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低谷时仰望你》是网络作家落栀为大家带来的最新作品,程九儿和陆衍泽是小说中的主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程九儿陆衍泽小说

我曾在低谷时仰望你全文阅读

《我曾在低谷时仰望你》是网络作家落栀为大家带来的最新作品,程九儿和陆衍泽是小说中的主人公,程九儿原本只是陆衍泽请来为儿子辅导功课的一名偿还债务者,可谁知两人的关系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到来彻底改变,在这一场演戏中,程九儿失了身也失了心。

第1章 你爱我多深

  都说男人是因性而爱,女人是因爱而性。

  我看着伏在我身上的男人,汗水沿着他额头垂下,他的腰腹,胸肌,每一块肌肉都闪烁着汗液,每一块肌肉都性感到炸裂。

  他进入我身体时紧绷的大腿肌肉,力量贲张。

  我捂住眼睛不让自己去看他,那种被冲撞的感觉却变得更加刺激。

  我说:“泽,我爱你。”

  “爱我操得你再深一点吗?”他讥诮的咬住我的耳朵。

  我难受的哼出了声。

  “叫什么?嫌不够爽?”

  他在我耳边说了句粗话,吻我的唇,堵住我的声音。

  平日越是规制的男人,在床上的时候越是喜欢说粗话。

  每次他这样说话我就觉得快要死了,我受不了的抓着他,那种快乐的感觉变得异常强烈。

  他把我翻了个身子,从后面顶了进来。

  结束后,他坐在沙发上抽事后烟,给了我一张支票。

  “你这是第几次了?”

  “你给过我多少次钱,我就是第几次。”

  我接过他的支票。

  他嘲讽的看着我笑了,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很明显,他并不相信我。

  “轩轩很乖,今天的作业都按时做了。”

  我向他汇报今天的工作。

  陆衍泽哦了一声,显得不是很在意,目光落在我胸前的肌肤上。

  轩轩是他的儿子,孩子母亲是谁我从未见过,我是陆衍泽找来辅导轩轩功课的老师。

  陆衍泽给薪酬大方,哪怕我不是正经的教育专业,但他儿子挺喜欢我教他做功课,他也渐渐认可了我。

  我和陆衍泽之前相安无事的处了大半年,我每天下午五点钟准时来打卡,教孩子写完作业后便离开,工作时间大约是四个小时。

  而我这个不太称职的家庭老师,是如何从老师变成他床伴的,还得归于前两个月的一次突发情况。

  那晚,我给轩轩辅导完了功课,刚哄他去房间睡觉,陆衍泽家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那是个打扮美丽,身材性感丰腴的女人。

  她来找陆衍泽谈话,两人似乎发生了不愉快。

  我赶着去搭最后一班地铁,顾不得他们之间的氛围紧张,走到客厅和他客气的告别。

  正要走的时候,陆衍泽突如其来的拽住我一个胳膊,将我扯入他怀里。

  “我让你走了么?今晚留下来。”

  我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天生的谨小慎微,让我没有在第一时间提出疑问。

  我下意识觉得他需要我的配合,当我抬头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他朝我眨了下眼睛。

  那眼神颇有深意,我清楚领会到他在叫我什么话都别说。

  那美丽的女人很快哼一声发出笑声。

  “陆衍泽,随便找个女人就想打发我?你是不是也太小看我了?这女人……”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全身。

  “这女人,不是你喜欢的款。”

  “那你觉得我喜欢的是哪一款?”

  陆衍泽将我一把拽过去,揽入他怀里,他的手毫无预兆的掐在我胸处,用力揉蹭起来。

  我吓得泛起鸡皮疙瘩,可是身体掌控在他手里。

  他力度很大,出手也快,肆无忌惮的探入我裙里,指尖已经落在我底裤边缘。

  我可以感觉自己的脸红到了耳根,伸手去推开他往里探的手指,浑身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

  “你还打算站在这里欣赏我们到什么时候?”陆衍泽看着那女人,促狭的笑着说,“就算你不介意,我也会介意的,毕竟我们还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做这些。”

  那美丽的女人哼一声气冲冲走了,临走前还瞪了我一眼——

  “做人要量力而行,你这小胳膊小腿的,确定能吞得下他吗?就不怕被他弄死么?”

  我当时并不懂她这句话的意思,一心只想陆衍泽落在我裙下的手快些抽离。

  待那女人彻底走远,我就迫不及待推开他的手。

  我想和他说:“陆先生,演戏是要有个限度的,我帮你是看在你给我工资的份上,但是你不能不尊重人!”

  “湿了。”

  他轻佻的开口,我想要说的话全都被他一句轻飘飘的话给堵了回去。

  他修长的指摩挲在我最后的边缘,只要再进一步,他就可以侵占我。

  我挪了挪身体,眼底写满愤怒。

  他一只手掌就扣在我腿上,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在我耳边暧昧蛊惑的问:

  “我挺喜欢你的,其实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我……”

  我没有把话说完,他已经吻上了我的唇开始点火。

  我想我大概是太寂寞了,也可能是被他嘴里的“喜欢”给蛊惑了,也或许是被他的吻迷惑了。

  都说嘴唇是女人身体最柔软的地方,那里聚集着无数神经细胞,我所有的细胞都被他调动了,刺激得想尖叫,他吻我……不停吻我……很快他便分开我的腿,裤裆抵着我……

第2章 一冲到底

  那一天我终究是没有推开他,有种叫做时机的东西很重要,我第一次没有推开他,第二次再想推开他的时候力度已经明显不够,第三次再想推开他的时候,他已经抵着我,一触即发,我再没有反抗的余地,他进入我,一冲到底。

  事后,他给我开了张五万块的支票,塞我文胸里,挺不可一世的目光。

  “收着。”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大概觉得我和那些出来卖的女人没什么不同。

  有种人群是叫妓女的,他大概觉得我就是这种人。

  我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的确挺需要钱的,我最后收了那五万块。

  原本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了,却没想到故事没有到此结束。

  生活工作还是在继续,我和他的纠缠从那一夜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第二天,我照旧给轩轩补习功课。

  哄轩轩睡觉之后,刚要离开,他突然出现在房门口。

  他的手放在门边上,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拿起背包,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时,他不由分说把我压在门上,手指已经去掀开我的裙子,探入进去,在我耳边蛊惑的说话。

  “今晚留下来好吗?你想要多少钱?”

  我的理智推开他覆上来的手,他已经落在我底裤边缘。

  “你别这样,轩轩在房里睡觉!”

  他的手猛地抽出来,却也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我,打横抱着我走上房间,把我甩在床上。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前戏,急切近乎蛮横的撞入我身体。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人家都说事不过三的,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向我提出这种要求。

  当然,我与陆衍泽的关系后来演变成,你情我愿。

  我从一开始的被强迫到变成了主动承受。

  我不知道他爱不爱我,也不知道他第一次要我时,对我说的那个“喜欢”还算不算数,但我觉得自己是挺喜欢他的。

  其实我一直带着一种仰望的目光看他,也有些崇拜他。不管是金钱还是床上,他让我有种被征服的感觉……慢慢的,我感觉自己好像爱上了他。

  他每次结束后都会给我钱,我推托不拿的时候他会给我台阶下——

  “拿着吧,家里不是需要吗?”

  我很少和他提起过我家里的事情,但是他却仿佛知道我的困境。

  可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太愿意去接他的钱了,我总觉得,这是不应该的,仿佛哪里出了错。

  今晚,当他再一次在结束后,拿钱给我时,我对他说:

  “以后你不要给我钱了。”

  陆衍泽挺诧异的,手点了下烟灰,后面干脆将半支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眼神讳莫如深盯着我。

  “嫌少?”

  我摇摇头。

  “你要多少?”

  “我要的你给不了。”我的语气有些低落。

  他笑了出声,笑声显得有些玩味。

  “我还不知道有什么是我给不了你的,说说看。”他看着我戏谑的笑。

  我说:“你之前说你挺喜欢我的,这句话还算数吗?”

  他愣了一下,低头笑,点了根烟吸上,再次抬头看我时,眼底的笑意已经全部消失了。

  “程久儿,你该不会觉得我上你,是因为喜欢你吧?”

第3章 逢场作戏

  我看着他残酷的表情,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烟味,夹杂着我们刚才严丝合缝巅峰到极致的气味,他用力舔了舔牙齿,冷酷过后就换上对我的讥诮。

  “想什么呢?逢场作戏的话你也信?”

  我摇摇头,眼泪蓄满眼眶,他假装没看见。

  “不是给你钱了吗?”

  我点点头,感觉眼泪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了。

  “别喜欢我。”他绝情的说,“你看到了,我有孩子。”

  “我知道。”

  我没有在他面前掉下眼泪。

  这天晚上,他执意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他。

  一个人搭乘最后的地铁,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车窗倒映出来的自己,突然感觉这个样子的自己面目全非。

  我好像不认识自己了。

  第二天,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打算辞了这份家教工作。

  我一直有做理财计划,这一年的工作收入,包括那些不正当收入,已经足够我生活学习,与妈妈的每月药费,我现在辞职还算底气挺足。

  我发信息告诉陆衍泽这个决定。

  他没回复我信息,隔了很久才给我回电话。

  我怕自己会又一次陷入他的漩涡,先发制人的开口。

  “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挺久的,似乎在做决定,我耐心的等待他的回应。

  “好。”

  陆衍泽说完便切了电话。

  我长吁一口气,却发现一整颗心都在颤抖。

  原来亲手去切断自己的念想,是一种很痛的感觉。

  我好几天都缓不过劲来,夜里会想他,想到整夜睡不好,恨不得立刻死了就好。

  妈妈见我不去做家教了,脸色也一天天差,偶尔会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

  我不想让妈妈担心,说学校功课繁重,干脆就搬回了学校宿舍里住。

  宿舍每天都闹哄哄的,室友每天大声喧哗,我看着她们吵吵闹闹,说说笑笑,总感觉她们的世界,离我很遥远。

  明明我和她们一样年轻,朝气,有活力,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的心长满了霉,阳光怎么也注不进。

  我经常不知不觉就盯着陆衍泽的手机号码发呆,偶尔我会幻想,他若是打电话给我的话,我要和他说点什么才好。

  可是我的幻想每一次都没有成真,他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我。

  每到这时候,我又时常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我安慰自己,大概是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所以我才会难过成这样,再过一段时间,我大概就会痊愈了。

  可时间过去好多个月了,我还是没有变得好一点,这个伤口每到夜晚就要被撕裂一次,我总是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哭,不让任何人听到。

  我想,我最需要的还是时间。

  我开始参加一些学校的社团活动,也慢慢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苏海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走进我的生活,他比我高一届,正在追求我,经常借着商量社团活动的事情,来约我一起吃饭。

  某次,我和他正从校外一家餐厅步行回学校。

  走过人行道的时候,我看到了等待红灯的一辆蓝色跑车。

  起初我并没有介意,直到听到身旁的苏海说了句:

  “我们学校这种山旮旯地方也惊现豪车!啧啧啧……”

  我这时才回头去看等待红灯的跑车,目光正好对上了那个坐在主驾驶座位的男人——

  竟是陆衍泽。

  他的目光一闪而过,并没有与我有视线接触,此时已经侧头看着车窗外。

  我看着他的侧脸,感觉胸口快要窒息了,连脚步也不知不觉停下了。

  苏海催促我,顺带用手推了我后肩一把。

  我被他推着往前走了好久,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学校大门口了。

  我再回头往刚才的地方望去时,发现陆衍泽早已经消失了。

  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第4章 吃宵夜吗

  晚上我就失眠了,脑海里一遍一遍浮现他的脸,我忍住心的剧烈痛楚,才在后半夜勉强睡过去。

  陆衍泽再一次联系我的时候,是在这次偶遇的一个星期后。

  他说他要去外地出差一个月,客气的问我能不能帮他照顾一下孩子,他在这一个月里不会出现在家里。

  我拒绝他,并说自己现在学习很繁重,请他去找更适合的人选。

  他便没有再开口了。

  我挂了电话就有些后悔了,其实我挺希望他再开口留下我的,也许我真的会选择答应他。

  也许人大抵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我还是想他,很想他,尤其是在上个星期偶遇过后,每到孤单的夜里,总感觉心有不甘。

  我总是自欺欺人的想着,如果我不那样离开,我和他的结局也许会有所不同……

  这念想,总不停的折磨我,让我时不时幻想出各种我与他还存在的可能性。

  说到底努力了这么久我还是放不下,一见到他,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又被打回原形。

  不知是不是日夜念想的原因,将近凌晨时,我正迷迷糊糊睡着时,竟然接到了陆衍泽的电话。

  我迟疑了一会接起电话,他的嗓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沙哑。

  “你可以出来吗?”陆衍泽说,“我在你学校门口。”

  我下了床换了睡衣,连头发也没来得及梳,赶在学校最后关门的时刻,冲出了校门。

  一抬眼就看见了陆衍泽的车,他正站在车身旁抽烟,手边的烟火在黑暗里明明灭灭。

  他穿着牛仔裤和外套,比起之前的成功人士专用西服打扮,他今晚显得很是年轻,头发长了一些,看到我的时候,挑着眉笑了笑,那笑容很是祸国殃民。

  我愣愣的看着他,被他带上了车。

  车子驶了出去,奔跑在夜色下的马路上,路灯一盏盏的往后退,像一串串倒退的珠子。

  “你找我做什么?”

  我坐在车里好久才想起这个问题。

  他似乎也没想好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挺是尴尬的咳了一声,伸手摁了一下音乐的摁键。

  车里很快被音乐充盈,便也感觉不那么尴尬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吃宵夜吗?”

  “你这么晚找我就是吃宵夜吗?”

  “哦。”

  我看了他一眼,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揉了揉额角,说:

  “吃完就送你回来。”

  他说这句话,仿佛是为了向我证明他对我没什么企图。

  可我不得不提醒他:

  “学校零点过后就禁止出入了。”

  “是吗?”

  他又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中。

  “没事,你待会可以送我回我妈那里。”

  他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我们吃了点宵夜,送我回家的时候,我发现他路走错了,还越走越偏。

  “不是这样走的,你倒回去。”我看着窗外黑兮兮的树影,觉得他是故意的,我有些愤怒。

  “不回去行吗?”他已经把车停了下来,熄火,关灯,手摁在我肩膀上。

  我挣扎着要推开他。

  他手捧着我的脸,唇覆上来,咬住我耳朵,蛊惑的喊我的名字。

  “久儿,久儿……”

  像无数次在床上耳鬓厮磨时,他一遍一遍喊我的名字。

  “久儿,我很想你。”

  这句话让我瞬间溃不成军。

  我所有的挣扎与理智都消失了,再一次沦陷在他热烈的吻里。

  他的手探入我的裙摆,往里钻入,直抵边缘时,我甚至忘记了推开他的手,他的力量凶蛮又带着让我沉迷的征服感,压着我进入我的时候,我颤抖的抱紧了他的身体。

第5章 我听得脸红

  陆衍泽隔天就去外地出差了。

  早上离开的时候,他又压着我做了一次,在我耳边说情人之间才会说的话,我听得脸红,他挑眉看着我笑,问我以后还要不要离开他。

  我被他冲撞得说不出话,只顾着摇头,他托起我放在房间的梳妆台上,压着我的腿重新进入,问我如果他离开了会不会想他想到空虚?

  我红着脸不说话,双腿缠在他腰上,想到他要离开,觉得不舍,越发缠得他很紧,他也因此进入得更深,在我耳边轻轻叹息,我一边享受着他在我体内蛮横的冲刺,一边做了决定,我以后再也不想轻易离开他了。

  我笑自己真是没有出息。

  可是只有和他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舍不得他。

  我割舍不了这份感觉。

  不知如何是好,兜兜转转,还是回来,所有的坚持都抵不过他一句温柔的话,人有时很难违背自己的心意做事,我现在想不了太长远的事情,也许我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他出差之后,我每天都会准时来给轩轩补习功课。

  轩轩经常问我,为什么之前一直不来,轩轩还说,自从我不来之后,他爸爸脾气都不好了,还不许他问,所以作为一个小孩他的内心也是比较崩溃的,并请求我以后再也不要轻易失踪。

  我曾经问过轩轩,有没有见过他妈妈,轩轩和我说,他见过他妈妈,还说他妈妈长得很漂亮,名字叫做小雪,并信誓旦旦说小雪妈妈有朝一日会来带他走。

  我一直当轩轩的话是孩子气的玩笑话,可是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真了。

  某天我正在给轩轩补习功课,门铃突然响了,我以为是陆衍泽提早回来了,愉悦的走去开门。

  门外却站着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他穿着得体素雅的长布裙,气质温婉,让人一眼难忘。

  轩轩这个时候已经冲了出来,看着那优雅的女人,扑腾着爪子冲上去一把抱住那女人。

  “小雪妈妈!妈妈,妈妈,我好想你……”

  原来她就是陆衍泽的前妻,的确是很漂亮。

  我站在原地,感觉自己像个外人,拿起包,正想离开的时候,陆衍泽却回来了。

  他气势冷冽,看到他前妻的时候,面色显得不太好看,一把将轩轩从前妻的怀里夺了回来,丢入我怀里,冷冰冰的给我下命令。

  “站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带进房间,没我允许不许他出来!”

  轩轩“嗷呜”一声大哭出来,我被陆衍泽的命令震得有些懵,继而又被轩轩的哭声吵得心烦意乱。

  我抱起轩轩,他踢了我两脚,挣扎着想要从我怀里出来,投奔他亲生母亲的怀里。

  八岁的男孩子力气惊人,我被他这一踹,肚子痛得站不起来。

  我蹲在地上,看着轩轩再次投入他妈妈怀里,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是可笑。

  而我,很是可悲。

  我竟然成为了阻止母子相认的恶毒女人……

  轩轩再次被陆衍泽从他前妻手里夺回来,这一回,陆衍泽没让孩子过我的手了,直接抱起孩子上了二楼,打开房门将孩子丢了进去,从外面反锁。

  我看着陆衍泽从楼梯上一步步走下来,绕过我身旁的时候,他没看我一眼,直接把钥匙丢给我,冰冷近乎绝情的语调吩咐。

  “你也上去!看着孩子。”

  我接过他丢来的钥匙,心里突然一阵冰凉刺痛。

  人与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是很敏感的,尤其是情人之间,今晚,我清楚的看到他眼底里并没有我的影子,从他前妻出场的那一秒开始,他眼里就再没有我的影子了。

  我上楼之后,用钥匙打开房门,瞧见轩轩正在嚎啕大哭,他用各种东西砸我,让我放他出去,还威胁我不让他出去就要杀死我!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