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你有没有爱过我阮情江余年_阮情江余年免费阅读by夏目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你有没有爱过我阮情江余年

阮情江余年全文阅读

你有没有爱过我是由网络作家夏目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阮情江余年。全文讲述的是阮情和江余年结婚三年,结果落得家破人亡,父亲自杀,母亲疯魔。令阮情没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是自己的丈夫江余年一手策划的。

第一章 余年,我爱你

  “情情,叫出来……说你要我!”

  男人沙哑的裹挟着欲望的声音,撩拨着女人身体内堆积的情潮。

  阮情的腰身被紧紧箍着,以一种羞耻的姿势承受着江余年。

  但这是她的丈夫,她那样爱着的男人,她羞耻着,也满足着。

  她伸出手臂环住男人的脖子,低低呜呜的吟出了声,媚态尽显……

  “余年……我要你……”

  “……嗯,情情乖,马上都给你……”

  阮情这副勾人的样子,让江余年忍不住一阵急促的撞击……

  江余年的喘息声越发的重,阮情听着越发情动,结婚三年,丈夫对她依旧这样热烈,她觉得满足而欢喜。

  情事过后,江余年抱着阮情洗了澡,他将她抱到床上,照例给她端来一杯牛奶,“乖,喝了再睡。”

  阮情迷迷糊糊的喝下,她身体不大好,三年来一直没能怀孕,这是她的心病,因此只要是对身体好的,她什么都肯吃下。

  身子酸软,喝下牛奶后越发的困乏,她下意识的抱了抱江余年,“余年,我爱你……”意识昏沉,她终于睡了过去。

  床边,灯光晦暗,模糊了江余年的半边侧脸,只是他看着沉沉睡去的阮情,脸上渐渐再无一丝方才的温情。

  冷鸷,阴郁,面无表情。

  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起身,门外助理已经等在那里。

  “说。”江余年面无表情。

  “阮家的事败露,阮东来自尽,陈丽萍疑似精神不正常了。”

  “疑似?”

  助理忙低头,躬声道:“已经找人查了。”

  江余年嘴角一抹薄刃似的弧度,残忍而冷酷,他说,“阮家,一个都不许放过。放出话去,谁敢帮他们,就是跟我江余年过不去。”

  “是。”

  夜色下,北城天翻地覆的变化着——

  北城赫赫有名的阮家掌权人阮东来涉嫌多处违法被举报,阮东来畏罪自尽,妻子陈丽萍受刺激太大一夜疯了。

  而更让圈里震惊的是,传言举报阮东来的人,竟是他的女婿江余年。

  ……

  “不可能!”

  阮情赤脚站在门边,“余年呢?他在哪?我要见他……对,我要去见他……”

  “太太,抱歉,您不能出去。”

  “不能出去?!我是江余年的太太,这里是江家,你凭什么敢拦我?给我让开!”

  她声音发冷,精致的脸上脸色发着白,可笑……

  太可笑了!

  新闻里在说什么,说阮家被查封了?她父亲自杀,母亲还疯了?

  呵!

  他们才疯了!

  她的父亲前天还找过她,他们一起吃了饭,她不是才说要带他们去旅行的吗?父亲说要为她休年假的,自杀?

  可笑!

  太可笑!

  “让开——”

  她脑中只剩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回阮家,她要去见她的爸妈,证明那个所谓新闻多么荒谬可笑!

  缓缓的,有脚步声传来,那扇门被打开,阮情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他们凭的是我,你还要闹吗。”

  这语气,又薄又凉,冷漠而带着几分讥诮,可这声音,的确是她的丈夫的。

  她怔了下,缓缓抬起眼……

  逆着光,那个颀长的身影是那样的熟悉……

  三年里,她跟这个人夫妻相称,恩爱相和,她是那样的爱他,而他,亦是那样的爱着她的,就在昨夜,他们还……

  不,这个人,这个人……不是她的丈夫。

  踉跄着,她后退了半步。

  “阮情,三年,不,五年了,我做梦都想……见到你这副神情。”江余年缓缓走近,修长的手指箍了她的下巴,他的表情残忍而快意,让他英俊的脸变得那样的陌生。

  “不……”

  她脸色惨白,喃喃着,“不……”

  “你不是要出去吗,去哪,阮家?”

  “不必急着去确认什么了,我来告诉你。”

  “阮家已经没了,你爸畏罪自杀,死了。阮家,已经没了。”

  “还有,外面的传闻亦是真的,这件事,是我做的。”

第二章 你可真贱啊

  “不——”

  惊叫一声,阮情蓦地坐起,从噩梦中惊醒……

  自那天之后,她就被关在这个房子里,不准外出,不准与外界联系,但电视是开着的,报纸是天天送来的,她随时能看到自己家的消息……

  她的父亲真的死了,而且死不瞑目,连唯一的女儿都不能去给他收尸!

  突然,开门声传来,她面上惊恐而愤怒,一下从床上跳下,赤脚站在冰凉的地板。

  门打开。

  微微的酒气传来。

  男人的身形,黑暗里越发高大,阮情身子下意识瑟缩了下,男人嘴角一抹冷笑,他回手关了门,一言不发的向她走来。

  “放我出去……”

  她后退着,“江余年,你……不要!不要……”

  她的挣扎抗拒在他面前是那样不值一提,他压着她,桎梏着她,将她背对着她,用最屈辱的姿势迫着她……

  就像,现在。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放我出去!让我送爸爸最后一程……”

  “呵……”

  低沉的,冰冷的嗓音,他笑得讥诮,“凭什么?!就凭你是杀人犯的女儿!就凭你姓阮,凭你是阮东来的女儿!”

  他终于开了口。

  却是这样的……

  “阮情,你看看你,嘴上怎么喊,这身子却这么敏感,你可真……贱啊。不过也多亏了你这么淫.荡的身体,不然我连碰都懒得碰你!”

  轰——

  脑中空白了一瞬,即便早有心理准备,她还是浑身发冷,从骨子里沁出的凉意让她几乎分不清凌辱她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她一见钟情的男人,这个她爱了七年的男人,怎么会如此的……恨着她呢?

  可他掐着她的力道是那样的重,他的声音冷鸷至极,“不明白吗?呵……阮情,你以为我娶你是为什么?”

  “说什么一见钟情,不过是我使了手段罢了,可惜,你被阮东来养得太蠢,竟半分也没察觉,要不是为了今天,我怎么会娶阮东来的女儿!”

  “十年前,阮东来出差海城,借着酒劲强迫了一个小女孩……她才上初中啊!那个禽兽……那个禽兽!”

  “是,那是我的妹妹,我的亲妹妹!她不堪受辱喝药自杀,没救回来,我妈伤心过度一病不起,没两年就走了,我爸出了车祸……江家,就剩了我一个,哈——他阮东来势力多大!可那又怎样,还不是有你这么个软肋!”

  “我恨……我恨!”

  他蓦地抽身而出,将她的身子翻转,“阮情,我恨所有姓阮的人,十年来,没有一天不恨!”

  “阮东来死了……呵,他怎么能死得那么痛快呢!一条命换三条?凭什么!”

  轰的一声。

  阮情像被一下抽离了思绪,疼爱她的父亲,相爱的丈夫,他们的脸全都变得模糊起来……

  她不敢相信,那样正直温厚的父亲,会对一个女孩子……

  她不敢相信,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竟是从一开始只为了利用!

  “不……不……”

  所以,从初遇时他救了她,从那时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他就将她当做了复仇的棋子?

  所以,她对他的追求,他的温柔和爱,也都只是是他算计之中的一步?

  “不!我不信……我不信!”

  她陡然的挣扎起来,苍白的脸映着通红的眸子,“我不信!江余年,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

  “还不死心!好,我就让你看看!”

  啪——

  灯被打开,身上被重重扔下一摞东西……

  她满身狼狈,在灯光里无处遁形。

  江余年冷着脸,“好好看看,你的好父亲一笔一划写下的‘自供书’!”

  阮情的手颤得厉害,一行一行的字钻入眼中……

  “不……”

  她怔怔好似没有回神,但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

  “看清了吗!”他眼底情绪暴动,心底无端一股燥意,他俯身捏了她的下巴,“他阮东来死了,是活该!是自作自受!是死有余辜!”

  “我恨他恨不得让他死也不得安宁,你还想给他收尸?!”

  眸子血气翻涌,他忽而笑了下,“不对……我给你个机会,好好取悦我,让我看看你们到底多父慈女孝,说不定我会放你回去……”

  说着,他的手指缓缓摩挲她的脖颈,用力按下她的头,贴近大腿那炙热的地方。

  他是认真的……他是真的要她……

  愤怒,惊惧,屈辱!

  但,别无选择……

  阮情掐紧双手,慢慢张开嘴含住……

第三章 小三登堂入室

  江余年看着身下女人的动作,“阮情,你看看你,多淫.荡啊……”

  阮情再次醒来时,已是次日中午了。

  一室狼藉,房间里只她一个。

  昨夜的种种一拥挤入脑海,她脸色骤然惨白,只觉脑袋都要炸开似的疼。

  身上也疼得厉害,尤其脖子上一道红痕更是触目惊心,她知道,那人昨晚……是恨不得掐死她的……

  ——咚咚

  敲门声传来。

  佣人的声音响起,“太太,先生让您去待客。”

  待客?

  谁?

  这个时候……

  他肯让她见人了?!

  她胡乱的洗漱,随便套了件衣服,甚至鞋子都没有穿,她太想出去了,她的母亲被送到了医院,她的父亲草草下葬,她必须要出去,必须要……

  思绪,在走过卧房时,蓦地顿住……

  偌大床边,江余年背对着她,他的腰间,缠了一双女人的胳膊。

  那女人紧紧抱着他的腰,低低的似在哭,而他低着头,似在安稳她什么……

  温情脉脉,耳鬓厮磨……

  阮情开始发抖……

  这里,是他的卧房,结婚三年,他有多半的时间单独睡在这里,他说他要工作到很晚,怕影响她休息,她感动着,也体贴得并不来打扰他……

  可笑的是,她一直避让的地方,却被另一个女人登堂入室!

  “江余年!”

  蓦地推开半掩的门,她愤怒低吼。

  缠在他腰间的手惊慌的松开,阮情看清了她的模样……

  长直发的柔弱女人,一身江南水乡的气质,惊恐的神情让人无端升起保护欲,这张脸,竟是阮情熟悉无比的!

  阮情甚至来不及反应,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重重打掉了那女人手里的碗筷。

  “秦暖暖!”一字一顿,盯着这个跟她做了五六年闺蜜的人,她眼里熊熊愤怒的火焰。

  “情情……”秦暖暖身子瑟缩了下,却害怕得往江余年身边躲。

  江余年一把护住她,“别怕。阮情!你发什么疯!”

  “江余年!”阮情只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裂开了,“你们……你们竟然!”

  “对不起……情情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秦暖暖哭起来,一派楚楚可怜。

  “不必跟她解释,”江余年将她越发护住,冷脸看着阮情,“既然你看到了,我就一并告诉你——从今天起暖暖要住在这里。”

  她住在这里?

  凭什么?!

  一口血气,阮情蓦地上前,扬手就要打,秦暖暖尖叫一声,江余年一下攥住了她的手腕。

  “狗男女!”

  她眼睛通红,一字一顿,怒恨交织。

  事到如今,还用问什么?他们竟!

  手腕上的力道骤然加重,她疼得脸色惨白。

  秦暖暖哭出了声,“对不起……情情,对不起……我跟余年早就认识,我们……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这几年你对我好我知道的,真的知道的……我也不想的……我只是,我只是太爱余年了,对不起……”

  “早就……认识?”

  “是,”江余年盯着她苍白的脸,“阮情,要不是你父亲,我早就娶了暖暖了,她才应该是名正言顺的江太太!这段感情里的第三者,从来不是她,而是你阮情!”

  阮情只觉脑中空了片刻,她身形晃动,几乎站立不稳。

  她在大学认识的秦暖暖,秦暖暖性子软总是吃亏,她便总是护她几分,一来二去两人熟了,秦暖暖说她外地求学,家中也没什么亲人,这几年,阮情更是把她当自己妹妹看待,她带她回家,她的父母亦对她亲切有加,母亲甚至说认了她做干女儿的话,所以这一切……

  也都是一场算计?

  后来秦暖暖进江余年的公司工作还是她出头介绍,可笑……太可笑!

  “秦暖暖,江余年,你们……你们!”满目愤怒痛苦,让她的神情甚至带了些扭曲,她摇着头,“你想让她住在这里?江余年,你想都不要想!我们阮家是对不起你,可她秦暖暖算什么!凭她也想咬我一口?不!只要我在这一天,她就别想住进来!”

  “余年……”

  江余年安抚得揽了下秦暖暖,眸子却是盯着阮情的,他嘴角微勾的弧度残忍而冷酷,“是吗?”

  “阮情,我不止要她住在这里,并且这个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会将她当做江太太对待,而你,亦是!”

  他走到她面前,缓缓低头,气息撒在她的面上,低低缓缓的说,“你不是想让阮东来入土为安吗?不是想去看看你疯了的母亲吗?”

  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沉静,可他的话,残忍如斯。

  阮情胸腔剧烈起伏,眼中血色翻滚,她堪堪后退两步,神情半疯半怔,似哭似笑,她说:“……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父亲已经死了,她只有母亲了,母亲也只有她了……

  她不能,不能……

第四章 丧门星

  阮情打开病房的时候,一瓶水堪堪砸了过来。她侧头避过,还是被剐蹭到脸颊,丝丝疼。

  终于从江家出来,外面早已是天翻地覆,但她不在乎,甚至没来及去料理父亲的后事,她第一时间来看母亲,却没想到……

  “滚!都给我滚!别想害我……你们别想害我!”

  母亲穿着病号服,原本养尊处优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她面似癫狂,嘶吼着谩骂着,手边的东西砸得到处都是。

  ——阮小姐,你母亲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且病人有自残倾向,她目前极不信任我们,亲人的配合非常重要……

  医生的话残留在耳。

  阮情嗓子里堵得厉害,她声音微颤,“妈……”

  发疯的陈丽萍,在听到这个声音时,蓦地顿了顿。她转头,有些恍惚,有些迷茫的看向阮情。

  几个护士悄悄退了出去。

  阮情缓了神情,向母亲走去,声音轻轻的,“妈,是我,情情啊……”

  “情、情情……”陈丽萍目光里的迷茫渐渐褪去,她看着越发走近的阮情,呢喃一般,“情情……我女儿……我的女儿情情……”

  阮情眼眶酸得厉害,强忍着没让泪流下,她笑着点了下头,但下一瞬,陈丽萍的眼神却是陡然一变!

  “不!”

  “你不是我女儿!”

  “丧门星!你就是个丧门星!”

  她突然的扑过来,一把掐住阮情的脖子,“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害了东来!害了阮家!害我家破人亡不够!现在又来害我了是么!”

  “不……妈……是……是我……”

  “贱人!你这个贱人!都是你……都是你招惹江余年!引狼入室……谁让你一定嫁给他……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他会害我们……都怪你!你犯贱!犯贱!”

  阮情挣扎的动作就那么顿了下。

  母亲这是……认出她了。

  她……认出她了。所以才会……这么骂,神志混乱的人,骂不出这样的话……

  是了,是她当年喜欢了江余年,一心想要嫁给他,江家不比阮家又如何父亲疼她宠她,又怎么忍心违她的意呢……

  所以她如愿嫁了他……

  “丧门星!贱人!让你招惹江余年!掐死你……我掐死你——”

  脖颈的力道越发的大,眼前阵阵发黑,阮情忽而就没了挣扎的力气。

  “妈……”

  低低的,痛苦而压抑。

  陈丽萍的怒骂诅咒声渐低,掐着她脖子的手缓缓松了开。

  阮情睁开眼,就见母亲已泪流满面,她蓦地抱住她,“情情啊……我的女儿……对不起,妈对不起你啊……”

  “你爸爸死了……可你爸他死了啊!妈该怎么办,妈该怎么办?他们都要害我,江余年那条狼,他要害死我们全家啊!”

  “不会的,妈,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有我在,还有我在……”

  母亲她……还不知道原因。

  不知道江余年恨他们的原因,也不知道父亲当年……做下的错事。

  微闭眼,她咽下喉咙里的痛苦,这些事,她一个人知道就好了,母亲已经承受不住任何打击了。

  陈丽萍在她的安抚中仿佛平静下来,但忽而的,她蓦地松开了她,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肩,眼神疯狂而执念,“对,还有你……情情,妈只有你了……阮家只有你了……”

  “是,我会替爸照顾你……”

  “不——我不要什么照顾,”陈丽萍蓦地大了声音,“你去找江余年!去找江余年!”

  阮情一怔。

  “你不是说他爱你吗!去找他啊!去求他!求他放过阮家,放我们一条生路!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你嫁给他三年了!我们阮家哪里对不住他!你爸爸将他当亲儿子疼!你去求,去求!”

  “妈……”

  “别叫我妈!”她一把推搡开她,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把水果刀,阮情瞳孔骤缩,“妈!”

  陈丽萍毫不犹豫一刀子割自己手上,血色翻涌,她盯着阮情,“你答不答应!答不答应!”

  “去求他!”

  “下跪!哭!拿孩子威胁!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不管你用什么法子!”

  她每说一句就往自己身上划一刀,“答不答应!你答不答应!”

  “答应……答应……我答应,”阮情去抓那刀子,任刀锋割得她手心生疼,她声音哑得厉害,情绪压抑着莫大的痛苦,“我答应了,我会去求他,不顾一切……也要求他放阮家一马……”

  是她的错。

  识人不清,爱错了人。

  该由她去担的。

  尊严……呵,她在他面前早就……没有了。

第五章 离婚

  她甚至来不及难受,母亲的病情极不稳定,她需要立刻为阮家做点什么,不然她真的怕母亲……

  匆匆回到江家的时候,已是夜里,她径直往江余年房里去。

  佣人拦住她,“太太,您不能进去,秦小姐在里面。”

  秦暖暖?

  他们果然睡在一起了……竟这么迫不及待!

  胃里一阵翻搅,却是面无表情,“我要见江余年。现在!立刻!”

  她声音平静,眼底却是一股血色。

  那佣人一怔,到底是去敲门了。阮情心底一阵悲凉,如今她连佣人也不如,可笑的是,偏偏她还冠着江太太的名!

  门打开,一身家居服的江余年冷漠的面上略带讥讽,“阮东来的尸体还在医院躺着,他的女儿可真孝顺。”

  死死掐着手心,她哑着声音,“江余年,我们谈谈。”半开的门里,她目光略过床上躺着的那个身影,“都已经让你的心上人住进来了,你就舍得让她这么跟着你?”

  江余年眼睛微眯。

  “你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她吗?小三,狐狸精,勾引闺蜜老公的贱人……”

  “阮情!”

  江余年回身关了房门,“你敢再说一句!”

  “你比我心里清楚,她的身份有多尴尬,”她面色苍白,眼神却一股坚韧.

  江余年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不论在他面前曾有多小意温软,她都是阮家的人,阮东来杀伐果决,他的女儿又岂是真的软弱可欺!

  呵!

  果然是像极了她的父亲!

  江余年蓦地欺身,将她的身子抵在墙上,他力道极大,阮情后背撞在墙壁,生生的疼。

  她面上一抹痛色,却隐忍着不肯叫出声。

  “江余年,放阮家一条生路,”直直的,她望着他的眼睛,“我父亲已经死了,我妈也疯了,阮家已经败了……没有威胁你的可能了,你放阮家一条生路,不要赶尽杀绝,就当……给我妈留个活着的念想……”

  “活着?”他眼神骤然情绪涌动,“她活着?你觉得我会在意阮东来妻子的死活?!你父亲在外头那些事,你真以为你母亲毫不知情?阮情,你可真是……够天真啊!”

  “江余年!”胸腔起伏剧烈,她微微闭了闭眼,“你放阮家条生路,我……我会跟你离婚。”

  “你说……什么。”

  “离婚,”定定的,她看着他,“我会主动离婚,净身出户,我会给你秦暖暖让位,你那么爱她,舍得让她背着个贱人的名声跟着你吗?”

  “这个江太太的位子,我不要了。我成全你们,我给她……让。”

  话说完,心脏蓦地被人攥住一般,她身子开始发颤。

  这个她曾经无比想要得到的位置,没想到,会成为她最后的筹码……

  “你要……离婚?”薄唇微启,缓缓重复,他甚至是笑了一下,指腹缓缓摩挲她的脖子,那上面两道红痕刺目打眼,他缓缓收紧着手,“阮情,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你骨子里流着阮东来的血,你要替他赎罪的……”

  “这个江太太的名号,只要我还恨你一天,你就会被它桎梏,这是你该受的,你该受的!我要看着你们阮家人痛苦,看着你们绝望!”

  “我要让你们阮家人,死了的,活着的,全都……不得安宁!”

  他是认真的……

  阮情在他眼中看到了。

  “疯子……江余年,你这个疯子!”

  他眸底血腥,“是!我早就疯了!在十年前就疯了!所以阮情,不要再说这种话,我不会放过你!”

  门内。

  方才“睡着”的秦暖暖站在门边,外面的话低低落入耳中,她掐紧了手心,原本柔善的面上,一片阴狠。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