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通往毁灭的爱情》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陆柚厉烨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

发布时间:2018-10-12 12:10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陆柚厉烨全文阅读

你是通往毁灭的爱情全文阅读

《你是通往毁灭的爱情》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陆柚厉烨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沈忘最新完结作品,全文讲述的是陆柚和厉烨之间的痛爱故事。陆柚嫁给厉烨六年了,她也守了六年的活寡,他们之间除了有一个孩子之外,再无其他联系。

第1章 受了六年的活寡

  从幼儿园把女儿接回家,陆柚一如既往地打开鞋柜看了一眼,眼里闪过失望,柜子里边还是没有男人的皮鞋。

  果然,是她奢望太多了吗?陆柚舔了舔干涩的唇皮,拿出手机,想了很久才拨通厉烨的私人电话。

  嘟……冗长的等待音像是过了好久,陆柚刚要挂断的时候,那边终于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陆柚急忙问道:“厉粒今天五岁生日,你……回来吗?”

  她和厉烨结婚六年了,俩人之间除了一个女儿之外,就仅剩下每个月一次、没有感情的房事了。陆柚问完之后,下意识捏紧手边的桌角,心里生出一股她难以察觉的期盼感。

  “没空。”两个字吐出来,陆柚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还是这样的回答。

  陆柚眸子闪了闪,鼻头有些发酸“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记得按时吃饭,最近天气有些冷了,记得……”

  话还没有说完,话筒里传来了忙音。陆柚哭了,这么多年她没少哭,可这一次是真的支撑不住了。当年不惜在酒里下药、怀上他的孩子,完成了一段满带胁迫的婚姻。

  他说过要让自己一辈子守活寡,本来以为是开玩笑的。可六年过去了,才发现厉烨向来言而有信!说娶自己就娶、说恨自己也恨了!

  “妈咪,爹地今晚回来吗?”厉粒在旁边黏糯地问了一句。提起父亲这个角色,她有些害怕。

  陆柚怔神地点了点头,“回,爹地会回来的!我们厉粒饿了吧?妈咪去做饭。”说完她就走进了厨房,洗米、择菜,一气呵成。

  距离陆柚做完饭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冷了又热、一遍又一遍,可厉烨没有回来,女儿的五岁生日,他还是像以往那样缺席。

  陆柚站起来,摇了摇即将睡过去的厉粒,苦笑道:“厉粒,起来洗手吃饭,然后洗澡睡觉。”

  “妈咪,爹地还没回来吗?”厉粒很失落,但还是乖乖的去了洗手间。母女两刚上桌,还没动筷子呢,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然后门被打开,厉烨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爹地!”厉粒喜出望外,刚要扑上去,却走了两步顿在原地,不敢动弹。

  陆柚心中一阵发酸,抱了抱孩子,“厉烨,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那张阴沉的脸,将孩子和她,都吓到了。

  厉烨的眼神好像是要杀人。“安顿好孩子,到书房找我。”声音透着浓浓的不耐和厌恶,厉烨一句话都没跟孩子说,直接上了楼。

  陆柚咬了咬唇瓣,心里安慰自己厉烨就是这样的性格,紧接着给孩子盛了饭,嘱咐她吃了之后,自己去浴室开热水洗澡,然后上床睡觉。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盛了一碗饭、夹了些菜肴端上书房,厉烨回来的时候应该喝了酒的,多多少少吃点,对身体才有好处。

  站在门外,陆柚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脸上的笑容还没成型,就被迎面扔来的一样东西,砸得脑袋发晕。

第2章 你就是一个贱货

  是一个U盘,看起来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陆柚咽了咽,重新端起微笑,把餐盘放在书桌上:“喝太多酒了吧?先吃点东西,不然你晚点又要吐了。”说着,她已经想饭放在厉烨的面前。

  厉烨扯了扯嘴角,站起来,端好那一碗饭。

  修长的手指插入饭中一捞,一团米饭被他捏成黏糊糊的酱。

  然后用力摁在陆柚的脸上。

  “贱货做的饭,我怕吃了也犯贱!”

  这一刹那,陆柚的脸色苍白如纸,视线也被粘着的饭米遮住了一半。

  六年了,放在别人家就算是养条狗,都会有深厚感情。可在厉烨这里,自己却只得到了不断的羞辱、谩骂,每一次和他见面,都被伤得体无完肤、精神崩溃。

  厉烨将电脑打开,把U盘插进去。

  是一段视频!

  上边的陆柚穿着改造好的校服,露脐的那种,整个人显得清纯又魅惑。

  她正站在镜子前,努力为自己加油打气,手里捏着的,是一排入水即化的药片。甚至连她将药片放入酒水中的动作,也极为清晰。

  “哪来的?哪来的?”陆柚连问了两遍,浑身有些失力。

  几年过去了,这种东西怎么还会存在?

  当时她作为小女生时,那点显得花痴的占有欲,此时竟然丑恶无比。

  陆柚看不下去了,转过身子不看屏幕。

  厉烨走过来,将她一把扯住,进了书房的洗手间。

  这里也有一块镜子,比当时她加油打气的那一块更大、更清晰,将陆柚的狼狈全映在了上边儿。

  撕拉一声!

  陆柚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全身体肤都暴露在空气当中。

  厉烨将她的手反过来钳住,压着那满是饭粒的脸,凑到镜子前。

  “当年的你,也站在这样一面清晰的镜子前。甚至比现在狼狈的样子,更加心机和丑恶!”陆柚是个尤物,但只败在算计过他!

  厉烨曾有无数次想过,如果当时的陆柚纯真一点、没有那么多小心思。

  他会不会因为她,当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陆柚哭得厉害,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此时被制得无法动弹。

  只能尽量侧过脸,不去看那浑身淤紫酮体。

  上边都是厉烨留下的‘爱’,按照他说的,这是惩罚、也是恩赐。

  陆柚很抗拒在镜子前,尽展自己的狼狈。

  但厉烨却很喜欢,他啧啧地厌叹两声,单手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把陆柚呈一个‘M’形打弯,抱在胸前,让镜子将她彻底倒映出来。

  她很瘦,没有手感!

  厉烨皱了皱眉,有些腻了。

  但还是狠狠贯/穿陆柚……

  紧致刺激得厉烨脑子充血,六年前的算计浮上心头,他猛力律动,口中也不留情。

  “你害我失去的东西,我会让你用余生去偿还!”

  陆柚咬咬牙,极力承受着他的残暴。

  这是一栋老房子,隔音很差……

  她不能让厉粒听到任何不好的东西,只能忍着!

  而陆柚的隐忍,落在厉烨的眼中却是不甘心。

  他哼笑一声,手指刺入陆柚口中,将她紧咬的贝齿敲开。

  “叫啊!叫出来!”

  “你不是很会讨好男人吗?来,取悦我。”

  话音落尾,轰的一下,如同浪潮一般,陆柚被折磨得瞳孔涣散。

  厉烨在这方面好像天赋异禀,就跟猛兽一样。

  陆柚以为他的恨已经发泄够了。

  但,还没完!

  就在她准备哭的时候,忽然一阵颠倒,厉烨将她放了下来……

第3章 你也不过如此

  浴缸里盛满了冰凉的水。

  陆柚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厉烨就把她压在水里,进行了第二轮的折磨。

  周身窒息感袭来,陆柚瞪大眼睛,却被满天的冷水淹没。

  他、是要杀了她吗?

  此时的陆柚分不清自己是要被冻死、还是淹死!

  只知道糜软处水花飞溅,发出比平日里响百倍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饶是被淹没在水里,陆柚听得仍旧很清晰!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厉烨终于把她拉了起来,自己躺在浴缸里,让陆柚坐在身上。

  一次比一次猛力……

  身体好冷,但没有心冷。

  陆柚浑身都在颤抖,上牙床和下牙床都在打着哆嗦,紧握着浴缸的边缘。

  “我找不到她!我还是找不到她——”

  厉烨的声音如同魔鬼,在耳畔萦绕。

  “她是谁?厉烨……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豆大的泪珠啪嗒掉落,和水溶在了一块儿。

  “你忘了?陆柚你好样的,竟然敢将那些事都忘掉。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一桩一件的记起来。”

  厉烨没有感情地说着,用更大的疼痛刺激陆柚。

  想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更想看到她绝望求饶时、不再坚强的表情。

  可陆柚没有,她死死咬着牙,直到下唇的血一滴滴落到水面,溶成粉红,厉烨才以更快的速度结束了这场欢/爱,不,虐待。

  厉烨站起来,拿过浴巾,将身体擦干净,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末了还道:“跟僵尸一样没情趣,比不上外边的妓女,呵,陆柚,你也不过如此!”

  说完,像扔垃圾一般将陆柚扔在冰水里,不再多看半眼。

  视线焦距在天花板上,陆柚脑海里回荡着他说的那句话。

  陆柚,你也不过如此!

  甚至还比不上外边的妓女!

  陆柚想就这么一死了之,淹在冰水里,彻底留在厉烨的记忆当中。

  不是说,越恨才会越爱吗?那么她希望厉烨爱自己,也恨自己!

  陆柚无心动弹,就这样慢慢令自己沉下水中。

  咕噜……

  咕噜……

  忽然!

  耳畔传来了孩子的哭声,陆柚急急忙忙从水里爬出来,用浴巾裹住自己,跟淹死的女鬼一般,爬下了楼。

  原来是厉粒把蛋糕递到厉烨的面前,却被男人打翻了!

  那可是他的孩子啊……

  陆柚身心酸痛,勉强站起身来走到厉粒身边。

  哑着嗓子,继续为女儿建造美梦:“爹地只是心情不好,厉粒不要伤心。改日妈咪让爹地回来,跟你道歉好不好?”

  其实她心知肚明,下一次厉烨回来的时候,就是再次例行公事,夫妻房事的时候了。

  又或许他根本不会回来,因为这个家里有她这个比不上妓女的死鱼老婆。

  ‘荣耀’酒吧,专属厉烨的休息室里。

  此时厉烨正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脑子像是遭到了诅咒一般。

  不断回荡着陆柚的隐忍、厉粒的泪水……

  该死!

  那个贱人到底给自己下了什么魔咒?自己明明可以把她放弃,可为什么每次,都贪恋她的身体?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厉烨放下酒杯,沉声喊道:“进来。”

  随后两个男人走进来,还架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

  应该……是女人吧?

第4章 终于见到你了

  “厉总,这个女人指名道姓要见您。”

  厉烨皱了皱眉头,他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吗?

  刚要开口呵斥,将人拖下去的时候。

  乞丐一般的女人却抬起了头,“是我,顾甯月!”

  顾甯月饶是浑身狼狈,嘴角却仍旧含着笑容,清亮的眸子看着厉烨,似乎要唤醒他曾经埋在心底最深的记忆。

  这个名字让厉烨浑身一震,目光如刀子似的扫在女人身上,脏得看不清颜色的连衣裙、打结的长发,与记忆中重合的只有那高挺的鼻子、水嫩的嘴唇,还有粲若星辰的眸子,只是现在都蒙上了一层灰,哪还有曾经那个清如莲荷的顾家大小姐模样?

  厉烨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了她的身份,狼狈的顾甯月在气质上没有半点改变。

  还是那么坚强,那么的妩媚多情、摄人心魄!

  “甯月。”厉烨叫着她的名字,语气已经带上了确定。

  “你还记得我,真好……”顾甯月甜甜一笑,整个人脱力地坐在地上,“不枉我跋山涉水,从国外一路乞讨回来找你。”

  一句话彻底在厉烨心里炸开,他一直在寻找的初恋女友,不惜乞讨也要回来找自己?

  厉烨难得错愕,却在他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顾甯月突然呼吸困难,歪头晕了过去。

  也顾不上她到底多脏,厉烨直接将人抱起来,冲进电梯到了车库,一路奔往医院。

  他忽然想起一个人……

  陆柚似乎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自己如此不修边幅的模样吧?

  可现在厉烨无心多想,给顾甯月挂了号,便一直守在她身边。

  注射了葡萄糖的顾甯月很快就苏醒了。

  她睁开眼就看到了厉烨,蓦然一笑:“那么晚了,你不回家,陆柚不会担心吗?”

  “别提她。”男人皱了皱眉。

  顾甯月很聪明地闭上了嘴,说起自己被家人囚禁在国外的日子。

  六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厉烨,云云的话,深入他心。

  顾甯月顺势爬了起来,虚弱地靠在厉烨怀里,清婉一笑:“真好,我还爱你,你也还记得我。厉烨……我们是不是还能做朋友呢?毕竟做不了恋人了……”

  听到她的种种遭遇,厉烨心里一阵发酸,想将她紧紧拥住,可心里却莫名有一层屏障。

  将他和顾甯月隔在两方,明明依偎的够近了,可心的距离却好像还在亿万光年外。

  厉烨皱了皱眉头,又想起陆柚了。

  她从来不敢如此放肆!

  片刻后,男人轻轻叹了一声,“你好好休息吧,既然是离家出走的,我会给你安排好一切。”

  “谢谢你,厉烨。”

  顾甯月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黏人,什么时候该放手。

  很显然厉烨现在的情绪不对,她若再一意孤行的粘上去,岂不是要被厉烨厌烦了?

  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这一次,她绝不会让陆柚将厉烨抢走了!

  顾甯月这样想着,很快入了睡梦当中。

  第二天一早,她拿上厉烨给自己的副卡,自己去找了间极其狭窄的公寓,一个月的租金不过才一千多,明明住得很不习惯,却还要对厉烨表现出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让厉烨心怀亏欠。

  安定好自己的落脚处后,顾甯月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甩开厉烨安排的保镖,一路去了厉家……

第5章 厉烨他是我的

  今日的陆柚还是三点一线,做家务、接送女儿、然后等待厉烨回家。

  她将厉粒送去幼儿园之后,就买菜回家,准备归置归置卫生了。

  可门口却站了一个极其时髦的女人,看样子有些熟悉。

  陆柚足足盯着她看了好久,才恍若见鬼一般,后退了好几步,踩空阶梯一屁股摔了下去,目光却从未离开过顾甯月。

  褪去了曾经的清纯和傲气,眼前的女人看上去仍旧美丽,可气质却得到了升华。

  现在的她,一颦一笑都染着致命的风情和妩媚。

  顾甯月,好像……她是叫这个名字。

  “还记得我吗?厉夫人?”顾甯月甜甜笑着,但后边三个字却用尽了全身力气。

  好像要将陆柚咬碎吞进肚子里!

  陆柚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染上了些许铁青,更加难看了。

  “厉烨不在,你来干什么?”陆柚佯装冷静。

  当年就是顾甯月的提议和鼓励,她才定了决心给厉烨下药的。

  可到最后,顾甯月却以一个捉奸人的身份出现,哭得肝肠寸断,然后决绝离开了国内。

  那时候,陆柚也才第一次知道,原来顾甯月和厉烨,早就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而自己,则成了厉烨一辈子的仇人、梗在他们感情之中的一道天堑!

  陆柚咬着嘴唇,颤巍巍地站起来,扶着栏杆才堪堪再次摔下去。

  “我知道他不在,因为昨晚……他和我在一块儿。”顾甯月笑得更加开心了,甚至眼泪都飚了出来,“我本来以为,你们结婚了、有女儿了,就会动摇我在他心里的位置。可直到昨晚我出现在他面前,我才知道,原来在厉烨的心里,我终究是不一样的存在……”

  “不!不可能!他六年来都没有提过你的名字!”陆柚的指甲深陷掌心,冲到女人面前,可还是冷静下来,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

  “不提起不代表我彻底消失了呀,陆柚,你真没用,连一个男人的心都留不住。呵,他心里除了能装得下我,还能装得下谁呢?”顾甯月极为自信,嘴唇轻勾,“厉烨的结婚证旁边,陆柚这个名字已经呆太久太久了。现在你应该还给我,让我做厉太太了吧?”

  “做梦!我和厉烨已经有女儿了!”

  “对!一个宛如血海深仇的老婆、还附赠一个不受待见的女儿。”

  根本构不成威胁!

  顾甯月轻松地笑着,绕过陆柚准备离开,可她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微微侧了侧身子,自己抬手重重地在脸上打了一下,高跟鞋狠狠一歪,摔在地上泪眼汪汪地看着陆柚:“我只是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为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残忍,难道我还活着就让你这么失望吗?”

  “不要碰我,你太恶心了!”陆柚搞不懂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见顾甯月的手抓住自己的衣袖,便狠狠挥开,其中带了些怨气,指甲扫在她白皙的手背上,顿时起了两道血痕。

  “陆柚!你这个贱人!谁允许你碰她的?”

  身后一道掌风袭来,自后而前,陆柚被打得脑袋发懵,耳边尽是嗡嗡的声音。

  这一刻,她只觉得晴天霹雳、万念俱灰。

  厉烨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回家?

  又为什么刚好是顾甯月摔倒的节骨眼上回来?

  一堆乱七八糟的念头在脑中肆意,陆柚整个人都木了。

  撑着身体里仅有的力气,拉住厉烨的手腕死死不放开:“我没有碰她,是她自己摔倒的……厉烨,你相信我好不好!是顾甯月要陷害我!”

  “怎么可以这样?陆柚姐你怎么可以……”顾甯月眼眸里落下豆大的珠子,“我都已经将厉烨让给你、心甘情愿做一个局外人了。现在只是想看看你、看看孩子罢了,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明明是你说我想当小三,警告我别接近厉烨、破坏你婚姻的……,陆柚姐,我真的没有做第三者的意思,求求你不要打我,好不好?”

  脸颊微微侧了过来,顾甯月对自己很舍得下手,竟然把自己的脸都给打肿了。

  此时正用极狼狈的姿态,展现在厉烨的面前。

  “你胡说!”陆柚挣扎着,看了厉烨又看了顾甯月。

  男人眸中森凉,女人眼里藏着幸灾乐祸和胜利者的笑意。

  她输了,面对顾甯月的第一个照面,就输了……忽然,厉烨一把将她提起来,捏着脖子死死撞在墙上。

  浑身像是要散架了,好痛,但比不上心痛。

  “你信她,不信我……?”陆柚不敢置信,自己才是他的结发妻子啊。

  厉烨眼神冷漠:“不然我应该信你吗?甯月脸上的红肿不是假的,我看得出来!”

powered by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2017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www.onewaybar.com
  • 威尼斯真人娱乐官网开户
  • 皇冠赌场官网注册
  • dvjv dvjv
  • 26-40岁用户占比超七成 138家银行超180个APP大揭秘 2018-11-14
  • 香港中秋赏月有了新地标 市民慕名到西九龙站参观 2018-11-13
  • 韩国青年为啥放弃结婚生子?专家:就业困难或工作不好 2018-11-12
  • 作价298亿!盛大游戏拟注入世纪华通,承诺3年净利75亿 2018-11-12
  • 必升!苹果发布iOS 12正式版:老机型重生 2018-11-11
  • 苏丹宣布恢复在南苏丹石油开采 2018-11-11
  • 首都机场中免集团日上免税行 你放假我放价 2018-11-10
  • 大力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有的放矢) 2018-11-09
  • “这是退伍军人应有的本色” 2018-11-08
  • 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免駐外大使 2018-11-07
  • 百度外卖退出历史舞台 美团饿了么谁能成为行业霸主 2018-11-06
  • 吴作人萧淑芳精品力作亮相中国美术馆 2018-11-05
  • 朝拟在特朗普首个任期无核化 特朗普:感谢金正恩金正恩文在寅普发 2018-11-05
  • 广东惠东水泥槽罐车侧翻致9死 7名涉案人员被批捕 2018-11-04
  • 4名涉嫌新闻敲诈人员在武功被逮捕 2018-11-03
  • dvjv