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小说《毒刺》的主角是夏青和陆谨琛,此书为网络作家青子矜最新作品,全文讲述的是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毒刺夏青陆谨琛

毒刺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毒刺》的主角是夏青和陆谨琛,此书为网络作家青子矜最新作品,全文讲述的是陆谨琛为了另一个女人将自己的妻子夏青卖入风月场所的故事。夏青爱了陆谨琛五年,可即使是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陆谨琛也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第1章 离婚

  凌晨三点,一个浑身伤痕、衣服破烂不堪的女人拼命的逃出了榕城最奢靡的风月场所风月帝都。

  她叫夏青,就在刚刚,她经历了一场世界上最痛苦的性事。她最爱的丈夫,将她卖进了风月帝都。

  她死也不肯伺候那些老男人,她丈夫陆谨琛便捏着她的嘴巴给她灌最烈性的春药,残暴的撕下她的衣服,狠狠的惩罚着她。

  她拼命的嘶吼着求救着,陆谨琛却没有任何前戏的撞进她的身体,他勾着她的腿,一下比一下大力的撞击着她!

  她知道这男人恨她,但她不知道,他对她的恨居然这么深!

  此刻陆谨琛俊朗的脸上满是冰冷,他一边撞击着她一边揪着她的头发逼她直视自己,声音冷得像冰,“夏青,你这个贱女人!

  你不是想让我操你吗?如今我成全你了,爽吗?”

  夏青的脸上满是痛苦,她死死的咬着牙盯着眼前的陆谨琛,几乎低吼出声,“陆谨琛,我真的没杀死苏芸!”

  听到苏芸的名字,陆谨琛脸上的怒气更深。他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夏青的脸上,愤怒的目光恨不得将她杀了!

  “夏青,你不配提苏芸的名字!还好苏芸活着回来了,她只是断了一条腿,如果她真的死了,我让你全家给她陪葬!”

  什么?夏青的脑子嗡嗡作响,苏芸回来了?她断了一条腿?怪不得今天陆谨琛那么反常,直接冲到家里将还在睡觉的她拖到了风月帝都,原来苏芸那贱女人回来了!

  一个月前,苏芸给夏青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便无故失踪了。但夏青根本不知道她这一个月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她的腿是怎么断的!

  可惜在陆谨琛眼里,她就是差点害死了苏芸的坏女人!陆谨琛冷笑着从夏青的身体里抽了出来,但夏青的药性还没过,身上还燥热得厉害。

  他一脸阴狠的逼近夏青,拿起一些大号的男性用品,狠狠的插进了夏青的身体里。

  “啊!”夏青疼得尖叫出声,陆谨琛却一边折磨着她一边冷笑道,“夏青,如今芸芸回来了,你也可以滚了!”

  “我要和你离婚!当初你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的,如今我就要你怎么滚下去!”说这话时,陆谨琛的眼眸里满是嫌弃和恨!

  他爱的人是苏芸,一年前,他便向苏芸求婚了,但那个晚上,夏青用下三滥的手段爬上他的床,将他们的照片传得满榕城皆是。

  夏家抵不住压力,不得不将夏青塞给了陆谨琛。但陆谨琛恨啊!

  这女人心太狠,做事太绝,一年前不知廉耻的爬上他的床,一年后居然生生毁了他心爱的女人的一条腿!

  他非要弄死这女人不可!但听到离婚两个字,夏青一直强忍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狂流不止。

  她死死咬着牙承受着陆谨琛的折磨,脑子里回想起深爱陆谨琛的这些年。

  她爱了陆谨琛五年,苦苦追了他五年,但这五年来,他却避她如洪水猛兽。

  一年前她阴差阳错嫁给他,他却恨她入骨,他夜夜在她身下承欢,却恨不得弄死她!

  但她不知道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或许她唯一的错,便是爱上了这个恨她入骨的男人!

  下一秒,陆谨琛一把推开了夏青,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丢在她身上,一脸嫌弃的开口道,“马上签字,签完给我滚蛋!”

第2章 更不堪的方式

  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夏青的眼睛被刺得生疼。

  她死死咬牙盯着陆谨琛,一字一顿道,“陆谨琛,想和我离婚然后娶苏芸?你做梦!除非你弄死我,否则我绝不会和你离婚!”

  “你以为我不敢弄死你吗?”陆谨琛冷眸逼近他,冰冷的手指死死掐着她的下巴。

  他的力气很大,夏青顿时感觉呼吸都困难了,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但她一双眼依旧倔强的盯着陆谨琛。

  她不会离婚的!

  就算他恨她入骨,就算这婚姻是座坟墓,她也绝不会离婚!

  因为这是她和陆谨琛唯一的联系了,如果她离婚了,那她和陆谨琛,这辈子都没关系了。

  他是她深爱了五年的男人,她不舍,她不甘啊!

  但陆谨琛却铁了心要逼夏青签下那离婚协议。

  他掐着夏青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按在桌子上,直接戳破了夏青的手指,要逼她在那离婚协议书上按下手印。

  夏青死死咬牙盯着他,眼泪流得更凶了。

  这男人,居然对他们这一年的婚姻一点留恋都没有?

  但她却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陆谨琛。

  她举起桌子上的啤酒瓶,“砰”的一声,将啤酒瓶砸碎了,将那啤酒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朝陆谨琛低吼道,“陆谨琛,你再敢逼我,我马上死在你面前!”

  那尖锐的玻璃扎进了她的肉里,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条条血迹。

  她疼得浑身发抖,却依旧倔强的盯着陆谨琛,用自己的命来维护这段婚姻。

  陆谨琛却嘲讽的大笑起来,声音里满是凉薄,“夏青,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他的声音太冷,冻得夏青浑身发寒,心口的地方狠狠的抽疼起来。

  呵呵,这就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这就是她不惜用生命去维护的婚姻!

  下一秒,陆谨琛便将那离婚协议书丢在夏青的脸上,冷哼一声道,“夏青,这离婚协议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一次你不签,下一次,我会用更不堪的方式让你签字!”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夏青整个人都跌倒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她以为她这五年来,心已经被他伤到麻木了,但此刻,她的心还是疼得快要死掉了。

  陆谨琛,五年了,我对你的爱,你真的看不到吗?

  ——

  夏青以为昨天晚上的事,已经是陆谨琛对她最大的惩罚了。

  但今天一早,她还在睡梦中,便被揪住头发,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夏青吓得尖叫出声,被打得晕头转向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

  但不等她回过神来,苏芸便冷笑着看向她,拿起一叠照片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脸上,“夏青,你这个贱女人!你都贱成这样了,还不打算离开陆谨琛呢?”

  夏青低下头,看见散落满地的照片时,她气得浑身发抖!

  她没想到,陆谨琛如此卑鄙,居然用这种方式逼她离婚!

  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

第3章 苏芸怀孕了

  那全是她的裸照!

  是昨晚在风月帝都时拍下的,看来是陆谨琛亲自拍的!

  苏芸打开了手机,将今天的新闻展现在夏青面前,笑得很冷,“夏青,如今你已经是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了,还不赶紧和陆谨琛离婚!滚出陆谨琛的世界!”

  网上那些人用恶毒的语言骂着夏青,说她是贱妇,是婊子,居然背着陆谨琛去卖。

  整个榕城的人都在求陆谨琛休了她!

  那一瞬间,她的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陆谨琛说的更不堪的方式!

  一年前她用这种方式嫁给陆谨琛,如今陆谨琛也用这种方式,逼她离婚!

  不等她说什么,苏芸便冷笑着靠近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说道,“对了,夏青,我今天来,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孩子是陆谨琛的。”

  什么?

  夏青一脸惊讶的看向她,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不是失踪了一个月吗?怎么会忽然怀上了陆谨琛的孩子?

  苏芸却大笑道,“我怀孕已经一个多月了,谨琛说了,等你和他离婚了,他会马上娶我,给我和我们的孩子一个名分。”

  看着她那张小人得志的脸,夏青冷笑一声道,“苏芸,你做梦!”

  说着,她将那些照片撕得粉碎,声音也很冷,“被众人唾骂又怎么样?人尽可夫又怎么样?我说过了,就算死,我也不会和陆谨琛离婚!”

  “夏青,你这个贱女人!”

  苏芸气得脸都绿了,抬起手又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夏青的脸上。

  夏青却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按在床上,朝她低吼道,“苏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性!说不定你肚子里这孩子根本就不是陆谨琛的!你失踪这一个月,谁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夏青,你血口喷人!”苏芸却冷笑着盯着夏青说道,“这一个月你将我关在地窖里,天天折磨我,要不是打断了我的一条腿,你恐怕还不肯放我出来吧?”

  “可惜你没想到吧?我怀孕了,怀上了陆谨琛的孩子!”

  说着,她便大笑起来。

  但听着她这番说辞,夏青气得脸都绿了!

  什么地窖?

  什么折磨她?

  她根本什么也没做过?

  苏芸为什么要污蔑她!

  就是因为她的污蔑,陆谨琛才那么恨她,才将她卖进风月帝都,才那样折磨她!

  想到昨天晚上风月帝都的一幕幕,夏青疯了般的掐住苏芸的脖子,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苏芸人脸上。

  “苏芸,你这个贱女人,你为什么要污蔑我?为什么?为什么!”

  说着,她一巴掌一巴掌的往苏芸的脸上扇。

  那一刻,她可能真的疯了,她恨不得打死苏芸,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在她扇到第五个巴掌时,手腕便被大力的拽住了。

  头顶传来了陆谨琛冰冷的声音,冻得她浑身发寒,“夏青,你再敢动苏芸一下,我弄死你!”

  夏青的手腕被陆谨琛捏得生疼,但更疼的,是她的心。

  她指着苏芸奔溃的朝陆谨琛低吼道,“陆谨琛,你看清楚了,苏芸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把她关进地窖,也没打断她的腿!”

  “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根本不是你的!”

  “住口!”陆谨琛却怒吼着打断了夏青的话,压低嗓音道,“夏青,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挑拨我和苏芸的感情?”

第4章 陆谨琛,睡我

  挑拨?

  夏青苦笑一声,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就那么相信苏芸?事实摆在面前,居然还说她是挑拨?

  看见夏青的眼泪,陆谨琛怔了一下,如墨的眼眸眯了眯。

  这女人怎么回事,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如今居然学会装可怜了?

  他的心,居然随着她滴落的眼泪颤了颤。

  感觉到陆谨琛眼底的一闪而过的柔软,苏芸一头扎进了陆谨琛的怀里,摸着红肿的脸开口道,“谨琛,你救救我,夏青是个疯子,她弄断我一条腿不够,还想要我的命……”

  陆谨琛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夏青,你想干什么?”

  “想弄死她。”夏青冷笑道,“苏芸,我的老公,你靠着舒服吗?”

  “夏青,苏芸怀孕了,我要给苏芸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家,所以我们,必须离婚!”陆谨琛却冷笑出声。

  “可是陆谨琛,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个女人,我也需要一个家!”

  夏青发狂的怒吼着,冲上前抓住陆谨琛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几乎哽咽出声,“我爱了你五年,整整五年,你伤害我的时候,心真的不会痛吗?”

  那一瞬间,陆谨琛的目光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动容,但下一秒他的脸上便再次恢复了冰冷,声音更是寒冷入骨,“你死缠烂打的样子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不等夏青反应过来,他便大力的推开夏青,抱着苏芸离开了。

  转身的一瞬间,他眸光微深的眼眸垂了垂。

  这女人,确实深爱了他五年,如果不是因为十年前的事,他也不会那么狠心。

  但……

  夏青呆呆的看着苏芸那张得意的脸,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她奔溃的怒吼出声,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陆谨琛,我真想把你的胸膛撕开,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心!

  苏芸那个贱女人究竟有什么好,就这么值得你念念不忘?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恨我!

  那一刻夏青才明白,陆谨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她回心转意了。

  可是夏青不甘心啊,他爱了陆谨琛五年,苦苦为他付出了五年,为什么他就是要像对待仇人一样对她?

  孩子……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苏芸怀孕时那张得意的脸。

  要是她也给陆谨琛生个孩子,那他们的婚姻,是不是还有挽回的余地?

  想到这里,夏青从许致远那里要来了一支促排卵针,做了个很冒险的决定。

  许致远是榕城第一医院的医生,一直喜欢她,要拿到一支促排卵针很容易。

  晚上时,她满脸得意的拨通了陆谨琛的电话,“陆谨琛,你回来吧,我们谈谈离婚的事。”

  半个小时后,陆谨琛回了家。

  原来他也有随叫随到的时候。

  夏青嘲讽一笑,忽然上前缠住了陆谨琛的身体,不管不顾的吻上了他的唇。

  “夏青,你干什么?”陆谨琛怒吼一声,大力的将夏青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满脸的嫌弃,“你这么欲求不满怎么不去卖!”

  夏青却再次缠住了他,顺势将他的衣服脱了,一边亲吻着他一边摸住了他的裆部,“陆谨琛,睡我。”

  “你今晚把我喂饱了,我就同意和你离婚!”

  陆谨琛冷笑一声,大力的将夏青的衣服扯了下来,毫无怜惜的将她按在沙发上,声音寒冷如冰,“好!夏青,既然你那么贱,我就成全你!”

第5章 把我伺候舒服

  “撕拉”一声,夏青的衣服被大力的撕碎!

  陆谨琛毫无怜惜的压在她的身上,一把掐住她的腰,他不会吻她,更不会爱抚她,而是带着浓浓的怒气挤进了她的身体。

  夏青死咬住下唇,将痛感和悲愤全都咽了下去,缠着陆谨琛冷笑出声,“今晚不把我伺候舒服了,休想离婚!”

  “让我伺候你?你配吗?”男人满脸冰冷,眼底的恨化作尖锐的冲刺,狠狠的折磨着夏青。

  许久之后,陆谨琛面无表情的从夏青身体里抽了出来,将离婚协议直接砸在夏青脸上,冷漠道,“签字!”

  夏青慢吞吞的将衣服穿上,眯着眸子开口道,“陆谨琛,实话告诉你吧,离婚协议书我是不会签的,我就是你骗你回来睡我的!”

  “贱女人!”陆谨琛怒吼一声,红着眼将夏青摔在沙发上,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离婚!”

  夏青仰着头,泪水充斥着眼眶,眼眸里却满是倔强。

  偏偏陆谨琛最受不了她这个眼神,他疯了般的将她按在浴缸里,打开花洒往她脸上冲水,声音冷得像冰,“夏青,你看看你这个贱样!想到刚才你在我身下欲求不满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花洒的水大力的冲击着夏青的脸,她被他反手按倒浴缸上承受着痛苦,她低头看见自己的长发像海藻,一荡一荡的。

  她想哭,眼泪却被水流冲击得根本流不出来。

  许久之后,陆谨琛终于放开了她。

  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膝盖磕出了血。

  陆谨琛却没多看她一眼,伸手拿起毛巾慢吞吞的擦了擦手,低沉的嗓音毫无温度。

  “夏青,我对你已经失去耐心了,明天法庭上见。”

  说完,他将毛巾重重砸在夏青脸上,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法庭?

  夏青嘲讽的笑了起来,为了和她离婚,一向死要面子的陆总居然也要上法庭了。

  夏青知道,要是真上了法庭,她肯定斗不过陆谨琛,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她眯着眸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咧开嘴笑了起来,“陆谨琛,在我怀孕之前,我绝不会和你离婚!”

  当天晚上,夏青便离开榕城,躲进榕城郊外的一个疗养院里。

  这是许致远开的疗养院,位置偏僻,环境也好。

  几天之后,许致远来了。

  他轻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夏青,“小岚,这是律师今天刚发下来的文件。”

  夏青低头看了一眼,满意的笑了起来。

  律师那边以找不到当事人为由,把离婚的时间往后延迟了。

  看见夏青眼底的笑,许致远轻叹了口气,“小岚,你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他不爱你,离婚是迟早的事,你不能躲他一辈子。”

  “离婚?”夏青恍惚了一下,声音尖锐起来,“我绝不会和他离婚!”

  下一秒,她却忍不住将脸埋在了臂弯,眼眸里满是苦涩,“我那么爱他,我不想把我死守了那么多年的爱情拱手让人……”

  许致远只好轻拍她的背安慰她,但他的眼底,却满是心疼。

  可是小岚,我也死守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就不能转身看看我?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