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浩玲子小说的名字是《天生尤物》,又名《风花雪月的日子》《美人如玉》,烟色欲望是该小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2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张浩玲子小说

天生尤物全文阅读

张浩玲子小说的名字是《天生尤物》,又名《风花雪月的日子》《美人如玉》,烟色欲望是该小说的作者。天生尤物全文的内容是张浩原本是想应聘夜总会的服务员,可是却阴差阳错的变成了雷刚的手下。雷刚千方百计的想让张浩与自己的老婆玲子发现关系,究竟是有怎样的目的呢?

第1章 不该看的不该干的

  算命先生说我命里桃花旺的一塌糊涂,可同时桃运伴劫难,这辈子都会和女人纠缠不清。

  我没想到这会一语成谶,我从高中校门走出后真的从事了一项身边美女无数,可以夜夜做新郎的职业。

  十八岁,我高中毕业在社会上混,我爹骂我没出息,我瞪着眼睛和他吵了一架,梗着脖子昂着头直奔祖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市。

  我发誓,不混个衣锦还乡人模狗样绝不回头。

  可现实残酷的一逼,我在深市晃悠了半个月没找到合适的事儿做。

  摸摸口袋里仅剩下百十块钱,我决定放下身架先去之前那家门口贴过招聘启事的夜总会去应聘服务生。

  那天夜晚七点多,我探头探脑的走进凤求凰夜总会,迎面碰上一个二十五六岁黑脸三角眼的青年。

  我俩擦肩而过,他却又停下脚步扭头喊住了我。

  “你是干什么的”他的三角眼上下打量我。

  我穿了一套自认还体面的恤和长裤来应聘,但脚下破旧的凉鞋还是难以掩盖我穷困潦倒的现实,而且和金碧辉煌的凤求凰确实显得格格不入。

  “我,我来应聘服务生。”我极力保持面上的平静。

  三角眼叫雷刚,手下有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夜总会做公关,他是鸡头。

  雷刚说跟着他干也就是有事儿的时候站在他身后充充场面,没事儿就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还可以玩漂亮女人,比干服务生强一百倍。

  我小时候学过几天武术,在老家也混过社会,很快就明白雷哥说的意思。

  结果,我没有能应聘成凤求凰的服务生,却成了雷刚的手下。

  半个月后的一天公司给雷哥结了上个月的营业收入,雷哥心情高兴,拉着我去门口的大排档喝酒。

  凤求凰夜总会里像雷哥这样的鸡头,场子里共有六个。

  每一个鸡头手下都是十几甚至是二十几个女公关,在场子里的营业款公司每个月一付,每月底都会和场子对账,随后拿到属于自己“团队”挣的钱。

  雷哥的心腹狐狸和大嘴加上我,四个人喝了三瓶白酒十几瓶啤酒。

  雷哥忽然一拍脑门子道:“我草,我的笔记本忘带了,今晚记账还得用呢,浩子,你跑个腿儿,回我家一趟,帮我拿来。”

  我应了一声,想都没想站起身接过雷哥递给我的家门钥匙转身就走。

  雷哥在场子附近租了个两室的套房,步行过去也就最多十分钟。

  我打开房门一眼看见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他银灰色的笔记本,正要走过去拿,突然听见一阵轻微但绝对真实的女人呻唤声!

  “嗯……啊……哎哟,嗯,嗯嗯……”

  压抑中透着兴奋,低吟中有着激清,这样的呻唤,只有女人被男人干的时候才会发出!

  声音是从卧室里发出的,而且我听出来了,这是雷哥的马子玲子的声音。

  我喊玲子嫂子,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有种狎昵的想法,想干她。

  这是男人最原始的冲动,被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份妩媚给“勾引”了出来。

  玲子二十六七岁,绝逼风情熟女一枚,包在裙子里的身体丰腴迷人,匈鼓屁古翘,皮肤白嫩,一双桃花眼里秋波荡漾,五官精致的不亚于范冰冰。

  雷哥当着我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惹得我早就对她充满。

  做鸡头的,早就把男女之间的那种事儿看做吃饭喝水一样普通,张嘴就来很正常。

  玲子在卧室里叫的越来越急促,我好奇紧张兴奋,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当武器向着卧室蹑手蹑脚走去。

  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伸手轻轻推开一条缝,眼睛迫不及待的趴了上去。

  屋子里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玲子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随着那销魂的叫声,她的左手在自己胸前不停的轻揉,脸上一脸潮红。

  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当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一片神秘之上,我的那玩意儿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越想越饥渴,一想到那种爽的要飞的感觉,就有种想冲进屋去扑在玲子身上的冲动。

  看来雷哥说的不错,这女人就是性浴旺盛,雷哥满足不了她,她索性自己给自己“加餐”。

  这个时候,她一定很渴望有个男人能用力的干她,替代她手里拿个冷冰冰的玩具。

  我正胡思乱想,一阵风从我身后吹过,卧室门吱吱呀呀的开了一条更大的缝隙。

  玲子的眼光射过来,我根本来不及后退,整个人就这样被她的眼光罩住。

  “嫂,嫂子,我……”我俩对视,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你……”她停止了动作,眼光却盯在我的小腹下,眼神里满是渴望。

  我顺着她的眼光低头看,我的裤当那儿被撑起一个帐篷。

  玲子突然媚眼如丝急促的对我说道:“来,帮帮嫂子,嫂子想要……”

  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床上扭动,故意把最隐秘的位置正对着我的视线。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我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片白皙的海洋扑去……

第2章 肉债肉偿

  玲子的身体很软,我扑在她身上伸手抓住了她胸前傲然的那对儿峰峦。

  我不是处男,高中时上过我的初恋女友,我没想到女人的匈居然会有不同。

  我记得初恋女友的匈不大,但是很坚挺,我和她干的时候我的手在那儿揉动,感觉很瓷实,弹性很强;

  玲子的匈大而软,软的像是发酵好的面粉,我的手在上面随便捏揉,很舒服。

  她疯狂的迎合我,像是疯了一般忽然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撅着屁古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那玩意儿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我快活的享受她的主动,根本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让我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

  我在玲子的引导下变换了很多姿势,最终她趴在床沿儿上撅着又圆又翘白花花的屁古,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苟合。

  我气喘吁吁的躺在玲子身边,玲子白嫩的脸上红的像是要滴血,她瞅我一眼,突然坐起来就打我: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干我你等着,看我告诉雷哥怎么收拾你!”

  我懵了:“不是,嫂子,刚刚是你,你让我帮你……”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纤纤细指指着我:“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到此为止,我,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我就知道张浩你狗曰的想干老子的女人,你特么的脑后有反骨,勾引大嫂,老子今天得教教你什么叫规矩!”

  我浑身一颤,目光向着门口看去,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去尼玛的,老子这都捉在床上了,你特么还有什么可说的”

  雷哥怒气冲冲扑过来给我一个大嘴巴。

  这一嘴巴把我抽的如同从梦中清醒,我清楚的意识到我特么现在还和玲子光着身子在床上。

  今天在劫难逃。

  玲子这时也是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双臂抱着双膝,可怜巴巴的,完全一副刚刚被强煎了的委屈样。

  我被狐狸和大嘴拖到客厅暴打一顿。

  虽然我可以反抗,凭我健硕的身体和那点儿三招两式的武术最起码不至于挨打,但我知道理亏,只想挨一顿让这件事儿快点儿过去。

  我蜷缩在地上护着头,像是一只被煮了的大虾。

  “雷刚,让他们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玲子穿好了衣服从卧室里出来,怯生生在雷哥面前央求:“今天这事儿也不是他……”

  “住口!贱/人!老子早就回来了,在客厅里听你特么浪叫的要死要活!不是想被干嘛等下老子好好收拾你!”

  “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雷哥虽然是鸡头,但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还是得玲子带着。

  玲子玲珑八面人又长得漂亮,是干妈咪的好材料。

  狐狸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雷刚一把抢过来银行卡和车票,嘴里念念有词:“深市到南市的车票张浩你老家就是南市吧两张车票……”

  他捏着车票伸在玲子眼前晃动:“看来你俩这是准备私奔呀,你还卷了属于我们俩的钱……”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玲子愤怒的打断:“放屁!这张银行卡一直都是你保管,我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我的包里,还有这车票,我发誓我从来都没见过!”

  不但玲子咆哮,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

  可我老家确实是南市,而那两张车票也真实被雷刚捏在手里。

  雷哥冷着脸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身,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小子,老子好心收留你,你特么的却搞我的女人,说吧,今天这事儿怎么解决”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我知道现在解释不清这事儿。

  更何况,我是真的干了人家女人。

  “雷哥,你说怎么解决吧……”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

  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我也不欺负你,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干了,我不要了,你带她滚蛋!但我必须煽了你,这事儿就完结!”

  煽了我,我知道那就意味着我以后就成了假男人,不能再和女人干那事儿。

  我当然不能干,老子特么才尝到女人的美妙滋味。

  我的脸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

  但我从他的脸色上已经看出来,雷哥根本不屑我的央求。

  情急之下我一冲动拼尽全力蹿起来,拿起之前我丢在玲子卧室门前的尖刀,一狠心扎进了自己的左大腿!

  “啊!”

  一旁的玲子惊叫起来。

  “雷哥,这样你相信了吧”我用手扶着墙,咬着牙对雷哥道。

  雷哥脸上掠过一丝惊色,他狠狠吸口烟,狼一般的眼光盯着我:“别特么在老子面前演苦肉计,老子都捉奸在床了,你觉得今天我能丢这个面儿嘛”

  我觉得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你不要我了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

  我使劲儿摇了摇头,让自己尽力保持清醒,脑子里在急速想着摆脱眼前境况的办法。

第3章 柔情

  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

  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的话呀煽了张浩!”

  我瞬间浑身凸起鸡皮疙瘩,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拼死也不能被煽了!

  可我已经体力不支,刚准备拔腿跑,大嘴已经迅速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一旁的狐狸掏出了一把匕首。

  玲子凄厉的哭叫:“别,别伤害他!我……”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干夫银妇,这就护上了!别急,等老子煽了他,你就跟着他滚蛋!”

  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开始扒我的裤子,我拼尽全力挣扎。

  玲子突然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用细细的鞋跟一下砸在了狐狸脸上。

  狐狸惨叫一声用双手去捂脸,匕首掉在了地上。

  玲子弯腰将匕首捡拾在手里,伸手让匕首的尖锐顶端逼在了雷刚的喉咙上。

  “雷刚,算你狠!让大嘴放开浩子,我现在就和他走!这个月该分给我的钱我一分也不要,这样行了吧但你要敢动他一根毛,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玲子用手抹去嘴角的血丝,红着眼,像是一只护崽的母狼。

  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分红。

  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放开我,我跟在玲子身后离开。

  街口有家诊所,玲子扶着我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大腿上的伤口。

  她略略比我低了一头,我把胳膊搭在她肩头,我俩谁也没有说话,但我从她敞开的领口里一直贪婪的盯着她胸前那两团白皙。

  它们很丰满,文匈完全不能都包裹住,至少有一半的白皙和丰硕暴露在我的眼光里。

  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刚我在她的那张大床上疯狂压在她身上用双手揉搓那对儿丰满的样子。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

  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偶遇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说实在的,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干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偷窥她,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勾引”我……

  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我”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你不觉得蹊跷嘛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有种冲动,想让她和我一起租一套房子,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终于消失在远处一年黑暗之中。

  我没敢回租住地,在公园里找了张长椅子将就迷糊到了天刚刚亮,我爬了起来开始去找房子。

  按照玲子的吩咐,我找到新房并且搬了家之后告诉了她新地址,等待她查清楚事情真相来告诉我。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那两张车票是怎么回事儿难道玲子真的想和我私奔

  要不她怎么会“勾引”我呢

  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第4章 床上有人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又开始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飘荡在深市。

  我把我和雷刚以及玲子之间的事儿归纳了一下,是我自己贱,是我的浴望太强烈。

  算命的说的对,我的桃花运都会伴随着桃花劫。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等房东来提醒我每个月的房租都不能拖欠的时候,我才发现,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的誓言,我想在深市拼一把。

  因为在凤求凰做过事儿,我对夜总会相对熟悉一些,再加上我面貌还算帅气,于是在另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找了一份侍应生的工作。

  夜里做事白天睡觉,这种颠倒黑白的日子过得似乎很快,转眼差不多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星期六,夜总会的客人比平时要多两三成,空气中充斥着女人身上香水儿和胭脂混合的香味儿,我端着果盘在各个包房间穿梭。

  灯光黯淡,我隐约看见前面有几个人挤在一起争吵。

  刚靠近我就感觉到了火药味儿很浓,双方都吹胡子瞪眼推推搡搡的就差打在一起。

  一个高个子瘦精精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独自一人,而另一方则有四五个男青年,为首正在和高个子吵骂的是一个右耳朵少了一半并且在右脸颊上留下一道长长刀疤的矮壮青年。

  刀疤男那一伙人经常来玩,我知道他们是这条街上的混混。

  原因我也很快弄明白了,瘦高个自己带了个马子来玩,刚刚他马子去上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刀疤男几个正要进包房。

  刀疤男以为她是夜总会里的公关,又见她长得水嫩水嫩的,于是伸手在她翘臀上使劲儿拍了一下。

  这会儿刀疤男仗着自己这边人多,丝毫不把瘦高个放在眼里,手指差不多就要指在他的鼻子上,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瘦高个只是用眼睛瞪对方,大概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低头对身边马子悄声说了几句话,随后那穿着吊带衫和毛边儿牛仔短裤的美女就退到了一边打电话。

  说实话,她的身材太姓感了,又丰满又有曲线,特别是那屁古,包裹在牛仔短裤里鼓胀胀的还特别上翘,我特么的看着都想摸一把。

  夜总会里打架斗殴,这样的事儿差不多两三天就有一次,我早已习以为常。

  这些事儿由看场子的管,我手里还掂着一打啤酒呢,于是转身就朝着一间包房走去。

  但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我发现刀疤那一伙的一个寸头青年悄悄的从外围绕到了瘦高个身后,手里攥着个空啤酒瓶高高举起向着瘦高个的头上砸去!

  我当时想都没想,冲着瘦高个喊了一声“闪开”,脚下迈出一大步,用我的身体撞在了寸头身上。

  寸头猝不及防被我强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手里的啤酒瓶砸到了地上。

  因为用力太大,我也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打啤酒随后爆炸开花。

  事后我仔细想了想,我之所以会下意识的“见义勇为”帮瘦高个,大概是因为他的境况和我曾经被雷刚狐狸大嘴他们打的情景相似。

  我从骨子里痛恨以多欺少。

  场面顿时乱作一团,刀疤几个对着瘦高个开打,他们把我也看成瘦高个一伙的,有两个围着我就拳打脚踢。

  瘦高个身手不错,一个人对付几个竟然勉强能应付过来。

  他冲我喊:“兄弟,坚持住!我的人马上就来!”

  我上高中就开始混社会,也打过几场架,仗着一股子青春的冲劲儿和一些武术功底一时间也没吃什么大亏。

  但刀疤一伙毕竟人多,两三分钟后我和瘦高个都呈现出了颓势,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些彩。

  好在这时候就听他那个马子欣喜的嚷嚷着:“刚哥,你们怎么才来快,快,胖哥正被他们打呢!”

  我扭头一看,十几个清一色的平头青年,手里全拿着橡胶棍,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

  瘦高个的援兵到了,这些人手脚都很有两下子,几分钟之内就将刀疤一伙全都撂倒在了地上哭爹喊娘。

  那天晚上瘦高个拉我出去喝酒,说我够义气,他让我以后就喊他胖哥,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儿以后就找他。

  他瘦不拉叽的偏偏让我喊他胖哥,我觉得可笑,而且我认为他在吹牛逼,深市藏龙卧虎,就凭他什么事儿都能摆平

  但仔细想想又不像,他让他马子打电话叫来的那些援兵,一个个都身手不凡而且训练有素,最主要的是他们拿的武器,一色儿的橡胶棍。

  这些,完全不像是道上混的。

  后来,和胖哥接触多了,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胖哥是个爽快人,我的心里也憋屈已久,那晚上在酒精的刺激下我彻底的释放自己,我俩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胖哥让一个没喝酒的兄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嘴里哼着小曲儿趔趄着向里走。

  我住的屋子在一幢五层楼的第三层,我走到楼下就发现我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

  我楞了一下,我记得很清楚,我傍晚离开的时候熄灭了所有的灯。

  随后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

  可我不可能舍弃这个“家”,因为我的所有家当都在里面,我要是这样跑了,今晚就得睡大街。

  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先是趴在门板上听屋子里的动静。

  静悄悄的,不像是有雷刚的手下在屋子里。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

  躺在我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

第5章 你是我男人

  成熟丰腴,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

  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

  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我的大脑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咯咯咯。是不是不敢相信,一个大美女送到你床上来了”

  玲子冲我笑。

  “嫂子……不,玲子,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会在我这儿”

  我确定她是玲子,但却更迷茫了。

  屋子里的空气有种淡淡的酒味儿,玲子的脸在灯光下红扑扑的,我断定她今晚也和我一样,喝了不少。

  “很简单呀,我对房东说我是你的女人,刚来找你,没有钥匙,他就开门让我进来了呀!”

  她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勾额前几绺头发,然后点燃一支烟吸着。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忽然想起一个多星期前,玲子和我分手的那夜,她说过,要搞清楚雷刚“捉奸”我们俩的真相,然后会把真相也告诉我。

  只不过这一个多星期过去,我以为玲子当时只是因为生气而随口说说,早就忘了这件事儿。

  当然,我没有忘记玲子。

  说来有些不好意思,那天在玲子熟透了的身体上尝到了真正女人的滋味以后,这几天我竟然发生了两次梦遗。

  在梦里,我的做嗳对象都是玲子。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我端起桌子上的凉水壶一口气儿灌下去半壶也没能压住我心中涌上来的各种惊疑。

  玲子的身体确实撩人,我的脑子里不断出现那次我和她一起滚床单的片段。

  但我必须弄清楚怎么回事儿!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刚失业,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

  今晚上我无意中已经和刀疤一伙树敌,他们可是这一片儿的地头蛇,明天宝马会我还能去吗

  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

  “张浩,你还记得咱俩分开那天我对你说的话吧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我没偷雷刚的银行卡也没有买车票,我要弄清楚这件事儿。现在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

  “阴谋”

  玲子告诉我,原来上次我和她上床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雷刚计划好了的一个圈套。

  “我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雷刚那时候还只是个小混混,他泡上了我之后,是我帮助他做这一行的,并且帮着他打下了现在的江山,我是要和他分利润。

  “但那都是为他着想,我知道他手大花钱厉害,我是在替他攒钱,这一行不能做久,我是想攒点儿钱,以后回他老家去过日子!呜呜……”

  玲子抽泣起来。

  雷刚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不能明着踢开玲子,那样圈子里都会说他忘恩负义。

  而且,这几年来,他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暗中勾搭上了手下另一个女公关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我的出现让雷刚灵机闪现,决定利用我当一次“跑灰”来驱赶玲子,于是他特意收留了我。

  “那天,雷刚这个畜生故意在我的水杯里放了春药,他知道我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然后掐着时间,在我身上药劲儿发作的时候让你去我家取东西……”

  我瞪大了眼睛听着这一切,几乎难以置信这只有在小说中才能看到的情节居然活生生的发生在了我身上。

  “你是干柴我是烈火,而且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只要女的主动,男人哪有不上的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包里搜到的!”

  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

  听到这儿,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烧的我整个胸膛热烘烘的几乎要爆炸。

  我最恨别人骗我,而这次居然骗了我打了我还让我哑口无言。我恨不得拿刀砍了雷刚。

  但我努力压制着心中的火气,因为我还有个最重要的疑问,那就是玲子怎么会知道这些

  玲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原本叠在一起的大长腿动了动,微微分开,叹了一口气:“唉……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这些”

  我没有接她的话,只是用目光紧紧盯着她涂着紫色唇彩的姓感薄唇。

  玲子告诉我,事实上她一直对那天的事情感到很蹊跷。她是比一般的女人性浴强烈一些,但从来没有像出事儿那天那样强烈到下面发痒而且湿漉漉的。

  “那种感觉……当时如果不让下面被充实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痒的难受死了!

  “我从来都没有自己弄过,你看见的那个按摩棒事实上是雷刚那个变态玩弄我时用的。”

  玲子低着头坐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那天咱俩完事儿只后,我就怀疑我是被人下了药,当然,能给我下药的人,只能是雷刚。后来发生的事情更让我坚信是雷刚在玩我。

  “因为银行卡和车票我自己心里清楚,我没有拿!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雷刚已经玩腻了我,要踢开我!这样的事儿,我在社会上混这么多年,见过许多。”

  玲子说,她知道狐狸最好色,于是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干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说到这儿,玲子内心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索性大哭起来。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用恤下摆罩着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干嘛你要去干嘛”

  “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

  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玲子没我劲儿大,我挣脱了她的手,眼看着我已经走到了门后伸手开门,突然我的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像是被什么砸了一下。

  我连忙回头去看,正好看见一个茶杯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碎成无数碎片。

  玲子站在桌子边,还保持着投掷玻璃杯的姿势。

  她居然敢拿玻璃杯砸我!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儿的人干翻了!”

  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

  我被那一茶杯砸的冷静下来,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

  “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不但是你,我同样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玲子用手背在脸上抹了一下,我从她的眼光中看出了坚毅!

  “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上床!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