进行曲响起,按照旧俗,新娘挽着父亲的手出场,迈进幸福大门。大家都被新娘的美震慑了灵魂,那样娇小惹人怜,那样清灵脱俗,恍如仙女下凡。

  然而,新娘站在幸福花门良久,也没见新郎过来与她携手走红地毯,那是因为,新郎根本不在!

  所有人都知道新郎没来,却没有人通知新娘,还让新娘如时入场,存心是给新娘及她的家人难堪。

  退也不是,前进又不能。

  一向怕生的新娘握紧了捧花,低着头,不敢迎向任何人的目光,因为那必定是鄙夷和嘲笑。

  观礼席上,没有雷家的人,而慕家除了必须挽着她走红地毯的父亲,再无他人。

  十分钟、二十分钟……新娘的头越来越低,新娘的父亲硬是挺直了腰杆,强撑着。

  直到,将近四十分钟过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新郎来了!”,新娘也禁不住回过头去看……出现在教堂门口的身影高大挺拔,身穿礼服,只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冷酷严峻,尤其……他手上还抱着一张遗照!

  有人吃惊的站起来,有人惊呼,一时间,窃窃私语充满了整个现场。

  慕云龙看到后第一反应就是越加抓紧身边的女儿,怕她受不了逃了。

  “不是……他不是……”慕雪惊恐的呢喃,脸上即便上了妆也掩盖不住她的苍白。

  他不是雷家大少雷万钧,他不是……

  马上,男人来到她面前站定,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铺天盖地袭来,让她如同身处冰窖。

  他的新娘很美,这是雷厉风看到她第一眼的想法。即使在调查资料上已经看过她的照片,但她本人更美,美得恍如不食人间烟火,巴掌大的心形脸,精致无双的五官,多一分则艳,少一分则俗,柔美清纯,刚刚好。尤其,此时,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正带着无辜和怯意看他,恍如误闯人间的精灵,不知所措。

第3章 不受承认的身份

  男人微眯起眼,低头看他的新娘子。

  新娘子越发抖得厉害,一旁的父亲着急的对她使眼色,但她选择无视,抬头,害怕的看着这个高出她一个头的男人,仿佛集合了此生所有的勇气,才说得出口,“我……我要嫁的是雷家大少,你……不是。”

  “原来你连自己要嫁的人是谁都没搞清楚。”伸手抬起她说完话就低垂下去的脸,冷漠地说出自己的身份,“我叫雷厉风,雷万钧三兄弟的堂哥!记住这个名字,因为它即将是你这辈子都摆脱不掉的烙印!”

  慕雪吓退了一大步,好可怕的占有欲,像是可怕的预言……心,沉入湖底,只能像一只玩偶令人摆布。

  婚礼进行曲重新响起,新郎左手挽着如惊弓之鸟的新娘子,右手抱着小女孩的遗照,优雅从容地踏上红地毯。

  婚礼,在浑浑噩噩中结束。

  海风,沙滩,浪潮,喧哗的婚宴办得独具风情。

  他们并没有参与其中,举行完婚礼后他将她丢给伴郎,冷漠地转身离开了,而她则由伴郎开车送回‘家’。

  这个家,比慕家一栋栋相连的别墅区还大。独占整个香山,宏伟的建筑设在整个山头的最佳视野,近看四面大树环绕,远看碧海蓝天。

  从进入通往别墅的山道起就已经被监控器监控,安全工作十分严密。

  后车座的慕雪已经换了条嫩红色的不规则裙摆雪纺裙,看着车窗外掠过的盏盏路灯,放在膝上扭绞的手指凸显她的迷茫,不安。

  车子驶入雕花铁门,在诺大的法式宫廷建筑门前停下,车门被从外拉开,慕雪摆好裙摆,优雅下车。

  首先,对上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岁的女人,面无表情。有着良好修养的慕雪对妇人礼貌点头。

  “慕小姐,我是星园的管家,叫我刘姐就行。以后这里就是你要住的地方,现在我要带你了解一下庄园。”刘姐公式化的说完,便带头领路了。

  慕雪因为她的称呼还愣在原地,为什么是慕小姐,而不是太太或者……少奶奶之类的称呼?

  “先生并没有跟我们宣布说自己结婚了,所以,我们只能这么称呼你。”刘姐停下脚步,冷淡的说。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没有对这里的人宣布他结婚,他们就不会当她是他的太太来看待,那她将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立足?会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淡淡的苦涩滑过心田,她不善交谈,只是扯唇一笑,低头跟上去。

  虽然是夜里,但庄园每一处都设了灯,一点都不妨碍慕雪了解地形。难怪刘姐称之为庄园,这的确是一个庄园,除了主建筑,还有另外的会客区、3座客居别墅、1个私人的9洞高尔夫球场和11个人工湖,主建筑后方还设有花房、草坪、秋千架、尤其那个最大的人工湖上方还设了还设了座吊桥,吊桥上绑缚的星星无论是通过太阳光还是通过夜光,白天黑夜映射在湖中都是星光闪闪……庄园里的一切仿佛都是为女孩子而设计,就连星园这个名也一样……是那个女孩吗?遗照里的女孩。

  她,到底嫁了怎样的一个男人?

  参观完庄园,穿了一天高跟鞋的慕雪已经很累,刘姐从头到尾除了必要的介绍外,没说过任何多余的话。

  “折腾一天,慕小姐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刘姐把她带进二楼的一个房间,说完就走。

  “等等,请问……我的房间在哪?”这个房间太充满男性化,不像是她能住的。

  “这是先生的房间,慕小姐还需要我明说吗?”刘姐回头,依然面无表情。

  慕雪脸色一热,尴尬的点头,“麻烦你了。”

  刘姐离开后,慕雪把房间打量了个遍,不敢乱碰任何东西。她并不认为那个男人会想要跟她同床共枕,算了,还是等他回来问问吧,虽然跟他说话需要很大的勇气……凌晨两点,雷厉风进入房间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嫩红色真丝纱裙坐在椅子上睡着的女人,白嫩的手即便睡着了也没有松开揪着的裙摆,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是一种极缺安全感的表现。

  直接绕过她,当她不存在般,他脱下衣服,一件一件,只穿着内裤进了浴室。

  浴室里传出的水声惊醒了慕雪,两扇长长的睫毛受了惊似的睁开,看向椅子上堆放着的衣服,她知道他回来了!

  踌躇!不安!

  站起来拉好裙子,在心里酝酿着待会他出来时她要说的话。

  十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了,男人围着浴巾走出来,当没看到她一样,擦着头发从她身边走过。

第4章 权威的精神病医生

  第一次见到男人光着膀子,慕雪对上的第一眼就立马低下头了。直到他背对她,她才敢悄悄打量他。

  他有一副强壮的体魄,古铜色的肌肤,翘臀宽肩,身上每一条线条都充满了力与美,尤其,那胳膊都有她的两倍大了。

  “你在等人伺候你洗澡吗?”

  冷漠的嗓音骤然响起,慕雪垂下脸,咬唇,“我只是等你回来问你我的房间在哪。”

  无论是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他的声音,都冷到极致,仿佛生来就不具备感情。她平时就很少跟陌生人打交道,面对他,怎能不怕?

  随手丢开擦头的毛巾,雷厉风上前擭起那张脸,“你似乎还没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我……我以为你不希望同房。”他虽然没有表露任何情绪,但慕雪知道这个男人不喜欢她。在高大而强势的他面前,她就像一只卑微的蝼蚁。

  “那你就错了,以后你睡这里,也只能睡在我的床上!”不容置喙的宣布,冷冷放开她,“别让我以为你连自理的能力都没有!”

  那是冷嘲、鄙夷,虽然从小到大就习惯了这样的语气和目光,但对象是他,慕雪的心有点堵,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男人身份上是她的丈夫。

  默默的,慕雪从角落里的行李箱翻出自己的睡裙走进了浴室,清洗自己。

  出来的时候,他靠在床头打电话,似乎是工作上的事,严肃、简练的下每一条指令,菱角分明的轮廓、削薄的唇、英挺的鼻、犀利的鹰眸,全身上下无不透着凌厉与倨傲。

  收了线,雷厉风将手机随手搁在床头柜上,冷清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他的新娘很美,即使在调查资料上已经看过她的照片,但她本人更美,美得恍如不食人间烟火,巴掌大的心形脸,精致无双的五官,多一分则艳,少一分则俗,柔美清纯,刚刚好。尤其,此时,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正带着无辜和怯意看他,恍如误闯人间的精灵,不知所措。

  他的注视让慕雪觉得自己像被老鹰盯上的小蛇,遍体生寒。

  “有喜欢的人吗?”他忽然问。

  她站在床尾,摇头,“没有。”

  “也就是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了?”

  他的话太过直白,她羞赧,咬唇。

  空气陷入静默……

  他依旧用冰冷的眼神盯着她,就好像在考虑怎么处理一只到手的猎物。

  良久,雷厉风才翻起身边的相框,“把她摆上去。”

  慕雪上前接过相框,一看,脸色刷白,整个人都在颤抖。

  照片里的女孩,跟婚礼上他带来的遗照一模一样,只是这照片有色彩,让女孩的笑容更加天真烂漫。

  这个女孩到底是谁?为什么连他们的房间里都要摆着她?而且,要摆在她这边的床头柜上?

  最后,他没有碰她,躺下就睡了。而她侧身而睡,对着这张相片,心里毛得睡不着,占据床三分之一不到的身影卷缩成小虾米状,睁眼到天明。

  男人七点起床,七点十分下楼,吃完早餐七点四十出门,仿佛早形成标准步骤,很规律。

  楼下没有了关于他的动静,慕雪马上睁开装睡的眼,看都不敢再看床头柜那张照片一眼,找出要穿的衣服跑进了洗漱间。

  用粉将睫毛下的青影遮住,她下楼,刘姐问她要用什么早餐时,明知这只是出于职责,她还是受宠若惊,于是,开口要了中式早餐,熬得恰到好处的营养粥搭配些独特腌制的小菜,热呼呼的让她的心也有了暖意。

  刘姐是庄园里的管家,同庄园里的主人一样面无表情,冷肃严苛。在这里,所有人都叫她‘慕小姐’,只因庄园的主人没有跟他们宣布她的身份。

  从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她似乎已无立足之地。

  用完早餐,慕雪上楼整理自己带来的个人用品,但才回房没多久,刘姐就带着一个外国人上来了。

  “慕小姐,这位史密斯先生是著名的精神病医生,是先生请来替你看病的。”

  慕雪的心一下子寒得发疼,情绪失控了,“我没病!你让他走!马上让他走!”

第5章 回门

  “这种病人通常都会说自己没病,她现在的情况有点糟糕。”

  那个史密斯医生很惋惜的说完,就让身后带来的两名助手上来按住她,说的虽然是英文,但是她听懂了。

  薄弱的力气挣扎不开。

  药剂注入针筒,从尖细的针头溢出……这些画面对她来说从不陌生,那是镇静剂。

  恐惧,无助。

  原来,噩梦永远都不会醒来!永远……

  在昏过去前,她看到门口的位置站了一个人影,冷漠无情的看着她挣扎,看着她绝望,然后……她看到他笑了,只是冷冷一勾,但确确实实的笑了,很残酷的笑……此后,那个医生每天都来,用各种方法测她的病情,第一次被注射了镇静剂后,她学乖了,积极回答医生的每一个问题,这种日子持续了半个月,她终于刑满获释。

  那个男人,那个可怕的男人,每晚,她和他同床异梦,他晚上什么时候回房,几点上床,早上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都清楚得很,不是因为关心,只是怕,怕得睡不着。除了怕他,还怕床头柜那张笑得灿烂的照片。

  他冷眼旁观的那天早上,她也认清了现实,他不会喜欢她,甚至有意在折磨她,似乎她痛苦才是他最想看到的。

  今天,那个史密斯先生当面宣布,她是正常的,至少到现在没测出她有半点精神病的症状。

  他没有表情,只是扬手叫人送走医生,然后起身扣好钻石袖扣看都不看她一眼,迈步离开。

  “我,想回门。”慕雪跑上去,有些喘的说……冷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那双如鹰隼般的眼睛锐利得好像要看透她的内心,良久,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但慕雪清楚的记得住进来半个月,他并没有对她下禁足令,之所以现在才提出,只因为在今天之前她在大家眼中是个‘病人’。

  叫司机送下山后,慕雪打发了司机,在街上采买东西,才拦车往慕家而去。

  慕家,左边第三栋属于她家的别墅……秋园,已是人去楼空,慕家的管家告诉她,在她结婚的第二天,爸爸就被调派到南非接管新公司了,连小妈也迁过去了,可能不会再回来。

  慕雪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恍恍惚惚。

  原来,到头来,依然还会只剩下她一个人。

  记忆里妈妈是疯的,所以她也被当成疯子扔进了精神病院,后来妈妈死了,再后来爸爸来接她回家,虽然从未亲过,但始终还是家人、还是亲人……是被遗忘了吗?

  只是被遗忘了对吧!

  一定是的,只是遗忘,不是遗弃!

  回门,只是想走出星园呼吸新鲜空气的借口,但多多少少还是下了心的,不然怎么会亲自挑选这么多礼物。

  她跟家族里的人都不亲,那些堂哥堂弟,堂姐堂妹们因为她有病,所以远远看到她扭头就走。

  看来,礼物是白买了。

  转身,黯然落寞地离开。

  走出慕家大门,巧遇慕氏现任总裁慕司寒、她该称一声‘二哥’的车子回来,她低着头跟车子匆匆擦肩而过。

  但是……

  “等一下!”车子在她身后停下来。

  清润的嗓音叫住她,她停下脚步,却没敢回头,生怕叫的不是自己。

  “你,回门吗?”慕司寒站在她身后,看了眼她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温柔的问。

  慕雪点头,有些紧张,还有一丝意外。

  “为什么不回头?不想见到二哥吗?”

  二哥?她可以叫吗?可以吗?

  “还是你怪我把三叔调到南非去?你知道的,小叔是因为你答应嫁进雷家才愿意放三叔一马,但不能当做什么没发生,所以只能调三叔到南非去。”

  她不是啊!她只是从来没叫过,不知道怎么叫而已。

  “我待会还有客户要见,你先跟我回家可以吗?我交代王管家照顾你。”慕司寒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还挺沉。

  慕雪缓缓回过身面对他,早已红了眼眶,“二哥……谢谢你。”谢谢你看见了我。

  “过去是二哥太冷情了,你别怪二哥就好。”慕司寒歉疚的抬手抚她的发顶。

  她一个劲的摇头,她从来没怪过谁,真的。

  最后,慕雪只是喝了杯热茶就走了,离开的时候,她是开心的,因为二哥肯认她了,她又多了一个亲人。

  慕雪在外边当了一天的游魂,傍晚才拦车回那个冰冷的地方……星园。

  私人道路不允许外来车子进入,所以,她只能在山道下下车,徒步走完剩下百米的路。

  明明是空寂的山头,即便长长的私人道路两排都种满了枫树,现在也不是赏景的时候,何况是私人的地方,不允许参观和拍摄……那么,眼前聚集在这里的人群要干什么?

  慕雪虽然好奇,但从来都远离人群,她捏紧了包,步履加急。

  “看!那是雷厉风刚娶的老婆!抓住她!”有人认出她了,就在她悄悄地从边上走过时。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天津市委常委会专题学习党纪处分条例————要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8-11-02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