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此生最忆不胜温凉by暖心宝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4:0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此生最忆不胜温凉》是作者“暖心宝宝”写的一篇唯美的言情小说,讲述温凉和霍东铭可是大学时期人人倾羡的校园情侣,郎才女貌,男的还是众人心目中公认的校草一枚。在别人眼里是珠联璧合,缺一不可。如今温凉离开了四年,等她再度踏上这片土地,迎来的却是霍东铭的婚礼......面对他的告白,她会怎么做?

此生最忆不胜温凉by暖心宝宝在线阅读

第一章 四年后的同学聚会

直到这一刻温凉才发现,不管时隔多少岁月,‘霍东铭’这三个字在她心中留下的烙印,依然深入骨髓。

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从心窝蔓延的疼痛,绯色的眼眸染上了一层薄雾,握着酒杯的手也不由得颤抖。

“小凉?小凉凉?”

四年未见的大学闺蜜乔沐沐见她半晌没有反应,又暗戳了几下她的肩膀,窃笑着问:“怎么了嘛?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啊?你家霍先生呢?怎么没见着他?”

乔沐沐仿佛没将她的异样放在眼中,不甘心的嘟哝一声,“我还以为霍大校草会和你一起参加这聚会呢,没想到就你一个人来了!真,没,劲!”

“他……”温凉动了动唇,脑子中浮现出四年前最后一次和那个人见面的场景,她的嘴角勾出了苦涩的一抹轻笑。

“他怎么了?”乔沐沐一脸好奇。

然后她又似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讶然的望向温凉的侧颜,“噢哟,温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校草对你那么好,你该不会把他甩了吧?”

“……”温凉竟无言以对。

乔沐沐瞪大眼,“被我戳中了?”

温凉和霍东铭可是大学时期人人倾羡的校园情侣,郎才女貌,男的还是众人心目中公认的校草一枚。

珠联璧合,缺一不可啊。

金盛大酒店的VIP包厢内,觥筹交错。

西装革履的男人们举杯共饮,精致妆容的女人们谈着名牌的包,比较着衣品,偶尔聊到兴头发出几声嬉笑声。

七七八八的聚在一起,喧闹声传入温凉的耳中,再加上乔沐沐的自言自语,简直如同一根刺般哽在咽喉。

她低调的坐在角落里,一袭清淡的米色长裙,光洁的脖颈上系着一条镶嵌紫色珍珠的项链,凹凸有致的锁骨衬得她面庞素雅,娇小玲珑。

许是受不了缭绕的烟雾,亦或者喝了点酒的原因,温凉只觉得头有点晕,烦躁不安。

“沐沐,我去一趟卫生间……”温凉避开先前那个话题,站起身。

可她还未来得及拉开椅子,一直被簇拥在人群中央的慕瑾色忽然将目光投射过来。

她作出了一个让众人噤声的动作,涂着驼红色指甲的手压住高贵的手包,薄情的红唇勾出了一抹浅笑——

“咦?温凉,听说……霍氏和唐氏要联姻了,这将会是京都二十多年来举办的最盛大的一场婚礼,你……会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么?”

女人幽幽的一句话,不急不缓,却瞬间炸响在偌大的宴会厅,人人脸上都浮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面面相觑。

他们没听错吧?霍唐联姻?

温凉眉眼微动,刚要离开的步子下意识的停住,一阵凉意席卷心尖。

“这‘霍唐’二字,指的是霍东铭和他的青梅唐欣然么?”立刻便有人窃窃私语。

“不会吧,霍大少不是和温凉才是一对么?没听说他们分手啊?”

“咦,你们发现了没,今天霍大少没有来哎,他们会不会是真的分了啊,最后还是青梅竹马在一起了?”

“什么?分手?”乔沐沐瞪圆一双大眼,立刻抓住温凉的手腕,依然有些不相信,“不会吧?你和霍大少真的分了?”

她刚才说的没错?

第二章 罚酒

温凉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索性蹙着细眉保持沉默,垂握在身侧的手指却不由得握成了拳。

她毫无意外的在慕瑾色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么一丝愉悦。

“呵……是啊,而且,他们四年前,就已经分了!”

又是一个重磅炸弹!

慕瑾色冷笑出声,对视上她的眼眸,一字一句的道,“至于具体的原因,恐怕也只有温凉你自己才清楚吧?”

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温凉的身上!

探究的,好奇的,看好戏的,期待的……

所有人的目光混杂在一起,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而最初的始作俑者,则保持着最明艳的笑容,欣赏着她的窘态。

这么多年过去,慕瑾色依然没能改掉和她针锋相对的习惯!

“抱歉,我来晚了。”一道清冷凉薄的嗓音就在这刻,陡然响起。

打破了包厢内寂静的同时,也打碎了温凉沉寂了将近4年的平静,她浑身的力气骤的被抽离,震惊中,慢慢扭转视线。

这熟悉的声音……

她傻眼了一般,跟随着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包房望去,就那么措手不及的看见了她在无数个雨夜里朝思暮想的男人。

他一米八七的清瘦身形立于门口,深色的衬衫,解开的纽扣,领带随意的系着,黑色的西装搭在臂弯,薄唇依然冷抿着,深邃的眸中多了几分的老沉。

“霍……”慕瑾色瞪大了一双美眸,震惊的盯着那步入包房的男人。

她显然没料到,在这个霍唐联姻最关键的时刻,霍东铭竟然还会出现在这里!

“东铭!你可算是来了,放着温凉一人在这儿,可真是不够意思的!”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穿着休闲西装的路昊反应还算快,大声嚷嚷着三步两步的上前,伸出的手臂自然的拍了下霍东铭的肩。

他的力度大了点,暗中似掐了下,让男人的眉心皱了起来。

路昊低声道:“大家伙还不知道你们四年前分手的事情,记得给她留点面子。”

闻声,霍东铭的身影一震,抬起头,隔着近二十几个人影,他一眼便捕捉到了着装清淡的温凉身上。

沉默相对,男人身上本就冰冷薄凉的气息,更是让人如置冰窖。

“罚酒!既然来了!必须罚酒!”又不知是谁在起哄。

“我,我喝!”

在那样沉沉的目光注视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清丽女声响起!

温凉咬了咬牙齿,便快速的垂下眼帘,从桌上熟练的倒了一杯白酒,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往腹中灌下,连一口气都不带喘的。

可从她憋红的面部,也可看出喝酒于她而言有多么的痛苦。

“我去……温凉,你是不是疯了?”在她放下空酒杯,准备倒第二杯时,乔沐沐试图制止,“你酒喝多了会过敏的!”

“我没事——”摇头,温凉固执的倒下第二杯酒。

“温凉!”乔沐沐无奈的唤道。

却依然没能制止住她的第三杯酒。

众目睽睽之下,接连的三杯白酒,温凉如数灌下,喝的面色通红,丢了空酒杯到桌上,她闷哼一声坐回了角落里。

“这……”路昊舌头打颤,朝身旁偷瞄了一眼——

霍东铭的脸冷的像是结了冰。

……

第三章 吐的是他的车

聚会结束已近晚上十点,服务员已经进包厢清场,大家三五成群的离开。

温凉踉跄的由乔沐沐牵着,迎着夜晚的凉风走到酒店的门口,下台阶的时候,她踩着的高跟鞋趔趄了下,歪歪扭扭的朝前倒去。

“哎哎哎!”乔沐沐赶忙扶稳她,“你慢着点!”

温凉一脸迷茫的摇摇头,刚想说句‘我没事’,胃部翻滚起来的恶心感却立刻席卷而来。

“呕!”在迈下最后一台阶时,她实在没憋住,来不及捂住嘴,便稀里哗啦的将肚子里的酒水污渍吐了出去。

猝不及防的吐在了台阶前停靠的一辆豪车上。

银色的限量版布加迪,从车窗蔓延往下的尽是黄色的苦胆水,一直沿着轮胎滴落在地。

乔沐沐瞪大眼睛,纵然她不懂车,看这辆的车型还有那车牌上瞩目的5个‘8’,也知这辆车的主人非富即贵。

完蛋了!这可是辆豪车啊!

“温凉温凉!”她使劲的摇了摇身旁的人儿,“你闯祸了!闯祸了!这辆车怎么着也有几千万吧?”

“呕!”被她那么一晃,温凉眼前更是一阵眩晕,从嘴中喷出来的秽物和酸水已经把银车吐了个一塌糊涂。

“……”

乔沐沐蒙圈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我的天!布加迪啊!豪车哎!”围观的人群中,某个见识不俗的妹子惊叹。

“这要是车主来了,估计得气疯吧?怎么着都要赔个万把块钱吧?”

慕瑾色的脚步刚好停了下来,握着精致的手包,冷媚的眼斜过来,“也不知是哪个倒霉的车主,竟然会遇到你……呵……”

温凉仿若没有听见这些闲碎的言语,只是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把五脏六腑给吐出来了,好难受。

早知这么痛苦,她真不该逞能喝这么多酒的!

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晕厥过去的那一刻,恍惚间,一道岑冷如冰的嗓音,强势的闯入了众人的哄闹声中——

“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从我的车前让开。”

所有的人都吃惊的转过身,便看见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他的目光中仿佛带着幽冷的气焰,声音中夹着天生的薄凉和傲气。

“霍……大少?”有女人呢喃。

“东铭?”慕瑾色皱眉。

众人倏然睁大了眼睛,神色各异。

被温凉吐脏了的这辆车,是霍东铭的?

慕瑾色一脸的不可思议状,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巴掌。

“呵……呵呵呵呵……”乔沐沐想哭了,尤其她还得搀扶着这个烂醉如归的主儿。

这会儿看见霍东铭迈步走来,她嗓音里都带了一丝的哭腔,“霍……大校草……真不好意思,温凉她不是故意的,她……”

“唔……不要吵!”温凉擦了擦嘴角傻笑,“乖,沐沐,帮我去叫车,我要回家……回……”

蓦然脚下一软,尚没站稳的身子下意识的滑倒。

乔沐沐吓得伸手去抓那只细腕,却有人速度比她更快,托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手臂的力道将她勾入怀中,几乎是一头撞进了一堵坚硬的肉墙。

“啊……疼……”她头晕的摸不着北,手胡乱的在身前男人的胸口摸索着,霍东铭刚毅的脸愈发阴沉,目光冷冽的可怕。

温凉,你也知道疼吗?

第四章 和陌生的男人睡了

“霍大校草,温凉她……”

不等乔沐沐将后面的话说完全,霍东铭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一只胳膊强势的搂着温凉的腰肢。

“你先走,我送她回去。”

“……”

what?

众目睽睽之下,霍东铭径直将温凉打横抱起,在一片唏嘘声中,三步并作两步的绕过车身,将她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给她系上安全带。

然后他才从容的钻入车内,动作熟练的发动引擎,一踩油门。

……

夜色中,布加迪以15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飞驰,七彩的霓虹灯在眼前闪烁。

霍东铭猛踩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过度,勒出了苍白的骨节。

温凉瘫软的靠着椅背,可怜巴巴的,迷蒙的一双醉眼不知正望着何处,如同一只令人怜惜的小动物。

“为什么要回来?”沉默许久,他紧绷着下巴,终于冷声开口。

温凉绵软着身子,傻乎乎的笑。

“是啊,我为什么要回来?”

她歪着头,像一滩烂泥似的,闭着眼睛,自言自语。

“我为什么要从美国回来呢?呵呵,金光闪闪的美国,每个人都那么的热情,善良,仿佛赋予了我新的生命一样,我为什么要回来?”

“我……”她喉咙哽了一下,迷离的嗓音中竟夹杂了一丝哭腔,“我……我……我现在想回去……”

是啊,她不想留在这里了,她的回来只不过源于心里的最后一丝念想。

可是今晚,她这唯一的一点念想也泡汤了。

霍东铭他,他要结婚了……

而在听见那句‘我现在想回去’之后,霍东铭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那丝恼怒,和对她的怨恨。

他猛打方向盘,将车急速的停在了一条无人的绿荫小道上,背脊挺得僵直,转过脸拧着眉头,盯着副驾驶上小女人那张精致的脸。

她的睫毛纤长又浓密,和蝴蝶的翅膀似的,轻微的颤抖着。

“你刚才,说什么?”他眼眸中迸射出一道冷冽。

温凉看向他,只觉得眼前十几道影子正重叠着。

酒精在她体内蠢蠢欲动,她逼迫着自己不要哭,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委屈极了。

“东铭……我……”

时隔四年不曾听过的称呼,唤醒了他麻痹了四年的大脑。

在车窗窗帘被拉上的瞬间,他倾身而上,霸道的托住了她的后脑勺,惩罚般的吻强势又凶猛,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

温凉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阵阵眩晕感席入脑部。

酒的后劲让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力气,只能湮没在这场迟了四年的欢.爱之中……

……

清晨,温凉是被痛醒的。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间装饰简约干净的卧室,屋内的摆饰以她最喜欢的淡蓝色为主。

她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坐起身,掀开被子,便看见自己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青斑和草莓,密密麻麻的,就连腿根处也没放过。

完,蛋,了!

昨晚她喝到断片,脑海里只隐约记得乔沐沐送她出酒店的场景,接着发生了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

更别提这个和她滚了床单的男人长什么样了!

温凉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回国不过三日,她便将她保了近25年的清白给丢了!

而床单上那朵绽放着的血红的玫瑰花,便是最好的证明!

第五章 唐家的亲生女儿回来了

温凉三下五除二的将散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穿上,赤着脚奔向卫生间。

在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上移,注意到门上贴着的那张便利贴。

“穿好衣服,楼下早餐已经给你做好,按时吃。”一行简短的字体,遒劲有力。

她皱着眉头又读了一遍,只觉得这字体越看越熟悉。

手里攥着字条,温凉走下楼,象牙餐桌上果然摆了几盘精致的西餐,还有一个小碟子,里面盛放着鹅肝酱。

这个男人,居然还知道她喜欢吃鹅肝酱?

又是她喜欢的蓝色,又是她最爱的鹅肝酱……

一个答案仿佛在心底呼之欲出,可她却惶恐的不敢承认。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温凉快速的从沙发上拎起手包,穿上高跟鞋走至玄关。

她推开古铜色正门的同时,门外一串钥匙正插入门孔中正欲扭动——

就那么猝不及防的,二人打了个照面!

“温,凉?”门口站着的女人,在看清迎面而来的她的脸时,顿时一惊,不可思议的提高了分贝。

温凉亦是一怔,推门的手指不由得僵硬,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苍白。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唐欣然。

四年不见,唐欣然愈发的娇艳明媚,时尚的米色风衣,内衬的V领领口恰好露出胸前的一抹春光,流苏耳坠垂下,点缀在长卷的发丝中,更增添了一丝的妩媚。

只是此刻,唐欣然的一张巴掌脸上全然只剩下了愤懑和不甘。

“东铭呢?东铭在哪里?”

用力的将她推开后,女人轻车熟路的跨进了这别墅之内,大声的冲着客厅的每一个角落,“东铭?东铭你在么?”

霍东铭?霍……

猛然的想到一个可能,温凉的大脑嗡嗡嗡的作响。

昨晚,和她发生关系的是……霍,东,铭?

仿佛,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会知道她如此多的喜好。

“东铭!”唐欣然还在叫唤。

温凉平复下心绪,眼眸闪烁,一字一顿的开口,“你不用找了,他不在。”

唐欣然的步子戛然而止,握着LV手包的手指捏紧,转身三五步迈回温凉的身边,快速的扣住了她的手腕,“你什么意思?在向我耀武扬威么?”

每一个字都仿佛从唐欣然齿缝中挤出来一般。

“温!凉!既然你已经去美国了,为什么要回来?啊?你知不知道,东铭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

她盛气凌人的语气,只是让温凉微垂下眼眸,不予置喙。

“我不想和你吵,麻烦放开你的手。”温凉口气淡淡。

唐欣然纹丝不动,冷嗤一声,似乎是气极了。

“呵……你不想和我吵?你以为我想和你吵么?你和我未婚夫朝夕相处一夜,你觉得我还能保持平静的和你说话?温凉?你怎么这么贱!”

唐欣然将她的手用力的一甩,顺势将她推的后退了两步。

她稳住身子,挺直脊背,纵然是面对唐欣然的谩骂,她也努力的保持着冷静,淡漠。

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她有什么资格去管?

“没有别的事情了吧?如果没有的话,我先走了……”温凉扯了扯唇,仿佛没看见唐欣然扭曲的脸蛋,默然的转身离去。

“你!”

身后,唐欣然站的笔直,她凌厉的目光直锁温凉的背影,仿佛在极力的压制内心熊熊的火焰。

“温凉,我不会让你夺走我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的!”她紧绷着面孔,字字珠玑。

半晌,唐欣然从包中拿出手机,快速的划开屏幕,找到一个熟悉的号码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她拨通电话——

“喂,是我。唐家的亲生女儿回来了,你自己看着办!”

……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