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余生唯有你》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本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从此余生唯有你云小笙唐洛

发布时间:2018-10-12 13:09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云小笙唐洛南小说

从此,余生唯有你全文阅读

《从此,余生唯有你》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本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从此余生唯有你云小笙唐洛南是书中的主人公。曾经,云小笙为了钱背叛了唐洛南,还发了床照激怒他,而现在,还是为了钱,云小笙苦苦的央求着唐洛南,他们因误会失去了彼此五年,现在挽回,还来得及吗?

第1章 脱

  “让你做什么都可以?”男人从文件上抬起头,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冷漠之中带着疏离。

  云小笙在这里恳求了半天,见男人终于理会她,她激动地上前一步,急忙开口,“只要你答应帮助云氏,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男人审视着她的双眸,片刻,问,“要你卖,你也肯?”卖?她心下一惊,垂下脑袋。云家对她有养育之恩,现在云家有难,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救!

  咬了咬下唇,半晌,她垂下了头,“对。”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面前,单手钳着她的下颚,抬起她的下巴,双眸冷冷望着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曾经,他有多心疼她这种受伤无助的模样,现在就有多厌恶!

  “脱!”“什么?”“你不是要卖么?与其卖给别人,不如卖给我。”云小笙瞬间明白了,扫了一眼办公室,心中一凛,“就在这里?”

  “脱,不要让我说第三遍。”看着男人冷厉无情的样子,她的心,顿时像被刀割一样,疼得窒息。

  可是这不是她自己的选择么?她慢慢褪下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到最后只剩下一套背心套装。她蜷缩着站在一旁,双手抱着胸,一双眼里满是无措。

  男人忽然上前,一把将她按在落地窗前,“你果然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云小笙,你真贱!”

  男人讥诮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她的心顿时狠狠揪起,想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洛南,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怎么?难道你现在不是为了钱卖给我?”男人不屑出声,将她翻身压在落地窗上。

  她望着下面车来人往,虽然这是37楼的高空,没人看得到这里发生的事,但是强烈的羞耻感还是将她紧紧包围,令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难受与窒息。

  她知道,身后的男人,就是想要这样羞辱她,令她难堪。他果然是恨极了她。

  泪慢慢涌出,模糊了视线,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也是,当年发生那种事情,他的确是该恨她啊……可是,有谁知道她也是受害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完事,退了出去。她顿时整个人失力的跌坐在地上,地板冰冷,却敌不过她心里的冷。男人优雅地提上西裤,俨然又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可是出口的话却是那样扎心:“这是你这次的服务费,另外,今天的服务并不怎么样。”说着,唐洛南将一张支票扔在她脸上。

  她捡起来一看,一百万。心中一颤,不是她看不上这一百万,而是这一百万对于云氏现在的危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嫌少?”唐洛南见她发愣,冷冷出声,“你只值这些。”这句话仿佛一记重锤,重重地砸在她心上,痛得难以言喻。

  呵,现在在他眼里,她就只是一个廉价的妓.女,而已,他早已恨她到了骨子里!但事已至此,她必须求得他的帮助,不然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她在他面前早已没了自尊,她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苦笑一声,她擦掉眼泪,起身穿好衣服,站在他面前。

  “唐洛南,如果这样羞辱我,能让你有快感,那我们不如堂堂正正的做一笔交易,我拿钱,你找乐子,我们各取所得!”

  “快感?看到你如今向我求救,在我身下承欢,的确是有快感。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若不是当年的你,如何能成就今天的我?”

  当年她为了钱爬上老男人的床,还拍了床照来刺激他,今日她又为了钱出卖自己,他不知道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她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听他又提到当年,云小笙的心又是钝痛,“其实当年的事情,并非你想像的那样……”

  他不耐烦的蹙眉,挥手阻止了她话,“如果你是来叙旧的话,那不好意思,不送。”

  她乖乖闭了嘴,她知道,他不会再听自己说一句话了。

  索性直接谈条件:“只要你答应帮云氏,我任你处置!就算是……惩罚我也可以!”

  闻言,唐洛南双眸微凝,半晌,“如你所愿!”

  说完,打印出一张契约,扔在她面前,“签了它。”

  “这一个月,做我的奴隶,我要你随传随到。一个月之后,我投资云氏,让云氏起死回生!”

  现在的他,完全有这个能力!

  她颤抖着,在那份合约上签了字。

  她成为了唐洛南的奴隶,为期一个月。

  可是早在这之前的五年里,她早就成了他们感情的奴隶……

第2章 恨

  “小笙,唐洛南答应了吗?”

  见云小笙回来,养母李玉欣立即迎过来,一脸期待地问。

  换了家居鞋,云小笙抿了抿嘴,“唐洛南是答应帮助云氏,但是要等一个月后。”

  “一个月,云氏现在就要破产了,哪里能等得了一个月,你让他现在就帮忙!快去,给他打电话,就说要你怎么样都行,只要他啃投资!”

  “我真的尽力了。”云小笙咬紧嘴唇,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闻言,李玉欣立即变了脸色,“怎么会?唐洛南当初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他当初不是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怎么突然就变了?什么山盟海誓都是狗屁!幸亏,当初没同意让你跟他交往。不然这些年,你被他怎么骗的都不知道!”

  看到养母李玉欣脸上自以为是的神情,云小笙抿了抿唇,觉得头疼的仿佛要爆炸,绕过她,走进了客厅。

  当初,若不是她自作主张,将她灌迷糊了送上什么老板的床,还被拍了大尺度照片,她跟唐洛南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幸亏她当时被云念枫所救,才免于被侵犯,不然她肯定恨死养母了。

  尽管她知道自己没有被侵犯,但是被拍了那么多不雅的照片,她当时声名狼藉,那般痛苦,偏偏连唐洛南也认为她是为了钱背叛他,于是厌恶她,跟她分手。

  那时候,他们都准备结婚了,出了这种事情,两人不欢而散。

  五年前,她一夜之间,名声扫地,还失去了最爱的男人。

  对养母,她心中始终有些怨念,但是念在她养育自己十几年的份上,一直忍气吞声。

  况且,念枫哥哥对她非常好,非常宠爱她,她不想让他夹在自己和养母中间为难。

  李玉欣见她不说话,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拎了起来,破口大骂:“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啊,云家把你养这么大,你要眼睁睁看着云家破产吗?云家要是破产了,还有你的千金大小姐做?”

  云小笙叹了口气,“妈,我都说了,唐洛南答应一个月后会帮云氏……”

  “你闭嘴!等到一个月后,云氏早就不存在了!还帮忙,我看他就是不想帮忙才找这个借口!”

  说着,她拿起手机就翻找着号码,幸亏她留了一手,早知道那个唐洛南不靠谱,还另外约了一个。

  “晚上7点,我给你约了孙总。你去跟孙总好好聊聊。孙总虽然不比唐洛南,但是能拉到他的投资,也能帮助我们云氏这次度过难关。我听说孙总这人很好说话,一般女人的要求他都会答应。晚上你只要好好表现,一定能拉到他的投资的!”

  云小笙冷下脸:“我不去……”

  一想到上午唐洛南的所作所为……她打死都不会去!

  那样的羞辱受一次已经够了,难道还要再让她受一次?

  李玉欣顿时大哭起来:“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你爸都一把年纪了,胃病这么严重,还每天都出应酬喝酒。你知不知道,早上你爸都吐血了,医生都说不能再喝了,不然……他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你哥也为了云家四处奔波,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饭都吃不上一口,四处低声下气的求人,不过是让你陪老板聊聊天,你都不肯。你以为妈妈真想让你去陪那些老板,要不是唐洛南那么狼心狗肺不肯出手帮助,我也不会想到找其他老板。小笙,妈妈求求你……”

  哥哥……云小笙心中一顿,“妈,你别说了,我去。”

  “天皇娱乐会所顶楼888包厢,晚上7点,千万不要迟到。”

第3章 闷

  天皇娱乐会所,是华城最高档的一间会所,这里出入皆是富豪名流。

  顶楼包厢。

  云小笙站在门口,做着深呼吸。

  她抬起手,还未敲门,门就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见到云小笙顿了一下,“你就是小笙吧?”

  云小笙看过孙总的照片,眼前这个人就是孙总。

  没等她回应,孙总就色眯眯地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自来熟地搂着她的肩膀,“早听人说云家的养女不错,今日一见真人,果然名不虚传啊!我正好玩累了,咱们换个地方玩玩。”

  她一把推开孙总,她不想让自己毁在这种满脸淫笑、满嘴口臭的老男人身上,“孙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看到她反抗,孙总反而更起劲了,再次抓住她的肩膀,猥琐地笑着,“你不是想要为云氏拉投资吗,只要让老子高兴了,投资要多少有多少。不然,我就让云氏破产!”

  “那好,那咱们先签合同。”

  “啪!”

  脸上突然一阵火辣辣,云小笙捂着脸,只听到孙总凶狠地说:“当老子傻?你以为你还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吗?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就别怪老子用强!”

  云小笙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撒腿就跑,却被孙总抓住。他力气很大,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唐洛南从包厢里出来,就听到走廊上传来叫骂声,他本想无视,但是女人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声音……似乎是云小笙?

  长腿加快步伐,往声源走去,走过转角,就看到云小笙抱着墙柱不撒手,而她身后的孙总正对她拳打脚踢。

  “臭表z,贱女人,你装什么高贵冷艳装……”

  该死!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胸口憋闷的慌。

  快步上前,揪起孙总的衣领,拳头不停地招呼在他脸上。

  就算两人已经不是情侣关系,他也忍受不了,曾经被自己捧在手心疼爱的宝,遭受到这种残忍的暴力!

  就算他已经不要她了,他也不准别人这么伤害她!

  “欺负女人?孙总好手段啊!”

  “唐总饶命!饶命啊!是她自己为了钱求我干她的!”

  唐洛南总算打够了,起身,用力踢了孙总一脚,“滚!”

  孙总立即不顾疼痛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

  唐洛南一转身,就看到云小笙跌坐在地上,抬头望着他,眸中全是亮闪闪的星光。

  “谢谢你,救我。”云小笙的声音干巴巴的,喉头有些哽得难受,为什么每次见面,她都是如此狼狈?

  他似是不屑看她:“身上有疤的女人,我做起来没兴趣。”

  她抿了抿唇,不再言语。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扼住她的下巴,冷冷出声,“云小笙,你真是一如既往的贱!卖给我了,还敢让别人……?”

  闻言,云小笙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弧度。

  方才见他为她出手,她一时恍惚,差点忘记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将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现在的他恨极了她。

  “对不起,洛南,云氏真的等不起,不然我也不会……”

  又是云氏!

  为了云氏,她真的该死的可以牺牲一切?

  唐洛南懒得听她解释,把她从地上揪起来,强制拖走。

  “从今天起,待在我家里,没有我的允许,一秒也不准离开!”

第4章 不想接受

  别墅。

  他正在洗澡,她一个人无聊,就在卧室里瞎逛起来。结果,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合照,里面的两人看起来十分甜蜜的样子。

  男人是唐洛南,而女人是阮思琪!

  她顿时浑身一震!

  不敢相信!

  阮思琪是她的闺蜜,她一直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

  她跟唐洛南?

  在一起了?

  不!

  不可能!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从未听阮思琪说起过这件事情,绝对没有的事情!

  可是,照片中的两人,明明这么甜蜜,不是情侣怎么可能会照这种照片?

  所以,她最好的朋友,跟她最爱的男人在一起了?

  而她一直不知道!

  她摇着头后退,她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退着退着,就撞到了一堵肉墙。一转身,就看到唐洛南披着浴袍,披散在额前的碎发低着水珠,一脸淡漠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的陌生,她想骗自己他心里还有她,也无从骗起了。

  她咬了咬下唇,问:“你跟、思琪是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他一只手擦拭着头发,绕过她,走到沙发上坐下,随意吩咐道,“去泡杯咖啡。”

  而她就像没听到一样,不为之所动,直直站着,盯着他。

  他不耐地催促,“快去!”

  她这才回过神来,没有行动,反而上前了几步,走到他旁边,垂着脑袋,开口,“你们、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虽然她跟唐洛南已经分手很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在一起,她心里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背叛的那种感觉。

  “是又如何?”他不屑勾唇,“当初是你要跟我分手的,现在还管我跟谁在一起呢?”

  闻言,云小笙愣住了。

  五年前,她被养母送上其他男人的床,虽然最后没出什么事。但是,她衣衫不整的照片被人疯传,传到了唐洛南那里。她想跟他解释,却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她知道,他肯定是不想理她,所以不跟她联系。果然,第二天就听阮思琪说,他要跟她分手。

  由于,阮思琪是她的闺蜜,她一想到这件事情确实多多少少伤害到他,她便没有任何怀疑,就当他误会她背叛因此跟她分手。加上阮思琪传达的意思,说他不想再跟她联系,也不想再见她,她虽然心痛,但是决定尊重他的决定。

  之后,他也的确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两人就这样分道扬镳、互不打扰。

  现在,他怎么说,是她提出分手的?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跟你分手!当初明明是你……”

  “小笙,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阮思琪的声音,云小笙一晃神,她能随意进出他的家,他们果然在一起了。

  但是,她必须搞清楚一件事情。

  就是,当年谁先提出分手这件事!

  她走到阮思琪旁边,将她推进来,“思琪,当初是你告诉我说,唐洛南要跟我分手,为什么他现在却说当初是我提出分手的?”

  “小笙,你说什么呢,当初明明就是你跟我说要跟阿南分手,让我代为传达的,你忘记了?”阮思琪亲昵地拉着她的手,温柔地笑着,“也是,都五年了,你肯定是记错了。”

第5章 生疼

  阮思琪明明正在笑着,笑得那么温和,却让她觉得仿佛置身冰天雪地,寒冷刺骨!

  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记错!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就算被家人逼着跟唐洛南分手,她也从未想过要跟他分手。

  现在,她算是看明白了。

  是阮思琪在从中作梗!

  一边骗她说唐洛南要跟她分手,一边又骗唐洛南说她要跟他分手!

  当时那种特殊情况,分手又是那么合乎情理,加上两人都联系不到对方,于是他们两人,就这样错过了!

  呵!

  眼前这个伪善的女人,就是她一直以来以为的最好朋友!

  真是耍的一手好手段,将她耍得团团转!

  “洛南,当初明明……”

  “阿南,你对我真好,我刚说很久没见到小笙了,你就把小笙找过来了。”阮思琪坐到唐洛南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一脸甜蜜地靠在他身上。

  云小笙听了她话,顿时浑身一震。

  所以,唐洛南是为了讨好阮思琪,才让她做他一个月奴隶的?

  而她还一厢情愿地以为,他也有点放不下她。

  呵,原来他早已变心,潇洒地移情别恋,倒把还在对曾经念念不忘的她,衬托得无比可笑!

  唐洛南温柔地揉了揉阮思琪的头发,宠溺地笑着,“你开心就好。”

  曾经,这个温柔动作是她的专属,他宠溺的笑容也是她的专属,而现在全给了别人。对她,就只剩下了浓浓的厌恶。

  云小笙紧紧咬着嘴唇,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此刻,她的在场显得多余,她的自作多情更是多余!

  他们的无视,他们的恩爱,对她来说,简直是凌迟,每一秒都是煎熬!

  “不过,她这种人不配当你的朋友,以后记住,她是你的奴隶,她只配当你的奴隶。”

  唐洛南话音刚落,云小笙便看到阮思琪投来的目光,带着一丝幸灾乐的意味。

  让她给情敌当奴隶,不可能!

  她直接开口,“我拒绝!”

  而阮思琪也故作维护道,“阿南,你说什么呢,小笙是我的朋友,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现在的阮思琪,简直活脱脱一朵白莲花。

  云小笙冷冷一笑。

  枉费她一直把阮思琪当做最好的朋友,而阮思琪却把她当傻子一样戏耍。

  她抬头,一脸倔强地看着唐洛南,“我没记错的话,契约里面,只说当你的奴隶,没说当其他任何人的。所以,我不会给其他任何人当奴隶。”

  “契约里面,说的很清楚,你云小笙必须听从我的话,服从我所有决定!”唐洛南抬起眼帘,冷漠地回视她,“所以,你是打算违约?”

  云小笙用力咬着下唇,直到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这才放开。

  唐洛南,你不就是想要羞辱我、折磨我、伤害我吗,好,全都如你所愿!

  我云小笙就任你伤害!

  她低下了这颗曾经骄傲的头颅,“那请问,你们有什么吩咐的吗?”

  明明想着伤害她,但是看到她真的这般低眉顺眼的模样,他却莫名烦躁,心里闷地难受。

  “没事,退下吧,别打扰我们亲热。”

  “是。”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心一紧。

  当初,尽管他一无所有,但始终拼尽全力护着她,绝不让她受一丝委屈,而她却背叛了他。

  他一直说服自己,如今这样,都是她活该,但是为什么,心里却揪地生疼?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