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冷爵夜温馨免费阅读_首席溺爱钻石妻免费阅读全文by上官娆

发布时间:2018-10-12 13: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冷爵夜温馨免费阅读

首席溺爱钻石妻全文阅读

小说男主冷爵夜女主温馨的小说名字是《首席溺爱钻石妻》,这是网络作者上官娆创作的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总裁文,又名《爵少的蜜宠甜妻》、《寂寞覆我浓妆》。首席溺爱钻石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温馨被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设计,和自己所谓的妹夫冷爵夜春风一度,甚至还威逼她代孕。只是事情渐渐的失去了控制···

第1章 迷失的夜

  夜凉如水。

  严密的窗帘遮去满天的星光。

  未开灯的房间里,喝多了酒的温馨躺在宽大的豪华圆床上,头昏昏沉沉的,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自已,她努力的想要挣开眼,但是酒精的作用,令她眼皮沉重,半天也睁不开。

  紧接着,她感觉到呼吸困滞,男人火热的唇覆住她的,肆意纠缠。

  她的身子热了起来,大脑的不清醒,令她没有更多的反抗,粉润的唇微启,由着男人长躯而入。

  ……

  清晨,第一缕太阳从窗户洒进来,照射着还迷漫着涎香气息的豪华总统房里。

  床上纤柔的女孩,缓缓的睁开了密梳一般的长睫,清澈如水的眼睛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惺忪迷离,黑发铺了一枕,映称着她娇白的小脸,五官精致迷人,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肤,却有些触目惊心的红印。

  温馨的意识刚回笼,一张熟悉的面容便映进她眼帘,她吓得瞬间清醒起来,她坐起身看着坐在床上面色泛怒的女孩,惊唤一声,“然然,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又看着陌生豪华的房间,再次惊呼,“这里是哪里?”

  夏然的目光闪烁着强烈的妒意,望着她身上种满的草莓印子,冷哼一声,“你说呢?”

  “然然,你昨晚为什么让我喝这么多酒?我说了我不会喝酒的。”温馨抚着额际,感到头疼涌上。

  “不喝酒,你怎么可能和我丈夫过夜?”

  “你说什么?”温馨漆黑的瞳孔徒然放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夏然强忍着醋意,甩手将桌面的一些照片扔向了她,“你自已看,你睡了什么人。”

  温馨拿起照片,只见漆黑的光线下,两个赤着的身影交叠在一起,照片清晰的映出她的脸,而男人在其中一张照片上露了半边侧脸。

  那俊美刚毅的面容,像是一道惊雷劈在温馨的胸口,而男人正暖昧的啃吻着她的脖子。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这一定不是真的。”温馨将照片慌乱一推,捂着脸不敢相信。

  夏然把照片收起来,重新装回了一旁的信封,环着手臂坐到床沿,“我可以原谅你对我做的事情,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温馨惊愕的看着她,妹妹怎么会这么冷静?就算此刻她甩她两耳光,她都觉得自已应该的。

  “我检查出和爵夜的血型有血溶性的可能,我怀不了他的孩子,而你可以,所以,我要你帮我和爵夜生一个孩子。”夏然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温馨一张秀美的脸变色,“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是也发生了吗?昨晚你是不是很享受?快感连连?”夏然的目光流露出压抑不住的忌妒和醋意。

  昨晚,她是做了一场羞耻的梦,但是,此刻,她悔恨的想死。

  “你怎么恨我都可以,但是,我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她内心涩然,她的初夜就这样没有了吗?

第2章 替我生孩子

  “这也是妈的意思,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夏然厉色道,一张美丽的脸蛋全是对她的憎恨。

  如果能生孩子,她会把那么爱的男人送给她吗?让她享受他的疼爱吗?

  温馨瞬间明白这件事情的阴谋了,她抬起头,有些愤然道:“昨晚你让我喝酒,根本就是你设好的局是不是?是你自已把我送上你老公的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是你亲姐呢!”

  夏然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快明白过来,她不置可否的承认了,“对,是我干的,但是,我一点也不愿意把爵夜送给你!温馨,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那么,这些照片将成为你这辈子的恶梦,你这辈子也别想嫁人了!”

  “我们姐妹一场,你为何这样狠心?”温馨气得红了眼眶。

  “姐妹?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姐姐吗?我是夏氏集团掌上千金,你呢?你不过是妈年轻时的一个错误,生下你,连妈她自己都后悔。”

  “你……”温馨哑然失言,内心被刺得很疼,夏然说的是事实。

  “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如果你答应了,我还会继续按排你和爵夜过夜,但是,你没得选,你必须帮我生一个孩子!”夏然说完,拎起香奈儿包包,高傲扬首离开。

  身后,温馨抱着手臂,浑身气得发颤。

  低头,身上那羞耻的印迹,更是证明了昨晚的荒唐,她和冷爵夜发生了那样不可挽回的错误!

  对于这个男人,她仅有认识,就是在夏然的婚礼上,她远远的几眼,那是一个高大俊美,天之骄子一般的男人。

  除此之外,对他的了解,更多来自杂志新闻,他是冷氏集团继承人,而他短短几年的战绩,像是一头势头凶猛的狂鲨,据说他剑指哪,哪就要变一片天,说句话,整个商界就要震三震。

  这个男人贵不可言,高不可攀,强势凌厉。

  母亲十分骄傲,她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商界王者。

  而她,面对这样的男人,从不抱接近的想法。

  可昨晚……

  怎么会?

  怎么可能?

  她捂着脸,羞耻得想要死,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全身的血液,都好像结了冰。

  即便又恨又愤,可她也找不到恨的方向,是妹妹,是母亲,还是昨夜残暴夺走她身子的男人?

  慌忙的穿起衣服逃离现场,这将成为她永远洗不掉的恶梦。

  酒店门口贵宾停车位上,第一辆劳斯莱斯车内,驾驶座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他的目光专注的盯着酒店的门口,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后座,一个身线修长的男人正翻看着文件,前面架着平板电脑,里面复杂的交易数字和图片不断变幻着,旁座也被资料占据着,他伸手拿起咖啡,缀了一口,目光落在屏幕上。

  昂贵的手工衬衫挽起一段,古铜色结实的手臂,一只绝版的男士手表衬出尊贵与不凡。

  他一排浓密卷长的睫毛,好似自带眼线,显得他一双深目似海,如山峰高挺的鼻梁下,绯薄的唇,即便紧抿着也透着难于言喻的性感。

  这时,前面的助手左峰提醒一声,“大少,温小姐出来了。”

  男人手中的动作一顿,修长的手背撑着优雅的下巴,从车窗望向酒店的门口。

第3章 母亲逼压

  只见一道纤细柔弱的身影失魂无措的走出来,一头不经梳理的黑长直,被风扬起,露出小半张干净白晳的小脸,即便隔得远,仍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浓浓哀伤幽怨的气息。

  冷爵夜脑海里下意识闪过昨晚的画面。

  那张嫣红的小嘴,灵巧的舌,甘甜的气息,还有,那明显的涩嫩……这令他全身一紧,竟该死的有了反应。

  单凭想像就……

  这个女人是妖精吗?

  温馨刚出酒店的旁的停车场,她的手机蓦然响起。

  她抓起一看,脑子晕眩,浑身血液一止,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她情绪瞬间崩溃,是她男朋友段洋的电话。

  她紧紧的握着手机,捂着嘴,整个人无力的蹬了下来,就在劳斯莱斯对面的喷泉旁。

  她的眼泪落在脸颊,就像受了莫大的屈辱和委屈,样子楚楚可怜的,令路过的人都为之心疼。

  劳斯莱斯后座上的男人,眯起眸,薄唇抿起一条直线,脸色有些阴沉寒冽。

  昨晚在他的身下,可没这般委屈的,怎么?被他上了,觉得很屈辱吗?

  这对母女三人在计划着什么,他会不知道?小女儿不能生孩子,就推出大女儿。

  这大女儿还算有姿色,即便他是冷爵夜,也不会拒绝免费送上来的女人。

  而且,滋味不错。

  “开车。”冷爵夜收起视线,朝左峰道。

  左峰听令启动车子,在转弯时,他按了一下喇叭,惊吓了蹬在地上的女孩。

  她慌乱的边擦眼泪,边起身,微微仰起小脸,青丝划过那白嫩柔美的脸颊,不经意的风情落进车内男人的眼底,令他有一瞬的失神。

  温馨回到自已的小家,打算不想见任何人,但是,她刚开门,就看见母亲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欧州高级定制的梅红色长裙,身材完美如少女,面容也透着妩媚风情,谁会想到这是一个拥有两个成年女儿的母亲?

  “回来了。”苏锦秀温柔的凝视着她。

  温馨望着不请自来的母亲,不想说话,她闷不着声的走进厅里,想要回房。

  “然然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身后,苏锦秀的声音传来。

  温馨顿时将背上的包一扔,回头,涌满泪水的眼睛瞪着她,“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夏然疯了,你也不理智吗?”

  “然然没疯,我也不是不理智,这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办法。”苏锦秀冷静道,那丝温柔也消失了,露出长辈的威严。

  “让我代替夏然生孩子,那我怎么办?我以为还要不要嫁人了?我的生活会怎么样,你考虑过吗?”

  “我们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去任何地方,一笔足够你用一辈子的钱。”

  “我不要钱,我要属于我的生活。”温馨腥红着泪眼,嘶声道。

  苏锦秀走向她,温柔的看着她,“你也是我的女儿,我自然希望你幸福。但是,然然现在嫁进了冷家,她要没孩子,这桩婚姻维持不了多久的。”

  “那关我什么事情?”温馨沉下脸道。

第4章 母亲逼迫

  苏锦秀叹了一声,教育道:“冷家是什么人家?那是身家千亿的大豪门,只要生下儿子,将来那些家产就是我孙子的!而你做为阿姨,也将过上富足的生活。”

  “我不要什么富贵的生活,我只要平平淡淡的过我自已的生活。”温馨反驳道。

  “不行,这件事情你必须答应,然然不能毁了这桩婚事!”苏锦秀的脸色顿变,见软得不行,她只能来硬的。

  “那我呢?你何偿关心过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苏锦秀伸手抚摸着她秀美的头发,“你当然是我亲生的,我当年生你的时候,还大出血差点丢命!”

  “如果我不答应呢?”

  苏锦秀“扑通”跪下去,“算妈求你了!只要你答应这件事情,我以后再不逼你做任何不情愿的事情,我会把你接回夏家,让夏威承认你!”

  温馨脸上的泪痕未干,内心却苦涩绝望。

  母亲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她根本别无选择。

  温馨闭上眼睛,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苏锦秀的眼底闪过一抹欣喜,她起身,伸手替她理了理衣襟,“真是我的好女儿。”

  “晚上一起吃饭!”苏锦秀低头看着温馨美丽的面容,有些得意。

  她生出来的女儿,个个都如花似玉,相信以后,也能让温馨找个富有家境的人家,巩固她在夏家的地位!

  傍晚,座落在市中心一座高级私房餐厅里,水晶堂灯洒在红木地板上,泛出油润而蒙胧的光泽,古香古色的餐厅,令人仿佛走进古代的王宫。

  “两位这边请。”服务员恭敬的迎着苏锦秀和温馨,不敢怠慢。

  “一会儿看见你妹妹,好好说话,她不会瞧不起你的。”苏锦秀回头小声叮嘱大女儿。

  温馨就像一个美丽的木偶娃娃,在答应母亲的要求后,她的心便麻木了。

  就在这时,有道身影匆匆迈过来,是夏然。

  她的神色有些慌张,焦急地执住苏锦秀的手,“妈……”说着,把她拉到一旁。

  “怎么了?”苏锦秀皱了皱眉。

  夏然咬着唇,小声道,“爵夜突然来了。”

  苏锦秀怔了怔,“他在哪?”

  夏然诺了诺嘴,指向包厢的方向。

  苏锦秀吓了一跳,女婿怎么来了?这倒是没意料到。

  “不要让她进去,我怕他会认出来。”夏然指了指一旁的温馨,小声央求道。

  苏锦秀毕竟是经验丰富的人,她不慌不忙的安慰道,“来都来了,没事的,爵夜也不是没见过小馨,上次你办婚礼的时候,就见过了。”

  “不行,我不想他们见面。”夏然霸道的说。

  冷爵夜是她的老公,她怕温馨爱上他,会抢走他。

  一旁,温馨见母亲和妹妹在低声交谈,她有些疑惑的皱眉,却在这时,前面包厢的门推开,一个身穿手工黑西装的男人走出来。

  那如刀裁的西裤裤腿包裹着两条傲人的长腿,随着他迈出的步伐带着强劲的气场。

  这突然出现的男人差点没让温馨晕过去,是他,冷爵夜,她的妹夫。

  天哪!他怎么在这里?

第5章 陌生的妹夫

  夏然也没想过,冷爵夜会突然出来,她讪讪的笑了一下,迎过去道,“爵夜,我妈和我姐都到了,你怎么出来了?”

  “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你们先吃。”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妈。”

  喊完,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长腿迈了两步,离她仅半米之远。

  温馨也正怔忪的注视着他,除去昨晚,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这个男人。

  他长得真好看,面露雕刻般俊美,轮廓凌角分明,入鬓的英挺剑眉,山峰般高挺的鼻梁,性感轻抿的薄唇。

  他的眸深邃如黑曜石般璀璨,眸里一望无垠,像两漂深渊,望不到底。

  温馨以为他记得昨晚,可是,他的神情和眼神,都对她流露着陌生。

  他朝她颔了一下首,“你就是然然的姐姐温馨吧?你好。”

  温馨垂下头,长睫遮去慌乱和羞愤的情绪。

  昨晚她喝醉了,为什么他就不会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是她,竟糊涂到和她发生了那种关系?

  “我姐胆子小,比较害羞,别介意啊!”夏然上前挽住温馨,笑颜如花的看着老公。

  “嗯,那我先上去了。”冷爵夜说完,眸光深邃的落在温馨的脸上,迈步走向楼梯方向。

  母女三人进入包厢,夏然的脸色顿时变了。

  她像是仇人一样盯着温馨,“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爱上爵夜了?”

  温馨有些着恼,“你胡说什么?”

  “虽然我要求你帮我生孩子,但是,你记住!他始终是你的妹夫,他是我的丈夫,你休想对他动心,也别妄想抢走他!”夏然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警告。

  一旁苏锦秀看着小女儿,倒是没有阻止她说完这番话。

  她也希望温馨只生孩子,别怀其它的目地。

  而且,夏然说的也在理,像冷爵夜这样优秀又俊美的男人,是个年轻女孩都会爱上的,更何况,温馨还和他睡过。

  “你说完了没有?这样的男人送给我都不要!”温馨不以为然道。

  夏然怔了几秒,有些不相信她,“你最好记住你这句话!”

  饭局当然吃得很不开心,温馨根本没动过几筷子,倒是苏锦秀不停往她的碗里夹些有营养的菜,并叮嘱道,“小馨,多吃点,太瘦的人,很难怀上孩子的。”

  温馨心头冷笑,谁要怀上那个男人的孩子?最好,她也怀不上!

  这样,就断了母亲和夏然的想法了。

  昨晚,她是确定自己没怀上的,她大姨妈刚走没两天,是安全期。

  所以说,想要怀上孩子,还得和这个男人再睡。

  出了餐厅,温馨不想和母亲她们在一起了,“妈,我约了朋友,你们先走吧!”

  “早点回去休息,别乱跑,危险。”苏锦秀叮嘱一声。

  夏然走向了她的红色跑车,炫耀似的朝温馨看来,“真的不要送你?”

  “不用了。”温馨说完,环着手臂装作向前走。

  温馨的内心空荡荡的,她哪约了什么朋友?她现在只感觉生活绝望无味,没有方向。

  餐厅的旁边有一个高级酒吧。

  没有刺目的摇滚乐和霓虹灯,看着环境清幽,温馨环着手臂站在门口,驻了一会儿,她迈步走进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