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留香小说的作者是开阅,山村留香龙根沈丽娟是书中的两位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山村留香龙根

山村留香全文阅读

山村留香小说的作者是开阅,山村留香龙根沈丽娟是书中的两位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傻子龙根和自己的美丽表婶沈丽娟之间的故事。自从18岁那一年被诊出患有天萎之后,龙根便被送到了乡下表婶家,可一个奇怪神婆的药竟然让龙根恢复成了常人。

第一章 傻子龙根

  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呻吟闷哼。

  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颗大奶子如同木瓜,轻轻晃动,震慑心魂!

  “咕噜!”龙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巨大帐篷。

  房间那边,沈丽娟正轻轻抚摸着坚挺双峰,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似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嗯哼”一声轻哼。

  双腿紧紧夹住,正前方小腹处一小撮卷毛还有几颗水珠。她静静欣赏着诱人酮体,曼妙的身段,滑腻如水的肌肤。媚眼里突兀闪现一丝欲望。

  “哗哗哗……”水声再次响起,吸引了龙根的注意力。却看见表婶伸出白如莲藕一般的纤细小手朝着下方探去,路过坚挺双峰,轻轻滑过平坦小腹,径直伸入下体,轻轻扣动。

  “嗯哼……嗯……”沈丽娟紧闭着美眸,动作越来越快,娇躯跟着猛烈颤抖起来,俊俏的双颊逐渐泛红,眼看就要到了顶峰。

  “砰!”一阵响动传来,顿时惊醒了沈丽娟。“谁?小龙,是你吗?”“次奥!该死的野猫,吓了老子一跳!”

  龙根暗骂了一句,听闻表婶问询,连忙回答道:“啊……啊……表,表婶啊,是我。我,我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了。”

  再一看,龙根突然变得傻里傻气,还有几分结巴。“小龙,你摔着了?没事儿吧。”房间那边传来沈丽娟关切的声音。

  “没,没,没事儿。表婶,我自个儿起来就行了……”说着,龙根故意拍了两下床板,发出“砰砰”的声音,双眼却还死死盯着小洞。

  因龙根这边的动静,沈丽娟尽管未尽兴,却也只能鸣金收兵,从浴桶里站了起来。水珠顺着大木瓜一样的奶子就流了下来,两颗粉红色的小点分外诱人。

  刚刚软了两分的下体,再次坚硬如铁,跟擀面杖似得,龙根狠狠搓了两把,直到沈丽娟穿上衣服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这幅神情哪里还有方才的傻帽样儿?

  想起这事儿,龙根神情便黯淡不少,自己本是城里人,父亲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奈何在自己十八岁那年检查出来是“天萎”,什么是天萎?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生不了娃,给老龙家接不了种。

  就这样,被自己亲生老爹给送到了乡下。说来龙根点儿也背,送来乡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好巧不巧,一道雷下来,得,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

  可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龙根就是个鲜明的例子,被雷劈了之后得有小半年的样子,一和尚打村里路过,也没啥说的,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拉着龙根的手摸了半天,硬给龙根塞了一颗药。

  不仅治好了龙根的“天萎”病,也不傻了。不仅不傻,龙根甚至比以前还要聪明伶俐的多,不敢说过目不忘,可也相差无几。记忆力出奇的好,不知怎么地,还凭空多了一副好身板,力气大得不行!

  这下龙根不傻了,可龙根却开始了装傻。一来是不想表婶告诉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自己天萎病好了,对这样的父母龙根早没了感情,即便当初给表婶塞了大几万块钱;二来,龙根是舍不得村里的姑娘妹子啊……

第二章 傻子又能明白什么

  “小龙,你没事儿吧。让表婶瞧瞧,”正在意淫的时候,沈丽娟居然走了进来。

  龙根吓了一跳,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二弟上,即便如此,硕大帐篷依然分外明显,龙根微微侧了侧身子。傻乎乎道:

  “表,表婶,你,你咋来了呢?”

  沈丽娟打开灯,手里多了一瓶药酒,脸上挂着两分担忧。

  “来,摔到哪儿了?表婶瞧瞧,这是表婶从娘家带来的药酒,效果很好的……”

  龙根哪里有心思听沈丽娟的话?一对贼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沈丽娟曼妙的身躯上打量了。

  刚刚沐浴过后的沈丽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甚是清新,配合着一条碎花长裙,长发自然垂下,两颗水汪汪的大眸子说不出的桃花春意。微微一弯身子,两颗硕大的木瓜垂了下来,尽现眼底!

  两颗粉红色小蓓蕾明显还带着微微的水嫩之色,“咕噜”,龙根吞了一口口水儿,哈喇子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小龙,怎么了?”沈丽娟察觉到龙根异样,顿时抬起头来,顺着龙根目光才知道自己刚刚洗完澡还真空着呢。俏脸微微一红,不过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个傻子又能明白什么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看来自己是想男人了。沈丽娟暗骂了自己两句,突然起了调戏之心。本来嘛,傻子哪里懂人事?就算懂又能如何?不还是天萎吗?硬不起来还想日女人?

  龙根不明白沈丽娟为何突然坐到床边,翘臀挨着自己大腿边坐了下来,一股异样燥热传来,不知为何,二弟又硬了两分。

  “呵呵,表,表婶……你好美……呵呵……”龙根依然傻里傻气冲着沈丽娟呵呵直笑。

  沈丽娟抿嘴一笑,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美了,不然十里八乡的男人怎么会打自己的主意呢?尽管是傻子的夸赞,沈丽娟依然很满意。女人嘛,有几个不爱慕虚荣?

  “小龙,表婶真的很美吗?”沈丽娟又朝龙根靠了靠,多了两分狐媚。

  “美,美。表婶当……当然美……”说着,龙根嘴角又流出了一长串哈喇子,双眼紧盯着沈丽娟硕大的奶子,小腹突兀升腾起一股无名邪火。

  沈丽娟闻言“咯咯”直笑,忽而道:“小龙也知道看女人的奶子了呢,嗯,有出息。”

  “表,表婶,为……为什么,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龙根紧跟着冒了一句,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扑哧!”

  沈丽娟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笑得花枝招展,捧着肚子一阵大笑。

  这一笑不打紧,可白白便宜了龙根,硕大双峰经过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轻轻摇晃起来,看得人血脉喷张,几欲走火!

  “表婶,你……你笑我做啥呢……”龙根哈里哈气摸了摸脑袋。

  沈丽娟止住了笑,突然拉动了一下领口,露出一大片洁白来,“小龙,表婶奶子很大很软哦,想不想摸一摸啊?”

  龙根呵呵笑着,心思急转,这么好的机会摸还是不摸呢?

第三章 把手放在上面

  沈丽娟也是个苦命的主儿,刚刚嫁到村里一个来月就死了丈夫,村里人都说沈丽娟克夫,别人不知道,沈丽娟还不知道吗?

  都是根生那人把持不住,见自己美貌漂亮,一连几天不出门的在家里干自己,自己倒也爽了,根生可就完了,落了个精尽人亡。

  “他死了倒是轻松了,可苦了老娘了,白白守了这么些年活寡!”沈丽娟心里有些不爽,抬头看了看龙根。

  孩子长得很是英俊,眉清目秀的,身高得有一米七五样子,虽然才二十出头,可身板儿健壮啊。可惜了,是个天萎。不能行房。

  天萎本来就够倒霉的了,最后一个雷“咔嚓”一声下来,把脑子也给整得不灵光了。加上被父母抛弃,沈丽娟便动了恻隐之心,对龙根格外好。

  龙根不知表婶心中怎么想的,自己心里倒是琢磨了好一阵。只一看便知表婶动了春心,乡村里嘛,没打牌喝酒K歌,孤枕难眠,不想着放炮又能干嘛呢?

  “不摸吧,那老子就真傻了,表婶那个确实很大。摸吧,很容易露馅儿啊。”龙根不傻,要不小心走火了,这天萎的事儿可就名不副实了呢……“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天萎好了,小爷不还能装傻充愣么?奶奶的,摸,一定要摸!十八摸……”

  “呵呵呵,表,表婶,摸,摸摸……”龙根流着哈喇子,一脸愣笑,紧盯着沈丽娟酥胸,确实好大啊,胀鼓鼓的,又没戴咪咪罩,晃来荡去的好不诱人。

  沈丽娟闻言从思绪中回复过来,俏脸微微一红,要别人说这话,非得一大嘴巴扇过去,可一看是傻子表弟,也就释然了。

  想到龙根的可怜,再想想自己的寂寞难耐,轻轻解下了半边衣带,一坨白花花如同大馒头的嫩肉滑了出来,左右两边两颗红彤彤的小樱桃挂在上面,轻轻震颤。

  “小龙,来,把手放在上面。表婶让你摸摸……”沈丽娟抓起龙根的手轻轻摁在了酥胸之上,“嗯……哼……”

  木纳的龙根跟随着沈丽娟的步骤,终于按上了那一团柔软,果然很大很柔,富有弹性,一股温热传到掌心!

  搓,揉……

  “嗯哼……小龙,用点儿力……”沈丽娟春心大动,敏感部位被人轻轻抚弄,一股燥热迅速涌遍全身。

  龙根依然呵呵傻笑,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听说要用力,双手赶忙加大了力度,狠狠揉搓了起来,眼看着两个大馒头变成各种形状……“嗯哼,小龙真乖……”沈丽娟有些把持不住了,下面已经开始哗哗哗的流水了。

  龙根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沈丽娟不明所以,睁开迷醉的双眼看着龙根,见其表情有些异样,连忙问道:

  “小龙,你,你怎么了?表婶摸着不舒服吗?是不够大吗?”

  龙根暗暗贼笑,却依然摇了摇头,神色黯淡,甚至带着几分伤心。

  “那又是怎么了?”沈丽娟接着道。

  龙根突然低下了头,伤心道:

  “表……表婶,小龙,小龙想妈妈了,妈,妈妈以前就给我吃奶的,摸着吃奶,摸,摸着表婶的奶,小龙就想,想妈妈了……”说着说着龙根居然抹起了眼泪。

  “呃?原来就因为这个啊?”沈丽娟闻言顿时就轻松了,本以为龙根想他娘了,没想到只是想吃奶了,吃奶不挺好吗?自己不就是现成的吗,就是没奶水……沈丽娟扳起龙根的肩膀,水汪汪的桃花眼像是会说话一般,“小龙,既然你想吃奶,那就吃表婶的吧。表婶的奶好,不仅大,而且软,比你妈的还大哦,来,吃吧……”

第四章 用还是不用

  “真……真的?”龙根睁大了双眼,一脸欣喜,回过头来伸出手去,像是掂量货物一般,抬了抬沈丽娟的双峰,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表婶的奶真的要大一些哦,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了……”

  沈丽娟妩媚一笑,“好不好吃,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嗯,表婶,那,那小龙就吃咯?”龙根煞有其事的盯着沈丽娟胸前的两颗小红点,双手不自觉的搓了起来。

  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码D罩杯去了。圆润饱满,轻轻一晃波涛汹涌,绝对的胸器!

  “吧唧,吧嗒,吧嗒……”龙根从床板上坐了起来,双手掌控着两个大馒头揉啊揉,搓啊搓。

  突兀的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了小樱桃,使劲儿吮吸。发出吸溜的声音来。

  “嗯哼,嗯……”沈丽娟娇躯一震,胸前又是一阵震颤,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促使体温急剧上升,一股燥热蔓延四肢百骸。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两分。下面的水似乎开始泛滥了。

  龙根乐得心里一阵贼笑,傻人有傻福这话怎么说来着,太爽了,装傻都能摸咪吃奶,天下哪儿找这么好的事情啊?

  小弟坚硬如铁,龙根渐渐也把持不住了,由一开始的猛吸变成了舔,挑,撩,原本粉嫩分的小红点上面裹了一层口水儿,慢慢坚挺了起来。

  “砰!”

  不知是龙根用力过大,还是沈丽娟身体酸软,一时失控,倒了过去。龙根自然而然趴在了沈丽娟的肚皮上。

  “咿呀……”沈丽娟一道蚀骨销魂的呻吟传来,龙根不自觉又硬了两分,趴在胸前忙的不亦乐乎,这可是吃奶啊……小房间内,喘息声越来越粗,沈丽娟完全忘记龙根是个傻子,情不自禁搂住了龙根虎背,结实而有力。

  嫩白如莲藕般的小手臂轻轻滑下了龙根裤裆处,那个东西能够填补自己的漏洞,这个沈丽娟还是知道的。

  此时龙根也正在兴头上,玩耍着两只小白兔,一搓一揉,俨然一副调情大师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儿傻样儿呢?

  “啊……硬了!”沈丽娟突然惊醒过来,死死拽着龙根二弟不松手!

  “糟糕,被发现了!”龙根醒悟过来,亦是叫苦不迭,也没想到沈丽娟居然会抓着自己二弟,这下玩了!

  “呵呵,表,表婶,我,我要吃奶……”傻人有傻福,关键时候,还得装傻!龙根一如既往流着一嘴的哈喇子,怔怔的盯着沈丽娟酥胸。

  沈丽娟却如遭雷击,小龙不是天萎么?怎么就硬了呢?

  “小龙,来,把裤衩脱了,表婶看看。”说着也不管龙根作何,径直扒下了龙根裤衩。

  突然,“啪”的一声,坚硬如铁的二弟反弹回来,弹在龙根肚皮上,一声脆响!

  却看二弟威风凛凛,好不霸道!又长又粗,都快赶上沈丽娟的小手臂了!

  “啊,咋这么大呢?”

  龙根摸摸脑袋,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依然瞪着沈丽娟胸前震颤不已的两只大白兔,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大,实在是太大了!吸着,摸着都舒服。

  “小样儿,小爷吃了多少王八,猪鞭,不然二弟能有这么肥?”龙根暗自欣喜不已。

  俗话说:“女人的胸,男人的根!”自己这玩意儿要一掏出来,指定吓傻一片人,估计长毛子的家伙事儿都没自己的厉害!

  “看样子表婶也被自己这玩意儿给吓傻了,待会儿是给她用用呢,还是先吊吊她的胃口呢?”龙根开始盘算起来了。却不知道这会儿的沈丽娟心里涌起的惊涛骇浪!

  这家伙也太大了一点儿吧,怎么看怎么像一条大蟒蛇,脑袋还冲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这家伙要放在自己下面,要是用来日自己,那该……沈丽娟打了个寒颤,爽是爽,可自己能遭得住么?

  “表,表婶,我要,我要吃奶,”龙根看出了沈丽娟的惊惧,根儿大是好事儿,可也容易吓坏别人。看样子表婶是害怕了,这么大一根儿棒子要捅下去,还不得又红又肿啊,指不定几天时间都下不了地。

  沈丽娟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看着龙根一脸殷切的模样,心软了两分,伸手抖了抖双峰,爽快道:“想吃就吃吧。”

  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这么大的玩意儿啊,用还是不用呢?太大了,怕伤着自己啊。不用吧,这么大这么好的宝贝,放着多可惜啊。

  “好啊…好啊…”

  龙根当即搂着沈丽娟的腰,狂啃起来。

  “嗯…哼…”

  沈丽娟桃眼迷离,“小龙,你躺床上来,婶子让你试试更舒服的。”

  “嗯啊。”

  龙根很听话的样子,平躺在一旁,心里却跟明镜一样,乐得没边。

  沈丽娟低头看了眼,咬了咬银牙,死就死吧,然后握住那条蟒蛇般的粗物,塞了进去……

第五章 不想开超市了是不

  夏日的乡野清晨,空气中有着一丝潮湿的味道,却是清晰无比。阳光透过树枝,照在地上,星星点点的金黄,甚是漂亮。

  两只麻雀在枝干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平添了两分生机。寡妇超市门前门口却坐在一个秃顶男人,正狠狠嘬着香烟,骂骂咧咧,“这沈寡妇怎么回事,大清早的不开门,老子还等着回去烧火做饭呢。”

  陈天明很是郁闷,原想沈寡妇是个勤快的主儿,没想到敲了大半天却没动静,想一走了之,可整个村里就这一家超市。走了,还买什么鸡蛋面条啊?

  想起沈寡妇,陈天明这裤裆里就一阵鼓动,撑起一顶巨大帐篷,裤裆那玩意儿骤然硬了起来,圆滚滚的。

  不是陈天明没啥定力,实在是沈寡妇杀伤力太大,早经人事,却并未生养,身条子好的没话说,又不像村里其他妇女,整天守着超市,细皮嫩肉的,脸盆依然俊俏如初,若要说一丝改变,少了清纯,多了妩媚。

  胀鼓鼓的胸脯,肥硕的臀,无一不引诱着陈天明邪恶的思想!

  “老子就是拼了这村支书的位置,也得把这婆娘给日了!”心中愤愤的想着,陈天明眼里却泛出一丝精光,赤裸裸的欲望呈现在双眼之中。

  “吱呀!”

  便民超市大门终于打开了。沈丽娟端着洗脸盆摇摇晃晃走了出来,一身碎花长裙包裹着婀娜多姿的身子走了出来,似乎双腿有些不适,看样子有些痛苦,眉宇间却带着红润,显然是吃饱了。

  沈丽娟忍受着下体剧痛,一瘸一拐打开了超市大门,也没注意到台阶上坐着的人,端起水盆泼了过去。

  “哎呀,你终于开门了……”陈天明刚刚张开嘴,一盆洗脸水却淋了下来。

  “啊?”沈丽娟吓了一跳,只怪下面太痛,没有注意台阶坐有人,这下倒好,不偏不倚,一盆洗脸水给村书记泼了一脸。

  “对,对不起,陈书记……”沈丽娟连连道歉,陈天明可是村里最大的官儿,手里权力大着呢,自己可得罪不起。

  陈天明气结,伸手抹了一把水,气哼哼道:“沈寡妇,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想开超市了是不?”

  “陈书记,真是对不起,我也没瞧见你。”沈丽娟吓得花容失色,陈天明要真把超市给关了,那自己不就得喝西北风了吗?“陈书记,屋里坐坐,我拿毛巾给你擦擦。”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陈天明的胳膊。

  “哼!”

  一声冷哼,陈天明迈着四方步,舔着肚子走了进去。

  表情愤怒,陈天明这心里却是高兴得很,甚至是兴奋,连裤裆二弟也跟着鼓动起来。这可是沈寡妇的房间呐,村里有多少俊男小伙儿想进这间屋子,都没得逞,可没想到沈寡妇居然主动将自己拉了进来!

  “嗯,明天早上我接着蹲门口候着,再等一盆水泼下来,一来二去,这俏寡妇还不被老子给日了?哼哼……”陈天明暗暗奸笑起来。

  沈丽娟心乱如麻,忧心忡忡,自己一盆水给村书记泼在身上,能有好吗?连忙从货架上取下一张新毛巾,忍着下体剧痛走向了陈天明。

  “陈书记,来,我给你擦擦……”

  “嗯。”陈天明点了点头,手里夹着半截烟坐在椅子上。

  沈丽娟弯着腰,左手扶着陈天明的秃顶脑袋,右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许是因为心中胆怯,下面的剧痛也顾不上了。

  “嗯,好香。”陈天明却突兀的冒了一句。

  这可是近距离与村里俏寡妇沈丽娟接触啊,吐气如兰,悠悠的香气仿佛从酥胸散发出来一般。只需要一睁眼便能清清楚楚看见,领口里两颗小红点荡来荡去,两只大馒头挂在胸前,行成一道鸿沟……美,太美了。

  “啊?”沈丽娟一声惊叫,小手却被陈天明给抓住了。“陈,陈书记,你,你放开我……”

  陈天明却是摇了摇头,死死盯着沈丽娟胀鼓鼓的双峰,因动荡而轻轻摇晃起来,波澜壮阔好不壮观。

  “嘿嘿,你泼了我一头的水,你得赔偿我啊,”陈天明色迷迷盯着沈丽娟,奸笑道:“你也知道,书记我对你很有意思的,不然你这便民超市哪来这么好的生意呢?不如……”

  说着,陈天明淫笑起来,另外一只手却抓向了沈丽娟傲人双峰。

  “啊……不,不要啊……”沈丽娟吓得连连后退,惊惧道:“陈书记,陈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要买什么,我不收你的钱,好不好?当我给你赔礼道歉了,求求你,放过我,别这样好不好?”

  沈丽娟不得不害怕,这个陈天明可不是好惹的主儿,挂着村书记头衔不说,这心眼儿还挺狠,据说这村里没几个姑娘没被他给祸害,之前还有人反抗,叫嚣着要去城里告陈天明,可不知这些人,不是死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儿。沈丽娟能不害怕吗?

  “嗯,这话怎么说的?书记我是赖账的人吗?”说着,陈天明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啪”一声放在一旁的柜台上,“来,让书记摸摸,我可是想你很久咯……”

  沈丽娟吓的连连后退,一张俏脸惨白如纸,平日里就躲着陈天明,没想到大清早得罪了这尊大神,今日要是不从,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这个老色鬼!敢碰老子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龙根比沈丽娟先醒,要装傻充愣自然不能早起。更不能被表婶给发现了,要让她知道自己没傻,扮猪吃虎占了她那么大便宜,还不得把自己给炖了吃咯?

  可这会儿,再装傻就不行了。要再装傻自己的女人可就被陈天明给日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自个儿婆娘都快被人给日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该怎么办呢?”龙根暗暗盘算了起来。

  “啊……不要!”

  没容得龙根想出办法,沈丽娟再次发出一声惨叫,龙根冲了出去。

  外面,陈天明已经脱掉裤衩,一把撕开了沈丽娟的裙子,胸前两团白花花的大馒头掉了出来,两颗红樱桃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轻轻震颤!

  龙根怒不可遏,抬起一脚踹在陈天明屁股上。

  “哪个狗日的……”陈天明一句话没卖完。却听见龙根的喊叫声。

  ——“抓贼娃子哦,抓贼咯……快来人哦……”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