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凉月萧桀小说的名字是《今生宠上你:小妻来抱抱》,是由网络作者公子轻歌创作的一本很好

发布时间:2018-10-12 13: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沈凉月萧桀小说

今生宠上你:小妻来抱抱全文阅读

沈凉月萧桀小说的名字是《今生宠上你:小妻来抱抱》,是由网络作者公子轻歌创作的一本很好看的现代总裁文,又名《闪婚霸爱:总裁轻点宠》。全文讲述的是前世沈凉月被渣男害的家破人亡,重来一世,她发誓要复仇!可是为什么她会重生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啊,还要她负责?她能不能吃干抹净之后不认账啊!

第一章 重生

  消毒水味道浓郁的要命。

  沈凉月睁开眼睛的时候,胳膊上的疼痛几乎是迅速传入大脑,护士摁着她的胳膊,低声道,“不要动,伤口要裂开了。”

  但她却猛的抽回了手,白着脸喃喃道,“我为什么还活着……”

  这句话充满了绝望,一瞬间,就连见惯生死的医护人员,也忍不住同情。

  这已经是这个月她第五次进医院了,同一个原因——自杀。

  护士记得女孩儿这张脸,因为几个月前,她还是经常上报的宋副市长的太太,漂亮,大气,从小出身优渥,人生从一开始就在了金字塔顶端。

  可是就在几个前,上天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父亲公司因为涉黑被查封,公司破产,万念俱灰下从三十八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血肉模糊,母亲经受不住打击,突发脑溢血,而她长兄因为嗜毒惨死国外……而她的丈夫,也在不久之后同她离婚。

  她的遭遇实在让人心疼,可是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充满变数。

  女护士叹了口气,轻声道,“好好活着,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沈凉月闭上眼睛,一地眼泪从眼角滑落,隔壁床位的老大爷收音机里传来了今天的快讯。

  “宋副市长今天于帝都酒店举行婚礼,到场来宾众多,场面可谓空前盛大……”

  原本闭着眼睛的女人猛地睁开眼睛,手指死死的攥在一起,手腕上自残留下的伤口汩汩往外冒血,她却像是没有感觉,眼睛里崩裂出来的光芒,充满着蚀骨的仇恨。

  护士慌张的又给她止血,她却突然推开她跑了出去。

  洁白的婚纱,长长的的拖在地上,抱着花的新娘笑的一脸幸福,在人们的赞叹声中提着裙摆,将手轻轻的交给了身边的新郎,那么般配,那么幸福……女孩儿苍白着脸色,指甲狠狠地掐进了掌心:宋林成,你还真是迫不及待,我们离婚也不过两个月时间!你狠,你踏着沈家人的尸体,成就你爱的女人的神话,那么今天,我要用你们的命,血祭我全家,黄泉路上我会陪你们,不死不休!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皱着眉转身,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阿成,我有点紧张。”

  婚车上,娇艳的新娘紧紧地握着男人的手,脸上满是娇羞和喜悦。

  男人目光柔和了一下,伸手轻轻地帮她整理了一下婚纱,柔声说道,“紧张什么,有我在呢,很快,你就是我宋林成的妻子了,不开心吗?”

  “开心。”

  女孩弯起唇角,不过又皱了下眉头,

  “为什么选在海天酒店,你明知道那里是你跟她结婚的地方。”

  男人手一顿,漆黑的眸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快得让人抓不住那是什么,就听他笑道,“宝贝,你是在吃醋吗?”

  女孩瞪他一眼,不搭理他。

  男人伸手揽过她,轻轻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低声道,“只有这样,才能抹去那些,让你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你明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娶她。”

  女孩一听,眉头就舒展开了,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沈凉月,你不是样样比我强吗,到头来不过是手下败将!你爱的男人心心念念的只有我,就算是娶你,也不过是为了我的一句话!现在沈家没了,你说,你拿什么跟我比?

  “笑什么?”

  男人轻轻点点她的鼻头,声音里满是宠溺。

  “没什么,你说凉月她今天会不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明明是最歹毒的心思,说话的表情却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真真是蛇蝎心肠!

  “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男人的脸色变了变,突然松开了她,霍欣然美眸微眯,眼中有些不悦,只是瞬间,瞳孔便恐惧的扩大,她无措的抓着男人的胳膊,话都说不完整,“成,阿成,沈,沈凉月……”

  男人抬起头,眸色变得错愕,那疯狂的开着车不宋一切向他们撞来的女人震撼了他的心,没等他回过神,就是一声滔天巨响,血色弥漫。

  白色的面包车被撞的严重变形,油箱已经破裂了,一阵阵呛人的烟雾从车中慢慢飘散出来,车里面的女人已经变成了血人,粘稠的血液自额头流下,浸湿了双眼,像两行血泪,让人恐惧,她的唇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诡异又安宁,似乎她已经了无所憾,听着外面急救车的声音她嘲讽的勾起唇角,宋林成,霍欣然,我们一起下地狱!

  不知何时点燃的打火机径直的扔在油箱上,“轰”的一声,两辆车突然爆炸了,原本还要抢救的人员快速的趴在地上,大火滔天,车上的人算是彻底没救了。

  一辆黑色的军用吉普在原地停了片刻,然后掉头开走。

  “萧少,不用跟沈家打声招呼吗?”

  坐在后车座上,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扯了扯领带,冷声说道,“沈家还不够格。”

  司机立马噤声,男人目光复杂的看着窗外越来越远去的黑烟,琥珀色的凤眸闪过一丝晦暗,压抑到让人看不真切……

第二章 被吃干抹净

  “嗯痛——”

  雪白的大床上,紧紧相缠的两具身体,疯狂地起伏着,缠绵着,刚刚昏过去的女人突然轻吟一声,绯红的脸色,痛苦的皱缩成一团,身上的男人动作一滞,似乎宋及到了她是第一次,隐忍着缓了缓动作,却被身下突如其来的紧缩弄得差点一泻千里,刚刚的理智也瞬间崩溃,一冲到底的律动开了。

  身体火烧火燎般的痛,伴随着陌生又熟悉的块感,让沈凉月心尖微颤,喃喃地发出几声轻吟,刺激着身上的男人动作更加勇猛,沈凉月想推拒,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拥紧了男人的肩膀。

  昏暗的房间她看不到男人的长相,只能听到他压抑低喘的声音,她很奇怪,她明明死了,皮肤的焦灼感都那么强烈,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且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只是一瞬间,另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就窜入脑海,三年前,帝都酒店,她被人下药,神志恍惚间跟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她模糊记得这个画面,就连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都一模一样。

  那是她的第一次,而她却连第一次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名门淑媛醉酒放浪的照片很快就见报,她的名声差点毁于一旦,那个时候,就是宋林成,他无所畏惧的站在媒体面前,亲热的搂着她的腰,一一回击了记者犀利的提问,“大家关心我跟我未婚妻的感情,我很开心,但是请不要随意泼脏水,昨晚是我的生日,她来酒店陪我过生日,有何不可?”

  那一刻,她的心突然为止柔软,不可抑制的陷入了他为她编织的情网,她往地狱迈进了一步,还以为自己到达了天堂……身上的男人又是一个挺身,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身体因为块感而轻轻颤抖着,块感冲昏了她的理智,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上的男人低吼一声压在了她柔软的身上。

  昏暗的房间只剩下彼此喘气的声音,只是片刻,沈凉月就感觉到男人的某处又复苏了。

  “你,你放开我——”

  难道她没死,又被人强暴了?这简直太狗血!

  沈凉月趁着男人喘息的间隙,狠劲儿推开他,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娇媚的不像话。

  男人愣了一下,即使在黑夜中,也能感受到他明显不悦的气息,沈凉月有些害怕,可是骄傲的自尊不容许自己被这个男人玷污,这种事绝不可能在她身上发生第二次,可是男人的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腰,她根本没有力气推开,只能沙哑着嗓子喊道,“放开我,你这是强奸?”

  “强奸?你确定不是你诱奸我?”

  男人嘲讽的声音传入耳畔,似乎还伴随着怒气,不过他的话,似乎是她勾、引他一样,沈凉月皱着眉手突然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电话,眼睛一转,就抓起电话,正要拨号,突然听到里面职业般优雅的女声说道,“您好,帝都客服,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啪——”

  一句话让沈凉月瞬间变了脸色,帝都,帝都酒店,她怎么会在帝都酒店,这个酒店在三年前经历过那场事之后就被沈家给收购了,而现在早就变成了商业楼,怎么会有帝都酒店这个称呼,沈凉月的手突然颤抖起来,她扑过去抓着男人的胳膊略显激动的问道,“现在,今天是几号,哪一年?”

  男人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变得幽深起来,伸手一把扣住她的腰,粗鲁的把她压在身下,不宋她的挣扎狠狠的进入,与此同时,也吐出了一句话,“二零一五年三月初三。”

  沈凉月只震惊了一下,就被男人不甚熟练的技术,和体内撩起的药劲带上了欲望的天堂,心,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二零一零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本该死去的她竟然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候一切阴谋都没有开始,那时候哥哥还在,那时候沈家还没有出事,眼泪不自觉的爬出了眼角,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真紧,妖精,你想要了我的命?”

  男人长长的喘息一声,伸手不轻不重的在她臀上拍了一下,立马引得沈凉月绷紧了身体,惹得男人更加猛烈的进攻。

  沈凉月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她重生了,却重生在她认为最耻辱的夜晚,只是这时,当年的愤恨似乎已经不在了,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呢,那层膜给谁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前世宋林成利用这次机会入侵了她的心,今生即使是身败名裂她也不会再让他得逞。

  沈凉月突然伸手抱着男人的肩膀,双腿紧紧的勾住他的腰,她像一个妖精,让身上的男人为她欲罢不能,一夜沉沦……清晨四点钟,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警觉的看了一眼身边躺着的女人,神情似乎才松懈下来,男人躺了几分钟,就坐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眼睛突然瞄到地上不停闪动的手机,打开一看,竟然有十多条未接来电,男人皱眉,拿着电话进了洗手间,回拨了过去,“萧少,您可接电话了,昨晚老太爷大发脾气,您赶紧回来吧。”

  男人皱着眉,冰冷的表情似乎变得更冷了,紧抿的双唇翕动了一下,淡淡道,“知道了。”

  不给对方说话时间,就直接挂了电话,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就出来了。

  床上的女人背对着他舒服的睡着,她似乎很累,男人脚步顿了一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来的时候,沈凉月猛地睁开了双眼,哥哥嫂嫂浑身是血的躺在报废的车厢中向她求救的画面又出现在她的梦中,到处都是血,染红了梦境,也染痛了她的心,双手触到身下柔软的触感,沈凉月一怔,昨晚那场风花雪月的沉迷顿入脑海,她没死,她重生在了三年前。

  沈凉月一个挺身坐起来,不着寸缕的身体,跑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新闻下面时间让她喜极而泣,她像个疯子一样坐在地上又哭又笑,真好,一切都是真的,她回来了,一切都还没发生。

  不过很快她又冷静下来,现在的情形跟那年的一模一样,她睁眼醒来,房间就只剩她一个人,记得那时候,她又恨又怕,竟然打电话给宋林成,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宋林成当年不到十分钟赶到现场她竟然没有怀疑,如果她想的没错,她被人下药的事,宋林成早就知道,也料定了她不敢找别人,沈凉月冷哼一声,以前她会忍,现在她要学着残忍!

  她站起身走到浴室,冲洗过后,回到卧室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上身,镜子里的女孩儿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眼中却有着无尽的沧桑,她抿唇一笑,像一朵罂粟,美丽又邪恶。

  手机还在,她熟练的滑动屏幕拨号给宋林成,手机闪烁的同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帝都的另一个包房。

  “阿成,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份怎么可能嫁给你,你家世显赫,在政坛有有一席之地,而我呢,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霍家是没有男丁,但是继承人怎么也轮不到我,如果我不努力为自己争取机会,我们,就永远不可能了,”

  女孩说着,从后面抱住男人精瘦的腰,轻声道,“阿成,只有让她爱上你,我们才有机会扳倒沈家,到时候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男人表情有些松动,最后沉沉的叹了口气,转过身伸手摸着她的脸颊,“欣然,别让我失望,这是最后一次。”

  女孩儿慌忙点头,嘴角却勾起一个歹毒的笑,沈凉月,总有一天你的所有,都会被我踩在脚下。

第三章 沈凉勋

  果然,跟霍欣然预料的一模一样,宋林成刚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着闪烁的屏幕,宋林成只是犹豫片刻就接了电话,“喂。”

  “宋林成吗?我是沈凉月。”

  似乎有什么地方出了错,那边的女人好像太平静了点。

  “凉月,有事吗?”

  疑惑只是瞬间,宋林成很快就恢复成一个谦谦君子的温和样子。

  沈凉月勾了勾唇角,她在想如果宋林成听了她后面的话会是一副什么鬼样子。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提醒你一声,自己的女人好好管住,不要放出来到处撒野,真的很丢人。”

  宋林成表情一僵,眉头微微的蹙起,声线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凉月,你在说什么?”

  “你心里明白。”

  沈凉月冷笑一声,果断挂了电话。

  宋林成捏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漆黑的眼眸也渐渐眯起,这个沈凉月,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

  第二个电话,沈凉月果断拨给了沈凉勋,她的大哥。

  “喂,月月,你昨晚到哪里去了,怎么也打个电话回家,爸妈担心的一宿没睡。”

  “哥,你别担心,我很好,只是遇到了点麻烦。”

  即使沈凉月的声音尽可能的平静,沈凉勋还是听到了那掩饰不住的哭腔。

  “到底怎么了?”

  沈凉勋紧张起来,印象中沈凉月还没有这么脆弱过。

  “我,我被人下药了。”

  虽然她哭的原因不是这个,但是此时却成了最好的借口。

  “啪!”那边似乎是什么东西摔碎了。

  “谁干的?”

  “我不知道。”

  沈凉月声音柔弱,沈凉勋觉得此刻也不该这么问,还是先把人弄回来好。

  “你在哪里?”

  “我在帝都酒店302房间。”

  “好,呆在那里,谁叫都不要出,等我电话。”

  ————

  “你说她没有打电话给你?”

  霍欣然猛地站起身,怎么可能,沈凉月那么软的性子,根本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如果不找别人,那她应该还在房间,霍欣然美眸一眯,抓起手机拨了出去,却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抓住。

  “你干什么?”

  霍欣然瞪着他。

  宋林成抿着唇,沉声道,

  “跟我走,不要再掺合了,沈家不是吃素的,你就不怕他们查到你?”

  霍欣然正要推开他,心中突然冒出另一个想法,“好,阿成,我们走。”

  男人脸色这才好看了点,转身拉着她就出了门,霍欣然背在身后的手,已经把短信发了出去。

  “那条短信到底是不是真的,沈家小姐那么腼腆的性子怎么可能会那么放浪?”

  “谁知道啊,试试运气,说不定就是个大独家呢。”

  “我刚才去偷偷查了一下住房登记,真看见了一个姓沈的?”

  “真的啊?是不是沈凉月?”

  “不知道,应该是吧,我没看见名字,不过房间号跟短信上发的一样,就是302。”

  “看来今天不会空等了。”

  “……”

  宋林成拉着霍欣然刚出门,就见大批的记者提着设备涌向三楼的某个角落,宋林成眉头一皱,拉着霍欣然的手突然松开了,“是你做的?”

  宋林成的语气有些冷,如果今天是他跟沈凉月在一起,她有没有考虑过他该怎么办,认识十几年的女孩儿,他突然有些看不懂了。

  “我怎么有那么大本事,沈家在j市这么出名,想要抓他们把柄新闻的多了去了,没准是他们得罪谁了。”

  霍欣然只宋着幸灾乐祸,根本没有发现身边男人的不悦和失望。

  “如果我在呢,你是不是想要借这个机会逼我娶她?”

  宋林成一把捏住她的下颌,温润的脸色阴沉的不像话。

  霍欣然这才回过神,她被宋林成愤怒的样子吓了一跳,皱着眉刚想说什么,就见那扇门开了,不仅她,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宋林成在内的人都震惊了。

  “是沈凉勋!”

  有人惊呼了一声,记者们一愣神,举起相机就拍摄起来,比起沈凉月,他们更乐意捕捉沈家大公子沈凉勋的新闻,一个出色的继承人在商界并不少见,可是一个出色又严于律己的继承人,绝对是商界的传奇,如果能发现他的绯闻,那比什么新闻都大卖。

  “沈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拍卖会过后您不是回家了吗?”

  “沈少是一个人吗,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吗?”

  “沈少一直严于律己是因为有了伴侣吗?”

  “……”

  沈凉勋懒散的穿着浴袍,胸前的衣襟敞开着,独有一份魅惑却也不失贵气,等到记者七七八八问完之后,他才勾起一抹冷笑,“问完了?”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毕竟是商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这些小报社的记者还真是得罪不起,不过一想到大独家所带来的丰厚收入,就有人大着胆子问道,“沈少这么防范,莫不是里面藏了什么人?”

  一有人带头,记者们又躁动开了,有人趁沈凉勋不注意,突然闯进房内,而沈凉勋只是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看着这群狗仔,房间内除了沈凉勋自己的衣服,什么也没有,床上虽然林乱,根本没有发生过情事的痕迹,记者傻眼了。

  “天娱杂志是吧?”

  沈凉勋走过去,眼神在刚刚挑事的记者胸前瞥了一眼,淡淡道,“不经允许,擅自闯入私人住宅,甚至口不择言,侮辱我的人格,你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的权利。”

  那记者脸色一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余的人一见这个架势,都连声抱歉。

  沈凉勋弹了弹浴袍,伸手指指门外,

  “我会找我的律师联系你们,现在,别打扰我睡觉。”

  记者们脸色十分难看,却也不敢再啰嗦,沈家这位太子爷可是说一不二,现在离开,最多辞职,真要触了他的逆鳞,j市的媒体界,他们就不要混了。

  打发走了记者,沈凉勋大掌一挥,就把门甩上了。

  霍欣然气得脸色发白,怎么可能,昨晚她专门让人在这儿守着,怎么可能会不在,沈凉月,老天也帮你吗。

  “回答我的话!”

第四章 有点陌生

  宋林成冷着眼神,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最恨被别人利用,这个人偏偏还是他喜欢的人,怎么能忍受得了。

  “是,我是这么想的,我有错吗?她凭什么一辈子顺风顺水,而我注定就是霍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明明她”

  霍欣然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宋及到了什么,而宋林成已经被她此时的坦白弄得怒火中烧,自然也没发现她的异样,“你就这么在意你的身份,你明知道我根本不在乎,为了你那可笑的尊严,你宁愿把我推给别人!”

  “没有,我没有把你推给她,”

  霍欣然赶紧抱着他,美艳的小脸上泪迹斑斑,

  “阿成,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要不是你父母说出的条件,我怎么可能让你去接近她,你不知道看着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

  霍欣然说着就哽咽起来了,宋林成心里软了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到底还是心疼,伸手拍着她的肩膀,却没有说话,他父母的打算,他当然清萧,无非是想让他娶一个对他仕途有帮助的女人,霍欣然不会是这个人,而他也有自己的打算。霍欣然让他接近沈凉月,其实在他看来,沈凉月是最适合跟他结婚的女人,所以与其说被霍欣然利用,倒不如说他是顺水推舟,只是霍欣然这次不经他同意就设计他,的确有些让他窝火。

  “好了,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先离开这里,被人撞见你就说不清了。”

  霍欣然见他的火气已经消了下来,心里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宋林成对她很重要,起码在她没有能力之前,宋林成是个很好的依靠。

  沈凉勋关上门,原本懒散的表情就收了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到阳台,打开门低声道,“出来吧。”

  话音一落,阳台上竟然窜出两个人。

  沈凉月伸手抚了抚乱跳的心,静静的站在一边等沈凉勋发落,而另一个人,不,应该说另一个女孩儿,微微喘着气,指着沈凉勋道,“我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我又不是钢丝绳,下次再有这种活,直接打119。”

  女孩长得很秀气,个子高挑,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看着曲线分明,颇有一股古代侠女的感觉,她跟沈凉勋说话的口气,似乎很熟,沈凉月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孩儿,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多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沈凉勋宠溺的笑笑,看了一眼沈凉月,有收敛起了笑容,恢复成一个严肃的兄长模样。

  “小勋子,说话算话啊。”

  沈凉月猛然一震,这个称呼,她转过头仔细看着这女孩儿的模样,如果不是短发,如果再加一副轮椅,天,沈凉月瞪大了双眼,她记得前世他大哥下葬的那天,有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儿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想不到竟然是她!

  沈凉月心里复杂起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女孩儿似乎很喜欢她大哥,那为什么……“你老盯着我干吗?”

  也许是沈凉月的眼神太过炽热,让女孩儿有些尴尬的出声。

  沈凉月收起目光,淡淡的笑笑,

  “我只是好奇我未来的大嫂是什么模样。”

  沈凉月的一句戏言,让女孩儿瞬间羞红了脸颊,而沈凉勋则是一脸兴味的看着她,女孩儿瞪他一眼,结结巴巴道,“什,什么啊,我们是哥……哥们,别乱说,”

  说完对上沈凉勋有些失望的眸子,慌张的说道,“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就麻利的从窗户跳了出去,看得出来,她身手很好。

  沈凉月看着她大哥痴迷的目光,心中微微了然,她记得前世大哥有一段时间特别颓废,大约持续了三个月,后来就直接同意了家里安排的结婚对象,现在想来,似乎有些了解了,她不介意帮大哥抓住幸福。

  “到底怎么回事?”

  沈凉勋收回目光,看着沈凉月沉着脸色。

  沈凉月微微低下头,脑海中却在回忆当年的事。

  昨晚的拍卖会她也在场,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一特殊的就是她在喝完最后一杯酒的时候,脑袋有些发昏,但是记忆却停留在卫生间,前世的时候她不敢说,所以这件事沈家并没有查,帝都是她让沈凉勋收购的,其中缘由当时除了她跟宋林成,没有别人知道。

  “昨晚我喝的酒被人下药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沈凉勋脸色有些不好,沈家的人都敢出手,这些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你,你有没有吃亏?”

  沈凉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我,我醒来的时候,那人已经不在了。”

  沈凉月顿了一下,想到昨晚的疯狂,脸色有些赧然,沈凉勋已经彻底黑了脸,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沈家捧在心间的宝贝,竟然被人……“昨晚的人是谁,你有没有印象?”

  “不记得了,我当时昏昏沉沉,什么也没看清。”

  这倒是实话,其实沈凉月并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或者说她在害怕吧,如果是个地痞流氓之类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房间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这个月不要单独出去,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爸妈那边,看你自己,这件事我自会解决。”

  沈凉月点点头,交给沈凉勋也行,她可以在暗中查,前世霍家让她家破人亡,今生她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霍家能在那么短时间让沈家陷入困境,宋林成的功劳可不小,现在是三年前,他还不是市长,沈凉月嘴角勾起一个阴暗的弧度,既然不是,就永远不要是!

  “月月?”

  沈凉勋看着表情冷然的妹妹,有些担心,沈凉月从小就乖巧,不让人操心,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还真是有些担心,但是沈凉月现在跟没事人一样,又让他觉得有些怅然,这样的妹妹,让他有些陌生。

  沈凉月回他一个笑,仿若看出了他的担心,沉寂道,“哥。我是个成年人,有些事虽然不愿意,但也已经发生,我该自己承担,你不用太担心。”

第五章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

  沈凉勋愣了一下,半响才点点头,似乎很欣慰,“月月长大了。”

  沈凉月突然伸手抱住沈凉勋,这样撒娇的举动让沈凉勋有些吃惊,“哥,你要好好的。”

  沈凉勋一怔,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宠溺,

  “小丫头长大了。”

  沈凉月只是埋着头,悄悄地把泪水咽下,这种痛,她承受一次就好。

  沈家大宅

  沈凉月看着眼前依旧如故的别墅有一刹那恍惚,沈凉勋好笑的拍拍她的肩膀,“愣什么,赶紧下车,记住,一会儿爸妈说什么都不许还嘴。”

  沈凉月点点头,心里却不可抑制的翻滚起来。

  院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沈老喜欢的茶树已经开花了,白色的,一簇一簇,不娇艳,却透着浓浓的生机,前世,她记得父亲一把火烧了这株茶树,说要想他认她这个女儿,除非死木逢春!爸,茶树开花了,你能原谅我吗?

  老管家苏巍看到这兄妹俩,赶紧眼神示意:老爷正在气头上。

  沈凉勋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然后带着沈凉月去了客厅。

  一进去,二人就明显感觉到一阵低气压,沈老面色很平静,听到声音头都没有抬,只是不停地摆弄手中的棋子,似乎在纠结着放哪儿,而沈夫人则一脸担忧的坐在旁边,欲言又止。

  沈凉月手颤了颤,然后悄悄握成拳,知道指甲掐进皮肉,才轻轻松开,沈正天(沈老)脾气不怎么好,但她现在却一点不怕,反而有些小期待。

  “爸,我回来了。”

  沈老的手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淡淡的嗯了一声,沈夫人微微松了口气,这样子,应该不会太刁难孩子。

  沈老没有发话,沈凉月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很沉得住气,沈凉月这一点非常像沈老,不过他们不急,有人就担心了。

  “爸,月月还没吃饭,有什么事我们吃了饭再说吧。”

  说着就招呼苏巍,

  “魏叔,让人备饭。”

  “啪!”

  老爷子一个黑棋重重的拍在棋盘上,冷着脸道,“我让你说话了吗?”

  沈凉勋讪讪的闭上嘴,沈夫人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着眉道,“孩子都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沈老这次没给沈夫人面子,

  “都是你惯得,这才多大,就夜不归宿,女孩子家传出去像什么样,她还要嫁人呢!你不怕她到时候嫁过去被人说闲话?”

  沈夫人张了张嘴,最后也抿唇不语。

  “爸,我错了,不该让你们担心,但是昨晚,真的是出了点状况,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沈凉月的认错态度,让沈老很满意,小女儿从小就乖巧,很少让人操心,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怕她吃亏。

  “这些天好好在家呆着,我给你安排了一些人,你到时候去见见,有合适的就试着处处,有个人在你身边,我跟你妈也少操些心。”

  这是要安排她相亲?沈凉月只愣了片刻,就乖顺的点头,想要幸福,就先断了宋林成的念想,现在结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你是个男人!昨天把人家一个姑娘家丢下,你好意思吗?”

  年过七旬的萧老爷子,拐杖敲着地板,怒目看着站在他面前一直面无表情的长孙,似乎下一秒,就要一拐杖抽上去。

  “你怎么不说话,部队上都是这么教你的?”

  男人抿唇,眼中闪过一道晦暗,却怎么都不开口。

  “爸,小桀这么大了,做事有分寸,他不喜欢那姑娘,我们总不能强迫吧。”

  站在一边的中年女人赶紧上前劝和,这祖孙俩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

  “你懂什么,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何况还是个军人,这是素质作风上的问题!”

  女人抿了抿唇,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男人这时候抬起头,声音冰冷却掷地有声,

  “以后这种无聊的相亲,不要再让我去,这次我能放过她,下次保不准……”

  直到男人走远,萧老爷子才回过神,

  “小兔崽子,反了他了!”

  萧桀回到房间,就拿起手机,

  “查一下,昨天晚上帝都302房间的女人是谁?”

  收了线,他的凤眸微微缩了缩,第一次被暗算,女人,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沈凉月在家休息了两天,就回了公司,刚上电梯,就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宋林成笑意盈盈的看着她,那样子似乎跟她很熟,沈凉月最讨厌他这种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眼神,当下冷着脸道,“看来公司的保全该换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放进来。”

  宋林成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勉强道,

  “凉月,你在生我气吗?”

  “宋副市,请注意您的措辞,我们并没有这么熟。”

  这下,宋林成脸上的笑,算是彻底坚持不下去了。

  “凉月,你总归让我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吧?”

  沈凉月深吸了口气,正色道,

  “你没有哪里得罪我,我只是不想跟你这种人打交道。”

  说完伸手按上了电梯,下一秒,就被宋林成推进了电梯。

  “你做什么?”

  沈凉月伸手要推他,腰身就被宋林成扣在了怀里,唇也随之压了下来,沈凉月眼神一冷,直接用头撞上了他的唇,宋林成吃痛,手上一松,沈凉月就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宋副市,请注意作风。”

  宋林成伸手擦了一下唇角,已经撞出血了,他眼神微微暗了暗。

  “不是每个人都能被你玩弄于鼓掌,宋林成,我们之间的游戏,到此为止。”

  “游戏?沈凉月,在你眼里我们之间就只是游戏?”

  宋林成神色恼怒的扣住她的手,

  “你是在贬低你自己,还是在看轻我的感情?”

  “我们有什么感情,宋副市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沈凉月嘲讽的推开他,

  “我们之间就是副市长和小市民之间的关系,沈家集团每年贡献的税务,可是只多不少,副市长跟我扯什么呢,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电梯在这时候也打开了,沈凉月捋了捋头发,笑道,“下次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让人打电话,不然传出去我们靠副市长在这儿立足,对您对我们都不好。”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