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齐楚惜男主叫宋轶戈的小说名字是《红尘有幸,相思未负》,这是一本新出已完结古代言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3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齐楚惜宋轶戈小说

红尘有幸,相思未负全文阅读

女主叫齐楚惜男主叫宋轶戈的小说名字是《红尘有幸,相思未负》,这是一本新出已完结古代言情小说,晚紫所著,小说讲述的是齐楚惜和宋轶戈之间虐爱故事。明明当年是她救了他,可是宋轶戈却误将她的妹妹当成救命恩人,而她,则要面临各种屈辱的责罚。

第1章 打入天牢

  齐楚惜是被人一盆冷水泼醒的。此时正是大雪纷飞的季节,她虽然裹了狐毛小袄,却依然抵不过冰水刺骨。

  见她悠悠转醒,早就候在身边的人立即一巴掌甩了过去!‘啪’地一声脆响,震的她整张脸发疼!“给我看好了,别让这贱人再睡过去了!”

  齐楚惜混沌的脑子这才反应过来,打她这人,是齐楚嫣身边的大宫女迎春。

  而她,这宫里最最卑微的齐才人,因为谋害皇嗣,跪在这里等候发落。楚毓殿里时不时有悲切的尖叫传出来,不知过了多久,才堪堪停息。

  那桶冰水不少,她本就体寒,如今更是难受至极,连嘴唇都被止不住发颤的银牙咬出血来。

  蓦地,下巴被人紧紧攥住!“齐楚惜,你好大的胆子!”如此熟悉的眉眼,除了宋轶戈还能有谁?“轶...皇上,嫔妾是冤枉的!嫔妾没有推楚贵妃!”

  她在去的时候就知道齐楚嫣一定会耍花招,她当然不愿去,可齐楚嫣是贵妃,若她不去,这以下犯上的罪名可真的不小。

  她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了。可她没想到,齐楚嫣居然恨她恨到不惜牺牲自己的亲生骨血!

  “齐楚惜,当初是你求朕带你回宫的,朕也警告过你,就算你再怎么讨厌嫣儿,在朕的皇宫里,都必须把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收起来!”他眼中的冷意胜过方才的冰水。

  不等齐楚惜再次辩解,他直起身,毫不留情道:“齐才人谋害皇嗣未遂,打入天牢,由朕亲审!”

  打入天牢!?齐楚惜猛地抬起头,震惊地望着宋轶戈。她是楚国最尊贵的公主,屈身做才人也就罢了,就算真是她害的齐楚嫣流产,他大可以把她打入冷宫!

  还是他想借此告诉齐楚嫣,纵她齐楚惜再怎么尊贵,只要他宋轶戈不喜欢,只要她齐楚嫣愿意,她就可以从最尊贵的公主沦落为最卑贱的阶下囚?

  “宋轶戈,你疯了吗?”她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我是后妃,怎么能跟那些犯人关在一起?”

  “怎么不能?你把嫣儿推下湖那次,若不是嫣儿心善,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冷笑出声:“你以为这次朕会放过你吗?”

  语罢,他转身就走!齐楚惜趴在雪地里,泪眼模糊地看着他绝情的背影,手缓缓握成拳。突然,她疯了一般地大喊:“宋轶戈,十年前救你的人,是我!”

  眼前的身影顿了顿,却没有回头。“齐才人以下犯上,杖责五十。让楚毓殿的人来。”

  啪、啪、啪、啪...太监手中的木板子一下又一下打在她身上,如同泄愤般的抽打。可是,她的身子再疼,也不会疼过她的心!

  明明救他的人是她,给他送了一个月吃食的是她,就连替他挨打的人也是她!可是,为什么却变成了齐楚嫣?

  明明人是齐楚嫣带人欺凌的,湖是齐楚嫣自己跳的,孩子也是她自己滚的楼梯才没的。为什么到头来全是她做的?

  她抬头,看着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心痛的无以复加。为什么不管是什么事,他都会无条件相信齐楚嫣?

  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彻底痛昏了过去,楚毓殿的太监朝她脸上啐了一口,才让人来把奄奄一息的齐楚惜拖走。

第2章 姐姐,你别打我

  天牢。

  齐楚惜的牢房在天牢的最里端,因着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妃子,故而四周用隔板隔了起来。

  她趴在干枯的的稻草上,不敢、也无力挪动半分。

  只要轻轻一动,就会扯到身上的伤。

  宋轶戈可真是狠,让她在雪地上跪了好几个时辰,又让她挨了几十个板子。

  这种人,当是千刀万剐方能解心头恨,可宋轶戈,是她爱慕了十年的人啊;是分明劝过自己这种颠倒是非的人不值得她爱,却又不得不在心中存一丝他总会明白真相的渺茫希望。

  她低低笑出了声,却不想牵动了前两日的伤,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楚贵妃驾到——”

  蓦地,天牢门口传来一阵太监尖细刺耳的高喝,一位众星拱月的美人迈着莲步款款而来。

  周遭是此起彼伏的囚犯的求情声,她充耳不闻,径直走到了收押齐楚惜的牢房里。

  “见到贵妃娘娘,还不起来请安?”狱卒高声喝道。

  齐楚惜心中冷笑,却未动分毫。

  “你——”狱卒扬起了手中的鞭子,就要往下抽。

  “无妨,你们先退下。”她轻咳两声,方道。

  “贵妃娘娘,这万万不可,此人可是——”狱卒还想劝她什么,楚贵妃一只手微微抬起,这才顺从的闭了嘴,跟着楚贵妃带来的侍从婢女一同退下了。

  众人告退后,齐楚嫣脸上挂着的柔弱表情顷刻便消失了。

  她得意地走到齐楚惜跟前蹲下,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嫡公主。

  “姐姐,不知这牢房可还住得惯?”

  齐楚惜打小就怕痛,一朝成为嫡公主,楚王更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生怕她受到半点委屈。

  后来到了魏国皇宫,她成了地位低下的齐才人,却也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

  可是如今,齐楚惜望着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心中那团原本被委屈包围的怒火越升越高,最终盖过了委屈酸涩。

  齐楚惜咬着牙,垂在侧边的手在地上撑了好几次,才成功站了起来,笑道:“嫔妾以为,还挺舒服的。”

  齐楚嫣并未被她若无其事的样子激怒,只随着她的动作也悠悠站起来,关切的样子能让不知情的人信以为真:“妹妹实在担心姐姐住不惯这牢房,不如我让人去楚毓殿抱床暖实的被子给姐姐吧?”

  齐楚惜抱着手臂看她这惺惺作态的样子,直想冲上前去把她的面具狠狠撕破!

  “多谢妹妹的美意,可姐姐用不着,妹妹还是把这床被子留给楚毓殿那些亡灵吧,这天气冷得很,他们定是需要妹妹好生安抚的。”

  语毕,她又上前一步,凑近齐楚嫣,似笑非笑:“不知妹妹的孩儿,是不是每到夜半时分就飘荡在楚毓殿中,哭喊哀求自己的爹爹和母妃救救他?”

  她用词微妙,又意有所指,听得齐楚嫣原本还得意非凡的小脸就是一白!

  齐楚嫣被人戳中痛处,震惊之余,忍不住高高扬起了手——一声熟悉的脆响,齐楚惜甚至已经闭上了眼,意料之中的事却没有发生。

  她怔愣地睁开眼,迎接她的竟是齐楚嫣缩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惊惧的尖叫声!

  “姐姐,我知错了,求求你别再打我了!”

第3章 他的惩罚

  不好的预感瞬间便浮上齐楚惜的心头。

  果不其然,下一秒,那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刺痛了她的眼睛。

  “嫣儿!你还未出小月,朕不是让你不要过来了吗?”

  宋轶戈扶起齐楚嫣,拢她入怀,忍不住又气又心疼地低声责备她!

  “皇上,臣妾实在担心姐姐才会过来的...”她靠在宋轶戈怀中委屈的啜泣,而后又抬起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颤着声哀求:“皇上,求您别再关着姐姐了,这里环境恶劣,姐姐身子骨本就不好,受不住的!”

  齐楚嫣原本白皙的脸蛋,此时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再加之她的苦苦哀求和方才他刚进这天牢时看到的情景,宋轶戈的怒气直直达到了顶端。

  “你且先回楚毓殿里休息,朕稍后便去看你。”他强忍着怒气将齐楚嫣交给一同赶来的迎春。

  齐楚嫣欲言又止地望了齐楚惜一眼,这才被迎春扶着离开了天牢。

  “朕警告过你不要一次又一次挑战朕的耐心。”人都走后,宋轶戈一步一步向她走近,眼里泛着阴冷危险的光,逼得齐楚惜不断向后退。

  直至退到冰冷的牢壁上,无路可逃,才不得不停下。

  他凑近她耳边,温热的气息霎时传遍她整个耳廓,分明暧昧至极,却阴冷地让她不住发抖。

  “看来你是当真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宋轶戈一手撑在她耳边,一手钳制住她的脖颈,一点一点收紧。

  他的力气极大,掐地齐楚惜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脑中的空气开始变得稀薄,齐楚惜瞪大了双眼,严重的缺氧让她不由得紧紧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奈何男女力气着实悬殊,她根本就无法撼动宋轶戈分毫!

  直到她以为自己就要解脱了,宋轶戈才放过她,像扔垃圾般将她一把扔到地上。

  可她还没喘上两口气,衣服就被人一把撕开!

  她昨日被打的皮开肉绽,也没有医女给她处理伤口,此时宋轶戈下了狠手,黏着肉的衣料与身体分离时,她忍不住痛苦地尖叫出声。

  可随之换来的,却不是男人丝毫的怜惜,而是鄙夷的嘲讽。

  “你最好还是把力气留着待会叫吧。”

  紧接着,撕裂一般的疼痛,如洪水决堤般大肆袭来。

  齐楚惜只觉得自己如同一块破布,被人毫不留情的来回蹂躏、撕扯,钻心的痛楚让她不由得哀求出声。

  “痛...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宋轶戈...你停下...”

  宋轶戈恍若未闻,动作却越发地凶狠,像是最古老的野兽,用最原始的方式发泄着他的怒火。

  他不知疲惫地折磨着身下的女人,好似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帮助齐楚惜洗清身上无尽的罪恶。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人的动作才堪堪停下。

  齐楚惜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淤伤,身后的那块旧伤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她苟延残喘地瑟缩在稻草堆里,以为终于结束了,谁知宋轶戈的下一句话,才真正将她打入地狱。

  “你刚刚用哪只手打的嫣儿?”

第4章 她最爱的男人,要废了她的手

  “你要废了我的手?!”

  齐楚惜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男人,心中的悲凉和绝望再一次袭来。

  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这个曾经承诺她要与她携手共看这世间尽数繁华的男人,居然要废了她的手吗?

  “不说是吗?”宋轶戈并没有几分耐心,冷哼一声:“刚才嫣儿捂得是右脸——”

  话音未落,绣着龙纹云边的龙靴踏上了她的左手手腕,下了狠力地踩碾!

  “唔......”这回齐楚惜连叫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整张小脸痛苦地拧成一团,她痛得想要翻滚,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想将手从靴下拔出来,却一点用都没有。

  “求求你...松脚...”她挤出来的声音如细碎的蚊子声,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额头上滑落。

  宋轶戈只当做没听到,脚下的力越发得很。

  突然,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牢房外响起:“皇上,贵妃娘娘染上了风寒,高烧不退,遣奴才来问您可否去看看她。”

  脚下的动作瞬停,宋轶戈猛地回过头:“不是让你们好好照顾她吗?”

  “回皇上的话,太医说可能是前几日小产时着了凉。”

  “摆驾楚毓殿。”宋轶戈沉着脸道。

  刚踏出隔间,他突然停了下来,扭过头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齐楚惜,冷着脸吩咐道:“让人把她抬回常青殿,找个医女过去,别让她死了。”

  ****

  “给贵妃娘娘请安。”

  她不过刚醒,就被人抓来了楚毓宫。

  齐楚嫣手里拿着一杯茶,没有半分风寒严重的样子,端坐在主位上,跟没听见她的请安似的,用茶杯盖轻轻抚着飘上来的茶叶。

  齐楚惜许久没听到回礼,只好稍稍抬高了音量:“给贵妃娘娘请安。”

  谁知齐楚嫣只是瞥了她一眼,仍然一声不吭。

  她这才反应过来,齐楚嫣是为了整她。

  没想到这个安一请,竟是一个时辰!

  齐楚惜半蹲着,没缠纱布那只手捏着帕子一角抬在肩上两寸。这个姿势别说是一个时辰了,换作寻常人,就是一刻钟也坚持不了,更何况齐楚惜还是个大病未愈的病人。

  可她只要稍稍动一下,就会有太监拿着软鞭狠狠往她身上抽。

  这一个时辰,她已经挨了不知多少下软鞭了。

  终于,齐楚嫣轻抿一口茶,才缓缓道:“免礼。”

  齐楚惜这才扶着贴身婢女柳絮的手站起来。

  “听闻姐姐前儿废了只手,妹妹十分担心呢。”她放下茶杯,娇笑着走到齐楚惜面前。

  “齐楚嫣,你要是真的担心,就这些虚假的惺惺作态给我收起来。”齐楚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闻言,齐楚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姐姐这话妹妹听着可就不开心了。”

  下一秒,她瞬间收起了姐妹情深,面无表情地问:“迎春,若是言语不敬该怎么办?”

  “回娘娘的话,照宫规,应掌嘴十下。”

  “既然是这样。”她迈着莲步,优雅地走回主位:“你还不照做?若是怠慢了齐才人可是本宫的不是了!”

第5章 别跟朕提这个女人

  蓦地,腿弯处一痛,她被迫跪了下去,双手被人紧紧箍在身后。

  迎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木板子,朝着她的嘴就是狠狠一下!

  不过是一个板子,她的脸就被甩飞了出去,腮帮被震得发麻!

  迎春口中所谓的宫规,都是她齐楚嫣随口定下的,偌大一个皇宫,她齐楚嫣的规矩就是宫规!

  抽在脸上的板子一下比一下重,十下完毕,齐楚惜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模样,一丝细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啊呀!”见到齐楚惜这般样子,齐楚嫣只觉得身心都十分愉悦:“迎春你也是,齐才人好歹是本宫的姐姐,下手也太重了些!”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齐楚惜,像是在欣赏自己亲手抓来的俘虏。

  直到外头人来报,宋轶戈要来看她,齐楚嫣才吩咐迎春道:“皇上不喜貌丑之人,迎春,将她绑了藏起来,本宫要让这贱人好好瞧瞧,自己最爱的人将自己最厌恶之人宠在心尖上的模样!”

  话毕,她就被人五花大绑,藏在齐楚嫣寝宫的屏风后。

  没过多久,宋轶戈来了。

  屏风是被巧妙设计过的,只能从里边看外边,外面人却不能看到屏风里面藏了什么。

  于是她便看着宋轶戈直直走向床榻,将靠在床板上的齐楚嫣半拢入怀中。

  “嫣儿,风寒可有好一些?”

  不同于对她,宋轶戈的声音温柔如水,像极了那个十年前红着脸站在她面前的少年。

  “多谢皇上关心,臣妾好多了。只是臣妾担心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她忍不住捂嘴重重咳了起来,好一阵才缓下来。

  提到齐楚惜,宋轶戈的声线都沉了不少。

  “你提她做什么!”

  齐楚嫣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中撒娇:“她再怎么样也是臣妾的亲姐姐呀,况且...姐姐也是因爱生恨罢了。”

  说到这,她叹了口气。

  听到她这般维护齐楚惜,宋轶戈勃然大怒:“你还是这般护着她!你忘了咱们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了?”

  “也不能这样说,如果不是姐姐,嫣儿那天也不会遇见皇上。”她说这话时,特意瞟了齐楚惜一眼。

  遇到宋轶戈的那天?纷纷杂杂的回忆涌入齐楚惜的脑中,如影画般一幅一幅飘过,好像有一幅看不太真切的,悬在她的脑海里。

  果不其然,下一刻,齐楚嫣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刃,刺穿了她的胸膛。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