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不害臊》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又名好山好水俏佳人,为网络作者李伤歌所著,主角

发布时间:2018-10-12 13: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佳人不害臊李龙方秀雅

佳人不害臊全文阅读

《佳人不害臊》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又名好山好水俏佳人,为网络作者李伤歌所著,主角李龙方秀雅。这本小说全文讲述李龙半夜偶遇了隔壁家的小婶子方秀雅,可没有想到两人却意外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于是两人因为这件事情越走越近……

第一章 小婶儿与萝卜

  李龙半夜尿急,心想大半夜的村里人都睡了,索性穿着小内就下了炕,急匆匆跑到了茅房。

  哗啦啦——

  真舒坦。

  可李龙尿着尿着,突然发现余光里有个白白的身影,本能的侧目看去,吓的李龙登时一哆嗦,失声惊道:“啊!鬼啊!”

  旁边的坑位上蹲着个人,穿着的背心是白的,脸也白,脖子也白,露出来大半个肩膀也很白,甚至,就连屁股都白的出奇。

  李龙差点一脚踹出去,还好白鬼也吓的惊声叫了出来:“别、别踢,小龙,是我,你小婶儿!”

  小婶儿?

  李龙一激灵,揉揉眼借着月光定睛一看,可不是么,眸如碧波,面美肤嫩,怪不得那么白,原来是隔壁陈国栋家那位俏人的媳妇——方秀雅。

  其实秀雅也就比小龙大了两岁,可按辈分来算,李龙确实应该喊她一声小婶儿。在农村,哪怕三十岁的人喊二十岁的人叫叔叔婶婶都不稀奇。

  秀雅小婶儿睫毛弯弯,双眸皓月,唇红齿白,肤白粉润,身材匀称且凹凸有致,白天第一次见,就把李龙迷住了,刚才睡觉做梦,还梦见和她一起玩耍……想不到这么巧,大半夜的居然在这里遇到。

  “小婶儿,你……你在这儿干嘛呢?”梦中人变眼前人,李龙紧张得说话都变得磕磕巴巴。

  秀雅现在这姿势、这情况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看到,难免羞臊尴尬:“没、没干啥,这不……这不上厕所呢嘛。”

  月光洒柔,把秀雅白嫩透粉的面庞照的格外清晰,她神情恍惚、紧张羞涩,原本就好看俊俏的脸蛋儿,此时更是多了一抹让人心神荡漾的色彩,李龙见了不由得心跳加快,春意盎然,说不出来的悸动。

  “小龙,你……你上完厕所了吗?快出去吧?”见李龙愣着不动,甚至还盯着她后面看的眼睛都直了,秀雅更臊了,耳根子都开始热的发烫,吞吞吐吐的提醒了一句。

  李龙脸上一烫,连忙道歉,出去之前,他还依依不舍看了两眼秀雅的大白屁股,可惜是侧面看的,要是正面看去,那该多美妙?

  见李龙总算出去了,秀雅大松了口气,暗道好险。

  幸好李龙不是正面看,要是正面看过来,多半就能看见秀雅那个地方露出来的半拉萝卜了……也怪丈夫陈国栋,临睡前把秀雅压住拱了两三分钟就草草了事,一完事儿倒头就睡,没有剧烈的冲击让秀雅飞上蓝天,事后又没有温柔的怀抱给以温存,闹的秀雅有苦难言。

  实在是憋不住了,又怕打扰到老公,秀雅只好拿着萝卜,跑出来自己寻求那份快乐。

  哪儿知道,刚把萝卜弄进去,还没捯饬两下子呢,李龙就跑进了茅房,进来扒了就尿,这下给秀雅吓的。

  还好李龙也羞臊的厉害,紧张的无暇多顾,加上角度问题,并未发现她的萝卜,不然这种羞事要是被人发现传扬出去,她还有脸活吗?

  大松了口气之后,秀雅伸手握住下边露出来的半拉萝卜,又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她竟然控制不住,脑袋里居然都是刚才看见的李龙那庞然大物。

  熊熊烈火,燃烧着秀雅干涸的躯壳,让她根本控制不住的想要寻求最大化的满足,于是几乎出于本能的幻想起了萝卜就是李龙,然而这份幻想,让秀雅有种难以启齿且羞臊无比的滋味。

  身体需要可是心灵抗拒,两者交战,近乎扭曲的刺激之感,让秀雅手上动作不由的加快。

  突然,咔嚓一声。

  秀雅疼的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

  走在屋门外,李龙满脑子都是秀雅的菊花瓣,白花花的,圆润润的,好像水蜜桃那样,咬上一口,多半能咬出水来,可是想想刚才嘘嘘的画面肯定被小婶儿看的一清二楚,李龙又忍不住的无地自容。

  “这下可怎么办,要是小婶儿把这事儿宣扬出去,我还有脸在姥爷家村子待吗?依我看,明天一早还是赶快回城里去,免得被人戳脊梁骨的好。”李龙心道。

  可这就快进家门了,茅房那边突然传来秀雅的痛叫声,李龙大惊,心里一咯噔,想当然以为小婶儿被什么蛇虫鼠蚁给咬了,哪儿顾得上多想,急匆匆就折返跑了回去。

  “小婶儿,你怎么啦?!”李龙火急火燎冲进了茅房。

第二章 都用萝卜

  此时秀雅紧握着手里的半截萝卜,疼的脸都有点扭曲了,咬着牙叫道:“小龙,快、快帮我,萝卜,萝卜断里面了……”

  人在一定情况就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别了,此时秀雅怕的要死,就更顾不得了,想也不想就冲李龙发出求救的呼声。

  李龙却是一怔,有点糊涂:“什么萝卜,断哪个里面了?”

  “你、你这个傻瓜,当然是断、断小婶儿这里面了!”月光下秀雅的脸红的都发紫了,本来就够让人臊的了,这小子还非要问个仔细。

  “啊?”李龙总算明白了,顿时就傻了眼,心里是又无语又崩溃却又说不出来的刺激,“小婶儿,大半夜你在厕所里面做、做这事儿呐?”

  “都啥时候了你还说这个,赶紧帮我弄出来啊!”秀雅急的想跳起来,可是又不敢动,怕一动,萝卜就更往里面走了。

  李龙怔住了,一下子,口干舌燥。

  帮、帮你弄出来?那我岂不是要用手碰?我的天。

  李龙见秀雅第一面就已经邪念丛生了,想不到一天都还没过去就有了这种机会,一想到就要亲手探索进秀雅最为神秘的地方,热血就顿时沸腾起来,差点把他燃烧成了渣渣。

  “还愣着!”秀雅见李龙不动,急的都快哭了,“快来啊你!”

  李龙啊的一声反应过来,上前了两步,魂不守舍道:“我、我怎么帮你弄出来,小、小婶儿?”

  “当然是用手抠了,难道你还想用嘴吸啊你!?”秀雅是真急了,都有点口无遮拦了。

  用嘴吸?

  李龙顿时打个激灵。

  李龙和前女友好的时候,时不时去开个房什么的,没少做那事儿,眼前秀雅人美声甜皮肤好,绝对不比前女友差,要说用嘴,李龙倒也不介意,可问题是……李龙看了看四周脏了吧唧的环境,苦道:“小婶儿,咱在这儿,不合适吧,毕竟太脏了,要不然我扶你回屋,我给你弄出来?”“你是不是傻!我老公在家!”秀雅崩溃的想要骂街了。

  “去我家啊,我姥爷睡了,去我睡觉的屋,应该没问题,总比在这个地方强吧,确实太脏了。”

  秀雅咬牙切齿的,心想这个城里来的帅哥咋就那么多事儿?可是眼下她又没心思执拗那么多,不耐烦的伸出了手:“好好好,那你赶紧扶我起来!”

  李龙不禁大喜,忙上去扶住秀雅的玉臂。

  嚯,真滑真嫩!

  触碰到秀雅的那么一瞬间,李龙就有种被电击中的感觉。

  “啊嗯——”

  秀雅扶住李龙,慢慢悠悠的往起站,生怕萝卜不安分,可是一动,里面那半截萝卜还是蠕动了一下,登时,秀雅浑身就酥麻的发了软,嘴里更是发出情不自禁的低吟声。

  声音软软的,李龙不由的打起了寒颤。

  李龙知道秀雅为什么会这样,心里不免有被刺激到的火大起来,各种歪歪的画面,更是在脑袋里层出不穷。

  幸好李龙并不是无耻之徒,要是换个不要脸的男人,怕是早就趁机下手,强行把美到不可方物的秀雅给上了。

  “慢点、慢点。”秀雅总算站起来了,可是走了两步,那个地方就传出让她不可言喻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可她更怕在李龙面前出糗,此时的心境可谓是复杂到爆。

  又想飞,又怕被李龙看了笑话,矛盾纠结的心理,说不出来的别扭。

  好在李龙并没有说啥,小心翼翼扶着秀雅慢慢往外走去。

  茅房距离李龙家不远,可是秀雅这么个状态,走两步就哼唧一声浑身控制不住的软麻一下,十几秒就到的路,足足走了一分钟。

  总算到了。

  李龙扶着秀雅进了大门,他让秀雅站好,转身刚要把门关上,门外突然传来咯咯的娇笑声。

  “你可真坏,就不怕半夜有人去地里撞见?”

  娇笑说话的人明显是女人,而且听这意思还有另外个人。李龙心下好奇,于是把门留出来一条缝,试探着往外看去。

  李龙对村里的人还不熟悉,可是秀雅熟悉啊,她听了一句话而已,脸色当即就变了。

  眼里,甚至还闪出两点寒星。杨珍珍和秀雅以前是要好的姐妹,可是秀雅和老公陈国栋刚处对象那会儿,杨珍珍居然勾引陈国栋,好在秀雅发现及时,要不然老公真可能就被杨珍珍勾引走了。

  打那以后,俩人从极好的姐妹,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死敌,在村里见了面,那是绝对的分外眼红。

  杨珍珍话音刚落,就听有个贱兮兮的男人回道:“谁大半夜的还去地里啊?嘿嘿,去地里,我保准能把你弄的都是水,爽死你。”

  秀雅眉头不禁又是一皱。

  这男人的声音她也认得,不不,不是她老公陈国栋,而是村里小学的老师耿茂荣!

  耿茂荣平时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想不到他和杨珍珍居然有一腿?甚至说话还如此的不堪入耳!这可真让秀雅大跌眼镜,惊讶不小。

  “得了吧你,你才没那么厉害哩。”杨珍珍道。

  “我不厉害,我有萝卜啊,我带着两根呢,还弄不爽你?”

  “你赶紧拉倒吧,上次你都给我弄断到里面去了,还好意思用萝卜啊你?”

  “断里面我给你吸出来不完了吗,多大点事儿啊,赶紧吧,明天一早我要上课呢。”

  听到这儿,李龙下意识回头看了眼秀雅。

  幸好院子里灯没开,要不然李龙肯定能看见秀雅那张红透了的脸。

  秀雅自然知道李龙下意识回头看她是什么意思,于是没好气的推了李龙那一把,推的李龙心里奇痒难当,心里是说不出来的美。

  难道他们村里的女人都喜欢用萝卜?李龙心道。

  门外杨珍珍和耿茂荣的声音渐行渐远,可是,秀雅听见他们最后的对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安定了。

  “说的好像你很喜欢给孩子们上课似的,我还不知道你?上课就是为了看那些女孩子们,你啊,就是老变太!”

  “你可别瞎说,没有的事儿,嘿嘿——”

  秀雅猛地一颤。

  难道耿茂荣对孩子有邪念?

  坏了,外甥女兰兰就是耿茂荣的学生!

第三章 月光之下

  杨珍珍和耿茂荣走的远了,说话也听不见了。

  秀雅脑袋里嗡嗡的,好像都看见耿茂荣对外甥女下手了似的,怕极了。

  “小婶儿,你们村里的女人,为啥都喜欢用萝卜啊,黄瓜不好吗?”李龙忽然没脸没皮的低声问了一句。

  秀雅怒道:“滚你的,少说废话。小龙,你快帮小婶儿把萝卜弄出来,完事儿小婶儿还有事儿求你,赶紧的。”

  不由分说秀雅就拽着李龙往里面走。

  李龙好奇,可也不好马上问到底啥事儿。

  强忍着萝卜带来的刺激,秀雅不敢发出半点声响,蹑手蹑脚跟李龙穿过不大的客厅进了里屋。

  李龙把门关上,把灯打开,再转身回来的时候,不禁瞪大了眼。

  秀雅居然已经四仰八叉的倒在了炕上,极品美女以这种姿势展现眼前,对李龙的视觉和心理上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李龙突然觉得鼻腔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小婶儿这也太……奔放了吧?

  李龙心跳快的厉害,脸都烫的有点疼了。

  “你还愣着干啥,抓紧时间,小婶儿还有急事儿!”秀雅心里焦急难耐,只希望赶紧把萝卜拿出来,然后去忙更要紧的事情,所以才会像李龙所想的那样,奔放。

  催促声让李龙从梦里惊醒,忙不迭凑了过来,蹲在炕边,努力镇定下来。

  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李龙,现在只是单纯的帮小婶儿忙而已,你要扛不住做过分的事儿,那你可就完蛋了!

  告诫了自己,李龙深吸了口气道:“小婶儿,我来了。”

  “快点吧你,一个大男人咋这么磨叽?”秀雅性格泼辣,现在心里又惦记别的事儿,什么男女有别什么这个那个的,她一概不管了。秀雅的泼辣让李龙暗暗无语,之前小婶儿还羞涩呢,怎么突然就这么急不可耐呢?难道她是想用这个作为借口,和我发生点合二为一的好事儿?

  李龙不知道秀雅心里急什么,难免胡思乱猜。

  定定神,李龙总算把手探索而去,触碰到秀雅那里的瞬间,无与伦比的刺激让秀雅猛地咬住了嘴唇,根本控制不了的发出声响:“嗯——”

  这一声嗯,差点把李龙的心火点燃活活烧死。

  李龙硬着头皮,慢慢伸进去。

  真紧!

  李龙咬牙忍着内心的邪恶,将萝卜拔了出来。

  噗。

  “啊嗯——”

  萝卜出来了,秀雅“情不自禁”发出了美妙的声音,彻底让李龙这头干旱许久的小牛压抑不住了。

  “小婶儿,你想……咳,想要吗……”

  李龙平时可没这个胆子,可是眼下天时地利人和,李龙又安奈不住的火苗狂烧,这才有了胆子,试探着问出了口。

  结果,秀雅压根没搭理这茬,跐溜从炕上滑了下来,提好了很短的白裤衩,焦急道:“龙,快把衣服穿上,跟婶儿出去一下!”

  “出去?这大半夜的……啊!婶儿,你想……”

  李龙心跳那个快啊。

  想到刚才门外那一男一女的对话,李龙不禁暗暗大喜,心道:“小婶儿也有去地里玩的癖好?”顿时心花怒放,咧着嘴贱笑起来:“婶儿,你们村的人癖好可真独特。”

  “啥癖好啊,赶紧的吧!就当婶儿求你了!”

  没半点求人的语气,反倒是有点颐指气使。

  看秀雅如此急不可耐,李龙更加心似狂潮,急匆匆的穿好了衣裳:“走吧婶儿!”后面他还有话没敢说出来——到了地里,我让你爽翻了天!

  秀雅刚要出去,忽地看见桌子上有个手机。这东西在村里还是个稀罕物,秀雅知道这东西能拍照录像,忙拿起来揣给李龙:“拿上你手机,待会儿帮我拍下来。”然后拉着李龙就急匆匆往外冲了出去。

  李龙大惊,心道:“我的天,不光要野战,还、还要拍下来?什么年头啊,村会玩?”一想到可以和秀雅这等美女在地里疯狂交战,李龙心里就说不出来的刺激,哪儿管这个那个的,火烧火燎就跟着秀雅出去了,心想拍就拍吧,这也算是哥们儿的辉煌战绩,哼,兴许还能给花思雨看看,让她知道我李龙的魅力有多强。

  秀雅拉着李龙出来就往耿茂荣和杨珍珍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李龙跑着跑着,就觉得余光里有什么东西在晃,侧目一看,眼睛立马就直了。秀雅百分百没穿罩子,吊带背心里面那对傲然双峰,随着她急切的脚步自由的上下左右大幅度的颤晃,晃的李龙眼都晕了,魂儿都飘了。

  到了村边的庄稼地,秀雅借着月光四下观望起来。

  李龙忽然嘿嘿笑道:“婶儿,要不然咱去那边的草堆里吧?”

  秀雅顺着李龙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边有好大的草堆,不禁眉头一蹙,心想那对狗男女多半就在那里面苟且,于是也不多说,拉着李龙就往草堆而去。

  噗通,噗通,噗通。

  好事将近,李龙心跳更快了。

  可是到了草堆这边,草堆围着的里面,突然传出女人极其放纵的吟喘声,甚至,夹杂着一些非常直接且不堪入耳的荡叫。

  李龙不禁瞪大了眼,我去,这里难道是他们村苟且的圣地?

  到了草堆这边,李龙和秀雅都驻足下来,然后双双探头往里面看去。

  一看可好,李龙当即燃爆眼球,猛地屏住了呼吸。

  月光之下,草堆之中,一男一女,寸缕不遮。

  女人跪在铺了一件背心的地上,男人就跪在她背后,不停的拱动着。貌似男人体力不佳,拱动的十分吃力,还直喘粗气。

  李龙可从没在现实里见过这种场景,看的顿时春心荡漾,爽翻至极。

  “龙,快,帮我把他们拍下来!”秀雅忽然拉着李龙,低声道。

  李龙一怔,恍然大悟的同时顿时大失所望,苦道:“婶儿,你、你说叫我拿手机,原来是拍他们啊?”

第四章 大姑娘上轿

  要不然呢?”秀雅急的低声反问道。

  李龙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我还以为你想拍夜色美景呢。”

  发现自作多情了,李龙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失望是肯定的,可是他也有点欣慰,起码这样也能证明秀雅小婶儿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嘛。

  “拍啥夜色美景?快拍他们吧,小龙!”

  秀雅的催促让李龙连忙收起了腹诽,拿出来手机,对准了草堆里那一男一女拍了起来。

  亲眼所见月光之下的苟且之事,居然还要用手机偷偷给拍下来,这事儿对李龙来说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李龙看着眼前春光大戏,内心是掀起了层层波浪,差点控制不住就硬了。

  秀雅却没有因为春光一幕而荡漾心魂,反而看的是咬牙切齿,恨意浓浓。毕竟,她对杨珍珍恨之入骨。

  她把杨珍珍当成亲姊妹一样,可是后者居然勾引她老公陈国栋,这种事儿放任何女人身上都不可能释怀。

  恨杨珍珍的同时,秀雅也很痛恨耿茂荣。

  好歹你也是全村唯一的老师,为人师表的,居然与杨珍珍大半夜的来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关键是,秀雅更怕杨珍珍说耿茂荣对学校的孩子们有鬼这事儿是真的。

  杨珍珍在耿茂荣奋力的攻击之下,叫声越发的起伏跌宕,刺激得李龙不停的吞口水,时不时看两眼身旁秀色可餐的小婶儿,透过吊带背心,两团雪花馒头若隐若现,差点没把李龙的魂儿给勾了去。

  “拍下来没有?”突然,秀雅问道。

  李龙做贼心虚,心里咯噔一下子,急忙收回来目光,看了眼手机嗯嗯道:“拍下来了!”

  “那就好。”秀雅眼里闪出两点寒星。

  也是这时候,那边被耿茂荣疯狂拱动的杨珍珍,突然放声喊叫起来:“要飞了,使劲,再使点劲——”“飞飞飞,你也不怕摔死!?”

  杨珍珍马上就要爽翻天了,草堆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冷笑,这下可好,起升的飞机轰隆一下子就坠地了。

  “啊!!谁!!”月光下,杨珍珍脸色被吓的异常苍白,失声叫道。

  让杨珍珍意想不到的是,同样吓坏了的耿茂荣,居然捡起来裤子拔腿就跑,看都没看她一眼。

  耿茂荣毕竟是老师,被人抓到这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怕的要死也是情理之中,殊不知,这一吓,对耿茂荣的影响可真心不小。

  “耿茂荣你个混蛋!”杨珍珍也想跑,可她被耿茂荣拱的浑身酥麻,俩腿直打哆嗦,短时间内站起来都是问题,哪儿还跑的了?无奈的她只有放声怒骂了。

  耿茂荣蹿的比兔子都快,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李龙没料到秀雅会突然冷笑,把他也给吓的不轻。按理来说,遇到别人做这事儿,偷看的人不该安安静静的看,生怕被人发现么,小婶儿为什么还要故意暴露呢?

  这时候秀雅不假思索的走进了草堆里面,他也不知道秀雅和杨珍珍的关系情况,更不知道秀雅想做什么,但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借着月光,杨珍珍看清了来人是谁,悬着的心马上就放下来了,非但不羞,反而还故意摆出四仰八叉又要被男人继续玩儿的姿势,阴阳怪气道:“我当谁呢,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看别人玩,敢情是我的好姐妹啊。”

  “谁跟你是好姐妹?你配做我的姐妹吗?!”秀雅这脾气到事儿上了真是寸步不让,气焰超强。

  “你也不配做我的姐妹。”杨珍珍不甘示弱,冷言冷语的当,突然看见秀雅背后跟来个小帅哥,不禁嘻哈笑了,“哟,这不是候老爷子家的帅外孙吗。”

  “啊。”杨珍珍突然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秀雅,我说你大半夜咋不睡呢,你可真行啊,人家小帅哥刚来村里,你就给搞到手了?啧啧,我可真羡慕你,对了,这城里来的小帅哥,好玩吗,劲儿大吗,有没有把你干飞?”

  “滚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少污蔑我和小龙!”

  秀雅声色俱厉:“我告诉你,你和耿茂荣的这点破事,我可都拍下来了,你要不想让全村人看见你被干的样子,就老老实实告诉我,耿茂荣他对学校的女孩儿,是不是没安好心?!”

  杨珍珍吓坏了,她和耿茂荣私底下如何如何放荡,和她放荡被干的画面被全村人看见,那可是两码事,她还不至于不要脸到那个地步。

  “你、你真拍了?你这个臭女人,好阴险啊你!”杨珍珍气急败坏,咬牙切齿,不顾一切就跳了起来,张牙舞爪就冲秀雅扑杀过来。

  疯了的杨珍珍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光着的,现在就一门心思想掐死秀雅。月光下杨珍珍一丝不挂的娇躯显得格外亮眼,李龙差点看的喷了血,可是一看杨珍珍居然要对秀雅小婶儿动手,他可就不乐意了。

  “你干什么!敢动我小婶儿,我弄死你!”

  平时待人和善的李龙到事儿上了,那脾气也爆浆的很,上去用力把杨珍珍拨开,指着鼻子就开始训斥。

  李龙毕竟是个爷们儿,一怒起来,俩眼寒光四射,凶神恶煞的,杨珍珍登时就吓的哆嗦了。

  秀雅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小龙会这么护她。

  刚才见杨珍珍恼羞成怒的样子,还真把她吓到了,要不是李龙及时出手,她这漂亮的脸蛋怕是真要被挠出几道血痕破了相了。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李龙,秀雅冲杨珍珍冷道:“我警告你,你要再咋呼,我马上把你和耿茂荣的视频拿给全村人看!快说,耿茂荣,是不是对学校的女孩儿没安好心!?”

  杨珍珍蜷缩在地上,抬头看了眼李龙,呢喃道:“我说,行了吧?耿茂荣这人,你看他是个老师,但他心眼可孬了,告诉你吧,有个女孩儿,早就被耿茂荣给偷偷糟蹋了。”

  秀雅脑袋里嗡的一声,坏了,她说的,该不会就是兰兰吧?

  兰兰是秀雅亲姐姐方秀文的女儿,七岁了,她就是耿茂荣的学生!

  李龙也震惊的很,想不到刚才那人居然是村里的老师,而且听秀雅这意思,这老师不光有野战的嗜好,甚至对孩子们也心有不轨。

  这下李龙也总算知道秀雅为什么要跑来拍他们了,只是还不知道秀雅外甥女就在上小学。

  “说,他把哪个丫头给糟蹋了!?”秀雅疯了似的叫道。

第五章 不禁的吻

  “这个我真不知道。”杨珍珍苦着脸叹道。

  秀雅看的出来杨珍珍没撒谎。

  若有所思之后,秀雅咬牙冲杨珍珍说道:“记住了,我有你的视频,再敢做不要脸的事儿,你就完了!”

  留下一句警告,秀雅扭头扬长而去,李龙也不知道啥情况,意味深长的瞥了眼杨珍珍光秋秋的身子,还有那对不如秀雅的峦峰,转身跟了上去。

  “我外甥女兰兰在上小学。”从草堆出来,秀雅忧心忡忡道,“小龙,你说,耿茂荣那个不要脸的东西,该不会把我外甥女糟蹋了吧?”

  “啊?”李龙恍然大悟,怪不得小婶儿那么激动,原来是这样。

  想了想,李龙义愤填膺道:“小婶儿,我觉得不见得就是你外甥女,你别太担心了。不过对于这种老师,咱可不能姑息枉纵,明天就去学校检举他,不行就去教育局,反正,说什么也得让他滚出学校,甚至去坐牢才对。”

  秀雅何尝不想,可她自然有她的苦闷,愁眉不展道:“耿茂荣是村里唯一的老师,威望很高,而且他有个表弟很厉害,是象鼻村的一霸。”

  “那又怎么了?”李龙打小就没怕过这个,“他还能有王法厉害?不过话说回来了,小婶儿,你们村小学怎么就一个老师啊?”

  秀雅苦道:“村里条件差,能有小学就算不错了,而且小学还都是那种土瓦房呢,老师的待遇也不好,前面换了好多老师,都因为受不了差待遇走掉了,耿茂荣在这里待了三年也没走,所以他的威望不低。”

  一直以为耿茂荣是品德高尚,可是现在想想,他不走的原因,极有可能就是为了那些女孩儿。

  “好吧……”李龙表面没说什么,可心里却已经翻江倒海,不是滋味。

  李龙自小在城里长大,所有学校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操场也都是清一水的橡胶跑道,哪儿还有什么土瓦房那么破旧古老的建筑?

  “小婶儿,不管怎么样咱们也得试试。”李龙收起腹诽,正色道,“这样,咱们不是有耿茂荣的视频吗,明天咱们就去学校找他,和他当面对质,他要不承认,咱就用视频跟他说话,我就不信他不怕。”秀雅依旧愁眉不展:“我也想过用视频要挟他从学校滚出去,可我现在多了一些担心,我怕他威望太高,而且村里人多半会担心,他一旦走了,村里就没人肯留下来做老师了,况且他只是和杨珍珍苟且,村里人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秀雅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李龙心里泛起了嘀咕。

  一路无言,李龙心里翻来覆去想了好多,到了两家门前,李龙有了决定,正色道:“小婶儿,你也不能因为有那些担心就不放纵了耿茂荣,这样吧,万一乡亲们怕没人肯做老师,那我……我可以试试。”

  “啥?”秀雅大吃一惊,眼睛皓月一般闪亮起来。

  李龙不想秀雅愁眉不展,这才硬着头皮说:“我说真的,好歹我也是大学毕业,教小学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乡亲们肯不肯。”

  “肯定行啊。”秀雅神采飞扬,激动的不行,“就冲你是大学毕业这一点,乡亲们要是知道你肯做老师,肯定都会高兴坏了的。可就是……小龙,老师待遇可真不咋的,我怕你坚持不了多久。”

  其实李龙知道自己不是做老师的材料,要硬着头皮做老师,只会误人子弟。

  李龙心里琢磨着,反正我现在也无事可做,姑且就答应下来,先帮忙把秀雅小婶儿担心的事情解决了,到时候再找借口离开也不迟。

  有了主意,李龙铿锵有力道:“放心吧小婶儿,只要乡亲们愿意,我肯定能坚持下来,也一定能为咱们村的教育事业贡献我的一份力量!”

  慷慨激昂,秀雅眼里的李龙,忽然之间,变的异常高大宏伟,宛若头顶有光芒万丈,把李龙照耀的无比光辉,闪耀动人。

  “如果你真的肯,那就太……太好了!”秀雅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看李龙的眼神,似乎也多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秀雅激动起来面色红润,而且还荡漾着少女一般的羞涩绯红,原本就好看的没朋友,这么一来,更让李龙心神荡漾,意乱情迷了。

  望着秀雅,李龙心里是小鹿乱撞,脑袋一热,他居然情不自禁的朝秀雅的红唇凑去。

  秀雅见李龙居然要亲过来,登时吓了一跳,杏眼圆瞪不说,心跳更是加快了至少三倍,血液逆流一般的浑身滚烫起来。

  更让秀雅不解的是,作为有夫之妇,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李龙的亲吻,她竟然没有马上做出抗拒的反应,甚至内心深处居然还有些悸动。

  “不要——眼看李龙就要得逞了,秀雅终于悬崖勒马,急忙推开了李龙,此时俊俏的脸蛋更是红成了苹果,娇羞的不敢直视李龙:“咱俩可不能这样,小龙。”

  我是有丈夫的人,可不能和小龙做出越界的事情……可为什么面对小龙的突然袭击,这么久才做出拒绝的回应?甚至,我心跳还这么快,脸也这么烫?难道……只知道被秀雅断然拒绝,李龙可听不见秀雅荡漾的心声。

  李龙心知理亏,尴尬窘迫的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婶儿,你……实在是太美了……”

  后面一句话李龙只敢在心里想——美的我都要硬了。

  李龙一句话,说的秀雅心里开了花似的甜,毕竟李龙是城里来的高材生,还是个帅哥,被这样的男人夸赞一句,那滋味,可要比村里那些粗鄙汉子夸上十句都要美。

  “咳。你快回去睡吧小龙,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学校找耿茂荣好不好?”秀雅红着脸,蚊子似的说道。

  李龙也是老脸通红,摸着头傻子一样笑了:“好啊。”

  回到家里倒在炕上,李龙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秀雅的雪白肌肤,哦,还有那尝了甜汁的萝卜。

  殊不知,秀雅回了家一样是困意全无,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李龙的影子,挥之不去,忘却不掉。丈夫就躺在身旁,心里却惦记另外一个男人,这让秀雅很是愧疚。

  鸡鸣声把李龙从和秀雅赤膊大战的美梦惊醒,打着哈欠坐起来,迷迷糊糊就觉得炕边坐着个人。

  李龙定睛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失声叫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