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俞安顾云深全文阅读_余生独宠你免费阅读by米米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俞安顾云深全文阅读

余生独宠你全文阅读

《余生独宠你》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俞安顾云深是小说余生独宠你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米米最新力作,小说讲述的是俞安和顾云深之间的虐爱故事。俞安不顾一切的爱着顾云深,可是这个男人却害她失去了双眼失去了孩子还让她变成了疯子。

第一章 从未那么恶心过一个人

  外面暴雨倾盆,雷电交加。俞安卷缩在床上,全身发颤,闪电照进屋里,顾云深冰冷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底。

  “深哥哥。”俞安哭着唤道,她扑过去抓住顾云深的手,“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你放我出去吧!”

  这里是疯人院,不过待了一天,俞安被折磨得受不住了。

  顾云深冷冷地看着她,“你把琳儿害成那样,要不是你妈帮你伪造精神鉴定的证明,我原本是要把你送到监狱去的。既然你有‘精神病’,那你就好好待在这里赎罪吧!”

  听到顾云深的话,俞安摇头,“深哥哥,不是我,我没有害何馨!”她赶到的时候,何馨已经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了。

  顾云深没耐心听她的解释,他一把将她拽到地上,“不是你,又是谁!”“那三个男人是你找来的,是你害她生不如死。”

  顾云深脑海浮现何馨血迹斑斑地躺在病床上的模样,她浑身上下都是伤,包括下体,脸被玻璃碎片扎得面目全非,连双眼也毁了。

  这一切,都是他这个继妹——俞安做的。顾云深从没这么恶心一个人。想到她不要脸地想贴上来,被他拒绝还不死心,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对付琳儿,他就想要她死!

  “深哥哥。”俞安顾不得身上的痛,从地上爬起来,“我没有害她,你该清楚我……”她的话还没说完,顾云深突然扼住她的脖子。

  “我当然清楚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他粗暴的把她拽起来,咬牙切齿。看着俞安越发苍白的面容,他恨不得掐死她,但他不想让她死的这么痛快。

  他要狠狠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顾云深的手松开了些,俞安以为他不忍伤害自己,连忙解释:“深哥哥,你信我,我赶到的时候何馨就……”

  她一句话没有说完,顾云深突然抬起手,雪亮的刀尖朝着她的左眼刺过来。他的动作又狠又快,一瞬间,刀子直接扎进俞安的眼睛。

  血,迅速地涌出来,流满她整张脸。“啊!啊!”俞安痛得捂住了脸。

  顾云深拔出刀子,眸底深沉的恨意犹如刀落在她身上,“俞安,这只是开始!你害琳儿那么惨,我会让你十倍奉还!”

  “深哥哥,不是我……”她爱他,怎么会伤害他要娶的女人!“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俞安话没说完,声音慢慢地轻下去。

  最后,双眼一黑,她昏了过去。俞安醒来的时候,左眼被纱布包着,世界一半漆黑,一半光明。

  贴着冰凉的墙面,她内心充满了恐慌。顾云深说,这只是开始!之后,他还会怎么折磨她?

  不等她想明白,房间的门被打开——“顾先生说,要好好招待你。”陌生的声音刚落下,一群疯子突然冲了进来,他们将她拽下床,又是咬又是打。

  俞安眼睛疼得不行,也反抗不了,只能忍着痛意把自己卷成一团,双手死死地护着肚子。良久,这群疯子才离开。

第二章 我不是疯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俞安蜷缩在床上,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再待在这里,她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逼疯。

  她不想留在这里,她要离开。

  俞安跑到走廊上,顺着水管一点点地往下爬,倏而,一道灯光直直地照在她身上。

  她被发现了。

  疯人院院长立即给顾云深打了电话。

  听到俞安逃跑的事情,顾云深直接开车过来,他看着寒风中颤抖的俞安,冷声说:“你欠馨馨的债还没还清,就想跑了?”

  俞安的身子颤得更顾先生害。

  “深哥哥,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

  “以前的情分?”顾云深冷嗤一声。

  俞安愣了愣,唇角闪过苦笑,她差点忘了,顾云深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她深吸一口气,重复解释:“何馨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有伤害她!求你放我出去吧,再待在这里,我会疯掉的!”

  “你是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顾云深勾起唇角笑了,眸底却没有一丝笑意:“你是个疯子啊!”

  “我不是疯子,我没有害何馨……”

  “给她注射镇定剂!”顾云深打断她,“一个月后,我要她变成真正的疯子!”

  “顾云深,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已经毁了我一只眼睛,你不能再把我变成疯子!”

  “你本来就是个疯子。”顾云深的声音冷得像冰锥,深深刺入俞安的心脏。

  很快的,有人抓住了她,医生拿着针筒,走到她的面前。

  俞安看着闪过寒光的针尖,她闭上血泪混合的眼睛,半晌睁开,“顾云深,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怀孕了。”

  怀孕?

  听到这两个字,顾云深冷漠的脸终于有了变化,“谁的孩子?”

  “你的!顾云深,我怀的是你的孩子。”俞安一字一顿的说。

  怀孕的事,她是在何馨出事前几天知道的,她没打算说出来,本想着参加完他们的婚礼,她就离开这里重新生活。

  可现在,她不能不说了。

  她怕自己被顾云深逼疯,她更怕自己会失去孩子!

  “你在胡说什么,我跟你没发生过关系!”顾云深紧攥着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他压根没碰过她,她居然把一个野种赖在他身上。

  “我没胡说!我们……”尽管难以启齿,俞安却不得不说:“我们发生过关系,是你车祸前的事情,只是你忘了!”

  车祸?

  三个月前,他的确出了车祸,忘记了一些事情。

  尽管如此,顾云深还是不相信自己跟俞安有什么关系。

  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很清楚。

  车祸前,他跟何馨就确定了关系,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碰何馨以外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止恶毒,还谎话连篇!

  “给我继续!”顾云深冷声说道。

  话音刚落,俞安大声地叫道,“不要”,她跟着拼命地挣扎起来,可是力气小的她还是被人用力地摁在地上。

  细长的针头跟着扎进俞安的手臂上,俞安的心痛得被人撕裂开来,血混着眼泪模糊了双眼,她抬起双眼看着冷着面容的顾云深,说道,“顾云深,我没有说谎!”

第三章 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你爱过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眼皮缓缓地合上,快晕过去前,又听到顾云深冷漠的声音传过来,“把她给我看牢了!”

  再被关进房间里,俞安整日整日地靠在墙角发愣,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除了她的肚子开始隆起,她剩下的那只眼睛里是越发地呆滞。

  何馨来的时候,俞安正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门打开,她听到声响,身子反射性地颤了下。逃跑不成被抓回来后,倒是没人再进来打她,只是她变得更一惊一乍。

  “安安。”

  熟悉的声音传来,俞安扭头看到被人推进来的何馨。

  她的双眼被纱布包着,半张脸都是疤痕。

  何馨让人出去,房间里剩下她和俞安两个人。

  “馨馨。”俞安伸手抓住床边何馨的手,“对不起。”

  在收到何馨求救的短信,她被事情耽搁着,迟了半个小时过去,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何馨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

  “如果我准时赶到,你一定会没事的。”她要是知道何馨出事,一定会马上报警的。

  “嗯。”蒙着纱布的何馨一笑,轻应着。

  “不是我害你的。”

  俞安再解释道,她握紧何馨的手。

  “我知道。”何馨微笑地说道。

  听到何馨的回答,俞安的眼里燃起希望,何馨相信她,那么就能够帮她作证,她就不用坐牢,更不用待在这个地方。

  “安安,你为什么不肯离开深哥哥?”

  在俞安高兴的时候,何馨冷声说道,“他爱的人不是你,是我!”

  俞安看着何馨淡下的脸色,她回道,“我知道。”

  车祸后,顾云深不仅忘记她,而且他爱上了何馨。

  所以,她独自承受痛苦,决定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这里,不去打扰他的生活。

  “馨馨,我等着你们结婚……”俞安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何馨打断。

  “呵呵!”何馨冷笑,“俞安,你少来了。”

  “顾云深已经把你忘了,和我重新开始,你不要脸地缠着他,不就是想他把你记起来。”

  “你既然要夺走我的幸福,也就别怪我心狠了!”

  看着何馨变得狰狞的面容,俞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三个男人本来是要把你给强了。”

  何馨冷声说着,手抓紧俞安的,“你为什么迟到?要不是你,我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想到那段可怕的经历,何馨痛不欲生,她也要把俞安毁了。

  “不过你放心,我遭遇过什么,也要你尝试一遍。”

  何馨说着,她空出一只手去摸俞安的脸颊。

  “听人说,深哥哥为了我把你的一只眼睛给戳瞎了。”

  “不如这样,把你另外一只眼睛给我吧。”何馨阴冷地笑着。

  俞安拿开何馨的手,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她。

  “何馨,我哪里对不起你!”

  她把何馨当作闺蜜,心里的秘密包括和顾云深偷偷在一起都告诉何馨。

  “你抢了我喜欢的东西。”何馨冷嘲道。

  俞安一愣,“顾云深!”

  “是的!”何馨承认道,“俞安,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第四章 给我闭嘴

  她抿着嘴角再伸手抓住俞安的手,“我要你的眼睛、要你的孩子、要你变成一个没人肯要的疯子!”

  瞧着何馨的笑容,俞安心里一片寒意,“你个疯子,给我滚!”

  “呵呵!”何馨冷嘲地笑笑,她突地拽着俞安的手推向自己,紧跟着她连着轮椅一并倒在地上。

  俞安疑惑地看着摔倒的何馨,在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她顿时明白了。

  “安安,你已经把我害得那么惨,现在还要我的命吗?”倒在地上的何馨伤心地哭泣道。

  顾云深进来,看到地上哭泣的何馨,他的双目愤怒地瞪向床上的俞安。

  “俞安,你找死!”

  他说着,伸手扼住俞安的脖子。

  俞安的双手使劲地想扯开顾云深的手,“深哥哥,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拽着我的手……”

  话没有说完,她的脖子被顾云深扼得更紧,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深哥哥!”地上的何馨见顾云深一进来注意力在俞安的身上,她哭泣地唤道,“我好痛。”

  顾云深狠狠地一把推开俞安,他忙转身把何馨扶起来,“馨馨,有我在,不用怕。”

  “深哥哥。”何馨哭了出来,“安安是我的好朋友,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因为你吗?”

  “我现在反正已经是这个鬼样子,你如果对她有点喜欢,就和她在一起吧。”

  “馨馨,你在胡说什么。”顾云深温声斥责道,他深情地看着何馨,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爱的都是你。”

  他说着,抬起头看向俞安,“至于她!”

  “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因为顾云深的话,脸色涨红的俞安心一阵抽痛,她看着顾云深呵护何馨的样子,哭着说道,“深哥哥,你当真一点都不记得我们的过去吗?”

  “俞安!”顾云深冷声喝道。

  俞安继续说道,“强暴何馨的三个男人应该是她自己找来的,是我去迟了,他们才……”

  “俞安!”何馨哭着接过俞安的话,“你挑拨我和深哥哥的关系,安的是什么心!”

  “我为什么要找三个男人来强奸自己,你知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脸、我的眼睛……”何馨说着说着大声地哭了起来。

  顾云深忙把她抱紧,他冷冷地看着俞安,“俞安,你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毁了!”

  “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罪行,何馨变成什么样子?”

  “因为你之前爱的人是我。”俞安再说道,因为他们两个曾经深深地爱着对方。

  “闭嘴!”顾云深顾先生声喝道,“再让我听到这句话,我割了你的舌头!”

  顾云深看着嘴角划出一抹讥讽笑意的俞安,冷声嘲讽道,“看来,要了你一直眼睛是太轻了。”

  “顾云深!”俞安看到他眼里滚滚的恨意,轻了声音唤道。

  她害怕起这样的顾云深,往着墙边挪去。

  “深哥哥,我的眼睛好痛。”顾云深怀里的何馨突然说道,“深哥哥,我不要变成一个瞎子,哪怕只有一只眼睛也好。”

  “不会的。”顾云深看何馨马上变了另外张温柔的脸,“医生说了,你的左眼没有伤中要害,移植右眼就可以了。”

  “真的吗?”

  何馨抿着笑意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动眼睛移植的手术?”

第五章 就用她的

  顾云深扭头也看向身子在发颤的俞安,想到她的所作所为,他的眼里满是寒意,“现在就可以!”

  “就用她的!”

  左眼被顾云深的时候,很痛很痛,俞安想他把自己忘了,如果这只眼睛能够让他不那么生自己的气,也好的。

  现在,顾云深还要她另外一只。

  “顾……云深!”俞安颤着声音唤道,瞬间的事情,她仿佛掉入冰窖里,浑身冰冷冰冷的。

  “不要那么对我!”她张口哭了出来。

  没有眼睛,她在这里该怎么活下去,又怎么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

  “顾云深,没有双眼在这个地方我会疯的。”

  俞安满脸是泪地说完,得到的是顾云深一句:你不是疯子吗?

  她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再哀求。

  顾云深把她忘了,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深哥哥。”何馨温柔地看着顾云深,“不要那么对安安。”

  “安安虽然把我害成这样,但是她知道错了。”

  “她不愿意把眼睛偿还给我,那就算了。”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辈子看不见都没事。”

  听着她的话,再想到恶毒的俞安刚才还要伤害馨馨,顾云深握住何馨的手,柔声说道,“这是她欠你的。”

  “俞安!”顾云深看着缩成一团的俞安,心猛地一痛,他很快地恢复正常,“把眼睛给馨馨,我许你留下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什么孩子?”听到顾云深的话,何馨激动起来,她的目光马上去搜索俞安所在的位置。

  俞安这个贱人竟然怀上顾云深的孩子!

  “是许谦的吗?”何馨的声音跟着变得温和。

  俞安听到何馨提到许谦的名字,身子颤得更厉害。

  许谦是顾云深的朋友,也喜欢着俞安。何馨故意提起许谦,是要激化她和顾云深的矛盾,偏偏她说什么,顾云深都不信。

  “好!”没等顾云深回答,俞安说道,“我同意把眼睛移植给何馨,但是,顾云深,你得答应我,不许再给我注射精神方面的药物,更不许碰我的孩子。”

  “如果他有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俞安微微地一笑,含着眼泪看着顾云深说道。

  顾云深听完俞安的话握紧了拳头,俞安果真是个说谎精,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许谦的,为了这个孩子,她同意移植眼睛。

  既然,她愿意了,他有什么好拒绝的。

  “好!”顾云深应道。

  在他怀里的何馨听到俞安愿意把眼睛给自己,她微微地笑起来,等着她恢复光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拿掉俞安肚子里的孩子。

  很快的,顾云深找医生过来安排手术,医生知道她怀孕,劝道,“最好是等孩子生下来再做移植手术。”

  不等顾云深的回答,俞安决定了,“不用了。”

  何馨现在要她的眼睛,她求顾云深也没有用,跟着,她在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再醒来的时候,俞安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她想哭,发现自己的眼眶空空的,根本掉不出一颗眼泪。

  不会哭,这样也好,她起码不用为了顾云深再心痛难受。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