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璇卫离墨是现代言情小说《他似月光,撩人心》中的主人公,他似月光撩人心的作者是薄荷,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罗璇卫离墨全文阅读

他似月光,撩人心全文阅读

罗璇卫离墨是现代言情小说《他似月光,撩人心》中的主人公,他似月光撩人心的作者是薄荷,全文讲述的是罗璇将自己卖身于卫离墨之后爆炸复仇的故事。是卫离墨将奄奄一息的罗璇从海里救出来,也是他给了她复仇的一切辅助,但是罗璇也因此失了心。

第1章 活下来了

  “罗璇,你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是我告诉她,只要她放弃罗家的继承权并且自杀,我就放过你。她是因为你,因为你死的——”

  “罗璇,我怀孕了,是洛衡的孩子,他在你们快要结婚的婚房一遍遍的要我,对!你上次看到的那个避孕套就是我跟他的!”

  “罗璇,我爱你,但我需要的是能助我平步青云的女人,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讥讽刺耳的笑声如潮汐涌来。

  黑暗中,罗璇从噩梦中惊醒,还未定神,却发现她的双手双脚被人用铁链束缚着,一动全身哐当哐当的响,久欢不爱的情.欲,她的下身已经麻木,身上的男人还在驰骋,如陷入水深火热的战场久不停歇。

  这场欢爱不知道维持多久,罗璇从昏迷中再被痛醒,在痛苦中又陷入昏迷,如此来回不知道多少次,她终于昏死了过去。

  昏死之前,她依稀记得男人对她说,“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处理家中的事情,三天后,我会派人接你回来。”

  再醒来,那个男人已不知去向。七天,她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整整七天。

  七天前,她的弟弟被跨国犯罪组织绑架,她拿赎金出海救人,才知道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绑架案,这是她继母精心布置的一场阴谋!

  她的船发生爆炸,福叔为救她被炸得粉身碎骨,她跌入深海,几经沉浮终于抓住一块木板,在大海上漂着……那个时候,她已经在海中漂了一天一夜,又冷又饿,体力耗尽,濒临死亡。

  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她甚至不太记得他长什么样,她只知道,她虚弱地拉着他,叫他救她。那男人说了什么,她是真的没太听真切。

  晨曦初亮。罗璇从剧痛中清醒,睁眼,窗外刺目的光芒摄人眼目。

  她瞳孔微张,一颗原本死寂的心再度高高提起,唯恐怕自己产生了错觉,她忽视着身下传来的锥心剧痛,站起身走到了阳台。

  清晰混合着泥土芬芳的气息迎面扑来,绿荫在稀疏阳光下璀璨发亮。

  她眼圈湿润,身体难以抑制地颤抖着。是光!她已经三天没有看到光了——这一次,她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活下来了!

  门被推开,一名佣人走进来,恭敬道,“太太,该出发了。”罗璇背脊微僵,点点头,默了半响,她道,“你家先生呢?”

  “先生有事出国了。”佣人答道,“不过他说,他会想念太太的。”

  罗璇抿了唇,自己的花边新闻满天飞,这个男人竟似毫不介意,可从他说的话来看,分明就知晓自己的身份。他捡到的这个便宜老公,有点意思。

  罗璇回到罗公馆的时候,入目的全是祭拜死人的花圈冥纸。

  记者将门口围得水泄不漏。

  一位中年美艳的女子站在迎宾门口,柔弱地哭着,“罗璇虽然不是我从小带大,但我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她遭遇不幸我也很难过。”

  有记者直接发问,“听说罗璇小姐坐船出海,是因为背着未婚夫去偷男人,是不是真的?”

  文斯吟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罗璇虽然经常去夜店泡吧,跟夜店里面的男人出去吃饭,但是我相信她觉得不会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的!”

  罗璇冷笑,名缓千金又有哪个去夜店泡吧跟不同男人吃饭?她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却也是在间接的告诉别人她行为不检点,更何况,在船上做过的事情谁知道?

  “文姨!”极轻的声音从口中溢出,众人闻声转头,只见那绝美白皙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进来,众人惊骇。

  罗璇挽住文斯吟的臂弯,红着眼眶委屈道,“你明明跟我说有人绑架熠辰,叫我拿赎金出海赎人,可是为什么我到了海上根本没有看到人啊?”

第2章 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众人本沉浸在罗璇死而复活的震惊中,听到罗璇说的话顿时也疑惑。

  文斯吟顿时一愣,没想到她会出现,但毕竟经历过大风浪,不过一瞬,便整理好情绪,抹着泪:“罗璇,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罗璇勾唇,继母这是还以为她是之前那个傻子罗璇吗?既然她想演,她当然要陪她演下去了。

  “啊?你不知道我还活着吗?我明明打电话通知过家里呀!你说过段时间要派人来接我,怎么却先给我办起了葬礼啊!”

  文斯吟脸色顿时一慌,仍旧假装不知情:“是吗?可能是家里的佣人接到你的电话,一时间忙忘了告诉我,文姨等会就帮你好好说说她们。”

  罗璇不接话,又问道:“可是文姨,罗熠辰什么时候被绑架了?我看新闻,他昨天不还跟女明星传出绯闻?”

  这下,哪怕再迟钝的人,也都嗅到了一丝惊天大八卦的味道,记者们顿时屏息凝神,想看看文斯吟会怎么解释。

  这继母看不惯原配生的女儿的事情多了,但狠了心要弄死的却不多见。

  更何况再知道她活下来之后,又故意当做不知道,给她办葬礼!到知道葬礼一成,她死亡的身份落锤,那想要恢复身份就难了。

  罗璇本就长了张清纯可人的脸,如今美目含泪,众人立即对她产生了同情。

  这继母真不是个东西!

  罗璇装作没看见,继续质问三联,“文姨,我怎么听很多人都说,我妈是文姨害死的呢?”

  “你乱说——”文斯吟看着她连连发问,情绪险些按捺不住,幸亏她女儿罗念嫣在旁拉了拉她的衣服,她才稳定了下来。

  这死丫头没炸死她,倒是学会玩这些花花肠子了。

  罗璇眼底闪过丝厌恶,不动声色地抽回手,“奔波了几天,有些累,晚些时候再跟文姨好好聊,至于记者,还麻烦文姨好好疏散一下,要不然我再继续爆料给大家听一听?”

  文斯吟脸色变得难看,罗璇唇瓣冷意转瞬即逝,恍然未觉般,转身进入了大厅。

  “罗璇,你个没教养的贱东西,谁教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诬赖我妈的?”身后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罗璇转身,罗念嫣扬手往她脸颊挥了下来——

  她眼底恨意闪过,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啪地一声,直接甩了她一个耳光。

  当年她妈死后,他爸因为不喜欢她妈,所以连带着也不太喜欢她,她为了融入家里,所以处处讨好她们,现在看来,真是愚蠢!

  罗念嫣难以置信地望向她,“你个贱人敢打我?”

  她扬手就欲还回去。

  “你做什么?冷冽的声音响起,苏洛衡疾步走过来,一把推开罗念嫣,走到罗璇跟前,抓住她的手问道,“罗璇你没事吧?”

  罗念嫣心中一急,“洛衡,明明是她先动手打得我,你——”

  “够了!”苏洛衡冷漠地打断她的话,“我亲眼看见的还能够有假不成?”

  罗璇冷笑。是的!苏洛衡还总会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

  她还记得她二十岁生日的那天,在宴会上,文斯吟收买陌生男人将她拉入房间强行滚在一起,他误会她跟别的男人上床,不顾她苦苦解释,在众人的面前拉着她去医院做了个处女鉴定——那一刻的心如刀绞,直到现在她还清晰的记得。

  可是事情还没有就此结束,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文斯吟利用,然后传她私生活不检点,被自己的未婚夫当众拉去医院检查,有没有跟别的男人感染性艾滋的新闻满天遍地的飞。

  那段时间,跟她同桌吃饭或者是接触过的人,都去了医院检查了自己的身体,让她那阵子几乎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她的名声也毁了大半——

  而他这个始作俑者,却打着爱她的旗号,过得心安理得,甚至已经频繁的跟她所谓的妹妹暗中约会——“她说的没错!是我先动手的!”罗璇走到罗念嫣跟前,扬手,啪地一声,在狠狠地甩了罗念嫣一个耳光,下手,快,狠,准,没留一点情面。

  “记住,以前的罗璇已经死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埋着脑袋干事,夹着尾巴做人,别犯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体验一下,我曾经——所遭受过的痛苦!”

  说完,无视苏洛衡跟罗念嫣难看到极致的脸色,罗璇转身下了阶梯,那七天里,她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她真的好累——推开门,罗璇连澡也没有洗,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她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想到这些年来,她所受到的耻辱,十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这一次,她要把曾经失去的东西,一点一点地给拿回来!

第3章 跟踪陌生男人很危险

  第二天,罗璇去了美容院做了个美容,再去理发店弄了个头发,傍晚的时候去到了慈善拍卖会!

  她妈死后,她弟弟罗熠辰整天跟那些纨绔子弟纨绔挥霍,开始不务正业。而她在文斯吟的三言两语挑拨之下,由经营管理改成了林木专业。

  毕业之后,文斯吟把她安排到罗氏公司上班,并且让她爸把她直接调进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所有人都说她这个后妈对她好!

  她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后面她才知道,她用心多么险恶!

  因为专业不对口,她对经营管理一窍不通,再加上她一颗心都投在苏洛衡的身上,根本无心经营,在听信文斯吟错误指导下,把公司盈利的业绩在短短一个月内亏损了五千万。

  也就是那一次,她被逐出了董事会,而她的位置也由罗念嫣取而代之!

  想要重新拿回罗家,必须得先掌握实权。上次她在董事会做的事,股东们已经对她大失所望,就这么回到公司去,恐怕难以服众。

  公司近期跟的卫氏集团新能源开发案迟迟不曾谈成。

  听说卫氏集团的老板卫离墨最近喜欢上了收集古画。而今晚的慈善晚宴有一副晋国时期留下来的名画——萧山河孝图!

  罗璇决定把这副画拍卖下来,准备投其所好!

  走进会场的时候,各个行业的精英名流早已经云集。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杯觥交错,凯凯而谈。

  跟她一起过来的凌兆禀告道,“大小姐,资料已经调出来了。萧山河孝图是由晋国皇帝所著,按照目前市价应该值八千万,来到会场的商贸政艺人物里面,最有可能竞争的,有四位,洛阳集团的刘总,高兴业的齐总,苏氏集团的苏总,还有卫氏集团的总裁卫离墨——”

  “卫离墨也来了?”罗璇脚步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了,卫离墨喜欢收集古典字画,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凌兆点头道,“是的!”

  “那你在现场有没有看到他?”罗璇随手欲拿起经过服务员端起的红酒,眼角余光中,突然瞥到了一道欣长挺拔的熟悉身影。

  那个背影是——

  脑海中有什么记忆翻涌而出,罗璇身体猛地一僵,刚触碰到高脚杯的玉手迅速抽离,没来得及等凌兆答话,直接就往那人的方向抬步走了过去——

  宴会里面人潮拥挤——

  罗璇追至转角处,那背影已经消失不见,她眉头一皱,正准备往回走,手腕被人一拽,整个人被按在了墙壁处——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搂住她的腰,俊美无俦的脸庞低着眼睛凝着她,唇边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弧度,“这位小姐,有没有人告诉你,跟踪一个陌生男人很危险?嗯?”

  罗璇抬起眼看着他,“那这位先生,又有没有人告诉你,这样随便虽然搂着一个女人,很流氓?”

  男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忽地俯低身形凑在她耳边,低沉磁性的嗓音带出莫名的蛊惑,“小姐跟踪我,难道不是对我产生了兴趣?”

  “只是觉得先生你的背影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一时间认错人罢了!”他的身体贴她太近,气息几乎全都喷打在她的耳边,罗璇有些不舒服,下意识伸手推开了他,倒退一步,不想,“砰!”地一声,一时不备,与对面走来的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撞在了一起。

  “抱歉,”她低声道歉,“我——”

  “你瞎了眼不成?你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贵吗?”尖锐刺耳的声音从旁响起。

  罗璇紧抿住唇,轻抬起眼,是一张妩媚动人的小脸。

  那女人看到她脸那一刻,楞了一下,然后冷笑,“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罗璇,真是好久不见啊!”

  是她的高中同学,跟她素来不和的张曼丽。罗璇眼神冷了冷。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张曼丽略有些不屑地看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讥笑道,“可是我还记得你呢——”

  她看着周围望过来的名媛千金们,“大家可能不知道吧?我跟这位罗小姐是高中同学,当年她在我们高中可是学校出了名的风云人物啊!在毕业晚会那天,居然在众多男人面前表演脱衣秀,要不是被她家保镖给及时拦了下来,恐怕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给脱光了吧?哈哈哈——”

  男人眼底寒意掠过,挥手,旁边侍者走进,他低声吩咐了几句。

  张曼丽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呀!苏总原来你也在啊!”

  她看着不远处的苏洛衡,媚笑道,“听说当年我们罗大小姐就是为了跟你睡上一觉,才会跳那种不要脸的舞,是不是真的啊?!有个这么喜欢你的女人,苏总会不会觉得很开心啊?”

第4章 刚才那句话你敢再说一遍

  毕竟罗璇是她前女友,苏洛衡觉得被众人看着无地自容,“开心倒是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丢脸罢了!”

  罗璇微微敛瞳,这是她在二十年感觉到最耻辱的一次。

  高中毕业晚会那天,刚好是苏洛衡的生日,那个时候,罗念嫣跟她的关系还很好,她自认为是表面关系维持的很好。

  那段时间她跟苏洛衡闹了矛盾,苏家的人认为她虽然是罗家的长女,却没什么实权。有意让苏洛衡跟市长的千金订婚。

  当时她怕苏洛衡被别的女人抢走,所以,就听信了罗念嫣的话,打算在高中毕业晚会那天把自己献给他,生米煮成熟饭。

  那天,她特地穿上了罗念嫣给她准备的露骨服装,按照罗念嫣的吩咐,偷偷地在包厢等苏洛衡,准备在他到来的时候给他跳一个舞,没想到,在她暗自练习跳舞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她在不明情况下被人下了药。

  而本以为是苏洛衡一个人到来的她,没想到全高中毕业的学生通通一起出现,那个时候,刚好她体内的药性发作,所以,所有的人齐齐目睹了她上演了……

  虽然这件事被她家压了下来,可是还是对她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苏洛衡对她不理解,所有的人都在背地里嘲笑讥讽着她,当时,她甚至绝望到想过要自杀!

  也是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是罗念嫣在她喝的饮料中下了药。呵。多傻!

  张曼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丢脸?没错!罗小姐那天的确是——”

  丢脸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罗璇绝美的眼眸泛起冷冷的寒光,从旁边侍从端着的托盘中拿过一杯红酒,直接从她头顶淋了下去——

  哗啦的一声,殷红色鲜艳的红酒从头发,脸,洁白无瑕的裙子流下,瞬间成了脏乱的污流,肆意流淌——“穿着比基尼走秀的模特大把人在,比起张小姐刚出道时候拍的电影‘淑珍’里面的大尺度,我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张曼丽怒气匆匆打算甩罗璇耳光,她的助理连忙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神色惊变,顾不得什么,连忙急匆匆地离开了!

  罗璇视而不见。

  “另外——”她走到苏洛衡的跟前,啪地一声,扬手就对着他的脸甩了一个耳光,“我见过不要脸的人,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我爱跳什么舞,是我的事!你算什么东西?轮得你来对我评头论足?还丢脸?论身份地位,苏洛衡,就你这德行,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苏洛衡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看着周围的这么多人嘲笑他,他怒火当场就上来,冷笑道,“当年又不知道是谁,像条狗一样,跪在我身边求我别抛弃他?!罗璇,像你这种被别人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回的女人,恐怕是——”

  砰!突如其来的脚将他一脚踹飞——

  苏洛衡撞倒在不远处的酒塔上,红酒哗啦啦地倒地——“恐怕是如何?”倚在墙壁上的男人慵懒地站起了身,漫不经心走到他跟前,一只脚踩在他的手背上,眼底杀意闪过,“刚才那句话,你敢再说一句?”

  手指疼得好像要被人踩断,苏洛衡忍不住倒吸了好口气!

  他愤怒地瞪着面前这个男人,怒道,“我警告你赶快松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啊——”

  踩在手背上的脚猛地重了几分,他仿佛还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自己的舌头给割了,要么给罗小姐下跪道歉!不然,我保证,你会竖着走进来,横着躺出去——”男人唇瓣噙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然而,出口的声音冷冽,夹带着彻骨的寒冰。

  他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让人忍不住背脊发寒,苏洛衡心底没来由的有些惧意,一般来说,拍卖会现场都有保安在旁候着,以防止其中有人闹事的!如今,事情发生这么久了,没有一个人走上前,想必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他甚至毫不怀疑,就算是眼前这个男人,在这里把他给杀了,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手要快被他踩断了,苏洛衡忍不住跪在地,对着罗璇磕了个头,咬住牙,“罗璇,对不起——”

  罗璇冷冷望着他没出声。

  踩在手背上的力道重了!

  苏洛衡又磕了个响头,“罗璇,刚才的事是我的问题,对不起!”

  罗璇还是没出声!

  “看来还没有满意。”男人低低笑,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又踩重一分——

第5章 我向来喜欢做妻管严

  “啊!”苏洛衡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看着那无动于衷的女人,卑微地乞求道,“罗璇,我错了!对不起!你说的没错,像我这样的男人给你提鞋都不配,我龌龊,我下流,我无耻,我求求你叫他停下,再不停,我的手就要断了——”

  这样贪生怕死的男人,罗璇真不知道自己以前的眼睛究竟瞎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喜欢他到要死要活的!

  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罗璇转过头,感激地看向那屹立在不远处的矜贵男人,“这位先生,打狗焉用牛刀,你踩他,也只会侮辱了你自己而已!放了他吧!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嫌恶心!”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卫离墨眼底溢出一丝笑意,对于自己新婚小娇妻对前男友的态度,他很满意,一脚将苏洛衡踹开,冷默吐出一个字,“滚——”

  在听到那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候,罗璇微怔,脸颊有些滚烫发热——为什么这句话,她听起来莫名的觉得有些宠溺的成分?

  苏洛衡顾不得其它,忙不迭地爬起了身离开——“尊敬的来宾,本次慈善晚宴的拍卖会将在一分钟后举行,请各自确认好号牌编号找到对应的位置入座,此次拍卖所得款项将全部做为慈善捐献,请悉知。”

  随着甜美亲切的广告声落地,众人陆续入座。

  罗璇想到所来目的,向卫离墨轻轻颔首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不远处,一位穿着黑色晚礼服熨烫贴身的男人抬步走近,看着那纤细傲然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兴味,“你的妞儿脾气好像不小。”

  卫离墨唇瓣溢出丝笑意,随手拿起路过服务员端着的红酒,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捏着高脚杯,轻轻地摇晃着,杯中红酒肆无忌惮的荡漾开来,绝美薄削的唇瓣泛起丝玩味的弧度,“谁说不是呢?”

  脑海中有什么记忆又浮现在了脑海——

  漫无边际的海洋上,那奄奄一息的女人躺在浮木上,虚弱地朝他伸出了手,“救我,身体,钱,名誉,地位,我通通可以给你,我只要活下去!”

  生死各安天命,他从来就不是个大慈大悲的人。况且,她口中说的那些,他通通不缺。

  可能是她眼中的求生欲太强,以至于从来没有乐善好施这一项的他,居然破天荒的耐住性子问了她,“给我一个说服我救你的理由?”

  “我要夺回我应有的一切。我要让那些欺我欠我害我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这条命是别人用性命换给我的,所以,我不能死——”

  他轻笑,似在嘲弄她的天真,“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我!”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把衣服狠狠一撕,露出白皙娇嫩的肌肤,“只要你愿意救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情.妇,女人,我都可以!”

  整整三天,除了陷入在情欲中,她控制不住地叫过几声,不管他被燥血症控制时如何凌辱着她,她从来就没有发出过一声——这个女人很倔强,倔强到令人控制不住的想……嗯……摧毁!

  夏南风玩味地勾了唇,“这么脾气爆炸的小辣椒,你确定你能hold得住?”

  卫离墨收回了思绪,抬手轻喝了口红酒,云淡风轻的道,“我向来喜欢做妻管严!”

  夏南风:“……”

  —

  拍卖会很快开始。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除了萧山河孝图,所有的拍品都已经结束。

  女拍卖员温柔的诉说道,“下面是拍卖晋国时期的萧山河孝图,起步价五百万——”

  喊价的声音不断响起——

  “六百万——”

  “七百万——”

  “一千万——”

  “高兴业的齐总出价一千万——”女拍卖员欣喜道,“还有叫价高的吗?”看着下方无人应,她柔声道,“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

  拍卖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罗璇看着卫离墨迟迟不出声,红唇微抿,将手中的牌举出。

  一声惊讶,“罗氏集团的罗小姐出价一千五百万!”

  “还有人叫价更高的吗?一千五百万一次,一千五百万两次,一千五百万三次——”上方,女拍卖员敲定木槌,“恭喜罗小姐获得萧山河孝图——”

  直到拍卖会结束,罗璇依旧不肯相信,价值八千万的萧山河孝图,她凭借一千五百万就拍卖了下来——她望向凌兆,“你确定今晚卫离墨有来吗?”不然,为什么都没有叫价?

  “大小姐不是见过他吗?”凌兆困惑,“卫先生就是今天替你解围的那个人,我以为小姐认识他呢!”

  那个人就是卫离墨?卫氏集团的总裁?

  罗璇几乎是没有迟疑地往大厅外跑了出去——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