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妖孽夫君有点坏吴忧_妖孽夫君有点坏免费阅读全文by你的毒药

发布时间:2018-10-12 15: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妖孽夫君有点坏吴忧

妖孽夫君有点坏全文阅读

妖孽夫君有点坏小说是一本短篇完结灵异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你的毒药所著,非常的好看,吴忧迟瞑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妖孽夫君有点坏全文讲述的是在祠堂祭祀的时候,吴忧把青铜钟上的符纸给蹭掉了,她没想到青铜钟下镇压着千年老妖的传说竟是真的,她真的放出了一个老妖怪,这妖怪还缠着她不放!

第1章 青铜钟的传说

  黑暗中,我的身体突然被一股力量束缚住。

  空幽的声音如冷风般,灌入我的耳中,带着无尽的怨恨,“青铜钟破碎之日,便是你我再见之时,本王要你把欠我的都还回来!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那股力量带着凛然的杀意,将我越缠越紧,我渐渐的感到无法呼吸,拼命的挣扎,终于从梦魇之中挣脱出来。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又做这个噩梦了,从村祭那天晚上开始,已经连续一个星期。

  难道。。。。。。村里的那个传说是真的?

  我叫吴忧,出生在一个叫吴家村的偏僻小山村,大学刚毕业,目前待业中。七天前,村里举行了十年一度的村祭,在祠堂排队给祖先上香的时候,我不小心把供奉台前那座青铜钟上的符纸给蹭掉了。

  当时我根本没在意,随手就又给它粘了回去,可从那天开始,我就夜夜做噩梦,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爷爷和我说过的那个传说。

  祠堂里的那座青铜钟下面,镇压着一只妖怪,而青铜钟上那张破旧的符纸,则是一道封印,符纸揭下便会毁坏封印,青铜钟便再也镇压不住那妖怪,届时,吴家村必定生灵涂炭。

  可传说毕竟是传说,早已无从考证,渐渐的就再也没有人当真。

  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吧。

  我正这样安慰着自己,不知道哪儿突然传来“嘭”一声巨响,床都跟着颤了颤。

  什么情况,这是!?

  我急忙穿衣服起床,没过一会儿,外头传来吴阿婆的喊声,“吴山,快开门!出大事啦!”

  门被拍的砰砰作响,我爸的询问伴随着开门响起,“吴阿婆,咋了这是?”

  “不得了啦!青铜钟炸啦!”吴阿婆急切的说道。

  我正在穿衣服的手猛然顿住,心底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却又不敢多想,快速的穿好衣服。

  我刚跑出房间,就被我妈拉住了,“天还没亮,你去哪啊?”

  “我去祠堂看看。”我说着,跑出了门,往祠堂跑去。

  祠堂里灯火通明,供奉台前碎片散落了一地,原本放置青铜钟的地方,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村民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我不敢靠近那个洞口,我总觉得青铜钟爆炸和我把符纸蹭掉了有关,就远远的躲在一旁。

  村长和吴阿婆还有我爸站在洞口旁低声说了一会儿话,就对大家挥了挥说道:“没事没事,大伙儿散了吧。”

  村民大概都觉得只是虚惊一场,就都离开了祠堂。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始终揣揣不安,因为我刚才看到吴阿婆的神情很凝重,她是神婆,最懂那些事,如果真的没事,她不该是那样的表情。

  犹豫了一会儿,我向我爸问道:“爸,你说青铜钟下面真的有妖怪吗?”

  “哪有什么妖怪。。。。。。”我爸还没说完,就听不远处一个村民朝我爸大声喊道:“吴书记,不好了,吴明家出事了!”

  “咋啦?”我爸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我赶紧跟上我爸的脚步。

第2章 要出大事了

  一跑到吴明大叔家门口,我就闻到了一阵浓重的血腥味,我朝院子里看去,不由得心头一颤。

  此时天已经亮了,我清楚的看到院子中间倒着四个人,是吴明大叔和他媳妇儿,还有他的两个女儿,身体干瘪,浑身血淋淋的,双目圆睁,神情恐慌,好像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我急忙扭开脸,不敢再看。

  这时,村长和吴阿婆也赶了过来,他们前脚刚踏进院子,就又有村民大喊大叫着跑来说,另外一家也出事了。

  村长急急忙忙的跟着那个村民走了。

  吴阿婆查看完吴明大叔一家人之后,忽然对我爸说道:“吴山,咱们村要出大事儿了!”

  我爸看着地上的尸体,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先报警吧。”

  村里像我爸那一辈的人,都没有用手机的习惯,我自觉的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爸,手机没有信号啊。”

  村里太偏僻,手机经常没有信号,这倒不是稀奇的事儿,只是眼下报不了警,这可怎么办?

  吴阿婆重重的叹了口气,离开了吴明大叔的家,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心虚的躲开了吴阿婆的视线。

  我爸皱着眉头,安排了两个村民帮忙看守尸体,然后让我赶紧回家,他则是去了另外一家。

  回到家我始终坐立不安,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蹭掉了青铜钟的符纸引起的,那我就是罪魁祸首,我该怎么办?

  天快黑的时候,我爸还没回来,我妈让我去找找我爸,我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我爸蹲在外面的空地上抽烟,脸色很是难看。

  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我爸心情不好很正常,等我爸抽完一支烟,我才走过去,“爸,回家吃饭了。”

  我爸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我,欲言又止了一番,最后什么都没说,摸了摸我的头,负手走进了家门。

  夜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我爸妈的争吵声。

  “吴山,那是你闺女!”

  “芬儿啊,要是不答应,咱们村里人都得死,你说我该咋办?”

  “你要是敢答应,俺就死给你看!”

  “行了行了,你轻着点儿,别把丫头吵醒了。。。。。。”

  隐隐约约的,我听出了我爸妈争吵的原因和我有关,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彻夜难眠。

  天刚亮,门外就吵吵囔囔了起来,我顶着黑眼圈起床,刚走出房门,我妈就马上把我推回了房间,“你在房间待着,不许出来,听到了没?”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我妈立即关上门,还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听着外面的吵闹声,我大概搞清楚了,昨天夜里又有一家出事了,吴阿婆说这事的源头在我,所以村民就来我家抓我了。

  其实从昨天吴阿婆看我的眼神,我就猜到她已经看出了端倪,只是我不知道村民会把我抓去做什么。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群人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就将我绑了起来,抬着我出了门。

  我这才发现,我爸妈都已经被绑了,丢在门口。

第3章 真的有妖怪

  我妈见到我被抓走了,挣扎着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求村里人放了我。他们充耳不闻,抬着我往祠堂走去,身后是我妈呼天抢地的哭喊声。

  我心里难受极了,我不怪村里人这样对我,我只怪自己犯了忌讳,让村里人枉死,让我爸为难,让我妈难过。

  祠堂里已经站满了村民,我一到,他们就全都朝我看了过来,平时和蔼可亲的人,此时此刻,全都一脸的冷漠,包括平时对我最好的吴阿婆。

  村民直接将我抬到了洞口,看他们这架势,是要把我丢下去啊!

  一想到洞底下可能有妖怪,我就吓得不行,额头直冒冷汗,急忙向吴阿婆求助道:“阿婆,救救我,我不想死!”

  “丫头啊,别怪阿婆,这是你的命。”吴阿婆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她转过脸去,挥了下手,村民手一松,就将我丢了下去。

  我在黑洞之中快速的往下坠落着,冷风不停的从我的耳边刮过,我的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我甚至觉得,有一道嗜血的目光,正在那黑漆漆的洞底注视着我,等着将我生吞活剥。

  下坠了许久,我摔在了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周围一片漆黑。

  我竟然没有死!好像也没有受伤!

  我心头一阵激动,试图挣脱开绳子。

  这时,一道空幽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在黑暗之中显得异常低沉,“你来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的眼前忽然亮了起来。

  一只雪白的动物站在我的正前方,浑身散发着白莹莹的光,体型和狮子差不多大,一双泛着幽幽绿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我,白色的尾巴漂浮在它的身后晃啊晃,还不止一条。

  我被吓得愣在当场,原来传说是真的,青铜钟下面真的镇压着妖怪!

  “过来。”它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很是冰冷低沉。

  不但有妖怪,妖怪还会说话!

  “救命啊!”我大叫着,挪动着身子往后躲。

  “这般胆小,真是无用。”那妖怪忽然嗤笑了一声,朝我走来。

  我哆哆嗦嗦的往后挪去,“你……你别过来……”

  那妖怪显然不会听我的,走到我的面前,忽然俯下身子,将脸凑到我的面前,我害怕的闭上眼睛,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我心中疑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正对上妖怪那双幽绿的眸子,吓得我快要石化了。

  “本王不吃你,你帮本王一个忙,可好?”那妖怪忽然这样说,带有几分商量的意思。

  我微微一愣,这似乎是只讲道理的妖怪,它还自称王,那应该挺厉害的,怎么会被镇压在这里呢?

  我正疑惑着,那妖怪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轻疑一声,道:“如何?”

  我立即点头,只要不吃我,别说一个忙,一百个也行。

  “帮本王拔掉驱魔锥。”那妖怪说着,直起身子,我这才发现,它的胸口插着什么东西。

  “好,你帮我解开绳子。”我说完,那妖怪挥了下爪子,捆着我的绳子就断开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发疼的手腕,不放心的再次确认道:“你确定不吃我?”

  那妖怪点头,道:“说话算话。”

  得到它肯定的回答,我这才伸手握住了那妖怪胸口的驱魔锥……

第4章 你是本王的女人

  突然,一股力量从驱魔锥传来,顺着我的手,涌进了我的心底,很是熟悉,却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疼痛感。

  莫名的,我的心底竟然泛起丝丝悲凉。

  我深吸了一口气,手上开始发力,驱魔锥一点点的被拔出,我却感觉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要将我的灵魂撕裂。

  我想要松手,可那驱魔锥却像是粘在我的手上,我的手怎么都无法松开。我紧咬着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将驱魔锥拔了出来。

  驱魔锥被拔出来的瞬间,那妖怪的体型忽然变大了数倍,浑身泛着白色的光芒,威风凛凛。而那驱魔锥则是化作了光点,钻入了我的手心,撕心裂肺的疼痛随即停止。

  我浑身早已没有了半分力气,双腿一软,瘫倒在地,那妖怪忽然用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将我卷了起来,送到跟前,那双盯着我的眸子,闪着诡异的绿色光芒。

  我心中慌乱不已,却只能强壮镇定,“你答应过我,不吃我的。”

  “本王吃你做什么,此后你便是本王的女人,本王会好好待你。”那妖怪说着,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舔了舔。

  湿乎乎的口水粘在我的脸上,我又恶心又害怕,可又不敢反抗,只能咬着牙忍受着。

  那妖怪舔几下我的脸之后,就将我轻轻的放在地上,“封印还未完全解开,本王无法送你出去,委屈你陪本王在此处再待上几日。”

  那妖怪的声音忽然变得柔柔的,不再像之前那么可怕,反而充满了磁性,很是好听。看它的样子好像真的不打算吃我了,不过我还是不能彻底放心,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偷偷的防备着它。

  地面阴冷潮湿,我缩了缩身子,忽然感觉到一阵暖意,原来是那妖怪用它那毛茸茸的尾巴将我包裹了起来。

  “谢谢。”我感激的对它说道。

  目前来看,那妖怪似乎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可怕,反而挺有爱的,我不太相信它会是杀死村里人的凶手。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忍不住向他问道:“我们村里的那些人,是你杀的吗?”

  那妖怪忽然低下头来看着我,反问了我一句,“你以为呢?”

  我摇了摇头,无法确定,不敢作答。那妖怪轻笑了一声,沉默了下去。

  我缩在那妖怪的尾巴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感觉到那妖怪的尾巴还包裹着我,我才安心了一些,伸手摸了摸尾巴上的毛,手感还真不错。

  “醒了。”那妖怪声音响起的同时,我的眼前再次亮了起来,是那妖怪身上散发出来的白光,照亮了四周。

  我惊讶的发现,我的身旁放着一小堆零碎的食物,我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却不敢伸手去拿。据说妖怪可以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变成食物,我不知道眼前这堆食物到底是什么。

  那妖怪似乎看穿了我心中所想,道:“你看到何物便是何物,大可放心。”

  说完,它将包裹着我的尾巴收了回去。

  我抬头看向它,它也正低头看着我,确认过眼神,它应该没有骗我。

  我早就饿极了,拿起东西就往嘴里塞,吃饱之后,它又用尾巴将我包裹了起来,我摸着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问它:“你出去过了?”

  “未曾。本王用妖识召唤附近的小妖丢了一些食物下来。”那妖怪答道。

  它真的很聪明,我一开口它就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点了点头,随着我的沉默,周围的光线又慢慢的暗了下去。

第5章 离开洞底

  在洞底,时间流逝的悄无声息,对那妖怪的恐惧也在相处中慢慢的消失。

  我不指望会有人来救我,反正那妖怪也不会伤害我,我干脆放宽了心,饿了就吃,困了就睡。

  这样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天我正睡得香,那妖怪忽然叫醒了我,对我说道:“本王即刻送你出去。”

  闻言,我已经睡懵了的脑子猛然清醒了过来,欣喜问道:“你的封印解开了?”

  “还未解开,只是妖力恢复了一些,你出去后即刻召集村民,告知他们天黑前到祠堂来,天明后方能离开,可记清了?”

  那妖怪的语气平缓,我却听出了危机感,郑重的点头。它挥了下爪子,我就感觉一股力量包裹住了我,我的身体忽然脱离了引力,漂浮在空中,快速的往上升。

  我急忙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出来?”

  “青铜钟残存的封印还需一月方能消失,本王出去后必定即刻前来寻你。”那妖怪的声音微顿,“记下本王的名,迟瞑。”

  “我叫吴忧!”我对迟瞑大喊道,它那庞大的身躯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一个白点,隐于黑暗之中。

  我浮到洞口才发现,洞口竟然被大石块堵住了,只留下边角的缝隙,难怪丢下来的那些食物都是零零碎碎的。

  正当我发愁怎么出去的时候,那股包裹着我的力量忽然收缩了一下,紧接着,我的身体就越变越小,从那个缝隙钻了出去。

  回到地面上,我就又马上恢复了原来的体型。

  洞口边上的青铜钟碎片还没有被清理掉,看来村民真的是怕极了,把我丢下去,堵上洞口就马上离开了。

  我快步跑到祠堂门口,门却被人从外面锁上了,外面的天眼看着就要黑了,我急得不行,拍打着大门,扯着嗓子大喊道:“有没有人!快给我开门!”

  这时,不知道哪从突然窜出来两道红影,来到我的脚边,我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竟然是两只棕红色的。。。。。。狐狸?

  那两只狐狸忽然直起身子,给我行了个跪拜礼,齐声道:“红璇,红绫,奉狐王大人之命,前来保护狐妃。”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狐王。。。。。大人?”

  两只狐狸点头,一同转头看向那个被大石块堵住的洞口,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它们口中的狐王大人是迟瞑。

  迟瞑的体型实在太过庞大,而且它有好多条尾巴,我实在没办法把它和狐狸联系在一起。

  不过他还真是细心,竟然派了人来保护我,只是这狐妃从何说起?算了,一个称呼而已,随他去了。

  “为什么它长得和你们不一样?”我观察着红璇和红绫,好奇的问道。

  “狐王大人是血统最高贵的九尾玄狐,是身份无比尊贵的大妖怪,怎么能和我们一样呢?”其中一只狐狸答道,语气之中满满的骄傲。

  原来迟瞑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妖怪。

  我点了点头,问它:“你是红璇还是红绫?”

  “回狐妃的话,我是红璇。”红璇用爪子指着自己的额头,“狐妃您看,我额头有白毛,红绫没有。”

  我一看,红璇的额头还真有一小撮白毛,这就很好分辨了。

  我想起还要去通知村民,让它们帮我打开了门,急忙往家里跑去,远远的,就看到我爸蹲在门口的空地上抽烟,不过几日不见,我爸那笔挺的背竟然变得有些佝偻。

  鼻尖酸楚,我哽咽的喊了一声:“爸!”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