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林东女主叫张巧花小说名字是《乡嫂》,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都市小说,乡嫂李月晴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李月情林东张巧花小说

乡嫂全文阅读

男主叫林东女主叫张巧花小说名字是《乡嫂》,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都市小说,乡嫂李月晴林东张巧花是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林东是他们全家人的希望,可是他偏偏不爱读书整日里想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先是与张巧花神神秘秘,而后自从堂嫂李月情回来之后,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第一章 啥不行,要不比比

  林东补读了一年初三,还是没考上高中。他老头又让他补读,说只有读书有出息。可他就不是那块料,十几门功课最得行的只有体育课,因为身体结实,其它都不行。

  别人读书的时候,他就在胡思乱想,哪个女同学最漂亮就意淫哪个,反正整天在脑子里一会儿把这女同学的衣服脱了,一会儿又把另一个女同学衣服脱了。时时处处都装着女人的身影。

  可能是难见得到女人的真身,也就爱幻想,幻想了晚上便在寝室用被子挡着,用手撸弄,眯着眼睛,像放电影一样把漂亮的女同学过滤一遍,手也变着不同形状,就为让它接近真实。

  这种日子从他13岁就开始了,也在这幻想中过了四年,这高中考不上,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家娶个媳妇,没事的时候就抱着媳妇操弄。那日子才他妈舒适。

  为了这个愿望,回家把书撕了,挨了他老头两个耳光仍然坚持不读。并私下和同村同学张二虎说好,坚决反抗到底,都不去,熬过这一关之后两人合伙承包村上的堰塘养鱼。

  两家老汉还真没办法,也只得放弃。尤其这林东老汉,老婆早死了,就他爷俩,你把他逼急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好给他地下的妈交待。但得让他偿偿苦,知道什么是累,看和读书比哪个更好?也就唬着脸说:“不读书可以,把坡上的土挖一遍。”

  对林东来说,挖土都比读书有意思,读书除了看女同学有球的个劲,挖土还可以锻炼身体。

  林东家的土和张二虎家的土挨着,两人都来挖土,见面就钻到一起说鱼塘的事。说一半都说尿急,都站路边开屙,屙着屙着天性又上来,要比一比哪个屙得更远。一局下来不相上下。这个比完了,林东问:“你龟儿破处没有?”

  张二虎便摇头。摇完又问:“你呢?”

  “破了。”

  “哪个?”

  张二虎很惊奇。

  “这个。”

  说着把手举起来。

  “我日哟,老子以为你说的真的。”

  两人又笑。

  林东又突发奇想地说:“你说这手和女人那东西有啥区别?”

  “估计差不多吧,反正只要舒服就行。”

  两人一提到女人,东西都立起来。

  林东瞄一眼张二虎下面,撇着嘴逗:“小子,不行哟。”

  “啥不行,要不比比?”

  “比就比,哪个先出来哪个就是龟儿子。”

  “好。”

  两人便比打飞机。都忍着,尽量不去胡思乱想,想多了就出来得快。正比得起劲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这张二虎一惊,那下面便突突地狂吐一阵,赶紧了提裤子。林东便笑,手还在弄,意思是他嬴了。这张二虎就紧张了,连忙咋呼:“别弄了,别弄了,我姐来了。”

  林东没有理他,继续耍他的,故意扯蛋说:“来就来呗,反正又不是我姐。”

  “我日你仙人,林东,快点。”

  “别急,别急,出来了,出来了。”

  林东这么喊着,下面动作加快。这张二虎在旁边急得不行,眼看他姐就要走近了。忙用身子去挡着——

第二章 张巧花

  张二虎的姐姐比这两人都大几岁,叫张巧花,今年23了,按说在农村是该出嫁的岁数了,人也长得水灵,就高不成低不就,总想找个镇上的,条件好的,可条件好的男的愿意,也私下和她耍,先把东西儿骗来用了,但一谈结婚,那男方父母就不愿意了,嫌她是农村的,反正就遇着这种情况,就没找到合适的。要到跟前的时候,林东正在往外突突,听背后声音也真紧张了,猛地将东西收进去,那未完的东西就在里面一阵猛喷,那表情也甚是怪异。

  张二虎便喊,“姐。”

  张巧花便气嘟嘟地说:“和谁在一起呢?喊死都不答应。”

  张二虎表情很是难堪地笑笑。林东也转身,下面东西还没消下去还顶着帐篷。这张巧花瞄一眼便知道了,明明裤子上还滴着白花花的东西没干,定是在干坏事。也不说,坏笑一下,“哟,是东娃儿嗦。”

  林东从小就觉得这张巧花漂亮,回村上的时候脑子里也就瞄着她,现在见着本人,眼睛也不老实地盯着胸口瞄一眼,那顶起老高的乳房要是能让自己吃一口再捏一把,那滋味简直不摆了。嘴上却说:“花姐,我们正在研究点事,可能没听到你喊。”

  “哦,研究事嗦,那你们继续研究,我就想问二虎点事。”

  看林东的眼神也怪怪的,说完把张二虎拉一边问:“身上还有钱没?”

  “做啥?”

  “给我点,今天赶场,我想去镇上转转。”

  “我哪有钱?”

  “你少哄我,明明你卖黄蟮存了好几百,我都看见了。”

  “姐,我那是还有用的。”

  “给不给?”

  张巧花便做出一副凶恨恨的样子小声问。

  “给,给。”

  便在包里掏钱递给她。

  张巧花走了。林东还望着她的屁股发呆,心里还想着要是把这张巧花的裤子从后面拔下来,再把自己东西插进去,那该多爽?

  张二虎在林东屁股上踢一脚,“你少打她主意哈,她是我姐。”

  “二虎,要不哪天约你姐耍耍?”

  林东这么扯蛋地问。

  “滚你妈的,找你姐耍嘛。”

  “我没有。”

  “老子懒球得给你说。”

  张二虎有点生气地进土开工了。林东便在原地盘算,怎样把这张巧花给上了,也让自己见识见识什么是女人,尤其是扒下裤子的时候,得好好看看下面长什么样子。平时脑子里幻想的那东西,总是没个准样,也怪自己见少了,顶多看见过小女孩的,这成年人的就没怎么见过。

  正在寻思的时候,见远处过来一个女人,手里大抱小抱地提着,见林东杵在路边,便喊:“诶,快来帮帮忙。”

  林东一愣神,喊自己?也应声跑过去。帮着把包接了,才看清包后面的面貌,这不是堂嫂吗?不是在上海打工吗,咋回来了?这堂嫂在家的时候,林东也找机会偷看她,趁不注意的时候,远远的看看胸部,最好的时候就是她勾身的时候,透过衣领口瞄里面,白晰粉嫩的两坨东西儿就尽收眼底。

  只是好景不长,每次都只那么几秒就完了,过后回忆起来都很困难,总在寻思,是个什么样呢?

  最刺激的还是有一次夏天,他们家只剩堂嫂一人在家,溜进他们家,隔着隔缝偷看了一回她洗澡,乃子是看得更清楚了,可下面就黑漆漆的一团,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儿。从那以后,便悠着这事,但就再也没有机会。这阵回来,心里窃喜,也往后面看看,看堂哥一起回来没有?见没人,也笑着问:“嫂子,咋回来了呢?”

第三章 嫂子回来了

  堂嫂叫李月情,比林东大整十岁,是代家湾出了名的俊媳妇,代家湾也就是林东他们这个村落的代号,可能以前姓代的多。据说李月情父亲是在乡上当过干部的,因为犯错误才被开了,所以家里显得还有点教养。李月情见着林东便乐了,“哟喂,都成大小伙子了,蛮帅的嘛,读高中了吧?”

  林东便平淡地说:“没读了。嫂子你还没回答我,咋回来了呢?”

  李月情便故意坏笑一下,“这是秘密,以后再告诉你,先帮我把东西提回去吧。”

  林东见她这样,心里就有点来气,妈的,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给上了,还什么秘密,回来了就回来了,说不定是被堂哥蹬了也说不清,还装神秘,也好,以后自己可以饱眼福了。这么想了,也坏笑一下,提着东西便往回走。

  堂哥家已经没人了,老的全去逝了,年轻的两兄弟都外出打工了。这李月情回来,连块站脚的地方都没有,那房屋也破烂不堪,也只得先在林东家将就住一晚,改天再找人修补一下。

  林东可高兴坏了,觉着是天赐良机。主动提出让堂嫂睡他的床,自己到灶房打地铺。白天便捱着,就等着天黑,想这大老远回来你得洗澡吧?我要好好饱饱眼福。要是能让我摸摸再操练一盘哪该多好?但觉着这个有难度,倒是二虎他姐还有几分可能。

  张二虎吃过午饭没来干活,剩林东一人挖土,原本也不想来了,想在家和堂嫂接触一下,增近一些感情。却说要去找个匠人。把计划打乱了,也只得怏怏地挖土,捱到天要黑的时候,张巧花回来了,老远就喊:“东娃儿,你还没收工呀?”

  林东便精神一抖,这骚货回来。就她看人那眼睛,定是眼自己一样,时时刻刻都在想男人,脸上随时都泛起一朵桃花,嘴唇还时不时地咂一咂,保持着湿润,就像刚舔过男人的东西儿一样,再看那乃子,走起路抖得那才叫厉害,真搞不懂是太大呢还是太松,恨不得把头伸进衣服里去看看。想着便打趣地说:“我在等你得嘛。”

  “骗人是小狗?”

  “真的,我发誓。”

  “你出来,我跟你说。”

  张巧花这么说完便看看四周,见没人,脸上便闪出几分诡异的神情。到跟前,眼睛眨了两下,露出一丝淫荡的神情,小说声:“走,跟我走。”

  “去哪儿?”

  “不许问。”

  张巧花从小就是孩子头,也大他们几岁,说话一贯爱用命令口吻。

  林东便跟着张巧花神神秘秘地快走,看着她的屁股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心里便又不安份起来,恨不得上去捏一把。转眼工夫便钻进后山的林子里,再四下看看没人,便坐下。林东觉着奇怪了,来这里做啥?站着没动,莫非真要和自己那个?

  张巧花又看一眼,示意一下,“过来坐。”

  林东便过去挨着坐了。

  张巧花扭头望着林东,觉着这小子还有几分帅气,人也结实,春心便有些动漾。有些陶醉的样子望着林东,逗笑说:“想不想看安逸的?”

  “啥?”

  “想不想嘛?”

  “想。”

  “不准出去说。”

  “不说。”

  “想不想看我的乃子?”

  林东的头便像捣蒜一样,巴不得的事儿——

  张巧花便把衣服解开,里面没有胸罩,是一件紧身的背心,把背心从乃子的下面揭起来,立马又放下。“看见了吗?”

  “还没看见呢?”

  “你发誓不说出去?”

  “我发誓,如果我说出去,我是小狗。”

  张巧花又揭起来,林东便激动得抖起来,还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一个女人的胸部,吞了两口口水,便要伸手去摸。张巧花将他手打掉,小声说:“用嘴吸。”

第四章 是不是在这里偷嘴

  林东便张开嘴像小孩吃乃一样含上乃头,一阵吮吸,那粉嫩软滑的乃座加上自己吮吸后有点硬硬的乃头便在他的舌头下跳动。张巧花仰脖长吸一口气,再重重地吐出来,像被人咬了一口似的。林东被这情景撩拔得有些难受,那下面的家伙早已站得笔直。

  张巧花松开裤子,连着内裤褪到脚弯处,又有些接不上气地说:“吸下面。”

  “啊?”

  林东搞不懂这下面怎么吸,但还是把头伏下去,才看见女人这东西长什么样子,两片薄薄的粉红的皮肉蓬在一起,下面略张开一点的地方正往外渗着粘乎乎的东西。心想,这怎么吸呀,难道吸下面流出来的东西?正疑惑,张巧花伸手把毛发下面一点的地方拨弄开来,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褶皱,再把林东的头按下去,自己调整位置,让嘴对着那褶皱,甚是痛苦的样子说:“就吸那儿。”

  林东便伸出舌头往上面去,看着粉嫩怪异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女人的玩意儿,心里砰砰直跳,恨不得赶紧掏出家伙往上面招呼。可正想的时候,林巧花猛地将他头拨开,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裤子已经提上了,起身就跑,还小声了说:“来人了。”

  林东估计太专注那东西儿,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立起身时,张巧花已跑远了。这心里才不得劲,妈的,到手的肥肉都跑了。正想看看是哪个冒失鬼?却见林子的另一边钻进一人,手里提着猎枪,正四下张望,猛见林东立在前面吓一大跳,再仔细了看,是这货,便骂上:“我日哟,你是鬼呀,天都要黑了你在这里做啥子?”

  “张二虎,我日你仙人,老子是说你娃今天下午不来挖土,跑去打野去了嗦。”

  心里窝火,要不是你这货我就把你姐给上了,也庆幸,这张巧花耳朵还算灵敏,在荡成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听见响动,要不然真撞上了,说不定张二虎给自己一枪都有可能。

  两人便一起出林子,张二虎看林东脸上有些慌张,便逗:“你娃是不是在这里偷嘴?”

  “偷你姐。”

  林东不吭不哈地应一句。张二虎只当是占自己便宜,便又骂,“你娃再乱说,老子把你阉了。”

  林东伸手将张二虎夹在胳肢窝,嘲笑说:“二虎,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哥哥的厉害嗦?”

  张二虎便求饶,“知道,知道。”

  林东松开。张二虎没好气地说:“你他妈的就力气大嘛。”

  “不服嗦?”

  “服,服。”

  两人一路打闹往回走。

第五章 我这哪算手艺嘛

  到家一看,堂嫂李月情正在灶前忙豁,老头在灶后烧火。那屁股正一扭一扭的,甚是生动,见他回来,便笑着说:“东娃回来了?”

  林东还没说话,他老头先开口了,“你挖个土天黑了都不晓得回来嗦?”

  林东没搭理,李月情开口接话,“幺爹,东娃那是勤快,这下对了,你省事了。”

  林东听着这话即像表扬又像嘲笑。他老头鼻子哼了一下。

  等饭菜上桌的时候,林东才发现,家里有个女人的饭菜就是不一样,先不说好不好吃,单色泽就好看,而且也丰富,有几样菜一看就知道是堂嫂从外地带回来的,这一顿甭提有多爽。忍不住先动手抓了几样在嘴里。哟喂,那个香味,满口钻,吃了一口还想第二口。这堂嫂的手艺还真不错。心里甚至多了一份感慨,这嫂嫂太好了,要是天天都有这么一个嫂嫂给自己煮饭哪该多好,也忍不住发自肺腑地赞扬了一句:“嫂子手艺太好了。”

  李月情便打趣地谦虚,“嗨呀,我这哪算手艺嘛。”

  “比我老头煮的好吃十倍。”

  这话一出,老头便阴着脸说:“我还不是把你喂大了。”

  李月情便笑。

  三人坐上桌,李月情转身去拿了一瓶酒出来,林东一看,五粮液,是好酒。老头没见过,便问:“是上海的吗?”

  “就我们四川的,是好酒,幺爹你尝一尝?”

  倒一杯给林东老头,再倒一杯给林东,“你也尝尝。”

  林东便伸手去接,手碰到堂嫂的手,像触电一样,那手指很细,很光滑,一看在外面就没做什么粗活,很想把这只手抓起来摸一摸,也很想让这只手摸摸自己的家伙。李月情倒没在意这些细节,手自然缩回去了,一个劲地催促,“快喝一口,看怎么样?”

  林东一口干了,感觉跟平时喝的泡酒差不多,都辣辣的,但面上还得点头,连说:“好喝,好喝。”

  李月情高兴,酒是自己买的,有人夸就对上路了,便又给林东倒,“再来一杯。”

  林东又接了。他老头倒是慢慢在品,也不发表意见。林东又一口干了,就想把自己弄醉了,让自己再晕乎乎地做做梦。但猛一惊醒,等会儿还要偷看嫂子洗澡,还得保持清醒,等李月情倒第三杯的时候,也忙诡异地笑笑说:“嫂子,酒是好酒,就是有点醉人,不能再喝了。”

  “才三杯就不行了?”

  林东便逗趣地说:“你又不喝,我一个人喝没劲。”

  说完又补一句:“两个人喝没劲。”

  因为一抬头就看见他老头了。李月情便风趣地说:“那行,我参一个,一起喝,我还是能喝两杯的哟。”

  林东乐坏了,要是嫂子喝醉了说不定有戏,也忙帮着倒酒,三人再碰一下,也吱吱吱地喝开。

  边喝边说,主要是李月情说,说在上海的见闻,听得林东直流口水,那上海就跟天上一样。不知不觉中,三人便把一瓶酒喝完了。都有点晕乎乎的,李月情那脸上便泛起一圈的红晕,那带笑的脸就跟画上的人一样,嫩嫩的,稍一用力估计会挤出水来,在灯光下还那么白,反正就像个城里的女人,没一点乡下的土渣味。要说张巧花还有点乡村女人的土气,在李月情身上,一丝都找不到。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