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夏时絮男主叫沈祁川的小说名字是《青丝绾君心》,这是一本新出的古代虐心小说,陆迟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夏时絮沈祁川全文阅读

青丝绾君心全文阅读

女主叫夏时絮男主叫沈祁川的小说名字是《青丝绾君心》,这是一本新出的古代虐心小说,陆迟迟所著,全文讲述的是沈祁川为了灭了西凉不惜利用夏时絮的故事。夏时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曾经许诺过要娶自己的沈将军会变成让自己国破家亡的罪魁祸首。

第1章 阶下囚

  西凉城破那一日,我正巧从许太傅那儿下学回来。亲眼瞧着叛军斩下父皇的头颅,鲜血从玄武台一路流淌下去,混乱之中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絮儿,絮儿……”宫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扒开一具具尸体寻找母妃的踪影。

  恍惚间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我重重地摔了出去,抬头便瞧见少年那双澄澈的眼眸染满杀戮。

  “沈祁川,为什么是你?”我挣扎着起身,却被来人一脚踩着手背,疼痛入骨。

  这个许诺于我,若是凯旋必定十里红妆娶我入府的沈将军,如今却率人反了我父皇一手所建的王朝,他的眼眸冰寒,带着浓烈的恨意。

  “夏时絮,还在做你的黄粱美梦吗?嫁予孤,你不配!”薄唇轻启,他的话宛若利剑刺入我的心头。

  “为何?”我巴巴地攥着他的衣角,心尖疼得快要窒息,我爱了八年的男人,如今亲手将我推入地狱。

  “为什么?因为我恨你!恨整个夏家,从始至终,孤不过是在利用你,利用你得到这整个天下,让你夏家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他抓着我的衣襟,将我压在石阶上,当着众人的面毫不顾忌地撕碎我身上的庇护,身子贴着他冰寒的甲胄,冷得彻骨。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沈祁川,却不想男人早已经将我拿捏在手心里。

  “想见你母妃吗,絮儿?”男人嗤笑一声,炽热的气息落在我的耳畔,我的身子剧烈的抖动。

  屈辱夹杂着惧意,在我的心底纠缠,忍着满眶的热泪,我咬着下唇:“求求你,放过母妃,你恨我便杀了我。”“杀了你?孤岂会便宜你。”

  沈祁川笑言,他一挥手,我便瞧见那群放肆的叛军押着浑身是伤的母妃进入殿内,我哑了嗓音,身子往前想去抓着母妃的手。

  “母妃……”我绝望地喊着,却发现干哑,早已经出不了声。“乖乖地,别动,再动孤便杀了她。”沈祁川寒声,在我耳边炸裂。

  母妃挣扎着趴在地上,她满面泪水,低低呼唤着我的名字:“絮儿,絮儿……不用管母妃,你快逃,快逃……”

  我无助地捶打着沈祁川,可心间酸涩开不了口。他咬着我的耳朵,说只要我将他伺候好了,便可以放了母妃,他抓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腿间,那儿炽热肿胀令我厌恶。

  “还愣着做什么,装什么清纯,絮儿?”他厉吼。我的手颤抖着,抓住他腿间的炽热摩挲。

  “让离妃娘娘好好瞧瞧,她最疼爱的女儿,是怎么在仇人的身下承欢。”沈祁川满脸厌恶,炽热的掌心托起我的身子,他像是饿狼一般,毫无征兆地撕碎我的身子。

  疼,蚀骨的疼,可身上的疼痛哪里抵得上心尖儿疼。帘幔垂落,轻纱飘起,床被摇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沈祁川将我拆吞入腹,在世人眼底捏碎我所有的自尊。

  “叫出声来,絮儿,孤喜欢听你叫。”他的手,撬开我的唇瓣,在我的嘴里肆虐。

  漏出几丝羞赧的声音,夹杂着情欲,我想死,是我错爱了这个男人,将虎狼养在身侧,可我母妃、年幼的弟弟妹妹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他一遍遍折磨着我,像是要将我揉入骨血之中,伴随着那股炽热入体,沈祁川攥着我的下巴,他说絮儿,别想逃,若是逃了,他便要整个夏家陪葬。

  餍足之后,他拿指腹摩挲着我的脸,我木讷地看着他,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般。

  他大手一挥,对着叛军吼道:“离妃娘娘冰肌玉骨,便赐予众将士相拥。”

  “不要,沈祁川,你不能这样做。”我扒着他的手臂,身上却再没了力气,我狠狠地咬着他的手臂。

  沈祁川吃痛,一巴掌将我拍落在地,他瞪着我怒吼一声:“滚!”

  所有甜言蜜语,皆成了毒药,所谓的相许一生,不过是要将我推入无间地狱。

  沈祁川,我好恨你……

第2章 所爱之人

  我被沈祁川囚禁在幽深冰寒的冷宫地牢。

  他每日派人来抽我十鞭,抽得皮开肉绽,却又要宫人替我上药,沈祁川要我记着痛,记着所有的耻辱。

  他说这是我欠他的,可我哪里知道,沈祁川对我的恨是何时起,因何一往而深,究竟是为什么,恨我入骨。

  直到我见着一身华服的宋泠儿,我才知晓,所有一切不过是局。

  她是我父皇的宠妃,亦是我和沈祁川儿时的伙伴,大夏覆灭,覆巢之下,宋泠儿反而越发风光了。

  “还在做梦呢,夏时絮,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卑微如草芥的滋味,不好受吧?”宋泠儿嗤笑着,满眼不屑,她笑我对沈祁川还抱着一丝希冀。

  “我该喊你泠娘娘,还是该喊你宋泠儿?”

  “都不用,再过两日,祁川便会封我为后,到时候我要你跪着喊我一声皇后娘娘。”宋泠儿得意地往前走。

  她的指甲,刮着我绽开的皮肉,猛一用力,像是在宣泄心底的恨意。

  我疼得快要晕厥,却听着耳畔响起宋泠儿吩咐宫人把我泼醒。

  冰寒的水,浸透我的伤口,彻底让我清醒过来,我仰头:“是你里应外合,帮着沈祁川谋反……”

  “不,夏时絮,你当真以为沈祁川心底有你?”她说为了救她出囫囵,沈祁川才谋划,我不过是沈祁川的一步棋。

  我想不明白,儿时三人结伴,沈祁川待我甚好,却又何时爱上宋泠儿,若我知道他们有情,三年前便是拼死也会阻止宋泠儿入宫。

  她好似看出我心底的疑惑。

  宋泠儿抚摸着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三年前我以命救了祁川,替他解了身上的寒毒,如今我有了他的孩子,夏时絮,你算什么东西,你如今不过是条贱狗,只要我动动手就能将你捏死。”

  “三年前,明明是我救了他……”

  “他会信你所说吗?他早已恨透了你,恨透整个大夏。”

  他又如何会信,在沈祁川的心底,我却早已经是个阴险狠毒的女人。

  宋泠儿发出一丝冷笑,附在我的耳边:“祁川养着你,不过是想要你的心头血替我解了寒毒,不然我该如何生下他的孩子?”

  我张口,死死地咬着她的耳朵,嘴里满是血腥味弥散,我不撒手,听到宋泠儿尖锐的喊声,宫人乱作一团,却都不能将我扯开。

  不想门外漏进一道寒风,来人一巴掌将我拽开,我疯了一般挣扎,抬眸对上沈祁川那双冷入骨髓的眼眸。

  嘴角渗透的鲜血那般灼目。

  “你疯了吗?泠儿好心探望你,你却对她下手。”沈祁川吼我,可我疼得眩目,耳边嗡嗡,听不得他在厉吼什么。

  好心?多好的心。

  我笑了,笑得放肆:“狼狈为奸,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沈祁川你不得好死……”

  啪——沈祁川伸手,巴掌重重地落下,我咯咯咯地笑,笑我傻,被情爱迷了眼,救了这么一只白眼狼,害了夏家所有的人。

  “往后若是再敢打泠儿的主意,孤断了你的腿!”沈祁川寒声,他的手攥着我的下巴,让我被迫看向他。

  “不如杀了我,一了百了,也省得瞧着心烦。”

  “孤说过不会杀了你,孤所受的痛,要十倍百倍偿还在你的身上,夏拂晟所造的孽,全都由你来偿还。”

  他松开我的下巴,抱起一旁的宋泠儿,那般眷恋,是我不曾见过的温柔,我的心攥地难受,泪眼模糊。

  曾经他也是这般待我,生怕我受一点点苦,吃一点点痛。

  原来一切不过是虚幻……

第3章 虚情

  半月之后,我被接出了地牢,他差人将我送回了凤栖宫。

  我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瞰这一切,物是人非,早没了半点欢愉。

  “小絮?”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我转身,撞入那人的眼底。

  我瞬间红了眼,却不敢往前,我哑了嗓音:“九哥哥……你别过来!”

  我慌忙道,我怕牵连了他,我原以为沈祁川转了性子,可看到檀九那一刻,我才知道沈祁川将我当成了一枚棋子,他妄图檀九手里的兵权,也只有借着我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交出兵权。

  “他竟这般对你!”檀九咬牙,满脸隐忍,他曾向我父皇提亲要迎娶我过门,却被我拦在宫门之外,我与他说此生非沈祁川不嫁。

  我仍记得那日檀九转身时,眼角落下的泪,他亲手将我交于沈祁川,便远赴边关,三年未见,我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檀九上前抓我的手,却被我不着痕迹的推开:“夜色快深了,檀将军快些出宫吧。”

  “小絮,我带你离开吧。”

  “檀将军莫要胡说。”我忙堵住他的话,生怕他遭了道,沈祁川的人就在附近,果不其然。

  那抹明黄出现在视野当中,沈祁川气势汹汹,严寒怒气,一把抓过我的手揽入怀中,像是在吃味似的,宣示着他的主权。

  “檀九,你僭越了,絮儿如今是孤的女人。”沈祁川低声道,他狠狠的捏了我掌心一下。

  好似在惩罚我水性杨花一般,我摇头想要辩解:“檀将军也算是前朝旧人,尚且误以为我还是公主,与我打个招呼罢了。”

  “孤许你说话了吗?”他呵斥一声,越发紧地攥着我的腰肢,直到檀九离去,他依旧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果然演得好……

  ……

  沈祁川踹开偏殿大门,将我丢在榻上,他满脸怒气,怒目对着我。

  “你可真是下贱,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孤不会放过你的,夏时絮,就是死,孤也要你死在我身边!”男人猩红着眼眸,那般看着我,好似我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可是沈祁川,是你糟践了我的爱,是你下贱才是。

  “我没有,沈祁川,三年前,是我救了你,也并非是我设计要宋泠儿入宫,不管你信与不信……“住嘴,夏时絮,你可真是撒谎成性,不知羞耻……”他扯动我的身子,身上的伤口裂开,渗透白衣,宛若嫣红的血莲一般,刺痛人眼。

  沈祁川愣住了,他沉默了许久,缓缓托起我的下巴,指腹摩挲我干裂的脸,眼底挣扎着,滑过一丝疼惜。

  他将我揽入怀中,下巴抵在我的脖颈间,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热,那般熟悉,却又那般惑人。

  “你为何这般不听话,是孤骄纵了你,让你无法无天,絮儿,乖乖地留在我的身边,如此这般我才能护着你。”

  泪,潸然落下。

  我闭上眼眸,心疼的很,我爱沈祁川,这一世交心于他,这情是骗不了人的,可我也恨极了他,恨不得他下地狱。

  沈祁川不知,宋泠儿已然将一切都告知我。

  “替孤生个孩子,孤便放过你。”沈祁川寒声,夹杂着欲念的嗓音,在我耳边炸开。

  他说将母妃还于我,将夏家所有的人还于我,只要我替他生下这个孩子,我颤抖着手,落在腰间,解开衣带:“好,我答应你,沈祁川。”

  雪白的胴体,落满伤痕,我脱下最后一件衣裳,主动地环住他的脖子,任由他折腾。

  情至浓时,我瞥见沈祁川眼底的不屑。

  他终究是瞧不起我,他的爱都给了宋泠儿,连施舍一点怜悯都不屑。

第4章 她要我死

  宋泠儿伤好之后,宫内便开始张罗封后大典。

  他迫不及待地要向全天下宣示对宋泠儿的宠爱,给予她无上荣宠。

  ……

  凤栖宫清冷,我整日陪在母妃身边,遭逢大变,母妃像是彻底变了个人似的,她鲜少言语,时常要我躺在她的腿间,给我唱小曲儿,时常又坐在石阶那儿发呆,一动不动。

  我不敢惊扰了她,能陪在她身边我已经很知足了,可我依旧不能忘了仇怨。

  宋泠儿差人将我从凤栖宫带走,她要我亲自替她掌凤冠,要我匍匐在她的脚下,做最卑微的罪奴。

  沈祁川好似很诧异我的出现,可奈何这般盛世的大典,他不屑对我动手,更何况我此时不过一个小婢女。

  他的眼底带了浓浓的威胁,生怕我会伤害他的泠儿一般。

  我捧着凤冠,一步步朝着高台之上去,宋泠儿朝我逼近。

  “羡慕吗,夏时絮,如今你家破人亡成为亡国奴,而我呢。”她背过身去,低声对我道,“你可曾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被夏拂晟折磨的吗,他就是个老变态。”

  我面色平静,颤抖的手抓起凤冠,就在我将凤冠别入她发间的时候。

  “贱人!”宋泠儿扬手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前一黑,日光灼烈,有些晃眼,照得我有些恶心眩目。

  可我没有想到,宋泠儿会这般不顾及性命。

  凤袍下的那只手,攥着我,硬生生地往下扯,我的身子往下倒,来不及站稳便从高台之上坠下。

  周遭一片哗然,我看到嫣红的血从宋泠儿的腿间流下来。

  她脸色煞白,痛地捂着肚子看向我:“我知你恨我,可孩子是无辜的,夏时絮,你竟这般狠毒,枉我还向祁川求情要他放了夏家人。”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拽我的手。”我错愕,百口莫辩,对上仓皇赶来的沈祁川。

  他一脚将我踹开,慌忙抱起宋泠儿,他的嗓音都嘶哑了,大喊着太医在何处。

  沈祁川这般心疼宋泠儿,更是心疼她肚子里的孩子,我恍然,她这是要我死呢,不惜拿肚子里的孩子做赌注。

  果真是狠呐,我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你最好祈求泠儿肚子里的孩子无事,不然孤便斩了夏家满门!”他厉吼,对宫人道,“将这个罪妇带下去,鞭笞八十。”

  不知是腹部传来的疼痛,还是沈祁川那样的语气,眼前一片漆黑,我晕倒之前还听到男人冰寒的嗓音。

  他说我装得可真像呢。

  毕竟从前我没少欺骗他,可彼时的沈祁川会摸摸我的脑袋,伸手刮我的鼻子,轻声要我不许胡闹。

  那年在城郊骑马,马儿性子太烈,我不慎从马背上跌落,他便立刻弃了马,翻身到我跟前,我佯装摔断了腿,要他从城郊一路将我背回皇宫。

  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彼时的沈祁川,满眼担忧,硬是扮作太监宫人在我身边陪了一夜。

  彼时我便笃定,此生非沈祁川不嫁。

  可如今想来,其实他压根不曾将我放在心间,不过是演戏罢了,谈何入心。

  那日他率军攻城,恰好我在太傅府邸,太傅提起沈祁川,说此人生性阴戾,还望公主考虑清楚。

  我从未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这一生要遇见一人太难,更可况是所爱之人呢。

第5章 药引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来,殿内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我听到有人在床畔说话。

  “只是胎位不稳,所幸福大命大,孩子保住了。”

  “你说什么,她怀孕了?”沈祁川惊诧的语调,满是不情愿。

  我狠狠地攥着被子底下的手,上天当真与我开了个玩笑,居然有了身孕,我怀了仇人的孩子,多可笑。

  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沈祁川狠狠的攥着我的手腕,眼底似是不甘,他咬着牙说泠儿失去一个孩子,我却怀了一个孩子。

  他说这是上天对宋泠儿的补偿……

  “夏时絮,好好替孤生下这个孩子!否则……”沈祁川揪着我的手不愿意放开,眼底似是因为这个孩子而有所柔和。

  我心头一颤,手缓缓落在肚子上,这儿正孕育着一个生命,孩子,阿娘对不起你……这个孩子注定遭受磨难,可他终究是我身上一块肉。

  我再恨沈祁川,也不能拿他撒气。

  忽而门外闯入一道人影,太医跪在沈祁川的脚下,大呼不好。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这般慌乱!?”沈祁川红了眼,大抵也猜到是何人出事。

  “皇后娘娘小产,如今大血崩,体内的寒毒复发,恐是危及性命。”太医差点破了音,“臣暂且将毒压制,只是半年内须地解了这寒毒,曾经皇后娘娘以血替您解毒,如今……”

  “当如何,孤不许泠儿出事。”沈祁川这般着急,他想起在塞外,那个孤身前来替他解毒的宋泠儿,他多少亏欠了她。

  “只有与皇上孕育出的胎儿作药引,才能解了那寒毒。”太医瞪目,灼灼目光似乎落在我的身上。

  我错愕,慌忙站了起来:“不许,沈祁川你不许打我孩子的主意。”

  我疯了一般,想要逃离,可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沈祁川慌忙抱起我,将我禁锢在怀中:“胡闹什么,你没得选择!替孤救下泠儿,孤暂且念你……”

  “那是你的孩子,是你的骨血。”我含泪哽咽着吼道,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呢。

  沈祁川,你当真连人都不配。

  可他却攥着我的下巴,清寒地开口,那般轻松的口吻:“孤本就不会让他出生,你一个夏家人,有什么资格怀上孤的孩子。”

  他松手,我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他忙不迭去照顾宋泠儿,我听到沈祁川下令,要他们好生看着我,若我出事,整个凤栖宫陪葬。

  心寒透骨,那般的彻底。

  ……

  我被囚禁在凤栖宫多日,沈祁川忽而来殿内,我坐在窗下看窗外落叶一片片。

  他来告知我,檀九为了我,竟然不要命地上奏,说要他将我赏赐给他,这般举动引来帝王震怒。

  沈祁川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很得意是吗,夏时絮,勾引男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放了他。”我艰难地爬了起来,险些小产的身子特别虚,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你我之间的恩怨,何必牵扯一个外人?”

  “你好大的胆子!”男人低吼,攥着我的脖子往上提。

  胸腔像是堵着一般,喘不上气来,在窒息的边缘,神色慢慢变得迷离。

  我咬牙,攀着他的手臂,狠狠的瞪着沈祁川:“你要我的孩子做药引,我便给你,可妄你放过檀九,他是无辜的!”

  “夏时絮,为了一个旁的男人,你竟敢与孤谈条件?”他的冷笑全然在耳边,他笑我放荡,笑我心狠。

  可是沈祁川,纵使我想留住孩子,你会给我机会吗?

  猩红的眼眸,带了浓浓的恨意,倒像是在怨我心狠一般。

  “好,如你所愿,孤不会杀了檀九。”他抿唇,“但你也休想出得这凤栖宫,好好替泠儿养着药引子吧!”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