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徐诺顾穆钦小说_是我深情深似海免费阅读by桂花冬酿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徐诺顾穆钦小说

是我深情深似海全文阅读

徐诺顾穆钦是现代言情小说《是我深情深似海》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桂花冬酿最新完结作品,小说讲述的是徐诺和顾穆钦之间的痛爱故事。几年前,徐诺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而顾穆钦只是一个小司机,身份的悬殊让他们不得不分开,可几年后,情况竟然发生了大逆转。

第1章 报应

  静谧的夜,远离市区的一处私人庄园内。

  修剪平整的草坪上,被蒙眼的赤裸女人匍匐在地,双手被皮带束缚到背后,皎洁月光笼罩在她无暇的肌肤上,更添魅惑。

  无暇顾及泥土蹭脏了她的头发、肌肤,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在背后男人手指所过之处。

  他湿热的唇忽然贴了上来,细碎的吻从她的后颈、蝴蝶骨蔓延,一路往下……恶作剧般的抚弄、舔舐要将她逼疯。

  战栗一波接一波。置身黑暗的恐惧感和被人亵玩的羞耻感,让她宁肯把牙咬碎,也不出声。

  胸前敏感处被狠狠一捻,喉咙本能溢出一丝呻吟。“呵,马蚤货。”他低低的嘲讽让她羞愤得想当场死掉。

  “我……我不是……”从没有男人对她做过这么大胆的事。哪怕是四年前和他相恋,两人也仅在无人的地方轻轻拥抱过一次。

  “啊——”天旋地转,徐诺惊呼一声,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翻转过来推倒在地。

  面朝夜空,后背被草扎得不舒服,巨大的不安让她蜷缩起身子。“水这么多?还不承认?被多少人玩过了?嗯?”

  双腿被毫不怜惜地掰开,男人言辞露骨地点评。

  下一秒,灼热抵在她的私处,徐诺明白那是……可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他毫不怜惜地挺身而入。

  “唔……”好疼!就像被人千刀万剐!“顾穆钦我求你,停下来……”

  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臂膀,破身的痛楚让她脸色发白,呼吸急促,却不想这幅画面到了男人眼中,却让他欲望更盛,突然一手扯开她的眼罩。

  眼皮一凉,徐诺睁开迷蒙的双眼,恰好对上他凌冽摄人的目光。这一瞬,思绪回到四年前。

  那年的顾穆钦只是个在徐家兼职司机的大学生,她徐诺身为徐家千金,不顾身份都想和他在一起。

  徐父得知,气得将他赶出南城,动用关系让他被大学开除学籍。若她胆敢联系顾穆钦,徐父就将他的下落透露给顾家人。

  她爱的男人,从小和母亲隐姓埋名生活在南城,谁知竟是顾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那个冷血到只认钱不认亲情的南城名门顾家!

  他有资格和另一个继承人瓜分顾家财产,是对方最大的威胁。而现在的顾穆钦……俨然手握顾家大权。

  这几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呵,真紧……徐大小姐,被曾经最看不上的人睡,内心一定在唾弃吧?”

  听听,多么不堪的话。她别过视线,看到他背后拨开云雾的月,泪流满面。无法反驳。

  因为她好像确实是个坏女人,将他甩掉后转头和别人订了婚。

  后来她也遭到报应了不是吗?

  徐家破产,父亲跳楼,留下一堆债务,未婚夫退婚,母亲确诊白血病,这些年家产早已陆续被她变卖干净,实在是一无所有才会走上卖身这条路……

  想不到第一个金主,会是他。

  颠簸中,她哭泣求饶,却没有换来一丝一毫的怜惜。

  那对英气的精致眉眼,曾经有多熟悉,现在就有多陌生。

  他的表情,一定要多不屑有多不屑吧。

  顾穆钦,看到我这幅低贱的样子,你——满意了吗?

第2章 被耍

  徐诺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穿戴整齐躺在一张大床上。

  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房门应声而开,一个管家模样的长者走进来,递上一张黑卡。

  “徐小姐,这是顾少给你的包夜报酬,里面有二十万,密码是六个零。”

  死死盯着那张黑卡,直到眼睛酸涩,徐诺终于僵着手指接过。

  二十万,应该够妈妈这段时间的化疗费了。

  她大概知道行情,即使是会所头牌的初夜也很少值这么多,顾穆钦对她倒是大方,呵。

  可她还要筹到百来万,否则徐宅就要被拍卖……为了偿还徐家欠下的债务,她每天吃力地打着几份工,多苦多累她都忍,却仍是杯水车薪。

  徐家最后值钱的只剩这座空荡荡的宅子,她当然希望保下来。

  但当务之急还是妈妈的医药费该补缴了。

  ***

  南城市医院,普通病房。

  “你哪来这么多钱?”

  得知徐诺筹到了医药费,沈玉审视的目光在徐诺脖颈和锁骨间流连。

  徐诺不自在地拉紧衣领,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妈,你就别问了,安心治病,一切有我。”

  沈玉哽声:“诺诺,别骗妈妈,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去……卖了?”良好的修养让她实在对最后两个字难以启齿。

  徐诺一僵,仿佛浑身血液凝固。

  一段诡异的沉默后,沈玉再也克制不住情绪,崩溃哭喊:“不值得啊……我的女儿……从小我怎么教育你的?妈妈耽误了你这么多年,迟早要走的,不要为了我失去做人的底线!”

  怎么不值得!你是我最后的亲人!

  徐诺强忍眼泪,差点脱口而出,却还是按捺下来,佯装镇定地换了另一套说辞:“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这钱是朋友暂时借我应急的。”

  沈玉狐疑地打量她,或许也想蒙蔽自己,没再多加纠缠。

  等沈玉入睡,徐诺出病房去缴医药费。

  可她没想到,顾穆钦给的那张黑卡已经被冻结!

  “哦,让助理冻结了一批卡,可能给你的也在里面。怎么?刚给的嫖资,这么快就要花了?”

  电话那头,男人云淡风轻的嘲讽犹如刺骨寒冰。

  “你!你怎么可以耍我?”徐诺气得浑身发抖,费了好大劲才没对他吼出声。

  他根本不知道她有多需要这笔钱!

  深吸一口气,徐诺捏紧了手机:“顾先生,按你昨天的要求,我一个人去了你的私人庄园,至于我人,你睡也睡过了,莫非是对昨晚的服务不满意?”

  顾穆钦没回答。

  如果不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从话筒传出,徐诺几乎以为他挂了电话。

  片刻后,他咬牙切齿道:“徐诺,你真下贱。”

  “随你怎么说……我真的需要钱……”

  她放下尊严,开始低声下气。

  “想要钱,自己来拿。”

  ***

  徐诺再次来到这处郊区私人庄园。

  二楼书房里,顾穆钦坐在几叠文件前,钢笔尖刷刷刷在合同上划过。

  疲惫的双眼布满血丝,哪怕再憔悴,那张脸也依旧帅得人神共愤。

  徐诺盯着他娴熟握笔的右手,皱眉。

  顾穆钦不是天生左撇子吗?什么时候习惯用起了右手?

第3章 羞辱

  “把衣服脱了。”

  顾穆钦头也不抬。

  徐诺绷紧神经,挺直脊梁站在原地:“我是来拿钱的。”

  他这才抬头看她,嘴角勾起一道讥讽的弧度:“怎么?送上门的生意,不做?又不是第一次卖了,矜持什么。”

  徐诺抑制着甩头就走的冲动,垂下眼帘:“你、你赶紧给钱,堂堂顾氏集团总裁难道要赖我一个小人物的账吗?”

  男人恍若未闻,站起身朝她走来。

  徐诺警觉地后退一步。

  他附身,薄唇贴近她耳边,轻笑出声:“徐诺,你在这里跟我做一次,我给你加码到五十万,怎么样?”

  这里?哪里?

  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徐诺错愕地看着几米开外的落地窗,庄园景色一览无遗!

  “我不要。”

  开什么玩笑……在落地窗前?

  楼下,佣人和保安在花坛穿梭来往,稍微往这个方向抬头就能看到他们……“据我所知,两天后就是徐宅被拍卖的日子,徐家欠的那点钱对你来说应该算巨款吧?莫非流落街头的滋味,徐大小姐很想尝一尝?”

  徐大小姐四个字说得一字一顿的,见女人一脸难堪,顾穆钦深邃的眼中透着几丝意味不明。

  “没钱,就该识时务。这道理,还是你们徐家教我的。”

  徐诺将下唇咬到发白。

  ***

  “抱歉,徐小姐,房子已经被拍卖,您现在已经不是那套房子的业主……至于您需要在几天内搬离,这些流程我们后续会通知您。”

  徐诺捏着手里的卡,指甲要把掌心戳出血印。

  昨天,她被顾穆钦按在落地窗前做了两次,事后被赏了一百万。

  今天天一亮她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庄园,到医院缴完母亲的医药费,开始联系负责徐家债务相关事宜的律师。

  可现在,她却被告知房子已经易主?

  荒唐!

  “为什么不通知我?你们不合规矩!”

  律师语气怜悯:“两天只是答应您宽限的时间,一旦出现买主,法院还是会提前处理,更何况是那位要买……”

  徐诺精神一振:“哪位?请告诉我是谁,我找他把房子买回来……”

  “这……”律师为难道:“在南城,您应该听说过顾穆钦吧?”

  熟悉的名字入耳,她身心发凉。

  为什么……

  绕了一大圈,他还是不放过她!

  失魂落魄地在医院走廊上找了面墙倚靠,打定主意后,徐诺掏出手机。

  “顾穆钦……是你买下了徐宅,对吧?我能不能拜托你……卖给我?”

  “可以。”

  男人的爽快反而让她始料未及。

  果然,下一秒——

  “一千万,没有就免谈。”

  “你!那套房子市值哪有这么高?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男人漫不经心道:“买不买随你。你多张几次腿,钱不是很容易就来了?”

  徐诺苦笑:“羞辱我,你就那么开心吗……”

  “何止开心。”顾穆钦冷笑:“徐诺,我还不清楚你什么情况吗?你全身上下值钱的,只有我给的那张卡了吧?就这样还敢跟我要回徐家的房子?你以为商人都是做慈善的?”

  “我知道了……抱歉,打扰了。”

  徐诺胸口剧烈起伏着,准备挂电话,却意外等来他话锋一转。

  “我给你一条路——做我的女人,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定金就是徐宅,怎么样?”

第4章 反悔

  “女人?不见光那种,是吧?”

  “难道你希望我娶你?以你现在的身份,配吗?”

  男人有磁性的声音轻如飘絮,传入耳中却化作一柄柄利刃,将她的心千刀万剐。

  是,风水轮流转,现在的她是家道中落的落魄女,自然高攀不上他顾大总裁。

  徐诺愤愤说:“我不会做你的女人。”

  搬走就搬走,房子她自己以后会挣钱买。

  “我只给你这几分钟时间考虑。”他淡淡开口,或许又是在估量她的骨气。

  “我不需要考虑。”

  他们之间,还是别再有任何瓜葛!

  ***

  徐诺果断挂了电话。

  走廊另一头远远传来护士的声音,似乎出现什么骚动。

  “301号病房沈玉的家属去哪了?刚才还在的!病人停止呼吸了——”

  沈玉?

  妈!

  徐诺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后,跌跌撞撞朝301病房冲去。

  ***

  坐在主治医生办公室里,徐诺神情恍惚。

  就在一小时前,妈妈在ICU里脱离危险。

  然而谁也不能保证,病情什么时候会再次发作。

  “国内目前针对这个病例还是依赖进口药,但也是治标不治本。您母亲的情况,其实最好还是送到国外治疗,只是转诊费用……会很高……

  徐诺手心都是汗。

  “医生,您大概跟我说个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从小徐父就将她当成换取家族利益的摇钱树培养,只有妈妈是真心疼爱她……只要能让妈妈活下来,哪怕是用命换,她也愿意!

  医生回答:“保守估计,一年也要两百万,还要看后续的恢复情况,也许钱砸下去未必能医好,但至少您母亲可以多活几年。”

  能多活几年,也是曙光不是吗?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承受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痛苦。

  “这钱,我会凑。”

  徐诺站起身,眼中竟然有视死如归的光芒。

  走出医生办公室,她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想到的所有凑钱方法,竟然全部指向了顾穆钦……呵,徐诺,你果然越来越下贱了。

  是不是真像他所说,卖一次也是卖,卖十次百次千次也是卖,只要有钱,尊严算什么?

  坚守的底线,就这么一步步失守。

  徐诺丢了魂一样穿过走廊,走到二楼楼梯口,却意外看到一个想不到的人。

  顾穆钦?

  他穿着灰色休闲西装,看上去距离感不再强烈,俊眉修目,薄唇轻抿,尽管脸色有些苍白,那双鹰眸依旧锐利。

  二楼是VIP病房区,他来这里干什么?

  “顾穆钦……”徐诺喊了一声,小跑到他跟前。

  男人听到了,缓缓转身,见是她,脸上有稍纵即逝的不自在。

  “你之前说的,还能算数吗?我想跟你借……”徐诺低着头,吞吞吐吐开口,怕他发现自己脸上的难堪,没想到被强势打断:“不算。”

  “什么?”她错愕抬头。

  顾穆钦看上去心情极其糟糕,揉了揉太阳穴,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弥漫着消毒水味的空间。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问还能不能做我女人,我的回答是不算数。你怕是忘了,当时我只给你几分钟时间考虑,是谁大义凛然地说自己不需要考虑的?怎么?这么快反悔?”

  他转过身,高高在上俯视她,漠然得像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蝼蚁。

第5章 闺蜜

  徐诺脸上发热,维持着垂下脑袋的姿势,目光聚焦在光可鉴人的瓷砖上,视线被泪水模糊。

  原先想好借钱的话当然说不出口。

  在他面前,二十二年累积的尊严一夕间瓦解得干干净净。

  头顶传来他的嗤笑。

  “徐诺,你算个什么东西?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还是四年前那个傻得可笑、予取予求的穷司机?”

  “我当然不是要反悔。抱歉,打扰了。”

  徐诺甩头就走,找了个没人看见的楼梯角抱着双膝蹲下。

  顾穆钦这条路已经断了……去哪里才能挣到那么多钱……她恨不得把自己拆开卖了,只要能筹到医药费!

  “徐诺?还真是你?”

  直到一道婉转的女声响起,她才惊醒站起。

  循声看去,一个盘发穿白裙的女人正站在几步开外,意外地望着她。

  “萧明月?”徐诺喃喃道。

  萧明月淡淡点头:“好久不见。”

  算起来,她们这对好闺蜜有三年未见了。

  自从萧家举报徐氏财团偷税漏税,二人就彻底断了往来。

  萧家因此获利,反之,徐家的悲剧接二连三拉开帷幕。

  “徐家的事是我带头举报的,可我有什么错?如果你爸爸真的干干净净,又怎么会让我们找到把柄呢?”

  她明白萧明月的话没有漏洞,错就错在父亲确实违法。

  所以不怪别人。

  不怪萧明月。

  只有两人的楼道里,空气弥漫着尴尬和凝重。

  “徐诺,我刚才看见你和顾少在说话,考虑到你们或许在聊些私事,我暂时先回避了。”萧明月率先打破沉默:“哦,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萧家和顾家联姻也算天作之合,你说是不是?”

  “你说什么?”

  徐诺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

  他竟然有未婚妻了……还偏偏是萧明月?

  平复心情后,她哑声询问:“你当年不是看不起他吗?为什么现在又肯跟他订婚?”

  四年前。

  “诺诺,他一个没前途的穷司机,连大学学费都只能靠勤工俭学和奖学金,哪里配得上你?难道以后你要和他过苦日子吗?和他妈妈一起三人挤在那个四十坪的贫民窟?”

  作为徐诺和顾穆钦恋情的唯一知情人,萧明月不止一次对徐诺苦口婆心地劝慰。

  徐诺对顾穆钦有多执着,萧明月就对他们有多不看好。

  然而现在,萧明月却要嫁给顾穆钦?

  多么讽刺。

  “过去是过去,现在的他是南城赫赫有名的顾氏集团总裁,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另一半。”

  萧明月捋了捋刘海,十分漫不经心地说。

  徐诺垂下眼帘,掩盖住眼中复杂的情绪,问道:“如果他现在还是当年的徐家司机,没有显赫的身份,你还会和他订婚吗?”

  萧明月沉默。

  徐诺抬头,了然地冷笑。

  “你笑什么?”萧明月抱臂坦诚道:“我承认我是比较现实,做不到像你这样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可你再专情,有什么用呢?

  徐叔叔那么轻易就能让你们分开,而现在要嫁给他的女人,是我。”

  “你爱他吗?”

  萧明月理所当然道:“优秀的男人,我为什么不爱?”

  “不,你不爱他,你只是爱他的身份,不是爱他这个人!”

  “这有区别吗?”萧明月轻微挑眉。

  怎么没区别!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