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小说《总裁爹地悠着点》的作者是糖果果,总裁爹地悠着点安盛夏权耀是书中的主人公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安盛夏权耀免费阅读

总裁爹地悠着点全文阅读

豪门总裁小说《总裁爹地悠着点》的作者是糖果果,总裁爹地悠着点安盛夏权耀是书中的主人公,此书又名《流年沉醉忆盛夏》、《一胞双胎:总裁爹地悠着点》,小说讲述的是安盛夏和权耀之间的趣味爱情故事。五年前的安盛夏惨到不行,不仅被继母陷害还莫名成为了陌生男人的解药,而现在,她要带着儿子高调的拿回一切。

第1章 女人,做我的解药

  “呕……!”安盛夏把胆汁吐了出来,等她看清眼前的一切,愣在当场。

  她正趴在一个酒店房间的洗手台上,距离她一米之远的地方,躺着一个浑身带血的男人!眼眸猛地撑大,安盛夏一只手扶着后颈,努力回想起来,她是被打晕的。

  因为偷听到继母侮辱妈妈做假账所以畏罪自杀,她愤怒之余,让捉弄她的继弟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随后,她被母女两个打晕。醒来,就在这个房间了。安盛夏愤怒的咬牙,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到一分钟,就会有人冲进来!到时候,还不得冤枉躺在地上的男人是她杀的?害死妈妈不够,还想送她吃牢饭是么?

  她必须要逃!安盛夏手忙脚乱的擦掉自己的指纹。还剩不到二十秒,她咬牙从窗户爬了出去。几乎同时,门从外面被推开!

  悬在窗户上,安盛夏走投无路了,求生的欲望让她奋力的往上爬。幸好楼上的窗户是开着的,她猫身走进了房间。

  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安盛夏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刚才好险!她要是再慢一步,就要坐实杀人的罪名,那么她的一生就毁了!

  此刻的安盛夏却毫未察觉,她身后站着一个身材颀长、如暗夜修罗的黑影……胸口的黑色睡衣微敞,随性的吸引,男人深邃野性的黑眸,仿佛能透过浓稠的夜色,看尽她的灵魂……置身在陌生房间,安盛夏紧张的心口直跳,只想尽快离开。

  双手在漆黑中一阵摸索,安盛夏慢慢走到了门边,却不料贴上一堵坚硬的肉墙!“呃……这是什么鬼?”她好奇的捏了捏。

  猛然间天地旋转,安盛夏被重重压进床榻,耳边是男人阴鸷的口吻,“99楼的高度,你也是蛮拼的。”

  房间居然有人!而且是一个男人!安盛夏像见鬼了一样翻身下床!

  却不料阳台传来一阵叫骂,“妈的,一定是让她跑了!“惊的浑身颤抖,安盛夏简直不敢相信,这道声音……是她的男友韩子进!

  和他在一起相处三年了,她怎么都没想到,韩子进会和那对母女合伙陷害她!从前的她真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那种人渣!

  很快,门铃就被按响!他们是来抓她的!“求你了,不要开门!”她的衣角有死者的血迹,被发现就不好了。

  情急之下,安盛夏用娇小的身子挡在门前,“帮帮我,他们是想陷害我!”“就算是,我凭什么帮你?”“你……你该不会,和他们也是一伙的吧?”真是气死她了!

  安盛夏愤怒上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便勾住男人的脖子,粉嫩的嘴角送上,封死他的薄唇!

  呵,美人计。“是你自找的。”男人反客为主,两条傲人的长腿倾轧下来,挤在她的双腿之间,随后狂烈的吻落在她的脸颊,脖颈,一步步往下点火。

  这个无耻!居然占她便宜!很快门外安静了,安全了,安盛夏嫌恶的擦擦嘴角,转身按住门把就想跑!

  可她不盈一握纤细的腰,却被他伸手摁住了!“利用完我就想走,嗯?”

  “放开我!”“你当我是公交,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男人声音从牙关拔出,猎豹一般阴冷,不容置喙。

  刚要反驳,安盛夏意外他身体不断发烫的热度,难道他被……“女人,做我的解药……”男人放在她腰间的手稍微一用力,让她的衣衫滑落……

第2章 祸水,她的双胞胎儿子

  好痛……

  头痛的要炸裂,身下酸楚的离谱……

  安盛夏极不情愿的睁开双眼,才刚适应了白天的亮光,就看到凌乱的大床,散乱一地的衣物。

  衣服,是她的。

  穿上却发现,都被撕裂了。

  一晚上把她折腾11次也就算了,还要害她衣不蔽体?

  臭男人去死!

  脚尖蹭到一件男士西装,安盛夏还不屑去穿,紧紧抱住自己逃出房间,冲进了电梯。

  “快点,后面几个快跟上,就要来不及了!”

  “不能输给其他家媒体,一定要拿到第一手新闻!”

  “啧啧,为了抢新闻,看来大家一早就来了!”

  “这还用说么,安氏准千金的丑闻,可绝不能错过啊!”

  走廊,群涌着如蚁的记者,闪光灯不停闪烁!

  安如沫扭着水蛇腰,带领一帮记者冲进酒店房间抓奸,却没想到压根不见安盛夏的身影!

  昨晚,只有这个房间没被搜过。

  可安盛夏为什么不在?

  就在安如沫转身欲走的时候,眼尖的发现一件男士西装,内衬上工整的纹了一个“权”字。

  居然是权氏?

  安如沫内心一震!

  ……

  五年后!

  国际航班安检出口,一个身材前凸后翘的女人,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短裙,一副职业打扮,却过分惹眼。

  更惹眼的要数她一左一右的两个小包子,一动一静,两张粉嫩嫩的脸蛋儿,帅气的五官,简直是上帝的宠儿。

  “哇,他们好帅!”

  “他们居然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

  “太可爱了,老公,我也想生一对双胞胎!”

  但下一秒。

  “天啦,这对双胞胎真可怜!”

  “他们太可怜了,才这么小就要做家务!”

  “哇,那个女人肯定是后妈!”

  “宝贝啊,跟阿姨回家好不好?”

  路人眼看安大白小小的身体推着行李,安小白吃力的抱着女士手提包,双手空空的安盛夏,无疑成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大白,小白,你们陷害我,才回国第一天就收到这么多白眼,我好心酸!”安盛夏无奈的扶额。

  “哼,他们是在嫉妒你啦!”

  “呃……此话怎讲?”

  “因为他们生不出像我们这样机智聪明、又帅气无敌、还二十四孝的好儿砸!”安大白和安小白异口同声的道。

  “哼,我说不过你们!”安盛夏嫣然一笑,水眸却闪过几分复杂。

  五年前她逃出酒店之后,意外的发生了车祸,她差点丧命。

  出院之后不久,她就被检查出怀孕,却再次遭遇了车祸。

  有人想害死她!安盛夏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只好大着肚子仓促出国。

  “妈咪,你又在犯花痴。”安大白一副,我知道自己很帅的样子,白了安盛夏一眼。

  “没办法,太帅是宝宝的错呢!”安小白无辜的嘟起粉嫩嫩的小嘴,“都怪妈咪年轻时不学好,这么早就把我和哥哥两个祸水生出来,唉!”

  他长这么帅,也是很无奈的好不好?

  只要走到路上,就会莫名其妙的被搭讪、被强吻、被拍照。

  就连吃个饭,都能刷脸。

  要不是安盛夏年纪大了不好意思,靠两个小包子的脸,就能白吃一辈子。

  “臭小白,我怎么就不学好了?”安盛夏挑眉问。

  “第一,五年前你才刚成年,就吃过猪肉了;第二,我们一直没有爹地,可见你不知道自己吃了谁!”安大白抢先解释。

  这么听来,她的确是蛮不学好的。

  “怎么办,你们真的好帅好帅!”

  这两个小包子,真是她儿子吗?

  为什么没有继承她的瓜子脸?

  儿子们除了颜值无敌之外,还很聪明。

  他们三岁就能熟背唐诗宋词,跳级念书。

  这个学霸的基因,也不是遗传她这个学渣。

  看来,是遗传了那个男人的!

第3章 一对双胞胎,推销妈咪

  那个,给了她一生噩梦的男人。

  ……

  “妈咪,哥哥,你们快看,那栋楼好高哇!”

  一行人走出机场之后上了一辆计程车,安小白调皮的伸手指了指窗外湛蓝的天,只见一栋摩天大楼高耸入云,哪怕离得再远也能看到。

  “是啊,很大,很高,很壮观。”安盛夏顺势看去,却意外看到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同一个广告。

  广告上,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星。

  这张脸哪怕化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

  是安如沫!

  这五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希望继母李美玉和安如沫遭到报应,给死去的妈妈下跪认错。

  可惜了,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上天没有惩罚安如沫,反而让安如沫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成为时下最当红的清纯玉女掌门人。

  清纯玉女,呵。

  安如沫在念书的时候,打架逃学,私生活更是乱。

  至于继母李美玉,她这五年来肯定没少在爸爸耳边吹枕边风,让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安以俊接手安氏。

  只是,她重新回来了。

  等她有了能耐,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吱!

  一辆红色法拉利停下后,走下来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女人得意的扭动水蛇腰,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下周,她就要和这个站在商业顶端最神秘的男人结婚。

  勾起曼妙的红唇,安如沫竭力忍住内心的激动,缓缓走到精致的门前,敲了三下后,这才优雅的把门推开。

  她抬起妩媚的眼眸,定定的望着站在落地窗前伟岸的身影。

  男人几近190的身高,比顶级男模还要完美的身材,穿着类似禁欲的黑色西装和黑色衬衫,浑身上下透着神秘……一双傲人的长腿包裹在同样黑色的西装裤之下,漫不经心的吸引,更添一份冷峻气场,让四周的空气都透着冷迫的压力。

  男人微转侧脸,鬼斧神工般的英俊轮廓,每一处都是完美。

  无疑,他是上帝的宠儿。

  男人修长的指尖将文件轻放在桌上,声色冷冽,“有事?”

  “耀,今天晚上,你可以陪我参加拍卖会吗?”安如沫知道,她是不同的,因为所有人都以为,那一晚是她。

  “抱歉,行程满了。”权耀话音刚落,便有视频会议电话通进来。

  “那……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心口忽而一窒,安如沫强掩微笑退了出去。

  不过很快了!

  很快,她将成为他唯一的妻子!

  ……

  计程车高速往西行驶,三十分钟后,停在了一处公寓前。

  “等进了门,要礼貌的叫人,知道吗?”摸了摸儿子们乖巧的脑袋,安盛夏分别亲了他们一口。

  “知道啦,妈咪!”

  安小白下车走之后,蹦蹦跳跳的样子,浑身充满了活力,一点都没有长途劳顿的模样。

  安大白则小心翼翼牵着弟弟,一副好哥哥的姿态。

  安盛夏伸手按下门铃。

  很快,门从里头打开了。

  “走的时候就连招呼也不打,现在回国也是,安盛夏,你出息了!”秦圣的怨念很深。

  他和安盛夏是青梅竹马的死党,彼此很信赖,可安盛夏当年走的莫名其妙,他很生气!

  “干爹!”

  但下一秒,听到两个小包子亲切的叫自己干爹,秦圣瞬间消了气,“你们先坐,干爹我去准备吃的!”

  “干爹,你也是单身狗吗?”

  “对啊干爹,你不是说,五年后如果还是单身的话,就会娶我妈咪吗?”

  “大白,小白,你们先吃水果,不要乱讲话知道吗?”安盛夏急忙打住话题!

  她有这么可怜吗?居然要儿子推销她!

  “妈咪,你是更年期到了吗?”安小白眨了眨一双招惹桃花的电眼。

  安盛夏无语,“……”神马叫更年期,她还这么年轻好吧!

  “妈咪,找个老实人,你就嫁了吧。”安大白冷酷的开口。

第4章 儿子,只是她一个人的

  “你们两个,想屁股开花是吧?”说不过儿子们,安盛夏急忙拉着秦圣进了厨房。

  熟练的切着菜,秦圣抬头,妖孽的瞥了安盛夏一眼,“你儿子说的也没错啊,要不咱俩凑合凑合算了?”

  “美得你?白捡两只便宜儿子!”安盛夏猜到他在说笑呢。

  “盛夏,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果然下一秒,秦圣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我现在只想抚养好两个儿子,其他的,暂时来不及考虑。”安盛夏耸了下肩。

  “你还是怀疑,阿姨的死不简单?”秦圣也同样怀疑着,但很可惜,拿不出证据。

  “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安盛夏永远也忘不掉妈妈跳楼的那一幕。

  妈妈怎么可能做假账呢?她是那样善良的人啊!

  饭后,安盛夏直接将儿子们交给秦圣,因为她要出门一趟。

  “妈咪,你要是被男人拐跑,那就太好啦!”安小白送她到门口,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小白,恐怕妈咪要让你失望了呢!”安盛夏真是气死了!

  这臭小子居然这么不关心她,巴不得她被坏男人拐跑!

  “你自己单身我们不管,但不要害我们没有爹地好不?”安大白冷冷回了一句。

  “……”安盛夏重重跺了跺脚,气急败坏的走了。

  那个不曾出现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他们就这么想找到他吗?

  哼,反正儿子是她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

  ……

  夜色,撩人。

  英皇拍卖行门口,停满了水泄不通的豪车。

  据说今天来了不少影视名星,加上不少记者的捧场,一眼看去无比热闹。

  “啊!”突然一道尖锐的女声。

  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崴到脚,她脸色扭曲了下,抬头,随手一指,“你,过来,给我擦鞋!”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安盛夏回头看了一眼,眼看自己身后没人啊,这才又迷惑的转过头,“你……在叫我?”

  “对,就是你!还愣着做什么?”女人将安盛夏当成了服务生。

  “抱歉,本小姐没空!”立即别过脸,安盛夏轻快的跑进了电梯。

  十九楼!

  拍卖会现场,到处香衣鬓影。

  安盛夏来的不早也不晚,很快找到位置坐下。

  不远处……

  “那个,不是安盛夏吗?”

  原本还在自恋着自拍的安如沫,眼神猛然的抽紧,心口更不可抑制的跳跃了一下。

  安如沫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安盛夏,希望她死在外面才好!

  可真的是她!

  她真的回来了!

  安盛夏今晚不想闹事,只想拿走一样拍卖品,因为那是妈妈的遗物。

  漫不经心的往四周扫过去,却惊奇的发现,哪怕是这里的服务生,也比她打扮的隆重。

  唉,看来她成了唯一的异类。

  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进行第一件拍卖品……”

  “这是一块开出一半的玉石,其中是否有帝王绿,我们还不清楚,所以各位一定要考虑清楚再下手,现在起拍,底价五万!”

  “六万!”

  “七万!”

  如果这块玉石是帝王玉,定然价值不菲,因此不断有人竞价,想要拼一拼。

  “七万零一!”安盛夏也忍不住举牌。

  她从小跟在妈妈身边,那时候,妈妈还是红极一时的女强人,所以她跟着,也见过不少稀少的玉石,眼下权当赌一把。

  “十万!”嘴角勾起一抹厉色,安如沫那张扬的眉宇,得意的冲安盛夏扬了扬。

  安盛夏勾起嘴角,笑了下。

  呵,安如沫不过就是喜欢抢她的东西而已……

  从小,抢她的裙子,然后烧掉!

  后来,抢她的男朋友,然后甩掉!

  凡是她看上的东西,安如沫都要抢走,然后扔掉!

第5章 和儿子,一模一样的男人

  安如沫,你喜欢抢是吧?

  希望这一次,你也能抢到底!

  安盛夏眼底闪过一股狡黠,“十万零一!”

  “二十万!”

  “二十万零一!”

  没错,她就是故意比安如沫多一块。

  有种咬她啊!

  “一百万!”安如沫刚叫完价,就后悔了。

  安氏是做玉石生意的,如果这块玉石开不出绿,她不光丢了自己的脸,也丢了安氏的脸!

  “如沫,虽然这块玉石很有可能开绿,但体型这么小,也不是稀有的玉种,一百万真是不值!”安如沫的经纪人范姐,忍不住惋惜道。

  “好了,我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我怎么可能输给安盛夏?”

  停顿一秒,安如沫得意的对范姐挑眉,“你看,我叫一百万,她不是不敢叫了吗?”

  “那我,可能是想多了……”范姐摇了摇头。

  “一百万一次!”

  “一百万两次!”

  就在这时,安盛夏勾唇,“一百万零一!”

  全场一片死寂!

  “安盛夏,你要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而你又是什么身份,就你也配跟我抢?”

  安如沫现在是红极一时的影视名星,靠山又是不可一世的权氏,在场的人,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大姐,你现在成了影视名星,就看不起人啦?”安盛夏咬着手,可怜巴巴的神色,这演技简直了。

  “天,她居然是安氏准千金,安盛夏啊!”

  “你们知道吗,安如沫不过是安家的继女……”

  “没想到,安大影后私下这么仗势欺人!”

  人们,往往都会同情弱者。

  “啧,当明星也没什么嘛,大姐,你就连一百万的石头也买不起吗?”安盛夏有心刺激安如沫。

  “如沫,她是故意激你的!”范姐好心的提醒。

  “只怕她啊,还没这个脑子!”安如沫只感到可笑,安盛夏怎么可能改掉冲动的老毛病?

  “两百万!”冷笑着,安如沫直接喊出了两百万的高价。

  “大姐果然财大气粗啊,我恭喜你荣获玉石,只是可惜了,开不出绿啊!”激动到不行,安盛夏眉开眼笑的起身,啪啪啪鼓掌。

  眼神微闪,安如沫也突然意识到,安盛夏是故意抬高价格的。

  但,怎么可能呢?安盛夏怎么知道开不出绿?

  安盛夏这个傻子,从来只有被欺负的份!

  可这次,她却学聪明了。

  安如沫冷冷走到安盛夏面前,“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五分钟。”安盛夏不想浪费时间。

  安如沫走到走廊,嫌弃打量了安盛夏一圈,这才道,“安盛夏,你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家争家产是不是?”

  “那是我妈妈创立的公司,原本就是我的!”她当然要争,总不能,留给害死妈妈的人吧?

  “安盛夏,你真是可笑……”安如沫正想狠狠讽刺安盛夏两句,却听到有人在叫权少,倏地眼眸一闪。

  是他来了?!

  “安盛夏,实话告诉你吧,爸和我妈早就在一起了,你妈才是小三!”

  突然逼近安盛夏,安如沫脸色阴狠,“你妈就是个表子,而你,不过是小表子!”

  “你闭嘴!”

  “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她可是从19层被人推下楼,活活摔死的,我想她死了,也不会瞑目吧?哈哈哈!”

  “啪!”

  得知妈妈死去的真相,安盛夏都在浑身颤抖着,手根本不受到大脑控制,恨不得把安如沫的脸打烂!

  “哈,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被g大录取吗,那是因为我偷偷改掉了你的填报志愿,还把你的通知书烧的一干二净!”

  “安如沫!你凭什么这么做,你凭什么毁掉我的人生!”

  气的猩红双眼,安盛夏怒不可遏的骑坐在安娇娇身上,用力拉拽她的头发,疯狂打骂。

  倏然,她的手腕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狠狠截住!

  “放开我!”安盛夏愤怒的抬头,却意外对上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瞬间错愕不已。

  这张脸……分明就是儿子的放大版!

第6章 节操什么的,她不要了

  像,真的太像了。

  眼睛、鼻子、嘴巴,这个男人的每一处,都和她的儿子一模一样!

  就连抿唇的习惯,也和儿子如出一辙!

  “谁给你的胆子,打她?”狠狠掐着安盛夏的脖子,几乎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权耀脸色阴郁的可怕。

  见状,安如沫得意的一笑,现在的安盛夏,拿什么跟她比?

  “咳咳……你放开我!”扬起倔强的脸,安盛夏此刻不施粉黛,却更添一份清丽,怎么看,都不像五岁孩子的妈。

  “耀,她是我的妹妹安盛夏,也许是知道你会过来,所以想认识你,方便进娱乐圈吧……”

  头发乱糟糟的,嘴角带了淤血,安如沫我见犹怜的哭诉,“我刚才没答应,所以她就……”

  “泼妇!凭你,也妄想进娱乐圈?”恨不得掐死安盛夏,他完全把她当做了,为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

  “咳咳……我这个泼妇,却比安如沫强一百倍!”心口一片窒息,安盛夏龇牙咧嘴的想要挣扎,他掐的她,无法呼吸了!

  “道歉!”他用寒眸瞥着她,不屑的目光就好比将她的衣服当众脱下,裸露给众人观赏一般难堪。

  “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安盛夏不怕死又附加一句,“我打她,是因为她欠!”

  “我不打女人。”狠厉的伸手一推,权耀将安盛夏扔给了保镖,“把她扔出去。”

  “靠,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帮她!”气呼呼的,安盛夏索性低头,雪白的贝齿像挠人的爪子,猛地一口咬住男人的手腕。

  嘶……

  这么位高权重的男人,什么时候被咬过?

  他低头去看,手腕处带血的牙印,无比刺眼!

  “你属狗的?”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安盛夏嘴里全是类似铁锈的味道,察觉那是他的血,她心下一惊。

  完了。

  她居然咬伤了他,不知道这变态要怎么收拾自己了。

  “对,对不起……大不了,我让你咬回来!”

  哪怕被咬死,她也不想被扔出去。

  她只想,拿走妈妈的遗物!

  眼底女人的手臂,纤细到只要一伸手就能捏断似的,权耀冰冷一瞥便收回目光,“咬你,我嫌脏。”

  “耀,我们走吧!”宣布主权一般,安如沫急切的挽着权曜,重回拍卖会现场。

  一对狗男女!

  王八看绿豆!

  一路腹语着权耀和安如沫,安盛夏也恨恨坐了回去。

  主席台上……

  “接下来,拍卖品是一样首饰,大家请看我手上,这是一只彩色琉璃手镯,五万起拍!”

  那是妈妈生前,每天都会佩戴的手镯,安盛夏势在必得!

  “十万!”勾了勾妖娆的红唇,安如沫当然知道那是安盛夏母亲唯一的遗物,她今晚的来意,也正是这个。

  “十万零一!”

  所有人都觉得,安盛夏疯了。

  有权少在,谁敢招惹安如沫啊?

  也就只有安盛夏,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你们再看,我就要脸红了!”安盛夏丝毫不输阵。

  “五十万。”

  “五十万零一!”

  又是她安盛夏!

  脸上火烧似的红,安盛夏是被气的。

  该死,安如沫也盯上了这只手镯!

  “一百万……”

  不等安如沫把话说完,权耀身侧的秘书举牌,“五百万!”

  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死一般的安静。

  五百万……在有钱人眼中,大概就像五百块那么轻易吧。

  安盛夏气势汹汹的,跑到了权耀眼前。

  恨不得砍死他!

  然而下一秒,安盛夏却一改冲动,只是抓着他的手,“我们,谈谈好吗?”

  他不就喜欢女人对他装可怜么?

  安如沫干得出来,她也干得出来!

  节操什么的,她暂时不要了!

  “这个安盛夏是疯了吧,她居然敢惹权少……”

  “我看她啊,是想勾引权少吧……”

  众人议论纷纷。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权耀野性的眼眸,突然看紧了安盛夏!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