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满满》是一部很精彩的都市小说,又名《夜色撩人》,为网络作者黑子所写,赵家兴林喜

发布时间:2018-10-12 13:39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福气满满赵家兴

福气满满全文阅读

《福气满满》是一部很精彩的都市小说,又名《夜色撩人》,为网络作者黑子所写,赵家兴林喜月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本小说全文讲述了赵家兴被骗婚了,家里的财产都被女方给卷走了,他也成为了全村的笑话,后来认识了城里来的女大学生,他的人生会有什么改变?

第1章 被骗婚的赵家兴

  赵家兴被退婚了,而且还被相亲的女方骗走了房屋良田!

  晚秋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东边泛起的鱼肚白映射在后洼村山坡处简陋的茅草屋外。

  一中等身肤色白皙的庄稼汉子,站在院子中感受着秋风的洗礼,随着他一声吁气虬须般暴起的肌肉从精瘦的身上消失不见。脸庞如同雕刻般刚毅的棱角上炸起一团憨笑。

  此少年二十有三名为赵家兴是土生土长的后洼村村民,十岁时父母双亡,都说没娘的孩子像根草,他没娘不说还没爹,更是被村里人瞧不起,甚至当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柄。

  可前几天他小子天降桃花运,村支书老婆翠花婶子竟然给他提了门亲事,女方是村里的村花刘甜,唯一的要求就是过门前把这块房基地过户到她名下。

  当时赵家兴想都没想当场找到村书记把房基地写上了田妮的名字,本以为当夜可以与姑娘共度良宵美景,谁知他却被从家里赶了出来不说,还被村里人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好垂头丧气的卷着铺盖到山脚下搭个临时帐篷度日,本来就受尽了白眼的赵家兴,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蹲在窝棚里,越想越来气,于是便去村支书家找他评评理,他相信那个为人正直的村支书肯定给自己撑腰。

  村支书家大门虚掩,推开门前脚刚迈进院子,一阵女人尖叫的声音瞬间传入双耳,浓眉一蹙暗道:该不会是翠花嫂子咋地了吧?!

  快步上前来到窗户外,听到屋子中传来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尖叫声夹杂着污言秽语,方才醒悟过来不对劲,当从窗帘缝隙中瞄到屋子中火炕上的一对男女正在打的火热。

  “你个浪蹄子,发起骚来,还真是个磨人的妖精!”

  “好哥哥你倒是再用点力嘛~”

  他并未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景,更是从未想过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被戴顶绿帽子。

  只见一年轻小伙的公狗腰上正勾着身下女人的两条白皙长腿,那场面简直是不堪入目,这男人不就是村支书的儿子刘旺财,双腿勾在他腰间的女人不是一天前还跟自己趾高气昂,一副冰清玉洁的田妮还能是谁!

  他可是连田妮的手都没牵过,现在竟然跟这个畜生勾搭到一起。

  越想越来气,转念一想幸亏自己被退了婚,要不然这顶绿帽子还不得扣的他冒绿光!

  “好哥哥你真厉害~”

  此刻的田妮满面桃花,话语更是放荡不已与前两天自己碰一下手都脸红的形象截然不同。

  刘旺财一听吹捧自然是洋洋得意大笑,急着问道:“就赵家兴那损逼,还想睡你?”

  田妮没好气佯装生气装,将刘旺财从自己身上推开,:“人家都是你的了,你还嫌不够啊。”

  坐在炕头抽着事后烟的刘旺财一听这话,摸着田妮那勾魂的大白腿哄道:“还不是为了他那块地要不我咋能舍得。”

  “就你嘴甜。”田妮心花怒放的摸上刘旺财的那地方,两人相互一笑,随即翻到火炕上,又是一场激烈的酣战。炕上的两人没想到在屋外会有一个偷窥者,早已将两人的好算计的尽收耳中……

  赵家兴瞬间反应过来,合着这对狗男女是为了自家的宅基地,最近村里有人传言说要搞拆迁,到时候可以分到楼房。

  此时他慢慢地恢复理智,松开了钻攥了又攥的拳头,暗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收拾了这对狗男女!

  离开村支书家的赵家兴站在阳光下,脸颊瑟瑟发抖。

  “一对卑鄙无耻的狗男女,真特么不要脸,呸!”回想着自己当初欢天喜地的时刻,对这对狗男女的恨意自然更浓了几分。

  思索良久,赵家兴眼神猛地一缩,自古便是前贼先擒王,看来只有先收拾了刘旺财!

  但是这刘旺财可是村支书刘秃子的儿子,在后洼村这种山高皇帝远的穷山沟里,村支书就是土皇帝!

  他一个一穷二白三没靠山的穷小子,怎么跟村霸斗,难道要拼上这条命吗?

  愁眉不展地赵家兴走到村口,瞧着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此刻已经是乌云密布,心想:真特娘的晦气,连老天爷都欺负他!

  刚走两步,头顶上刹那间电闪雷鸣,赵家兴不由加快步伐,走向前面不远的瓜棚,想过去避避雨。

  谁知刚到田地边上,就听到从瓜棚里传来窸窸窣窣声,掀开门帘钻进了瓜棚里。

  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感到了口干舌燥,兽血沸腾!

  原来村支书闺女刘甜瞧着今天天气不错,寻思到瓜地里摘点瓜回去扔进水井泡泡,刚好可以解热解渴。谁成想这刚到瓜地就下起了暴雨,当成淋了个落汤鸡,没办法这才躲进了瓜棚里,将湿透的衣服换下来,正在里面换着衣服!

  这下两人尴尬的愣住了,赵家兴这小子二十几年来可是从没见到女人的身子,现在瞧见后,暗道,原来这就是女人。

第2章 狗为啥能下崽

  刘甜尖叫一声,马上用手遮挡在胸前,涨红了一张脸娇怒道:“转过去呀,还看!再看挖了你眼睛!”

  赵家兴倒是听话,哦了一声后转身背对着刘甜,暗道:这小妮子几年不到的时间都长成了大姑娘,可惜咯,自己这还没过足眼瘾,要是能摸一把就更好了。

  他越想越激动,虽然面前是稻草帘子,可刘甜那白皙勾魂的前凸后翘下面一草窝,早已把他三魂七魄勾的所剩无几。

  此刻的赵家兴只觉得小腹燥热,全身的血液好像燃烧起来了一般,不知不觉大裤头里的哥们已经支了起来,如同裤兜里踹了个红薯一般。

  涨的他急忙伸手给那哥们找了个最佳姿势。

  刘甜将湿乎乎的衣服急忙套在身上后,羞恼的小脸蛋依旧红的跟苹果一样,坐在用木板搭起来的临时床上问道。

  “死蛮牛,你怎么在这?”

  她记得赵家兴家的地不在这,而是村西边的半山腰上,看他身上衣服湿乎乎的好像也刚刚被雨淋过,于是便于心不忍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让他坐过去。

  赵家兴摇晃着那根支起来的棍子走到刘甜身边坐了下来。

  “刘大叔额干啥去了?”

  可此刻刘甜的注意力早已集中到了他小腹以下,不由噗嗤一笑,指着那处说道:“死蛮牛,老实交代是不是偷了我家地里的瓜怕被我爹发现,藏在裤子里了啊。”

  他方才发现刘甜坏笑着指着他的裤裆,挠着脑袋憨笑着:说:“谁偷了地瓜藏裤裆里,那还咋吃。”

  心里却暗自羞愧道:特娘的,早不硬,晚不硬,偏偏这时候硬,以后还咋跟甜甜妹子见面。

  刘甜倒是没在意,反正自家地里的瓜多着呢,被她这个死蛮牛哥哥吃两个也不是啥大事。

  “蛮牛哥,你还是把瓜拿出来吧,方才那回去怎么吃啊?”

  这小妮子的话,让赵家兴面红耳赤,小声嘟囔道:“这咋拿出来给你看。”

  谁知道刘甜很是不满地冷哼一声,朝他那地方伸出手就要抢,本来还以为没啥事的,他越是遮遮掩掩,这丫头就越想知道裤裆里鼓鼓囊囊地到底藏的啥。

  这小丫头上手一摸,只觉得赵家兴那处砰砰的跳了两下,虽然还没结婚,但也朦胧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快速缩回了捂在那处上的小手。

  这时,从床底下爬出来一只小狗轻轻的舔着刘甜的手,这姑娘好像想到了什么,羞涩地问道。

  “死蛮牛,小狗崽是咋来的?”

  这下,可是为难住了赵家兴,挠着脑袋说:“就是那么来的呗。”

  没得到满意答案的刘甜,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不依不饶的追问道:“那么来的,是怎么来的?”

  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会,依旧没想到,抓着他小子的胳膊撒娇:“哎呀,你就告诉我呗,死蛮牛!”

  然而这时,他的眼睛竟然不偏不正的瞧见了她衣领内,瞬间一怔,暗自赞叹道:可真是春光无限好,正是初春时啊!

  可甜甜妹妹的那两点东西跟田妮的颜色不一样,这小丫头的两个枣红的东西让人看到就想喃两口。

  赵家兴心里想着,好不容易消停了的裤裆再次支起一个大包,刘甜见他还不说,焦急地催促着:“蛮牛哥哥,你咋不说话呐?哼,你肯定也不知道咋回事!”

  正为裤裆处那物件尴尬地赵家兴小声道:“就是公狗骑在母狗身上,那啥了呗就有了小狗。”

  听了这凡解释的刘甜,单手托着下巴眨着眼睛似懂非懂的皱着眉点着头。

  片刻后不耐烦的问道:“哎呀人家还是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要不啥时候带我去瞧瞧好不好?”

  一怔点了点头,暗道:甜甜妹妹,咋还想看公狗跟母狗交配啊。

  这时,她微皱了下秀眉,不过并没继续追问,反倒看着他:“蛮牛哥哥,听说二蛋家里有那种书,你能不能帮我借来看看啊?”

  啊?!赵家兴一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二蛋是村里春花婶子傻儿子,别看傻可家里有钱,他娘早就给他说上了媳妇,可这傻小子不知道咋跟自己媳妇睡觉。

  结果当天晚上,二蛋竟然用那根棍子戳新媳妇秀凤的肚脐眼。

  自从那后,秀凤这新媳妇可是就过上了守活寡的日子,生怕被二蛋那傻小子拿肚脐眼当两腿间的草窝深处。

  现在让自己去他家借书,有点尴尬,毕竟都在同村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传出去不好听。抬头瞄见刘甜渴望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见蛮牛答应给她借书,甜甜马上高兴地拉着他胳膊贴在怀里来回的蹭。

  被这小丫头片子胸脯子上两团软软蹭的他,嗷嗷叫苦,刚刚熄灭了怒火的下半身,再次傲首挺立起来。

  这样下去,没等他碰女人,估计就报废在刘甜这丫头片子的大胸脯子上了!

第3章 小寡妇林喜月

  当清晨凉爽地微风吹过后洼村时,赵家兴穿着背心大裤衩子站在院子中,端起盆里地凉水猛地从头上浇了下来,甩了甩身上的水珠,便准备下山去找山下村里的秀凤家借两本介绍那种方面的书。

  也不知道刘甜是咋想的,怎么就偏要看那种方面的书?

  他憨笑着无奈的摸了摸脑袋,突然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地叫声,让他不由的一阵尴尬,无奈地叹了口气,暗想:等从山下村里的秀凤家借来书,就去山上摘点野果子或者是弄头野猪啥的,好歹也能充饥。

  对于他来说打猎那是易如反掌地小事,年幼便开始独自生活的赵家兴,为了填饱肚子早早地就过上了靠山吃山的日子。

  若不是这几年在山林里的摸爬滚打,现在这身子板早就扛不住了。

  他把挂在树杈子上的衣服搭在肩膀上,沿着盘山的梯田朝山下村里的方向走去。

  后洼村分为山上和山下两个村子,之前他便住在山上的村子里,可自从被田妮跟刘旺财那对狗男女合起伙来骗走了他所有的家当后,只能卷着铺盖卷住在半山腰上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度日。

  幸好还有一膀子的力气,要不然早被饿死了。

  等到他来到下山村时,突然肚子里就跟搅着一样疼,急忙捂着肚子四下里找茅厕。

  村里的茅厕都在院子外面,谁想方便随便找一个就可以。

  瞧着前面不远处的茅厕,赵家兴捂着肚子走了进去,刚进去,就被从茅坑里传来的一声尖叫吓得他急忙退了出来。

  只见在茅坑里蹲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村里的小寡妇林喜月,这娘们正在蹲茅坑,谁知道从外面闯进来个男人,吓得她一声尖叫同时也把赵家兴吓了出来。

  “哪个不长眼的,一大早来茅坑偷看老娘,你不嫌恶心老娘还嫌恶心!”

  捂着肚子的赵家兴站在茅厕边上,讪笑两声:“这不是早晨起来肚子疼,谁知道你在里面了。”

  “进来之前咋不说一声,龟儿子是不是想偷看老娘?”

  这娘们蹲在茅坑里竟然不依不饶的说了起来,说的他真叫一个冤枉委屈,:“月婶子茅厕又没门。”

  边说心里边合计:就你那黑不溜秋的地方,老子才懒得看!

  如果林喜月不冤枉他偷看的话,他倒是想不起来这事,现在被她这么一冤枉,马上想到:特娘的不看白不看,反正看了也不少块肉!老子没看愣是冤枉老子看了,老子干脆成全她算了!

  赵家兴边想边抬头,从不到一人高的墙头上望了过去,只见那娘们的下面竟然是黑乎乎的一片,就跟两个合叶一样黑乎乎的,而里面好像还有点什么东西露出个头来。

  虽然不知道那露出尖脑袋的东西是个啥,可他裤裆里的兄弟知道,马上就跟触电一样杵了起来。

  小寡妇林喜月这时也从里面走出来后,往边上一瞧,只见赵家兴他小子双手捂着肚子,佝偻着腰,而裤裆上却是有个鼓鼓囊囊地包,让这守了几年寡的小寡妇禁不住偷瞄了两眼。

  暗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宝贝家伙,可是比自家那死鬼强了不知道多少。

  想着想着,那片久未灌溉的耕地,开始渗出丝丝细雨,这看的见摸不到又用不到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不由暗自叹息一声,竟然对早已湿透的小内内浑然不知。

  再瞄到赵家兴那如同钢筋浇筑般地小麦色肌肉时,更是心头一颤,瞧他的眼神中不由多了几分柔情。

  被小寡妇盯着看的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有些不满地问道:“你都出来了,还堵门口干啥,快憋死我了。”

  小寡妇林喜月这才刚反应过来,立刻媚眼奇笑的点头,往外面挪了挪,让出一条路来。

  赵家兴搭理都没搭理依旧站在厕所边上的小寡妇,走进茅坑解开腰带蹲了下去。

  小寡妇林喜月禁不住偷瞄了两眼,顿时被那垂下来的大家伙,羞的面红耳赤。

  她这个经历过啥叫女人福的小寡妇,咋能不想试试这见都没见到的大家伙是啥滋味的。

  这时她方才知道为啥村里人背地里都喊他是蛮牛,不仅是力气跟牛一样大,连裤裆里的家伙都跟牛身上的一样。

  于是,站在茅坑外的小寡妇,骚里骚气的跟他搭讪。

  “蛮牛啊,一大早的咋还拉肚子了,嫂子家里有药,一会去我那吃点药,我可听说拉肚子会拉死人的。”

  蹲在茅厕里的赵家兴,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一想是这么回事。可这一大早啥都没吃,咋还拉肚子了?

  可别等大仇未报自己就拉稀拉死了:“行啊喜月婶子,你咋知道我拉肚子了。”

  捂着鼻子地小寡妇林喜月那等的真叫一个苦不堪言,心想:若不是看你小子的那大,老娘才不会蹲在外面闻臭味!

  等赵家兴出来后,小寡妇林喜月双手靠近鼻子处轻轻的忽扇了两下:“走吧,还没吃饭吧,正好嫂子炒了几个菜,先陪嫂子吃点饭再吃药。”

  他憨笑着回道:“那敢情好。”

  本来还寻思待会去哪整点吃的好有力气上山,现在好了,于是跟着喜月嫂子进了院里。

  别看赵家兴喊她一声嫂子,其实小寡妇林喜月的年纪并不大,刚刚三十出头,加上又是个小寡妇,村里老爷们没少爬墙头。

  进屋后桌子上果然摆着炒花生米还有其他的两份小菜,看来这小寡妇的日子过的还挺滋润。

  林喜月招呼赵家兴上炕随便坐,她已经走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来了一瓶好酒,放在桌子上。

  “今儿啊陪嫂子喝点,你嫂子我没啥别的喜好,就好这一口,不过也是因为一个人过日子,一个女人家家的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唉,别提了。”

  说着便将酒倒进了赵家兴面前的碗里,他也不傻,当然听出小寡妇林喜月这话里的意思,这不就是从侧面勾搭他呢,除此之外还能是啥?

第4章 给老子趴下

  赵家兴坐在炕上跟小寡妇林喜月两人你一碗我一碗的喝了起来,喝到八分酒时,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他起身晃了晃有了迷糊的脑袋,就要往外面走。

  却被同样喝多了小寡妇林喜月猛地起身,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靠在那宽厚的背上,林喜月不由娇声的“啊”了一声。

  在酒精的作用下,赵家兴裤裆里的兄弟,猛地将裤裆杵出个大包,本想转身发现被林喜月这小寡妇抱的死死地,小寡妇的整个身子都贴到了他身上。

  一双手就跟条蛇一样在他身上来回摸,真可谓是上下其手。瞬间他的酒被惊醒了一半,这是想要跟自己那啥啊。

  虽然没跟女人那啥过,可也从书上跟电视上见过到,甚至每次下地干活时,都会听到一起干活的那些汉子说着荤段子,咋能不知道林喜月想干啥。

  马上想到她可是自己的嫂子,要是真跟这小寡妇搞在一起的话,回头村里的闲话可是就能把两人给淹死。

  于是,立刻伸手想要将小寡妇扣在他身上的那双开始朝着他小腹以下游走的手掰开。

  可为时已晚,小寡妇林喜月的那双如同小蛇一样的手,已经游走到了杵起来的大包上。

  顿时,他猛地打了个激灵,一股电流从杵起的棍子上流过,蔓延到全身各处。

  只觉得裤裆里的棍子,随着蹭蹭蹭三声不但没下去的念头竟然还有迎风而张的架势。

  暗道一声:这下可坏菜咯!难不成自己还真要跟小寡妇搞上一搞?

  没等到他的这个念头下去,小寡妇林喜月已经双膝跪在炕上,将脑袋贴到了他的脸颊上,顿时只觉得脑海中轰隆一声,此刻哪里还会想到其他的顾忌,猛转身抱着小寡妇一同朝着炕上倒了过去。

  随后便听到整个屋子中响起了面红耳赤的声音和床铺上嘎吱嘎吱激烈的木头晃动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小子的腰杆子快速的挺了数十下后,随着他下面的林喜月一声舒畅高亢的娇声叫喊后,两人疲惫的躺在了炕上。

  此刻两人的酒劲早就随着身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醒了几分,赵家兴他小子看了眼窗外,发现已经将近晌午,两人也不知道搞了多少次,竟然从早晨搞到了晌午。

  如果现在不离开小寡妇家的话,待会被下地干活回来的村民瞧见的话,可不好说,加上自己还答应给刘甜妹子去秀凤家里借书,于是便抓过衣服想要离开小寡妇林喜月家中。

  他小子刚刚抓过衣服,便被筋疲力尽地躺在一旁的林喜月一把抓住了他那根“降女杵”。

  林喜月羞涩地说道:“我……我还想要~”

  赵家兴紧蹙眉头暗想:这娘们看来是非得把自己榨干了不可!

  于是抬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趴下。”

  林喜月羞涩的起身,可这样的姿势对她来说,总是觉得好像家里的畜生在那啥一样,可心里还有点小小的期待。

  他找准了位置,一下便戳了进去,顿时小寡妇林喜月低哼一声,整个房间中再次响起了一阵阵兴奋高亢的叫声。

  这种姿势对两人来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同时更是让赵家兴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女人,也让林喜月尝到了啥叫女人福!

  等赵家兴离开时,已经到了傍晚日落时分,没想到竟跟林喜月那小寡妇搞了整整一天。

  马上想到为啥这娘们没瞧上村里的男人们,不管是谁娶了这小寡妇都得被她榨干不可。

  可他刚走到下山村便迎面碰上了回村的村支书的婆娘赵大翠,这女人胳膊上挎着个装满了猪草的篮子,正趾高气扬挺住胸脯子上的两个大灯泡朝村里走着。

  见到赵家兴后,立刻就想躲进一旁的巷子里,谁知道竟然被他小子瞧见了,暗道一声:好死不死地咋还碰上了这小子。

  此刻的赵家兴正想找她算账,昨天没找到她不说,还不死不活的发现了骗走自己田地的田妮跟她儿子刘旺财那对狗男女!

  “这下老子看你还往啥地方跑!”两步窜了上去,挡在赵大翠面前,红着两个眼珠子瞪着她。

  赵大翠不愧是村支书的女人,冷哼一声晃动着脸上的横肉走到他近前,将胸前的两个探照灯一挺。

  “给老娘让开,要不然老娘可是喊你非礼老娘了!”

  瞬间赵家兴无语了,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没准就让这不要脸地娘们过去了。

  可今天刚试过了啥叫女人的他,见赵大翠将胸脯子往前一挺。瞄了下四周无人,一个健步蹿了过去,伸出两个如同熊掌一般地大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捂住了两个探照灯,随之还玩味的捏了两把。

  暗道一声:别看村支书女人赵大翠胸脯子上的两个玩意大,可捏起来没小寡妇林喜月那软。

  有些失望的对赵大翠说:“老子就摸你了!你咋还不喊?”

  此刻完全没料到他竟会真的捏自己两玩意的赵大翠,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的,半晌后,指着他鼻子:“你,你,你,你小子给老娘等着!老娘现在没工夫搭理你!”

  说完急忙挎着胳膊上的猪草朝山上村的家中跑了过去。

  见状,赵家兴摸着脑袋一怔,嘟囔道:“老子就在家等着你,你能咋地老子!”

  反正现在都想明白了,村支书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村支书儿子刘旺财更不会放过自己,横竖都是个死,倒是不如让自己在死前活的舒服点,要是赵大翠这娘们敢找自己麻烦的话,大不了也日了她,反正日一个也是日,两个还是日!

  若是有机会便日了村支书一家所有女人!

  想罢他小子哼着小曲来到了秀凤家门前时,站在门外朝面大声喊道:“秀凤嫂子在家没?”

第5章 一起看书

  在赵家兴喊完这声后从屋子里走出来个身段窈窕,皮肤白皙地女人,掀开门帘问道。

  “谁啊?”

  他看了一眼马上进了院子,憨笑着对走出来秀凤说道:“嫂子,跟你借两本书!”

  秀凤瞧了瞧一看是赵家兴,马上嘴角上翘地问道:“原来是家兴啊,你嫂子又不是老师哪里来的书?你应该去从省城里来的大学生那借。”

  赵家兴心想,他奶奶个滴滴的,是不是刘甜妹子跟自己开玩笑啊,让我来找秀凤嫂子借书,人家那意思就是没书,我咋说。

  站在院子里,正为怎么跟秀凤嫂子说犯难时,从屋子里闯出来一个手中举着书,裤子到了脚腕子上的男人。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秀凤的傻爷们二蛋!

  傻二蛋举着手里的书放在秀凤面前,也不管院子里时不时还有人,傻里傻气握着自己的那玩意,另外一只手晃动了两下书,又指了指自己娘们的两个大腿根之间。

  问道:“秀凤,是不是往你这插啊?”

  顿时,赵家兴噗嗤一声,险些笑地没背过气去再看秀凤那张俊俏地小脸立刻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急的她匆匆忙忙地在傻二蛋的胳膊上推搡了两下,嗔怒的说道:“哎呀,没看到院子里有人啊,进屋去等我!”

  傻二蛋这才瞧见了站在院子里大脸憋的通红地赵家兴,傻笑着凑了过去,小声说道:“蛮牛咋来了,秀凤刚才让俺插她那,嘿嘿~~”

  这下,赵家兴算是真的憋不住了,飞快地抢过二蛋手里的书,朝羞红了双颊的秀凤挥了挥说:“就它了。”

  说完匆忙离开了傻二蛋家的院子,心想:自己进去的还真不是时候,看来秀凤正在亲自授课,要是晚来一会的话,说不定还能瞧见个真人版的日肚脐!

  幸亏自己刚才出来的快,谁知道傻二蛋那傻小子一会还能说出来啥不正经的话。

  于是将从傻二蛋家中拿来的那本书揣在怀里,朝半山腰的梯田处走了过去。

  因为刘甜说过这两天她妈让她带着大黄狗在瓜地里看瓜!

  走在清风吹过的梯田上,他小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若是自己还有那一亩三分地的话,岂能会像现在这样?

  此刻的小姑娘刘甜正在瓜棚里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手里捏着稻草边往地上丢边嘟囔。

  “臭蛮牛,死蛮牛,哼哼,说好借书的,怎么还不来。”

  她正嘟囔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好像很着急的朝瓜棚走来。

  刘甜那张俊俏地小脸蛋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笑意,掀开瓜棚帘子,瞧着赵家兴怀里揣着东西急急匆匆的走来,更是欣喜自狂。

  “哼,死蛮牛让本姑娘等你这么久,说是不是瞧着秀凤嫂子好看舍不得走啊?”

  他可没想到自己刚进门就热脸贴了冷屁股,瞧着刘甜妹子生气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好看,不由憨笑。

  “嘿嘿,好看,真好看!”

  正在生气的刘甜听着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一怔,瞪了瞪眼睛:“还敢说秀凤嫂子好看?!死蛮牛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这妮子本来正在气头上,这番话如同火上浇油,双手叉腰瞪着眼睛盯着他。

  赵家兴依旧摸着脑袋憨笑着,一副傻乎乎地样子,不慌不忙的解释着:“说你生气的时候真好看,嘿嘿。”

  这下,刘甜竟然有点无言以对的坐了下来,一时间瓜棚里的气氛很是尴尬,小妮子低着头脸颊羞红的暗想道:家兴哥怎么傻乎乎的呢,难道不知道哄哄我就好了吗?怎么就这么气人呢!

  不过,想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倒是让小妮子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了起来,吓得小妮子以为自己生病了。

  赵家兴将揣在怀里的那本书放到刘甜面前:“给。”

  小妮子抬头一看,只见书上写着三个大字《夜生香》,诧异的问道:“这是啥书啊?”

  “那方面的书。”赵家兴一愣憨声答道。

  刘甜拿过书翻了两页后,立刻脸蛋通红的将书合上后说道:“哎呀,你咋这么坏,谁让你借这种书的?”

  这次赵家兴没说话,因为他知道,一张嘴永远干不过两张嘴,索性选择了沉默。

  小妮子见他不吭声,只是一味的憨笑,便翻开书看了起来,谁知道看了两页后,面红耳赤的合上了书。

  凑到田家业身边拉了拉他衣角问道:“要不我们一起看?”

  听到刘甜的话,他又是一怔,似乎想到了点什么,点了点头:“好。”

  于是这两人便坐在瓜棚里一起翻看着书上文字图案相配的《夜生香》。

  看了一会后,刘甜突然指着一张画问正津津有味地盯着书上画面的田家业。

  他瞄了一眼,不由皱起眉头,暗道:甜甜妹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咋就看不出来这就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

  于是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那种事咯。”

  刘甜一听顿时不愿意了啪的一声合上书,疑惑地追问:“哪种事啊?”

  “就是你想知道的那种事。”

  “哎呀,你就说嘛,那种事是哪种事啊?”

  面对不懂就问的刘甜,他摸着脑袋,凑到小妮子耳边嘀咕了两句。

  顿时,小妮子噌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子,羞恼中带着难为情的打了他一下,随后小声说道。

  “蛮牛哥,要不我们也按照上面写的试试?”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