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红绡帐内香妃不承宠by点点雨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4: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红绡帐内香妃不承宠》是讲述了北辰飞香的爱情故事,她死而复生,便异香附体,有关于她的传说真是太多了,带着守宫砂的她居然有了身孕,而他是至高无上的君王,她只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那么他们之间还会再续前缘么。

第1章 续前缘

风如歌,吹着发丝缭乱了满心。

“香,别去了,你瞧,这天色就要下雨了。”北辰牵着她的手望天叹道。

飞香抬首,眸中,是那崖际的千年悬棺静静的陈放着,那古香古色的气息吸引着她的一颗心,让她不自觉的就要举步。

“北辰,你在这儿等我,我只看一眼,只摸一下那悬棺,我就回来,好不好?”

她撒娇的模样让北辰的心一软,手指捏捏她颊边的梨涡,轻声道:“一起去吧,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陪着你一起去。”

他轻笑,帅气的模样让飞香一刹那间竟是有些失神。

今夜,她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了。

“北辰,别胡说,今儿个按照古理可是你我的洞房花烛夜呢。”

“呵,本想带着你回老家办一个古色古香的婚礼,咱也拜了那天地,你却不肯,偏就要旅行结婚,还非要来看这死人的东西,一会儿回到酒店,说什么也要好好给你洗洗,洗洗晦气,咱们大喜的日子,要吉利。”

飞香头一歪,重重的就在他的脸上极自然的啄了一口,可随即的,她只觉心口有些紧,那身后的悬棺就仿佛在召唤着她一样,让她牵着北辰的手飞快的拾级而去。

那一步步,竟是鬼使神差般的快,眨眼间,那悬棺就已在眼前。

那是上好的紫檀香木吧,所以那悬棺才会千百年来也不腐烂。

她望着,心里突然间隐隐的是痛,就象是有一个人在挖着她的心一般的痛。

指腹,就在不知不觉间落在了那棺盖上。

蓦然,一道光茫闪过,飞香大骇时,只觉眼前一道人影一晃,她大惊,急忙道:“北辰。”

却已来不及了,飞香只觉身形飘起,回首时,是自己的肉身慢慢倒地的画面,而北辰早已惨白了一张脸,紧紧拥住的却只是那个失了魂的她的肉身。

“北辰。”她大叫。

却奈何北辰已听不见了她的声音。

回应她的是身边一道清亮的男子的声音:“香儿,他不是你的夫君,我才是。”

男子说着就拉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让身子轻飘飘的落下,她与他就站在了那棺中。

棺内,一女子栩栩如生而卧,竟是如鲜活一般,仿似并未死去,让她骇然。

男子指着那鲜活女子道:“香儿,你已故去,不如,就转世而回,随你附在任一女子的身上,我只要你入宫,我只要你承了我的恩宠,再不离首。”男子深情向她道,她才发现他的鬓发竟是白了几许。

轻轻的抚摸着,心突得痛了起来,就仿佛,她曾经这样抚着他的发已千回万回一样。

可她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就仿似隔了一道面纱,轻覆中却散着无边的情,缠绕着她的心,只想随他而去。

“香儿,来不及了,鸡要叫了,我就要早朝了,快走。”男子继续牵着她的手,纵身一跃中,顷刻间,眼前便有了一条河,一座桥。

那桥上题字:奈何桥。

第2章 忆前世

那三个字,让飞香的心一惊,她要转世轮回了吗?那常在书中看到的故事果真就在她的身上上演了吗?

就在她凝注着眼前奈何桥下的鳞鳞波光之际,一面心形的镜子送至她的面前,一老妇微笑站在她的身侧,道:“丫头,这里面就有你的前世,你要不要看?”

飞香有些好奇,更是对刚刚那男子所说过的话而迷惑,他说:他要她入宫,要她承了他的恩宠,再不离首。

可是,她今生的命格早就请人算过了,她的命中只有北辰,而没有那个奇怪的男人吧。

“要。”她轻声道,她好奇着,她想要知道关于那个男人的所有的故事。

老妇又是一笑,“你可听说过孟婆吧?”

飞香吃了一惊,“阿婆,你应该就是孟婆吧,你可是行将要我喝下那孟婆汤吗?”喝了,她就会忘记种种,再无前世的记忆,她早就听说过的。

“是的,所以,既便是你看了你的前世,但只要我那一碗汤入腹,所有的所有,你还是会忘却,这般,你还要看吗?”

“要。”只看一看而已,那有什么可怕的,而且,倘若没看了,她一定会被她的好奇心折磨至死。

孟婆一笑,手指便在那镜面上轻轻一划,眨眼间,镜子里便出现了一个飞香不知名的朝代的画面。

那是宗人府吧,因为飞香看到了一座牢狱,看到了那狱中稻草堆里不住跑窜的老鼠,还有,一个一动也不动的躺在稻草中的女子的身影。

女子慢慢醒转,轻轻蠕动中,一张如花俏脸映现在飞香的眸中,那女子正是那千年悬棺中面目鲜活的已故女子。

飞香骇然,孟婆却轻声道:“丫头,她就是你的前世,名唤云茹香,你且就看看她是如何故去的吧。”

孟婆说罢,那画面就如电影一样的在镜子里播映着。

云茹香缓缓坐起,凝着血的玉手慢慢抓住了她身边的铁栏杆,用以支撑着她坐起来。

身子,痛得让她的牙齿打颤。

“娘娘,你醒了。”一旁的一个小宫女瑟缩的迎了上来,跪在她面前时,头垂的低低的,甚至不敢看向她满脸满身的血污。

“静画,颁旨了吗?”那朝堂上她应是昏了过去了吧,所以,那之后的事情她什么也不知道,但醒来,她已人在宗人府。

静画依然还是垂着头,然后怯怯的说道:“娘娘,颁了,只是……”静画顿了一顿,竟是说不下去了。

“只是什么,你但说无妨。”云茹香静静望着静画,此时的她什么后果都预料到了,一切,只差了一道旨意了吧。

“只说三日后,便要在午门前铡斩了。”壮着胆子,静画终于说完了那颁过了的旨意,眸中,已是泪眼婆娑。

云茹香淡然一笑,手指抬起静画的下颌,让静画望着她时,她轻声道:“别哭,静画还要帮我了去一桩心愿呢。”

第3章 小布偶

“什么?”静画听了立刻就振作起来,“娘娘说什么静画都会为娘娘做了的。”

云茹香松开了握在铁栏杆上的手,她随手从发上拔下了一枚雕花镂空的珠钗,然后轻轻递到静画的面前,“拿着它,找了牢头,再回去未央宫里帮我取一件东西。”

“娘娘,是什么东西?”静画迷惑,这样的时候,芸茹香惦着的不是自己的生死,却是一个物件,这让她颇为好奇了那东西是什么。

“是我匣子里的一个布偶,是我从前未受恩宠时常常结在里衣里的那个如手指般大小的布偶。”

静画茅塞顿开,“我知道了,可不知娘娘未央宫里的东西有没有被人挪动过了。”

茹香一笑,她比谁都了解龙子非,他会要她死,但是她的东西,他绝对不许他人碰了,“不会,你只管叫人去取了,这珠钗就是谢礼。”

“是。”静画起身,才想起她根本就出不去这里,眼前的这道门已经上了一道粗粗的铁链子。

“娘娘,我出不去,怎么办?”

“等。”

静画懂了,“娘娘是要我等人来,是吗?”

“是的,来了人,我继续装昏过去,他们便以为这是你私下里想要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我入了这里,多少人都想要我死,是断不会有人敢帮了我的,却是你一个丫头倒无妨了,那珠钗其实是个稀罕物,只要给了牢头,他一定会帮你的。”

“是。”静画越听越是惊心,也有些怯懦,或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龙子非才派了她随在芸茹香身边的吧。

正说话间,狱中已隐隐传来脚步声,一声声,懒懒散散的,象是牢头,“静画,来了。”闪闪眼睛,云茹香便倒头而卧在稻草堆中,仿佛,从未醒来过。

慢慢的,那脚步声就到了近前,牢头扬了扬手中的风灯照向了芸如香的脸,见她还在昏睡着,这才向静画道:“她醒了你就喊一嗓子,上头吩咐了,许她吃一顿饱饭。”

静画忙道:“只一顿吗?”

“是,刚收到的旨意,云妃醒了,即日行刑。”

静画听着,手中的珠钗猝然落地,那一声脆响让牢头望见了那已落在地上的珠钗,眸光顿时闪亮,“静画,那珠钗可是云妃的吧。”他看着,竟是有些象是那传说中的碧云钗。

“是……是……”静画的脑子里千回百转,虽然此时是她以此珠钗讨要那布偶小人的最佳时机,可是一着急,她却说不出话来了。

牢头又道:“静画,可否借我看一看。”听说,那是皇帝送给云妃的定情之物,但看她此刻将这物件送给了静画,那就更说明云妃与皇上早已恩断义绝。

“这……”,静画犹豫了一下,才终于鼓足勇气向牢头道:“这东西娘娘早就赏了我了,不过我并不稀罕这劳什子的东西,我只想念我的一只小布偶,要是你喜欢,我就将这珠钗送了你,不过,你要为我取了我的那只小布偶。”

牢头的眼睛一亮,“你的小布偶在哪里?”

第4章 抱满怀

静画回道:“我偷偷把小布偶藏在娘娘寝宫里的抽屉里了。”

牢头皱了皱眉头,“这有些难。”

“怎么会难,进了未央宫取了便是了,那里如今也不会有什么人了吧,娘娘在这,那从前的奴仆们必是已作鸟兽散了。”

“非也,那未央宫就在娘娘入了宗人府的时候就被皇上下旨给封了,如今,除了那守卫,就连半只鸟也飞不进去,不过,我一个堂弟刚好就是那群守卫中的一个,不如,我去试试。”

静画喜道:“那就麻烦你了。”

牢头走了,牢房里又恢复了静寂,正在云茹香再次起身慢慢坐起的时候,那狱中的回廊间忽地飘过来三道身影,茹香静望过去,那为首的一个风姿绰然,一身明黄衣袍耀人眼目。

那人,不是她的阿子又是谁?

静画呆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那人手中她才刚刚送给牢头的那枚娘娘的珠钗,她急忙跪倒在地,向来人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龙子非凌厉的眸光一扫已跪倒在地的静画,厉声道:“说,这珠钗果然是云妃赏你的吗?还有,你向牢头索求的那个小布偶到底是你的还是云妃的?”

静画早已瘫软了身子,如筛糠一样的颤抖时,云茹香已扶着栏杆站了起来,那张满是血污的小脸上却沁出了微笑,她柔柔向龙子非道:“皇上,不关静画的事,那珠钗是我赏了静画的,还有那小布偶也是我的,我只怕牢头不敢取了给我,所以,便教着静画这般说了。”

“哈哈哈,你竟然是用这珠钗一心要换那布偶,你说,那布偶是何人赠你的?”

茹香面不改色,“皇上,那是一位故人。”

“是么?”龙子非二字出口,也不等她回应,人便已飘至牢门前,手指奋力点向那粗粗的铁链时,‘哗啦’一声,那铁链便断了,他飞快冲进去,一把就攫住了芸茹香的肩头,然后凝眸向茹香问道:“云妃,那布偶比这珠钗还重要吗?”

茹香轻轻点头,直视龙子非眸中欲杀死人的眸光时,丝毫也不为所惧,“是的。”

龙子非忽的一个弯身,打横一抱,立刻就将身前早已摇摇欲坠却拼着力气不倒的云茹香抱在了怀里。

那贴着他的她的身子冰冰冷冷的仿佛没有了温度,那身上处处可见的血痕更是触目惊心,身后,卫英急忙道:“皇上,不可。”

龙子非却并不理会他,只向着门外道:“摆架未央宫。”那小布偶已经挑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只不知那是何人赠了茹香,是何人让她至死也要心心念念。

身形再起时,他贴着他怀中女子的圆润耳垂,一字一顿恶狠狠的说道:“阿香,再叫我皇上,我会把那即将见到的小木偶碎成一段段,让你再不得见。”

茹香忍着笑,痛着的身子一动不动的偎在龙子非的怀里,她把自己仿佛一阵风就可吹去了的身子全然都交给了龙子非,“阿子,是你先唤云妃的。”

第5章 菟丝花

阿子。

那般亲切,那般自然的一个称呼,却让龙子非的心头莫名而有了酸意。

曾几何时,那是红绡帐中他与她缠绵无度时她口齿间迷乱的唤过的他的名字,那是只有他才知道的一个名字。

她唤他阿子,他唤她阿香。

或者,她是对的,至少刚刚在人前,也无人知道她心中的他永远都是阿子而不是皇上。

随手就解了衣带,他将她附在他明黄的衣袍里牢牢的裹着。

宗人府外,夜色幽幽,深冷的夜风吹打着人身,茹香的小脸正对着他的胸膛,明明未迎了风,却还是止不住的一声接一声的咳。

龙子非皱着眉头,飞快的几个起掠便已将身后的卫英和风彻然甩在身后,也或者,是他们心知肚明他要刻意的甩开他们,所以,便远远的落了下去。

茹香听着蛙鸣,听着夜色中那池塘里荷花开的声音,那所有的所有都是生命,而她,就行将要死了吗?

牢头说,只要她醒了,一顿饱饭,即日行刑。

她想着,却偎着那个要她死的男人更紧更紧,小手不自觉的抓着他的衣袖,她却随即就感觉到了他身子的紧崩,“阿子,你怕我吗?”

该怕的是她不是他吧。

龙子非身形一顿,“闭嘴,咳成了这个样子还要逞强的说话。”

那怒极的声音却让茹香听着都是心暖,“阿子,要到了吧,你瞧,我嗅到了桂花香,那就是未英宫里的桂花了。”

男人不出声,只是更紧的将怀中的女子裹在衣袍里,再轻轻的用衣带系紧了她的身子绑在他的腰间,那样的她,倒象是他身上的所有物了一样,再难逝去。

“阿子,我想荡秋千。”她飘渺的声音闪在未央宫里的桂花间,回音,竟是不断。

他原本一心一意要看到的是那个小布偶,此刻听她所求,竟是毫不犹豫的就飞向了那宫墙深处的秋千。

到了,如银的月光下,秋千孤零零的随风轻轻晃荡着,就仿似一缕魂般的总也没有它可支撑着地的落点。

不远处,几个守卫见到是他,急忙的避开,再也不敢近前,谁也不敢打扰了他与云妃。

茹香静静望着眼前的秋千,她不过离开几日而已,却不想一根菟丝花此刻已缠绕在那秋千粗粗的绳子之上,那攀附中,分明就是缠绕。

龙子非轻轻的将她放在了那秋千之上,那上面虽然还带着夜的薄凉,但是,那个软软的座垫依然还是从前的那个。

未央宫里,一切未变。

变了的,只是她曾经的不在。

她的手就落在了缠绕在一起的绳子和菟丝花之上,那小花,带着一抹轻轻淡淡的香,沁着人的心脾,她凝神望着其中小小的一朵,眸眼竟是迷离。

大手,就在这一刻挥起,正要扯断那连着绳子的菟丝花时,她低声阻止了,“阿子,别动,就这般留着,你瞧,多好看。”

月光下,她如花的笑靥让龙子非望着她时还是不相信,那个亲手杀了母后的女子会是她,“茹香,告诉我,那不是你。”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