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雪白的嫂子_玉米地的大嫂免费阅读by耳朵

发布时间:2018-10-12 13:09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雪白的嫂子

玉米地的大嫂全文阅读

玉米地的大嫂是由作者耳朵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村嫂》,小说玉米地的大嫂全文讲述了主角白後阅女无数,将女人视为衣服的他唯独遇到让他动心的是他的堂嫂,他的哥哥去世后,嫂子陈兰一直守身如玉,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一章 兰嫂子

  不知道哪位名人曾经说过:闷骚,是一种境界!

  我觉得这话说的相当有道理,而且十分贴切的说明了我白俊就是这种人。

  你问我为啥闷骚,因为,我想娶我的嫂子当老婆。

  我堂哥白明在娶了我堂嫂仅仅不到半年,就得了邪病死了。结果我大娘一股急火,也就跟着去了。

  所以在村中众人嘴里,我堂嫂陈兰就成了克夫克母的恶人。独自守着和我家一墙之隔的空落落的房子院子过活。

  陈兰当年嫁过来的时候,我在堂哥的屋子里看到白明掀下她的盖头的时候,当时就被惊呆了。

  我发誓,跟我同岁的嫂子陈兰,是我白俊25年来见到过的最最漂亮的女人。那一张素净的瓜子脸和婀娜多姿的身段,多年在我的梦中无法消散。

  打见她第一刻起,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得找嫂子这样的女子当老婆,才不枉人世一遭。

  要么我堂哥白明大概没有那份福气,仅仅半年的光景,就一命呜呼。我甚至怀疑,白明死的这么突然,会不会跟他这半年在陈兰身上无度索取有关系。

  不管怎么说,白明是死了。留下了陈兰孤家寡人。我一颗本以死了的心有蠢蠢欲动的死灰复燃。

  嫂子是有文化的人,在村中小学校做民办教师。这也是她之所以没有很快他嫁的重要原因之一。不然,光靠白明留下来的三亩五分田,她几乎是无法过活的。

  除此之外,嫂子还圈养了七八头小猪仔。一个人的日子她过的依然风风火火。

  夏末的一天中午,我在我家瓜地里打枝丫。天热的让人喘不上来气儿。天上一大块一大块的积雨云。凭着我多年的直觉,怕是要有雷阵雨。

  所以我赶紧收拾家伙往家赶。果不其然,我刚刚走到地头,喀嚓一声响雷下来,黄豆粒儿大小的雨点啪啪啪的就落了下来。

  我没带雨具,赶紧撒丫子往家跑。才跑了几步,邻边的玉米地里,一堆青草从地里蹿了出来。

  不错,完全就是一堆草,把人的脑袋全部都给遮盖住了。

  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陈兰。万年不变的已经发白的牛仔裤,篮球鞋,还有纯棉线的白底蓝格子衬衫。

  还有就是虽然看不见她的头,但是,那全村绝无仅有的一双健硕的长腿,线条绝伦。

  那对虽然包裹在牛子裤里严严实实的屁股,虽然被遮掩,但是,那挺翘的臀型,是如何也遮掩不了的。

  陈兰居然抗了三捆青草从玉米地跑了出来。

  顾不了那么多,我山前拦住她:“嫂子,你疯啦?咋割这么多草?你想把自己压死啊?再说了,下雨了,你就不知道先扔下一捆两捆的往家跑嘛?”

  不由分说,我从她肩膀上卸下两捆。好家伙,这两捆差不多百十来斤。我扛着都有点沉,她居然抗三个。

  见我上前帮忙,陈兰连忙说不用不用,小俊你快往家跑,躲躲雨,别感冒了……

  争抢中,我摸了一下她的挽起袖子的手臂,很光滑,很嫩……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碰到她的皮肤,觉着浑身一阵酥麻。

  我故意装作没有感觉,跟她虎着脸道:“逞什么能啊你?别抢了,雨都下成这样了,还躲个屁呀躲,回家!”

  倾盆的大雨,自然来不及说那么多,我两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她的家里。

  一进屋,陈兰就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掉,露出了她白花花的两个膀子,还有大半个上身。

  那是两只如同白瓷玉藕般的两只胳膊,衣服上的水珠,甚至都不能在上面片刻停留,在滴溜溜的往下掉。

  陈兰背对着我在衣柜里翻着衣服,整个后背,一片碧玉无瑕。一颗颗的水珠在上面晶莹剔透,使得这片洁白的皮肤更加妖艳动人。

  太……

  诱惑了……

  我在她后面,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去触摸渴望已久的天地。但是伸到半路,我硬生生的缩了回来……

  陈兰已经从衣柜里掏出一件白色的大衬衫,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农村,可没有什么更衣室。

  陈兰换衣服的时候可能是比较着急,甚至没来得及顾及我。此时此刻,她摸到自己的裤带,忽然一愣,回头看了看我:“小俊,你把脸转过去,嫂子要换条裤子。你不许偷看啊。”

  我故意撇撇嘴:“嫂子你看,让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嘛……”

  我慢慢悠悠的转了过去。

  停了几秒钟,我低下头,悄悄的把头转过去偷看。结果,一只小手瞬间就捏住了我的耳朵:“就知道你不老实。还偷看不……”

  我疼的赶紧大叫:“不看了,不看了,快撒开嫂子,疼……疼疼……”

  嫂子哼了一声:“小色鬼,谁你都敢看?转过去,再不老实掐死你。”

  这下我老实了。

  当然,也只是比之前多老实了那么几秒钟,我又偷偷把头转过去。这一次,我的耳朵没有被拧,而是正看到,嫂子一双亭亭玉立的白大腿,两片耀眼生花。

  嫂子正抬起一条腿,从遮掩住屁股的大衬衫里,把一只粉红色的底裤拿下来。丢到了衣柜的下面。

  那是怎样的一双腿啊,白的几近乎透明一般。甚至可以看得见大腿肌的经络和腿部的青色血管。

  如同一层油脂敷在这好似透明的皮肤上一样,微微的散发着带晕的光泽。

  甚至,连本该有点瑕疵的膝盖,都是那么透亮雪白,玉润光滑。这是一双结实,有力,修长,白皙,健美的腿……

  甚至,嫂子的脚趾都那么的完美,大母脚趾到小脚趾呈一线形整齐的的顺滑下来。

  而且,让我惊讶的是,嫂子的是个脚趾甲,居然是染着耀眼的红色指甲油。

  玉璧无瑕,内蕴十朵红花。这样的人,大都是内心一团热火,却是未经开发或者释放的闷骚.女啊……

  我正被嫂子这一双美腿痴迷,嫂子冷冷的声音传来:“白小俊,你看够了没?看够就赶紧给我把头转过去……”

  咳咳,又被发现了!

  不过,发现了又如何?

  陈兰,她只不过是一个跟我同岁的女人而已。我把头抬起来,盯着她看着。

  陈兰也盯着我看:“呦呵,小子,脾气见长了。都敢跟嫂子对着干了?是不是觉得跟我混熟了。”

  我没搭理她,直接忽视她的阴阳怪气道:“陈兰,你甭拿这个嫂子身份压我。我才不管这个,我要娶你当老婆!”

第二章 来娶我呀

  陈兰闻言一愣,愣了足足有五秒钟,随即假装释怀一笑,翻了我一个白眼:“疯啦你。跟你说小俊,这话以后再也不许说知道不?这回,我就当没听见……”

  看着她的樱桃小嘴张张合合,一双嫩滑的大腿健硕白皙,胸脯子高高隆起的峰峦,陈兰身上一切的一切,此时此刻看来,都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

  我根本就听不见了她在说什么,两个健步上前,不由分说,就抱住了陈兰。顿时,陈兰胸口的巨大弹性,险些将我撞一个趔趄。太……有弹性了……

  陈兰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如此,伸出的手被我压在胸口,瞪圆了一双惊恐的眼睛,张大了嘴巴。

  然而,不等她说话,我猛的的一下子就亲吻在她那两片肉感湿润的双唇上。

  入口之处,一片柔软,还带着一股子说出来的女人气味,那气味,让我心醉神迷……

  陈兰瞬间反应了过来,紧紧的紧闭牙关,不让我的舌头寸进。同时双手猛烈的推搡着我。嘴里发出唔唔唔的混沌声音。

  终于亲到了,我如何肯撒手。紧抱着她不放。这边搂着陈兰的脖子,我的另一只手,蛮横的顺着陈兰的衣服塞到了里面,抓住了她胸口的一只汝房。

  忽然,我的脚背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我嗷的一声,赶紧松手松嘴。离开了陈兰。

  陈兰两手插着腰,一脸的怒气:“白小俊,你疯啦?找死是不是?”说着,她还气呼呼的伸手抹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我亲过的嘴唇。一双怒目,宛若怒目金刚。

  我疼的龇牙咧嘴,摸着自己的脚背:“你踩我?”

  陈兰哼了一声:“踩你?要是换了别人,我就挠他个满脸花。踩你,那是轻的。要是再敢乱来,我就挠你一脸的血槽,见不得人。”

  我的脚缓和了一些,气呼呼的看着她道:“咱两同岁,我就要娶你,老子就要睡你。咋的吧?”

  陈兰手插着腰,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忽然却诡异的笑了起来:“想睡我呀?想睡我的人多了去了。行,我成全你,给你个机会,来娶我吧。娶了我,就跟你睡。”

  我闻言顿时如晴天霹雳,当然,是惊喜的那种。我愣了愣道:“嫂……陈兰,你说的是真的?”

  陈兰一脸正色:“当然是真的。让媒婆上门提亲,彩礼我都不要。只要明媒正娶。只要你能把我迎进门,老娘这幅身子随你睡。”

  我指着她:“这事儿咱可说好了。”

  陈兰一脸的严肃:“说好了!能娶了我就让你随便睡。想稀里糊涂的睡我,没门。”

  我指着她:“你等着!”

  陈兰笑的比较阴阳怪气:“早就等着呢。来娶我呀!”

  这可是大事儿!

  大喜事儿!

  我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就冲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听到陈兰一声嘀咕:“幼稚……”

  顶着大雨,就直接就翻墙回到了自己家。

  家里,老爷子正坐在太师椅上,叼着那个铜杆大烟袋看电视。那烟袋,还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满清的物件。

  见我回来,老爷子瞟了我一眼:“这是跟哪混去了?也不知道避个雨。赶紧把衣服换喽。”

  我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换下湿衣服:“爹,我妈呢?”

  这时候老爷子叼着烟袋悠悠哉哉的说道:“她打麻将去了,老早就让人电话电去了。哎对了小俊,今儿你高婶儿上午又来了,说她那邻村六合屯的侄女呀,二十三啦。见过你,托她给捎个话,你中意不中意?我看相片了,妮子还是不错的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的,差不多得了,老子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换上了背心,直接回绝道:“爹,你可别说了。高婶那侄女我看过,高小敏嘛。蠢的像头猪似的。屁股大的就跟个磨盘一样。我可不要,在一屁股坐死我。”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你懂个啥,屁股大生儿子。再说了,模样差点咋?媳妇儿这东西,时间长了还不都一个球样,丑妻近地家中宝……”

  我正好想跟他说这事儿呢,既然赶上了,我连忙道:“爹你别说了,那高小敏我是不会要的。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我要娶陈兰!”

  我发现,老爷子听了我的话,那拿在半空中要往嘴里送的烟袋,竟然一下子停在了半空中。

  足足有七八秒钟的功夫,愣是一动没动。

  好大一会儿功夫,老爷子才把身子扭过来,铁青着脸看着我:“你说啥?”

  我昂首挺胸:“爹你听好了,我要娶陈兰当媳妇儿。我就相中她了!”

  这时候,我发现,老爷子手上的烟袋在轻轻的颤抖着。不但如此,他坐在太师椅上的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么多年,我真是太了解他了。他这是真生气了。

  又静了好几秒钟,老爷子嗓子咕噜噜了一阵,然后咔的一声吐出一口痰来。他晃了晃手里的烟袋:“小俊你过来!”

  看老爷子没有发作,我大喜,凑上前去笑着道:“爹你同意啦?哎,跟你说爹,这就对了嘛?以后哇,儿子肯定孝顺你,陈兰的屁股也不小,保准一生就是儿子,您照样有大胖孙子抱……”

  然而,我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老爷子以格外利索的矫捷身手,哐的一声,就把他那还冒着烟的烟袋锅子,扣在了我的脑袋上。

  那是一个实心的紫铜烟袋锅子,我的脑袋被这一铜锅子刨的差点晕倒。里面的烟草还带着火,都扣在了我的脑袋上。我甚至都闻到了头发被烧着的焦糊味道。

  来不及顾着疼,我赶紧低头,往下扑落带火星子的烟末:“爹,你疯啦……”

  “我疯了?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

  这还不算完,这老头子以我见所未见的敏捷动作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手里的紫铜烟袋锅子雨点一样朝我的身上砸来:“小王八羔子,我叫你娶,我叫你娶,我叫你娶……看来那狐狸精把骚放到你身上啦。我叫你娶……”

  老爷子是骂一句打一下。这烟袋锅子放到古代就是一独门兵器,我可扛不住他这么打。赶紧后撤:“爹你疯啦,你住手,住手啊我跟你说,你再动手,我还手啦……”


第三章 朋友妻

  “啥?你还要还手?你还要揍你老子?真是他嘛反了你了?妈了巴子的看样子被这狐狸精迷的不轻啊?我叫你还手?我叫你还手?你还要打老子……”

  老爷子的紫铜烟袋锅子,暴风骤雨一般袭来。

  带着一身的砸伤烫伤,我跑出了屋子。犹自能听到屋子里老爷子的痛骂声音,什么不孝子逆子大逆不道什么的,一堆一堆的脏话,都骂出来了。

  我从来没见老爷子这么骂过我。

  看来是动了真怒了。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淋着雨我漫无目的的走着。

  此时此刻,我算是明白了陈兰的意思。我要娶她,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要明媒正娶,更是难上加难。

  被老爷子揍出来,我往哥们刘钢家走。寻思他那避避雨,没准还能跟我出出主意。

  刘钢是我铁哥们,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去他家蹭酒喝蹭饭吃的时候不少。和她媳妇儿史丽丽我们都熟了不行。

  大雨倾盆,跳过院墙我就敲响了刘钢家的外屋门。

  门开了,却是穿着一身短褂,搂着一大半大白腿的史丽丽。

  史丽丽这套居家服饰,曝光点可不少。我瞟了一眼,赶紧收回目光,吭了一声道:“史丽丽啊,钢子在家不?”

  史丽丽见我浑身浇的一个透,赶紧把我拉进来:“这大雨泡天的,你咋也不打个伞?快进来进来……”

  我想说我也想打伞,可我来得及嘛我。倒是被打了一顿烟袋锅子。进了屋子,换上了拖鞋。我朝里屋看了一眼:“钢子呢?没在家啊?”

  史丽丽翻了我一个白眼:“他在不在家能咋?我还能吃了你呀?打麻将去了。天刚一打雷,麻将馆电话就马上打过来。跟兔子一样赶紧跑去了,不打到半夜一两点不会罢休的。”

  男人不在家,这孤男寡女的,我有点不好意思。

  史丽丽却是大咧咧的叫我把衣服脱下来,赶紧换身干的。她把刘钢的衣服给我拿出来让我穿。

  我说这不好吧,一会儿刘钢回来,再误会。

  史丽丽翻了个白眼儿说误会啥,他坐在麻将桌上,不到半夜是绝对不会起屁股的。你脱下来,我用甩干桶给你甩一下,晾晒个十分八分的就能穿了。

  我一寻思,也是。就把上衣的半截袖脱了下来。

  我的上衣一脱下来,史丽丽惊呼一声:“哎妈呀,小俊你这身上咋弄的,咋全都是一个小圈小圈的,这是不是就是那啥天花呀?”

  我一下子想了起来,感情,这是我爹在我身上扣的烟袋锅子,那烟袋锅子里烧着烟丝,都是烫人的。这特么是打击伤加烫伤啊。

  我于是挥挥手:“你别呜呜喳喳的,什么天花啊?我爹,刚才揍我,用烟袋锅子刨的。差点没刨死我。”

  史丽丽闻言捂着嘴咯咯的笑着:“你爹咋气这样啊,说,你是不是去勾引你那寡妇嫂子去了?”

  尼麻痹,还让这娘们给说着了。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我不置可否,把半截袖丢给她:“就你事儿多,赶紧给甩干一下。”

  史丽丽笑着把我的半截袖丢到甩干桶里甩干。

  片刻之后,她拿着一个小白瓷瓶过来,冲我道:“坐好。”

  我一愣:“丽姐你这是要干啥呀?”

  史丽丽翻了个白眼儿说:“獾油,专治烫伤。丽姐给你抹点。”

  我愣了一下,心道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太暧昧。这要是让我哥们刘钢看见还不得劈了我。

  但是,内心深处的我,更多的却是期盼和向往……

  看着外面倾盆大雨,一咬牙:“哦,那谢谢你啦丽姐。我爹也真能下去手,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亲生的。”

  史丽丽的手从瓷瓶里摸出一捏獾油,然后两只手开始搓着。搓着搓着,我就感觉后背上一凉。

  随即,就是一阵柔软的温暖,贴在了我的后背上。

  史丽丽的小手开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揉着,女人皮肤所特有的细腻和柔软,让我浑身一舒服,微微的哆嗦了一下。

  不用看,这是一双好手啊。如此轻柔,细腻,温暖……

  史丽丽的一只手开始在我的整个后背上一圈一圈的揉着,为了能使上劲儿。她的另一只手,按在了我肩膀上:“白俊呐,你忍着点啊。刚开始可能有点疼,不过,一会儿就好了。哎呀,你爹可真狠呐,这身上是给打了多少下啊,还真能下得去手啊,唉……”

  我的思绪早就不在背后的伤上,而是闭着眼睛感受着史丽丽小手的灵活和柔然。

  那细腻的手掌在我的背后来回的揉搓,我裤子里的小兄弟,情不自禁的耸立起来。

  搭在我肩膀上的小手也是一样,柔软,温柔而有力。通过这双手,我甚至都可以想象的到,史丽丽的身体,将是多么的柔软,多么的光滑,多么的……让人想入非非。

  从陈兰那里,我憋了一身的劲儿出来。回到家,又被我爹给搞的憋了一肚子的火出来。我这是连憋气带窝火。需要的,就是史丽丽这样女人如水的温柔的安慰。

  如此近距离的零度接触,简直是想要让人不想点什么都不行。我觉得,肚子里的这股火在往上窜升。

  史丽丽的小手依然在按摩我的后背,但是此时此刻,这小手的温柔和柔软,让我开始渴望别的东西,那就是,不但要拥有这双手,我还要拥有这双手的主人。

  “哎呀,白俊,你的头居然伤的这么重啊。”

  史丽丽一声娇呼,随即整个人再次往前靠了靠。她的个子不高,堪堪一米六出头。这么往前一凑,顿时,她衬衣里的两个胸部,就顶在了我的后背上。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我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这对胸部硕大的弹性和力道,是如此的有力,如此的,让人神往。

  肚子里这股火,已经把我烧的差不多了。什么他嘛的朋友妻,不可欺之类的东东,早就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

  史丽丽的胸部伴随着她的呼吸,一下一下的轻微的撞击着我的后背,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体温和肌肤的柔嫩。

  不管了!

  我一转身,把史丽丽吓了一跳:“你干啥?”

  我的两只手一伸,搂在了她两瓣丰腴的屁股上……


第四章 不可欺

  史丽丽顿时一愣。

  不待她说话,我的胳膊往回一拢,她整个人的前身,就全部贴在了我的身上。

  史丽丽一声惊呼:“小俊你干啥呀你?快松开……”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没有挣扎,也没有用手来推开我。顿时,我心里有了谱。

  我搂着她的屁股,直接站起来,两手直接上移,端住了她那张光滑的脸蛋上。

  这一下,史丽丽的脸瞬间就红了。直勾勾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我:“小俊,你……你要干啥?”

  看着她那一副楚楚可怜任君轻薄的柔弱样,我的雄性进攻荷尔蒙在提一个台阶。

  不由分说,也没有说什么,我直接将自己的一张大嘴递了过去。贴在了她的嘴巴上……

  史丽丽只是来得及一声娇呼,虽然就没有了声音。

  在我吻上她的刹那,我注意了两个事情。那就是,史丽丽在我吻她的时候,直接闭上了眼睛。很显然,不管是潜意识还是主观意识,她是接受了我亲吻她。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史丽丽的牙关,居然是开放着的。并没有阻止我的舌头在里面探寻索取和深入这个吻。

  这简直就是变相的鼓励我亲她。

  这老子还客气什么。

  这是一双柔软湿润的红唇,还带着淡淡的清香味儿。我的舌头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嘴里左冲右突,划过她的牙龈,口腔内部,然后霸道了卷住了她的舌头,深深的吮吸着。

  史丽丽的嗓子里,发出不知道因为激动还是什么原因的轻轻呻y声:“嗯嗯嗯……唔唔……”

  整个亲吻她的过程,没有挣扎,没有推搡,连基本的象征性抗拒都没有。就在我的舌头卷住她的舌头的刹那,她本来直挺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

  我赶紧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支撑着她不会倒下去,然后,继续在她的嘴里尽情的攻城掠地,尽情索取……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惊喜发生了。

  史丽丽的胳膊,居然主动伸了出来,搂住了我的脖子。

  这简直就是默许的信号啊。

  我在没有一点顾忌。

  这边嘴上亲吻着史丽丽,一只手顺着她的衣摆,伸进了她的身体上,直接摸到了她那一片光滑的后背。

  而另外一只手,则是顺着她的裤子,直接抓在了她那一对丰腴的屁股上。

  同时,一边揉捏着,摸着,我开始连推带逼的带着她朝火炕边上走去……

  我步步紧逼,史丽丽步步后退,到了炕沿边上,史丽丽直接撂倒,弯着腿弯,仰面躺在了炕面上。

  尽管如此,她那双搂着我脖子的手臂,依然没有撒开,所以,我就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

  压的她哼哧一声,瞬间,这如同肉床一般的身体,被我压在了身下。

  一切该发生的,全部都尽情的发生了。与史丽丽大战的第二个回合,是我看到她和刘钢挂在墙壁上的结婚照的时候,之间相隔不到五分钟,我再次将史丽丽拍的死去活来,嗷嗷叫唤个不止。

  激情和潮水终究会退去。

  我和史丽丽毫无遮拦地相拥在一起,她枕在我的胸口,一脸的红晕和笑容:“你这坏蛋,我这回彻底的变成了dang妇。白俊我可是告诉你啊,你可千万不能让刘钢知道这事儿,不然没准他会杀了你和我。”

  我摸着她那对挺翘的胸部:“你放心吧,当我是傻子呢。谁得了宝贝会全世界叫喊呐。放心,我这嘴,严着呢。”

  史丽丽笑着在我的肚皮上摸了摸:“坏蛋,就知道你小子坏水鬼主意多,老实交代,你打老娘主意多久了。”

  我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打你嫁给刘钢下车那天,我就感叹。这么一大美妞,嫁给刘钢这浑货,真是糟蹋了。真是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啊。”

  咯咯咯……

  史丽丽笑了一阵,拍了我一下:“算你会说话。哎,命啊,你说那介绍人咋不把你介绍给我呢。”

  对此,我不置可否。

  史丽丽这个女人身段皮肤还有皮相都不错,但是,跟嫂子陈兰比,她还有一定差距。

  于是我岔开话题道:“这就是命呗。哎跟你说个事儿,你说,我能不能娶陈兰?”

  史丽丽闻言拍了我肚皮一下:“你这混蛋,这边睡着一个,心里还惦记一个。”

  我嗨了声道你不是结着婚呢嘛。不然不就娶你了。你总不能一女二嫁吧。

  史丽丽翻了我一个白眼,她自己何尝不知道,我们之间,也就只能背着全世界的人,偷偷的偷个腥,也就这样了。再想怎么样,那根本没啥可能性。

  史丽丽收了女人的小性子,认真的说道,其实按理说呢,没啥了不起的。我虽然不懂法,可是陈兰跟你也没有血缘关系,按理说,娶了也没啥。

  我觉得,只要不犯法的事儿,就没啥不可以的。

  我闻言大喜,总算找到了一个支持者。我上去亲了她一下,要么说俺丽姐就是懂事儿呢。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

  史丽丽闻言又拍了我肚皮一下,外加一个卫生球眼。然后认真道,不过这事儿虽然法律上说的通。不过呀,据我想,你爹你妈那,你恐怕说不通。

  不但你爸妈那你说不通,你还得做好面对全村人指你脊梁骨的准备。因为不管怎么说,陈兰都是你亲大伯的儿媳妇儿,虽然现在是寡妇了,可是你给娶了,那算咋回事儿。

  史丽丽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甚至,就是事实。

  我想了想道,甭管它那个。我爹妈这头的工作,我早晚能做的通。至于村里人嘛,那都是外人。他们爱怎么闲扯就怎么闲扯,既然是外人,那就不用理会。

  聊着聊着,我的兄弟又有了反应。我笑着爬上史丽丽的身体:“来吧丽姐,没吃饱……”

  史丽丽笑着拍了我一下:“你这死鬼,还没完没了的。”她嘴里那么说,却是一脸幸福的样子劈开了自己的双腿。

  就这档口,手机铃声嗡的一下子响了起来:“你是我的小苹果,小呀小苹果。”

  这铃声可是把我吓了一跳。一骨碌就从她的身上下来坐了起来。

  史丽丽翻了我一眼:“怂样,瞧把你吓的。就一电话。”

  随即她拿起电话,脸色一变,冲我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嘘……千万不能说话,我老公……”


第五章 史丽丽的智慧

  尽管史丽丽刚才还被我压在身子底下嗷嗷叫,白嫩的大腿还放在我的身上,并且,我的手还在抓着她的胸部。但是,接了老公电话的史丽丽,依然却是一副强横的口吻回应着电话里的老公:“干啥?”

  电话里,我清晰的听到刘钢的声音:“嘿嘿,老婆,那啥,支援点作战经费。”

  史丽丽瞪着眼睛咒骂:“玩玩玩,输输输,咋不输死你?”随即,就咔的一下挂了电话。但是,还是在微信上,给她的老公转账过去300元。

  转账过去,看着我哼了一声:“要不是不想他烦我,我才不给他转钱。来,他玩他的,我们玩我们的。”

  史丽丽说着,就如同一条蛇精一样缠住了我。我当然不会客气,一边猛烈的拍打着史丽丽,我不禁再想,这真他嘛是一个乱糟糟的年月呀。

  再次大战三百回合之后,我靠在炕头抽了根烟。

  看着我一脸愁容,史丽丽摸着我的胸脯说:“你还真对那个陈兰上心啦?”

  我看看她,觉得没啥必要跟她说谎,于是点点头。

  史丽丽停顿了一下说,跟你说白俊,之前我没说透,既然咱两现在这关系了,我明着跟你说吧。你要真想娶那个陈兰,那何止是不容易。

  你爹你妈不算,她爹她妈也不会同意。就算她那鳏夫老公公也不会同意,你们陈氏家族都不会同意。总之一句话,差不多全世界都不同意。你想明媒正娶?不是难度大的问题,而是几乎都没啥可能性。

  我闻言坐了起来,史丽丽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可这年月了都,我还就不信了。史丽丽看我有点急,接着道,你真想明媒正娶她,还能让全村所有人不说你,办法也不是没有。那就是,让他们闭嘴。

  我看着史丽丽:“咋让他们闭嘴?”

  史丽丽盯着我道,很简单,你有钱就行了。

  我闻言一愣:“这话咋说?”

  史丽丽道,这道理太简单了,经济地位决定你的社会地位,社会地位决定话语权。你看见咱村首富,包工头王刚没?人家过年时候领了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娘们,咱村谁说啥了?说了,也只能说,人家王刚真有本事。

  其实,本事个毛,他都四十多岁了。还不就是有钱嘛。所以,你要是有钱了,别说你娶陈兰睡陈兰,你就是睡了陈兰他妈,那别人都只能说,白俊有本事。而不是指着你的脊梁骨说,真不要脸,搞他嫂子。

  不但咱村人,你爹你妈也是一样,你要是有钱出息人了,腰杆子硬了。你爹你妈对你说话那都两样。因为啥,因为你比他们活的成功。他们没有指导你威胁你逼迫你的资本了。

  等你真出息人那天,你爹你妈都管不了你那天,就更别说陈兰的爹妈了,也别说他那鳏居的老公公了,他们更是连个屁都不敢在你跟前放。看着你都得像看见县太爷似的。

  到了那时候,娶不娶陈兰,那已经根本就不叫个事儿了。

  史丽丽这话说的有点的粗。但是,却是像是雷击一样,击中了我。我不得不承认,史丽丽说的这些,简直就是他嘛的真理。比真理还真?

  为啥你的人生别人处处指点,为啥你的选择处处有人跟你为难?那就是因为,你没他们强大,没他们有话语权。说的再白点,你没人家的实力,没人家有钱。

  我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儿,又点着一根烟,捏着史丽丽的胸部,陷入了沉思。

  史丽丽推开我的手说,别捏了,汤汁都捏出来了。再说我这胸部也不能天天给你捏。你得娶媳妇儿才能天天捏,咱两也就只能偷偷摸摸的当个露水鸳鸯,这不是长久之计。再说更不能给你留后。赶紧想辙挣钱去吧。农村娃,赶紧娶媳妇儿才是正道,熬的越大越难搞。

  我悻悻的说我也想挣钱,可是咱这鬼地方你也知道,哪整钱去,还村中首富?砸银行啊我?

  史丽丽没搭我这个茬,而是问我还能不能再来一下了。我说不行了,得缓一会儿。

  于是史丽丽光着屁股开始穿衣服道,这个事儿我这个农村妇女就不能给你出主意了。要问呐,我觉得咱村新来的那个下派来的女大学生会计,她可能有主意。据说是啥财经大学毕业的呢。你可以去勾搭勾搭她。

  我翻了翻白眼儿说,啥叫勾搭,让你说的那么难听。即便去问,那也叫请教。

  史丽丽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裤衩,一边撇嘴:“你们这些臭男人,我还不知道。外面黄,里边更黄。那大学生条子不错,盘子也不错。村里这帮野男人估计没几个不看着人家眼馋的。也就是觉着自己个不够格,凑不上去罢了。”

  尼玛,看不出来,史丽丽这货不但闷骚,而且心思还挺细密,嘴刁眼睛也毒。她说的这些话,的确是我心里想的。

  新来不久的女大学生会计秦清,的确漂亮,而且高冷。村里的男人谁不眼馋。奈何人家大城市来的,来这估计也就镀个金,压根就没正眼看过我们村这些邋遢的男人们。

  无论才学,身份,背景,等等等等,那都不在一个档次。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史丽丽说的有道理。

  我的确需要拜访一下这个村里的高材生,看看她能不能给我出出什么高明的点子。让她指点指点我,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成为村里首富,不成首富,成个二富三富也可以骂。好吧,至少,混个村中上等户也行啊。

  从史丽丽家出来,我回家的时候碰到陈兰正在喂猪。她呵呵的看着我笑:“咋样了我家男人?啥时候来娶我呀?”

  我翻了她一个白眼。

  这女人,估计早就预料到了我要经历的一切阻碍和困难。

  我哼了一声:“你别嘚瑟,我早晚睡你。”

  “咯咯咯……”

  陈兰捂着嘴笑着:“好哇,我等着你啊男人……”

  这小骚娘们,气死我了。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她。

  回到家,我刚一开门。我妈的笤帚疙瘩一下子就飞了过来:“小兔崽子,你给我滚。真是疯了你……你娶谁不行,非要娶那个克父克母的狐狸精?我告诉你,我跟你爹,都不同意……”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