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赵梦瑶纪墨寒_痴爱若浮云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主角是赵梦瑶纪墨寒,讲述了:梦瑶忍着肩上的疼痛,赶紧用袖子将鞋面上的灰擦干净,卑微地说:“对不起,鞋子没坏,只是沾了点灰,已经擦干净了,和新的一样……

 痴爱若浮云by潋滟晴天在线阅读

第1章 没羞没臊

五月的海城,阳光明媚。

“你好,欢迎光临!”当气派的自动感应门敞开时,赵梦瑶训练有素冲着顾客微笑鞠躬。

她抬起头,正要接待一个身材臃肿的女顾客。

可紧跟女顾客身后,走进来的一男一女,让她脸上的微笑瞬间僵住了。

是他!怎么会是他......纪墨寒!

刹那间四目相对,赵梦瑶已无处可逃......

两年不见,纪墨寒的气场越发的强大,她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

在她发愣时,臃肿的女顾客,早被她的同事抢着接待了。

她只好强撑着,对纪墨寒和他身边的女人有点结巴地说:“欢迎光临。”

他那张脸依旧俊美,分明的轮廓,高挺的鼻梁,一双总是波澜不惊,深如寒潭的眼睛,让人丝毫看不出他心底真实的情绪和想法。

寥寥几眼,她的小心脏已加速跳动。

纪墨寒似完全不认识她,淡淡地扫过她,与身边的女人看向鞋店内的货品。

赵梦瑶愣了一刻。

也对,他从前没在意过她,更何况如今……

以前一厢情愿的丢人丢得还不够吗?

她的心跳变缓了些,可又开始阵阵抽痛。

前程往事浮现眼前,他一直以为是她害死了明娜,对她早已恨之入骨。

两年前他逼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把她赶出纪家,他们从此成为陌路人。

“你过来,我要试下这双鞋。”纪墨寒身边的女人指着鞋柜上刚到的新款,趾高气扬地对她说。

赵梦瑶清醒过来,忙上前,抬起头,挤出点笑容,“好的,您真有眼光,这双是新款。”

纪墨寒身边的女人妆容精致,长发披肩,身段妩媚,不就是最近当红的明星陆伊莲吗?

“还有这边的两双,那边的两双,我都要试下。”陆伊莲指尖点了点,把喜欢的款式都挑了出来。

“好的,请问您穿几码的鞋?”

“7码。”陆伊莲亲昵的挽住纪墨寒。

“请稍等下,我这就去仓库拿适合您的码子。”她逃似的去了门店后面的仓库。

合上门,她紧绷的肩头终于松懈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心中酸楚的找着陆伊莲想要试穿的五双鞋。

他一向对任何女人都比对她好,以前他从来没陪她逛过商场,买过一双鞋。

本以为如纪墨寒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不会纡尊降贵陪着女人逛街买鞋。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的体贴,从不会给她。

她抱着一摞鞋盒从仓库里出来时,纪墨寒和陆伊莲已坐在店里的贵宾休息区。

陆伊莲腻歪在纪墨寒身上,整个xiōng部在纪墨寒手臂上又贴又压。

纪墨寒没有抗拒,她索性勾着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下。

两个人简直没羞没臊的,让人不耻。

难道他们就这样急不可耐?

可笑的是,看到这一幕心还是不受控制的作痛。

她脸上强装淡定,将昂贵的新鞋小心的放在他们面前,不得不打扰他们的兴致。

陆伊莲有些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慢,你到底会不会做事!”

梦瑶屈膝半蹲着,低头道歉说:“抱歉,仓库太大,我找得慢了些。”

陆伊莲冷哼一声,抬起一只脚摆在梦瑶的眼前,傲慢地说:“我脚上的鞋子比你一个月的工资还贵,仔细点!”

梦瑶抿唇不语,微微抬头,小心地为她脱下。

纪墨寒的目光飘忽不定,落在下方蹲着的女人身上。

他挑眉,用力掐了下陆伊莲的腰肢,她立刻笑得花枝乱颤,胸口的起伏更加吸睛。

她突然晃动,梦瑶一下没拿稳,鞋子“啪嗒”掉在了地上,鞋面沾上了灰。

“你到底会不会做事,把我的鞋都弄错了!”陆伊莲生气的一脚踹在她肩上,“我要投诉你!把你们经理叫来!”

梦瑶忍着肩上的疼痛,赶紧用袖子将鞋面上的灰擦干净,卑微地说:“对不起,鞋子没坏,只是沾了点灰,已经擦干净了,和新的一样。”

纪墨寒坐在沙发上,神色漠然,一如从前的清冷矜贵,也一如从前厌恶鄙夷地瞧着她。

那目光浅淡,却好像一把寒刃扎在她背脊,让她抬不起头来。

陆伊莲看了眼身边的纪墨寒,见他脸色有些阴沉,不好继续发火,阴着脸摆摆手,算是饶过了梦瑶。

梦瑶舒了口气,继续蹲下身体,为她试穿一只新鞋。

“这双鞋是全手工羊皮,镶嵌了白色水晶,底子柔软舒服,穿在您脚上熠熠生辉。”

“你倒还算会说话。”陆伊莲自恋地欣赏自己的美足,笑了笑,娇声问身边的纪墨寒,“墨寒,你看这双好看吗?”

第2章 还跟以前一样贱

“好看,买吧。”纪墨寒一改清冷的表情,温存的朝陆伊莲一笑。

那笑容让梦瑶愣住了,很多年前,就是因为他曾对她这样笑过,她的心就被他偷走了。

“服务员,服务员!”陆伊莲大叫了她两声,又生气地说,“你在发什么呆,还不把其他鞋都给我试下!”

“哦,哦,好的。”梦瑶只恨自己怎么还是只有这点出息,不就是笑起来好看点吗,难道自己就没见过其他美男笑过,有什么好失神的。

梦瑶正要给陆伊莲试穿下一双鞋,纪墨寒直接掏出了全球黑金卡,“不用试,全买下。”

“全都买?”陆伊莲吃惊地问。

“你不是都喜欢吗?”纪墨寒温柔的反问她。

陆伊莲有些蒙地说:“喜欢,都喜欢。”

天呀,别说这个月的业绩完成了,这个季度也不用愁,梦瑶伸手要拿过他手中的卡。

他却捏着不松手,难道他想反悔?

梦瑶连忙献媚地笑说:“先生,您女朋友脚型好看,穿什么都好看,您真有眼光。”

纪墨寒用深若古潭的眼眸盯着她,轻蔑一笑的松了手。

梦瑶拿过他的卡,激动地差点重心不稳,跪在了地上。

纪墨寒好笑地向后靠坐着,居高临下对她说:“赶紧刷,我还有事。”

“好的,您稍等。”赵梦瑶迅速装好五双鞋子,刷卡让他签字。

五双鞋子,一双就是好几万,一下就刷了十几万。

纪墨寒对女明星倒是大方,爽快的签了字。

他和陆伊莲亲昵调笑着离开时,从她身边经过,轻声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贱。”

她呆立着,他这话如利刃般在她心上生生剐了一刀。

鞋店里另两个同事走到她跟前,羡慕地说:“梦瑶,你运气真好,一下卖出五双鞋,这个季度都不用愁。”

“刚才试鞋的女人是明星陆伊莲!旁边的那个男人,我在八卦杂志上也见过。”同事文娟八卦地说,“好像是什么大集团的总裁,年轻、帅气,又是个大富豪。”

另一个同事刘梅一脸的花痴样,“何止是帅气,简直是美男中的极品.......”

梦瑶对她们的八卦毫无兴趣,脸上已没有一丝完成业绩的喜悦,对文娟说:“娟,我去下洗手间。”

再也撑不住的,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商场里的洗手间。

把自己关在隔间里,心痛难忍的缓缓坐在马桶上,任由忍了半天的眼泪全流了出来。

她的尊严在他眼里向来一钱不值.....

以前是她自己送上门给他羞辱,现在他们之间身份悬殊这么大,他发现她在海城,再想羞辱她更是易如反掌。

哭了一会,她止住了泪。

流泪有什么用,要是流泪有用,这个世界早就全变成了海,哪里会有陆地存在。

和纪墨寒离婚后,她就告诫过自己不要动不动就好哭。

流再多的眼泪,这个世上也没人会心痛她。

在洗手台前,她小心的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泪痕,又补了补妆,对着镜子练了几遍恰到好处的微笑。

提醒自己时刻记住,她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不懂世态炎凉,骄傲任性的赵梦瑶。

好不容易积蓄了几分勇气,从洗手间里出来,她朝着鞋店的方向走了几步,却被突然迎面过来的纪墨寒拽住了胳膊。

第3章 不要脸!

梦瑶有些愤怒的想推开他,昂头时与纪墨寒那深沉可怕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原来你和家人躲到了海城!”纪墨寒俊美的脸上涌起了怒气和煞气。

梦瑶害怕地不敢再看他的眼,低下头,他高大的身躯挡住她所有的视线。

她只能盯着他浅蓝色衬衣上的第二颗白金扣子,声音平静的说:“纪总,我们早就离婚了,你无权干涉我的生活。对不起,现在是工作时间,没空和你闲聊。”

“工作?这赵家的大小姐还用得着低三下四的工作吗?”纪墨寒好笑地说。

梦瑶只当没听到他的嘲讽,用力抽回胳膊,揉了揉被他抓疼的地方。

在他的字典里,对待她应该从来没有温柔二字。

“纪总,请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如果您今天的鞋还没买够,我不介意再推荐几双给您的女友。”

梦瑶只想逃,不知道这样无惧无畏的面对着他还能撑多久。

可纪墨寒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还挡在她面前,“海城不是萧晓东的地盘吗?他舍得让你到这种地方卖鞋?”

梦瑶只想绕开他,“我的事和他也无关。”

“你当初逼死明娜,嫁给我不就是为了帮萧晓东吗?你倾了整个赵氏集团帮他就落了这个下场,还真是可笑可悲,不过你也是活该!”

梦瑶冷冷地望着纪墨寒,“如今我变成这样都是自作自受,这下你满意了吧!”

“还不够满意,一想到明娜的死,我就永远不会放过你!”纪墨寒表情冷酷地像个要索命的阎王。

梦瑶倒吸了一口气凉气,“纪总,我再说一遍,明娜的死和我无关,请你不要再像个索命鬼样的缠着我......

纪墨寒重重地甩了她一耳光,“不要脸!当年是谁缠着我不放,主动爬到我床上,脱光了在我面前求我......”

“是我不要脸!我下贱!可当年离婚时,你已经逼我死过一回,说好了再不相见,亦不相欠!你现在又在这里堵着我算什么!”梦瑶捂着被打的脸,冷笑说。

纪墨寒俊美的脸上闪过戾气,隐藏着怒气,“是我要见你吗?是你自己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污秽了我的眼睛。”

“对不起,是我脏了您的眼睛,我现在就消失。”梦瑶扒开他,直接走向店里。

强忍着眼眶里在打转的眼泪,不想再为他流下一滴泪。

早就应该忘了这个人,努力赚钱,不依靠任何人活得一样开心快乐。

......

在鞋店里又站又蹲,忙前忙后,累了一天。

晚上十点下班,外面行人已很少了,她转了两趟公交车,回到一家人租住的居民楼里。

刚走到家门口,就发现门上被人用红油漆写了个大大的杀字,不由吓了一跳。

她推门进去,看到家里的人还好好的坐在客厅里,才放下心来。

这么晚了,怎么都还没睡?

梦瑶猜到白天她不在家时,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瑶儿回来了,这么晚饿不饿,要不要让江姨给你下碗面?”赵耀天看到她进门,关心地问。

“爸,我晚上吃过的,不用。”梦瑶放下手中的包,“门口怎么会有人喷红油漆,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不关你的事,你去洗澡吧。”赵耀天对她挥手说。

她的继母江姨立刻跳了起来说:“怎么不关她的事!要不是她,我们能落到这个地步吗?现在她必须得想办法救救梦雨!”

第4章 拿什么还债

赵梦雨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以前赵氏集团风光无限时,她可是被江姨宠上了天,向来是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

赵氏集团因她被萧晓东骗了,一朝倾覆。

现在他们连生活都捉襟见,梦雨还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平时花钱依然大手大脚。

为了在大学里撑面子,吃得、穿得、用得......什么都要最好的。

梦瑶怀着对家人的愧疚,她每个月所有的工资,除了一家五口人吃饭,剩下的几乎全被梦雨拿去挥霍。

她还因为要满足江姨和梦雨时不时的各种奢侈的需求,刷爆了信用卡,现在是债台高筑,再也承受不起任何的大额开销。

也不知道梦雨今天又闹出了什么事,竟有人在家门口泼红油漆这么严重。

“梦雨,你到底又做了什么?”赵梦瑶不理江姨,直接问赵梦雨。

赵梦雨低着头,十指揪着衣角,带着哭腔说:“姐,我在网上贷了五十万,买了些自己喜欢衣服。”

梦瑶又惊又怒,“贷款五十万买衣服,什么衣服要这么贵?”

梦雨更不敢看她,低声说:“买衣服只花了几万,剩下的钱在网上博彩全输了……”

“赵梦雨!”梦瑶大声吼她,“你都这么大了,难道不清楚现在家里的状况吗?谁给你的胆子去借贷,去赌钱……”

“姐,我错了……我也是,也是想赢更多的钱帮家里啊,我是出于好心......”

梦瑶气得无语,她现在已经根本没能力去还五十万的欠款。

“你吼什么吼,五十万换在以前也不算什么,梦雨也是好心,想帮你。要不是你,我们能过得这么可怜吗?你还敢吼她,反正你得想办法,把她借的贷款还上!”江姨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不要总把以前的事怪在梦瑶身上,不关她的事,都是我判断失误,以为帮萧晓东在萧氏夺得权利,对我们赵氏有很大的好处,怪我贪心。”赵耀天开口阻止江冬琴。

江冬琴对梦瑶怨恨极大地说:“要不是她帮萧晓东,在你面前鼓动......”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赵耀天吼住她,对梦瑶说,“你累了一天,先去洗澡,不要怪你江姨,她也是急糊涂了,怕那些人会害梦雨。”

梦瑶低着头,走进洗手间关上门,悔不当初,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当年她以为萧晓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是她傻,轻信了萧晓东,害了家人,可这两年她已在尽全力弥补江姨和她的两个儿女。

江姨却一直都没原谅她,反而对她越来越变本加利。

梦雨说是网上贷款,她看其实就是高利贷,要不然怎么会有人来家门口泼红油漆。

她还欠着不少信用卡账单,拿什么去帮梦雨还债,难道要去卖身,卖肾......

洗完澡,她忧心地从洗手间出来,客厅里只剩下父亲赵耀天一个人。

江姨应该带着梦雨,和家里最小的弟弟赵兴宗在里面房间睡觉。

她看赵耀天的神情,有话要对她说。

“爸,你让我去卖肾也未必赚得回这么多钱,这事我真得没办法。”梦瑶先开口说。

赵耀天愁眉苦脸的叹气说:“要在以前,五十万确实算不上多,你妹妹也是一时糊涂……”

“爸,现在不是以前了。梦雨她还是不愿接受现实,再这样乱来下去,我也没有办法。为了想弥补她,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工作赚钱,她和江姨就不能体谅我一点吗?”

“我知道,这次是她太不懂事,是该她长点记性!”赵耀天附和她说。

梦瑶看父亲不过才六十,头发已白了大半,背也微驼。

很难让人想象,他曾是在江城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赵氏集团总裁。

父亲日渐衰老,让她感到英雄迟暮的悲凉,她放缓了语气说:“爸,你能明白就好,不是我不愿帮梦雨,一时间我实在赚不到这么多钱。”

“靠你那份卖鞋的工作肯定赚不到,不过有个方法你可以试试。”赵耀天眉宇间有些纠结的看着她说。

“爸,难道你是想让我去卖肾!”梦瑶心都寒透了。

第5章 完全没感觉

赵耀天摇头说:“怎么会,我说得方法,或许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又可以帮梦雨还清贷款。”

竟有这种好事,她问:“什么方法?”

“你江姨在这里有个远方亲戚,四十多岁,中年丧偶,是做海鲜生意的,家里很有钱,想再找个老婆。你去见见这个人,要是投缘,对你来说也是桩好事。”

他们这是想把她卖了换钱,给梦雨还债。

“我不想去相亲,是梦雨贷得款,让她自己去和那人相亲!”

赵耀天语重心长地说:“梦雨还小,连男朋友都没交过。再说那人是你江姨的亲戚,和梦雨多少有点血缘关系,她去相亲不太适合。你离过婚,和你江姨又不存在血缘关系,会合适点。”

梦瑶心里刺痛,她是弃妇,和死了老婆的人相亲最合适不过,她爸就是这个意思吧。

“爸,这是您的意思,还是江姨的意思?”梦瑶望着他,难过得问。

赵耀天迟疑了几秒说:“是你江姨提出来的,但也是我的意思。只是让你去相个亲,要是你不满意对方就算了,爸也不会逼你的。”

梦瑶总觉的自己亏欠父亲最多,以前他最痛爱她。

要不是因为她,父亲也不会毁了一世英名,落得晚年生活都成问题。

她妥协地答应说:“是您的意思,我就去见见。”

赵耀天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这两年辛苦你了,可女人终究要有个好归宿。以前你一心喜欢纪墨寒,却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现在离婚也有两年,不如找个踏实的人过日子。”

“好,我先睡了。”梦瑶躺在了客厅里的沙发床上,背对着父亲,闭上眼,任眼泪肆意横流。

......

次日,梦瑶提早下班,来到江姨说得大酒店里相亲。

她穿得很随意,没有精心打扮,站在海城最高级的六星级酒店大门口,显得格格不入。

门口的门童一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在这种高档酒店消费得起的人。

“小姐,你走迷路了吗?那边才是坐车的公交站。”门童上前礼貌地说。

梦瑶硬着头皮说:“有朋友约我在里面的西餐厅吃饭。”

“哦。”门童给她指路说:“西餐厅在二楼,你进去坐电梯直接上二楼就能看到。”

“谢谢。”她根本不想相亲,也不想再嫁人,只希望江姨介绍的远方亲戚不会看中她。

一到西餐厅,江姨就站起来向她挥手,那样子生怕她不会来,或者一来就跑掉。

她冲着江姨淡淡一笑,望见了江姨身边坐着的中年男子,样貌平平,有些胖,还好没有秃顶什么的。

坐在一起,她才看清,这男子眼睛很小,鼻子又有点大,一笑起来贼眉鼠眼的,她对这个人完全没什么感觉,想要马上走人。

江姨笑着介绍说:“梦瑶,这就是我表弟何文才。”

何文才看到她两眼放光说:“你好,梦瑶。”

她浅浅一笑,没有说话,也没有和他握手,江姨的脸色已有些难堪。

何文才倒没在意,对她说:“我点了瓶红酒,听我表姐说你喜欢吃西冷牛排,我也已经点好了。”

既然没办法来了,她也不能让江姨太没面子,开口说了声谢谢。

江姨想要缓和气氛,忙说:“梦瑶是害羞了,先喝点酒,来来来,我们喝酒。”说着示意服务员给她倒了杯红酒。

她一路坐公交车过来,感觉有些口渴,但也不好意思点其他饮料。

只有拿起红酒杯,喝了两口,只当是解渴的,一直低着头,也不看旁边坐着的何文才。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