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家玉临风为大家带来的《双轨》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双轨顾子文叶兰芝叶兰珠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顾子文叶兰芝叶兰珠小说

双轨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玉临风为大家带来的《双轨》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双轨顾子文叶兰芝叶兰珠是书中的几位主角,此书讲述的是顾子文与女友叶兰芝以及小姨子叶兰珠之间的那些事。顾子文和叶兰芝的感情一直很稳定,但是顾子文却还是精彩喜欢去按摩店放松,而叶兰珠就是他近半年来经常点的那个按摩小姐。

第1章 小姨子竟是按摩女

  “老婆,我回来了,渴死了,给我倒杯水。”

  周五,顾子文从省城出差回来推开家门,一边脱脚上的鞋,一边冲女友叶兰芝喊。

  “给。”话音刚落,一瓶冰镇凉茶递到他手中。

  抬头间,一个满面含春的女子站在面前,顾子文一脸惊讶,脑子里“嗡”地一声,接过凉茶的手抖了一下。

  “兰芝,你?”顾子文以为自己眼睛花了,看错了人。他把眼睛看向别处,生怕与她的眼睛对着。

  “那是兰芝哟,姐夫,我是你小姨子兰珠,初次见面唷。”眼前靓丽的女孩,皮肤白皙,身材颀长,一对傲人的胸将衣服撑起老高,里面的小馒头好象要蹦出来似的。怎么会是她?6号!那个按摩女!顾子文心里“格登”了一下。

  叶兰芝从里屋出来,看到愣着说不出话来的顾子文,在他肩上拍了下说:“乍了么?见美女流涎水了?

  顾子文回过神来,一张脸胀得象猪肝:“你有这样漂亮的妹妹,我怎么不知道?”

  叶兰芝白了他一眼说:“告诉你能怎地?迟早都会见面的不是?乍样,咱妹子长得象不象仙女?。”

  “象。”顾子文一边感叹,大脑中迅速浮现出在按摩院中的形情。真是活见鬼,一直以来为自己作“特殊服务”的小姐竟然是小姨子。

  简直是天方夜谭,想想自己和她在床上大胆而又热烈的细枝末叶,顾子文不由得脸红心跳。

  叶兰珠借口太热进了里屋。

  “你们认识?”叶兰芝看他和叶兰珠极不自然的样子,问他。

  顾子文端起茶杯喝了口,说:“这是啥话?我和兰珠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认识?”

  “那你紧张啥?”叶兰芝从冰箱里取出一根黄瓜瓣成两半,用黄瓜在脸上擦。她总喜欢用黄瓜在面部作按摩,说黄瓜汁是天然美容护肤品。

  “我这么老实的人,能做啥亏心事?”顾子文一边应付女友,心里嘀咕,这可怎么办?大约有半年时间,他就象着了魔似的经常去关顾琴瑟按摩屋的6号小姐。可他做梦都想不到,她竟然是自己的小姨子。如果叶兰珠将自己的丑事告诉了叶兰芝,那可真是天下大乱了。

  叶兰珠满脸绯红,背着顾子文对叶兰芝说:“姐,姐夫在家你也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他在家,我就不来了。”

  “兰珠,姐家就是你家,用不着拘束。”叶兰芝说。

  叶兰珠瞄了顾子文一眼,红着脸说:“我累了,休息了。”

  “你早点休息,我还要跳广场舞去。”叶兰芝叮嘱了她妹妹一句。

  看叶兰珠扭着屁股进了房间,顾子文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头上虚汗直冒。

  “天气又不热,你不停冒汗,难不成在外面遇到狐狸精了?”叶兰芝数落他。

  话音刚落,从叶兰珠房间传出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兰珠,你乍的了?”叶兰芝关心地问。

  “姐,没事,不小心将手机掉地上了。”

  顾子文心里象敲鼓似的,拿眼睛瞅了瞅正对着客厅的那间屋子,联想到她水渍咕咕的那股清泉,下身竟不自觉的翘了下。

  “兰芝,你跳广场舞赶紧去,我出了一天汗,身上都馊了,我得洗个澡。”顾子文对叶兰芝说。

  顾子文一头钻进卫生间,就听见叶兰芝出门的声音:“兰珠,姐去跳广场舞了,你好好休息。”

  叶兰芝前脚刚出门,叶兰珠就从房间出来了,站在卫生间门口对顾子文说:“姐夫,我当按摩女的事你千万要替我保密。”

  顾子文边揉搓着自己的身体,边说:“要让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既然都做了,又何苦求我给你保密。”

  “姐夫,我干这事也是万不得已。”

  顾子文用手触摸着自己身下,躯体内部的荷尔蒙迅速发酵,一阵阵快感传来,正兀自享受着,卫生间门开了,叶兰珠穿着睡衣,上半身几乎半裸着站在他面前。

  顾子文又羞又惊:“兰珠,你怎么进来了?”

  “姐夫,你做什么呢?”叶兰珠嘻笑着瞅着他,呼吸急促,高耸的胸一起一伏,身子就往他身上贴。

  顾子文将手从下面移到上面,下意识扯了条毛巾遮住下体,满脸通红,问她:“你怎么这样?刚才还说你是万不得已才去当按摩女的。”

  “我想问问你刚才看到我是什么心情?”叶兰珠向他抛着媚眼。

  “站在门外就说不清了?赶紧出去。”

  叶兰珠一动不动,用一双纤手将自己睡衣扣子慢慢解开。温言细语的说:“姐夫,乍这么巧,刚才看见你的时候差点没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还知道羞愧?刚进门看见你我差点没尖叫起来。”

  叶兰珠的睡衣眼看着就要从身上掉下来,露出她一丝不挂的雪白肌肤,顾子文用手挡住眼睛,他不敢看她光不赤溜的身体。

  叶兰珠的手在他裆间那玩意上摸了一下,顾子文浑身象过电一般,将身子往后缩了缩,恼羞成怒:“别闹了,快出去。”

  “别假正经了,我姐又不在。”叶兰珠嘻笑着就将身子靠上去。

  “你?”顾子文的下身已经坚挺,他实在受不了叶兰珠感官上的诱惑。想要出门,却被她堵在门口。

  顾子文叹道:“让开,你姐马上就回来了,让她看到?”

  “哟,这会子倒怕起人来了,当初你进按摩院的时候怕过谁?”

  “妹子,一开始我只是按摩去了,没想到竟然着了你们的道。”

  “怎,这事你怨起别人来了?还不是你管不住自己那玩意?姐夫,你得保证下不为例,不然我就将你去按摩的事告诉我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当然,那种地方我是再也不敢去了?”

  “快不要假惺惺了,我们的按摩院你肯定是不去,可是别的按摩院你未必不去?”

  “让我出去,你姐马上就回来了?”顾子文穿上内裤,一身结实的肌肉让叶兰珠目不转睛。

  叶兰珠一边用手撩拨着顾子文的胸肌,一边笑道:“不说别的,你告诉我你是和我姐在一起好还是和我在一起好?”

  说着就将手向他下面摸去,“兰珠,你。”顾子文又羞又恼,抓起一条浴巾,夺门而出,与刚从面跳舞回来的叶兰芝撞了个满怀。

  “子文,你们在做什么?”叶兰芝一脸不满,看到随后从卫生间出来的叶兰芝,不悦地问:“兰芝,你怎么也在里面?”

  叶兰芝衣服齐整的,胸前睡衣的扣子敞着,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肉,红着脸说:“姐,刚才姐夫让我给他搓背。”

  “是吗?”叶兰芝看着顾子文的眼睛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是的,好几天没洗澡了,后背痒的很,我就让兰珠帮我搓了下。”

  叶兰芝一脸不快,往沙发上一坐说:“我记得你以前从不让人给你搓背。”

  “这次时间这么长,天气又热,你不在,背上痒的很,刚好兰芝出来吃水果,我就顺便让她给搓了下,老婆,你不会不高兴吧?”

  “你说呢?”叶兰芝用眼睛恨恨地瞅着叶兰珠的背影反问他。

  “老婆,不就是搓个背吗?我又穿着衣服,又不是光着身子,你至于这样生气?”

  叶兰芝小声嘟弄:“一天到晚都不知想啥?和两个同学一起在宿舍住得好好的,竟然关系处不好,被人赶出了宿舍。”

  “不会吧?她看着脾气不错,应该是个合群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着她鲜花一般的人物,肯定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世。”

  “这我哪儿知道去?你不说我根本不知道你有这样一个妹妹。”

  叶兰芝叹了口气说:“我不想说她,你等着她向你诉说吧。”

  “她是你妹妹,能有什么身世可保密的。好了,我累了,在这里小睡一会。”

  顾子文光着膀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内心却翻江倒海,亏得他出卫生间的时候穿上内裤,不然被叶兰芝看到自己当着叶兰珠的面裸着下身的样子,一定会闹翻天。

  寻思着脸上就热了起来,汗象下雨似地刷刷往下淌。

  叶兰芝坐在一边剪指甲,看到他不停用手擦脸上的汗水,去卫生间取了条毛巾给他,不解地问:“屋子这凉的,你热成这样?来了个小美女你就把持不住了?”

  “老婆,人常说久别胜新婚,我心热,不信,你摸摸?”

  他压低声音,拿起她的手摸了下,那地方挺的高高的,象根擎天柱,顾子文用嘴唇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暧昧地问:“老婆,你想不想?”

  叶兰芝身子敏感地抖了下,朝叶兰珠房间呶了呶嘴,用手在他那里揉了一下,笑骂:“不要脸!”脸上浮起一片红晕。

  电视开着,电视剧演的越来起没味道,也没有什么节目可看,好几个台都在播放同一个广告,是关于一款治疗性病的药。

  顾子文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治疗性病的广告在背街的巷巷道道里多的数不清,每次从那经过他都要把嘴闭严实了,好象只要在那个地方吸口气就会感染了那种令人厌恶的病。

  自从有了那个特殊爱好,顾子文就对那类广告相当关注,担心自己会不会得了那种病。尽管几乎每次他都会采取防范措施,但自从的打心眼里喜欢上了叶兰珠,情致到极点,也会真枪实弹的干一回。

  顾子文仔细听了听得症状,立即就联想到了自己。近几天老感到浑力乏力,下身也偶尔有搔痒的感觉,不觉吓了一跳,自己的症状和广告上说的病灶相吻合,难道自己?想到那里,顿时游丝乱了。

  叶兰芝根本没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站起身来到叶兰芝的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向顾子文伸出双手,做了个拥抱的姿势。

第2章 被“自摸”

  顾子文高涨的情绪完全被电视上的那则广告给浇灭了,却不忍心拂了叶兰芝的热情,给了她一个公主抱,两个人进了房间,顾子文借口太热,说先休息一下,将身子凉快了再干不迟。

  “你这是啥态度?这种事情是兴致所至,岂能说等就等?”叶半芝说着就将嘴往他的嘴唇上盖了上去。

  叶兰芝的嘴一离不差的印在他嘴上,手嘴并用,手也不老实起来,直接就按到了那个地方。

  顾子文看着叶兰芝一张妖娆无比的脸,神经末梢刚刚有了点反应,立即就联想起与叶兰珠在按摩店颠蛮倒凤的情形,再想想刚刚看到的广告,身下的东西刚有了点动静立即象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却怎么也硬不起来。

  叶兰芝加快速度,想要激起他的欲望,却无济于是,不仅埋怨他:“刚才还情绪高涨,这会怎么了?”

  顾子文定了定神,注意力总是集中不起来,叶兰芝的双乳离他很近,他大脑中却闪现出叶兰珠饱满又傲人的胸。

  唉,我这是怎么了?顾子文看着热情澎湃的女友,无奈自己总是挺不起来,一想到与叶兰珠真枪实弹干那事的情形,不觉后怕,听说按摩女中得性病的人很多,万一被叶兰珠传染上了,自己再传染给兰芝,岂不是形成了恶性循环?

  顾子文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硬不起来。

  叶兰芝不满地问:“子文,你出去才几天,就成了蜡枪头?”

  顾子文歉意地说:“老婆,怎么也得让人精力充沛吧?等我恢复好了一定好好侍弄你。”

  叶兰芝背过身去,给了他一个后背。

  顾子文越想越后怕,给叶兰珠发了条短信:“你有没性病?我们明天谈谈。”

  不到一秒功夫,赵兰珠回复短信:“你才有性病!”

  刚看了一眼,感觉身后有人,猛抬头,看到刚刚还躺着的赵兰芝靠在身后也在看他的短信,吓了一跳,将手机盖合上,解释:“开玩笑。”

  叶兰珠脸色铁青,怒目圆睁,去抢他的手机,顾子文将手机握在手心,就是不给。

  “兰芝,我们约定过,不能看对方手机的。”

  叶兰芝一声不吭,使了吃奶的力气从他手中抢过手机,看也不看,“啪”一声摔到地上,连哭带骂:“都收到了这样的短信,你还敢给我说自己是清白的?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外面乱搞?”

  顾子文心道,惨了,天下大乱了。

  顾子文见手机摔到地上,连忙去捡,他心中有鬼,更害怕被叶兰芝看到了发信人。

  所幸,手机没事。他迅速打开收件箱,将短信删除了。又从发件箱中把已发短信删除,这才爬上床去哄叶兰芝。

  叶兰芝还是不理他,实在没法,他知道每次两人发生矛盾,唯一的办法就是贿赂。拿啥贿赂?还能用啥?自打生下来就自带的那个玩意。

  他拼了吃奶的力气,把自己重新调动起来,先是用那根小柱子去顶她屁股,再把手去抚摸她的胸,叶兰芝正值妙龄,初为人妇,刚刚尝到爱欲横流的美妙滋味,自然是说不出的饥渴,转了身来,一下子就把他翻到了自己身上……一场因为短信引发的冷战立即结束了,叶兰芝经过一阵翻云覆雨,累了,也没精力来追问短信的事。

  顾子文难以入睡,本来打算去医院作检查,看看自己是不是有得了性病的可能,没想到事出有因,叶兰珠的短信竟然被她看到了。不禁叹道,有了事也不能怨我,谁让你自找。

  他隐隐觉得下体有不舒服的感觉,恐惧的心理更加强烈。

  他记得很清,上次在酒精的刺激下,再加上叶兰珠的感官刺激,他顾不得别的,叶兰珠拿了个避孕套要给他戴上,他抓过来一把扔了,嘴里叫道:“要这劳什子做什么?隔着层套子不舒服。”然后就迫不急待地扑倒在她身上。

  顾子文一遍又一遍将那天的情节进行了回放,竭力寻找在叶兰珠身上有没有红色斑点的地方,直想得头晕脑胀,还是不能入睡。

  身边传来叶兰芝轻微的酣声,他拿出手机,在上面搜索有关性病的症状,下面有些痒,他用手搔了搔,看到性病的症状中有一条包含搔痒,更加确认自己是得了那个病,吓得不轻。

  这一晚,顾子文直到天大亮才睡着。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叶兰珠穿着睡衣坐在身边,他一把抓了扔在一边的凉被盖在身上,惊恐地问:“你干什么?你姐呢?”

  “顾子文,你什么意思?你睡了我,还问我有没有得性病?我告诉你,姑奶奶我有,你怎么的吧?”

  顾子文拉了哭腔道:“兰珠,我求你了,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我这两天都感到不舒服了。”

  叶兰珠骂道:“顾子文,当时我让你戴套套你不戴,现在后悔了吧?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些男人,又要立牌坊,又要当婊子。”

  顾子文见和她说不清,也懒得和她说,只问她:“你姐呢?”

  “去菜市场了。”

  “顾子文,我告诉你,这次你是遇到了我,以后你若是敢再去那种地方,让我知道了,我就把你那东西剁了喂狗。”

  顾子文正要穿衣服,却看到眼前白花花的一闪,叶兰珠身上的睡衣掉在地上,她竟然一丝不挂,将一对硕大的山峰伸到他面前,下面一片黑色地带充满了诱惑,顾子文的下身条件反射的地竖了起来,嘴里却说:“把衣服穿上,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们昨天晚上舒服美了,害得我整晚没睡着,现在你给我补上。”

  “为啥?我们都听到你打呼噜了。”

  叶兰珠的手一把抓住他的掣天柱,站起身来,将自己的的屁股抬了抬,直接就要坐上去。

  客厅的门“哐”一声响,门开了,吹进来一股凉风,叶兰珠迅速将睡衣扣子系好,一溜烟进了自己房间。

  只剩下顾子文躺在床上,一条凉被盖在他腰间的位置。

  叶兰芝提着一袋子菜,放到厨房,对着卧室喊了一声:“太阳都晒着屁股了,还不起来?”

  见半天没动静,进了卧室,一把扯起盖在顾子文身上的凉被,用手在他的小兄弟上面拍了下,说:“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赶紧起来。”手上却沾了一层粘糊糊的白色液体,笑骂:“我不在,你竟然自摸?”

  顾子文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说:“你这词用的恰当,打麻将有自摸,那还有人进行自摸的?”

  “哼,都流出这么一大堆东西,竟然还不承认。我都服了你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站起身来对着叶兰珠的房间大声喊:“兰珠,都几点了,你还不起床?”

  “好,我知道了。”叶兰珠答应着,顾子文竖起耳朵,想从叶兰珠的话中听出什么来。叶兰珠的声音平和,没有一点抑扬顿挫,就象没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心中不禁叹道,唉,这女子,在那种地方竟然把自己煅炼出来了。

  “老婆,早餐咱们吃啥?”顾子文还是不想动弹。晚上床上的劳作,再加上刚刚被引诱又一次射精,他感到特别累。

  叶兰芝扯过他放在一边的睡衣,扔到他身上,说:“赶紧起来,今天周六,你吃完饭陪兰珠去租房子,我在家给你们做好吃的。”

  顾子文不想与叶兰珠单独在一起,问她:“干嘛,学校里不能住?为了同学间的一点小矛盾就退出,将来能有啥出息?”

  “不过,租房子也好,和同学住在一起,影响学习,她明年毕业,得准备考研究生。”

  “原来还是个挺有上进心的?”

  “那可不,兰珠比我强多了,上进心特强。”叶兰芝有些自贬。

  “自尊心强是好事,不过,老婆,还是你陪她去看房子吧?我给咱们做饭。”

  叶兰芝“咯咯”地笑道:“你做饭?太搞笑了,你会做饭吗?兰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得给她好好改善下伙食,就你做饭的那点三脚猫功夫,做出来的饭和猫食一个样。”

  “不至于吧,我只要能把生的做成熟的就行,还是你们姐妹俩去吧?”

  兰芝不高兴地说:“子文,人家姐夫把小姨子当成亲妹妹一般对待,恨不能把自己大卸八块,用来招待小姨子,我就这一个妹妹,如果你对她不好,传到我爸耳中,我看我也和你BYEBYE了。”

  顾子文穿上衣服,洗漱一番,叶兰珠趁势在卫生间里用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顾子文一脸不快,叶兰珠对他作了个鬼脸。

  早餐是豆浆油条,豆浆是叶兰芝自己用豆浆机打出来的,油条是从外面买回来的。

  吃完饭,叶兰芝拿出一千元钱,递给叶兰珠说:“租房子肯定是要交定金的,姐这里只有一千元钱,你拿着。”

  叶兰珠不要:“姐,不用,我有钱。”

  叶兰珠不解地问:“你一个穷学生,哪来的钱?你平时又不大向爸爸要。”

  “我在学校勤工俭学,攒了些钱。”

  顾子文知道她是干那个挣的钱,笑道:“兰芝,既然兰珠争气不要,就算了,这一千元钱留着,等租到了房子,到时候添置些家具。”

  “好,这也行,你们去看房子,我好好地给你们露两手。

第3章 租房

  出了家门,进了电梯,叶兰珠就偎上前来,拦腰揽住他的腰,将头偎在他怀里。

  顾子文一把推开她,用手在下身搔了两下,问道;“兰珠,我现在下面痒的很,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得了那个病?”

  叶兰珠听了脸色大变,骂道:“顾子文,本姑娘是干净的,除非你在别的地方染上了那种脏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可就是罪魁祸首了。”

  “除了和你那样,我绝对没去过别的地方,也没和别的任何女人有过那事。”

  “既然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也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真枪实弹过,我不以为干那个的都是什么都不顾的,我们比别人更爱惜自己的身体。要不是我对你有好感,也绝对不会和你来真的。”她说着暧昧地用鼓鼓的胸去蹭他的胸。

  大热的天,顾子文只穿了件真丝衬衫,下身是条短裤,敏感的他立即就把短裤撑了起来。

  叶兰珠用手摸了下,嘻笑着说:“反应神速。”

  电梯到了一楼,门开处,一个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用眼睛瞅瞅叶兰珠的胸,叫道:“小姐,你好,你上次的服务我非常满意。”

  叶兰珠惊慌失措地将身子往顾子文身后缩了缩,一张脸白里透红。

  “老顾客?”顾子文问。

  “一个纨绔子弟,常常光顾我们按摩店,要和我交朋友,我不同意,一直在纠缠,难道他也住在这幢楼?”

  顾子文看她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心下明白,她说的是真的了。

  “我都忘了问了,你上的哪所大学?”

  “交通大学。”

  “这么厉害,这可是全国名牌大学?”

  “这又怎的了?名牌大学的人也要生活不是?”

  顾子文十分惊讶,只是说名校皆丑女,象叶兰珠这样学习又好又漂亮的女生实在不多。

  按理来说,象她这样的大学生作家教什么的赚的是好钱,为什么偏偏要去干那种龌蹉事?难道她身后还有什么隐情?

  “兰珠,你和你姐兰芝长得一点都不象,是不是一个象妈一个象爸?”

  “姐夫,你连这个都知道,怎么你和我爸没见过面?”

  顾子文确实没有和未来的丈人见过面,不是他不想见,是叶兰芝不想让见,她总是说先生活在一起试试,现在不是都流行试婚吗?如果不行,见了也是白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叶家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他和叶兰芝相识是在一次单位举办的联谊会上,两家单位为各自单位的大龄青年介绍对象,他们俩作为其中之一对上了眼,就决定先试婚一段时间。

  顾子文的父母都是老师,现在的老师各种补课费特别高,挣下了不少家业,他们给顾子文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买了套二百平米的大房子,说是结婚时用。

  可能叶兰芝正是看上这一点才和顾子文交往的。

  “你爸是做什么的?”顾子文边走边问。

  叶兰珠看了看他,很是惊讶:“你真有意思,你连我爸是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和她试婚?”

  “这有啥?英雄不问出处,我将来要娶的是你姐,又不是你爸,管他是做什么的?”

  “那你就问我姐去,又来问我做什么?”

  “我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兰珠,你上这么有名的大学,为什么不去作家教,一小时几十元,比你干这个好多了?”

  “是吗?家教你以为是个好职业?家教也个高危行业,我就有个同学当家教的时候被学生家长给强奸了。”

  “那也比你干这个强,这个才是高危行业,来这里服务的人多不是正经人,万一伤着你怎么办?”

  “那可不一定,来这里的未必都是坏人,象你这样的公务员也特多,素质都不比你差。”

  “你还没回答我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干这个?”

  叶兰珠抿了抿了嘴问道;“我凭什么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凭你是我小姨子,别人的事我管不着,你这件事我还得管了,以后不许你再去那种地方了?”

  “以后我可真的更要去了,因为我要租房子,这市里的房子租金可是很贵的。

  “你可以向家里要啊,父母不给吗?”

  见提起父母,叶兰珠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我不想要家里的钱,我已经超过十八岁了,十八岁是法定成年人年纪,我得自力更生才行。”

  顾子文听了有些愧疚,自已上大学的时候一直都是从家里拿钱,没想到叶兰珠小小年纪竟然都在自力更生,尽管她选择的方式不对。

  “你的想法是对的,可是采用这种的方式来生存,是不可取的。”

  两个人边走边说,来到一处房屋中介公司。

  两个人仔细看了租房的价钱,每个月的房租都在两千元左右。

  “小姐,有没有便宜的?”顾子文问。

  ‘没有,要想便宜,除非几个人合租。”

  “合租的有什么意思,还不是和住宿舍一样?”

  “走,我们去别处看看。”顾子文对叶兰珠说。

  “好。”

  “现在的房租好贵,租房子实在划不着,不如在学校里住得了。”

  “这可不行,我是要考研的,我们宿舍四个,三个都在谈恋爱,把宿舍搞得整天乌烟瘴气的。”

  两个人又去了两家中介,房子的租金几乎都差不多。

  “姐夫,算了,我们回去吧。”叶兰珠似乎不大高兴。

  “不是来租房子吗?房子没租下回去我和你姐没法交代,她本来就骂我对你不上心。”

  “骂的对,你对我一点都不关心。”

  顾子文热的满头大汗,笑道:“我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满意。”

  叶兰珠从包里抱出纸巾,在他脸上擦了下,顾子文左右望望,说:“让人看见.”

  叶兰珠笑道:“看见了又怎的,就说是你女朋友不就行了。”

  顾子文道:“这要是让熟人看见了,告诉你姐,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里的熟人太多了。”

  “告诉就告诉罢,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走,又不是在宾馆里开房。”

  “你的嘴好厉害,我说不过你。今天一定要把房子找好了,不然我回去没法交差。”

  “好,你是不是不愿意让我在你眼前出现?”

  顾子文象是被她看穿了似的,笑道:“没有,绝对没有,只是你比你姐厉害多了,我实在吃不消。”

  “是床上吃不消?”叶兰珠一脸坏笑。

  房子看样子是租不成了,普通的房子都在两千多元一个月,对于个一个正在上学的学生来说,肯定是难以承受的。

  她又不肯与人合租。

  “这可怎么办?你的事没办成。回去没法向你姐交代?”

  “你是不是恨不得我不要回到你家去?”

  顾子文心里骂道,我什么心思她都知道,还真不简单。

  嘴上却说:“怎么会呢?人常说秀色可餐,有了你这样的美女陪伴,我当然求之不得。”

  “是吗?这么热的天,你都不愿意请我去吃冰淇淋?真小气。”

  “这有什么?你也不早说,你姐夫可不是小气的人。”

  路边就是一家冰淇淋店,两个人进去刚坐下,就看见到刚刚在楼道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坐在对面,笑道:“哟,今天还怪了,我们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你们要吃哪一种,我去给你们买。”

  小伙子殷勤地站起身来,全然没有了先前的痞子样。

  叶兰珠冲他摆了摆手道:“不用,哪里凉快到哪去,怎么到哪都能遇到你,真是活见鬼了。”

  对顾子文说:“赶紧去买啊,不是说你请客吗?

  顾子文“噢”了一声,起身去前台排队。

  “哟,找男朋友了,人不怎样啊?’那小子嘻笑着说。

  “李大宵,这和你有关系吗?不错,他是我男朋友,怎么也比脸强十倍。”

  “是吗?你也不问问我妈是谁?”

  “谁?不会是叫李刚吧?”叶兰珠说完一脸的坏笑。

  “你先说你作不作我女朋友?我才告诉你。”

  “我就是和猪作朋友,也不会作你的女朋友。”

  “6号,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本少爷可没有把你怎么的?

  两个人还要斗,顾子文端着冰淇淋过来,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不嫌人笑话?”

  “我嫌人笑话什么呀,我一个穷学生。”

  “你们好象认识了很久似的,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这样子?”

  叶兰珠说:“谁和他是朋友,一个纨绔之弟而已,偏偏想要吃天鹅肉。”

  “说话不能这样,兰珠,要文明用语。”

  “兰珠,这名字好,以前我只知道你的代号是6号,还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今天才知道。好,太好了。告辞了。”

  那小子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叶兰珠一脸的不高兴:“顾子文,谁让你叫我名字的?这下子坏事了不是,名字被人知道了。”

  “名字本来就是让叫的,知道了又何妨,更何况你们又是老相识,我还以为他知道你的名字。”

  “书呆子,你还讲究工作了好几年了,一点城府都没有。”

  出了冰淇淋店,又去了两家房屋中介公司,相同面积的房子几乎都一个价位。

  顾子文有心给她把房子租下来,拿出一银行卡说:“这样吧,这是我的私房钱,你姐不知道的,权当当姐夫的给你租房子了。”

  叶兰珠固执地说:“不用,你的钱我怎么能用?我今天没带这么多钱,等我这两天攒够了钱,再来租好了。”

  “那你这几天住哪?”

  “你家不能住?反正有的是房子?我暂时住几天你不会介意吧?”

第4章 宁缺勿滥

  顾子文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是真的怕了她了,怕时时会受到她的搔扰,可是又没法拒绝她。

  “我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现在下面这么痒痒,我怀疑真的是生了病了,要不,你先回,我去找个诊所看看。”

  “你这是心理作用,行,你去看,我在外面等着”

  顾子文本来是想要甩开她,她却不肯离开。

  看了看路边的几家诊所,又担心上当受骗,冲叶兰芝说:“算了,我还是周一去医院吧,万一被这些小诊所把聋子治成哑巴,岂不是劳命伤财。”

  “我说你不会有事的,你是不是看了什么东西,心理上有阴影?我都没事,你怎么会有事,难不成是我姐在外面有人了?”叶兰珠哈哈笑道。

  “象她那种正统的人,绝对干不出那样事来,你这不是在埋汰你姐?”

  叶兰珠笑道:“这可说不清,现在女人坚守贞操的有几个?你也太偏心了,就那么相信她?却不相信我?”

  两个人沿原路返回。

  就看到在一楼电梯处,李大宵坐在台阶上,笑嘻嘻地看看他们,站起身来,象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束鲜花,递给叶兰珠,说:“送给你,兰珠小姐。”

  叶兰珠接过花就往地上一扔,嘴里骂道:“谁稀罕你的花?”

  顾子文看着一大束美丽的玫瑰花,拣起来拍了拍花上的土,说:“你不喜欢他的人,花是无过错的吧?”

  说着拉了叶兰珠一把,进了电梯,李大宵冲着他们打了个响亮的响指,转身走去。

  “这个小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对你还挺痴情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是什么来头与你有关吗?”叶兰珠白了他一眼说。

  叶兰芝做好了大桌子好菜,看到他们俩回去,手中还拿了一束花,笑问:“不逢年不过节的,买花作什么?怪贵的。”

  顾子文将手中的花递给她,笑道:“我可没这份心思,这花是一个叫李大宵的小伙子送给兰珠的。”

  “谁?他。”

  “你认识?也在咱们这个楼里住着?怪不得我们刚才在楼下面的时候碰到他了。”

  叶兰芝一边将花插到花瓶里,一边说:“就住在咱们对面,据说是个城中村的拆迁户,光家里的房子就有十几套之多。”

  “天哪,原来这么有钱啊?兰珠,这样的人可不好找,你要是跟了他可就成了大款了。”顾子文故意将声音扯得老大,生怕在卫生间的叶兰珠听不清。

  “是吗?既然他那么好,为啥我姐不和他好,偏偏就喜欢上了你这种靠工资吃饭的小白脸?我说,象他们这种拆二代,其实说白了就是寄生虫,啃老族,废物。”

  “你这思想就太偏激了,他们是时代的产物,人家有这种先天条件,可以什么也不干,就可以衣食无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惜啊,这样的好事都轮不到我身上。”

  叶兰珠从卫生间出来,她已经换了件白色的睡裙,脸上的水珠顺着脸庞往下滴,梨花带雨的样子别有一种风情。她嘴里不停地说:“热死了,这鬼天气真热。”

  她看到装在琉璃瓶中的玫瑰花笑得直不起腰来。

  “你笑什么?”顾子文不解地问。

  “我说,姐夫,被我扔了的花你拣回来,这有意思吗?”

  “这不是挺好的?花可以调节人的心情,兰珠,不是姐说你,你也不要眼头太高,现在大学生哪个不是早早就谈了对象,只有你现在还单着。我看,那李大宵其实就挺好的,就是没文化,但是有钱啊。”

  “有钱怎的了?有钱我就要和他谈?我可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我不但要考研究生、博士,还要当博士后。”

  “有上进心当然是好事,不过,上学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有份好工作,有了好工作不也是为了钱?”叶兰芝说,突然想起了租房子的事,又问:“今天你们租房子,辛苦了,赶紧吃饭吧?”

  顾子文叹道:“房子没租成。”

  “为啥?”

  “一套房子的租金一个月都两千元,这么贵,兰珠一个学生能有钱支付?”

  叶兰芝眉头一皱说:“那怎么办?总不能就住宿舍?”

  “我不住,我就在外面租房子。钱的问题不是问题,我先在你们家住几天,等我挣够了预付的租金,我就住进去。”

  “刚才还假清高,现在怎么样?如果你要是找了李大宵,房子轮流都住不过来,还用为了租房子发愁?”

  “姐,你是不是不乐意我在你家呆几天?你要是不乐意,我现在就走。”站起身来,作势要走。

  叶兰芝一把拉住她说:“你怎么这样,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家就你的家,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叶兰珠看了看顾子文。

  “我当然没意见,现在我们家是你姐当家作主,我一切都听她的安排。”

  “好,这还差不多。”叶兰珠笑得花枝乱颤。

  顾子文心中直叫苦,这下完了,夹在两个女人之间这日子可怎么打发,心下寻思着,说:“要不这样,我父母那还有一套小房子,不行你去住那里,不好的一点就是离你们学校太远,上学不方便。”

  叶兰芝发了话:“顾子文,你也太小心眼了,我妹妹暂时住几天,你都不乐意,这要是将来我们家有事找你帮忙,你不会他们躲得远远地?”

  顾子文看她不高兴,马上闭上了嘴。

  叶兰芝打心里也不想让兰珠住在自己家,可毕竟兰珠是自己的妹妹,如果自己不照顾她,在她爸那里也过不了关。

  亲姐妹就是不一样,叶兰芝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都是她妹妹爱吃的。

  “兰芝,真偏心,以前给我做饭可从来没有这样上心,今天是不是照着烹饪书上照做的,每道菜都做得特别好吃。”

  “那当然了,你没看是谁来了,我妹妹,我只有这一个妹妹,顾子文,如果你要是敢欺负她,小心我和你分手。”

  顾子文瞅了瞅叶兰珠露在睡衣外面的胸沟,艰难地咽了唾液,说:“怎么会?兰珠是你妹妹,就是我小姨子,我对她好还不及,怎么会欺负她。”

  他一边说着,一边替叶兰芝把沾在嘴唇上面的一粒米粒取下来,亲热地说:“瞧你,把饭都吃到哪去了?”

  叶兰芝幸福的笑道:“当着兰珠的面,你不要动手动脚的。”

  “瞧你们俩在我面前装腔作势的样子,不就是让我妒忌让我眼红吗?明儿个我也找一个让你们眼红眼红?”

  “好啊,我巴不得你赶紧带回来一个,象你这样有长相有长相要学历有学历的人,怎么也不能成了剩女吧?”

  “剩女怎么了?剩下的都是精华,姐。我们学校的一位女老师,五十岁了还单身,说婚姻不是儿戏,宁缺勿滥。”

  “这种人肯定心理变态,一个正常的人都是到了时候办什么情,不能到了这个年龄去办那个年龄的事。就拿你来说,现在的任务是学习,而不是挣钱,一门心思放在学业上,将来有了好工作,钱多的花不完。”顾子文借机劝她。意思很明确,按摩女的工作不是你这种人干的,悬崖勒马吧。

  “你说的轻巧,上学是要花钱的,我过了十八岁,就是成年人了,不能再让家里负担,更何况,我们家境不好,你不知道?”

  “是吗?我看不象,人都说寒门难出贵子,你和你姐这样优秀,家境一定不错,不然能培养出来你们这样的姐妹花?”

  叶兰芝听了,不高兴地说:“兰珠,吃饭就是吃饭,怎么又扯到家境上来了?我们家家境再不好,也不是把你培养着上了交通大学,如果没有家里的支持,你能考上吗?”

  叶兰珠见姐姐发了脾气,陪着笑脸说:“要不是姐夫提到上学的事,我也不会扯到这些啊?”

  顾子文心中不免疑惑,为什么叶兰芝从来不和自己谈起她的家境?难道背后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兰芝,咱们说到这个,我还真得说件事,咱们俩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你父母,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如果你父母那关我过不去,我们俩不是白培养感情了?”

  “你急什么?我还要好好考验一下你,看你值不值我托付终生?”

  “那得多长时间?”

  “少说也得三年五载吧?”叶兰芝认真的说。

  “我的妈呀,你不会是把一个年轻小伙子考验成一个老头子吧?”

  叶兰珠笑道:“我姐的眼光比我高多,你说的没准,到时候生下的孩子到底是让他叫你爸爸还是叫你爷爷?”

  “兰珠,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你是个大学生,说话一定要文明,我发现你们现在的大学生越来越接地气了,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现在大学教育那能和以前相比,现在的大学生都特别开放,甚至上大学都结婚、生孩子,你也太OUT了,几句话你就接受不了?学校里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发生。”

  叶兰芝见她在狡辩,严肃地说:“不管社会怎么变,别人怎么变,你都不能变,当学生,读好书,这是你的本份。”

第5章 态度大转变

  “姐,你说的对,我肯定会好好学习的,你不用操心。”

  顾子文笑道:“你说的轻巧,现在兰珠要在外面租房子,房子租金这么贵,解决不了这个实际问题,她如何能够安心学习?”

  “不如让爸爸支持你,我们再赞助些?”

  “不用,姐,你们有这份心我就特别满足了,我自己能行。”

  顾子文用脚踢了她一下,嘴上问:“你一个学生,能行什么?”

  “总之,我不要你们赞助。你们是工薪阶层,又不是大款?”

  叶兰芝笑道:“我想了个办法,就是你们提到的那个李大宵,他一个人住,不如你和他合住,少付一些租金给他,八成他会非常高兴的。”

  叶兰珠听了脸色都绿了:“姐,你什么意思?你这不是要让我羊入虎口?”

  顾子文瞪了叶半兰芝一眼说;“亏你说得出来这话,一个女孩子家住到人家家里去,这不是笑话?行了,今天这事我作主了,如果你确实在外面租房子困难,又不愿意住宿舍的话,你就住这里好了。”

  叶兰芝听了,笑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再说了,你们俩晚上的动作搞得山响,我根本就没法学习。”

  “兰珠。”叶兰芝嫌她说话难听,喝了一声。

  顾子文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承认自己昨天晚上的动作是大了些,可是那不是为了讨好叶兰芝吗?

  饭后,叶兰珠就要出门,告诉他们晚上到同学那里住,就不回来了。

  “兰珠,你这是做什么,在外面过夜可不好,现在的同学也不一定就能信得过,小心被骗。”

  “姐,我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我自然懂得分寸,不用你操心。”

  叶兰珠心中着急,她要去坐台,为了挣房子租金。

  顾子文看她一副不自然的样子,对叶兰芝说:“这样吧,兰珠去同学家,我再上街转转,顺便看看有没有便宜一些的房子。”

  “好吧,这还象个姐夫的样子,我说,子文,我妹子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可要上心些。”

  “那是自然,你放心好了,我又没有兄弟姐妹,我就拿她当妹妹了。”

  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门。

  顾子文一把拉住她说:“兰珠,这么大热的天你出去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不知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人们根本不希望我住在你们家,嫌我碍你们的事。”

  “哪个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大家住在一起不方便,你看这样热的天,只要有你在,我就不能光着身子,你住在外面,自己也方便,我们也方便。”

  叶兰珠没好气地说:“这时候嫌我多余了,当你上到我床上的时候,就不嫌我多余?”

  “瞧你这说得的难听,要是我知道你是我小姨子的话,借我个胆子我都不敢上。你这是要去按摩屋?”

  “是啊,反正我也没地方住,到那里还有地方住,也有钱赚。”

  顾子文听了就摞下了脸:“兰珠,我不同意,以前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既然你是我小姨子,我就不同意你去干这事。”

  “你不同意?笑话,我在外面租房子,总不能给人家笑笑,人家就同意让我去住?”

  “向你爸要,这总是名正言顺的,在没有工作之前,你都有权利让家里支付你的学习费用。”

  两个人边说着边进了电梯,出了电梯口,就看到李大宵手里提着一个饭盒,正朝他们走过来。

  “哟,今天可真巧,总能遇到你们,兰珠姑娘,今天你坐台吗?如果你今天坐台我就去找你按摩。”

  他阴阳怪气的声音引来周围的一片目光。

  “李大宵,你在说什么呢?”顾子文怒目而视。

  “怎么了?不承认是吧?就你这样的,竟然还瞧不上我?”

  叶兰芝骂了声:“无聊。”

  顾子文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训道:“小子,你不要这样放肆。”

  “哟,你是谁?也在这个楼住?我怎么没见过你,你知不知道,这座楼的一半房子都是我家的?”

  “房子多就了不起是吧?你小子以后离兰珠远一些,少打她的主意。”

  “喂,这个女人我要定了,你小子是她什么人?是不是也对她有意思?哎哟,你都不知道她在床上的功夫有多深,真真的叫人欲罢不能。”

  李大宵嘴里的话越说越难听,顾子文实在听不下去,也不想和他罗索,再看叶兰芝,早已不见了人影。

  紧走几步,那里还有人影,心下寻思,一定是去了那个地方。

  心中不免难过,叶兰芝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情形,叶兰珠为什么不肯要她爸爸的钱上学?

  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知道她是兰芝的妹妹,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再去干那行了,不然,自己的良心可真叫狗吃了。

  好在,按摩院离他们家不远,他环视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他,立即进了按摩院的门。

  “哟,这不是顾先生吗?今天怎么有雅兴来这里玩?你是不是找6号小姐,她今天没来。”

  “真的?我找她有事。”

  “真的没来?不信你打她手机好了。”

  顾子文打叶兰珠的手机,手机没人接听。

  “等会她要是来了,你告诉她一声,就说我找她。”

  “别的,先生,6号不在,其他人都在,你可以随便挑。”

  顾子文脸胀得通红,说:“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来干那个的,我只是找她有事。”

  “别逗了,到这个地方不是来玩,能来干什么?”

  顾子文不想和她们多说,扭头就走,却与一头冲进来的一个小伙子撞了个满怀。

  “没长眼睛?”来人撞疼了他的眼睛,顾子文不满地说。

  “哟,今天真是见鬼了,到那都有你。我说,你是不是阴魂不散,和我抢什么人吧?”

  顾子文第一次在按摩院遇到认识的人,吓了一跳说:“我也是见鬼了,今天走到哪都能遇到你?我在这里找人,你呢?干什么来了?”

  “到这个地方不是来寻乐子来了,能干什么?瞧你一身斯文的样子,看样子也是这里的常客吧?”

  顾子文冷笑道:“怎么会?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革命人,这种地方我从来都不来的。”

  “都来了,还说不来?快别超装蒜了,假清高。6号,6号小姐在吗?”

  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女子走上前来,笑道:“哟,今天这是怎么了?都来找6号,难不成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女人?”

  李大宵笑道:“你们不是女人还是男人?6号在不在?”

  顾子文听了老大不舒服,看来,李大宵说的一点不假,他的确和叶兰珠有关系。

  出了门,就看到叶兰珠手里拿着一根冰激淋走过来。

  一把拉了她的胳膊,说:“跟我回去吧,不要在这里呆?”

  “为啥?我靠自己劳动力吃饭,这不丢人。”

  “兰珠,你到底为啥这样固执,我都说了,你就住我家,不用你去挣钱。”

  “这只是你的意愿,不能代表我。”叶兰珠一把甩开他的手,说:“你怎么这样烦人,这是我的选择,你凭什么要管?”

  顾子文见她根本不听,叹道:“你要是这样不听话的话,我只好如实告诉你姐。”

  “你敢?你要是敢,我就将你上按摩院的事也告诉她。”

  两个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有顾子文先低了头,说:“好,你的事我不管,不过,你得晚上回来住。”

  “好,你忙你的去吧。”

  顾子文真是六神无主,要不是叶兰珠的特殊身份,他根本用不着管她做什么,可是按摩院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什么人?通常都是些不好学的人,这样的人只是去寻欢作乐去了,而且一旦染上了脏病,这一辈子就完了。

  他不由得怨自己粗心,和叶兰芝都同居了有些日子,竟然对她的家庭一点不了解。

  听说现在找对象的,连祖宗八辈都拉出来了,而自己未免太草率了。

  不行,我得问一问兰芝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形?为什么叶兰芝上大学不肯花她爸的钱?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

  他在街上买了些兰芝喜欢吃的水果,想了好多开头的话,叶兰芝一直都在回避谈他们家的情况,按常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一对进行试婚的年轻人,对对方父母家庭的了解是必须的。为什么她却一直不肯告诉他。

  回到家的时候,叶兰芝正在午睡。看到了他提了袋了水果,笑道:“子文,这两天兰珠在咱们家,你表现不错啊,又是买水果,又是替她租房子,怎么样,有合适的吗?”

  顾子文摇了摇头说:“没有,现在的房租真贵。”

  叶兰芝笑道:“我看,算了,不用租了,省得你们为难,就让她住我们家吧。”

  “为啥?她住在家里多不方便?我们的二人世界被她打乱了,肯定不行。”

  “怎么不行?你想过没有?住在咱们对面的李大宵是个大户,如果兰珠能和他发展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让她住我们家,是给他们提供条件。”

  顾子文看了看叶兰芝,笑道:“我就说,你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来是为这个?”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