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婿难为全部阅读_女婿难为免费阅读by兔兔纸啊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5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女婿难为全部阅读

女婿难为全文阅读

《女婿难为》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兔兔纸啊所写,赵月生、张秀娥、张莹莹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本书全文讲述了赵月生家里穷的响叮当,于是他给人家去做了上门女婿,虽然嫁的是地主张老汉家的大女儿,可他却与二女儿纠缠不休。

第一章 男嫁女

  时至腊月二十三,赵家庄一家农户家,随着一声令人揪心的婴儿啼哭声,赵有才将旱烟袋在门前的石墩上磕了磕,唉声叹气。

  赵月生知道父亲愁什么,自家本就捉襟见肘,更何况又添一丁。

  看着两个尚不懂人事的弟弟扒着门缝往里瞅,赵有生一把将两人推开,“生孩子有啥好看的!给我滚一边去。”接着两个小家伙嘻嘻哈哈的跑掉,

  看着两个弟弟天真的模样,赵月生看着父亲低声说道。

  “爹,要不你就答应了吧。娘现在刚生了孩子,正需要补身子,家里连下锅的米都没了。我去给张老汉当女婿去,他怎么也得接济咱家点不是吗?”

  赵有才哪里不知道这个理呀,可是让儿子给人倒插门,不仅委屈了自己模样俊秀的大儿子,更会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不能的。

  “容爹再想想吧,还没到那地步上。”

  “爹……”

  赵月生正要再劝父亲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接生婆笑呵呵的冲着赵有才道喜。

  “你们老赵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呀,儿子呀,哈哈……”

  接生婆说着伸出一双捞钱小手,赵有才眉头一皱,“月生送婆婆走。”

  赵月生将准备好的红钱递给接生婆,“大娘辛苦了,别嫌少哈。”

  接生婆看着手上薄薄的红包撇了撇嘴,还真是少,不过这大儿子倒是会说话,长得也俊秀,她倒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行了,别送了,我自己走吧。”

  赵月生看着接生婆气呼呼的走开,知道是嫌弃给的红钱少了,心里叹息一声,转身进屋去看娘了。

  赵有才已经没有了添丁进口的高兴劲了,任谁家也是呀,东西多了也就不新鲜了,更何况自家都四个儿子了,养都养不活,还高兴个屁呀。

  因为家穷母亲在怀孕的时候也没吃上什么油水,脸上一点肉都没有,生下来的老四也是又瘦又小,就像个小老鼠一样。

  看着四弟在自己母亲干瘪山峰上不停的吸允,赵月生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他知道娘根本就没有奶水。

  噗通……

  赵月生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爹你就答应了吧!”

  说完这个自十岁以后就没再哭过的半大小子,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本来还强颜欢笑看着幼子吸允老婆干瘪山峰的赵有才,黝黑的脸上瞬间滑落两行浊泪,接着趴在老婆腿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爹没本事,爹对不起你们呀!”

  十斤腊肉,一袋棒子面,外加二百块钱,十里八乡有名的俏后生,赵月生入赘到了十里外的八里庙。

  赵月生“出嫁”那天,受冻挨饿都不敢对自家男人大吼一声的赵刘氏,头上裹着月子白布,手上拿着棒槌追着赵有才就打。

  而和赵有才家相反,亲家公张老汉可高兴坏了,农村讲究养儿防老,传宗接代,而这个张老汉家中虽富裕却偏生没个儿子命,三胎都是姑娘,谈了那么久这赵有才终于点头,他平白得了个大儿子,能不高兴吗?

  所以办事当天,张老汉把万响的鞭炮,摆了半条街,噼里啪啦热闹的不行。

  要说这十里八乡的女人哪个不想嫁给赵月生这样的好后生呀,要不是他家穷的叮当响,恐怕这说媒的都能把门槛给踩平了,可是赵月生要“嫁”的这个姑娘,张老汉的大女儿张秀娥偏就瞧不上他。

  张秀娥今年十九,比张春生还大上一岁,身材丰腴,面容娇美,皮肤白嫩,身子发育完好,胸前的两坨鼓鼓当当,男人看了只咽口水。

  而此时她正穿着大红新娘装,坐在婚床上,皱着眉头,任凭两个妹妹怎么劝说,脸上都没有一丝笑容。

  话说她的两个妹妹也是美人儿,二妹张秀花小她二岁今年十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能迷死个人,三妹张莹莹十六,身体还没完全张开,不过看她胸口那小山包,和挺翘的小屁股,将来成就不会输于两位姐姐的。

  两姐妹看着大姐要成亲了还是一副苦瓜脸,也是急在心里,她们可不想大喜日子出什么乱子。

  这样想着,两姐妹对视一眼,张秀花水汪汪大眼睛一转,哄道。

  “大姐,你可真好,爹给你找了赵月生这么个好后生,听说这人知书达理的,肯定知道疼老婆。”

  “那是!都来当上门女婿了,还能欺负咱大姐不成?”三妹张莹莹赶紧附和道。

  “可不是吗?上门女婿还敢硬气吗?”张秀娥讥讽说道。

  三妹张莹莹听着大姐的话,知道大姐还是不中意赵月生,心想这是为啥呢?她看了,那男人长得清秀,白白的脸比女人都好看。

  也不知咋的了,张莹莹在见过赵月生后,那颗心就挂在他身上了,不明原因,反正就看他这个人顺眼,不想他受委屈。

  她知道大姐心气高,性子刁蛮,要是她不愿意,这新婚第一夜,恐怕不会让赵月生上炕,这事要传出去,赵月生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所以她必须说通大姐,不能让赵月生难堪。

  打定主意后,张莹莹眼睛呼愣一转玩笑道,“大姐,我看那赵月生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不过呀眼睛里可没有爹说的那种男人气,恐怕还没尝过女人滋味呢,今儿晚上洞房你可得好好教教他呀。哈哈……”

  “哎呀,对对,到时候咱家姐夫可不一定能找到家门呢。哈哈……”二妹张秀花也是赶紧附和,她也想大姐赶紧结婚,那样她这个妹妹才能结呀。

  在农村,老大不办事,老、二肯定不能办的,要不然会被外人笑话的。

  张秀娥听着两个妹妹变法的替赵月生说好话,心里更是认定赵月生个什么事都要指望女人的怂货,心里也更加的厌恶了赵月生了。

  她们三姐妹各怀心思的在婚房里,而赵月生呢,看着酒席上满桌的宾朋竟没有一个亲人,心里不觉戚戚然。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规矩,男人给人做了上门女婿,男方的家人肯定不能上席了。

  他本就不会喝酒,加上此时心情不佳,所以没喝几口身子就晃悠了,而一直招呼客人的张老汉,看着他身子晃悠,赶紧将他拉到后院了,上门女婿也没那么多讲究,张老汉看着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冲着大闺女的房间就喊了一声。

  “秀花、莹莹赶紧出来,你姐夫要进门了……”

第二章 你敢

  他的话音一落,尚在婚房内劝说大姐的两姐妹,对视了一眼,心里叹息一声,无奈的摊摊手出了婚房。

  张秀娥虽然不愿意嫁给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男人,但是她也不敢明着反抗张老汉,见俩妹妹都出了房门,赶紧将红盖头重新蒙在头上,耳朵仔细听着屋里的动静。

  屋外张老汉将两个姑娘赶走,一使劲就将赵月生推进了婚房,而后笑呵呵的就关上房门,拿着烟袋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而赵月生被张老汉这么一推,本就晃晃悠悠的身子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肚子在地面上一压,顿时酒嗝出来了,接着浓重的酒气就冲向了张秀娥,让本就不情愿的张秀娥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掀开盖头,腾腾跑到赵月生面前,抬脚就想往他腰上踹去,可是脚刚抬起来,就听到门外父亲啪嗒啪嗒抽旱烟的声音,知道老爹在外面盯着,吓得赶紧将脚又收了回来。

  张秀娥眼神阴沉的盯着地上晕乎乎的赵月生,心里恼怒,想着自己要和这个没出息的男人过一辈子,杀了赵月生的心都有了。

  而此时的赵月生呢,本来头沉沉的已经要晕睡过去了,可是鼻子里却陡然钻进来一股清新的香气,迷糊的睁开眼,抬头就看到一个面庞娇美,身材丰腴的,穿着红嫁衣的女人,登时清醒了。

  “你,你是秀娥?”

  听着赵月生发问,张秀娥冷哼一声,秀眉紧皱,这个混蛋怎么醒了,她多想这个男人能睡死过去。

  赵月生看着张秀娥紧皱的眉头,明白这个女人看不上自己。

  说实话,赵月生也看不上自己,自从有了给人当上门女婿想法的那一天,他就看不起自己了。

  可是为了让家人吃上一口饱饭,他必须忍,不仅要入赘,还要讨好整个张家,只有这样张老汉答应的每月二十块的后续接济才能到父亲手里。

  所以他对张秀娥的冷眼只当看不到,晃悠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舔着脸笑道,“秀娥你可真好看……”

  说着赵月生笑嘻嘻的就往张秀娥身上凑,一不小心就碰上了张秀娥饱满的胸前,觉得软软的像棉花一样,恨不得扒开衣服摸上一把,吃上一口。

  赵月生闻着张秀娥身上的香味,心里暗道,这上门女婿虽然要忍气吞声,但是能每天睡张秀娥这么白嫩的漂亮女人,自己也不算亏。这样想着,赵月生觉得自己所有哀怨尽数消失了。

  而张秀娥呢,看着赵月生往自己身上挤,眼睛色眯眯的看着自己胸前,心里对赵月生越加的瞧不上了,想着一会自己就要被这样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就想将他一把推开。

  可是父亲就在外面盯着,她根本不敢将这个男人直接踢出去。

  脑袋急转,眼睛陡然一亮,扯着嗓子喊道,“是呀,既然我这么漂亮,你就不想对我做点什么吗?”

  门外的张老汉听着大女儿的话,那被旱烟熏黄的牙齿登时笑的露了出来。

  赵月生怎么也没想到,一直皱眉的张秀娥会说出这种话,看她此时媚眼如丝舔着嘴唇,似乎急不可耐呢。

  他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却仍然是雏鸟,看着张秀娥俊美的脸蛋,大大的胸脯,尤其是那迷人的红唇,咕咚咽着唾沫,嗓子发哑的说道。

  “秀娥,那,那……”

  张秀娥看赵月生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嘴上挂上迷人的笑容,手轻轻抓起赵月生的手,牵引着他往床上走去。

  赵月生的手被张秀娥抓住的那一瞬间,直接呆了,好软。当他被张秀娥按倒在床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身下早已经撑起了大帐篷。

  他忍不住要去摸张秀娥那饱满的胸前,却被张秀娥不动声色的躲了过去,此时张秀娥红润的舌头在薄薄的嘴唇上刮蹭不时发出的奢靡的声音,让他根本没有了任何思考能力,只想着赶紧将她压在身下,做那爱人之事。

  想着马上就可以和美娇娘赤果相待,赵月生忍不住咽起唾沫,而张秀娥似乎也没有让他失望,张秀娥故意挺了挺胸脯,舔着舌头声音靡靡的说道。

  “月生,忍不住了吗?你看你下面都大了,来,把衣服脱了吧。”张秀娥说着一把就将赵月生的裤子脱了下来,而手更是直接抓住了赵月生那挺大之物。

  张秀娥软嫩的小手一抓住身下,赵月生立即觉得舒适无比,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忍不住用力往前挺了挺,祈求道,“秀,秀娥你也脱了吧,我受不了了。”

  听着赵月生的话,张秀娥低头看着手里那恶心的物件,竟然还在手套中挺动穿梭,眼底滑过一丝阴冷,娇声诱惑道,“哦?月生让我脱了衣服,是要干啥呀?将你这挺大的怪物塞进我下面吗?”

  张秀娥说着手还前后套.弄了一下赵月生的物件,让赵月生更加浴火焚身,急不可耐的说道,“秀娥,快,快点吧。”

  可是他话音一落,没有看到张秀娥脱衣,却陡然觉得身下一疼,低头一看,张秀娥竟然就像拔萝卜一般,用力的往外拉自己坚石更的物件,。

  “啊,疼,疼,你干什么?!”赵月生疼的大叫。

  “咋了?你不是想这样吗?看,多好呀,爽吗?”

  张秀娥心里好笑,这样的男人还敢对自己非分之想真是不知死活。

  身下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赵月生彻底清醒了,看着张月娥眼里的阴冷,知道张秀娥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要洞房的意思。

  当即怒了,猛地将张秀娥推开,然后双手使劲的揉搓着身下,都红中了,这个女人是有多狠。

  张秀娥没想到赵月生这个怂货竟然敢打自己,气急,登时从地上站起来,抬脚就踹在低头安抚宝贝的赵月生身上。

  被女人打,赵月生一个男人哪里能忍受的了,气呼呼的提上裤子,一步迈出,举起手就要扇张秀娥。 “你敢?!”张秀娥仰着脸斜睨着赵月生冷声道。

第三章 羞辱

  赵月生愣住了,看着张秀娥傲慢的脸,他真想打下去,可是他不敢,他知道要是真打下去的话,就会被立即赶出张家,所以他屈服了,嘴唇哆嗦着,像个懦夫一样将手慢慢的放了下来。

  “哼!没种的怂货!”

  张秀娥的话像根刺不停的钻进他的心脏之中,可是他却只能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赵月生的表现让张秀娥更加认定了心中所想,这个男人就是个怂货,嘴角不屑的笑着,慢慢的走向婚床,像个女王一样坐在上面,冷声命令道,“给我滚过来!”

  听着张秀娥侮辱的话,赵月生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可是最后他败下阵来,为了家人能吃上饱饭,他不能反抗,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一样,一转身就要对观众堆积上了讨好的笑容。

  张秀娥看着赵月生屈服得意道,“赵月生,我张秀娥的床可不是你这样的怂货能爬上来的。我也不难为你,咱们呢,人前还是恩爱的夫妻,我爹也会每月给你们家钱。人后呢,比如今天,呵呵,你就是个下人,敢不听话我就立即把你赶出去!听明白了吗?!”

  赵月生握着拳头,下人?呵呵,自己不过就是她的一条狗,人前夫妻,人后奴仆吗?男人的尊严让他不能忍受,但是为了爹娘能吃上一口饱饭,他不得不忍气吞声。

  “明白,明白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赵月生就觉得尊严从自己心底彻底的消失了。

  赵月生的表现让张秀娥很满意,这夜她让赵月生使劲的摇床,那富含节奏的吱呀声,像极了男女房事的声音。

  直到后半夜赵月生手臂发酸,张秀娥才让他停手,扔给他一床被子道,“滚,地上睡去!”

  即使心里愤怒,赵月生却也不敢忤逆,而且累了一晚他也困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可是后半夜的时候,赵月生突然被噩梦惊醒了,黑夜中他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

  梦里所有人都冲着自己指指点点,说自己没出息窝囊废,而张秀娥更是拿着皮鞭,嘴角阴毒的笑着,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抽.打,骂自己怂货,癞蛤蟆。

  冬夜里借着透射进来的月光,他看着在床上熟睡的张秀娥,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此时想要逃离这里,逃回家,他后悔了,他后悔做了上门女婿。

  于是他慌忙穿好衣服,悄声的走到房门口,可是一打开房门,冬夜里冰冷的寒风打了他一个机灵,而后自家那四面漏风屋子,面黄肌瘦的兄弟像恶梦一样钻进了他的脑仁,揪心的疼痛开始了,泪水从他脸上流了下来,他猛然将寒风关在门外,而后猛然转身重新钻进被窝。

  在被窝里他浑身颤抖着,发誓一定要将今天的耻辱如数奉还,他不仅要上张秀娥,还要将张家的三个女儿都上了!他要让人知道,即使做上门女婿,自己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样不能被人瞧不起,尤其是女人!

  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闹腾的张莹莹就受了父命,来喊大姐和姐夫起床吃饭,当张莹莹正要敲门时里面就传来了吱呀吱呀的床板声,心里暗呼一口气,看来自己担心的事没发生,大早晨的就弄,看来姐姐很欢喜呢。

  “咳咳,姐,姐夫该起床吃饭了哈。”张莹莹咳嗽一嬉笑道声。

  听着外面的声音,张秀娥一脚踢在赵月生身上,“别晃了!”然后冲着外面喊道,“三妹呀,你先回去,我们这就过去哈。”

  赵月生忍着心里的不满,努力在脸上挤出几分笑容对张秀娥道,“可以去吃饭了吧?”

  张秀娥听着赵月生的话,讥讽道,“呵呵,咋了?没吃过饱饭啊?放心,我们张家的饭可是管饱呢。不过呀,还有点事……”

  赵月生忍着心里的愤怒,正要问还有什么事的时候,手一下子就被张秀娥抓住了,接着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上就被张秀娥用剪子划出一个口子。

  “你干什么?!”赵月生愤怒道。

  “抹点血呀。我可是是个处,被你干了一晚上咋能没点红呢。”张秀娥的讥笑着按着赵月生的手在洁白的床单上涂抹,看着血迹片够大的时候才住手道,“一会,给我好好演!要是让爹看出什么来,我饶不了你!听到了吗?”

  “嗯。”赵月生捂着仍然往外冒血的手低沉道。

  当赵月生和张秀娥“恩爱”的牵着手走进张老汉屋子,张老汉笑眯眯的看着赵月生,对于这个女婿他是一百个满意,知书达理的俏后生,要不是赵有才家太穷,赵月生还可不会给自己做上门女婿的。

  “儿子,来坐爹旁边。”张老汉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上门女婿就是要把岳父当爹,张老汉这样喊自然没错,可是落在赵月生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

  他愣了一下,那空着的一只手立即攥起了拳头,而此时张秀娥却是赶紧笑道。

  “咋了,爹?你这有了儿子,就不想要我这闺女了是不?”

  “哈哈,咋的了,吃醋了。我就稀罕月生,来来,月生赶紧吃饭。”

  听着张秀娥和张老汉的对话,赵月生恨不得立即掉头就走,可是却不敢,坐在桌子上,看着满桌子的鱼肉,也没什么胃口了。

  饭后,张老汉看着赵月生饭菜没吃几口,就觉得这个后生还有别的心思,心还没在张家,他知道得给赵月生说说规矩了。

  他试探的问道,“月生呀,爹问你,你想啥时候回家看看呀?”

  女嫁男有回门,而男嫁女,可没有回门这一说,张老汉这么问,纯粹是要敲打赵月生,只要赵月生表露出来一点想家的念头,他不介意立即找人把赵月生两条腿打折,让他一辈子留在自己家哪都去不了。

  男人只要做了上门女婿就意味着他整个人都卖给女方家了,他要为女方家传宗接代,养老送终,不能够再惦念着自己的父母。

  在很多地方,在入赘前男方是必须要签订协议不准惦记老家的,虽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是却是一种民俗约束力,不容违背。

  听着张老汉的话,赵月生心里一惊,这第一天就问我啥时候回家?绝对有问题,赵月生可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入赘的规矩,眼神闪烁心里想着怎么糊弄过去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的小.姨子,张莹莹开了口。

  “爹,姐夫这才刚来,那么严肃干啥呀?”

  饭桌上张莹莹就一直笑眯眯盯着赵月生,不知怎么的她看到张春生就觉得心跳加快,一点都不愿意让他受委屈,知道老爹是要为难赵月生,就赶紧出口袒护。

第四章 贱人

  “呵呵,你这小丫头还护着你姐夫了呢。”张老汉笑眯眯的说道。

  张老汉最喜欢他这个小丫头了,机灵古怪,在镇上中学里名列前茅,很有可能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呢。

  “那是,以后姐夫和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咋能不对人好呢,是不姐夫?”张莹莹笑眯眯的对着赵月生说道。

  赵月生看着张莹莹一脸天真模样,心里某处像被触碰到一般。这张家人看自己的目光中都带着鄙视和讥讽,可是唯独从张莹莹这个姑娘眼中看到了尊重和认可,那是看自己长辈的眼神。

  知道张莹莹是为自己解围,赵月生脸上露出笑意说道,“小妹说的对,咱们是一家人。”

  张老汉的考量结束后,赵月生就想返回后院,可是却被张秀娥给喊住了,“干啥去?把碗筷收拾了!”

  她说完屁股一扭一扭的走掉了,赵月生拿眼看着张老汉,问道,“爹,我收拾吗?”

  这声爹他喊的很别扭,但是却不得不这样喊。

  “是呀,收拾呀。难不成还让我这个一家之主收拾呀。”张老汉说的理所应当。

  赵月生明白了,以后张家的脏活累活,就连收拾碗筷这样的活计都得自己干了,看着张老汉剔着牙翘着二郎腿一副老太爷的模样,赵月生真想一拳将他打翻在地,让他知道,自己也是有底线的。

  他真的忍不住了,就算被赶出去,他也不受这窝囊气了,他迈出步子,就像打张老汉,可是就在此时张莹莹的嗔怪声就响了起来。

  “爹你这是干啥呢?让姐夫一个大男人收拾桌子,亏你想的出来,姐夫你赶紧歇着去吧,我收拾。”

  说着张莹莹挽着袖子就要动手,赵月生看着这个为自己解围的小姨.子,高扎的马尾,巴掌大的小脸,厚实的碎花衣服里尚且可以看出那初具规模的胸脯,袖口挽起露出的葱白手臂想白玉一般,煞是好看。

  “哎呀……就你这个小丫头心疼姐夫是吧?那行,你就帮他收拾吧,我去遛弯了。”张老汉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哼着小曲笑呵呵的从赵月生身边走了过去。

  二姐张秀花本来还想看看赵月生出丑呢,这会爹走了她知道没戏看了,有些郁闷的说道,“小妹,你就和你的好姐夫一块干活吧。”

  张秀花的话让赵月生听着格外刺耳,知道她是在讥讽自己,看着她丰腴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开,心里暗骂,早晚把你给办了!

  张莹莹看着赵月生恶狠狠的看着张秀花,知道他生气了,笑着圆场道,“姐夫你别生气,二姐没坏心的,就是说话直,熟了你就知道了。”

  听着张莹莹的话,赵月生笑了笑,看着张莹莹葱白的小手不停的忙活,才意识到这本是自己的活,顿时心里一暖说道,“谢谢你了,莹莹。”

  听着赵月生突然叫自己的名字,张莹莹只觉得亲昵心砰砰直跳,干活的手都不利索了,险些将手里的碗给摔在地上。

  两人收拾的很快,眼看快收拾完的时候,张莹莹却突然开口了,“姐,姐夫,那个你先将碗筷都放起来吧,我出去一趟。”

  然后在赵月生诧异的眼神中,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赵月生看着张莹莹活泼的马尾辫一跳一跳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张莹莹这个小丫头天真活泼,心地善良,在张春生看来是张家的最后一片净土了。

  赵月生看着一餐下来,桌面上剩下的肉食,不仅悲上心来,不知道家里爹娘现在是不是能吃上一顿饱饭了。

  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为了以后张老汉给家里的接济,他也得将这门有名无实的夫妻给演下去。

  将洗好的碗筷刚放进橱柜,赵月生就觉得一股尿意从下方传来,于是赶紧快步朝茅厕走去。

  农村的茅厕一般都在院子东南角,只有一个,不分男女,赵月生此时尿急,低着头急匆匆的就钻了进去,一进去就迫不及待的将东西掏出来,准备放水。

  可是就在自己刚要尿出来的时候,一声尖叫声突然响起,将赵月生已经冲到门口的水流,瞬间吓了回去。

  赵月生扭头一看,才发现张莹莹正蹲在茅坑之上,小脸绯红的仰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宝贝,吓得赶紧将东西塞进衣服里,连声说道,“对,对不起莹莹,我,我太着急没看到你在。”

  慌乱中赵月生眼睛不经意的瞅到了张莹莹下面的地方,水草稀疏还能看到白白的粉粉的肉色,赵月生咕咚咽着唾沫。

  虽然昨晚和张秀娥成婚了但是他根本就没见过张秀娥的那里,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女人那里,此时他这个十八岁的老处男,只觉得嗓子发干,双腿发软。

  而张莹莹呢,刚才正干着活突然就觉得肚子痛,所以就急急跑出来上茅房,可是谁曾想刚上了半截,姐夫火急火燎的就跑了进来,自己刚想喊他出去的时候,他已经掏出那东西要放水了,所以她吓得赶紧捂着眼尖叫出声。

  此时她看着赵月生竟然傻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登时小脸绯红,慌乱的娇嗔道,“你,你还看!还不快出去!”

  听着张莹莹的话,赵月生猛地惊醒,吓得赶紧转身出来茅厕。

  看着赵月生出了茅厕,张莹莹心里稍安,这时候她才想起自己竟然看到了赵月生那里,一想到那大大的东西,她的小脸就开始发烫,心里想着,姐夫那里怎么那么大,那就是二姐说的男人的东西吗?那玩意弄进身体里不得疼死呀。

  赵月生自然不知道张莹莹在想什么,但是他此时后悔自己出来早了,自己应该再仔细看看那个地方,心里回想着张莹莹那个地方,只觉得真美,恨不得再钻进去看看。

  可是肯定不行了,他有些郁闷的往后院走去,自己这还憋着尿呢,前院茅厕被用了,那他就回后院吧。

  因为张秀娥和赵月生结婚,为了避嫌,张老汉就让两个女儿搬到前院来住了,所以此时后院也就他们新婚小两口住着了。

  赵月生尿急根本就没有从后院大门过,而是从前院的偏门直接去了后院,一进后院他就火急火燎的往茅厕钻去,当水龙头打开的那一瞬间,他觉得浑身都舒坦了。

  放完水,当他扶着东西将残留的水渍抖落掉的时候,耳朵里却突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他心里一惊,这后院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此时后院应该只有张秀娥吧,如果有其他人也就只能是张秀花吧,怎么会有男声呢,而且听声音中气十足肯定不是张老汉那入土半截的老头。

  赵月生再仔细一听,竟然是从婚房里传出来的,妈的,张秀娥这个女人在偷男人,而且是和自己成婚的第二天就偷人。

  赵月生怒了,我说怎么不让我碰呢,原来是有相好的了。

  妈的,你个贱女人,就算我是入赘的,也不能让你这么羞辱吧,赵月生提上裤子,怒哄哄的就冲向了婚房。

  到了门口,伸手就要推门而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张秀娥的声音就传进了赵月生的耳朵里,他的手立即收了回来,他倒要听听张秀娥和奸夫说些什么。

  “学易哥哥,你别生气嘛,我叫你来还不是想你了吗?你不知道我现在一天不见你浑身就痒的难受。”

第五章 找书

  张秀娥的声音就像是发春的野猫,听得赵月生只觉得恶心。竟然真的是在偷汉子,学易哥哥?赵月生皱着眉头,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全名应该是叫王学易,昨儿个他还来吃酒席的。

  赵月生这里正自生气的时候,里面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秀娥,你别胡闹了行不?你这刚结婚就把我叫来,不怕被赵月生发现了?”王学易有些担心的说道。

  “切,就那个怂货,他知道了能怎么样?一个上门女婿和下人有啥区别,我让他打狗他不敢撵鸡,被他发现了正好,咱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张秀娥的话让赵月生牙齿都快咬碎了。

  “可别瞎说,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咱俩在这八里庙就没法见人了。好了,喊我来到底有啥事赶快说,说完了我还得赶紧走。”王学易有些不耐了。

  “能有啥事呀,想你了呗。”张秀娥声音yin贱的说道。

  “赵月生昨儿晚上没把你喂饱?”王学易疑惑的问道。

  “那个怂货?呵呵,我压根就没让他上床,学易哥你知道吧,赵月生这个家伙其实就是我的下人。”张秀娥的话,让赵月生恨不得将她立即掐死。

  “啥?你没让他上床?”王学易不可思议的看着张秀娥。

  “是呀。只有学易哥这样的男人才配的上我。好了,学易哥,不要再说了快来吧。”

  听着张秀娥真的没让赵月生上床,王学易心里替赵月生悲哀,不过这倒是便宜了自己,“小骚、货,我来了……”

  接着赵月生就听到重物砸在床上的声音,再接着就是吱呀吱呀的床板声和张秀娥风、骚的呻~吟求cao声。

  赵月生在门外紧握着拳头,自己的老婆新婚之夜不让自己上床,第二天一早就急不可耐的和奸夫云雨,这样的事发生在谁身上都忍不了呀。

  赵月生真的想冲进去将张秀娥这个女人打死,可是真的撞破后,又能怎样呢?张老汉还能将这对奸夫yin、妇打死吗?

  肯定不能,因为那是他的女儿!

  所以结果只有一个,就像张秀娥说的那样,张老汉会将自己赶出家门。

  灰溜溜的逃掉,一辈子抬不起头,根本就不是赵月生想要的,他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外,听着张秀娥越来越大声的呻.吟,猛然转身离开。

  他是个男人,但是此时必须做孙子,即使知道别的男人正在自己老婆身体里进进出出,他也只能把唾沫往肚子里咽。

  他紧握着拳头,一直到过了偏门进了前院,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他不能让人看出他的愤怒,尤其是张家的人。

  张莹莹此时已经方便完了,刚从茅厕出来就看到了赵月生,想着刚才赵月生看到自己的那里,张莹莹有些扭捏的开口道。

  “姐夫,你,你还上茅房吗?”

  张莹莹的声音将一直低头想着怎么报复张秀娥的赵月生喊醒了,一抬头,就看到张莹莹满脸羞红的看着自己。

  看着张莹莹娇美的小脸,双手交叉叠在身前的小女儿姿态,赵月生回头往后院婚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想着王学易和张秀娥正做的事情,他那放开的拳头重新攥了起来。

  张秀娥你给我带来的耻辱我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这样想着,看着青涩的张莹莹,他脸上重新堆满了温和的笑容。

  “莹莹你方便完了?”

  说完赵月生特意还往张莹莹身下位置看了一眼,阳光下盈盈的似乎带着点水汽。

  “是,姐,姐夫,你还要方便不?”张莹莹感觉赵月生的目光和方才不一样了,似乎带着几分玩味或者怨恨。

  “不用了,姐夫刚才去后院解决了。莹莹现在在镇上读书吗?一定很有学问了,姐夫就羡慕你们这些可以上学的人。”赵月生声音里带着几分沮丧。

  张莹莹知道他是羡慕自己可以读书,想着他这么秀气的一个人,要是读书的话肯定很厉害,可惜他偏生在那样一个贫穷的家里,白白浪费了天分。

  看着他脸上露出的羡慕之色,张莹莹心中不忍,说道,“姐夫,你是不是特别想读书,来跟我进屋,我屋子有好些书呢,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多看看的。”

  说着张莹莹也不避讳,伸手抓上了赵月生的手,张莹莹的手柔若无骨,皮肤白净如玉比张秀娥的都要好上几分,让赵月生的心思更加活跃了起来。

  推开房门,顿时一股少女清香钻进赵月生的鼻孔,房间虽小但是整理的井然有序,绣花的枕头放在叠的整齐的被子上。进屋后张莹莹习惯性的将房门关上,而后弯腰去自己床下翻弄书籍,略显昏暗的小屋里,张莹莹挺翘的小屁股正对着赵月生,让赵月生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赵月生不是什么坏人,相反是个心眼极好的穷小子,但是任他心眼再好,此时想到老婆正和野男人在床上欢好也压不住火气呀,看着张莹莹的小屁股,再看看自己身下已经起来的反应,张秀娥你不仁我不义,想着迈着步子就朝张莹莹走去。

  因为要扒拉床底下的书,所以张莹莹必须不停的伸手往里够,这样也带动着挺翘的小屁股不停的晃动,一扭一扭的,更是不停的勾着赵月生的浴火。

  赵月生慢慢朝张莹莹走去,他此时眼中只有那一个滚圆的屁股,他想一把将那包裹的衣服扒开,然后挺、进去,他还没有感受过女人的滋味,不过刚才听那张秀娥的猫叫声,那种爽中带痛的呻~吟,想必王学易应该很爽。

  现在轮到自己爽了!

  他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了,想着将东西送进张莹莹这青涩小.姨子身体里,他感觉既刺激又愧疚。

  他双手悄默的扶上了张莹莹的挺翘的屁股,就像是帮张莹莹稳住身形一样,即使隔着厚厚棉裤,他仿佛也能感觉到张莹莹挺翘屁股带给自己的那种爽感,让他忍不住手开始往张莹莹的腰间滑去。

  而张莹莹呢,此时她正在床下够着书,突然觉得一双大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柔柔的甚至带着几分颤抖,这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她当然知道是赵月生。

  从赵月生进她家门的第一天,张莹莹这个活泼的女孩,心就挂在了这个姐夫身上,此时那双手一落在她的屁股上,她的身体一颤,顿时觉得酥酥、麻麻的,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希望赵月生再多摸一会。

  所以她在床下够书的动作变慢了,屁股扭、动的也慢了,她怕把赵月生吓跑,她在床下的呼吸开始急促了,感受着那双手开始往自己腰间滑去。

  她不仅没有被强的恐惧,反而渴望起来,尽管学堂教育让她明白这样不可以,但是她真的想姐夫能将她的裤子脱下,做些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想起昨晚的那个春meng,梦中赵月生粗狂的身体,她真想催促一下,让赵月生快点进来。

  赵月生一双手战战兢兢的,在确定张莹莹似乎并没有发现后大胆起来了,双手同时往纤细的腰身上滑去,自己的身下帐篷也开始练习一般,尝试着朝棉裤上并不清晰的身体缝隙中挪去。

  当他身体的下面的最前端碰到棉裤的时候,张莹莹的身体抖了一下,吓得他赶紧往后退了一点,声音沙哑的问道。

  “那个,莹莹,找不到就别找了,我不是特在意的。”

  他说着开始一点点的往后退,手也开始从张莹莹的腰身上滑了下去。

  “啊,再,再找找吧,姐夫你扶着我点哈。”

  张莹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赵月生心想应该是累的。不过她说让自己扶着她点,不是给自己机会吗?

  既然张莹莹都这样提供机会了,赵月生怎么能怂呢,他犹豫一下接着就将手重新放了回去,张莹莹的腰间,手指也开始轻轻的勾动张莹莹腰间的衣服了。

  当里面雪白的肌肤露出来的时候,赵月生手都抖了,忍不住弯下、身子想要亲吻那雪白的肌肤,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张莹莹身体突然往后一退。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