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李筝男主叫向北辰的小说名字是《你在梦里,我不愿醒来》,这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李筝向北辰小说

你在梦里,我不愿醒来全文阅读

女主叫李筝男主叫向北辰的小说名字是《你在梦里,我不愿醒来》,这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果子所著,全文讲述的是李筝在丈夫出轨之后另寻真爱的故事。李筝嫁给丈夫三年,但是丈夫从不碰她,现在竟还将自己怀孕的学生带到了家里来,为了离婚,李筝一直在寻找他们的出轨证据,而向北辰就是这个时候强硬的出现在她的生命当中。

第1章 他出轨了

  最近杨远航回来越发的晚了,昨天晚上甚至夜不归宿。

  饶是李筝早已心静如水,对这件事情也还是有些不淡定。

  晚上她早早的洗了澡,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自己泡的花草茶,一边等着杨远航。

  终于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差几分。

  走到玄关处,接过他的西服,漫不经心的问:“最近系里很忙?”

  他是高校文学院的教授,硕士导师。

  “嗯!”他也随意的应了一声,将领带卸下,一起放到了她的手里。

  她跟在他后面,说:“卧室里洗澡的水已经放好了,你先去洗澡。”

  他顿住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最终什么也没说,继续往卧室走。

  李筝跟在后面,酝酿很久,还是问了出来:“远航,你昨天晚上有应酬?”

  他再次回头,回答她:“是,喝多了睡在了办公室,我不希望你间接的打听我的行踪。”

  三年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冷漠,她不是要间接打听,她只不过是想要佐证自己的猜想,好让自己彻底死心。

  她冲着他微笑,什么也没有再问,只是在他去洗澡的时候,迅速的看了一下他的西服。

  在上面看到了很浅很淡的口红印,以及一根长长的卷发。

  她向来是直发,向来不涂口红,所以这绝对不会是她的,况且她和他从没有亲密举动,就算是她的口红和头发,也绝对不会落到他的西装上。

  因此,他在说谎。

  三年了,他终究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谁能够相信他们令人艳羡的婚姻,其实内里早已腐烂生蛆?

  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和他的西装,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躺在了床上。

  没一会他也上床了,依然是背对着她,三年来,从无变样。

  曾经他们也是爱的轰轰烈烈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只是因为结婚之前发生了那件事,从此他对她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冷漠绝情形同陌路。

  而现在,同床异梦终究也是维持不下去了。

  不是不心痛的,这么多年的青春和时光,终究是错付了。

  第二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告诉她:“晚上和出版社的人吃饭,然后去唱歌,应该不回来。”

  她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事实上,下午的时候,她早早的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将车开到了学校门口。

  她就是要在这里等,等杨远航出来,看看他到底是和什么出版社的人吃饭。

  在心里,她已经很清楚已经发生了什么和即将发生什么,只是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来破碎自己所有的幻想以及这段似是而非的婚姻。

  大概六点的时候,杨远航终于出来了。

  只是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一头的卷发,涂着正红的口红。

  他们并肩走着,他笑的温暖动人。

  她以为这么多年,他早已不会笑了,却原来不是。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和杨远航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他们上了杨远航的车,她开着车跟在后面。

  却没想到在半路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钻进车里一个人……

第2章 初遇

  她惊觉,想要落中控锁时,已经晚了,那人稳稳坐在副驾上,是个男人,扭头对她下命令:“走!”

  遇上危险,脑袋里的悲悲戚戚散走大半,只剩自卫的本能,急中生智回他:“红灯,如何走?”

  说话间,后视镜里已经有人追过来,凶神恶煞的,她心中一凛,瞥放在一边的手机,想着怎么报警。

  男人看出她的意图,冷笑:“如果我是坏人,追我的是警察,那么你也逃不掉,你涉嫌包庇;如果我是好人,追我的是坏人,追上了,你认为他们会放过你?”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一时忘了她是被要挟的,平日里的沉稳睿智也不知道丢去哪里了,一心想着不能被后面的人追上,一脚油门就飞驰出去。

  他很满意,继续命令:“他们有车,甩开他们!”

  她也想甩啊,可自从拿了驾照,都是在市区不紧不慢地开车,飙车这种事生平第一次,她做不到!

  后面的车越来越近,横竖都是死,反正她也活够了,为婚姻流的眼泪还在眼角顾不上擦干,油门踩到底,拼了!

  不要命的人是可怕的,不知道这样开了多久,后面的车渐渐没了踪影,以防万一,她继续绕城跑了一圈,期间加了两次油才回到她的小公寓。

  若说没心有余悸那是假的,可放纵的舒爽让她的烦恼减少了一些。

  深呼吸,准备下车,旁边轻微的呻吟声,让她想起,车上还有个人。

  “到哪了?”他问。

  颐指气使的,又带着些戒备,她有点来气,恶狠狠地使坏:“你上错车了,我和那些家伙一伙儿的!”

  他没搭理她,推了车门往下走。

  总算把这颗灾星送走了,她松了口气,打算他一关上车门,从此山高路远江湖不见。

  可车门没关上,他人差点栽倒在地上,她忙下车去扶他。

  他捂着胸口,似乎是受了伤,面色苍白。这种病态里,带着说不上来的贵气。

  他个子很高,胳膊搭在她肩上,大半的重量压在她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喂,你没事吧!”她问。

  他眸中突然闪过一点光芒,迅捷地扣住她的后脑勺,猝不及防覆上她的唇。

  僵住三秒,才反应过来,他轻薄她!

  她丈夫还没正经碰过她,他怎么可以?她刚刚才救了他!

  奋力推他,可力量悬殊,越挣扎,他吻地越痴缠。

  忽然有光亮,是车子开进了地库,全身的神经瞬间绷紧,难道是那些人又追上来了?

  生命受到威胁,让她决定暂时忍受身体上的屈辱,侧过身配合他。

  直到那车开出去,才彻底安全,真的是惊险万分。

  没多想,反手一巴掌结实地抽到他脸上:“混蛋!”

  话音未落,他直直地倒下去了。

  看看她的手,她什么时候这么有气力了?

  伸出脚踢踢他,“喂,快起来,别装了!”

  没有回应,她又踢了踢,发现他有些不对,俯身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的厉害。

  她这个小区入住的人不多,车位也偏,现在这个时间放他一个人躺在这,估计到天亮也没人能发现,到时候万一有个好歹的,毕竟也是条命。

  送去医院,说不定又要落入那群人手里;带回小公寓,他来路不明,有病成这样,风险太大。

  纠结了一会儿,心一横,还是决定带他回公寓。

  公寓是跟杨远航结婚前买的,只有她一个人偶尔来住,一晚,应该不回出什么事。

  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拖回去,一进屋就感觉他呼吸更加微弱急促,鼻子里出的全是滚烫的热气,忙拖上床,一边用冷毛巾给他降温,一边祈祷他快点好,快点从她这消失,毕竟我是秉承着生命至上的原则,才救他的,不想有瓜葛。

  一直折腾到天边泛白,他才睡安稳。

  这个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

第3章 我们分开吧

  不会是杨远航回家了,发现她不在,来找她吧?

  多少是有些心虚的,看看来电显示,却原来不是,是婆婆。

  顺带看了一下时间,北京时间凌晨五点多一点,是有多大的事情,要在这个时间打电话?

  她装作睡眼朦胧的样子,接通了电话:“妈,怎么了?”

  “筝筝,我今天帮你约了一个老中医,你就不要上班了,跟我去医院。”电话里婆婆不容拒绝的声音传来。

  中医?她稍微疑惑,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婆婆是退休的老教授,声望很高,说话做事一贯强势。

  她似乎对李筝不是很满意,然而良好的修养使得她从未对她发过火。

  和她为数不多的交流,就是让她看医生,好给她生孙子。

  这种诛心的战术,更让人崩溃。

  “妈,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后面的话她自己都说不出来,每次都是以这个理由推脱,然后现在,连她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陌生男人却突然传来咳嗽的声音,她生怕婆婆听出异样,捂着手机就出去了。

  “筝筝!”果然婆婆的语气明显不悦,“既然你嫁给了远航,那么生个杨家的孩子,是你的责任!”

  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流下来,她怕婆婆听到哽咽的声音,就拼命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婆婆的要求不过分,可是这生孩子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大概是许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婆婆有所退步:“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还没有任何动静,你必须和我去医院!”

  电话断了,手机也摔到了地上。

  她冲进了厅里的卫生间,拧开花洒,把自己沁在冷水里,妄图用低温让自己平静一些。

  已经是深秋时节,她冷得失去知觉。

  出来之后窝在沙发里,眼泪不争气地一直留,一天的心情大起大落,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全是她和杨远航在一起的时光,恋爱的,婚后的,场景反复切换,直到那件事再次发生,她猛地从梦里惊醒。

  一身冷汗,天已经大亮,阳光晃的她睁不开眼,恍惚一下,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薄被。

  是她盖在陌生男人身上的那条。

  起身去卧室,已经人去楼空……

  就这么走了?

  也罢,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她告诉自己,心里却没由来的一阵苦涩。

  她开了一家花草茶店,早上去店里的时候,发现杨远航破天荒的出现在店里。

  她一进去,杨远航就黑着脸问:“你昨晚没回家?”

  “是!”她干脆利索的回答。

  “去哪了?”他这口气就像是丈夫在审问一个出轨的妻子一样。

  “你可以有朋友玩到彻夜不归,我就不能?”真的很讨厌他这样的口气,所以她说话也不算太客气。

  杨远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似有沉默,须臾说了句:“你变得任性了!”

  “是吗?”她反问:“那么恐怕以后我都要任性了。”

  想想昨天那个场面,她就没办法静下心来和他好好的说话。

  大概是觉得交谈无趣,杨远航也准备走了。

  不过李筝叫住了他:“远航,妈来电话了,要我去医院检查,你知道的,我没毛病!”

  他知道的,她生不出孩子不过是因为结婚三年他始终不碰她。

  有些事情如鲠在喉,折磨着彼此。

  他还是沉默,沉默之后语气依然淡漠:“再说吧!”

  她最后的尊严也被他踩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说出来:“杨远航,我们分开吧!”

  分开吧,貌合神离的婚姻让她慢慢枯萎,她不想再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既然他已经另结新欢,那么她也不想折腾了,放过对方,也是放过自己。

  这一次杨远航终于有了反应。

  一反常态,如箭一样冲过来,把她厚重的墙,骨头撞出一声闷响,来不及喊痛,他已用手臂将她牢牢圈住。

  他安静的眼眸里,潮水涌动,一字一句敲在她心上:“李筝,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你说这样的话。”

第4章 如你所愿

  她笑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好笑,还是因为痛的哭不出来,只有笑。

  “杨远航,你说你不让我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你还爱着我,还是因为你不能让你升迁的道路有任何的负面影响?”

  她就是要激怒他,不然他淡然的样子,真的想让人扑上去撕掉他道貌岸然的面具。

  可能是她的样子让他很不爽,他有些嫌弃的放开了她。

  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又恢复了斯文败类的模样,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妈以后不会让你去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他原因,他就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这里。

  同事淼淼进来的时候和杨远航擦肩而过,一进来就拉着李筝说:“你家杨教授是真帅,有学识有风度又高雅,你真的是捡到宝了,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了吧?”

  她没有回答,只是苦笑。

  婚姻这种事,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到了晚上的时候,李筝终于知道了杨远航那句婆婆不会再找她了是什么意思。

  还没到家门呢,就听到了屋子里的声音,有婆婆的,有杨远航的,似乎还有陌生女人的,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婆婆来了,并且家里也来客人了?

  打开门的瞬间,她如遭电击一样被打在原地。

  婆婆确实来了,她猜测的所谓的客人就是昨天看到的和杨远航一起并肩而行的女人。

  见她进来,婆婆赶紧说:“李筝,你回来了,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远航的表妹,农村的,你没见过,她怀孕了,要来城里做检查,应该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你没意见吧?”

  表妹?怀孕?

  一个又一个的字眼冲击着她的神经,她呆愣的都忘记了去回答。

  她沉默的时间过久,婆婆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她终于缓过神来,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可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候。

  平静的语调,就像是这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无关一样,她说:“当然没问题,我只是太累了,想早点休息,表妹,你随意就好!”

  这个被称作表妹的一脸得意的看着她,言不由衷的说了句:“谢谢表嫂!”

  就是这个女人,已经怀了杨远航的孩子,怪不得他说以后婆婆都不会找她了。

  这都已经有孙子了,又怎么会找她?

  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她连晚饭都没吃,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杨远航进来的时候,一把将她从床上拉起来,不满的说:“家里来了客人,你甩脸色给谁看?”

  客人?

  他都将小情人带到家里来了,还要她笑脸相迎?

  “那是你的表妹,与我何干?”表妹两个字她咬的特别重,即使是这样还是不能宣泄她心里的愤怒分豪。

  这一句话彻底的激怒了杨远航,他单手掐着她的下巴,说:“你之所以这样,不就是因为我从来没碰过你么?好,我如你所愿!”

  说完他就开始强吻她,她拼命的抵抗,然而男女角力,女人不会占优势。

  他的吻她等了三年,从来没想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令她恶心又无助。

  就在她以为逃离不掉他的魔掌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他终于放开了她,冲了出去,她也跟着出去,看到是他那个“表妹”摔碎了热水壶,人也坐到了地上……

第5章 紧张时刻

  看见李筝和杨远航出来,表妹眼中擒着泪花,楚楚可怜:“杨……表哥表嫂,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我只是想烧点水喝,没想到手上无力,连热水壶都拿不住。”

  李筝看到她脚踝处红肿一片,心想她还真是能狠心用苦肉计。

  杨远航直接跑过去,蹲下来,看着她受伤的地方,着急的说:“晓岚,怎么这么不小心,如今可是有身孕的人。”

  果然是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看杨远航这紧张程度,确实和对旁人有着天壤之别。

  晓岚看杨远航和自己离的太近,故意拉开了些距离,然后说:“表哥,我没事,你和表嫂进去休息吧。”

  杨远航不依,直接将她打横抱起,都没有看李筝,就丢了一句话:“我带她去医院。”

  呵,这就像是在挑衅一样,既然是这样,又何必做样子和她说一下,直接带着去医院不就好了。

  直到他将那个晓岚带出门了,李筝才批了件外衣,悄悄的跟了出去。

  一直开车跟到了医院,看到他们在医院一边包扎的同时一边搂搂抱抱,异常暧昧。

  事已至此,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盖棺定论了。

  她忍住了要进去给那对狗男女耳光的冲动,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撕破脸。

  他们俩一个是婚内出轨的渣男,一个是介入他人婚姻的贱女,现在她有多痛,以后就让他们有多痛。

  擦干了眼泪,她告诉自己不许哭,为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回到家之后,她就开始了布置,将已经准备好的针孔摄像头放在了卧室里。

  她很清楚杨远航这个人,谨小慎微,所以她特意放在了卧室的盆景里,非常的难以发觉。

  这个晚上杨远航和晓岚没有回来,也是,难得的温存时光,怎么可能舍得回来。

  直到早上她要去上班的时候才刚好看见他们回来,她很平静的问晓岚:“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晓岚也很平静的回答我:“打了绷带,就是这段时间不能怎么动弹了,可能要多住一段时间,真的很抱歉,表嫂。”

  她微笑,如沐春风的微笑:“哪里的话,你尽管住,不要拘束。”

  说完她又对着杨远航说:“这段时间我要去外地学习,表妹就靠你多照顾了。”

  他虽然面上并无波澜,但是她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在得意。

  一来得意她要离开一阵子,正好给他和晓岚提供了堕落的温床。

  二来高兴她到底是向他服软了,因为昨晚她还是他的表妹和她无关的论调,今天就对这个表妹客气多了。

  她关了店门,并没有去外地,而是躲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

  先让自己放空,好好的睡了一觉,到了晚上的时候,她才拿出自己的手机看家里的情况。

  手机是连着家里的摄像头的,当她看的时候,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

  果然她不在家,两个人在卧室里苟且起来。

  她李筝的床上正躺着那个晓岚,杨远航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扯掉她的衣服,那种饥渴的模样真的和他道貌岸然的外表格格不入。

  她收拾起自己恶心的情绪,准备将接下来的片段保存,这样到时候离婚是最好的证据。

  然而这个时候,正在激情中的两个人却忽然停止了动作……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