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苏令妤傅彦珩小说的名字是《唯梦闲人不梦君》,此书为网络作家奶盐最新完结作品,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唯梦闲人不梦君小说

苏令妤傅彦珩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苏令妤傅彦珩小说的名字是《唯梦闲人不梦君》,此书为网络作家奶盐最新完结作品,小说讲述的是苏令妤和傅彦珩之间的痛爱故事。苏令妤本是丞相府嫡女,是她一路陪着傅彦珩登基成为皇帝,可傅彦珩后来,竟将她父亲的人头送到了她的面前。

第1章 诛全族

  大历,冬。冷宫的房檐下。“你父亲密谋造反,朕未废你后位,已是给你留下颜面,可你却偏偏伤了苑儿,真是该死!”

  傅彦珩素来深邃的眸子寒光凛凛,俨是气极,额间青筋暴起。苏令妤跪伏在地,好似丢了魂魄一般,空洞的眼神落在身前的酒杯上。

  她本是丞相府嫡女,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不过是掌掴了一个嫔妃,竟被废去后位跪在这冷宫中,赐上毒酒一杯!

  五年夫妻,共过患难,同过艰苦,在他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只有她陪着他,鼎力助他登基成帝。

  她以为她的好日子该来了,原来不过只是空欢喜一场。苏令妤惨然一笑,“我为你做尽一切,为了方思苑那个毒妇,你竟然要赐死我?”

  “你这个贱人!”傅彦珩越发愤恨,他厌恶透了眼前的女人,“苑儿才是朕心悦之人,你敢伤她,朕就敢要了你的命!”

  苏令妤的心一寸一寸凉得透彻,揪得生疼。

  她想起那日亲手将他送上皇位,何等的风光无限,不过五年!不过五年!他便忘却往日情分,为了皇权,以造反之罪抄了丞相府。

  她本以为他还留有一丝情分,才未废她后位,现在想想还真是说不尽的可笑。

  “你是不是很恨朕?”傅彦珩的面容冷酷得令人心寒,“那朕就让你更恨!”话音一落,数十人个太监挤入冷宫,排排站好,手中皆端着一个锦盒。

  接过为首太监的锦盒,傅彦珩当着苏令妤的面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张鲜血淋漓的人头,苏令妤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目,那竟然是她的生父!

  那些太监手中的锦盒之中,是她苏家十八位亲族!

  苏令妤只觉得五雷轰顶,心神剧颤,胸口像是插入密密麻麻的毒箭,将她的胸腔搅碎得稀巴烂。

  “啊……”所有痛欲化成撕裂的吼叫。“你杀了我,我求求你杀了我。”苏令妤这一刻才体会到什么叫痛不欲生。

  而傅彦珩的眼中的冷漠令苏令妤呼吸一窒,她绝望的抽出头上发钗,对准自己的脖颈猛的使力。

  千钧一发之际,手中发钗却被人一脚踢落。“朕准你自尽了吗?你若是敢,朕就要煜儿替你陪葬。”傅彦珩毫无情绪波动的话语字字锥心。

  苏令妤扬唇一笑,如同嗜血的鬼魅,模样甚是可怖。傅彦珩你到底有多恨?煜儿也是你的孩儿啊!为什么连他你都不愿放过!

  倏地,头发被人大力攥住,苏令妤无力反抗,对上傅彦珩漠然迫视的目光。“就这么让你死了?那太便宜你了,朕要你肝肠寸断、五孔流血而死,才能抵得了伤苑儿的罪。”

  说罢,便不由分说得举起那杯酒,强灌下她的喉咙,苏令妤拼死抵抗,她不能死,她不能扔下煜儿。

  可终究抵不过男人的力量,一杯酒被灌了大半,傅彦珩将手中酒杯狠狠甩在地上,苏令妤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是她胸膛里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腹部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苏令妤捂着肚子,疼得在地上翻滚。

  傅彦珩毫不留情一脚将她踹开,苏令妤疼得全身好似散架,无力的顺着台阶滚入皑皑白雪中。

  眼角余光中晃入一道粉色的身影。“皇上,姐姐这是怎么了?快,快去请太医。”苏令妤的意识越来越涣散,终是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第2章 疼

  疼,好疼。

  疼得深入骨髓,仿佛下一秒,全身的骨骼便会因这极致的痛楚而碎成齑粉。

  苏令妤猛然睁开眼,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像是燃起了火燎。

  “娘娘,她醒了。”

  拔高的女音拉回了她的神思,苏令妤这才注意到房间里的几人,她虚弱的咳嗽两声,撑着身子想要坐起。

  全身的力气好似被剥离,在她又要倒回床榻之际,一双手扶住了她的肩。

  是她的宫女穗儿。

  “我家娘娘好心请来太医替你医治,才没让你死透了,你还不滚过来跪谢!”方思苑身旁的宫女弥洮尖利的声音刺痛了她的耳膜。

  苏令妤宛若未闻,猝毒的眼神扫过方思苑清丽若仙的脸。

  好心?自己如今这副鬼样子都是拜她所赐!跪谢?她恨不能将方思苑虚伪的脸碾碎。

  浑身伤痛加之怒火焚心,苏令妤突觉眼前一片漆黑,喉间泛腥,当即吐出一口浓血来。

  方思苑捂着手帕缓缓开口,声音宛若黄莺撩人,“弥洮,不得无礼,你看把姐姐吓成什么样了?”

  “谁是你的姐姐,我可没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妹妹。”

  苏令妤恨恨地看着她,鼻腔吸入冷冷的空气,在身体里转瞬化成燃烧的恨意。

  方思苑掀开眼皮,朝弥洮撩了一个眼神。

  弥洮领会她的意思,随后便大声喝道:“竟敢对纯妃娘娘无礼,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挽起衣袖便朝着苏令妤气势汹汹而来。

  苏令妤无力反抗,弥洮蛮力的擒住她的肩膀,扬手一巴掌狠狠地抽打在她的脸上,像要一掌打碎她嘴中的牙。

  弥洮好似不知疲倦,一掌接着一掌的抽打着,待她的脸颊上生起鲜红血丝,也不见停。

  穗儿看着这一幕,越发揪心,她回过头看向冷眼旁观的方思苑,跪地求饶,“纯妃娘娘,您放过我家娘娘吧,穗儿替我家娘娘求您了。”

  方思苑清咳一声,弥洮像收到什么讯号,这才罢手。

  “姐姐不用那么生气,妹妹今天来,不过是有件事想说与你听。”

  苏令妤只觉得满嘴血腥味道,声音虚得像转瞬即逝的风,“滚!”

  方思苑扬扬眉,对她脸上的怒意置若罔闻,“姐姐可知道,皇上倾心爱慕的只有妹妹罢了。”

  方思苑缓缓覆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般轻笑一声,“而姐姐和丞相府不过就是皇上手中一颗用过就弃的棋子。”

  方思苑的话令苏令妤的心猛然一抽,她像失了魂魄般呆滞住,低声喃喃,“怎么……可能?”

  原来他娶她,只是为了利用她,利用丞相府的权势,五年来,她身侧躺着的竟是一个这么可怕的男人。

  苏令妤有些恍惚,恨意犹如奔腾的烈马在她脑中冲撞。

  “是你!”苏令妤回过神来,撑起身子张牙舞爪就要去掐方思苑的脖子,“你这个贱人!”

  千钧一发之际,胸口猛然挨了一下,苏令妤轰然倒回床榻上,疼得咬牙切齿,呼吸起伏都能拉动全身的痛感神经。

  等她缓下一口气时,便看到傅彦珩将方思苑疼惜的护在怀中,眼中缱绻着柔情的眸光,格外扎眼。

  傅彦珩转头看向她,眼中柔情转瞬化为厌恶,“你这个毒妇,胆敢再伤苑儿分毫,朕要你和那贱种统统陪葬!”

第3章 不要啊

  这句话好比一道惊雷震散了苏令妤的魂魄,她仰躺在床榻上,无力的喘息着。

  便听到方思苑柔得出水的声音,“皇上,您别怪姐姐,是嫔妾的错,嫔妾不该惹怒姐姐的,您要罚就罚嫔妾吧。”

  方思苑仿佛换了一个嘴脸,那娇怯怯的无辜模样,越发惹得傅彦珩的怜爱之心。

  “你天真善良,平日里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又怎会惹怒她?依朕看分明是她被废了后位,恨意横生,拿你出气。”

  天真善良?傅彦珩你的双眼到底被蒙蔽到何种程度!能称视人命如蝼蚁的人天真善良,还真是说不尽的可笑。

  苏令妤忍不住低笑出了声,眼底却是一片哀凉,“是,我就是如此不堪入目,皇上何不干脆赐我毒酒一杯,一了百了。”

  傅彦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铁青,他冷笑一声,面色分外讥诮。

  “你以为朕不敢吗?”

  苏令妤越发心痛难忍,“要我死,不都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吗?”

  方思苑没骨头般倚在傅彦珩怀中,眼底泛着盈盈泪光,犹如荡起的水波,“姐姐怎可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要是去了,煜儿又该怎么办?”

  苏令妤脸色一变,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方思苑这话好似在替她担忧实则是在提醒她,下一个她要对付的便是煜儿,方思苑明明已经剥夺了她那么多,为什么连她最后的希冀都不肯放过,为什么要如此赶尽杀绝!

  方思苑,你好狠毒的心思,连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你都不放过!

  苏令妤无法掩饰内心的惧意,她滚下床榻,爬到傅彦珩脚旁,扯住他的衣角苦苦哀求道:“皇上,您要臣妾死都行,求您看着煜儿是皇嗣的份上,放过他吧。”

  傅彦珩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狠狠碾压,像是要将她五指碾碎。

  苏令妤疼得冷汗直冒,却不敢有半分反抗。

  傅彦珩冷笑着蹲下身,看着狼狈不堪的苏令妤,眼底的厌恶清晰可见,“你要朕放过他,可你又是怎么教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敢对冲撞苑儿,说出大不敬的话!”

  方思苑眼底闪过一抹讥诮,不过一瞬,便被柔情覆盖,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令妤脸色顿变,心口像是裂开一道缝隙,一寸一寸扩延开来,直至支离破碎。

  傅彦珩狠狠掐住她的下颚,力气之大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既然你那么心疼你的煜儿,那朕就让他来陪你!”

  苏令妤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整个人都止不住地发抖,“皇上,是什么意思?”

  “来人啊!将二皇子带上来。”

  傅彦珩的话让她的心狠狠剜了一下,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剜得她血肉模糊。

  苏令妤支起身子跪在地上,没有痛觉般磕头求饶,“皇上,冷宫如此潮湿阴冷,煜儿他如何受得啊!臣妾求求您,求求您,不要啊!”

  傅彦珩站起身来,冷眼望着她,不发一言。

第4章 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母后!”

  稚嫩的童声打断了她的动作,苏令妤赫然抬头,一个两三岁的小童满脸泪痕,敞着步子向她跑来。

  “煜儿!”

  额间早已鲜血淋漓,鲜血顺流而下,淌到眼尾,苏令妤也不顾,只是将煜儿紧紧拥到怀中。

  这是她的掌中宝,肉中刺。

  谁都不许伤他!谁都不能伤他!

  可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能力护住他?

  苏令妤挽回一些理智,将怀中的煜儿拉出,狠下心思道:“快,快向你父皇道歉,快向纯妃娘娘道歉!求你父皇让他带你回去。”

  煜儿仰着小脸,看着苏令妤脸上的血痕,哭得愈发大声,“母后,煜儿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方思苑黏上傅彦珩的胸膛,眼含氤氲的水汽,声音哽咽,“皇上,煜儿还只是个孩子,只要细心教导,他一定不会再犯错的。”

  傅彦珩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神色十分心疼,“你就是太善良了,容忍着她们母子,受尽欺负。现在有朕在,朕自然得替你讨回公道。”

  他的声音异常温柔,苏令妤却觉得身体里的每条经脉之中的血液都冷了下来,她没想到,她耗尽自尊,得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眼底掠过一丝绝望,“是不是臣妾以死谢罪,皇上才肯放过煜儿?”

  “呵!”傅彦珩眉眼冷冽,冷酷至极,身上一股寒意瞬间浸透整个房间。

  “朕要你待在这冷宫中,受尽折磨而死,朕要你的孩子,生不能入皇家族谱,死亦不能入皇陵!”

  说罢,傅彦珩拥着怀中美人甩袖而去,哪怕回头看上一眼,仿佛都嫌脏。

  苏令妤仰天大笑,宛若疯狂,“傅彦珩,你好、你好狠的心!”

  煜儿嗓子早已哭得嘶哑,他钻入苏令妤怀中,惨惨哭诉道:“母后,煜儿好疼。”

  苏令妤爱怜的抚了抚怀中孩儿的脸,她仅有的,也只有这个孩子了。

  “煜儿哪疼?告诉母后。”

  煜儿撩开手上衣袖,露出小臂上一条条狰狞的鞭痕,渗血的新痕盖过旧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苏令妤瞳仁骤然一缩,抓过他的手臂,一瞬间如置冰窖,“煜儿告诉母后,这是谁做的?”

  煜儿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一层冷汗,似乎疼得厉害,“是……纯妃。”

  苏令妤这时才发现,怀中的孩子早已瘦的不成样,隔着一层皮便是骨骼。不过短短几日,她的煜儿便成了这个模样。

  方思苑,你好狠毒的手段!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指甲嵌入手掌心,苏令妤却浑然不觉,心肺窜入一股冷意,连眸子都染上一层血雾。

第5章 惊惶

  身上伤口火辣辣的疼,苏令妤虚弱地叹气,冷宫潮湿阴冷,伤口溃烂久久不会愈合。

  苏令妤自己倒是不在乎,可是煜儿一个孩子总会受不住。

  苏令妤心疼的看着熟睡中的煜儿,抚了抚他惨白的小脸,指尖的温度却烫得吓人。

  “穗儿,煜儿好像发烧了,你找找看这宫里还有没有什么药物。”

  穗儿俯下身,为难开口:“娘娘,您偷偷留下的药物,早已经被纯妃娘娘搜刮走了。”

  苏令妤一怔,她怎么忘了,方思苑为了不给她留活路,将她偷藏的药物、衣物全部搜走。

  可煜儿这样烧下去不是办法,苏令妤心急如焚,跑出庭内,不畏寒冷般拍打冷宫大门。

  此时正值深冬,雪下得最猛的时候,苏令妤却浑然不觉,哪怕手指冻得僵透,哪怕已有鲜血渗出。

  冻得她站都站不住了,苏令妤便跪在地上奋力拍打着大门,嘴中不停嘶吼着,“我要见皇上……”

  就在她意识将要湮灭的那一刻。

  “嗞呀——”

  大门开了。

  苏令妤迷迷蒙蒙的眼中晃过一道明黄的身影,她嘴角露出一抹虚弱的笑,终于等到了。

  随后便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苏令妤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疼,疼得她冷汗直冒,她猛然睁开眼,入目的是傅彦珩冷峻的目光。

  “醒了?”傅彦珩疾步走到苏令妤面前,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你叫朕来,又是在耍什么手段?”

  呼吸慢慢被剥夺,苏令妤却提不起力气反抗,只能断断续续的道出实情,“煜儿发烧了,臣妾恳求皇上宣太医过来替他诊治。”

  “求朕?”傅彦珩阴鸷深沉的眼,缓缓扫过苏令妤缺氧而发红的脸,长手一扬,将她狠狠甩回床榻上,“这就是你求朕的态度?”

  重获呼吸,苏令妤捂着胸膛放肆咳嗽,丝丝凉凉的空气滚入鼻腔,她才确信自己还活着。

  “皇上想要……杀了我吗?”苏令妤的面色宛若死灰。

  却不想她如此态度,越发惹得傅彦珩的怒火。

  傅彦珩将她擒进怀中,狂躁地撕碎了她身上的衣物,胸前袭上凉意,苏令妤整个人都陷入惊惶中。

  傅彦珩彷如一只被欲望侵占的野兽,毫不怜惜的,刺入她的身体之中。

  “求朕?你有什么资格求朕?你这个贱人!”

  全身火辣辣的伤口疼不过千疮百孔的心。

  苏令妤咬紧惨白的牙唇,死不开口求饶。

  傅彦珩索取的动作越发凶残,身下就如一把利器,狠狠将她劈成两段。

  身上的伤口因他剧烈的动作而撕裂,苏令妤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傅彦珩仅存的理智被吞噬,火热的快感猛烈地窜进四肢百骸,又如数发泄到身下的女人身上。

  苏令妤知道反抗已是徒劳,忍着全身的疼痛在他身下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傅彦珩的动作才堪堪停息。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