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莺歌冥傲然小说的名字是《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这是由网络作者陆莺歌创作的一本现代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陆莺歌冥傲然免费阅读

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全文阅读

陆莺歌冥傲然小说的名字是《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这是由网络作者陆莺歌创作的一本现代灵异言情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的精彩。全文讲述的是陆莺歌命犯天煞孤星,亲人一个个的离她而去,而在她最后一个亲人姥姥去世前,曾细心叮嘱她一定要把那个玉镯毁了,可她没没想到明明是她亲手烧掉的东西,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第1章 死人了

  最近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佩戴各式各样的饰品,比如玉佩、佛牌、古曼童等,除了保平安之外,还能起到招财、驱小人的的作用。可是殊不知,这东西不能随便乱戴,否则一不小就会惹祸上身,更有甚者会因此丢掉性命。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姥姥家有一个玉镯,翠色鲜艳、无杂质、美丽大方,让人看了之后爱不释手,但是姥姥却从来不让我碰。

  有一天,我趁着姥姥不在家,偷偷的进入卧室,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盒子打开,满心欢喜的拿出了玉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就在这时我耳畔竟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莺歌,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我被吓得手一哆嗦,一不小心将玉镯重重的磕在了床头柜上,谁知这玉镯竟如此脆弱,被磕的七零八落,满地都是。

  我飞快的将地上的玉镯碎块捡了起来,重新的装到盒子里。

  我心里害怕极了,如果让姥姥知道的话,一定会打死我的。

  我叫陆莺歌,今年二十岁,姥姥是个阴阳先生,在我小时候她就给我算过命,说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要孤独终老。六年前,我克死了自己的爸妈,如今跟姥姥相依为命。

  就在此时,一阵开门声响起,我知道是姥姥回来了。

  我迅速的回到客厅里,坐在桌子上佯装写作业。

  姥姥进来后直奔卧室,随后我听到她打开盒子的声音。我一听这下完了,早就做好了一会挨揍的准备。

  半晌,姥姥屋里仍没有任何动静,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朝着卧室走去,眼前的一幕着实让我惊呆了,那个被我摔碎的玉镯,竟完好无损的放在那个盒子里。我不可置信的想要伸手去拿,却被姥姥的手硬生生打断。

  “干什么?不是告诉过你,这东西碰不得吗?”姥姥呵斥着。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又转身回去写作业了,可是心里却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数日之后,姥姥突发心梗,因病逝世,临终前特意叮嘱我将那玉镯一并火化,不能将它留在世上。

  虽然我真的很喜欢这玉镯,但是姥姥的遗言我又不敢不听,于是连同那个装玉镯的盒子,一起火化掉了。

  处理完姥姥的事情之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公交站旁,准备回学校。心里反复盘算着父母当年留下的钱足以支撑到我大学毕业,接下来的日子我只能靠自己了。

  眼瞅着88路车已经到了面前,我将双肩包打开后,找到了零钱,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原本我已经火化了的盒子居然出现在我的背包里!

  我嗷的一声叫了起来,我没办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手一滑,双肩包掉在了地上,周围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随后,我重新整理了下情绪,缓缓的蹲下身来将包捡起来,又摸了摸里面的盒子,果然还在!我鼓起勇气,将那盒子打开,那块玉镯依旧完好无损的在里面,随后戴在了手上。

  这他娘的简直是见鬼了,我明明已经烧掉了!

  “喂,同学!你到底上不上车啊?!”88路车的司机不耐烦地喊着。

  “我上!不好意思,刚才我的包掉了!”

  上了公交车之后,我满脑子都是这个玉镯,我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失而复得的神秘玉镯,还有那个说话的男人…

  就这样,我神情恍惚的下了车,刚到寝室楼下,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寝室楼下被围个水泄不通,任我如何使出全力也挤不过去。

  我拍了拍前边同学的肩膀问道“这位同学,我能问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见那女生回过头来说:“这楼上刚刚跳下来个女生……”

  “死了?”

  “当然死了,当场气绝身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女生是住在508宿舍,叫苏澜。”

  此时,我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声音了,508室苏澜,那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冲过重重包围的人群,终于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苏澜,看样子她是刚刚掉下来的,以苏澜的性格我绝不相信是自杀,这一定是一场谋杀。

  我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对!报警!

  我快速的将手机拿出,准备拨打110报警电话,这时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我们早就报警了,也打了120了,只是现在还没到呢。”

  我俯下身蹲在苏澜的旁边,平静的看着她,是不是我的命如此,周围的人才会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阵喊声“让一让,请让一让,各位同学不要影响我们办案。”

  我见是警察和医护人员到了之后,立刻退到一旁,并不想耽误他们的正常工作。

  警察们不断的朝着我们喊道“请各位同学迅速离开现场,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谢谢大家配合。”

  原本密密麻麻的围观群众,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我三步一回头的看着苏澜,她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返回寝室,问问其他舍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推开门进入寝室后,看见丽娜和潇潇抱头痛哭着。忍不住问道“谁能告诉我苏澜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跳楼,我不在的这几天她经历了什么?”

  丽娜擦了擦眼泪,立刻从床上站起来说:“莺歌,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你前脚请假回家,后脚杨明就约苏澜出去,连续几天都夜不归宿,今天刚回来却不成想就发生了这种事。”

  丽娜越说越来劲,哭声越来越大。

  听到丽娜这么说,我心头一惊。杨明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心想将苏澜追到手,怎奈有我在,他一直未得逞,却不成想我才离开几天的时间,他就将苏澜给害死了?!

  我一怒之下冲出了寝室楼飞奔到教学楼,一脚踹开杨明班级的大门,大声喊道“杨明你这个龟孙子,你给老娘滚出来。”

  杨明见是我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走到班级门口将门随手关上。

  “陆莺歌,你大喊大叫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问你这几天你带苏澜去哪里了?你对她做了什么?要不她怎么会突然跳楼自杀?”

  杨明一脸惊悚的看着我,颤颤巍巍的问着“什么?苏澜自杀了?莺歌,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苏澜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明,从他的反应里不难看出他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我拽着他的胳膊一字一顿的问“你到底对苏澜做了什么?她性格那么好,怎么会自杀?”

  “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走没做!”杨明甩开了我的手,发疯似的往楼下跑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回到寝室之后,我平躺在床上,依旧无法相信苏澜离开的事实。

  丽娜和潇潇劝我吃点东西,再这么熬下去的话,怕我的身体受不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看,爸爸妈妈走了,姥姥走了,现在连我最好的朋友也走了,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来袭,我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恍惚间听到有人说:“莺歌,你知道这些年我等你等的多辛苦吗?”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冷不丁的从床上坐起来,“到底是谁?”

  清醒之后,我笑了笑,这里明明是女寝,怎么可能进来男的?怕是自己真的是幻听了。

  我重新的躺下,目光落在了阳台上,不看还好,一看我浑身的毛孔都颤栗起来了。

  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及腰长发,蕾丝长裙……我揉了揉眼睛,莫不是……苏澜吧。

  我飞速的穿上拖鞋朝着阳台走过去,忍不住轻声的问“苏澜?苏澜是你吗?”

  “苏澜,我是莺歌阿?是你吗?”

  我一点点朝着她走进,生怕动静大了她就消失不见了。

  “莺歌,你别过来,我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你不要靠近我。”

  她是苏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苏澜!

  “没关系,我不怕。”我大步走上前想去抱住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当我的指尖碰触到她身体时,竟然硬生生的穿了过去,我竟什么都摸不到。

  我又试了试,可是依旧这样。

  “莺歌,没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现如今,我们已经是人鬼殊途了。”

  “苏澜,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澜的目光空洞而又无神,她的脸上满是血迹,她缓缓开口说:“都怪我没有听你的,所以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你走之后,杨明约我出去玩,我原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却不成想途中他心生歹意,把我强暴了。他威胁我不要报警,不然就将这件事捅出去,让全校都知道我被他睡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果然是那个畜生,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苏澜在一旁急切的说:“别,莺歌你千万别做傻事,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掉他的。我这次来找你,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命都是注定的,你千万要小心阿,千万要小心!”

  “苏澜…苏澜…你别走!求你别走”

  苏澜叮嘱完我之后,就消失在这夜色中了。

  丽娜和潇潇被我的喊声吵醒,迷迷糊糊的问道“莺歌,你是做噩梦了吗?这哪有什么苏澜?她不是已经死……了。”

  潇潇的话音刚落,她跟丽娜同时捂住了嘴巴,立刻回到床上猫在了被窝里不再吱声。

  我心里清楚她们两个一定是害怕极了,所以才会这样。

  片刻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居然能看见苏澜?!我居然能看见一个死人?难道我的阴阳眼开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站在阳台上朝着下面看了看,我果然是能看见那些“脏”东西了。

第2章 又死了一个

  我被吓得急忙退了几步走,不知道自己这双眼睛怎么突然就能看见这些。

  我飞快的上了床,跟她们两个一样蒙起了被子,不想再看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一夜无话,天终于亮了。

  朦胧间我就听到潇潇喊着“又死人了!又死了一个!”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起来,急切的问“谁又死了?”

  只见潇潇上气不接下气,磕磕巴巴的说:“就…就…就…是那个杨明,今天早上被人发现吊在了厕所里,据说死相极其难看,舌头伸得老长了!”

  “现在人呢?被抬走了吗?”

  潇潇听我这么问,点了点头随后说:“当然被抬走了,不然还能留在寝室楼吗?”

  “砰!砰!砰!”

  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我警惕的一点点往门口挪动着,鼓足了勇气问道“谁阿?”

  “警察,我们是找陆莺歌的。”

  我心中一惊,警察这个时候找我做什么?我将寝室门打开之后,果不其然门外站着两个警察。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丽娜和潇潇见状找了个理由就从寝室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同学,你不要紧张,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找你了解下情况。”高个子警察说。

  我点了点头想,我当然不紧张阿,老娘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紧张个屁,当然这些话不能被他们听到。

  “昨天你最后一次见到杨明是什么时间?”

  我努力的回想着,“具体几点我也不清楚了,不过我当时怒气冲冲去他们教室找他的,相信很多人都看见了。”

  “那之后你有没有再找过他?”

  “没有。”

  “你觉得是谁杀了你的好朋友苏澜?”

  我皱着眉头看着高个子警察,随后笑了笑说:“这种事我不好猜吧?这不是应该是警察叔叔负责的事情吗?”

  那警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脸色显得有些难看,矮个子警察立刻接过话茬继续问道“昨天你与杨明争吵时,有人听到你提到苏澜的名字,你是怀疑杨明是凶手吗?”

  “这位警察叔叔,我跟同学争吵提谁名字能当作你们破案的标准吗?我昨晚睡在女生宿舍里,杨明死在男生宿舍的厕所里,你觉得我一介女流是怎么躲得过门口的教务老师,然后又是怎么做到给杨明吊到厕所里呢?”

  “这位同学,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们只不过是找你了解下情况,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点头点头,笑嘻嘻的说:“警察叔叔,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所以现在你们了解完了,可以走了,我马上要去上课了,不能再跟你们耗下去了。”

  就这样,我发起了逐客令。

  我们三人一起朝着楼下走去,走到门口我冲着他们二人挥了挥手“警察叔叔再见!哦,不,还是不要再见了。”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

  当我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分明看见不远处杨明掐住苏澜的脖子恶狠狠地看向我。

  前面是恶鬼,后面是警察,我应该何去何从?!

  杨明那猥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陆莺歌阿陆莺歌,你昨天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指使苏澜将我杀死的吗?怎么今天看见我就怕了?你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掐死她,让她生生世世都不能投胎转世。”

  苏澜被杨明掐的说不出来话,她的手不断的示意我不要过去。

  我无助的看向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显然除了我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能见到她们两个,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去救苏澜,那她可能真的没法投胎了。

  我别无选择的一步步靠近他们,“呵呵,你们这两个小娘们,居然合起伙来害死老子,今天老子一定要报仇,看我不把陆莺歌那个贱人弄死,然后让你们两个人都不能投胎!”

  杨明眼露凶光的看着我,他见我走到近前了,一把将苏澜推到一旁,直接就奔着我来了。

  我见情况不妙,撒腿就往人多的地方跑,我发疯似的跑到了教学楼,愣是没敢回头。

  我飞速的到了班级,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无力的瘫坐到座位上。

  待我休息片刻之后,朝着我旁边看去,竟然看见杨明一脸冷笑的坐在我的旁边,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嗷的一声立刻从站了起来,向着走廊的另一侧跑去。

  我心里不断的嘀咕着,他娘的我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先是姥姥去世,然后苏澜跳楼,莫名其妙的开了阴阳眼,现在又他妈惹上了个男鬼,谁能救救我阿?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救我,我恨不得立刻就嫁给他!

  “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娘什么时候骗过人!”

  等等……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才反应过来,刚才跟我对话的又是哪一个啊?!

  我仔细回想着这个声音,就是之前我戴玉镯出现的那个声音。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我是能帮你解决掉这个男鬼的人。”

  我双眼环顾四周,时刻盯着有没有可疑之人,我才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帮我的条件呢?”

  “嫁给我。”

  “不可能!脑残才会答应你这种要求,像你这种连面都不敢露的丑男,谁会嫁给你?你说你能解决掉杨明你就能啊?这年头吹牛的人多的事,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一边跟他拖延时间一边想,这个声音是我戴上玉镯之后出现的,莫不是他跟这玉镯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诈一诈他的身份。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就等着他把你弄死好了。”

  “呵呵,好啊,弄死我的话,你的玉镯也别想要了,我一定会把它给毁了的。”

  那男人听我这么说,立刻就急了“那怎么行?你怎么可以把它毁了?那可是…算了,我帮你就是了。”

  我见男人话说一半,继续问道:“我姥姥家的玉镯到底是什么来历?”

  “就是一个比较值钱的古玩,如果你要是毁了的话,那多可惜啊?”

  我将信将疑的听着,难道就这么简单?!

  “好你个陆莺歌,我看你这次能逃到哪里!”

  说时迟那时快,杨明此时就在我身后,我感觉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我了!

第3章 庐山真面目

  我拼命的朝前跑着,可是不管我怎么跑也跑不到尽头,走廊变的深邃悠长,这完全就不是我们教学楼走廊的模样啊,平日里的走廊最长不超过几百米,我现在都跑了不下两千米了,还没有到头儿!

  莫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吧!那可真衰。

  杨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陆莺歌阿陆莺歌,别跑了!不管你怎么跑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你。”

  我跑的腿肚子有些攥筋,一个不留神竟摔倒在地。

  “哈哈哈哈,我看你还怎么跑?”

  我转头朝着身后望去,杨明那张猥琐的脸已经贴了上来,我双手不断的向他打去,大声喊着“你这个怪胎,滚啊!离我远点!”

  眼瞅着杨明的手马上就抓住我的脖子了,我无助的闭上双眼,嘴里骂道这个臭男人敢骗我!还说能帮我对付杨明?!男人的话没有一个可信的,等我真的变成厉鬼的话,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嗯?怎么杨明的手还没抓到我?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杨明正以一种无比惊悚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才是那个厉鬼。

  我挥舞着双手不断的在杨明眼前摇晃着,“呦,你这是怎么了?你是抽筋还是得了脑瘫你怎么不动了?哑巴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吗?”

  我见杨明依旧不说话,就伸手推了他一把,不出所料我的手依旧穿越过他的身体,空荡荡的悬在半空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解的看着杨明。

  他不断的对我使着眼色,示意我向后看,我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后竟然站着个人!

  我天,我腾一下跳了起来,直接站到了杨明的那一侧,显然这个不明物体要比杨明更可怕。

  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瞅,对面站着一个男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漆黑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他的左耳还戴着一颗红宝石耳钉。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直了。

  “喂,陆莺歌,擦擦你嘴角上的口水,看样子你很想将我吃掉啊。”

  我心中一紧,这个声音果然是我之前听到的那个,我一脸戒备的看着他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之前在姥姥家,然后是女宿舍,现在是教学楼,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保护你啊,要是没有我的话,你还不是被这个小鬼给弄死了!说,你应该怎么感谢我?”

  “神经病,我干嘛要感谢你?弄死我也无所谓啊,我就将这玉镯给毁了!”说完,我将手上的玉镯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你…你还真是会过河拆桥啊,看样子你是不打算让我下次再帮你了啊?”

  听到他这么说,我决定乖乖的闭嘴,跟他说几句好话,俗话说得好抬头不见低头见,万一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再找他帮忙呢。

  我一脸笑意的看着男人说:“大哥别生气呀,我错了还不行吗?多谢兄台今日出手相救,小女子我感激不尽,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我们班级还上着课呢。”

  说完我就打算转身离开,谁知道却被那男人一把拽到了怀里,只听那男人压低了声音说:“我叫钟离,以后会是你的男人。”

  “有病吧你。”我立刻挣脱了男人的怀抱,径直的朝着班级走去。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陆莺歌,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我叫钟离,以后会是你的男人。”

  我脑海里不断的想起钟离说的这两句话,他说他等了我这么多年,可是我确定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他。

  整整一节课,我都不知道老师在前面讲了什么,下课铃声响起后,我一脸迷茫的往宿舍楼走。

  途中,我看到了苏澜,这一次陪在她身边的是两个鬼,一黑一白,难不成他们就是我们常说的黑白无常吧。

  苏澜跟着他们说了些什么,随后就朝着我跑了过来。

  “莺歌,你没事吧?”

  我想上前抱住她,可是又扑空了。

  “莺歌,别费力气了,没用的。我要走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去找钟离,他会帮助你的。”

  我一脸困惑的看着她,“杨明呢?他没有再伤害你吧?钟离?难道你认识他,我为什么要他帮?”

  “杨明已经被钟离收服了,以后也不会再害人了,所以你放心吧。至于钟离,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总之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他是绝对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只有他才是一心一意想保护你的人,切记啊!”

  这是苏澜被黑白无常带走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钟离到底是谁,唯一能知道的一点就是他不会伤害我,因为我相信苏澜。

  回到宿舍后,我见丽娜和潇潇都在,忍不住的看着他俩问道“咱们学校有个叫钟离的你们认识吗?他的左耳戴着一颗红宝石耳钉。”

  听到我提起钟离的名字,她们的眼睛里冒着蓝光,潇潇一副惊讶的表情说:“莺歌,你不会连钟离是谁都不知道吧?”

  “我应该知道吗?”

  “当然啊,现在钟离可是荣登我校颜值排行榜的第一位啊,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都不知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人什么来历?你俩谁给给我普及普及?”

  “要说他是什么来历,这全校没有一个人知道。早有人去人肉了,但是一无所知,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有钱有钱有钱!”

  “一无所知?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神秘的人?人肉都人肉不出来?!”

  “那是,打我们认识钟离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这世上确实有这样的人了。所以,莺歌你是对他有兴趣了?”

第4章 转校生

  我急忙摇了摇头,“谁对他有兴趣?只不过今天我突然看见他而已。”

  只是他跟这块玉镯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辗转反侧的躺在床上,想将事情理出个头绪来,怎奈脑子都要想废了,但是仍无从下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渐渐的大家已经从苏澜和杨明死亡的恐惧中走了出来,学校也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我们寝室三人如往常一样去教室上课,一路上有说有笑。

  坐到教室之后,导员李老师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人。

  “各位同学们早上好,这是咱们班新来的转校生,唐泽去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唐泽见状往前迈了几步,“大家好,我叫唐泽,唐朝的唐,沼泽的泽,以后还请大家多多照顾。”

  只听私下有同学议论着,“哟,这男生长得也不错啊,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这么饥渴难耐谁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可不么,前几天你还说钟离是你的菜呢,可人家连正眼都没看过你。”

  随后,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

  李老师指了指我旁边的座位说道:“莺歌旁边有空位置,唐泽你就坐在那里吧。”

  “好的,李老师。”

  唐泽答应完之后,已经坐到了我的身边,李老师见他坐下之后就离开了。

  “嗨,陆莺歌同学你好。”

  我象征性的朝着他点点头,然后笑了笑。

  半晌才反应过来,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什么?李老师刚刚可没有说。”

  唐泽摊了摊手看着我说:“我不光知道你叫陆莺歌,还知道你今年二十岁,姥姥是个阴阳先生,命犯天煞孤星,注定要孤独终老。”

  我不可置信的瞅着唐泽,一脸戒备“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个算卦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松了一口气儿,原来是个骗钱的主儿啊。

  “要不我免费给你算一卦怎么样?”

  我本以为唐泽跟我说了这么多,是为了管我要钱,却不成想这一卦免费,这反而激起了我的兴趣。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反正自己又不吃亏。

  只见他从兜里拿出了三枚帝钱让我摇卦,我接过帝钱之后忍不住看了一眼,果真是乾隆、嘉庆、道光年间的古钱币,据说三帝钱的灵力最强,卦象也是最准的。

  我将帝钱放在掌心里,双手合十不断的晃了晃,摊在了桌子上。只见其中一枚帝钱久久的不愿落在桌子上,而是硬生生的立了起来。

  我又重新摇了几次,而那枚帝钱依旧立着不倒。

  “喂,这是什么意思?”我指着三枚帝钱问着。

  唐泽眉头紧锁的看着卦象,始终什么都没有说。

  我不耐烦的问着“你倒是说话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泽摇了摇脑袋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这个卦象我从来没见过,一时间我也参悟不出是什么道理,但是我知道你的命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

  “什么叫永远都改变不了?”

  唐泽一声叹息,“就是说你不光是这辈子命犯天煞孤星,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是这样,你是被诅咒过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唐泽,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下下下辈子都是命犯天煞孤星?我的命被诅咒过?被什么人诅咒过?他为什么要诅咒我?”我一连串竟问出了这么多问题。

  “以我现在的资历,我回答不上你的问题。本想为你免费算一卦,却不成想反而出现了更大的难题。”

  可能因为我跟唐泽熟悉的太快,周围的同学开始议论着“看到没?又一个奔着陆莺歌来的。”

  “可不么,上次还有人看着钟离追着她屁股后面送东西,陆莺歌看都没看一眼。”

  “我天,钟离?!我们学校的传奇人物,她居然就这么无视了?!那我看这个小哥哥也白扯了。”

  “那可不一定,这小哥哥眉清目秀的,虽然比不上钟离那么俊美,但在咱们学校也能排的上前三啊。”

  “行了,行了,别说了,没看人家都不高兴了吗。”

  我没好气的看着唐泽说:“卦没算明白,白白的还让人家嚼了舌根。”

  下课铃声之终于响了,我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准备去食堂。

  谁知唐泽迈大步跟了上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莺歌,你能不能等等我?好歹我也是新同学,你总得照顾下我的感受吧?”

  “唐同学,你没看到我们校园内的指示牌吗?我相信以你的智商,跟着指示牌走的话,应该不会走丢吧?”

  唐泽当然知道我说话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他划清界限,谁知道他安没安什么好心。

  “就算有指示牌,我还是要跟你一起走,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研究对象,我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跟你相处的机会,万一你遇到什么事呢?”

  “研究对象?你居然把我当成你的研究对象?那好吧,如果你能帮我解开那个卦象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跟你做朋友。”

  “那个,那个卦象我现在还解不开,但是我相信你身上肯定会发生不一样的事情,所以只要我守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狗屁逻辑。”

  我们二人终于来到了食堂,随后站在人群后面排队打饭。

  正当唐泽滔滔不绝说个不停的时候,钟离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只听周围又是一阵窃窃私语“那不是钟离吗?他真的好帅啊,他不是从来都不在食堂吃饭吗?”

  “是啊,看样子好像是来找陆莺歌的。”

  “呦,那个女孩子就是陆莺歌啊,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啊,怎么偏偏钟离就对她这么上心呢。”

  钟离直勾勾的瞅着我,片刻之后拽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急忙甩开他的手,不耐烦的问道“你到底想干嘛?没看见我在这里排队打饭吗?”

  “排什么队,我带你出去吃。”

  “停停停,钟大少,像我这种贫苦人家的孩子可不习惯于下馆子吃饭,所以还劳烦你让开,让我去食堂吃,不然以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上。”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回去就是。”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没听错吧?向来不在食堂吃饭的钟大少,居然会屈尊到食堂,要是被那么少女们知道的话,还不得排着队跟等着跟他合影啊?

  “随便你。”

  于是我们二人又回到了食堂,唐泽见我回来之后朝着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已经把饭给我打好了。

  我忍不住想这个唐泽心思倒是细的很,算准了我还会回来的,于是我大步的冲着他走去,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钟离只能傻傻地站在一旁排队,不过显然我是小看了他的魅力,排队给他打饭的女生多的是,他随便的拿了一盘就奔着我们过来了。

  这时,我听到身旁的同学说着“你们听说没,咱们这周末要搞一次野外拓展训练,据说要在外面住上两天呢。”

  “野外拓展训练?这个听起来倒是不错呢。”

  唐泽边吃饭边看着我说:“怕不是什么好事,我劝你能不去就不去,别趟这趟浑水。”

  “这怎么能不是好事呢?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我们当然要积极参与,况且这可都是要算学分的呢。”

  “无所谓了,如果你想去的话,我跟着你去就好了,这样你总不会有什么事。”

第5章 针锋相对

  我朝着唐泽翻了个白眼,“拓展训练怎么就不是好事了?你要是受不了这份罪的话,你就不要参加了。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也不像是能吃苦的人。”

  “我才不呢,我要跟着你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

  正当我们聊着正起劲儿的时候,钟离穿过人群在我们身边坐了下来。

  他目光直视唐泽,一脸的敌视。

  唐泽笑嘻嘻地摸了摸脑袋,随后伸出了右手说道“你好,我叫唐泽,是个转校生,现在跟莺歌是同桌。”

  钟离眉头紧锁地看着我们,不可置信的问“莺歌?叫的倒是很亲密,你们之间有这么熟吗?”

  我见钟离句句针对唐泽,有些不高兴,我拉着唐泽地胳膊“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同桌,你说我们的关系会差到哪里吗?反倒是你,明明我跟你没这么熟,非要搞的我们认识了很久似的,我可不想被学校这群女同学当成假想敌,所以还请钟大少高抬贵手,离我远一点。”

  “谁敢把你当成假想敌?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他们?”

  我立刻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我真是搞不懂你,明明就是多金帅哥,追你的姑娘海了去了,你干嘛非要整天缠着我?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对你一点想法没有吗?”

  钟离坐在一旁也不恼怒,细嚼慢咽的吃着饭,偶尔回上一句“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还会在乎这一时半刻?我相信以后你一定会喜欢我的。”

  我心里暗自好笑,以后?!鬼才会喜欢你这种自大又自恋的男人。

  原本钟离来食堂吃饭就已经是大新闻了,现在可倒好,又跟我和唐泽坐在了一起,免不了又被那些无中生有的女生说三道四。

  “呦,那不是陆莺歌吗?平时对钟离爱答不理的,这会儿怎么的了?又回心转意跟我们钟大少在一起了?”

  “我看可不像这么回事,你没看她旁边还坐个男生吗?那男生叫唐泽,今天刚转来的,看他跟陆莺歌的关系非同一般,八成两个人是情侣。”

  “如果他俩是一对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毕竟钟离是我们大家的,我可不希望他成了陆莺歌的私人物品。”

  “什么物品?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钟大少可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到时候谁是谁的物品还说不定呢。”

  “……”

  “……”

  我脑袋里一群乌鸦飞过,我真是怀疑这些女生是不是把脑子落在了寝室里,说话完全不过脑。

  如果我真对钟离有什么想法的话,我早就抱着大腿不放了,还至于在这对他冷眼相待吗?莫不是她们以为我跟他玩欲擒故纵呢?!

  想到我忍不住苦笑,随便这些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就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班级的群消息。

  我打开微信,是导员李老师@了我们全班同学。

  “各位亲爱的同学们,为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本周末学校特组织了一场郊外拓展训练,请大家下午一点准时回到班级,我有相关事项跟大家交待,收到请回复。”

  我顺手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转身朝向唐泽说道“李老师在群里发信息了,你回复一下,快点吃饭,然后咱们好回班级报道。”

  唐泽这才从怀里将手机拿了出来,跟我一样回复了一个OK,“嘿嘿,跟你保持一个队形。”

  坐在我们对面的钟离,眼神凌厉的望着我们,显然很不高兴。

  我双手杵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心里琢磨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帅,而且气质超凡,放眼望去整个娱乐圈,就算在小鲜肉里也算是佼佼者,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男人会找上我,难不成真的如他所说,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钟离见状伸出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说:“莺歌,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也很迷人,但是你总不至于一脸痴汉状的看着我吧?毕竟这么多人在场呢,等一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想怎么看就怎么样,这样还不行吗?”

  我被钟离说的脸颊滚烫,快速的低下头继续吃饭。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道“我天啊,他们两个居然在打情骂俏。”

  “可不么?你看看陆莺歌那脸红的,跟红屁股似的。”

  “打死我也不信陆莺歌一点都不喜欢钟离,那么帅的男人,对我笑一笑,我半夜都能乐醒。”

  正当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唐泽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着“莺歌,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回班级吧,李老师说有事安排。”

  我一脸感激的看向唐泽,立刻起身往外走,这个地方多一秒我都不想再呆下去了。

  唐泽跟在我身后,不断地喊道“莺歌,你慢点走,等等我。”

  大约走出了二百米之后,我才停下脚步,朝着身后看去,我见唐泽正气喘吁吁向我走来,并未看见钟离的身影。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他总算没跟来。我拍了拍唐泽的肩膀“不愧是好兄弟,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离开那地方。”

  “我不过就是在陈述事实,毕竟时间也确实差不多了。我看那钟离似乎真的很喜欢你,那么帅的男生你都要拒绝啊?还真是暴殄天物。”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要你管?!帅哥多的是,我干嘛非要看上钟离那么自大的家伙。快点走,一会来不及了。”

  就这样,我们二人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就回到了班级。

  此时,李老师已经在班级等候大家了,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教导处主任张老师,只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张老师的名声非常不好,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对待男同学无比苛刻,但是对待稍有姿色的女同学就另眼相待了,据说早些年在学校出过事,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但因家里有钱有势,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说实话我对这个张老师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