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傅嫣然萧奕小说_一缕冷香远免费阅读by米米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傅嫣然萧奕小说

一缕冷香远全文阅读

《一缕冷香远》是近期非常火爆的一本古代虐恋小说,一缕冷香远傅嫣然萧奕是书中的主人公,傅嫣然非常的爱萧奕,所以她在四年前费尽心思嫁给了他,可谁知这个男人的心里一直有着另一个女人,为了救那个女人,萧奕甚至不惜让傅嫣然肚子里的孩子做药引。

第一章 十指连心

  “啊!”十指连心,刑具收紧的时候痛得傅嫣然大叫出声。

  痛楚还没消去,她的胸口猛地被萧奕一脚重重地踹中,人跟着倒在地上,心口的鲜血一并地从嘴里吐了出来。

  傅嫣然顾不得身上的痛楚,第一时间用血淋淋的手摸了自己隆起的小腹。

  萧奕低头看着面色发白的傅嫣然,想到这个女人恶毒地给溪儿下毒,脸色一沉,伸脚用狠地踩在傅嫣然放的手背上。

  “贱人,把解药交出来!”傅嫣然痛得直掉眼泪,她抬起头仰望着爱了四年,嫁了四年的男人,“我没有解药,不是我下的毒!”

  “不是你是谁?毒是药王谷的,整个王府除了你是药王谷的人,谁的身上还有这种毒!”

  说着,他再用狠地踩住她满是鲜血的手背,“四年前,你逼死柔儿,四年后,你还想毒死她妹妹!”

  “你今天不把解药交出来,就给我去死!”去死?傅嫣然身子一怔,她忘了手指的疼痛,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那么地爱他,他却要她去死!

  四年前,她如愿地嫁给他做王妃,原以为可以琴瑟和好、白头偕老,谁知他另有心爱的女人俞轻柔。

  大婚之夜,俞轻柔在城外的破庙里被人轮番蹂躏,还怀上了孩子,她受不了屈辱,生下孩子后就自缢而死。

  萧奕认定她是幕后主使,逼死他心爱的女人。俞溪儿,是俞轻柔的亲妹妹,俞轻柔死后,她就被以侧王妃的身份抬入了王府。

  她不知道俞溪儿为什么会中药王谷的毒,可下毒的真不是她,她已经解释了无数遍,可萧奕不信她,他还让她去死!

  “继续夹,她还不招就把十大酷刑一一用在她的身上。”刑房里挂着各式的刑具,看得人毛骨悚然。

  如果萧奕再将着其他的刑具一一试在她的身上,她会死在这里的。傅嫣然怕了,她还有珉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死。

  傅嫣然看着萧奕,鲜血淋淋的手攥着他的衣角,哀求道,“我没有下毒,萧奕,我求你信我!”萧奕视若无睹,对着身旁的侍卫冷声命令道,“继续!”

  侍卫继续用刑。“啊!”刑房里,响起了傅嫣然凄惨的叫声。萧奕唇角噙着冷酷的笑容,漠然看着她,这是她应得的报应。外面传来脚步声,是俞母。

  “王爷!”俞母焦急地冲进来,突地跪在地上,哭了出来:“王爷,溪儿快不行了,求你救救溪儿!”

  萧奕脸色大变:“大夫怎么说?”“大夫已经配出了解药,可是没有药引……”俞母猛然痛哭出声。“需要什么药引?”萧奕问道。

  俞母的头抬起头,眼睛不经意落在傅嫣然的小腹上,欲言又止的说:“大夫说,溪儿中的毒极其霸道,要想解毒,必须用刚成形胎儿的心脏做药引!”

  “这法子太毒了,得把孕妇的肚子剖开,再把孩子取出来挖胎心!这样的药引,我要到哪里去找!”俞母哭泣出声。

  俞母的话听得傅嫣然的身子直打颤,她在药王谷待过,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毒,也还是第一次听说要用胎儿的心做药引。

第二章 药引

  傅嫣然察觉到俞母若有若无的目光,她心下一沉,俞母恐怕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

  她下意识看向萧奕,侥幸的想着萧奕不至于虎毒不食子——俞母见萧奕不说话,心下一横,又哭了起来,“王爷,求求你看在柔儿的份上,救救溪儿吧!”

  “柔儿已经不在了,我就溪儿这一个女儿了,要是溪儿再出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俞母一边痛哭,一边不停的磕头。

  耳边回荡着‘砰砰’的磕头声,萧奕抿紧了唇。

  四年前,俞轻柔背自己出的狼谷,他这条命是她捡回来的,他发过毒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可是她却被傅嫣然给害死了。

  现在傅嫣然还想毒死柔儿的妹妹——

  这笔账,必须由傅嫣然偿还!

  萧奕盯着傅嫣然的小腹,声音格外地清冷,“用她的!”

  傅嫣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下意识护住肚子往着后面挪去。

  萧奕一手攥住她,冷冷的对侍卫下达命令:“挖出她的孩子,拿去给溪儿做药引!”

  刑房的侍卫都呆住了,王爷要让他们将王妃的孩子生生地给挖出来。

  傅嫣然也听到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奕,“萧奕,我怀的是你的孩子!”

  “你个贱人有什么资格生下本王的孩子!”萧奕冷漠的勾起唇角:“傅嫣然,你害死柔儿,又对溪儿下毒,要你一个孩子算轻的。”

  “三年前我允你生下珉儿,已经是最大的容忍!你如果不肯挖,我就派人把珉儿的心挖出来!”

  “萧奕!”傅嫣然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她红透着双眼,哽咽道,“虎毒不食子,他们是你的孩子!”

  “那也得我认。”

  冷厉的话灌进耳里,傅嫣然的身体一软,无力地从墙面上滑落在地上。

  她怔怔地看着前方,眼泪早模糊了双眼。

  朦朦胧胧的,她看见侍卫提着刀到她的面前,她扭头看向萧奕,想说些什么。

  没等她开口,萧奕冰冷的声音传来,“挖!”

  一个字落下,傅嫣然眼里的泪珠绝望地滑落下来。

  侍卫拿着火里烧得通红的刀子,再看着护住肚子的傅嫣然,迟疑不前。

  尽管王爷亲自下令了,可王妃肚里的孩子毕竟是王爷的骨血,犹豫一阵后,侍卫跪在萧奕面前,“王爷,属下不敢!”

  萧奕看向忤逆自己的侍卫,心里莫名一松。

  这时,俞母哭了出来,“王爷,柔儿生前最疼爱溪儿了,求您看在柔儿曾救过您的份上,救救溪儿吧!”

  柔儿——

  想起柔儿的救命之恩,还有柔儿的死,萧奕不知不觉怒红了眼。

  傅嫣然,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怒火充斥到胸口,萧奕抢过侍卫手里发烫的刀子,快速地朝着傅嫣然的肚子刺去。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洒在萧奕脸上,他不为所动,面不改色的继续剖。

  痛意袭满傅嫣然的全身,她的手、她的肚子、她的心……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意识也昏昏沉沉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刀子在腹中割胶的动作——孩子,她的孩子……

  她努力睁大眼睛,盯着腹部的血窟窿,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她看到萧奕从她肚子里掏出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看到他将血肉交给俞母——

  傅嫣然再也撑不住,晕死了过去。

第三章 挑衅

  三日后。

  傅嫣然醒来,看到小腹上密密麻麻的针线,心痛地哭了出声。

  “傅姐姐。”俞溪儿一脸笑意地出现在傅嫣然房间里。

  看到俞溪儿,傅嫣然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你来干什么!”

  “溪儿过来,是谢傅姐姐的救命之恩。”俞溪儿坐在傅嫣然的床边,柔声说道:“傅姐姐,你的孩子味道真是美味!”

  傅嫣然顿时红了眼,咬牙切齿低吼:“俞溪儿,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我当然有人性了!”俞溪儿一脸无辜的说:“我想让姐姐知道王爷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所以故意吃了毒药,让王爷在我和姐姐的孩子中做选择……姐姐,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姐姐没了孩子肯定很伤心,所以我特意把孩子给姐姐送回来了……”

  俞溪儿扭头让身后的侍女,柔声吩咐道:“把药端来,我亲自喂给姐姐喝。”

  很快,侍女端来一碗汤药,俞溪儿接了过来,轻轻的搅拌着汤匙。

  傅嫣然盯着乌黑的汤药,下意识问:“这是什么药!”

  俞溪儿嗔怪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姐姐记性可真差,我刚刚不是说要给姐姐把孩子送回来吗?”

  “这药啊,是我让人用剩下的药引炖的,我担心姐姐思念孩子,所以特意让人把剩下的药引和孩子的血肉都放进去了!姐姐,快喝吧,药凉了,药性就没了。”

  傅嫣然面色一白,她听懂俞溪儿的话。

  这碗汤药是用她孩子的心和血肉熬的,她整个身子绷紧,双目通红地盯着俞溪儿。

  什么汤药,分明是俞溪儿要她喝下自己孩子的心。

  俞溪儿笑着将碗凑近傅嫣然嘴边,一边轻声说着:“姐姐,快点喝吧……”

  “我不……”

  “喝!”俞溪儿无视傅嫣然的挣扎,紧捏着她的下吧,强逼着想将药灌进她嘴里。

  傅嫣然剧烈的挣扎着,药被洒在地上。

  俞溪儿顿时黑了脸,“傅嫣然,你不识抬举!”

  “不想喝是吧?我偏要你喝!”俞溪儿一把将傅嫣然拽到地上,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将她往汤药洒过的地方按下。

  傅嫣然顾不上摔在身上的痛楚,伸手抓住俞溪儿的脚,张口往着她的小腿上狠狠地咬下去。

  “啊!”俞溪儿痛得出声,她再去打傅嫣然的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

  俞溪儿不动声色地松开傅嫣然,弄乱自己的衣服、头发,还故意掐了自己一把,掐疼地掉眼泪了,她才松了手。

  “王爷,救我!”俞溪儿看着萧奕,哭的梨花带雨。

  萧奕听下人说傅嫣然醒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一幕。

  “傅嫣然,你在做什么!”萧奕没双目冷冷地盯着傅嫣然,见傅嫣然咬着俞溪儿,过去一脚踢中傅嫣然的身体。

  傅嫣然痛呼一声,整个人往着后面滚了两圈。

  俞溪儿趁机哭着扑到萧奕的怀里,害怕的抽泣着:“王爷,姐姐好可怕!我知道姐姐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的孩子,我心里愧疚,煎好药过来看姐姐,没想到姐姐她……”

  俞溪儿越说越伤心,最后竟在傅嫣然面前跪了下来,“王爷,都是溪儿的错,害得姐姐失去孩子。”

第四章 有眼无珠

  “傅姐姐对不起,你如果真这么恨我,就把我给杀了吧。”

  “溪儿,你跪她做什么!”萧奕将着俞溪儿扶起来,他低头注意到俞溪儿小腿上的血迹,脸色更沉下来。

  “你向溪儿道歉!”他冷眼看向傅嫣然,命令道。

  傅嫣然心底一片发凉,她抬起头看着萧奕,“让我和她道歉,除非我死!”

  这话说出口,傅嫣然扯着嘴角自嘲地笑起来,在萧奕的心里,恨不得她去死。

  她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子不想看萧奕和俞溪儿。

  “王爷,我们走吧。”俞溪儿见萧奕的目光还在傅嫣然身上,忍着不悦故作委屈地说道,“是我不好,不该送药过来让姐姐想起伤心事。”

  萧奕松开俞溪儿,他走到傅嫣然面前,蹲下身子的时候直接将着傅嫣然的脖子给抓住。

  傅嫣然感觉到窒息,只要萧奕再用力,她一定被他给掐死的。

  “萧奕,到今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眼瞎。”她轻着声音,慢慢地说道。

  萧奕的脸色立即变得阴沉阴沉的,他瞥见一旁的凳子,伸手过去将着凳子拿起朝着傅嫣然的小腿狠狠地砸下去。

  “啊!”傅嫣然听到自己小腿骨头断开的声音,她的人跟着被萧奕松开,身子无力地倒在地上。

  她痛得抱住小腿,萧奕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本王给过你机会和溪儿道歉。”

  “傅嫣然,你欺溪儿一分,我还你千倍。”

  俞溪儿见到萧奕为了护自己,将着傅嫣然的小腿给打折,嘴角露出笑容,在萧奕转过身子的时候,又是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王爷,你千万不要为了溪儿和姐姐再吵架,溪儿怕……”俞溪儿说着,害怕地看了傅嫣然一眼。

  “有本王在,她不敢欺负你。”萧奕回道,他说着将俞溪儿横身抱在怀里,“溪儿,外面风大,你抱紧本王。”

  俞溪儿露出羞涩的笑容,她扭头看向在地上痛声抽泣的傅嫣然,勾起嘴角,得意地笑笑。

  傅嫣然看着萧奕和俞溪儿离去,他们的情意绵绵,看得她心死如灰。

  手指的伤刚好些,傅嫣然的小腿又断了,加上这次一折腾,小腹上的伤发炎。虚弱的傅嫣然到了晚上发起高烧。

  她痛得睡着,糊糊涂涂地被孩子的哭声吵醒。

  傅嫣然拼命地睁开双眼,看到哭泣的珉儿,嘴角初挤出笑容。

  “珉儿!”

  “娘亲,你怎么了?”珉儿哭着问道。

  傅嫣然不想将萧奕如何对她的事情告诉珉儿,大人间的恩怨,她不想让珉儿知道。

  她只想要珉儿快乐平安地长大。

  “娘亲病了,过几天就会好的。”

  “絮儿说,父王讨厌你,就把妹妹给挖走了。”

  絮儿是俞轻柔被玷污后留下的孩子,一出生就被萧奕抱到王府里养着。

  “不许听絮儿乱说。”傅嫣然柔声说道,不管如何萧奕是珉儿的父亲,她不想珉儿恨他。

  “是娘亲没用,保护不了妹妹。”傅嫣然说的时候,眼眶泛红,心底难受得紧。

  珉儿听到傅嫣然的解释才停了哭声,“絮儿骗我,我再也不要和她玩了。”

  傅嫣然抿着嘴角笑笑,伸手摸了摸珉儿的头。

  现在她只有珉儿,他是她的唯一。

第五章 是你把他害死的

  有珉儿在身边,傅嫣然的精神一下子转好,她见着天气转凉,起身给珉儿量身子做套新衣。

  萧奕来了,珉儿看到他,害怕地往着傅嫣然的怀里钻去。

  珉儿出生后,萧奕很少和他见面,也从来没有抱过他。

  傅嫣然对现在的萧奕越发地怕起来,她戒备地将着珉儿护在怀里。

  “将小世子带到柳侧妃那里。”萧奕开口,婢女走到傅嫣然面前,强行地将着珉儿抱走。

  “把珉儿还给我。”傅嫣然站起身子追出去,她小腿伤得很重,一跨步往前,直接摔在地上。

  萧奕低头看着傅嫣然,冷漠地说道,“你这般地恶毒,不配做他的娘亲!”

  傅嫣然恨恨地看着他,质问道,“萧奕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面对傅嫣然的质问,萧奕蹲下身子在她的面前,他对上她的双眼,清楚地说道,“傅嫣然,这是你的报应!”

  这就是她当初逼死柔儿,得到的报应。

  “起来,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你父亲死了!”

  萧奕最后的半句话听得傅嫣然全身冷起来,她怔怔地看着萧奕,不相信父亲突然死了。

  等着到了傅府,傅嫣然掀开车帘看到大门口挂着的白绫,知道萧奕说的话是真的。

  她瘸着脚走到挂满白布的灵堂,往日热闹的傅府变得冷冷清清的。傅嫣然一路进去,奇怪地没有遇到傅家人。

  在傅家的大堂上摆放着一副棺材,傅嫣然在看到上面放着的灵牌,她双腿一软,双膝扑通地跪在地上。

  “爹!”傅嫣然的头慢慢地磕头地上,痛声哭了起来。

  在傅嫣然拜祭傅丞相的时候,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用回头,她知道进来的人一定是萧奕。

  她抬起头看着灵牌,问萧奕,“我爹是怎么死的?”

  萧奕还没有回答,傅嫣然接上了话,“是不是你?”

  她回过头,双目冷冷地看着萧奕,“是你把他给害死的,对不对!”

  “是又如何?”萧奕冷笑着朝着棺木走去,走到的时候,将着随身携带的长剑拔出。

  他拿着长剑,长剑用力地刺进棺木里,傅嫣然连着爬起来,伸开手挡在棺木面前。

  “萧奕,你要干什么!”

  “我要把你爹挫骨扬灰!”萧奕盯着傅嫣然,说了四个字。

  傅嫣然的身子一怔,“你恨我就折磨我好了,为什么要把我爹牵扯进来!”

  “你父亲知道你在奕王府出事,下了朝堂他来质问我。”萧奕看着傅嫣然,跳过他和傅丞相发生的争执,慢声说道,“他从大殿外的台阶滚了下,当场毙命。”

  “傅嫣然,从你嫁给我,从柔儿死的那刻,你就该知道傅家的结局。”

  萧奕走近傅嫣然,冷声地说道。

  傅嫣然不由地慌乱害怕,她往后退去,直到背后棺木无路可去。

  “是你们傅家把柔儿逼死的。”萧奕的声音响起来,再说道。

  傅嫣然白了脸色,她看着萧奕,回道,“俞轻柔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对,不是你。”萧奕说着,他抬头看向傅丞相的灵牌,“是你的父亲,咱们天朝的傅丞相。”

  傅嫣然摇摇头,显然不相信萧奕说的话。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