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深情可回头》是一本新出已完结民国言情小说,李瑶君和齐少霆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李瑶君齐少霆全文阅读

若是深情可回头全文阅读

《若是深情可回头》是一本新出已完结民国言情小说,李瑶君和齐少霆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阿九所著,全文讲述的是李瑶君和齐少霆之间种种的误会与纠缠。为了救他,李瑶君害死了自己年迈的父母也嫁给了自己并不爱的男人,可是齐少霆却什么都不知道。

第1章 野种

  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叛军攻入平州直闯大帅府,帅府的人闻言四下逃窜。

  李瑶君躺在华丽的大床上,身下流出的大片鲜血将床单染红,即将临盆的征兆疼得她死去活来。

  “啊——!”在这空无一人的屋子里,随着她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陡然响起孩子‘哇哇’坠地的哭声。

  生了。李瑶君脑子里只生出这一个念头,她苍白无色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艰难的从床上爬起。刚想去抱那孩子,原本关上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阵呼啸的寒风从屋外刮来,门口站着一个身穿戎装的男子,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到无可挑剔,可那双眸子却如鹰一般冰冷锐利。

  “少霆。”看到记忆中这熟悉的脸庞,李瑶君干涩的眼眶瞬间浮出一层水雾。

  原以为这辈子再不会见到的男人,此刻竟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面前,让她激动的竟不知如何是好。

  “看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齐少霆冷笑着朝她走来,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在他走进来的那一刻,视线注意到还在床上啼哭的男婴身上。

  察觉到齐少霆的目光,李瑶君将还血淋淋的孩子捧在男人面前,虚弱的脸上难掩喜悦,“少霆,你看这个孩子,他是你的。”

  “不是齐南笙的野种?”齐少霆凝视着这个孩子,心中泛起无数个讥笑。

  感受到齐少霆这次的与众不同,李瑶君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怎么会是南笙哥的呢?你忘了,在你离开的前一个晚上我们有过一夜的。”

  “是有过一夜,可我更记得,我前脚刚去前线你后脚就嫁给了齐南笙。现在看齐南笙倒台了,现在就想让我做这个野种的爹?李瑶君,你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齐少霆话落,深邃的目光陡然变冷。他一把将孩子从李瑶君手中抢过来,想到这孩子是齐南笙的种,他就控制不住的想杀人。

  他历经磨难誓要攻破‘平州’,为了就是找这女人算账。她还真是不让他失望,曾经说什么愿陪他共生死,可后来她转身嫁给齐南笙不说,竟然还敢生下那男人的野种。

  “我跟南笙从来没有圆过房,嫁给他我都是为了你啊!”听到孩子越发啼哭的声音,李瑶君心疼的爬起来想去解救孩子,却被齐少霆一脚踹开。

  “为了我?”齐少霆猛地扯住李瑶君的头发,迫使她仰头看着自己。他狞笑一声,深邃的眸中泛出浓烈的恨意,“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可知,当初你那匕首刺的我好疼,好疼啊……”

  这就是他曾经用命疼在心尖上的女人,穿着喜服嫁给别人,亲手将匕首刺进他胸口。无数个夜里梦到这个场景,他都会从梦中生生痛醒。这半年来,每天活在仇恨当中的他,犹如在地狱里煎熬。

  “对不起。”李瑶君流着泪道歉,头皮传来的阵阵疼痛也比不过她的心痛。

  无论从前彼此有多相爱,从选择嫁给齐南笙开始,她就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所以她不敢再奢求齐少霆的爱,却从未想到他会这么仇恨自己。当初齐大帅战死,齐少霆是所有人心中最有资格继承帅位的人,可齐南笙的母亲趁他上前线夺取了帅位,还将赶回来奔丧的他在路上截杀。

  是她派人将他救了下来藏在自己府里,被大夫人发现后竟要求她嫁给齐南笙。在大婚当天,她怎么会知道齐少霆竟然摸黑闯大帅府,被大夫人当场擒住。

  又是她急中生智,亲手刺中他的穴位让他假死,若不然,他今日又怎么能站在她面前。

  为了救他,她亲手害死了自己那对年迈的父母亲。可这一切她心甘情愿,又能怨谁。

  “现在你杀了这野种,我留你一条狗命。”齐少霆将手中的孩子高高举起,又将孩子缓缓脱落。

  “不,我不要——”李瑶君看这即将落地的婴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既然你下不了手,那我就替你处理了他。”齐少霆说话时,一把将掐住婴儿的脖子,将他高举在半空。

  婴儿的脸色因为窒息而瞬间涨青,还带着血的小小身体在半空乱蹬,鲜血从他身体一滴滴落地,看得人触目惊心。

  因为太过激动,李瑶君竟生生一口气没喘过来,活活晕了过去……

第2章 撞破奸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瑶君只记得在睡梦中,隐约听到外面熙熙囔囔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当她再努力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

  想起孩子,李瑶君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爬起来往外跑。她光着脚丫,身上还穿着带血的亵衣亵裤。可她一出门,就被府中各处高挂的红绸吸引了视线。

  听着路过丫头们的窃窃私语才得知,齐少霆今天大婚,而此刻被他们口中称为疯子的李瑶君,竭力跑到了齐少霆的别墅门口,却被守在门口的士兵拦住,“你干什么?”

  “我要见齐少霆。”孩子的生死存亡,内心的煎熬和疑问让李瑶君忘记了规矩忍让,推开士兵的枪就硬闯了进去。

  推开那关着贴满了红喜字的门,就看见正在床上激烈缠绵的一对男女。在进来之前她就猜到了这种情况,可如今看到却仍旧是不敢置信。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眼眶中溢满了水花。

  巨大的声响惊扰了在床上的两个人,齐少霆看到坐在地上满身狼狈的李瑶君,好看的眉头陡然紧皱,浑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谁让她进来的?”

  追上来的士兵看到这场景,手忙脚乱的将李瑶君往下拖,却被李瑶君奋力甩开。她冲到齐少霆怀里,指着床上衣衫不整的郑沛儿,含着眼泪问:“为什么是她?”

  这可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她想过齐少霆将来一定会有自己的女人,却怎么都没想过会是郑沛儿。

  齐少霆抓着李瑶君的手腕,怒不可遏的瞪着她,“为什么不会是沛儿,如果不是她把我从死人堆里挖出来,不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的细心照顾,我早就死了。这么好的女人我不要,难道还要娶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妇!”

  “不……救你的人是我,不是她。”李瑶君哭着试图挣脱齐少霆的手去质问郑沛儿,却被齐少霆死死攥着。她痛哭流涕的望着郑沛儿,“你为什么要撒谎,让你去照顾他的人是我。”

  “对不起瑶君,我知道你恨我抢走了少霆,但你也不能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先不要少霆的,我……”郑沛儿眼圈泛着一层泪光,再配上她那张纯洁无害的脸,足于让任何一个人为之心软。

  齐少霆看到这,火冒三丈的将李瑶君摔在地上,“把她给我拖出去!”

  “不——”李瑶君死死抓住齐少霆的小腿,痛哭着摇头,“你选择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管不了,可我求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好不好。”

  “一个野种而已,我把他给活埋了。”齐少霆厌恶的将李瑶君踹开,曾经的李瑶君一身傲骨,如今竟为了一个野种,这般低声下气,让他如何不愤怒。

  “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李瑶君用力摇头,她不相信齐少霆会这么冷酷无情,对一个孩子也能下此毒手。

  齐少霆冷笑一声,拽着她衣领走到窗口,揪着她头发指着花园中不远处的一个小坟坡,“就在那?”

  “孩子,我的孩子。”看到坟坡的刹那,李瑶君发狂般挣开齐少霆的束缚,往那个小土坡奋力冲去。

  踉踉跄跄的跌跪在小土坡面前,随意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想也没想就徒手扒起了那个坟墓。

  孩子,娘来救你了。

第3章 活埋

  只穿着亵衣的李瑶君跪在雪地里,手指很快就被坟坡中的小碎石子扎破,鲜血与泥土混合成一团。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

  李瑶君嘴里碎碎念着同一句话,刚挖到一半就听到身后响起齐少霆的怒喝声:“把她拉回去!”

  “不,我不走!”李瑶君挣开前来拉扯自己的士兵,发疯般的继续在小坟坡里扒拉。但终究只是一个产妇,当士兵再来拉扯的时候,她毫无反抗之力的背拖开。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李瑶君拼命挣扎,双手不死心的往小坟坡的方向伸去,痛苦不堪的望着自己离小坟坡越来越远,喉咙一甜,嘴里生生吐出一口鲜血来。

  房间的门被打开,李瑶君被不知轻重的士兵丢到了地上。下一秒,她便要跟着出去,却被士兵一脚踹在了胸口。

  “老实点,别害死我们!”

  ‘砰’一声巨响,门被重重关上,李瑶君不死心的拍打着房门,声嘶力竭的大喊:“放我出去,把孩子还给我,把他还给我!”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李瑶君像不止疲倦的野兽,在房间里拍打叫喊了一夜,仍旧没有人来开门。她虚脱的趴在地上,无力的喘息着,眼泪都快要流干了。

  “吱呀。”

  紧关的门被人推开,一双精致的女鞋出现在眼前。李瑶君顺着鞋底望上看,就看到郑沛儿那张盈盈带笑的面孔。

  “是你。”李瑶君声音沙哑的指着郑沛儿,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跟齐少霆的关系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齐少霆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就算被她派去照顾齐少霆的郑沛儿什么都不说,也不至于让他们关系如此恶化。

  “是我什么?”郑沛儿皮笑肉不笑的蹲在李瑶君面前,两根纤细的手指捏在李瑶君下颚上。

  “我让你替我去照顾少霆,跟他解释我所做的一切。可他如今待我这般厌恶不说,竟还娶了你,你敢对天发誓说这一切不是你从中作梗。”

  面对李瑶君的质问,郑沛儿不以为然的捂唇笑了笑,“发誓做什么,你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要去告诉少霆吗?他可不会信你。”

  “我待你这么好。”李瑶君气的浑身发抖,从未想过自己最好的朋友,竟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你是对我好,我想要的你都会竭尽全力的给我。可我爱上了少霆,你不给我就算了,还抢走了他。”说到这,郑沛儿捏在李瑶君下颚上的力度腾然加大,眼中绽放着得意的寒光,继续道:“你最爱的男人是我的,就连你那孩子如今也是我的。”

  “孩子,我孩子到底在哪?他没死对不对?”听到孩子还可能活着的消息,李瑶君激动的抓着郑沛儿。

  “是没死,那个坟坡不过是我昨天死的一只猫而已。可是少霆把孩子交给我来抚养了,可那是你们的孩子,留着总是碍我眼的,你觉着呢?”郑沛儿狞笑着,跟她那张无害的脸完全判若两人。

  “不,你将他给我,我带着孩子离开这,永远不出现在你们面前。”李瑶君抓着郑沛儿的手,她什么都不求了,唯有那个孩子不能放下。

  郑沛儿冷冷一笑,鲜艳的红唇中,无情的吐出这几个字,“想要孩子,简直做梦。”

  李瑶君当即气红了双眼,愤恨的掐着郑沛儿脖子,“给我,你把他还给我!”

  “你在干什么!”从外面赶来的齐少霆,刚进门就看到这一幕。

  冲进来扯起李瑶君,狠狠一耳光甩在她脸上,“把她关进柴房,三天之内不准给半滴水跟半粒米!”

  “你们把孩子还给我——”李瑶君被拖下去的时候,嘴里还高亢的大囔着这句话,却捕捉到郑沛儿朝她露出的挑衅笑意。

第4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故意的,是她故意激怒自己被齐少霆看见的。

  被丢进柴房的李瑶君虚弱的趴在干草上喘息,想到方才发生的一切,又想到自己如今落到的这步田地,眼睛里无声的落下泪来。

  她艰难的翻了一个身,凝望着窗外的月光。一阵微风拂过,冻得她浑身哆嗦,不自禁的蜷缩成一团。

  好冷。

  只穿着亵衣亵裤的她,在这寒冷的冬天,身上的体温低入冰窖。

  就在这时,柴房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她闻声看过去,就看见齐少霆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俊美的五官依旧那般迷人,可眸中的寒意却令人避退三尺。

  尽管如此,李瑶君还是抱着一起希望扑了上去,“少霆,放我跟孩子走好不好?如今你已经成为大帅,这一切都是你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只求你放我跟孩子一条生路。”

  “往日的情分?”像是听到世上最肮脏的字眼一样,齐少霆本就冷峻的五官陡然阴沉下来。

  自己鬼使神差来到了这里,这女人开口闭口就是那野种,如今还敢说走这句话。

  察觉到齐少霆变化的脸色,李瑶君不自禁的松开了握着他衣袖的手,眼中的泪在眼眶打转却不敢流下来,“对不起……,我只是想要孩子。”

  “因为那是跟齐南笙生的,所以你就这么宝贝是吗?他齐南笙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将我背叛的彻彻底底。”齐少霆浑身散发出强烈的恨意,他狠狠将李瑶君丢在干草上,愤怒的欺身压下,“你这个贱人。”

  “孩子是你的,为什么你不信!却要信郑沛儿那女人的三言两语,你待我们母子这么不近人情,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李瑶君奋力的挣扎起来,却被齐少霆箍住了双手。

  “最欺骗我的人就是你,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初瞎眼看上了你。这么喜欢齐南笙是吗?我今天就看看你有多喜欢他。”齐少霆深邃的眸子包含了浓烈的恨意,他此刻凶狠如野兽,一把撕扯掉李瑶君身上的衣服,毫无前戏的硬闯进了她身体。

  “不要——”当身体被贯穿的刹那,李瑶君痛苦的惨叫出声。可就是这样也换不来齐少霆的半分怜惜,反而得到他的变本加厉。

  “不要!当初我们上床的时候。你可是缠着我身体百般讨好。如今嫁给那男人就变成贞洁烈女了?”

  齐少霆用力捏着李瑶君下颚,俊美的面孔因为恨意而变得有些扭曲,他狞笑着问:“现在滋味怎么样?是齐南笙的床上功夫好还是我的功夫更好?”

  “少霆,好疼啊,好疼……”李瑶君身体痛苦的扭动了两下,硬生生疼出了眼泪。

  “疼?你知不知道我当初有多疼!相比你给我的,这不过是万分之一而已。”齐少霆说着,更加凶猛的侵入着她柔软的身体。

  从前有多爱,他此刻就有多恨。恨不得杀了这女人,可他不愿意,他要让这女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阵接近变态的折磨之后,齐少霆冷漠的提上了裤子,居高临下的望着草堆上如破布娃娃的女人只觉得恶心。

  门又被重重关上,李瑶君彻底虚脱的瘫在地上,本就刚生产完孩子,加上又被齐少霆方才那样折磨过,两腿之间当即就有鲜艳的血液一点点溢出。

  她紧咬着唇瓣,颤抖着双手用干草轻轻擦拭着腿根的血液,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忍不住坠落。

第5章 有喜了

  清晨。

  李瑶君好不容易在寒冷的房间里迷迷糊糊睡着,‘哗啦’一声响,冰凉刺骨的冷水泼在身上,瞬间将她从昏睡中惊醒。

  望着眼前不怀好意的一群人,她狠狠打了一个哆嗦,问:“你们想干什么?”

  领头的那个婆子将水桶重重放在地上,叉腰指着李瑶君,嗓子如公鸡一般难听刺耳,“干什么?我们新夫人身体不舒服,听说李姑娘你精通中西医术,让你去给我们夫人治病。”

  说完,婆子简单做了个手势,跟在她身后的两个丫头就上前扒李瑶君衣服。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李瑶君双手捂在胸前,警惕的往后退。

  “李姑娘刚生了孩子身上晦气,别让你给沾染到新夫人身上。”婆子话毕,两个丫鬟强行上前扒光了李瑶君的衣服,为她换了身衣服去郑沛儿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郑沛儿跟齐少霆依偎在床上,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可看到他们这么亲密无间的样子,李瑶君的心像被无数把刀插进胸膛,疼得滴血。

  “她来干什么?”注意到李瑶君的存在,齐少霆脸色倏然变冷,完全没有对待郑沛儿的那份温柔。

  “昨天夜里我受了凉想让府里的郎中来瞧瞧,谁知道郎中告假回家了,瑶君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医生,想来是可以看我这病的。”郑沛儿说着,捂着胸口轻咳两声。

  娇美的面容上带着不健康的苍白,看起来确实像是有病。

  “你还敢让这女人来治病。”齐少霆不屑的冷哼一声,言语之中充满了嘲蔑。

  听到这话,李瑶君垂在双侧的手紧握成拳,她这是犯了多大的错,才会让齐少霆这么恨。

  “别这样嘛,瑶君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你大哥齐南笙的妻子。少霆你答应我,若是瑶君治好了我这病你就放他们母子离开好不好?”

  听着郑沛儿这做作的话语,李瑶君真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竟养了这样一只白眼狼在身边,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见齐少霆没有意见,郑沛儿激动的冲着李瑶君招手,“快来。”

  郑沛儿就像是会换脸一样,跟之前在房间对待她时的表现判若两人。但迫于压力,她还在将手搭在了郑沛儿的脉搏上。

  手在搭上的那一刻,李瑶君脸色巨变,连放在脉搏上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怎么样了?”齐少霆知晓李瑶君是不轻易暴露情绪的人,但此刻她脸色太过吓人,连他都跟着紧张了几分“有喜了,已经两个月。”李瑶君此时的声音十分缥缈,仿佛来自远方。

  怀孕了,郑沛儿竟有孕了。

  可怜她为这男人始终守身如玉,可他却早已与人在床上嬉戏。

  在这场爱情的追逐中,到底是谁先背叛了谁。

  望着齐少霆激动抱着郑沛儿亲吻的画面,她的心再次不受控制的痛了起来。

  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郑沛儿及时将她喊住:“瑶君,帮我写张安胎方子吧,这样我和少霆也能安心一点。”

  李瑶君已经听不到齐少霆又跟郑沛儿说了些什么,草草留下一张安胎方子,便失魂落魄的离开。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柴房,只觉得恍然间大地都失了色。齐少霆方才激动的画面还在眼前,同样是自己的孩子,为何区别就那么大。

  想到离开自己身边的孩子,李瑶君趴在草堆上终于放声大哭。那哭声期期艾艾,闻着令人伤心落泪。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