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许你一场暮雪白头by定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3: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许你一场暮雪白头》是作者“定离”写的一篇唯美的言情小说,讲述了于依依跟林琛在一起的时候,顾柔嘉是真心祝福的,后来林琛出国留学,于依依放弃了他,选择了分手,她才跟林琛在一起,可是为什么却在我和要结婚的时候过来,说你爱他,让我把他让给你,可是我爱了他十年......于依依,我这辈子让给你的东西够多了,唯独这次,因为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许你一场暮雪白头by定离在线阅读

第1章 我不能退

顾柔嘉看着眼前一对相拥的男女,一种恶心的感觉油然而出。

明明是男才女貌的一对,却刺伤了她的眼睛。

一个是她爱了十年终于要修成正果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闺蜜。

她的手指摩挲过右手无名指的钻戒道:“林琛,我们结婚的请帖已经在一个月前送出去,婚礼的酒席已经定好,还有十天就要举行婚礼,你现在说要取消婚礼?”

“亲朋好友那边我会亲自道歉,酒席和婚礼的费用你不用担心。至于……”林琛带着歉意,道:“柔嘉,你是一个好女人,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男人来爱你。”

“这个钻戒是你亲手戴在我手上的,难道是我逼你向我求婚?”

他们在一起一年的时间,一个月前,在周年纪念日上他拿着戒指亲自向她求婚。

“柔嘉,你是一个好女人,喜欢上你很容易,我是喜欢你,可是对于依依是爱。”

柔嘉很好,对他也很好,否则他不会认命了向她求婚。

如果没有于依依的那一条短信,他会真的跟柔嘉走进婚礼殿堂。

【琛哥,我好难受,能不能见你一面。】

只有她会像一个小妹妹一样的叫她琛哥。

依依离开他的时候他真的很痛苦,是柔嘉一直默默陪在他身边。

答应和顾柔嘉在一起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要忘记。

可是依依一句话,他的心就动摇了。

顾柔嘉满嘴苦涩,这么多年的付出,就被一句只是喜欢抹杀了。

她猛地抓着于依依的手腕,把她拉进了会议室,反锁上门,林琛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只能够对着隔着厚厚的玻璃用力的拍打。

顾柔嘉看着玻璃外焦急的林琛,视线落回到于依依的身上,道:“依依,你跟林琛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真心祝福的,后来是你先放弃了林琛要出国留学,我在你们彻底分手之后才跟林琛在一起,你说,我可曾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于依依终于抬起头,嘴角抿着淡淡的笑容:“可是我后悔了呀,我跟琛哥是真心相爱的,柔嘉姐,你会成全我的对吗?”

说的真轻巧,爱情是你的儿戏吗?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后悔了,我就要把林琛拱手相让吗?

顾柔嘉嘴角噙着职业的笑容:“依依,出国留学是不是很好玩,你跟赵权一起在巴黎那么浪漫这样的生活,古板的林琛是给不了你的。”

于依依的脸色一变:“你调查我?”

“你那么喜欢赵权,为了他要跟林琛分手,还为了他打掉孩子,这么放弃他不可惜吗?”顾柔嘉的语调没有一丝的变化,居高临下的走到了于依依的面前,盯着她的眼睛:“你为了赵权付出这么多,林伯母从小就疼爱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心疼你的。”

于依依从出现在顾柔嘉面前一直带着对从容不迫完全消失。

林琛的母亲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如果知道她在国外这样混乱的生活,绝对不会同意她进林家的大门!

林琛在窗外焦急的嘶吼声,让顾柔嘉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不过我肚子里了林琛的孩子,伯母应该不至于因为你的事情太伤心了。”

于依依双脚一软,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她输了!

“顾柔嘉,你要对依依做什么,你快点把门打开!”

他听不到里面在讲些什么,可是看到依依苍白的小脸,他心疼极了。

顾柔嘉抬起手,扶在肚子上。

于依依,我这辈子让给你的东西够多了,唯独这次,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不能退让。

第2章 不死不休

五年后。

是夜。

墙上的时钟指向凌晨两点,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男人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床头,一把抓起顾柔嘉的头发,将人拖下床。

顾柔嘉吃痛的睁开眼睛,浓重的酒气冲进她的鼻间,秀气的柳眉拧起来:“林琛,你又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林琛抓住她雪白的大腿拉开了一个羞耻的弧度。

顾柔嘉推开林琛,却被林琛一把抓住了脚踝,拉倒了身下。

“不要,林琛,我今天不舒服,你放过我吧。”

自从结婚之后,她和林琛的每一场性事,都是林琛对她单方面的一场凌虐,她都咬牙忍了下来。

上一次撕裂出血之后,她以为很快就会好,可是半个月了,还在发烧。

今天她还感觉到了恶心反胃,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后遗症。

顾柔嘉黑色的长发散落在雪白的颈间,低眉顺眼柔声的祈求,与以往女强人的强势模样完全不一样。

林琛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酒精让意识有些模糊。

顾柔嘉也会有这样柔弱的一面吗?

她白皙的手腕被抓的青紫,林琛下意识的想要松开手,门外传来花瓶倒地的声音,他抓着床头灯用力的摔出去,偷听的女佣慌张的跑下楼。

林琛迷离的目光冷下来,“放过你?这些不都是你自己求来的吗?顾柔嘉,你让妈妈来逼我睡你,我妈的耳目都在外面,不做一点什么,不是辜负了你在我妈面前这么多的努力吗?”

妈妈说她身体出了问题,他急忙赶回家。

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声色泪下都是说孩子的事情,逼着他回来跟顾柔嘉生孩子。

如果不是她在妈妈面前嚼舌根,他们的私事,妈妈怎么可能知道?

她们一个两个不是都要逼他?

那就如了她们的愿望。

林琛粗鲁的扯开皮带,掠夺了她的身体。

撕裂剧痛席卷了她的神经。

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滚下来。

“门,门……”

卧室的门还大敞开着。

她央求的看着林琛,他想要怎么样都没有关系。

请至少,给她留下最后的一点尊严,她不想在看到,连家里女佣都投射过来同情的目光。

“顾柔嘉,你这样女人,心里还有羞耻心吗?”

冷嘲热讽。

她侧过头去,去被他抓住了下巴,强硬的逼着她抬头:“抬起头来看清楚我怎么上你的,这些不都是你求来的吗?”

“你就像是一只死鱼一样,上你还不如上一个充气娃娃有意思。”

难听话的在耳边,顾柔嘉的死死的咬紧了嘴唇,血腥味道在口腔散开,她被强迫的扭过头,对上了林琛的眼睛。

望着他眼中一片清明。

她突然一愣。

林琛根本没有喝醉,他是清醒的在折磨着她。

一夜折磨,林琛结束的时候,顾柔嘉已经气若游丝,他冷漠的从她身体退出来,望着他冰冷的背影,顾柔嘉脱口而出:“林琛,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

他们,也曾经是比任何人都亲密的存在。

林琛的脚步一顿,残忍的声音响起来:“顾柔嘉,是你先不放过我,这个死结是你亲手打上的。”

他果然,还是恨她。

“我们离婚吧。”

“你害死依依我们之间……”他突然回头:“不死不休。”

第3章 恨到极致

林琛离开之后,顾柔嘉在洗手间狂吐了半个小时。

顾柔嘉站在洗手池边上,用水拍打着脸部,镜子里面女人的容颜憔悴苍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医院。

“林太太,检查结果出来,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你现在怀孕九周,但是这张片子发现在你的子宫里,有病变的癌细胞,建议你流掉这个孩子进行治疗,否则如果癌细胞扩散就……”

顾柔嘉还来不及喜悦,医生的第二句话就把她从天堂打入地狱。

“流了孩子接受治疗就能痊愈?”

“林太太你的情况比较严重,癌症谁都不能保证。”

顾柔嘉拒绝了医生让她立即住院的提议。

走出门口,一个血玉可爱的孩子撞到她的脚下。

“小张,你怎么让孩子在医院里面乱跑呢?”医生瞪了护士一眼,紧张的看着她:“林太太,您没有事情吧?”

林太太是医院的大客户,而且身体情况还这么复杂,要是出了问题,谁都承担不起。

顾柔嘉微笑摇摇头,蹲下来看着哭鼻子小男孩,柔声道:“小朋友,你怎么了,姐姐没有受伤哦,你不用担心。”

小男孩抽泣着:“他们说,妈妈爸爸,都不在了,姐姐,是不是小齐以后就是孤儿了?”

护士好不容易哄好了孩子,抱歉的对顾柔嘉道:“对不起,林太太,这孩子一家三口出了车祸,孩子的妈妈把孩子护在了身下,可是他爸爸妈妈都重伤等不及抢救,只剩下这个孩子。”

“没事,我没有怪你们。”

顾柔嘉呆呆的走过了医院的长廊。

孩子那单纯的眼睛,还在她的脑海里回放着。

她双手收紧。

她也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的孩子有多么的可怜,没有人比她更知道。

她一直知道林琛是喜欢于依依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林琛在一起,只想着默默的把这份感情珍藏。

于依依离开,她看到了林琛太痛苦,才一直陪在了他身边,却没有想到他会先开口告白。

理智告诉她,林琛只是一时冲动,可是那么多年的爱恋,现在就近在咫尺的时候,她真的拒绝不了。

哪怕,只是为了他排解寂寞,分担痛苦呢。

她心里一直感觉林琛会离开,也许会去找于依依,所以她一直关注着于依依在国外的生活,却没有想到林琛会向她求婚。

那时候她从国外的一个同学那里得知,于依依在国外糜烂的生活。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想到验孕棒上的两条红杠,她又一次忍不住答应下来。

她是在林琛和于依依分手之后,才和林琛在一起的。

于依依在国外也找到了她想要的生活。

肚子里的孩子,她不想让孩子没有爸爸。

可是偷来的东西总是不会太长久,于依依回来了,她小心翼翼经营的幸福,一瞬间只化作了一声抱歉。

于依依爱的人根本不是林琛,她不想伤害林琛让他知道于依依根本在骗他,也不想要孩子没有爸爸。

跟林琛再一次她都是在被动的接受,这一次,她选择了主动,她赶走了于依依,成为了林太太。

可林琛却恨她到了极致。

第4章 为了孩子

带着纷繁复杂的思绪,顾柔嘉驱车回到公司。

今天又一个商业谈判,她必须亲自去主持。

急冲冲的感到会议室的时候,双方公司的人员都到齐了。

顾柔嘉张口刚要道歉,林琛黑着脸劈头盖脸的呵斥:“你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项目动工前最后一次汇报还迟到,你的责任心去哪里了?”

顾柔嘉脸色一白,胃里的胃液一阵翻滚,强忍着才不然打颤的双腿摔倒下去。

顾柔嘉汇报完了公司项目的情况。

圣城公司的李总拿出来一个药瓶,道:“顾总,项目的事情,你负责我一直很放心,不过女孩子家家还是不要熬夜的好,你看你的脸色,好好休息,这个项目以后还要依靠你。”

顾柔嘉一愣,心里先是一暖,又觉得苦涩。

李总不过是公司合作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都能够发觉她的身体状况。

她和林琛是夫妻,本来该至亲置信的人,却……

顾柔嘉让秘书送圣城的人离开,刚刚站起身,手腕被拉过来,林琛反手把会议室的门扣上。

“你要做什么?”顾柔嘉下意识的警惕。

“怎么,穿成这样,再弄得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是要勾引谁?你是不是现在就想要贴上去,提离婚是因为找到了下家?”

林琛面色不虞。

顾柔嘉在学校里就是校花,长相姣好,白色的雪纺衫搭配高腰花苞包臀裙,勾勒出来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从她走进会议室的一刻,好几个男人的视线都黏在她的身上。

李晟三十几岁,离过一次婚,风度翩翩,也是不少女人追逐的对象。

他对其他人态度冷淡,翩翩到了顾柔嘉这里,就变得不一样。

林琛一把将人扯到了身下,拉扯着她的衣服,顾柔嘉想到了昨晚的凌虐,浑身颤抖。

“我昨天出血了。”她咬牙道。

他的动作一顿,脑子里闪过她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的画面,手上的动作下意识的就轻柔下来。

就在这时,顾柔嘉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电话接起来,爽朗的男声从听筒的一头传过来。

林琛按住了顾柔嘉的腰肢,用一直用不容拒绝的强势冲撞进了她的身体。

剧痛让她差点就惊呼出声,最后还是咬紧了牙关忍下来。

她瞪大了眼睛,仿佛在说,你疯了。

“柔嘉,是什么声音,你还好吧?”

林琛的眸色更深,这是李晟的声音,原来私下底他还亲昵的称呼她的名字。

这么想着他的动作更加的粗鲁。

“够了,我求求你别这样。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她捂着话筒,扭过头来看着林琛,豆大的汗水从她的额头上滑落下来。

林琛粗糙的手指划过苍白的嘴唇:“或者这里,你刚刚不是用这里诱惑人的吗?”

顾柔嘉僵硬的站在原地,抓死着手机,双目对视十几秒,她终于缓缓的弯下腰,伏在男人的身下吞吐。

她忍者恶心的感觉,不停的告诉自己,为了孩子,这都是为了孩子。

第5章 离婚,我同意了

林琛在她的嘴巴里释放出来。

顾柔嘉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因为怀孕的缘故,胃里翻江倒海,推开林琛,想要推开林琛,却被他紧紧地抓住,顾柔嘉实在忍不住,呕的一声吐在了他的西装上。

林琛的脸色铁青,双手握成了拳头。

他的碰触就这么让这个女人反感?

“呕——”

顾柔嘉吐到了连酸水都无法吐出来的地步

“顾柔嘉找到了下一个金主,所以就想这么快跟我划清界限吗?”他额头的青筋直跳。

“林琛,这里是会议室,随时都会有人进来。你不怕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吗?”

她跟李总根本没有几次交集,根本没有私交。林琛不过是找了一个借口折磨她。

他们结婚了五年,林琛在公司里面并不承认,对外,他们只是公司的合伙人而已。

他难道不怕他们的关系曝光?

林琛冷笑一声,拉着顾柔嘉的双按在炙热的部位:“林太太的位置是你抢来的,那么我想要你没有拒绝的分,至于我们的关系……”他的目光泛冷,嘲讽道:“除了知道你自不量力的勾引我,就凭你这样,你以为大家会发现什么?”

顾柔嘉的心一刺,他们认识了整整十五年,十年的时间里他们曾经是无话不谈最好的伙伴,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是,这个男人是她勉强留在身边的。

可是她要的,不是这样的他啊。

她闭了闭眼睛,“林琛我们……”好好谈一谈。

肚子里的孩子还小,她还生病了,她不能离婚,孩子还需要林琛,需要爸爸。

“闭嘴!”这个女人又要提离婚的事情。

她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滚,顾柔嘉一只手虚弱的按着小腹,另外一只手撑在会议桌上,不让身体倒下去。

“你就、这么的恨我?”

“恨?依依被你害死,你亲手毁了我的幸福,顾柔嘉,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我要折磨你一辈子。”

于依依,又是她。

从他的嘴里,能够温柔喊出来的,只有于依依的名字。

她终于失控:“于依依是出了车祸死了,肇事司机逃逸,你要是想要找凶手,就去把那个司机找出来,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也是无辜的,于依依才是杀人凶手,她害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当年她怀了九个月的身孕,于依依害的她从楼上摔下来,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保住。

她还在手术的时候,于依依在逃跑的路上,出了车祸。

她期待了这么久的孩子,在手术室里九死一生醒来的时候,医生告诉她孩子没有保住。

那时候,她心里的痛,谁又懂?

林琛把于依依的死算在她的头上,日夜折磨着她,可是她的孩子的命,她又应该算在谁的身上?

“闭嘴,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孩子掉了是老天有眼给你的惩罚。依依才是最无辜的人!”

“那也是你的孩子啊。”那个孩子身上也流着林琛的血,他怎么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

“依依那个善良的傻丫头,就是因为看到你怀孕了,才会选择退出,如果我早就知道,我会提前把这个孩子掐死,否者依依也不会因为这样出事!”

顾柔嘉眼前一黑,她的孩子,在于依依的面前,只要是当着于依依的路,就连活着都不配了吗?

一个电话打进了林琛的手机,挂掉电话,顾柔嘉看到林琛扬起来这五年来的第一个微笑,说道:“你不是要离婚吗?我同意了。”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