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时光深处来》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你从时光深处来夏末顾明是书中的主要人物,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1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夏末顾明小说

你从时光深处来全文阅读

《你从时光深处来》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你从时光深处来夏末顾明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虐到不行的短篇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顾明为了替另一个女人报仇亲手将夏末送进了精神病院的故事。明明不是她犯下的错,但是夏末却承担着顾明全部的报复。

第1章 爬回来就听你解释

  景城,第一人民医院。夏末浑身是血的站在急救室的门前,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末!”“啪!”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夏末的脸上,她栽倒在地,耳边嗡嗡作响。

  夏末昂起头,看见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此时他正一脸暴怒的看着自己,充血的眼睛透露凶光,恨不得杀了她一样。

  “顾明……”夏末在地上艰难的爬了几步,最后颤抖着手,抓住了男人的裤脚。她用尽全身力气,呜咽道:“你相信我,我没有……”

  “我没有杀她……”夏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一脚踢开,她听见男人冷冰冰的声音,“夏末,你就这么恨宁染吗?”

  夏末被男人的话问的蒙了,她怎么会恨宁染,她们两个可是最好的朋友。她看着顾明,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们是好朋友。”

  “很好。”男人笑了,他蹲在身子,温柔的把夏末扶起来,丝毫不介意她浑身的血迹。夏末靠在男人的臂弯里,有一瞬间的沉沦。

  如果能够死在这样的怀抱里,夏末也心甘情愿。可是,这一切都是她的奢望。男人突然扯住她的头发,毫不怜惜。

  他浑身散发着暴虐的气息,恶狠狠的说道:“你怎么有脸说你们是朋友!宁染她是我的未婚妻!就为了满足你那恶心的爱情,你就要杀了她吗?”

  她是喜欢顾明,可是对于宁染她只有羡慕,从来不曾憎恨,更不会害她!

  “我没有!”夏末气若游丝的为自己辩解,她目光灼灼的盯着男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宁染!”

  “对,你没想过,但是你做了!你用刀扎在了她的身上,让她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做母亲!”男人的怒气不断攀升,他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夏末的胸口处。

  砰!“噗……”夏末难以抑制的喷了一口血,她感觉胸口的肋骨似乎断了,很痛。但是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男人恶魔一样的声音再次想起,他问夏末:“夏大小姐,痛吗?可是再痛,也比不上宁染身上的痛!你加诸在宁染身上的痛苦,我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讨回来!”

  “咳咳……”夏末苦笑着,她依旧不愿意放弃,“顾明,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呵!想让我听你解释,可以啊!”男人施舍一般开口,他指了指走廊的尽头,“从这里爬过去,爬到医院的门口,再爬回来。我或许可以大发慈悲的听你解释。”

  夏末沉默了,她只觉得剜心之痛,不过如此!“怎么?夏大小姐不愿意吗?”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吐,似嘲似讽。

  夏末捏紧了拳头,最后她听见自己说,“我爬!”不是伏诛,不是认罪。只是为了能够让那个人好好听自己讲话,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夏末从来不会做这等伤害朋友爱人的事!染血的衣服渐渐干涸,然而夏末嘴角流下的血又很快把它浸湿。

  顾明的一拳,让她没有办法匍匐前进,只好像个乞丐一样,用半边身子,慢慢的挪动。

  一条血迹,从急诊室的走廊蔓延,一点点的扩大着……夏末把自己的尊严践踏,不过是求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是,她还是错估了人心。她求的,这辈子都不会得到。

  ……

  急救室的灯亮了一夜,夏末也爬了一夜。

  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坚持着。

  无数人影在她的眼前走过。

  惊讶,不解,嘲讽,鄙夷……

  她通通视而不见。

  她只记得那人的那句,爬回来就给你解释的机会。

  终于在晨光中,她再次回到了初始的地方。

  “顾明……”她虚弱的几乎叫不出男人的名字。

  然而急诊室门口,人声鼎沸,有宁染的父母,有她的父母,朋友,只是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

  “咳,咳咳……”

  没瞧见动力的源泉,夏末终于挺不住,眼前发黑,失去了意识。

第2章 欢迎进入地狱

  娇小的身影倒在那一动不动,而急诊室门前,却愣是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扶她。

  在一墙之隔的病房里,宁染脸色苍白的躺在那。

  神情呆滞,目光游移,除了顾明,她不认得任何人。

  “少爷,宁染小姐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只是……只是那一刀实在太深,怕是以后很难有孕。还有……”阿大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

  顾明紧握双拳,他声音颤抖的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宁染小姐的精神似乎出现了问题,有抑郁症的征兆!”

  砰!

  顾明一拳砸在了栏杆上,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过了好一会,男人才阴森森的开口道:“死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我要她生不如死!把人扔到沈黎那里,好好照顾!”

  “还有,我要抹杀她存在的一切痕迹,从今天开始,景城没有一个叫夏末的人,夏家也只有一个大少爷,没有大小姐!”

  夏末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

  狭小而简陋的房间里,除了床之外空无一物,连窗户都没有。

  夏末支起身子,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有人吗?”

  很快,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

  顾明大步在前,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白大褂,手里端着托盘的男人。

  “顾明!”夏末的眼睛一亮,她从床上爬起来,忍着疼痛说道:“顾明,你终于肯听我解释了?”

  顾明皱着眉,从托盘里拿出了一只巨大的针管,里面白色的液体微微晃动。

  夏末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她捏着掌心告诉自己,顾明不会伤害她的,她是无辜的。

  纤细的身躯往前又跨了一步,如水的星眸中闪烁着坚定和从容。

  一如往昔。

  顾明推动针管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这样的目光啊,还真是熟悉。

  看上去那么柔弱,其实比谁都坚强,也心狠手辣,对自己的闺蜜都能下的去手!

  想到宁染,顾明不再犹豫。他一把捏住夏末的脖子,毫不怜惜的把针头扎了进去。

  “唔,好痛!”针头入体,白色的液体进入夏末的体内,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很快,男人松了手,夏末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她觉得自己半个身子都失去了知觉。

  “顾明……顾明……我真的没有害宁染,真的没有……”她依旧固执的想要解释。

  男人挑眉,有些意外的开口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给你打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夏末眨眨眼,眼底丝毫没有畏惧,直到此刻她依旧笃定眼前的男人不会伤害她。

  “S128,一种新型的精神类药物,对抑郁症有奇效。”顾明停顿了一下,然后莞尔笑道:“不过这种药因为会致人痴傻,被禁了。能找到它们,还真是多亏了夏家的帮忙!”

  “S128?”夏末猛地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会不知道这种药,因为,因为这是十年前险些让夏家破产的医疗丑闻,顾明怎么可能会有?难道是……

  “是我大哥。”

  “不!”还没等夏末松口气,男人继续说道:“是夏家大少爷,夏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是精神六院的病人——508。”

  夏末扬起惨白的小脸,苦笑道:“你在报复我?为了宁染。”

  男人没有回答她,而是朝身后摆了摆手,然后走出了那扇门。

  夏末本以为顾明只是要囚禁她,但事实证明,她低估了那个男人的狠心程度。

  精神病院最不缺的就是精神病。

  被扔进公共病房的第一天晚上,夏末是在殴打中度过的。

  打了S128,她的四肢僵硬,反应迟钝,所以当隔壁床的病人点燃她头发的时候,夏末还躺在那,一动不动。

  后来是一泡尿救了她。

  为了“庆祝”新人的到来,她的室友们“热情洋溢”,犹如过年。

第3章 一条人命

  一个中年妇女,拉扯着她被烧焦的头发,站到了阳台上,怂恿她,跳下去!

  那满是恶意的眼神中,带着贪婪和欲望。

  夏末靠在墙壁上,目光灼灼道:“顾明让你进来的?还有……你们。”她手指指向围着她的几个人。

  中年妇女的眼底滑过一丝慌乱,随后恶狠狠的说道:“大家别怕,顾先生说了,一天十万块钱,谁要是能逼疯她,额外奖励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中年妇女的话音一落,就有人扑上了给了夏末一巴掌。

  啪!

  真疼,可是再疼,也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顾明就这么恨她吗,恨不得逼疯她,让她去死!

  宁染啊宁染,现在我倒情愿伤害你的那个人是你,这样我就没那么恨。

  恨你,恨顾明,更恨我自己!

  夏末抱着头,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任凭那些人拳打脚踢,她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最后她睡着了。

  在殴打中入眠,又在殴打中醒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夏末觉得自己好像死了,可是她一睁开眼,那些丑恶的嘴脸还在眼前。

  可是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感觉不到痛苦。

  你看,她都从三楼跳下来了,为什么一点都不痛。

  “小鹿!小鹿!”温柔的呼唤,让夏末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她记得她。

  她叫安宁,是这里的护士,她对她很好。

  安宁说,她的眼睛像小鹿一样,所以她叫她小鹿,而不是508。

  “安宁……”许久不曾说话,一开口嗓子沙哑的厉害。

  “小鹿,这一次我一定要帮你逃出去!你是个正常人,你不该留在这!”

  夏末毫无反应。

  五年了,她不是没想过逃走,可是她不是安迪,六院也不是肖申克,顾明更不是山姆诺顿。

  她想,也许有一天,她就是躺在这张木板床上,再也不会醒来,了了余生。

  可是最后,夏末还是逃了出来,以一条人命的代价。

  ……

  夏末站在喧闹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她麻木的看着四周,行尸走肉一般。

  艰难的迈开步子,突然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从车里下来一个彪形大汉,他厌恶的抱怨道:“哪里来的乞丐,滚一边去,想死也别来找老子的晦气!”

  见人没动,大汉脸上有些挂不住,于是扬起拳头晃了两晃。

  夏末条件反射一样躺在了脏兮兮的板油马路上,抱着头,蜷缩着身体。

  大汉被吓了一跳,“靠!神经病!”也许是怕惹出什么麻烦,开着车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夏末才从地上慢悠悠的爬起来,简单的动作,却似乎是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摸着胸口的一个挂坠,她突然想起来,她……叫安宁,她有一个哥哥,住在……莲花小区。

  对,她叫安宁,她要去找她的哥哥。

  三天,困了就随便找个地方睡,饿了就翻垃圾桶,最后还真让她找到了地方。

  整了整看不出颜色的衣领,夏末按响了门铃。

  叮咚!

  “谁啊?”房门被从里面打开,男人一脸悲痛着站在门口。

  夏末流着泪,喊了一声,“哥哥。”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安卓看着跌倒在眼前的人,正要叫保安,突然,他看到了一个闪亮的东西,挂在这人的脖子上。

  那是……

  那是安宁的项链,是他送给妹妹的成人礼物,怎么会在这人身上!

  犹豫再三,安卓还是把人抱进了屋里。

  她可真瘦啊,轻飘飘的好似没有骨头。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夏末终于醒了过来,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语气喃喃道:“哥哥……哥哥……”陌生又熟悉。

  期盼中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却烧红了安卓的眼睛。

  这张脸,他认得!

第4章 你叫安宁

  安卓是宁染的心理医生,当年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宁宁,害得宁染变成了那个样子,这个铁石心肠的毒妇!

  她不配活着!

  无数念头在安卓的脑海里滑过,但是当他听到夏末叫他哥哥,说她是安宁的时候,他想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因为他发现,夏末居然生出了第二人格,而这个人格就是安宁。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她代替安宁活下去吧。

  “你叫安宁,是一家夜总会的公主,你虚荣拜金,为了钱可以和任何男人睡觉,而我是你的哥哥,你唯一的亲人……”

  男人不停的重复着这些话,直到夏末眼中的清明越来越少,最后缓缓闭上,跟着男人一起念道:“我叫安宁,是一家夜总会的公主,我……”

  等夏末再醒过来的时候,属于她的人生轨迹已经不存在了,而安宁的,才刚刚开始。

  ……

  第二天早上八点,锦绣国际会所。

  安宁推开门,有些不适应的扯了扯遮不住膝盖的裙子。

  “安宁?”前台的短发女人问道。

  “我是,你好。”

  “跟我来吧。”短发女人毫不废话,她领着安宁进了楼上的宿舍楼,递给了安宁一把钥匙,“这是你的房间,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六点上班,凌晨四点下班,底薪一万,提成另算,没问题就签合同吧。”

  安宁乖乖的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正式成为了锦绣会所中的一员。

  和她同住的女孩叫Nancy,当然是艺名。

  做她们这行也是很有讲究的,如果挂个什么小芳,小燕的,怕是金主连点人的兴趣都没有。

  安宁得到“提点”,也给自己取了个艺名——Vivian,简单好记又讨喜。

  晚上六点,Nancy带着她去了休息室,等待金主们的召唤。

  安宁的运气很好,刚过了几分钟,短发女人就过来了。

  “楠姐,来活了?”

  Nancy是楠姐手里的头牌,所以说话很是大胆,楠姐也给她面子。

  闻言,她拍了拍Nancy的手背,娇笑道:“是啊,林少点名叫你呢!”

  “真的?”Nancy的眼睛一亮。

  安宁虽然不太懂这里面的事情,但是也能够猜到一点,这林少大概就是Nancy的金主吧。

  “真的,真的,楼上vip508。”楠姐说着,还向安宁招了招手,“你也一起来。”

  这一瞬间,安宁感到无数嫉妒,好奇的目光砸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她并不害怕,深吸了一口气,安宁跟在楠姐后面,上了楼。

  和她一起的,除了Nancy还有七八个女孩,身材高挑,五官精致。

  进了门,Nancy先甜笑着坐到了一个男人身边,两人靠在一起说这话。

  在沙发的另一边,还坐着三个男人。

  灯光昏暗,安宁看不清对面人的脸。

  楠姐忙着招呼,“顾少,孙少,许少,人都到了。”说着,她给身边的几人使了个眼色。

  打头的姑娘也不怯懦,大大方方的问好,“老板们好,我是百灵。”

  “老板们好,我叫露露。”

  各色美人,或娇媚,或高冷,或性感,或清纯。

  轮到安宁的时候,她有样学样,“老板们好,我叫薇薇安。”然后有些好奇的瞄了瞄对面的男人。

  这一抬头,她看到了一双眼睛,深邃,神秘,还有一丝惊讶。

  安宁也没想太多,她歪着头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对面男人眼中的惊讶更深了。

  犹如皇帝选妃一样的流程之后,林朔因为有Nancy没再选人,孙明海和许少杰按着自己的口味也留了人。

  只除了顾明。

  林朔揽着美人的腰,懒懒的说道:“阿明,每次出来玩你都孤零零的一个人,闹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孙明海跟着帮腔:“就是就是,阿明,你看姑娘们都伤心了。”

  顾明交换了一下叠在一起的双腿,手指一扬,低声说道:“那就……她吧。”

第5章 好久不见

  顾明的手指,不偏不倚的指向了安宁。

  这下子不仅楠姐惊讶,连沙发上的男人都张大了嘴巴。

  林朔和孙明海也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顾明还真的选了人。

  他们忍不住去看安宁,发现不过是个姿色中上的姑娘,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安宁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回就中奖了。

  等楠姐带着没选上的姑娘离开了房间,她还傻愣愣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Nancy好心的给她解了围,她过去拉着安宁的手,走到了顾明面前。

  “顾少,我们家薇薇安可是新人,您可要好好照顾。”

  说完,扭着腰识趣的离开了。

  安宁硬着头皮坐到了顾明身边,这下子她总算看清了男人的容貌。

  面如冠玉,唇若抹朱,眉清目朗,天人之姿。

  安宁还是没见这样好看的男人。

  哥哥安卓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但是在顾明面前,也难免失了色。

  而且,她看着对方,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顾明也在盯着安宁出神,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么平静。

  两人对视了很久,最后顾明先开了口,他问安宁:“你还没死?”

  安宁一愣,随即心口窝猛地抽痛,她不受控制的问道:“你很希望我死吗?”

  顾明端起酒杯的手停顿了一下,他陷入了沉思。

  希望这个女人死吗?

  “你该死。”

  安宁捂住胸口,痛得直不起腰,等她再抬头的时候,壳子里已经换了一个人。

  夏末甩了甩脑袋,她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还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

  一抬头,“顾明?”夏末惊恐万分的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响动。

  夏末浑身颤抖,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

  这个男人,她曾经看得比命都重要,可是现在,她离他这么近,心中却再也不敢升起一丝想法,那些刻骨铭心的爱恋,被她深深埋进心底,腐烂成泥。

  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

  一只大手抓住她的手腕,犹如铁钳一般,“想走?”

  “求你,放我走。”夏末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她很怕,她怕顾明把她抓回去,再次关进精神病院。

  “你求我?”顾明语气不佳。

  这个女人,居然在求他?

  当年,他把s128打进她身体的时候,她都没有求饶,现在居然跪在他面前,求他?

  顾明一只脚踩在女人的膝盖上,捏着她的下巴问道:“夏末,你再说一次。”

  夏末毫不犹豫,她顺从的回答:“求你,我求你,放过我。”

  砰!

  顾明一脚踹翻了包间里的茶几,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林朔关了音乐,他打开灯,疑惑的问道:“阿明,怎么了?”

  顾明没有说话,他保持着姿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在脚下颤抖的女人。

  众人的目光也转移到了夏末的身上。

  孙明海还以为是夏末哪里冒犯了顾明,所以语气冷淡的说道:“何必和一个女人过不去,不喜欢扔出去就是了。”

  顾明还是没动,过了十几分钟,他突然开口道:“不,我很喜欢她。”

  感受着脚下更大的颤抖,他难得得露出了笑容。

  顾明堪称温柔的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林朔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走过来,把手搭到了夏末的肩膀上。

  “除了宁染之外,居然还有人能让你喜欢,我可得好好开开眼。”说着,他把身旁的Nancy推向了顾明,“不如,咱们换换?”

  Nancy有些不悦,但是乖乖的没有反抗。

  反倒是夏末,低着头,蜷缩着,不出声。

  顾明恶劣的笑了,“好啊,换换。”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2018-11-22
  • 《说走就走》今日上映 爆笑旅程挑战未知冒险 2018-11-21
  • 《如懿传》主创首开"后宫家宴" 周迅霍建华现场爆料 2018-11-20
  • ら25程眏讳 睺闽﹁诀初 2018-11-19
  • 大货司机车祸双腿截肢 带残疾人创业产值超千万 2018-11-18
  • 8月3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8113元 2018-11-17
  • 中秋国庆去北京哪里休闲度假?京郊最佳目的地请市民投票 2018-11-16
  • 2018年斯里兰卡旅游局中国区巡回路演在天津举行 2018-11-16
  • 陕西福彩召开第三季度市场分析暨管理座谈会 2018-11-15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dv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