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杜雨晴男主叫盛一鸣的小说名字是《又是风雨又是晴》,此书为网络作家半夏最新作品,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杜雨晴盛一鸣小说

又是风雨又是晴全文阅读

女主叫杜雨晴男主叫盛一鸣的小说名字是《又是风雨又是晴》,此书为网络作家半夏最新作品,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为了救命的钱,杜雨晴忍痛离开了盛一鸣,可是在她最窘迫的时候,盛一鸣却出现在她面前嘲笑着她。

第1章 你太高看自己

  “快点,把裤子脱掉,躺上去。”

  杜雨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裤子褪下,脚步像是踩在钢钉上,令她疼的麻木。

  倏然,一双干燥的大手沿着她的大腿向上触摸,粗糙的指腹刮过皮肤,仿佛有虫子爬过心底,万般恶心!

  她猛地挣开眼,用力推开床边的男人,“你干什么……”

  余下的声音在愤怒中消弭,目光撞进一双黑沉狭长的眸子里,心跳爆开。

  “你、你怎么会在这?”

  男人站在手术台前,冷硬肃然的五官因为手术室里刺眼的光线显得更加清冷疏离。

  “一个月不见,你还这么下贱!”

  下贱?

  杜雨晴强逼回眼底泛出的水光,咬牙道:“盛一鸣,我贱不贱与你何干!”

  说罢,穿上裤子准备离开,又突然想到什么,瞳孔骤然紧缩。

  “你是买家?”

  看着男人不置可否的神色,杜雨晴起身大步向门口走去,冰冷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破碎,“我不卖了。”

  盛一鸣却只是冷笑一声,并未阻拦。

  这时,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杜雨晴浑身一僵,顿住了脚步。

  耳边响起医生的话,“杜小姐,吴曼如女士的医疗费已经拖欠了很多,如果今天再不交费,医院只能请你们离开。”

  发白的拳被她捏的发颤,咬牙转过身,一步步走向盛一鸣。

  走向这个害她家破人亡的仇敌!

  “不就是一个卵子,卖给谁不是卖,能给孩子找一个身价过百亿的爸爸,是我赚了。”

  唇边笑意愈浓,眼底的恨愈浓。

  盛一鸣看着她,讥诮又阴凉,“晚了,我现在不想买了,我的孩子,怎么能人工授精。或者,杜小姐可以考虑卖点别的。”

  杜雨晴蓦地一颤,眼前闪过病床上母亲苍白的脸颊,她用力闭了闭眼,声音嘶哑又干涩,“我要一百万。”

  盛一鸣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讥笑,“值不值,我说了算。”

  他的模样,仿佛在逗弄一直濒临死亡的小兽,只需要轻轻一个手指的力道,就可以决定她的生死。

  “盛一鸣,做人要有底线。”杜雨晴瞪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开口,“你报复的还不够吗?杜家已经家破人亡,你还想怎么样?”

  盛一鸣俊美的脸上阴寒瞬布,站起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不够,那些只是利息,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

  高大的身体在她的头顶落下一片阴影,男人的声音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一股冰寒的感觉从脚底升起,爬满四肢百骸,令杜雨晴浑身汗毛倒立,一阵颤抖。

  她猛地挣扎,却被男人手指的力道牢牢固定。

  良久,杜雨晴像是认命了般,手指渐渐虚软下来,“盛一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

  盛一鸣冷笑着后退一步,眼底黑沉,“现在就滚。”

  杜雨晴抬头,对上他阴狠的目光,嘴角泛起一抹惨然的笑容,如果她现在出了这道门,下一刻母亲就会被赶出医院。

  眼泪在眼眶里聚集,紧咬着下唇,仰起头将眼泪狠狠的咽下,纤细的手指放在衬衣扣子上,一颗一颗打开,“我求你,帮帮我。”

  女孩光洁白嫩的身躯一点点暴露在阳光下,清纯的脸上挂着一抹凄惨的笑,像一株经历暴风雨折磨的荷花,清新诱人又勾人心魄。

  盛一鸣的眸底燃起一簇簇火苗,漆黑的眼眸愈发黑沉,抬手就将她扔到窄小的手术台上。

  杜雨晴本能的挣扎,却被盛一鸣攥住手腕按在头顶,狠狠撞入。

  不知过了多久,餍足的男人终于翻身从她身上离开,一张支票甩在她胸前。

  “你报价高了点。”

  眼泪终于止不住的从眼眶滑下,杜雨晴将支票捏在手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手术室。

第2章 我只要你

  医院。

  杜雨晴站在病房门口,深吸一口气,用力挤出一个笑容,一把推开房门,“妈,我来了,今天好点了吗?”

  “砰”的一声,一只水瓶擦着她的额角砸在身后的墙上。

  吴曼如用力扬起身子,红肿的眼睛里射出杀人般的光芒,她抬起苍白的手指指着杜雨晴,歇斯底里的骂道,“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一缕粘稠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杜雨晴伸手抹了一下,佯装不在意地在握进手心,将手上的保温桶放到床头柜上。

  强颜欢笑,“妈,我给您炖了你最爱喝的百合糖水。”

  笑声落在吴曼如的耳中,无比刺耳,她的嘴角猛地哆嗦了一下,一把将保温桶推翻。

  “你还笑得出来?你个白眼狼,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盛一鸣那个畜生害死你爸爸,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滚烫的糖水一下子从保温桶里倒了出来,撒在杜雨晴的脚上,她疼的哆嗦了一下,眼泪瞬间浮出眼眶。

  “你说,你是不是和他串通好的?杜雨晴,你怎……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地看着他抢走公司,毁了杜家几辈子的心血?”

  吴曼如双眼血红的瞪着她,凶狠的眼神似乎要生吃了她,“你知不知道,你爸爸走的时候,双眼充血,已经说不出话,可他还让我安慰你,让你不要哭,他到死都在惦记着你!杜雨晴,你对得起谁?”

  吴曼如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针,细细密密地扎进杜雨晴的左胸,一点点深入,越来越疼,疼痛感愈加清晰,躲都躲不开。

  她跪倒在病床前,双手死死地抱紧吴曼如的一只手臂,痛哭出声,“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有用吗?你爸爸能醒来吗?”她说着一把将针头拔下,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水果刀攥进手心。

  “妈,你干什么,把刀给我!”杜雨晴惊恐的瞪大双眼,扑上去就要将刀夺下。

  “你再动一下,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吴曼如抬手将刀横在脖子上,狠狠的瞪着她,一字一顿地道,“我宁愿陪你爸爸去死,也不要你救我。”

  “不要!”

  在杜雨晴惊恐的眼神和厉声的撕喊声中,吴曼如含泪笑着将刀狠狠地插进胸口。

  血瞬间染红了蓝白色的病号服,杜雨晴扑上去,双手颤抖着捂住刀口,嘴角不停的哆嗦着,她大喊,“来人,快来人,救救我妈,救救她……”

  “呵呵,”吴曼如低声笑了起来,“不要救我了,没有爸爸,妈妈活不下去。”

  “不,妈,没有爸爸,你还有我,你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眼泪从杜雨晴的眼眶滚下,落到染满鲜血的手背上,砸开一朵朵血红的花朵,令杜雨晴心疼的不停收缩。

  “妈,求你,不要丢下我。”

  吴曼如的气息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摇头喘息着,“听妈妈说,你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你的生母是你爸爸的前妻,你还有一个妹妹,晴晴,等妈妈走后,去找她们吧。”

  “不!”杜雨晴哑声撕喊,双手开始颤抖,“我不要她们,我只要你。”

  “让开,送抢救室,从出血量判断应该是伤及心脉,通知血库,快,快一点!上氧气!”

  一群医生和护士突然冲进房间,将吴曼如放到推床上疾步奔向抢救室,杜雨晴踉跄着跟在后面,却在抢救室门口被挡住了继续冲过去的路。

  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死命的咬紧双唇,牙齿却仍然不停地“咯咯”作响,“不会的,不会有事的。”

第3章 你的孩子

  “哒哒”的脚步声骤然停在她的面前,杜雨晴抬起迷蒙的双眼,声音像被刀锯划过一般,嘶哑干涩,“医生,我妈妈是不是没事了?”

  医生眼底闪过一丝怜悯,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

  “杜雨晴小姐,上面传下话来,让你尽快把你父亲的遗体拉走,否则医院将会按照无人认领的规矩处理。”

  上面传的话?

  杜雨晴愣愣的看着医生张张合合的嘴唇,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良久,她的视线慢慢聚集在一点,脑海里闪过一张俊朗的脸。

  盛一鸣!

  杜雨晴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站了起来,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她的身子骤然弯了下去,走路像是快要缺氧一般吃力,她只能一路扶着墙壁往电梯走。

  ……

  杜雨晴不知道去哪里找盛一鸣,只能去以前她常去的一栋别墅。

  淅淅沥沥的雨将她全身浸透,雨水在她的脚下蜿蜒出一条艳丽的痕迹。

  杜雨晴直直地看着沙发上双腿交叠的坐在那里的男人,挺直着脊背,声音颤抖,“盛一鸣,你到底想怎么样?”

  盛一鸣缓缓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眼神阴鹜地盯着她的双眼,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血债血偿,挫骨扬灰。”

  换做以前,她只会欣赏他这样杀伐果断的气质,着迷他挥斥方遒的气场,可现在,她的心只剩下疼痛和麻木。

  杜雨晴无声的低笑起来,妈妈说得没错,盛一鸣就是个畜生,是个魔鬼。

  遇上这样一个害得她家破人亡却自己还无法报复,必须求他高抬贵手的人,不麻木还能怎么样?

  她用力睁大眼睛,好像这样就能将眼泪死死的圈在眼眶里,只是颤抖的声音泄露她心底一丝软弱,“我爸爸他已经死了,求你,放过他吧。”

  “杜家不是还没死绝。”盛一鸣冷睨着她,猛地将酒杯顿在桌子上。

  他忽然起身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用力欲要将其捏碎的力道,“你求我,怎么求,现在你又能拿什么交换,心还是肾?”

  下巴传来一阵刺疼,眼泪终于从眼眶挤出,顺着眼角没进发梢。

  杜雨晴的手指伸到背后,将拉链一点一点拉下,天蓝色的连衣裙顺着洁白的肌肤慢慢滑落到脚下,她抬眼看着盛一鸣,将他的一只手放到胸前,用力挤出一个字,“我。”

  掌心的肌肤柔软细腻,如融化开来的羊脂玉,泛着诱人的光泽。

  盛一鸣眸底闪过一抹暗色,扬手将她推倒地上,低下头在她的唇上一阵啃噬。

  地板冰冷的触感,和身上男人火热的躯体,令杜雨晴像是置身在冰火之中,备受煎熬。

  头顶的天花板不停的晃动,她咬牙承受着男人凶狠的力道,嘴角慢慢地渗出点点血迹,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刺眼。

  女人嘴角的血丝映入他的眼底,眸中一片猩红,“真该让杜正涛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估计能让他死不瞑目。”

  男人的声音如寒冬的冰块般冰冷,令杜雨晴的心再度紧缩,一阵颤抖。

  她的脸色愈发苍白,脸上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一股粘稠的液体伴随着血腥味慢慢地从她的身下散开。

  她双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声音因为身下传来的疼痛嘶哑破碎,“疼……”

  盛一鸣低头看去,洁白的地板上零星的洒落着几滴血丝。

  他抬眼盯着杜雨晴的眼睛,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冷笑道,“杜雨晴,这是第几次补处女摸?每次被男人干出血,是不是都让你很爽?”

  杜雨晴顺着他的力道向后仰起脖子,像是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将要流失一般,眼底闪过一丝痛恨,她用一只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拉下盛一鸣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笑。

  “盛一鸣,是你的孩子。”

  男人看着她腿间流下的鲜血越来越多,头皮一阵发麻,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按在地上,“不可能。”

  杜雨晴喘息着挣扎,声音却渐渐虚弱,“一个月前,也是在这间房子里,你喝醉酒要了我……呵,盛一鸣,你亲手杀了他……”

  盛一鸣一下子怔在原地,浑身的血液似乎瞬间倒流,在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第4章 是真的

  次日上午,杜雨晴醒了。

  她缓缓地举起苍白的手指,刺眼的阳光顺着指缝扎进她的眼底,她眯了眯眼睛,便看见逆光坐在窗前的男人。

  男人起身向她走来,眼眸深邃,眼底的光芒锐利如鹰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为什么不告诉我怀孕的事情?”

  杜雨晴晃了晃脑袋,意识不清的盯着他的嘴巴,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外太空传来一般,“你说什么?”

  盛一鸣一把攥住她微扬的手臂,眼神狠厉的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不说?你是故意的。”

  竟然真的怀孕了?

  杜雨晴的视线下垂,隔着被子落在小腹上。

  老天爷真的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她和他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又如此的水火不容,怀孕了能算作喜事?

  现在,没有了,也很好。

  可是为什么?

  心这么疼,疼的像是有人在抽她的筋。

  她死命的握紧拳头,指甲几乎陷进肉里。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发抖的身体,抬眸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眸。

  “是,我就是故意的。一个孽种,就不该活下来,现在死了,那是在给你积德。”

  盛一鸣的瞳孔骤然紧缩,俊美的脸上布满阴鹜,手指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闭嘴!杜雨晴,把孩子好好的生下来。”

  孩子还在?

  杜雨晴的眼睛里陡然升起一丝光亮,她抬眼看向盛一鸣,当她看到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期待时,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父亲尸骨未寒,母亲还在医院躺着,而她竟然在暗暗高兴留住了这个男人的孩子,杜雨晴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

  杜雨晴伸手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起身盯着他的眼睛冷笑,一字一顿地道,“盛一鸣,你凭什么我要给杀父仇人生孩子?”

  她看着风暴在男人的眼底聚集,依然毫不在意的继续嘲讽的笑,“没错,我欠你钱,可我不会再出卖自己了,钱,我会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

  “肚子里的这条命还给你,我们,两清了。”说完,杜雨晴猛地用力推开眼前的男人,抓起水果刀就往小腹刺去。

  盛一鸣心底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他伸手便夺了过去。

  锋利的刀锋瞬间将手掌割裂,鲜血汨汨而出,而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睚眦欲裂的瞪着杜雨晴,“放手。”

  杜雨晴用力抽动水果刀,眼底恨意毫不掩饰射向他,“我不,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这个孽种。”

  盛一鸣抬起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腕处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杜雨晴惨叫一声,只觉得一股钻心的疼从手腕传来,整只手臂骤然脱力,水果刀从她的手中滑落。

  盛一鸣的呼吸微微颤抖,染满鲜血的手掌攸地握紧,浑身弥漫出一股肃杀之气,异常恐怖。

  “如果你再敢乱来,我保证,杜正涛会死无全尸,至于吴曼如那个贱人,偿命。”

  男人的声音阴森可怖,令她如坠冰窖。

  杜雨晴心中苦涩,这就是她爱错人的代价,如今她想挺直脊背断个干净,却被掐住五脏六腑,绝望如潮水般铺天盖地。

  她狠狠地瞪着他,大口的喘息着,“你!”

  盛一鸣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双眼阴冷的盯着她的眼睛,“记住,孩子在她在。”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离开。

  杜雨晴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双手紧紧揪着被角,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眼泪却控制不住地从紧闭的眼角挤出,晕染了整个枕头。

  她将手指塞进嘴里,身体却开始抖动,压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

  整个病房里,全都被染上一股绝望的气息。

第5章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一个星期后,杜家。

  杜雨晴出院回家,刚打开大门,她便愣了一下,抓过一把扫帚横在胸前,对着客厅的几个陌生男人厉声喊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最边上的黄毛晃动一下手里的钥匙,嘻嘻笑道,“你是杜雨晴吧?父债女偿,杜正涛欠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

  杜雨晴看着几个围上来笑得不怀好意的男人,使劲咽了口唾沫,脚步微微后退,只是眼神依然凶狠的瞪着他们,“我现在没钱,麻烦你们再给我点时间……”

  “没钱?听说你刚得了一大笔钱,钱呢?”坐在沙发中间的刀疤脸男人,漫不经心的伸手挖着耳洞,“兄弟们,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长长记性。”

  在杜雨晴还来不及的反应的时候,手中的扫帚已经被人夺去,整个人被甩到地上,男人的拳脚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地上疼痛到蜷缩,只是双手依然紧紧的护着小腹。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杜雨晴手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

  “哒哒”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停在她的面前,狠狠地踩在她的手背上,用力碾动。

  “啊……”

  杜雨晴惨叫一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背传来,刚刚聚集的一点力量瞬间被击散,因为疼痛,眼底浮现一层雾气。

  她用力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袁紫凝嫌恶的斜睨了她一眼,冷笑,“我当然会在这里。”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周围的男人,眼底满是愉悦的笑意,“他们,都是我的人。”

  “所以,我现在是你的债主。”袁紫凝开心的大笑起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鸣跟我求婚了。”

  杜雨晴手指及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下一秒,被她狠狠的收进掌心,平静地冷笑,“那真是太好了。”

  袁紫凝用眼神示意身边的男人离开,她笑着将手上那颗硕大的钻戒放到她的眼前。

  “一鸣说他爱我,为了让我嫁给他,他把杜氏集团当做聘礼,让我随便玩,就算是垮了,他还会再送我一个。”

  杜氏集团?

  杜雨晴瞪大双眼,心底的疼痛像海浪一般席卷而来,她从来没有想过,盛一鸣竟然会这么做,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在他的手里就像是一件玩具一样,被随意的丢给人玩。

  杜雨晴双眼血红的盯着她,“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

  “知道什么?”袁紫凝尖声打断她的话,情绪骤然失控,一双眼睛里,尽是凶光,“你什么都不知道,杜雨晴,我也是爸爸的女儿。”

  杜雨晴震惊的看着她,脑海里闪过妈妈说的话,喃喃地说,“你再说一遍。”

  袁紫凝伸手掐住她的脖子,鲜红的指甲在杜雨晴白皙的脖颈上划下一道血痕,眼神阴狠。

  “我和妈妈被抛弃的时候,你在杜正涛和吴曼如的怀里抱着玩具开心的笑,我只能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哭,杜雨晴,你早就不记得我和妈妈了。”

  杜雨晴晴猛地挣扎,她不相信,这个处心积虑接近她的女孩,是她的妹妹。

  “不敢相信吗?我也不敢相信。明明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我要过这样的日子?”袁紫凝双眼染上一丝猩红,“你穿着公主裙去吃西餐的时候,我像个乞丐一样躲在角落里啃发霉的面包。”

  “你去游乐园的时候,我呢,被妈妈吊在梁头抽打,就因为我身上流着杜正涛的血,”她一把将手臂上的衣袖掀开,指着上面的疤痕说,“看到吗?这些都是你跟杜正涛造成的,是你们毁了我。”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做?杜雨晴,当年抱走的为什么不是你?”她疯狂的大笑其起来,站起身子狠狠的踢打着杜雨晴,“你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这些,还有这些,都是我的!”

  杜雨晴脸色慢慢变得惨白,冷汗瞬间从毛孔里窜出布满全身,她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小腹,一只手攥住袁紫凝的脚踝。

  鲜血像是溪流一般从身下流出,袁紫凝张狂的笑声越来越远,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一个高大身影好似向她走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