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沈柠顾骁霆小说的名字是《若有来生,再不遇你》,这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短篇现代言情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沈柠顾骁霆小说

沈柠顾骁霆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沈柠顾骁霆小说的名字是《若有来生,再不遇你》,这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半夏所著,小说讲述的是沈柠痴痴的爱了顾骁霆十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没有放弃过,可是顾骁霆最残忍的在她嫁给他后让她与自己的孩子生离!

第一章 女儿死了

  抢救室。

  “对不起,顾少奶奶,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她才三岁,承受不了电击……我们,尽力了……”

  医生抱歉地看了一眼沈柠,打算用白布遮住孩子的脸。

  多漂亮的小女孩啊,可惜小小年纪得了肝硬化,还没等到合适的肝源,就恶化了……沈柠发了疯一般冲上去,“不!不要!”

  她一把推开医生,颤抖着将床上轻飘飘的女儿抱起来,眼泪猝然落在孩子已然渐渐失去温度的惨白小脸上,“小惜……小惜,我是妈妈,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你才三岁,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崩塌!

  沈柠踉跄着后退两步,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浑身抖若筛糠,“小惜,我是妈妈,你最爱的妈妈,你只有妈妈,你不跟妈妈在一起,你怎么办?”

  突然,身后一阵快步——

  男人卷了一室冷气进来,“把孩子给我!”

  声音沙哑,但语气不容置疑!

  沈柠一颤,抱着孩子紧了紧,警惕地往后缩,“顾骁霆,你要干什么?”

  男人的眼中毫无怜悯,哪怕他眼前消失的小生命和他无冤无仇,“我干什么?当然是把你这个死了的女儿心脏立刻给小易移植!”

  顾骁霆揪住沈柠的手拽开,强行把孩子抢了过来!

  “不要!”

  沈柠扑上去,立刻就被两个大块头压住肩膀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连身体都在摇晃,“顾骁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我们的女儿还没死,你怎么可以把她的心移植给别的孩子……不可以!”

  顾骁霆深眸骤然一凛,冷笑,“小易是四叔的孩子!四叔为了你出车祸死了,你把你女儿的心脏移植给他的儿子,难道不是应该的?”

  沈柠脖子上青筋暴突,瞪大眼睛大吼,“不!小惜没死!顾骁霆!你把小惜放下!就算她死了,我也绝不准你用我女儿去救宋晓晓的儿子!”

  他以为她不知道,宋晓晓虽然是他的四婶,其实也是他的初恋!

  她嫁给顾骁霆后,他几乎没回过他们的家,女儿小惜从出生开始便身体不好,她常常半夜抱着孩子去医院……那一次,四叔开车带她们母女俩去医院,却不幸出了车祸。

  四叔去世后,顾骁霆光明正大去照顾宋晓晓母子俩,再也没回过他们的家,连小惜生病也不闻不问!

  如今,却要拿小惜的心脏去救宋晓晓的儿子!

  顾骁霆眸中目光冷毒:“不准?呵!你忘了这只不过是你嫁进顾家后犯骚跟野男人生的小孽种了?”

  “小惜不是孽种!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我顾骁霆还没有见绿帽子就戴的爱好,沈小姐!”

  “你为什么宁愿相信宋晓晓,也不相信我?”

  她怀孕八月,高危早产才拼命生下的小天使……竟然被一张亲子鉴定就判了死刑!

  “闭嘴!除了四叔大婚那晚,我根本没有碰过你!她是不是我女儿,亲子鉴定已经证实!”

  沈柠被摁在地上,气极反笑,“亲生女儿你说是绿帽子,现在却要去管宋晓晓生的孩子,呵,顾骁霆!你真脏,你知不知道跟自己的四婶不清不楚,那是乱伦!”

第二章 疯子

  一秒,两秒……

  顾骁霆额上青筋鼓起,忍住要掐死沈柠的冲动,眼神里全是恨,“沈柠!你最清楚四叔为什么出车祸!”

  “车祸是意外!”

  如果不是顾骁霆常年不在家,不是因为所有佣人都排挤、冷落她……小惜发病的时候,也不至于连一个能送她们母女去医院的人都找不到!

  “可四叔是为了救你这个孽种才出事!”见她面露懊悔,顾骁霆恨意更浓:“沈柠,女偿母债,你不亏!”

  话毕,大力甩开了沈柠,头也不回要离开。

  沈柠跌跌撞撞追上去,崩溃大哭:“虚伪!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从来就没放下过宋晓晓!”

  顾骁霆的脸冰霜瞬布,怒声呵斥下属:“把她关起来!手术结束之前不准放人!”

  手脚立刻被人摁住,沈柠绝望到颤抖,“顾骁霆!我恨你!”

  眼泪就像掺入了玻璃渣,顺着脸颊淌进心脏,扎得好疼……沈柠再次见到女儿时,是翌日凌晨。

  整整13个小时的心脏移植手术,每一分每一秒都凌迟着她的心。

  扶着墙颤颤巍巍地走进手术室,看着床上那个被白布遮住了的小身体,沈柠再也没能控制住情绪,一把扑到了孩子身上,悲恸大哭,“小惜,你别走……妈妈好痛,你带走妈妈好不好……”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手术部。

  “手术很成功,你生的这个孽种能把命延续给小易,也算是有点用处。”

  冰冷如同从地狱中穿透而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泪流满面的沈柠骤然一僵,缓缓转眸看去。

  对上顾骁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沈柠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站起来冲向他,“顾骁霆!你这个刽子手!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女儿,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沈柠的拳头,一下下砸在男人的身上,却显得那样无力,颓然。

  顾骁霆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咬牙道,“我再说一遍,她是野种!不是我的孩子!和小易心脏匹配,那是她的造化和福分!”

  沈柠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睚眦欲裂地看着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流着眼泪却突然笑了起来,“顾骁霆!你这个蠢货!我沈柠只睡过你这么一个男人,如果小惜不是你的,难道还是凭空来的?连我都能猜到那个亲子鉴定是假的,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为什么!”

  “因为那晚你睡的男人根本不是我!你喝醉睡了你不知道,但亲子鉴定足以说明一切!”

  顾骁霆冷眸中仿佛淬了毒,看向沈柠的眸光恨不得将她凌迟,“你自己犯贱生下野种,还想让我喜当爹!沈柠,我顾骁霆在你眼里就这么愚蠢?”

  “呵……呵呵……”

  沈柠突然仰头癫狂地笑了两声,转眸看向床上的小惜,眼泪控制不住地滚落,“小惜,妈妈的宝贝……你听到了没?你心心念念爱着的爸爸,居然是这么一个大蠢货!

  “每次妈妈带你去医院,你问我爸爸为什么不来看小惜,爸爸是不是不爱小惜……妈妈还骗你说爸爸忙,爸爸不是不爱你,是太爱你怕看到你生病的样子……对不起,宝贝,是妈妈骗了你……”

  沈柠哭得声嘶力竭,抱着已经冰冷的孩子,瘦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

  顾骁霆捏紧了拳头,冷冷地丢下“疯子”两个字,转身决然离开。

  “顾骁霆!我!恨!你!”

  身后,传来沈柠歇斯底里的悲吼。

第三章 亲生儿子

  沈柠抱着小惜的尸体回到病房里,瑟瑟缩缩地坐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但凡有一点声音传来,她便下意识把怀里的孩子抱紧,一脸惶恐惊吓。

  其余的时间,她只抱着孩子,轻轻地摇晃,一边流泪一边轻轻哼着摇篮曲……绝望悲恸的样子,让人不忍多看一眼。

  像个几近破碎的瓷娃娃,仿佛被人一碰就会彻底碎掉。

  小惜的主治医生王成进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看着沈柠怀里的孩子,青紫的面部已经塌陷下去,纵然见惯了太多死亡的他,也不忍红了眼。

  “顾少奶奶,节哀顺变。您和顾先生都还年轻,还可以生很多孩子……只是您要记住,以后不要给孩子乱吃补药,这么小的年纪,肝硬化很罕见……”

  补药?

  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扎进了心里,沈柠一下子疼地反应过来。

  她踉跄地爬起来,仓皇地摇了摇头,“不!我从未给小惜吃过补药……”

  小惜生下来就体弱,她认为是自己孕期没给孩子好的营养,月子里开始就亲手带女儿……小惜长大一点的时候,家里根本没人帮她,都是她亲自给孩子做辅食……她怎么可能蠢到给三岁不到的孩子去吃补品?

  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画面,沈柠本是悲怆的红肿的眼眸里,顿时涌满震惊。

  “王医生,帮我照看小惜!”

  沈柠把孩子的尸体塞进王医生怀里,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心内科,VIP病房。

  披头散发的沈柠直接冲进了小易的病房,一把攥住了正在沙发上休息的宋晓晓胳膊,冷声质问,“小惜是被你害死的,是不是?”

  宋晓晓看到突然出现的沈柠,画着精致妆容的眼底瞬间划过一抹嫌恶。

  看了一眼套间里还在睡觉的小易,宋晓晓一把甩开沈柠,讥诮地勾了勾唇,“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那个野种是怎么死的,关我什么事?”

  沈柠赤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宋晓晓,“是你!是你经常让小易给小惜带食物来吃,那些食物里,一定有小惜不能吃的东西!”

  除了宋晓晓,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有机会给小惜吃东西!

  “既然你都这么怀疑了,那我不妨告诉你!”

  宋晓晓嘴角的弧度里有毫不掩饰的得意,“给小惜乱吃东西的不是我,是骁霆!你给他戴绿帽子,生了野种让他养,他那么骄傲的人,你以为他愿意?嗯?”

  “你胡说!”沈柠气得浑身发抖,厉吼一声,抬手就向宋晓晓打去。

  手在空中被一脸毒辣的女人捉住,“你知道骁霆为什么要把你那个野种女儿弄成肝硬化么?因为他早就决定要把那个野种的心脏移植给小易了!”

  “不可能!”沈柠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赤红的眸子瞪大看向宋晓晓,“虎毒不食子!小惜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可以用自己女儿去救别人的孩子!”

  “因为小易才是骁霆的亲生儿子!”

  宋晓晓挑着眉一字一句在沈柠耳边挑衅道,“新婚夜那晚,骁霆根本没睡你,而是跟我在一起……”

第四章 狗男女

  轰——

  沈柠仿佛被一道惊雷击中,整个人狠狠地愣住。

  宋晓晓转身从包里拿出一纸鉴定递到沈柠眼前,“你看清楚了,这是骁霆和小易的亲子鉴定结果!识相的,早点跟骁霆离婚,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

  沈柠没有焦距的眸子落在那白纸黑字上,在模糊地看到“父子”两个字时,整个人瞬间崩溃。

  难怪……

  难怪顾骁霆那么坚信小惜不是他女儿,却偏偏对小易视如己出!

  顾骁霆一直爱宋晓晓,所以挖了这么一个大坑,让她不顾一切地抱着小惜跳了下去……羞辱,悲愤,恼怒,一股脑从心底涌上来,沈柠本来憔悴苍白的脸憋得通红。

  几乎用尽了全力,她上前一把揪住了宋晓晓的头发,哑声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我女儿……我永远不会成全你们,我要让你儿子当一辈子私生子,你永远别想嫁给顾骁霆!”

  宋晓晓眸子一凛,正要动手,余光瞥见走进病房来的顾骁霆,脸上的恶毒瞬间变成柔弱,抱着沈柠的腰哽咽起来,“沈柠,小惜没抢救过来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骁霆是在小惜停止呼吸后才把她的心脏移植给小易的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生一个健康的孩子……”

  “毒妇!还我女儿的命!我要杀了你为小惜报仇!”

  沈柠的双手胡乱在宋晓晓身上捶打,眸中的恨意几乎看似要爆炸一般!

  “住手!你这个疯子!”

  顾骁霆看到狰狞疯狂的沈柠,先是一愣,随即强行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和宋晓晓分开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沈柠情绪更加激动,眸中仿佛有刀射出来,一刀刀插到顾骁霆的身上。

  她被他双手禁锢,动弹不得,只能咬牙含恨地嘶吼,“顾骁霆!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我沈柠瞎了眼蒙了心爱上你……但是,你践踏我可以,你们杀了我女儿,我不会放过你们!”

  一字一句,声声嘶厉,仿佛每个字都咬碎了牙呕出了血!

  宋晓晓顾不上被拽得生疼的脑袋,连忙抽泣道,“骁霆,沈柠刚失去小惜,你就让她把气发在我身上吧……”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用你提建议。”

  顾骁霆冷冷地盯着沈柠,开口对宋晓晓说的话却低柔了些许,“安排特护照顾小易,你回去休息!”

  说完,一把将沈柠连拖带拉地带了出去。

  “顾骁霆!你放开我,你这个刽子手!杀人犯!”

  沈柠刚一开口,顾骁霆将她推到了两个保镖怀里,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少奶奶精神紊乱,带她去精神科看医生!”

  言落,警告的眼神冷厉地看了一眼沈柠,转身大步离开。

  瞧着男人决然离开的背影,沈柠忽然不挣扎也不嘶吼,癫狂地仰头大笑两声,“哈哈!顾骁霆!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你一定不得好死!”

  沈柠被保镖带到了精神科。

  刚在医生面前坐下来,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宋晓晓三个字,她只觉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一下子接听了电话。

  宋晓晓阴冷的声音瞬间传了过来,“骁霆让我帮忙去处理你女儿的尸体,我觉得这么小的小东西,一把火烧了的话骨灰都收不回来,不如去做成标本怎么样?那样,那个野种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哈哈哈……”

  沈柠只觉一股阴风从手机里传过来,穿透她的耳膜,她瞬间遍体生寒!

  “宋晓晓,你敢!”

  沈柠牙齿打颤吐出几个字,腾地站起来就要冲出去。

  门口,两个保镖像墙一样堵住了路。

  沈柠没有丝毫犹豫,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洞开的窗户,大步跑过去抬脚上跨,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不好了,顾少奶奶跳楼了!”

第五章 离婚

  待医生反应过来的时候,沈柠已经从二楼窗户跳到了一楼地面。

  脚腕处传来钻心的痛,脑袋也震痛,她咬了咬牙,一瘸一拐地向小惜的病房跑去。

  “顾少奶奶,您女儿的尸体已经被顾先生带走了……”

  刚到病房,听到护士的话,沈柠强忍着脚踝处裂骨般的痛,不顾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转身跑去了小易的病房。

  啪——

  刚推开病房门,宋晓晓一巴掌狠狠掴到了她脸上。

  “沈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小易还那么小,你怎么可以狠心杀他……”

  沈柠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得眼花耳鸣,嘴里瞬间弥漫一股子血腥味。

  旁边,医生护士推着病床上的小易匆匆离开。

  沈柠收回目光,一口吐掉嘴里的血水,冷笑着看向一脸泪痕的宋晓晓,“这么说,你那个私生子死了?哈……报应啊!宋晓晓,你和顾骁霆枉顾纲常伦理,暗度陈仓还杀人灭口……这就是报应!”

  “怎么回事?”

  顾骁霆喘着息的声音焦急传来,刚在俩人跟前站定,宋晓晓“噗通”跪在了沈柠面前。

  “沈柠,求求你,小易是无辜的……求你放过孩子,有什么气冲我来……小易才做了手术,不可以离开氧气机,你怎么能把他的氧气管拔了,你是不是想让他窒息死啊……”

  宋晓晓抱住沈柠的大腿,声泪俱下。

  顾骁霆深眸骤然一凛,咬牙一把掐住了沈柠的脖子,粗暴地推着她后退几步,直到她单薄的背脊“嘭”一声撞到了墙上。

  “沈柠!小易若是有事,我一定亲手宰了你!”男人咬牙切齿,眸中的怒意恨不得将她烧掉!

  他的大掌几乎要拧断沈柠的脖子,她却不挣扎,只是仰着脖子艰难地笑。

  “哈……哈哈……有那个私生子给我和小惜陪葬,我不亏!”

  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凄绝而苍凉。

  可是那眼泪,在顾骁霆眼里,却汹涌成了恶毒的诅咒。

  “好!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现在就成全你!”

  男人额上青筋暴突,双手一起掐在了沈柠的脖子上。

  沈柠没有挣扎一分,血红的眸中只有视死如归般的挑衅和毫不惧怕。

  突然,护士匆匆跑来,“不好了!顾先生,宋小姐,小易出现严重的排异反应,抢救中各项指标都在下降,请你们尽快过去签病危通知书!”

  “小易!”

  宋晓晓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满脸泪水,眸底却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毒辣。

  顾骁霆咬了咬牙,松开手,转身大步随护士离开。

  突然接触到空气,沈柠剧烈咳嗽,单薄的身子像是来一阵风就要被吹走一般。

  咳着咳着,她骤然转眸,猩红的眸子里似要滴出血来。

  瞧着走远的那对人,沈柠突然起身发了疯般大步追了出去,“顾骁霆!你今天不杀我,我一定要为我的小惜报仇!”

  似哭似笑,状若癫狂。

  刚跑两步,脚下一个趔趄,沈柠一头栽倒在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沈柠发现自己是在病房里。

  脚上被缠上了绷带,手上还挂着点滴。

  意识回笼之后,悲痛和愤恨瞬间席卷全身,她腾地坐了起来。

  “离婚协议带过来了,签字。”

  男人熟悉清冷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不带一丝温度。

  沈柠浑身一颤,忽而冷笑着看向一身冷意的顾骁霆,“你死了这个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不识好歹!”

  顾骁霆从牙缝里冷冷地吐出四个字,突然攥住沈柠的手,强行让她在离婚协议上按下了手印。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