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舒乔盛皓璟是小说《恰似你的温柔》中的主角,这是一本新出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染非欢所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恰似你的温柔莫舒乔

莫舒乔盛皓璟全文阅读

莫舒乔盛皓璟是小说《恰似你的温柔》中的主角,这是一本新出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染非欢所著。莫舒乔是盛皓璟求来的妹妹,两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可在盛皓璟因为莫舒乔入狱之后,莫舒乔却狠狠的背叛了他,为了报复,盛皓璟不折手段,可当知道真相之后他却又追悔莫及。

第1章 我不再爱你了

  冷。好冷。莫舒乔的脸上和头发上都夹满了细碎的雪花,冷得连嘴唇都在颤抖,双膝已经跪到麻木。

  可是盛皓璟还是不愿出来见她一面,莫舒乔咬着牙,她知道盛皓璟有多恨她!莫舒乔听到响声,有些迟钝地抬起头。

  她像狗一样艰难地爬到盛皓璟的脚边,抓着他的裤脚颤声道:“你、你说只要我穿着婚纱跪在这里,你就会救他的。”

  盛皓璟定定地看着她的脸,挑起她的下巴道:“当年我坐牢的时候,你就是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他的?”

  “是、是的。”莫舒乔冷得牙齿都在打颤。

  “莫舒乔,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救他,他不过是坐牢而已,我没坐过吗?我告诉你,这五年来,我恨不得你们死!别妄想我会出手,不可能!当初在牢里他怎么关照我的,我就会怎么关照回他,我要你们把我受的罪一一尝遍!”

  盛皓璟居高临下,双目阴鸷地道。“你说会救他的,求求你!盛皓璟,要恨你就恨我!是我对不起你!”

  莫舒乔突然‘砰砰砰’地在雪地里磕头,地上已经结了冰,没磕几下,就有血染红了一小片雪地。

  盛皓璟见莫舒乔为了那个禽兽向自己下跪磕头,心里不仅没有半分报复的快感,反而更加郁愤!

  他一把掐住莫舒乔的脖子,提着她站了起来,冷声道:“莫舒乔!你就这么爱他!你他妈把我当成什么!”

  “我欠、欠了他。”莫舒乔勉强露出一丝笑。

  “我看你是犯贱吧?我是为谁坐牢的?要不是高松宇强迫你被我亲眼看见,你会怎么样?如果没有我,莫舒乔,你会像新闻上那些受辱的女人一样凄惨!可是你呢?竟然犯贱到嫁给了他!如今还为了他向我求情?莫舒乔,你的心呢?”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当年我是因为……”“因为什么?因为我是个杀人犯,所以你抛弃了我!”盛皓璟狠狠地道。

  不是!不是的!如果不是她苦苦求情,盛皓璟不会从原来要坐八年牢变成了四年!如果不是她答应嫁给高松宇,盛皓璟根本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如果没有高松宇的帮助,她为盛皓璟偷偷生下的儿子,还有盛皓璟那重病的母亲,早就死了!

  可是这一切,她偏偏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盛皓璟恨她!

  盛皓璟将莫舒乔狠狠地甩在了雪地上,无比冷漠地道:“莫舒乔,我不再爱你了!”

  冰冷的一句话令莫舒乔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倒在雪地里,血混着泪,嘶哑着声音喊道:“哥——”“别叫我哥!我不是你哥!”盛皓璟红着眼睛低吼道。

  盛皓璟五岁的时候,捡到了一个蹲在自家门口大哭的小女孩,这个女孩就是莫舒乔。

  她是被人贩子用一根棒棒糖骗到这片偏僻的居民楼的,聪明的她感觉到不妥便逃跑了。

  当她经过一个小型运动场,看到一个小男孩在放风筝的时候,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于是便一路尾随着他,直到门在她眼前关上。

  莫舒乔以为盛皓璟也不愿意接纳自己,便蹲在门口嚎啕大哭起来。

  没过多久,盛皓璟就打开了门,牵起她的手进了家门,五岁的他抬起稚嫩的脸,对母亲说:“妈妈,我要养妹妹……”

  一声‘哥’,缠绕了盛皓璟整整二十多年!

第2章 没有这么贱的妹妹

  盛皓璟小心翼翼,不敢让别人看出半分,怕被别人说自己是变态,更怕莫舒乔会受到流言蜚语的伤害!

  盛皓璟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他为了莫舒乔过失伤人进了监狱,坐了四年牢。

  那四年里,莫舒乔只去看过他一次,给他送了结婚请柬。

  他忘不了,当年跟莫舒乔隔着铁窗的对话——

  【我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休想用这个称呼斩断一切!莫舒乔,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会嫁给那个混蛋!】

  【我要嫁。】莫舒乔十分冷静。

  【你是爱我的!】

  【我不会爱上自己的哥哥。】

  【我不是你哥!】

  ……

  “你叫什么?你乱叫什么?我没有这么贱的妹妹!”

  盛皓璟从回忆中苏醒,死死地瞪着莫舒乔。

  莫舒乔趴在雪地里,眼泪簌簌落下,“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盛皓璟冷笑,他走了回去,一把将莫舒乔拖走,直直地拖进别墅,拖上了楼。

  莫舒乔就这样被拖上楼梯,浑身被卡得淤青,疼痛逼得她落泪。

  莫舒乔从小怕痛,以前盛皓璟总会护着她尽量不让她受伤,如今却这样做,果然是不在乎她了。

  盛皓璟推开浴室的门,将她扔进浴缸里,将花洒的水开到最大,残忍地道:“一个嫁人五年的有夫之妇,要你做什么都可以?

  好啊!那就把你的身体好好洗干净!取悦我,我满意了,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了。”

  莫舒乔愣了愣,良久咬着唇瓣,闷声说道:“好。”

  盛皓璟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早知道你是这么贱的女人,我还为了你差点杀人?坐了四年牢,留下案底,生不如死!”

  盛皓璟离开浴室后,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变得冰冷。

  莫舒乔机械地洗着澡,水是凉的,越洗越冷。

  不知道洗了多久,她才缓缓站起来,什么也没穿,就这么走了出去。

  盛皓璟正在看着当年莫舒乔结婚时候的照片,他在牢里求死不能的时候,她结婚了,成为了别人的新娘,笑着站在曾经差一点就伤害了她的高松宇身边,一对璧人!

  盛皓璟颤抖着手,将那些结婚照片一张一张地撕成碎片,随后一扬,像别墅外的飞雪。

  莫舒乔,你可真够残忍!

  莫舒乔赤着脚站在了盛皓璟面前,盛皓璟一抬头,便看到浑身湿透的她,像一个精灵般,立在自己面前,冰清玉洁,美得如同天上皎洁的月光。

  可盛皓璟知道,她脏透了,是个无情狠心的女人!

  一点儿也不配得到他的爱,他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的女人!真是恶心至极!

  一想到她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只是为了讨好自己去救正在坐牢的老公,盛皓璟便怒不可遏,一颗心绞痛难忍!

  下一秒,盛皓璟就将莫舒乔摁在了自己房间的落地窗上,残忍地进入!

  剧烈的疼痛使得莫舒乔优美的脖颈仰了起来,她的后背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只有一边腿着地,整个人摇摇欲坠……

第3章 守活寡的滋味好受吗

  “守活寡的滋味好受吗?嗯?莫舒乔,回答我!”盛皓璟冰冷地质问道。

  莫舒乔的唇瓣已经被咬出血来,除了用力摇头,她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你不是贱吗?高松宇差点儿就强了你,你却嫁给了他!我算什么?”

  盛皓璟带着怒气,动作也越来越残忍。

  “我为了你这个贱人,毁了他下半身,自己坐了四年牢,出狱后亲眼看着你们秀恩爱,我以为你是受他胁迫,想开车撞死他,结果你却替他挡了,当着他的面骂我孬种、废物!他要报警,你阻止了,却提议他让人打我一顿,这些你都忘了?”

  “疼,好疼。”莫舒乔的指甲深深地抠进了盛皓璟的背里。

  “疼?你也会疼吗?我在牢里差点儿被人整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出狱后几次三番找你,你有多绝情?说我一无所有!身无分文!莫舒乔,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盛皓璟咬字清晰,连表情都变得有些狰狞。

  莫舒乔拼命地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她明明是为了盛皓璟好,她为这个‘哥哥’几乎付出了一切,为什么到头来变成了这样?

  夹在中间,饱受折磨!

  “哥,好疼啊,你吻吻我,吻吻我。”

  泪眼模糊中,莫舒乔颤着身体凑了上去,得到的却是一巴掌。

  五年前,在盛皓璟生日的那一夜,他们发生了第一次关系。

  两个人都醉了,却又好像没有醉,借着酒意,沉醉其中几乎不愿醒过来。

  莫舒乔怕疼,五年前的盛皓璟极尽温柔,莫舒乔还是皱眉掉泪,说着:“哥,好疼啊,你吻吻我。”

  那时候的盛皓璟便毫不犹豫地低下头攫住她的双唇,安抚着她,吻干她眼角的泪痕。

  而现在,盛皓璟轻轻抚过她面容精致的脸庞,女人很美,跟他记忆中一模一样,可她却不再是他放在手心的宝贝,而是肮脏的垃圾。

  四年,为了这个女人,他浪费了四年的大好年华!

  成了人人耻笑的罪犯!在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和痛苦!

  盛皓璟怎么能不恨?

  他恨莫舒乔的绝情,恨她的无耻和犯贱,更恨她让他白白承受了四年的牢狱之灾,恨她背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恨她说出那句“我不会爱上自己的哥哥”!

  这一晚,莫舒乔觉得自己好像死了好多遍,昏昏沉沉。

  梦中有人撬开她的嘴,给她灌了药,她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迷糊地喊了一句:“哥。”

  盛皓璟冷酷地甩开她的手,转身离开。

  莫舒乔整整发了一夜高烧,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她的床头。

  “欣瑶?欣瑶,你帮帮我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嫁给高松宇的,你知道我没那么绝情,一切都是他误会了,你帮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高松宇没了性能力你都坚持要嫁给他,不是爱是什么?是你亲口告诉我,盛皓璟只是你的哥哥,也是你亲口告诉我,哪怕他死在牢里都不关你的事,说他自作多情,你根本没求他为你做这些。”

  昔日,跟着莫舒乔和盛皓璟一起长大的青梅卢欣瑶一字一顿地说道。

  莫舒乔顿时愣住了,“欣瑶,我们之间就别演了,你明明知道我是为了……”

第4章 你不信我吗

  “为了孩子啊,你说了,孩子不能没有爸爸,但是舒乔,你选择了高松宇就算了,怎么可以这么伤皓璟呢?他毕竟是你哥,从小他对你那么好。”卢欣瑶握着莫舒乔的手道。

  莫舒乔摇头,“欣瑶,你到底在说什么?”

  卢欣瑶听到了盛皓璟的脚步声,突然拉着床头刚煮好的一壶滚烫的开水一起倒在了地上!

  “啊!好烫!”

  等莫舒乔反应过来的时候,卢欣瑶已经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腿隐忍着泪水了。

  盛皓璟听到卢欣瑶的声音赶紧冲进了房间,看到卢欣瑶被烫伤的脚,突然扬手甩了莫舒乔一巴掌!

  “怎么?莫舒乔,欣瑶说的全是事实,你竟然为了否认事实竟然打翻开水烫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毒!”

  盛皓璟劈头盖脸地给莫舒乔定了罪行。

  莫舒乔不敢置信,“我没有!”

  卢欣瑶拉了拉盛皓璟的手,“算了,皓璟,舒乔她也不是故意的……”

  盛皓璟将卢欣瑶拦腰抱起,温柔地道:“我先带你去处理伤口。”

  莫舒乔跑下床,一时不慎踩在了地上滚烫的开水上。

  她忍着疼,揪住盛皓璟的衣角,眼眶的泪涌了出来,“盛皓璟,我喊了你二十二年哥,你不信我吗?”

  “信你?当初你在我生日的时候吻了我,你还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我,后来在牢里,你说那是童言无忌,你永远不会爱上我,你的哪一句话我该信?”

  盛皓璟一字一顿地说完,抱着卢欣瑶离开了房间。

  莫舒乔傻傻地跟过去,在楼上亲眼看着盛皓璟小心翼翼地替卢欣瑶上药,一边温柔地吹气。

  莫舒乔咬紧了唇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她也受伤了,可是盛皓璟的眼里再也没有她了。

  莫舒乔感觉自己快痛到透不过气来。

  当年盛皓璟为了她,险些被人在牢里折腾死!

  盛皓璟的母亲突发重病,急需很多钱救治,她也怀孕了,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跟高松宇交换了条件。

  她嫁给高松宇,高松宇出钱帮盛皓璟的母亲治病,孩子也唯有当成是高家的,才有存活的机会!

  抚养她多年的养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她,让她放过盛皓璟,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

  为了让高家不为难牢里的盛皓璟,除了嫁给高松宇,她别无选择!

  莫舒乔为了让盛皓璟死心,只去看了他一次,将所有狠心的话都说了,她宁愿让盛皓璟误会她、恨她,也要他好好活着!

  后来,盛皓璟终于出狱了,他一无所有身无分文,却三番四次找高松宇的麻烦,好多次,如果不是她苦苦求情,盛皓璟说不定又得坐牢!

  盛皓璟在牢里突发重病,莫舒乔刚生产不久便毫不犹豫瞒着他为他捐了一个肾,怕盛皓璟知道后为了她做傻事,她便跟卢欣瑶一起合伙骗了盛皓璟。

  卢欣瑶一直喜欢着盛皓璟,莫舒乔不知道有多羡慕她,至少她可以把那份爱表达出来,可没想到卢欣瑶却仿佛入戏了,倒打她一耙。

  莫舒乔以为自己为盛皓璟做了这么多,他会放弃她继续好好生活,可没想到盛皓璟会这么恨她!

  她也从不知道,原来盛皓璟是城西盛家的私生子。

  盛皓璟的母亲以前是盛家的保姆,原本盛家对他们母子俩一直不闻不问,直到后来盛家的大儿子因空难意外身亡,盛皓璟便回到了盛家,接手盛家的一切,开始了他的打击报复计划。

  莫舒乔泪眼模糊,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份爱走到现在,会越来越沉重。

第5章 你们没有未来

  莫舒乔跪在地上,用毛巾将地上的水渍擦干。

  烫伤已经处理好的卢欣瑶出现在莫舒乔身后,嘲讽道:“舒乔,这些事是佣人做的,不需要你做。”

  “你不用假惺惺,我知道你一直喜欢他,当年我托你好好照顾他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你会有颠倒黑白的这一天!”莫舒乔冷声道。

  “我得多谢你那个肾啊,皓璟一直以为是我为他捐的肾,因为这个肾,他出狱后不知道对我多好,还让我住在他家,等他收拾完你和高松宇后,他就会娶我为妻……”

  卢欣瑶沾沾自喜道。

  莫舒乔缓缓站了起来,心蓦地一痛,她没了一个肾,受益的凭什么是没付出过任何东西的卢欣瑶?

  “你住在这里又怎么样?你知道昨晚他做了多少次吗?就算你住在这里,他也没碰过你吧!”莫舒乔笑着反击。

  卢欣瑶脸色一变,她住在这里快一年了,盛皓璟对她虽好却始终没有碰过她。

  “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这么委曲求全他就会答应救高松宇吗?他恨不得你们死!昨晚只不过把你当成发泄品罢了!他说了,你这么贱,高松宇又满足不了你,只好由他代劳了,这是避孕药,吃了滚出这里!”

  卢欣瑶拉过莫舒乔的手,将药塞进她的手心里。

  “这是他给我……”

  “不然呢?你还想再生出第二个不正常的孩子吗?”卢欣瑶冷声道。

  莫舒乔用力闭上眼睛,儿子的病是她心里永恒的痛。

  “欣瑶,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去,就穿你生日的时候我送你的那套晚礼服吧。”身后传来盛皓璟的声音。

  卢欣瑶朝莫舒乔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欣瑶过来叫你滚吗?怎么?试过滋味守不住活寡了?舍不得我?”

  盛皓璟的话,仿佛在生生将莫舒乔的心撕裂开来。

  莫舒乔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答应救他出来?”

  “你跟他离婚,或许我能考虑一下……”

  “不可能!”莫舒乔坚定地道。

  盛皓璟看着她冷漠拒绝的样子,顿时勃然大怒,一字一顿地道:“滚!马上滚出我家!否则,下一秒我就让他求死不能!”

  莫舒乔闻言攥紧了拳头,看着盛皓璟盛怒的模样,一个字都不敢再说,赶紧跄踉着消失在他面前。

  一深一浅地踏进薄薄的雪里,一件婚纱突然掉在了她的头上。

  莫舒乔抬头,落地窗前并没有盛皓璟的身影,他只是将她穿过的婚纱扔了下来,像扔垃圾一般。

  莫舒乔咬着唇,什么也没说,拖着那件婚纱继续往前走。

  盛皓璟也许早就忘了,这套婚纱,是按照当年那套婚纱做的,一模一样。

  【哥,这套婚纱好漂亮啊!】八岁的莫舒乔指着橱窗里模特身上穿着的婚纱道。

  【等舒乔长大了,哥帮你买。】一个吻印在莫舒乔的额头。

  【真的吗?穿上婚纱就能做新娘了吗?】

  【对,当哥的新娘。】

  莫舒乔一步一步走在雪地里,脸上又笑又哭。

  二十二岁那一年,盛皓璟为她坐牢,她嫁人了,却没有嫁给她哥。

  大家都说:你们没有未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