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许执念盛予南全文阅读_爱情太短,遥不可及免费阅读by竹影浅浅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许执念盛予南全文阅读

爱情太短,遥不可及全文阅读

《爱情太短,遥不可及》是一本新出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爱情太短遥不可及盛予南许执念是书中的男女主角,此书的作者是竹影浅浅。对于许执念来说,盛予南就像是一个恶魔,她的第一次就是被他强行夺去的,即使她现在已经嫁人怀孕了,盛予南还是不肯放过她。

第一章 不要信他

  “小念不要相信他,他在骗你!”

  陆明谦凄厉的喊声跟风声夹杂在一起回荡在许执念耳畔。

  她扣着扳机的手指颤动了一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桥上满身是血的盛予南。

  “呵呵……许执念!他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怪物!我会一直缠着你,阴魂不散!”

  盛予南染血的手指紧紧揪着胸口的位置,挂着血丝的嘴角扯出一抹阴冷的笑。

  “不要再说了!不要……”许执念歇斯底里的吼,不知道该相信谁?

  于此同时,眼前掠过一个黑色的人影,撞向她执枪的手,她身体一个趔趄,手一抖。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大雨倾盆而下。

  她听到盛予南隐忍的闷哼声,接着就是“噗通”的坠海声。

  雨大颗大颗打在她的脸上,她眼角酸涩一片,身体重重的往后坠去,头磕在大石上,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轰隆隆的雷声将在噩梦中的许执念惊醒,她迷茫的望向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

  她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漆黑是房间里,她本能的伸手去摸墙上的电灯开关。

  摸索的同时,隐隐的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盛予南身上独有的!

  她眉心一跳,纤细的手指更加慌乱的往墙上摸去,却触到了一只温热的大手。

  她的心猛然一颤,本能的想缩回手,却被那只温热的大手钳制住。

  下一秒,她亲切的感受到似乎有一张脸凑到了她的面前,温热的雾气喷洒在她的脸上。

  “谁?”黑暗中,她警醒的问。

  “女人,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男人磁性魅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大手在她腰间用力一勾,她的身体被迫贴在男人精壮的胸膛上。

  “盛予南,是你?你没死!”

  黑暗中,男人看不见许执念的脸,却听出来她发颤的声音,手指的力度又大了几分,揽住了她的腰肢。

  “你还活着……我怎么能死?不过短短几个月,你就嫁人了!许执念……你是有多缺男人!”

  盛予南的声音骤然变冷,粗鲁了撕掉了她身上的丝绸睡裙,将她压在身下。

  “不可以……明谦他就要回来了!”

  许执念又惊又怕,这个恶魔居然又回来了!

  “哼!那正好,让他看场现场直播,岂不是更刺激!”盛予南冷笑,沉下腰,强行进入了她。

  “啊……”

  身体被贯穿,撕裂般的疼痛,让许执念惊呼出声,泪,溢出来眼角。

  盛予南在她白皙的腰肢上狠拍了一掌,冷哼,“又不是第一次被我睡,看来陆明谦那小子不行,这么久了!下面还是这么紧!许执念……看来你就适合被我上!”

  羞耻和绝望像浪潮一样涌上她的心头,她伸手想打他的脸,却被他先一步扣住手腕,强压在床头。

  她记得,她的第一次是被他强要去的,后面的无数次,他都以最耻辱的方式上她,让她痛不欲生!

  现在她嫁人怀孕了!还是没能摆脱这个恶魔,他又找上门来了!

第二章 他是杀人犯

  “盛予南,你这个变态,杀人犯,放开我!……呜……”

  许执念拼命挣扎,嘴却被盛予南捂住,来自下身的猛烈撞击,她的身体已经虚软无力。

  “呜……呜呜……”声音从许执念唇缝溢出,她被压在身下肆意揉捏。

  “砰!”

  房门被踢开,黑暗的房间骤然亮起,浓重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弥散着整个房间。

  一个身影踉跄的走了进来,迷茫的双眸看到床上激战的男女,瞬间红了眼眶。

  “呜……呜……”看到路明谦,许执念发出呜呜的的声音,眼泪大颗大颗滚落,这样的场面简直让她羞愤欲死。

  “盛予南……你这个混蛋!”路明谦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盛予南在许执念身下疯狂的冲刺,最后终于释放在她体内。

  提起裤子,一手就扣住了路明谦的拳头,反手一扭,将他甩在地上,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幽深的眸子寒芒一闪,“就凭你……绣花枕头!我呸!”

  路明谦身体缩在地上,愤恨的蹬着盛予南,冷汗顺着额头涔涔而下。

  “盛予南,你这个杀人犯,你放开他!”许执念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水眸猩红,恨意涌动。

  她和他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可一年前,盛予南却性情大变,利用许父对他的信任,出卖了公司,许式破产!

  又在那个雨夜,爬进了她的房间强暴了她,父母在那个夜里双双坠楼死亡。

  许执念陷入仇恨中不可自拔,取出了父亲之前给她防身的枪,对准了他,枪声响起,盛予南中弹掉进海里。

  “杀人犯?你们一家才是杀人犯?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父亲当年贪恋我母亲的美色,陷害我父亲坐牢,让他死在监狱里!我母亲被你父亲强暴后含恨自杀!你父亲还把我寄养在你邻居家,以为这样就可以赎罪么?”

  小时候痛苦的记忆瞬间返还,盛予南漆黑的眼眸恨意涌动,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许执念……你的噩梦才开始,你父亲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会跟你一样一样讨回来!”

  他倏然凑近她的脸,温热的雾气喷洒在她的脸上,一字一句道:“我是怪物!会阴魂不散的跟着你!”

  他倏然就松了手,一脚踩在陆明谦的身上,大步离去。

  待盛予南一走,惊魂未定的许执念连忙穿好衣服,下床,想扶起陆明谦。

  却被他用力甩开,跌倒在地,已经九月大的肚子竟绞痛起来。

  陆明谦却猛的爬了起来,冷冷看着地上的疼痛的许执念,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贱人……你既然那么恨他,为什么还要执意留下他的孩子!我当初娶你,可不知道你怀了这个野种,贱人……”

  陆明谦又狠狠地补上了两脚,每一脚都对准了许执念隆起的肚子。

  “啊……好痛!明谦……我肚子好痛!你快送我去医院”许执念捂着搅动不已的肚子,腿间已经溢出温热黏腻的液体。

  陆明谦看在眼里,嘴角扯了一下,莫名的笑了起来!

  “救我!求你了!”许执念紧紧揪住陆明谦的脚,泪模糊了眼角。

第三章 流产

  陆明谦垂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又补上一脚,“去死吧!”

  “啊……”许执念惨叫一声,被他一脚踢开,她捂着剧痛的肚子鲜血大片大片的流出。

  她以为她就要死在这里了!结果一双温热的手臂抱起了她,往门口冲去。

  恍惚间,她抬眸看见的是盛予南那张俊雅的脸,他居然去而复返,大概是听见了她的呼救声吧!

  许执念想,耳畔是他的暴呵声,“陆明谦,还不给我跟上,否则我杀了你!”

  ————

  医院

  许执念被放到了病床上,隔着帘子,她听见医生说,”病人大出血,有难产的迹象,需要家属签字!”

  “我不签!”陆明谦无情的拒绝!

  许执念听到这样的话,心凉到了谷底,双手死死的揪住被褥,她是要死在这么?一尸两命?

  这大概就是她的命吧!当初是陆明谦一直陪着她,替她料理父母的后事,她才会出于感激嫁给他,可现在……“病人没有时间等下去,家属不签字我们没办法给她手术,她坚持不了多久!”

  “给我签!”

  意识模糊间,许执念听见盛予南暴呵的声音和陆明谦惨叫声。

  “我签……别打我!”

  她只觉眼皮越来越重,眼前一片黑暗,仿佛整个身体都被黑暗吞噬。

  ————

  睫毛微微的颤动着,许执念睁开的第一眼就看见盛予南阴冷的俊颜。

  她猛然坐起身,手指本能的摸向肚子,那里已经平坦一片,孩子已经不在她的肚子里。

  “孩子……盛予南,我的孩子呢?”她惊慌失措的四处乱看。

  盛予南睨了她一眼,声音淡淡,“死了!”

  许执念的脑袋嗡上一声,像要炸裂一般,怔愣的望着他,“死了?不……我不信!你骗我!”

  她歇斯底里的吼,跳下床,往门口冲去,却被盛予南一把拽住。

  “我需要骗你么?你难产大出血,只能保一个,所以你活了下来,那个野种死了!反正你那亲爱的丈夫,也不想留!”

  他声音幽冷如地狱恶魔,一字一句腐蚀着许执念的心。

  “不……我的孩子!”许执念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整个人瘫倒在地。

  盛予南缓缓地走近她,在她面前蹲下身,双手扣住她的双肩,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这就心痛了?你当初往我身上开枪的时候,你父亲害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想过我的心会痛么?”

  她抬眸,泪眼朦胧的望着他,声音哽咽,“那你救我做什么?干脆让我死在手术台上,不是更合你意?”

  “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没有一个经历痛苦的过程,岂不是台便宜你了!我要留着你的命,慢慢玩……哈哈……”

  盛予南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戾,站起身,大步出了门!

  “盛予南——你混蛋,你不得好死!”她歇斯底里的吼,扑在桌上拿过水杯就往他离开的背影砸去。

  “啪!”

  杯子破碎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伴随着许执念的哭声,如同地狱传来的凄厉鬼哭,格外渗人

第四章 逃离

  许执念住了一个月的医院,期间从未有人来看过她,她就像一个孤家寡人,顾孤零零的呆在医院。

  她出院那天,天气很好,陆明谦并没有来接她,她也不在意,自己回了家。

  她刚踏进大门,就听见女人淫弥的笑声,地上女人的衣服散落一地,从客厅一直到楼上的房间。

  她顺着楼梯一路往上,最后到了自己的主卧,透过门缝,她看见陆明谦正和他的秘书在床上奋力激战着。

  女人的浪叫声不绝于耳!听得许执念头皮发麻,她和陆明谦结婚以来从未上过床,可当她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早她的床上做这种事时,还是忍不住一阵反胃。

  想到一个月前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再也无需内疚,深吸了口气,推开了房门。

  床上的两人先上一惊,在看清楚是许执念后,陆明谦翻转女人的身体,越发的起劲。

  “许执念……和你一个月前跟盛予南的床戏比起来,如何?”

  陆明谦报复性的诡笑,刻意表演给她看,许执念嘴角扯动了一下,心中暗潮涌动,表面却平静如水。

  “他比你可厉害多了!既然你那么恨我怀了盛予南的孩子,不如离婚吧!”

  她淡笑如风的说,水眸死寂一片,当初他和盛予南费尽心思接近她,都各怀鬼胎!

  现在……她是时候清醒和逃离了!

  陆明谦不是她的港湾,盛予南是回来报仇的,也不会放过她!

  陆明谦没有回答,只是疯狂的在女人体内抖动着,两人全无视她的存在,一起到达巅峰后,倒在床上。

  许执念终于忍受不了捂着嘴冲进卫生间的洗手台呕吐起来,等身体稍微舒服一点后,她洗了脸,出了卫生间。

  此时,陆明谦顾和女人已经整理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

  女人则跨坐在他腰上,云雨过后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

  “陆明谦……离婚吧!”许执念下了楼梯,简单明了的说。

  陆明谦烟雾吐呐间,睨了许执念一眼,微微挑眉,“你的老情人盛予南回来了!就急着跟我离婚,想飞进他的怀抱是么?许执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想利用就利用,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想把我一脚踹开?”

  “就是啊!明谦,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你别忘了!你娶她在她身上可没有捞到一分好处,那天晚上还给你带绿帽子,被盛予南打,这口气……得争回来!”

  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谄媚的笑里带着我阴毒。

  陆明谦眸色泛寒,半眯着双眸睨着许执念,嘴角扯出一个得意的笑,“你有什么好办法?”

  女人上下打量了许执念一眼,性感的红唇腠凑近陆明谦的耳畔,温热的的雾气喷洒在陆明谦耳廊,在他耳旁低低的耳语了几句,眼眸闪着狠戾的光。

  陆明谦听在耳里,嘴角扯出一丝怨毒的笑,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你这小妖精,总是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方法!”

第五章 下药

  “你们少合计害我?我是不会……”

  许执念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头一阵眩晕,模糊的视线里,只看到路明谦和女人诡异而猖狂的笑。

  “你们……居然对我下……”

  恍惚间,她她似乎听到陆明谦的声音,“我那上司是只猪可喜欢少妇了!便宜他了!”

  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昏暗的灯光下,许执念幽幽的转醒过来,她睁开惺忪的睡眼,耳边是皮带晃动的声音。

  她的意识猛然清醒过来,倏然瞪大了眼睛,入目处——是张肥头大耳的脸悬在半空,正对她嘿嘿的笑。

  许执念的脑袋嗡的一些像要炸裂一般,心瞬间一颤。

  这男人难道就是陆明谦嘴里的那只喜欢少妇的猪么?陆明谦真的把她送到别人床上了!这个畜生……许执念愤恨的瞪了男人一眼,挣扎着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使不出过多的力气!

  该死的路明谦,居然还给她下药,让她连反抗是几乎都没有!

  胖男人此时已经脱了裤子,露出他两只肥硕的大腿,此刻看到脸色泛红的许执念,两眼冒着贪婪的光!

  “女人……伺候好老子,你老公的生意就好说了!”胖男人迫不及待的说,朝许执念抛了一个色眯眯的眼神。

  “你别过来……我不是出来卖的,在过来我就喊了!”许执念跳下床,戒备的盯着胖男人。

  胖男人讪笑着,脱了身上衣服,嘿嘿的干笑两声,“这酒店隔音效果很好,你喊破喉咙也没用,老子就喜欢这种霸王游戏,你满足了我的幻想……哈哈……来吧!”

  胖男人说完,兴奋的朝她扑了过去,许执念吓的浑身一颤,连忙躲开。

  胖男人扑了个空,转头望着她,咧嘴一笑,“有意思……哈哈……”

  他又朝许执念扑了过去,许执念连连后退,最后退无可退,只能背靠着墙,眼看胖男人就要扑上来。

  她脚底一软,摔倒在地,胖男人抓住来机会,压在她身上。

  许执念只觉身子像被大山压住了一半,一瞬间连呼吸都困难。

  胖男人开始在她身上撕咬啃嗜着,许执念奋力抵抗,手无意识间摸到了一个掉落在地的烟灰缸,她直接砸在胖男人头上。

  “啊……”胖男人惨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头,许执念趁机逃离了他的桎梏。

  她趔趄的爬起,头竟开始眩晕,颠颠撞撞的走到门口,打开门,恍惚间,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走廊经过。

  她心中一颤,那是盛予南没错,她本能的张口想呼救,嘴巴刚张开,就被一只大手捂住。

  “呜……呜……”她只能发生低微的呜呜声,接着,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的腰,正把她往里拖。

  许执念双手死死扣住木门,可胖男人的力气太大,她被一点点往回拉,木门上留下一道道长长的指痕。

  她拼命挣扎,眼泪大颗大颗滚落,嘴里不断发出呜爷咽声,可走廊上的盛予南已经越走越远!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发出呼救的信号,她的手指被彻底掰开。

  门再一次被无情的关闭,她的身子被胖男人拽入无尽的黑暗中……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