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李沫璃萧寒全文阅读_江山万里不及你免费阅读by木子溪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李沫璃萧寒全文阅读

江山万里不及你全文阅读

《江山万里不及你》是一本新出的古代短篇虐恋小说,江山万里不及你李沫璃萧寒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为网络作家木子溪作品,小说讲述的是李沫璃和萧寒之间的痛爱故事。三年前,李沫璃不顾着所有人的反对将萧寒放回了北梁,本以为再见他会来迎娶她,可是萧寒却用最残忍的方式,让她国破家亡。

第1章 大婚之夜

  龙凤红烛泣泪,锦绣罗帐震动,镂空雕花的金丝楠木床里,女子娇吟,一声高过一声……床前,李沫璃一身大红嫁衣,被两名宫女按跪着,不得不看向红罗帐内,若隐若现的巫山云雨。

  稍有反抗,便有细长金针,深深刺入她纤纤柔夷。

  乌黑墨发早已散乱垂落,双眸微肿,红唇被咬烂,却丝毫不影响她倾国倾城之貌,未施粉黛,依旧美得惑人心神。

  此刻,她那双宛若琉璃的杏眸,绝望地盯着里面将赴云端的两人。

  三年前,她不惧千古骂名,违背父皇旨意,助他逃回北梁。他说,等他万里红妆,江山为聘,前来迎娶她……三年后,她等来的,却是北梁铁骑,踏平虞国十六洲,生灵涂炭。她这个虞国公主,被迫以和亲身份,来到北梁。

  罗帐里,那个曾经与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不仅违背承诺,弃她如敝履。甚至为了羞辱她,在大婚之夜,逼她跪在这里,看他如何宠幸李沫心!

  父皇说得对,他早已不是当年虞国冷宫里,那个任人欺凌羞辱的质子,而是雄霸北方的铁血帝王!

  挥挥手,就能浮尸千里,灭掉虞国的王者。他对虞国的憎恨,怎么可能因为她和亲,有所抵消?他要的,不过是她无尽痛苦,万劫不复……

  “陛下,心儿口渴。”红罗帐中的李沫心,看着狼狈不堪,却依旧动人的李沫璃,心中无比嫉恨。

  眼中闪过寒芒,声音反而更加娇媚,丹寇在男人健硕的胸膛游走,媚眼如丝。

  “奉茶。”男人声音低沉幽冷,宛若来自地狱。丝毫听不出刚刚半点激情,让在场几人不禁打个寒颤。

  “嗵!”两名宫女将李沫璃推倒在地。面前,正是红泥小炉温着的香茶。意思不言而喻。

  因为跪太久,李沫璃双腿早已麻木。十根手指更是被扎的布满针眼,不停颤抖。每动一下,都是钻心巨痛。

  可她必须忍!北梁国书写的清楚,只有她乖乖听话,才能换得两国和平。若敢忤逆,虞国顷刻间就会覆灭。

  李沫璃咬紧牙根,为了父皇,为了虞国百姓,她强迫自己去伺候那人。

  “皇姐,真抱歉。破坏了你的新婚之夜。还让你这个天之骄女,干这种低贱之事。可陛下他……啊!”

  李沫心一脸伤心难过,愧疚的掀开罗帐,一边解释,一边接李沫璃奉上的热茶。却突然,扔出茶杯,打在她头上。

  茶水混着茶叶,滑落脸庞,白皙的肌肤,瞬间红肿一片。李沫心却哭的伤心欲绝。

  “皇姐!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不能用这么烫的茶害我啊!陛下!都是心儿不好!让皇姐心生怨恨……”“拖出去,杖责五十!”

  男人冰冷无情的话,让李沫璃身体僵了一瞬,随即,浮起冷笑。“一个狼心狗肺,恩将仇报,一个装模作样,虚情假意,你们还真是绝配!”

  如此拙劣的演技,她不信萧寒看不出。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十年感情,只是他在虞国卧薪尝胆的虚与委蛇。翻脸无情,冷酷毒辣才是他本性!

  想到丢失的城池,阵亡的靖毅哥,覆灭的二十万大军和死伤无数的虞国百姓……李沫璃的心,狠狠抽痛。

  一切都是她识人不清,纵虎归山犯下的大错!活该她承受这一切。

第2章 杖刑昏迷

  “有脸说朕和心儿!谁给你的勇气!”

  粗粝大手,突然抓紧她纤细脖颈。男人阴翳的眼,燃起熊熊怒火。

  李沫璃毫不怀疑,下一刻自己就会被掐断喉咙。那样正好!死亡与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萧寒死死盯着因为窒息,面色红到发紫的女人。她双眼紧闭,视死如归。茶水和茶叶的残渣落在发丝,明明狼狈,却更显决绝!

  她就那么想给李靖毅陪葬??他偏不如她意!生不如死的活着,才是她应有惩罚!

  “嗵。”李沫璃被扔在墙角,口中涌出鲜血,给大红嫁衣,平添几分妖冶。

  “杖责一百!”萧寒穿上龙袍,恢复一贯的清冷无情,不再看任何人一眼,大步离开香气弥漫的寝殿。

  李沫璃笑的凄然。这就是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冷酷绝情!

  “皇姐眼光不错!萧寒的确是让人欲罢不能的男人,可惜,他的现在,将来都是我的!”李沫心披着轻纱,款款走到李沫璃身前,居高临下的蔑视她。

  毫不掩饰眼中阴毒、恨意,仿佛要将她凌迟。

  从小到大,父皇和宫人们眼里,永远只有嫡亲公主李沫璃!而她这个宫女爬床生下的贱种,永远被歧视!

  就连萧寒那个北梁质子,眼里心中也只有李沫璃!

  认命吗?决不!很早之前,她就发誓,总有一天,要将李沫璃踩在脚下,看着她生不如死!

  “李沫心!父皇待你不薄,你就是这么回报他!回报虞国的?”要不是她帮衬,北凉铁骑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攻到虞国都城!

  “啪!”李沫心一巴掌甩过去,面目狰狞。“别跟我提那老东西!他何曾在意过我这个女儿?我就是要看着虞国灭亡!要你们生不如死!

  别以为萧寒会念着旧情,放虞国苟延残喘!和亲不过是他报复的手段!钝刀割肉才最痛!

  李沫璃!你给我好好等着,慢慢享受!”

  北梁的冬天,千里冰封,雪虐严寒。

  李沫璃趴在宫门口结冰的地上,冷到麻木。

  噼里啪啦的刑杖打下来,先是巨痛,后来,便没了知觉。

  唯有地上,鲜红的血液,不断蔓延扩大,提醒着她,此刻正在受刑。

  曾经,她为维护身为质子的他,被抽了几鞭。他心疼自责,不吃不喝地守着她。

  如今,他不顾她从小体弱,亲口下令,杖责一百,真讽刺!

  果然,曾经一切,都是假的!他根本就是无心之人!

  阴霾天空,逐渐放亮。曙光下,她的身体和心,慢慢变冷,意识逐渐模糊……萧寒下朝,就见李沫璃趴在鲜血凝结的冰上,毫无生气。

  后背到腿,皮开肉绽……

  心狠狠揪了一下,“怎么回事?”

  骤然降低的气压,让周围宫人纷纷跪地,不停颤抖,“贵……贵妃娘娘还在睡。这……这位虞国公主,没有其他住处……”

  萧寒眼中闪过厉色。“送去偏房!”这个贪生怕死,背叛过他的女人,死不足惜!

  却不能让她这么轻易死!“传太医!救不活她,你们通通陪葬!”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他痛苦煎熬着!她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甚至和李靖毅……怕控制不住自己,胡乱杀人!萧寒提气,很快消失原地。

第3章 失去孩子

  “哗啦——”刺骨寒凉的冰水,兜头浇下。

  让昏迷多日,意识混沌的李沫璃,有了一丝清明。

  她没死?先天不足,体弱多病,几乎喝药长大的她,早已习惯南方气候。

  在这冰雪覆盖的北梁,承受酷刑,她竟没死?

  “贱人就是命大!别以为这样,萧寒就会对你心软!”

  李沫璃眨眨眼,眸光交汇处,是因为嫉妒,满脸狰狞的庶妹。“你……可以杀了我。”若她自杀,以萧寒的性子,怕是会牵连虞国。

  “你以为我不敢?”她的求死,在李沫心看来,却是挑衅。

  整整七天,这个贱人高烧不退,昏迷不醒,萧寒除去上朝,时时都在!谁也不见!

  还将这里封的水泄不通,要不是买通太医,她根本进不来!

  他对这贱人的在意程度,远超她想象!所以,她后悔了!这个贱人必须早点死!

  精致小巧的匕首,朝虚弱的李沫璃刺去。最后关头,却刀锋一转,刺进李沫心胸膛。“皇姐!你为何如此恨我!”

  李沫璃瞪大眼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萧寒冲进来,将摇摇欲坠的李沫心抱在怀中。

  同时,一股强劲罡风,将本就虚弱的她,扫至墙角。“心儿!你怎么样?快传太医!”

  萧寒关切的脸,看的李沫璃眼眶刺痛,笑着笑着,眼泪便无声流淌。

  被冰水浸湿的身体,寒凉刺骨,不及她心冷半分。

  以为早不在意,可他的无情还是轻易刺的她体无完肤……“陛下……别怪皇姐……我……”李沫心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粉色裙摆很快被鲜血染红。

  看着那越流越多的鲜血,李沫璃黛眉紧蹙,那个位置……难道……为了陷害她,李沫心竟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舍弃?

  “李沫璃!你怎么如此恶毒!她是你妹妹!!”萧寒赤红的双眼,野兽般盯着她。

  李沫璃笑的凄凉,要不是抱着李沫心,他会亲手撕了她吧?

  恶毒?她再恶毒,也比不过李沫心,舍弃亲生骨肉,上演苦肉计!

  比不过他萧寒,背信弃义,恩将仇报!发动战争死伤无数士兵百姓!

  “如果心儿出事,你和整个虞国都要陪葬!”

  萧寒的话,如醍醐灌顶,她可以死!虞国却经不起动荡!

  顾不得全身剧痛,朝他爬去,“不是这样的!……”

  想解释,萧寒却不给她机会,一脚踹开她,抱着李沫心大步离开。

  留给她绝情的背影……

  重伤未愈的她,被丢进水牢。肩膀以下,全部泡在乌黑冰冷的水中。李沫璃意识渐弱。

  突然,身体传来剧痛,似乎被什么东西啃咬……李沫璃猛地睁大眼睛,想要呼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只得惊恐的任自己,被那未知东西包围……

  萧寒明知她最怕什么!偏将她扔进水牢!心,慢慢破碎。

  暗无天日的水牢里,李沫璃不知今夕何夕,只盼自己能早点死。

  那样,身体和心就不会如此痛了……

  可惜,她的愿望,注定无法实现。

  “你杀了朕的孩子!那就赔给朕一个!”

  恍惚中,来自地狱的暗哑低沉声音,在耳畔响起。李沫璃皱眉。那个恶魔,连做梦都不肯放过她吗?

  “啊!!”身体撕裂的疼痛,那么清晰。她不得不睁开双眼。

第4章 禽兽不如

  熟悉又陌生的脸,映入眼帘。

  墨染的剑眉下,深邃泛着幽蓝的眼睛,鹰鼻挺括,薄唇性感……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模样。

  可他再也不是她所认识的萧寒了。或者,她从未真正认清过他……“你……滚……”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她!

  就算她不是公主,不在他心里。起码,她还是个人!

  不是任他为所欲为的生育工具!

  李沫璃眼中的憎恨和厌恶,让本就盛怒的萧寒,怒火更旺,燃尽他最后一点理智。

  “让朕滚?好让李靖毅上你吗?进了北梁皇宫,还敢想着别人!是觉得我太仁慈?李沫璃!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

  萧寒像一只凶狠的猛兽,疯狂的在李沫璃身上不断啃咬。

  她的尖叫和反抗,只换来他更粗暴的对待。

  身体被一下下狠狠撞击,李沫璃疼的撕心裂肺。之前伤口,全部崩开,很快染红被褥……绝美的容颜,一片凄然,大颗大颗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滑落。

  她的痛苦,在萧寒看来,却是不能为李靖毅守洁而来。

  三年前,他视若珍宝,海誓山盟的女人,和情如手足,一起长大的兄弟!同时背叛他!

  将他推入深渊……九死一生后,他怎能不恨!

  可看着她痛苦,他的心,为何更痛?

  盯着身下死死咬唇,不肯出声的李沫璃。萧寒内心浮起一丝愧疚。

  但想到三年前的事,和失去孩子,昏迷不醒的李沫心,他再次被坚定取代。

  这种恶毒女人,不值得怜惜!眸光嗜血,他狠狠地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宣示主权,冰冷的唇齿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身心剧痛的李沫璃几度昏迷,再醒来,还是被萧寒摆弄出各种羞辱姿势……黑夜漫长,她终于放弃反抗。呆呆的看着疯狂如野兽的男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一个母国孱弱的和亲公主,有何资格反抗?

  从她来北梁开始,她的一切,就都是萧寒的!他想怎样,便怎样吧!只要虞国安好……她的牺牲,值了……不知过去多久,李沫璃再次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她微松口气。

  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终于走了……

  “公主!您醒了?”熟悉的声音,让李沫璃眼眸一亮。“福儿?”

  “公主!您没事就好!呜呜呜……”

  几日不见,唯一随她来北梁的福儿竟如此消瘦?蜡黄的小脸上,一双大眼肿成核桃!

  “对不起。”她不该带福儿来这虎狼之地。有些苦,她一个人受就够了。

  “公主!别这么说!都是奴婢不好!没能保护好您!呜呜……萧国主如此待您?他忘了当年……”

  “别说了。”李沫璃打断她。提起过去,只会让她伤口更痛。“有热水吗?”

  水牢里泡那么久,出来又被他……李沫璃觉得自己肮脏至极。

  “没,没有。”福儿的闪躲,让李沫璃皱眉,慢慢看向自己身体。“嘶。”

  饶是早有准备,她还是吓到了。

  之前泡在水牢里的皮肤,密密麻麻全是水泡,有些里面甚至有黑色的蠕虫在动。

  加上萧寒留下的伤痕,青紫交错,看起来及其恐怖!

  这样的她,萧寒怎么下的去口!他果然跟水里那些东西一样,嗜血残忍!

第5章 苟延残喘

  “皇姐,被吸血水蛭啃咬的滋味如何?”李沫心在宫人搀扶下,一步步走进。眼中迸发着疯狂的恨意。

  都是这个贱人!害她失去孩子!从此无法生育!她一定要让李沫璃百倍承受!

  “那些水蛭是你放的?”李沫璃心头微动。小时候,她被水蛭叮咬过,体弱的她差点死去。所以对那种东西特别恐惧。

  如果是李沫心放的,萧寒会不会不知情?

  “是又如何?你以为萧寒不知道?整个北梁都是他的!有什么能逃过他的眼睛?”

  李沫心的话,让她很想给自己两巴掌!为何给那禽兽不如的男人找借口?他们之间永无可能!

  “那我多谢你!这么多天,倒是让我不再怕它们!”左右不过是个死。

  她无畏的模样,气的李沫心浑身颤抖,丹寇深深嵌入宫女手臂。不久,她又笑了,“不怕就好。动手吧!”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公主!”福儿挣扎着上前,被人一掌劈晕。

  几名宫人死死按住李沫璃,让她半点动弹不得。

  老嬷嬷上前,打开木箱,拿出尖刀、夹子等工具,割破她身上水泡,放干血水,挖出里面的蠕虫。

  李沫璃疼的全身抽搐,愤怒的瞪着李沫心。

  从小到大,她自问从不亏欠她!甚至常常护着她,她却如此恨自己?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这可都是为你好!”李沫心欣赏着她的痛苦,尤觉不够。

  “你害我失去孩子!不能生育!陛下怜悯,决定用你的孩子作为补偿。可你满身虫子,传染给孩子怎么办?

  所以啊,我找来经验丰富的老嬷嬷,给你除虫!不用吃药,你就能早点诞下龙子了。”

  说到这,李沫心面上无波,心底的恨,却达到极点!

  如果早知怀孕,她怎么会用苦肉计!都是这贱人害的!

  本想将她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萧寒却从水牢里捞她出来,强行要了她!可见,他心里还是有她!

  这怎么可以!她将所有一切,都压在萧寒身上,决不能出差错!

  “你……你说什么?”李沫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萧寒昨晚疯狂地要她,是为了赔给李沫心一个孩子?

  “我说,你要快点生个孩子出来,我才好尽力培养他。让我在北梁的生活更有趣……”

  尽力培养四字,被她说的咬牙切齿。意思不言而喻。

  李沫璃恨!恨的平生第一次想杀人!可她做不到!

  即便手里有刀,她也无法手刃他们!如今的虞国只剩下半壁江山,苟延残喘。

  她这个和亲公主,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给虞国带去灾难!

  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祈求上天,不要让她怀孕!不要生下孩子……“公主……”福儿醒来,就看到满身血洞的李沫璃躺在血污之中。

  琉璃杏眸,黯淡无光。绝色容颜一片死寂。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公主!

  曾经,活泼开朗,善良温婉的沫璃公主,来北梁不足半月,竟成了这般模样!陛下和李将军若知道,该何等伤心……“我没事。福儿,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活着。如果可以的话,远离皇宫,远离北梁。”

  “公主!”福儿泣不成声。这么好的公主,为何如此命苦!!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