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赵子承赵梅董倩全文阅读_继父免费阅读by闭天

发布时间:2018-10-12 14:1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赵子承赵梅董倩全文阅读

继父全文阅读

继父是一本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闭天,又名《我当继父那些年》,赵子承、赵梅、董倩是该小说的主角。继父全文的主要内容是赵子承的父亲摔伤之后,急需要大笔钱来治疗,所以他不得不答应了赵梅的要求,那就是入赘当上门女婿。可是没想到赵梅的女儿竟然是自己的初恋女友董倩...

第一章 入赘就入赘

  “我有个女儿,缺少父爱,所以需要个继父。”坐在咖啡馆里,看着面前娇媚的少妇,我沉默了很久,最后点头:“我……愿意试试。”

  “听说你爸从工地高架上摔下来,要想不瘫痪,需要七八十万的手术费,”

  少妇出乎意料的漂亮,面容精致,浑身名牌,修长的双腿微微侧摆,显得性感窈窕,只是眼神冷淡,不住的上下打量我,又拿起我的身份证看了几眼。

  “赵子承?苏城本地人?”见我点头,她眼中闪过一抹异样:“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但你要跟我结婚,入赘。”

  “入赘?”我惊呼。“怎么?很委屈?”少妇淡淡瞟了我一眼。“你觉得自己值一百万吗?”

  莫大的屈辱感袭来,我……值吗?一百万,让你当上门女婿,还得给人当后爹,你干不?

  我没得选择,当父亲从工地高架上摔下来,将近七八十万的治疗费摆在我面前时,我在隔壁秋姐的介绍下和眼前这个叫做赵梅的女人见了一面。

  她很有钱,但有些怪癖,秋姐说我的生辰八字符合她的条件,说她要找个男人,却没说是要入赘的,还拖着个女儿。而我,正儿八经一未婚小伙。

  “入赘就入赘,我应了。”医院的缴费单容不得我多想,当天我和赵梅在婚介所签订了合同,商定了婚后同居的一些原则问题。

  我注意到,赵梅特地在合同上写了,没有她的允许,我不能碰她,更别说过夫妻生活了。

  说真的,赵梅很漂亮,天天那个都来劲,当她的老公一定是很幸福的事,但她花那么多的钱把自己嫁给我,却又不让我碰她,这是把我当啥了,花瓶吗?可我长的也很普通啊!

  “明天九点,带上你的行李,来这个地址。”我看着赵梅丢给我的地址,苏城最高档的别墅区,而她的口吻,依旧冷漠。

  第二天,我一早拎着行李做公车到了别墅区。按着赵梅给的门牌号,一栋地中海风格的别墅出现在眼前。

  我在门铃前踟蹰不已,有些犹豫,按下去,就真的把自己卖了……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开了,是赵梅。

  她今天的打扮很随意。一袭真丝睡裙,身材火辣,饱满的胸脯若隐若现,卷发随意的挽在脑后,上下扫了我一眼道:“进来。”

  五百平米的三层别墅,带花园和泳池,装修高档,仿佛一个世界,硬是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傻愣在客厅门口,赵梅冲着楼上喊:“倩倩,出来下。”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从楼梯上缓缓走下。

  她的身材和赵梅有点像,一看就是那种长期保养出来的窈窕身段,皮肤白皙,随便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四目相对的一霎,我和她都错愕的楞在原地。“赵子承?”女孩失声尖叫道。“董倩?”“怎么,你们认识?”赵梅在一旁淡淡的说,神色里隐隐闪过一抹得意。

  “我们……”我无言以对。董倩是我的初恋。

  高中时的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儿,美丽纤细而低调,高三那年却突然消失了……那时没有手机,董倩突然退了学,音讯全无。

  后来听老师说,她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全家搬到了省城,家里安排她出国留学了。

  现在,她如此真实的站在我的面前,恍若隔世。“倩倩,这是我的结婚对象,婚礼在这个月底举行,以后赵子承就是你的继父了。”

  赵梅说着,又看向我,淡然道:“这就是我的女儿,董倩,今年大二!”

  你玩我是吧?

  我顿时傻眼,赵梅才多大,怎么可能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儿?

  “确切来说,应该是继女。”

  赵梅这次笑了,很随意的道:“倩倩,快来见过你继父,他就是赵子承!”

  “什么?赵梅,这就是你找的老公,不行!”董倩从楼梯上疾步下来,脸色铁青的站在我和赵梅面前。

  赵梅突然缠上我的腰,整个人贴着我,咯咯一笑:“倩倩,我只是通知你。”

  赵梅的口吻,冷的让人不寒而栗,还有一种莫名的味道。

  董倩整个人被气的微微发抖,她握住拳头,一字一顿的说:“赵梅,你对得起爸爸吗?”

  “倩倩,你爸爸走了三年了。作为妻子,我已经仁至义尽。我才三十二,比你大不了多少,你能天天换男朋友,我不能找个人呵护么?”

  “再说了,法律名义上,我是你的合法监护人,为了不让你们董家的财产落在别人手上,我可是找了个入赘的,你还想怎样?”

  赵梅说着一把搂过我,在我骤不及防下,她微微扭头,明艳的眼眸直勾勾盯着我,火红双唇透着无尽的诱惑,最后在董倩铁青的神色下,那性感红唇印在我的脸上。

  “放心吧,子承是个好男人,我相信他会很好的照顾好我们母女俩的!”

  赵梅特地在母女二字上加重语气。

  董倩脸色由青转白,歇斯底里的大吼:“赵梅,我恨你!爸爸才刚走,他生前如何对你?你却这般守不住吗?荡妇!”

  望着转身跑上楼的董倩,赵梅得意的哼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我。

  她又恢复了冷漠,拿出纸巾擦了擦嘴,看见我冒光的眼神后,恶心道:“刚才算是破例,记住了,你只是个入赘的穷小子,记好你的身份!”

第二章 另一个男人

  按照合同约定,赵梅分期付给我第一笔款:三十万。

  我拿着父亲的救命钱赶到医院缴了欠款,手术后,父亲的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

  月底的婚礼如期而至,婚礼前一周,赵梅带着我置办了全套名牌行头。

  我的衣服她全部扔了,眼神里止不住的嫌弃,看着她挥金如土,我的心里一阵酸楚。

  特别是这几天,董倩几乎不和我说一句话,我在偌大的别墅,就好像透明的一样,被两个女人同时无视。

  “赵子承啊赵子承……以后你该如何在这个家里生存呢?”

  我心里痛苦的咆哮,忘不了董倩看我那视如仇人的目光。

  七天后,婚礼在董家的一栋奢华别墅里举行,是一个小型酒会,邀请了董家核心的生意伙伴和世交。

  一整晚,赵梅挽着我在来宾中游走着,上流社会的人情,礼貌又疏离,假笑和寒暄让我疲惫不堪。

  酒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我躲在吧台后面解开领结放空,周围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这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赵梅估计给了他不少好处。”

  “那和董家的财产比起来,还是九牛一毛吧。”

  “我看倩倩整晚脸色都不好。”

  “肯定好不到哪去啊,这赵梅处心积虑的给她找了个后爸!唉……”

  吧台后的我一动不敢动,身体发冷。

  “赵子承,我告诉你,赵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女人!”

  婚礼间隙,董倩把我堵在厕所里,砰一声把门关上,随后用冰冷的语气跟我说道。

  “倩倩,我真的不知道,她说的女儿……会是你。”我苦笑道。

  我可以想象董倩的心情,毕竟我是她的初恋,几年不见再次相逢,我却成了她的后爹,换做是谁也受不了,我也觉得很尴尬!

  “她就是一个老女人,听说你是为了钱答应入赘的,呵呵,几年不见,我没想到你那么现实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走不走?”

  走?

  我能去哪里?

  我苦笑道:“倩倩,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

  她的眼神看着我,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好,看来你是铁了心给赵梅当上门老公了,好,你别后悔!我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董家,赵梅永远不会出头,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说完,董倩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摔门扬长离去。

  我看到她挽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的臂膀,很亲密的亲热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被其他男人搂着,我心里突然一阵不舒服。

  “赵子承啊赵子承,你瞎想什么呢!”

  我闷闷不乐的喝了一口烈酒,这才想起来,不管是赵梅还是董倩,都是我碰不着的女人。

  “恭喜大婚啊,呵呵……”

  宾客们虚伪的恭贺声,却像是一道道嘲笑,让我无地自容。

  夜深了,宾客们渐渐散去。

  我按照管家的安排,住进了二楼一间房间。

  刚进房间,就闻到空气里一股好闻的香水味,席梦思大床上,赵梅穿着一件性感的酒红色睡衣,硕大的两团饱满几乎将上衣撑爆,而她那美丽动人的面容上,带着潮红的娇媚。

  毕竟结婚对女人来说是一件大事,赵梅虽然对我没有感情,却也享受着这一刻。

  “你过来。”

  赵梅侧躺在床上,若隐若现的沟壑散发无尽魅力,小手一勾,眼神明艳的对我说了句话,让我的心跳猛然加速。

  “她什么意思,新婚之夜,这是要我……”

  不得不承认,赵梅的确很漂亮,属于有味道的那种女人,再加上少妇的气质,保养完好的肌肤没有一丝皱纹,成熟带着挑逗的韵味,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这一刻。

  我走了过去,口干舌燥道:“梅姐,你喊我干嘛?”

  “干嘛?”

  赵梅咯咯一笑,眼神魅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当然是干那个事啊!”

  她的脸颊很红,不断打量着我的那个地方,似乎在考量着什么。

  啊?

  我听完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难道她的意思,是让我碰她吗?

  “你上来。”

  赵梅突然拍了拍身边的床铺,眼神里带着一份异样。

  这才对嘛,我就说嘛,一个女人找个入赘老公,难道还真能清心寡欲不成,我虽然长得一般,但胜在年轻,血气方刚,又是处男。

  想到这,我美滋滋的脱掉衣服,爬上席梦思大床,忍不住扑上去,赞叹道:“梅姐,你真美。”

  “我真的美吗?”

  赵梅咯咯大笑起来,两团饱满不断抖动,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当然美啊。”

  我吞着口水点头。

  “你想亲我吗?”

  赵梅突然说了一声,娇羞羞道:“你把眼睛闭上。”

  我没空理会赵梅此刻的不寻常,刚把眼睛闭上,只听砰一声,巴掌甩起,而后我的脸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

  紧跟着,一股巨力踹来,赵梅直接把我踹下床,跟着将被单一抱,遮住春光,面若寒霜,冷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的老公了?记住,你是入赘的,你拿了钱的,说白了,你就是我养的一条狗!”

  “滚!”

  我睁开眼,看着瞬间变了一副表情的赵梅,那赤裸裸的嘲笑让我无地自容,我明白了,她刚才的举动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打击我!

  “我……”

  这一刻,我想发飙,男人的尊严让我热血沸腾,但最后我又怂了,尴尬的抱起衣服:“梅姐,我错了。”

  说完,我灰溜溜的逃出这个充满挑逗韵味的房间。

  因为张罗婚礼忙了一天,当晚我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几点,我爬起来上厕所,入过赵梅的房间时,一阵呻吟声引起我的注意。

  声音压抑又放荡,我好奇的走进。

  赵梅的卧室房门虚掩着,我趴在门缝上看,差点叫出声!

  房间里衣物扔了一地,床上赵梅和一个男人正缠绕在一起,忘情的深吻着。

  这个男人我记得,就是今晚的一位男宾!

  赵梅和他赤条条的像两条鱼缠绕着彼此,男人死死的压着赵梅,唇忘情的游走在她的每一寸肌肤。

  赵梅动情的挺起身体迎合,满脸潮红,嘴唇微张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浪叫。

  “梅梅,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男人动情的说。

  “嗯,相信我,就快了。”赵梅眯着眼睛,温柔的答。

  虽然这场婚姻更像一场闹剧,但此刻的愤怒让我浑身战栗,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在新婚之夜光明正大的和一个男人享受着鱼水之欢!

  “啊!”赵梅一声夸张的尖叫拉回我的思绪,房间里男人正埋头轻吻着她。

  “你可不准和那个小傻瓜有什么!”男人说着嘴上一用力。

  “说什么呐,他只是我买回来的一条狗罢了,哈哈哈。”

  两人无所顾忌的笑声敲击着我的神经,头上奢华的水晶吊灯每一盏灯泡似乎都在嘲笑着我……胸口堵的难受,我快步回到房间,痛苦的把脸埋进枕头。

  头疼的快要炸开了,我拿起酒柜上的一瓶酒一饮而尽,沉沉睡去。

第三章 痛苦才刚开始

  婚后的日子,才是痛苦的真正开始。

  赵梅每隔几天,都会跟那个男人幽会,甚至毫不避讳的当着我的面和他打电话,一口一个亲爱的叫着,听得我心里憋屈无比。

  但我又没法说什么,毕竟在这个家里,我毫无身份地位可言。

  “记住了,你和他没得比。”

  赵梅很高调的跟我说道。

  我脸色一片涨红,被羞辱到极致,只能握紧拳头,咬牙忍受。

  另一方面。

  我也终于体会到,董倩对我的威胁,更不是说着玩的!

  一天早上,我在厨房倒橙汁,董倩倚在门框上冷冷的盯着我。

  “倩倩,你吓我一跳。”

  我举了下手中的橙汁:“要来点儿吗?”

  “不了,我不喝别人施舍的。”

  董倩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朝我走来,脚下一个踉跄。

  我见状一急,放下杯子去扶她,没想到啪一声清脆的声音,董倩一巴掌狠狠扇在我脸上。

  “你想干嘛?非礼我?别忘了,你可是我的继父!”

  董倩嘲笑的盯着我。

  我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吃饭的时候,董倩毫不客气的坐在我面前,当着我的面和赵梅勾心斗角。

  “梅姨,你说你找的这个男人,不怎样啊,看来你的眼光还是差了点,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些男模,估计比他中用吧。”

  “倩倩,我喜欢就好!”

  赵梅若无其事的咯咯一笑,当着董倩的面亲切的喂了我一口吃的,而我,还得假装很享受的笑着。

  这一切,都是赵梅要求的,不管是在任何人面前,我和她,都得摆出一副夫妻的样子。

  “哼,我看你们能恩爱到什么时候!”

  董倩坐在餐桌上,光着双腿来回晃,目光毫不掩饰的厌恶。

  而赵梅,目睹这一切,则微微一笑。

  我注意到,赵梅特别喜欢在董倩的面前和我秀恩爱,甚至不惜给我一点“福利”,比如挽着我的胳膊,甚至亲我几口之类的。

  ……

  婚后大半月,董倩像是狩猎的猎人一样,总是能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逮到我,然后极尽羞辱。

  我实在受不了了,第二笔款还没拿到,父亲的手术还没做,我只能咬牙忍着。

  “我想出去工作。”

  晚餐的时候,我低声跟赵梅商量。

  与其说商量,不如说请求。

  我等于卖身给了她,我的一举一动,都要她批准。

  “工作?找好公司了么?”赵梅狠狠把叉子捅进牛排。

  “没有。要是你同意,我今天就找。”

  “赵子承,你现在代表的是我,别出去丢人了!”赵梅皱眉道。

  “我不想在家吃闲饭。”

  赵梅抬眼看了我一眼,咯咯大笑道:“呦,自尊心挺强的嘛。那就去董氏集团的超市吧,记住要低调,不要惹是非。你的身份,要绝对保密!”

  还没等我回答,赵梅起身离开了餐桌。

  后面她很快给我安排了工作,第一天上班,赶上了季度会,我和众多员工一起,在大会议室等集团的股东三个月一次的训话。

  门开了,赵梅和一个男人走在前面,后面跟了一众工作人员。

  这个男人……我心跳突然加速,满脸铁青,他,就是婚礼那晚和赵梅偷情的那个人!

  赵梅环视了一圈,眼神淡淡的扫过我,并未多做停留。

  季会开始,中年男人简要点评了下上个季度的超市数据,然后超市中层开始述职报告。

  “董海现在是董氏的大股东了吧?”我旁边的员工窃窃私语。

  “好像不是,但几个赚钱业务都在他手上。最大股东应该是董倩,老董事长的千金。”

  “他们家倒是和睦,董海这个二叔处处护着董倩,听说还主动转让自己的股份给她呢!”

  “难得,听说老董事的遗嘱就是把集团交给女儿继承,董倩估计是最年轻的富二代了吧!”

  “真的吗?唉,都是人,命咋差这么多呢!”

  “你们别太单纯了,豪门的斗争哪是咱们这些小蚂蚁能看明白的?听说赵梅新找个老公,才二十出头,这不明摆着要跟董倩争呢嘛!”

  “二十出头?这赵梅也太会享受了,老牛吃嫩草啊。哈哈哈!”

  我脸上一阵火辣辣,赶紧垂下头。

  散会后,我跟在人流里赶紧溜出了会议室。

  “小赵,你去冷库把今天新到的冷冻鸡腿运到前区!”

  “哦,好。”

  我拿起推车往冷库走去。

  冷库在超市库房的最后面,老员工嫌麻烦,都是差遣新员工跑腿。

  刚出电梯就听到赵梅的声音,吓得我赶紧躲到墙角。

  “董海,现在人到位了,咱们得抓紧开始了,要不法律有效期一过,一点辙都没!”

  “梅梅,这个办法可行吗?我那侄女儿我了解,警惕性很高!”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董倩警惕性高,咱们才更要赶紧动手!要不等到整个董氏交到这丫头手里了,咱俩只能喝西北风去!”

  “嗯。梅梅,你今天真性感,这裙子肉隐肉现的……”

  “啊……不要,别被人看到了!”

  “这地方很少有人来,没事儿。”

  “嗯……啊……别,你弄疼人家啦!”

  “去我那儿吧,我的车就停在后面。”

  “嗯……”

  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我长舒一口气。

  “诶?不对,听起来,赵梅和董倩明显有利益纷争,而董海是董倩的二叔,而刚才和赵梅聊天的言语,似乎是两人合伙起来对付董倩呢。”

  我目光一亮,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某个重心。

  “可是……赵梅为什么要找我入赘呢?难道……赵梅一开始,就知道我和董倩是初恋的关系,所以找我当上门女婿,来恶心董倩?”

  我带着疑惑推开冰库大门,一股寒气袭来,心里更凉!

第四章 都是套路

  晚上加班,回到家,都快凌晨了。

  家里的保姆陈妈给我热了热剩饭菜,我感激的向陈妈一笑,毕竟我不适应被人伺候。

  吃到一半,一把车钥匙从背后扔到餐桌上,我被吓了一跳。

  “度酒吧,去接倩倩。”

  没等我回应,赵梅转身上楼了。

  我望着桌上的保时捷钥匙,紧咬牙关,憋得脸通红。

  自从来到董家,赵梅把我当司机一样使唤,家里明明有佣人,可是她还让我做各种家务,美名其曰,一百万都花了,总要让我干点事!

  “好吧,什么时候去接人?”我无奈的放下碗筷。

  “现在!”楼上传来赵梅不容置疑的声音。

  我起身,拿起车钥匙。

  度酒吧是苏城最高档的临江酒吧,聚集了本地很多的富二代和外国人,听说人均消费高达三千多块。

  我把车停到酒吧门口,服务生殷勤的过来帮我泊车。

  走进酒吧,立刻被震耳的音乐室淹没,我打了十几个电话给董倩,都无人接听。

  我只好挨个包间找,终于在四楼的一个临江房间看到了董倩。

  屋里的董倩显然已经醉了,几个男人围着她不断的献媚,甚至还堂而皇之的占她便宜,董倩虽然骂我嘲笑我,但我跟她的关系毕竟不一般,哪里能看见她被这么吃着豆腐。

  “你们几个,手都给我老实点。”

  我大喝一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倩倩,回家吧。”

  “呦,这谁啊?”

  几个富二代上下打量着我。

  董倩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即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诶,这不是董倩的新爸爸吗?我在婚礼上见过你!”

  突然,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生指着我兴奋的大叫。

  一屋子人炸开了锅。

  “什么?是继父啊!够年轻的啊!”

  “董倩,你这干爹,哦不,是继父,还挺关心你的嘛,别是人面兽心吧。”

  “干爹,跟我们一起玩儿啊!”

  女孩们咯咯的开起玩笑。

  听着闺蜜们的玩笑,董倩醒了点酒,眼神一片清明,随后死咬着嘴唇,充满怨恨的望着我,一杯酒泼到了我脸上,冲出了房间。

  “倩倩!”

  我在一片嘲笑声中追出了包房。

  董倩醉的在酒吧里横冲直撞,我冲过去一把抓住她,她一下摔在我的怀里。

  “放开我!你这个男妓!不要脸!”

  董倩愤怒的吼着,一个巴掌甩在我脸上,火辣辣的痛。

  “跟我回家。”

  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胳膊,往车里拖。

  “我不回,我不要看见赵梅那个婊子!”

  我一把把董倩塞进保时捷,不理会她的哭闹。

  董倩闹了一会儿,突然捂住脸小声的啜泣。

  我把车停在路边,安静的陪着她。

  “别哭了。你醉了。”

  “赵子承……”董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你这样做,和讨吃讨喝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她指什么。

  “董倩……我有难处。”

  和董倩分开的时候,我们还是孩子。情窦初开,情感朦胧,一切都那么美好,可如今再次相逢,却各怀心事。

  我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

  我还记得,当年,董倩才十六岁,清汤挂面,一头乌黑披肩的长发,精致的五官,一双眼睛清澈见底。

  而现在,她愈加成熟,也变得更有女人味了。

  我思绪飞扬,一边开车。

  副驾驶位上,董倩抿着小嘴,直勾勾盯着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车子驶离酒吧,很快,就抵达董家别墅的地下车库。

  我停好车子,正准备扭头让董倩下车,猛地一股香风扑来,董倩从副驾驶座爬了过来,醉人的酒味带着香水的味道,猛地就跨坐在我身上。

  “小承!”

  董倩叫着我的小名,下一刻像是歇斯底里的抱住我的头,那醉人的红唇朝我的嘴唇印了上去。

  轰!

  那一刻,我身上所有火花被点燃,特别是车内狭小的空间,董倩那性感的胴体每一寸都紧紧贴着我的身子,火热无比的刺激着我,让我一下口干舌燥。

  我下意识热情的回应,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舌头抵死缠绵,吻着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要我,要我。”

  董倩迷离着双眼,一只手朝我胯下抓去。

  我狂吞口水。

  什么情况?

  难道董倩对我余情未了?

  所以,她才对我给赵梅当入赘老公如此抵触?

  所以,她才如此讨厌我,正所谓爱之深,恨之深?

  不对!

  突然间,我瞄到了董倩眼神里一抹得意。

  这个小妖精!

  原来是别有目的啊!

  刹那,我脑子一下清醒了,血气方刚的身体一下老实下来,跟着毫不客气的将董倩推开。

  “你醉了。”

  “还有,我现在可是你继父,咱们得互相尊重点。”

  我二话不说下车。

  “赵子承,你个王八蛋!”

  豪车内,董倩看着车厢内部一个不知道何时偷偷安装的摄像头,跟着扫了眼那道义无反顾离去的背影,气的破口大骂。

第五章 艳遇

  董倩的骂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没有理会,没想到这个女人这时候竟然会想到来算计我!虽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我还是意识到刚才不拒绝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

  我转头看了眼车子和上面发疯的董倩,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

  “董倩啊董倩,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霸道喜欢耍小聪明啊。”

  我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包香烟。

  我很少抽烟的,这一包烟我是年初买的,现在已经年中了。

  抽着烟,走在大街上,看着旁人的低语,没有理会,走了好久才走看到一家酒吧,心烦意乱的我站在酒吧门前好久才推门而入。

  刚进去,喧闹的歌声就闯入了我的耳中,我无心去恭听,直接向着吧台而去。

  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对着调酒师说道:“鸡尾酒谢谢。”

  接着我就松开了领带,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舒服,我就准备直接将解开领带,可是我试了好几次,领带还是死死的挂在我的脖子上,我有些生气,正想发火的时候一个女人贴了过来。

  “亲爱的,有什么烦心事吗?要不要和我说说。”

  她将我的手拿开,然后扶下身子给我解开。她头发是披着的,传着抹胸短裙,她的一个低头,我就看见了她胸前的沟壑。

  “怎么,跟你说了,你能帮我解决吗?”

  我的嘴唇顿时干涸起来,而且她也解了好久,在中途她有些皱眉,就直接换了一个坐姿,大腿张的老大,让我能够看清楚她下面的风光。

  俗话说的好,最致命的诱惑不是完全坦诚相待,而是半遮半掩,现在我和她就是这样。

  我压抑不住自己身体里的浴火,身体里的那条狂龙直接立了起来,碰到了女人的手臂上。

  “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女人的脸立马红了,她的双眼有些迷离,然后又低下头给我解领带。

  好一会儿后,领带被解开了,她诱惑的身材将我吸引住了,我露出了一个笑容,今晚似乎要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你想喝什么?”我靠近她问道。

  “鸡尾酒。”女人也靠了过来,我和她完完全全的没有了距离。

  “再来一杯鸡尾酒。”我对着调酒师说道。

  “你一个女孩怎么跑到酒吧来呢?”我试探性的摸着她的腰,她没有反抗,我很高兴。

  她因为现在已经靠在了我的胸口处,所以就抬头看着我温柔的说道:“因为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能送我回家吗?”

  我看着她娇滴滴的模样,身体里压抑的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火爆发出来的那一刻,她被吓了一跳,在然后她的脸越加的红润,像急了一个即将成熟的苹果。

  在赵梅家,我的心情一直非常的压抑,直到现在遇到这个女人才终于得到了一点存在感。

  这一刻,尊严带给我的享受显然比欲望更多。

  “你喜欢喝水吗?”女人的手锁在我的脖子上,头靠在我的耳边低语。

  “当然喜欢,尤其是黑森林里的水,我更加喜欢。”我将手缓缓下放,向着她的臀部而去。

  “讨厌……你看起来这么正经,没想到还是个流氓。”女人娇羞的看着我,小手轻轻的打在了我的胸膛。

  “我有这么讨厌吗?啊……”我被他一打,怎么可能忍住,直接在她身上乱摸,我俩都有些意乱情迷了,但是我可能更加的冲动,直接亲了下去。

  就在要亲到的时候,她的手挡住了我的嘴。

  “怎么了吗?”我一脸不解的看着她,心中害怕她恢复理智真的对我产生厌恶。

  “人太多了,我们换个地方。”说着她就坐了起来,整理了衣裳,而我呢,则扔了一百块在桌上就牵着她的手走了。

  她的手保养的很不错,也可能是她的手本来就没有做过粗活,很滑,摸上去就好像在摸棉花糖一样。

  “我们去哪儿?”我们一走出酒吧我就问了她。

  “我家。”女人说了后就搭了一辆出租车,她说了一个位置后司机就开车走了。

  “你不是说不知道家的地方吗?”我看着躺在我腿上的女人。

  “当然不知道了。”女人在我的胸口处画了一个圈,“我的家就在你的心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你的心里,所以我就迷了路。”

  我看着女人,她很漂亮,淡淡的口红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妖艳,这些情话给我带来极大的满足。

  “你很漂亮……嗯,比起我的悲惨经历来说,漂亮的太不真实了。”我将她抱起来,放在我的膝盖处,看着她妖艳的嘴唇,我亲了上去。

  司机撇了撇嘴,一手撑着车窗看向窗外,显然不想看我和美女只见的暧昧事。

  我俩一直在舌吻,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像是一头迷路的小鹿一样,到处乱撞,直到下车了我们才松开。

  “走,来我家,咱们慢慢深入交流。”

  下车后,我们又换了姿势,我将她抱起来,双手放在她的臀部,然后又亲了上去,在亲的时候我们上了楼,我的手腿舌在上楼的时候完成了一同运动的任务。

  到了她家门口后,我们才舍不得的送开了,她的衣服已经被我拉到了肚子上,身上只有黑色蕾丝边的内衣。

  “讨厌……”她将衣服抬了上来,然后开了门,门开的那一刻,她就直接猛的将我拉了进去。

  我被她拉到浴室,她好像比我还急,三下两下就将我的衣服脱掉,而她呢也一样,三下两下脱掉了衣服,我两就这样坦诚相待了。

  “想不想看看大家伙?”我看着她白皙的身材,将她抱起来,向着浴缸走去,因为抱着的缘故,我的那团怒火完全接触到了她的森林,我还没到浴缸前就被水给打湿了。

  “你好坏啊!”我们来到浴缸里,她打开水龙头,就走了过来。

  浴火焚身,我怎么可能忍住。

  我将她抱在自己的面前,她的背靠在我的胸膛处,我准备运动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女人好像看着门外穿来的身影,立马躲在了浴缸里,但是我看水位有点高了,就将她抬起来,她看着我抬他脸都绿了,然而我却没有在意,当她发现我是将她藏在我身后后,她才安稳下来。

  门开了,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她揉着自己的眼睛,当她看到我的时候,有些疑惑。

  “哥哥你是谁啊。”女孩有些天真,完全不把我当坏人。

  “你妈妈喝醉了,我送她回来的。”我笑着说道。

  “哦,那我妈妈呢?”女孩诧异的问道。

  “她啊,待会就会在你身边了,你先回去睡吧。”

  “嗯嗯。”女孩笑着点了点头,扭头就走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